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有,那块红红的胎记依然栩栩如生的印在她的脸上。
“倾狂,对不起,我还是帮不了你……”花心抿着唇有些懊恼道。
沐倾狂听着她这句话说不失望是假的,不是对花心失望,而是对那块胎记。
刚刚她一直在心里祈祷,希望这块胎记可以去掉,这样她就可以以沐倾狂的身份和圣轻鸿一起出现在王府,她要让大家都知道,圣轻鸿是她沐倾狂的。
可如今,她脸上这样,就算她想和圣轻鸿在一起,他母后会答应么,皇家其它人还不知道会如何取笑他。
一想到这些,她心里难免有些难受。
“你不用说对不起,这不怪你,你已经尽力了。”沐倾狂坐起来身子看着花心淡淡笑道,她的用心,她看在眼里,她是第一个让她感觉很舒心的女孩。
花心鼓着脸,美丽的小脸上全是郁闷,“你放心,我一定会再想办法给你弄的。”
圣轻鸿进来时,沐倾狂和花心正在聊天,见她脸上的胎记依然在,他走上前,声音轻柔道,“我们以后再想办法。”
沐倾狂微微点头,“嗯,那我们回秦天吧!”
“啊,你们马上就要走吗?多玩两天行不行,倾狂,我都没有带你在光系精灵族好好玩玩呢……”花心撅着嘴巴道,她们这里不好么,他们这么急着离开。
沐倾狂想了想,开口道,“我想在你们这里吸收下光元素。”
“当然可以啊,我们这里光元素很充足很纯净的,你要是觉得不够,我可以让光明权杖释放给你。”花心眉飞色舞的可爱笑道,她知道她是召唤师。
沐倾狂在光系精灵族地盘的附近找了一处很安静的地方打坐修习,她精神海里的光元素非常的薄弱,她刚打开精神海之路,四周的光元素便主动朝她精神海里涌来。
随着吸纳,她觉得差不多后才关闭精神海之路,而后开始融合那些光元素,光系召唤还停留在初级,她必须让它也达到中级,这样七系也就全部中级了。
也许是其它六种元素都很好的融合了,光元素也融合的非常顺利,最后头关,沐倾狂看到精神海里出现七个颜色不一样的光球,形成一个七星阵芒。
七种元素力波光闪闪,煞是漂亮。
章节目录 272.血咒【2】
大功告成后,沐倾狂才退出境界,即而又开始修习斗气,她现在还停留在一星斗圣,最近她一直在钻研那个焚天诀,又想着体内的毒,所以她暂时没有修习。
绿光森林是一个没有杂质的清新森林,所以这里的自然能量非常的纯厚。
修习斗气对沐倾狂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吸收四周的自然能量后便开始行气,到最后,她丹田里充满了纯纯的白色斗气。
一番运转后,沐倾狂才慢慢停下来,不知道这次有没有晋级。
打开精神海里的斗气等级,沐倾狂嘴角微扬,这么长一段时间过去,总算到了二星斗圣。
她快速退出境界,开始练习焚天诀里的斗技。
不远处,圣轻鸿靠在树杆上眉目含笑的盯着那抹小身影,看着她出神入化的招式,他嘴角微微上扬,如今的她已经比以前厉害多了。
“啊……”
突然沐倾狂发出一声痛呼,原本在半空中的身子重重跌落在地,脸色瞬间变得一片苍白,即而她感觉胸口有些发疼,很快,那种熟悉的痛感朝她慢慢涌来。
圣轻鸿听到沐倾狂的痛呼声后,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她身边。
“倾狂,你怎么了?毒发作了吗?”圣轻鸿本就略微苍白的脸,此时更是苍白无任何血色,银色的瞳孔里充满了担忧。
沐倾狂紧紧咬着苍白的唇,小脸痛苦的皱着。
“我,我没事,我好像又发作了。”平息许久,沐倾狂才虚弱的发出声音,为何这次她都没有大晋级毒就发作了,那是不是表示以后她只要晋级就会发作。
圣轻鸿伸出双手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他记得他冰冷的身体可以帮她减少一些痛楚,沐倾狂还真的不断往他怀里钻,身子紧紧贴着他的,只要把身体冻麻目了,才不会感觉到痛。
看着怀里的沐倾狂,圣轻鸿痛彻心扉,以前他从来没有这种痛苦的感觉,现在似乎有人在撕扯他的心,好像要把他的心狠狠撕碎掉。
她痛,他比她更痛。
“倾狂……”
沐倾狂突然抬起头,露出一抹虚弱的笑,她伸手摸着他冷峻的脸,“我不痛,真的不痛……”
已经痛过几次,现在她已经麻木,反正痛痛就过了。
圣轻鸿看着这样的她,银瞳里浮着一丝水雾,这种爱莫能助的感觉让他异常难受,同时他也痛恨自己,为什么帮不了她,要这样看着他心爱的女人受折磨。
一滴眼泪从他眼眶里砸落在沐倾狂的脸上。
沐倾狂感觉到一股冰凉,她伸手朝圣轻鸿的眼睛摸去,他竟然哭了,他这么冷酷强势的人为了她竟然哭了。
“轻鸿,你不能哭的……”她小声的说道,感觉到他的难受,她心里更难受,为什么她的人生路总是这么的不顺。
21世纪不顺,如今还是这么的不顺。
她总是让他操心,似乎她是他的累赘。
圣轻鸿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不让她看他掉眼泪的样子,以前他从来没有哭过,遇到再难再挫败的事,他都咬紧牙关不掉一滴眼泪,那实在不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之举。
章节目录 273.血咒【3】
可如今看着沐倾狂受这样的折磨,他心疼她,怜惜她,眼泪就那样不知不觉的掉了出来。
“啊,你们俩个怎么抱在一起,不练功了么?”突然花心从远处走了过来,在看到他俩亲密的抱在一起时,她快速转身。
圣轻鸿是背对着花心的,见她来了,声音冷沉又带着一股不容人抗拒的说道,“走开。”
花心听出了他声音里的怒意,她迅速转身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他们这是怎么了?
沐倾狂为什么不起来和她说话呀,突然,眼尖的她看到绿草上黑色的血。
“啊,你们怎么了?怎么有黑色的血,你们受伤了吗?”花心瞳孔睁大惊讶又焦急的说道,而后就朝他们跑去。
“不准过来。”圣轻鸿再次冷冷的开口,语气带着一股毁灭性,似乎只要花心过来,他就会杀了她。
花心被圣轻鸿的语气还有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煞气吓倒了,他越是这样,她心里越担心。
“好好,我不过去,你们怎么了?”花心站在原地不动的问道。
圣轻鸿收起眼泪,面无表情的盯着怀里的沐倾狂,许久过后才开口道,“她的毒发作了。”
“啊……那你赶紧让我看看啊,说不定我可以帮忙呢。”花心一听沐倾狂毒发作,脸色微微变,她中毒了么?
圣轻鸿犹豫了许久,抱起已经晕过去的沐倾狂朝花心走去。
“啊……”当花心看到沐倾狂脸上的黑色血迹后,双手捂着嘴巴尖叫起来,她怎么会变成这样,血都变成了黑色的。
“她中了什么毒?怎么会这么严重。”花心一边问一边伸手去拿沐倾狂的手,看了许久,她也看不出个什么名堂。
“很多人都查不出来。”圣轻鸿剑眉紧紧皱着。
花心收回手,愁眉苦脸的若有所思道,“会不会她不是中毒,不然怎么可能会没有人查出来,只要是毒,就一定能够查到的。”
圣轻鸿挑眉,看着怀里的沐倾狂,会不会她真的不是中毒,可是不是中毒,她的血怎么会变成黑色,又怎么会发作。
“你赶紧带她回去,让我爹帮忙看看。”花心催促着圣轻鸿,看着沐倾狂这样,她也很心疼,她脸上有胎记就算了,还要受到这样的折腾。
圣轻鸿抱起沐倾狂飞快朝城堡走去。
“爹,你能不能看出来啊?”床边,花心走来走去焦急的问道。
花涯额头冒出一些冷汗,眼里全是诧异,怎么现在还有这么奇怪的异术。
“爹,你到底知不知道啊……”花心见花涯还在检查,心里急死了。
许久过后,花涯才松开沐倾狂的手,伸手擦了下额头的冷汗,沉声道,“她没有中毒,应该是被人下了血咒。”
“血咒!”圣轻鸿和花心同时惊讶道。
“爹,什么是血咒?”花心拉着花涯的手脸上全是焦急,一听这名字就感觉怪恐怖的,难怪倾狂的血会是黑色的。
血咒是一种神秘的异术,下咒之人取自己的精血为导引,再配合独特的咒语就可以下血咒。
章节目录 274.血咒【4】
施血咒时,施咒者可以把自己的要求通过精神力传达进去,这样中了血咒的人便会出现施咒者要求的现象。
施咒者让中咒者痛苦,她便会痛苦,反正施咒者要求的企图都会在中咒者身上实现。
如果到了一定的时间,无法解血咒,最后会全身血液流光而死。
“天啊,这么恐怖!”花心忍不住惊呼道,背后有些发毛。
圣轻鸿冷峻的脸上浮着一股阴狠的戾气,银瞳里杀气腾腾,是谁对倾狂下的血咒。
“族长,有没有办法帮她解血咒?”圣轻鸿收起愤怒,冷静的寻问花涯,还好他知道倾狂是怎么回事,难怪一直找人都问不出是什么毒。
“血咒一般都是婴儿时期下的,而且血咒都是下在心脏里,想要解血咒除非取出她的心脏,但她是人,没了心脏肯定是活不了,要不就是找到下血咒的人,用他的精血配合解咒语才行。”花涯叹了口气淡淡道,怎么会有人用这么狠毒的异术害人。
花心听得双眸瞪得如铜铃般大,她摇晃着花涯的手,急急道,“爹,倾狂肯定不能没有心啊,那样她还怎么活,要是不解血咒,那她活着岂不是要一直受着痛苦,最后,最后……”
最后她是不是就要全身血液流光而亡。
圣轻鸿的身子僵了僵,胸口是巨烈的痛苦,他伸手握着沐倾狂的手,银瞳里是深深的怜爱,没有心,她还怎么活。
“就没有其它办法了吗?”他冷冷的问道,那个下血咒的人肯定不会帮倾狂解咒,不然他也没有必要下这么狠的血咒了。
“有是有,不过好像有些难,我曾经听说,找到七窍玲珑心给中血咒者换上,便能彻底解了血咒,这都是消失很久的异术,怎么如今的大陆上还有人会这种。”花涯淡淡的呢喃着,五六十年前大陆上有一批会异术的人。
后面这种异术不被大家接受,大陆上五大帝国合力一起将那些会异术的人全部处死,沐倾狂又怎么会中异术?
她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这么说来,她是十几年前中的血咒,是当初五大帝国没有铲除干净么,所以卡维斯大陆上还潜藏着会异术的人?
圣轻鸿眉头蹙了蹙,“七窍玲珑心要如何找?”
“这个,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毕竟我没见过七窍玲珑心是长什么样子,而且谁会知道谁胸口是七窍玲珑心。”花涯摆手道,他知道的就这么多,突然他盯着沐倾狂右脸上的胎记,难怪他觉得这个胎记的形状有些熟悉,这个大约像蝴蝶一样的形状好像当初在那些会异术的人身上见过。
圣轻鸿注意到了花涯的目光,“她脸上的胎记和血咒有关吗?”他直觉告诉他一定有有关系。
“嗯,应该有,想必她的血咒解了,胎记也就没有了。”花涯重重点头。
“异术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圣轻鸿淡淡的问道,他一定要揪出那个对倾狂下血咒的人。
“曾经是从凤临帝国流传出来的。”
圣轻鸿的身子僵了僵,凤临帝国?对倾狂下血咒的人还在凤临帝国么。
“异术早在好几十年前就消失了,按理说大陆上应该不会有人再会,看来当初有人逃了出去。”花涯淡淡的说道,他看了看沐倾狂,为何有人要这样害她。
章节目录 275.血咒【5】
圣轻鸿定定的盯着沐倾狂,他听都没有听说过血咒这个东西,这还是他第一次知道有这样害人的方法。
为何有人要对倾狂从小就下血咒,她爹娘都不知道吗?
看来他得带倾狂去找她爹娘寻问一下。
沐倾狂这时候睁开了眼睛,虽然她原本晕了过去,但花涯的话她全部都听到了,原来她不是中毒,而是中了血咒,难怪大家都查不出是什么毒。
那个人真是阴险,故意让她的血变成黑色,这样大家都只会认为她是中毒,有谁会想到她是中了血咒。
她之所有被封印,之所以晋级就发作,肯定是下血咒的人下咒时全部安排好的。
“倾狂,你怎么样了?”圣轻鸿见她醒了,眉宇间全是心疼。
沐倾狂体内还是很痛,但她却虚弱的笑道,“我没事了,休息会就好了。”
“你真的没事了吗?”花心见她脸色一片苍白,哪里像没事的样子。
“花心,我们先出去,让她休息会。”花涯拉着花心就走,花心本想多停留,最后想想还是让他们俩个好好说会话吧!
“轻鸿,不要担心,族长不是告诉我们解血咒的办法了么,我们只要找到七窍玲珑心就行了。”沐倾狂笑着安慰圣轻鸿,其实她感觉挺残忍的,就算找到七窃玲珑心,她又能心安理得的取别人的心么。
她说过人不犯她,她不犯人,这样取心的事,她着实下不了手。
可是她又不甘心就这样受着血咒,难道她只能等死,等到血液流光的那一天。
她一定要找到对她下血咒的人,让他好好享受下被折磨的滋味。
圣轻鸿面无情的盯着她,他一点也笑不出来,又怎么可能不担心,她一天血咒不解,他一天就无法放心。
虽然现在知道了办法,但这七窃玲珑心是什么样子,他们都不知道,又要去哪里寻找。
就算找到了,人家愿意把心给他们吗?
他想,如果找到了,就算强取豪取,就算被世人咒骂,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取出那颗心给倾狂换上,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好好的活着。
他无法忍受有一天她离开他。
“你再这样我生气了。”沐倾狂见他一直不说话,故意板着脸佯装生气的样子。
圣轻鸿突然低下头霸道的吻住她苍白的唇,用力的吮吸着。
沐倾狂没想到圣轻鸿会突然吻她,他的唇把一股冰凉送进她的体内,让她体内的疼竟然不那么疼了。
她突然伸出双手勾着他的脖子,血咒发作时,她喜欢他冰冷的身子。
圣轻鸿突然退开,冷酷又英气逼人的脸上全是怒意,“明明还痛,为什么说没事了。”
她只有痛时抱着他冰冷的身子不会颤抖,平时她抱着他的身体都会轻微的颤抖。
沐倾狂知道他发现了,抿了抿唇,妖娆的笑道,“轻鸿啊,我想吻你。”
“不给你吻。”圣轻鸿故意绷着冷脸坐在那里不为所动。
“可是我吻你时,好像体内不那么痛了,你想要看着我痛吗?”沐倾狂眨了下眼嘟着嘴巴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撒着娇。
章节目录 276.血咒【6】
圣轻鸿看着她撒娇的模样,心底一片柔软,不管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他都低下头深深的吻住她,一点点贪恋的吮吸她的味道。
似乎只有她发作时,他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吻她。
沐倾狂眼里闪着笑芒,故意伸出舌头去缠绕他的舌头,这似乎是他们第一次这样热烈的激吻。
如果有一天,她消失了,他怎么办?
如果她没有他,她又该怎么办?
她想起了钟离暮的话,是不是她死了,就会回到21世纪。
可是她很不想,她不想她的命运又是悲剧,这一次,她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她要和圣轻鸿在一起,永远的在一起。
缠绵的吻过后,圣轻鸿温柔的放开沐倾狂,见她的脸色恢复一些红润后,才微微放心。
“还痛不痛?”
“不那么痛了。”沐倾狂浅浅的笑,心里却感觉有一些苦涩,这些滋味是她以前没有享受过的。
以前她和天刹只知道要好好的活着,然后杀了她们的义父,心里充满的只有仇恨,而现在,她感觉到了各种各样的滋味。
酸的,甜的,咸的,苦涩的,担忧的,难受的……
“你好好休息,我一会过来看你。”圣轻鸿放开握着她的手,她的手因为他的冰冷有些发颤,看来她真的不那么痛了。
“你不陪着我吗?”沐倾狂去拉他的手,但圣轻鸿躲开了。
他勾唇露出迷死人不偿命的笑,“你怕我被其它精灵抢走吗?”
沐倾狂白他一眼,狂妄道,“哼,你要是敢和其它精灵在一起,我就杀了你们俩个。”
“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好好休息,我很快就回来。”圣轻鸿好声的哄着。
沐倾狂也不再逗他,乖乖的闭上眼睛休息,脑海却在想,是不是现在她不能修习,只要修习血咒就会发作,等发作到一定的次数,她就会身亡。
这让她一阵抓狂,虽然她现在已经是二星斗圣,中级召唤师,但她觉得远远不够,这个世界还不知道隐藏着多少强者,她必须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强才行。
圣轻鸿出了绿光森林,黑虎他们已经在那里等着。
“主子,你是不是准备回去了。”黑虎恭敬的问道。
圣轻鸿微微点头,冷沉的开口道,“你们去打听下,谁的心是七窍玲珑心。”
“啊,主子,七窍玲珑心,这是心脏啊……你要这个做什么?”黑虎脸上全是震惊,黑鹰和黑豹同样震惊,那可是人的心脏。
圣轻鸿面无表情的扫过他们三人,冷冷道,“你们派人出去找,就算翻遍卡维斯大陆也要给我找到,要是那人愿意牺牲自己,我可以买,不管多少钱,我都愿意出,如果他不愿意卖,那就直接强夺。”
这一次,不管是做坏人还是恶人,他都必须拿到七窍玲珑心。
黑虎三人脸上全是错谔,他们虽然总是杀人,但从来都是杀对他们不利的人,这样突然去夺别人的心脏,似乎有些难以下手,他们想问为什么,但看到圣轻鸿一身冷酷之气,最后只能点头说好。
章节目录 277.血咒【7】
他们三人跟着圣轻鸿最久,他是什么人,他们心里最清楚。
不到迫不得已,他绝对不会做那样违背良心的事,是发生什么事了,让他这样想要那颗七窍玲珑心。
“秘密去打听,不要太张扬。”圣轻鸿准备离开时,又突然回头对着黑虎三人沉声道。
他不知道那个对倾狂下血咒的人还有没有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在,他要是知道他在帮倾狂解血咒,他肯定会想办法置她于死地。
她现在身上已经背负那么多,他不想再让其它人来打扰她。
圣轻鸿回去时,沐倾狂在沉睡,等她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
“倾狂啊,你有没有好一些,为什么有人要对你下这么厉害的血咒,真可恶……”花心坐在沐倾狂的床边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怎么会有这么狠毒的人。
沐倾狂看着花心不满的样子,咧嘴笑道,“我现在也弄不清楚,不过总有一天我会找出那个人,到时候定将他碎尸万断。”
“对付那样的坏人就应该这样。”花心握了握拳头非常的赞同。
“我今天要离开了,谢谢你这两天的招待。”沐倾狂掀开被子下床,她想让圣轻鸿带她去见见爹娘,看他们知不知道些什么。
花心愁眉苦脸的盯着沐倾狂,她们这么快就要走啊,突然,她眼睛一亮,笑嘻嘻道,“倾狂,你带我一起走吧!我要跟着你。”
“啊……”沐倾狂吃惊的盯着她,她跟着她做什么。
“这光系精灵族我都玩够了,我想去人族的地盘玩,你就带上我吧!我保证不扰乱你的生活,而且我有光明权杖,要是你想要光元素力,我可以释放给你哦。”花心眨了眨眼狡黠的笑道,她不管,她就要跟着她。
沐倾狂蹙眉,她现在不需要光元素,而且她都不敢修习斗气和召唤师了。
“倾狂,你就带我一起去嘛!我不管,我以后要跟着你混,好不好……”花心拉着沐倾狂的手撒着娇。
“这个,你爹和哥哥同意吗?”沐倾狂见她满脸的期待,其实和她相处挺舒心的,所以带着她也没有什么。
花心突然蹦跳起来,兴奋的笑道,“你答应了吗?我马上去跟我爹和哥哥说。”
语落,她一溜烟的跑了出来。
花涯一听花心要跟沐倾狂他们一起走,死活不同意,花心也就一哭二闹三上吊,最后的最后,花涯被她逼得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让她去,然后又跟沐倾狂和圣轻鸿说,让他们帮忙多多照顾她。
圣轻鸿因为花涯帮沐倾狂看出了体内的血咒,对他是心存感激的,所以他也就答应帮他照看花心。
“圣公子,沐小姐,以后小妹就麻烦你们了。”花寂摸着花心的头淡淡笑道,他就知道他家小妹会待不住,所以提前把光明权杖给了她,又教了她如何使用光明权杖,发挥它最大的力量,这样就算遇到危险,她也能够自己面对。
“花公子不要这么客气,我们都是朋友。”沐倾狂淡淡笑道,她还挺感激花涯的,所以她会好好照顾花心,就当是还恩。
章节目录 278.血咒【8】
她这人就是这样,有恩必定还恩,有仇必定还仇。
“沐小姐,我相信你吉人自有天相,你休内的血咒一定可以破解,如果有需要帮忙,可以来光系精灵族找我。”花涯很认真的说道。
沐倾狂脸上浮着淡淡的笑意,冲着他微微点头,她很高兴认识他们。
离开绿光森林后,圣轻鸿带着沐倾狂朝秦天帝国奔去。
“轻鸿,我们现在去见我爹娘吗?”沐倾狂坐在马背上问道。
“嗯,我们去找你爹娘,问问他们是否知道你体内有血咒的事。”圣轻鸿宠溺的笑看着她,如今总算知道她体内的异样,当前最重要的是,赶紧帮她解了那该死的血咒。
此时的花心化成一只漂亮的小精灵,张着一双美丽的翅膀在沐倾狂身边兴奋的飞绕着。
圣轻鸿把沐倾狂爹娘早就接到了秦天帝都附近的一个小城镇,而且还派了一批暗卫守护着他们,所以他们在那里生活的很好。
当沐战和姚婉看到沐倾狂后,两人激动的热泪盈眶,当初有人找他们麻烦时,他们便知道倾狂肯定出事了,不然怎么会有人来找他们麻烦。
幸好之后银瞳把他们带走了,不然他们可能再也见不到沐倾狂。
来到这个新地方后,他们心里时时刻刻都在挂念沐倾狂,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受到什么欺负。
“爹,娘……”沐倾狂看着沐战和姚婉激动的叫道,终于见到他们了,他们没事真好。
“狂儿,爹娘很想你啊,这段时间有没有好好的,你在沐家有没有受到欺负……”沐战拉着沐倾狂的手激动的问道,他怎么感觉她好像憔悴了一些,皮肤也有一些苍白,似乎得过重病一样,她在沐家肯定过得不好。
不然早就把他们接回去了,他在心里叹了口气,沐家人又怎么会容得下被赶出来的他们。
圣轻鸿看着他们一家三口相拥的画面,嘴角浮着淡淡的笑,多温情的一幕,可是他从来没有体会过。
他有的只是母爱,从来没有父爱。
“你们赶紧进来坐。”姚婉看了看圣轻鸿和花心热情的笑道,脸上全是开心的笑容,看来银瞳和倾狂在一起了呀,而且她看得出来,银瞳似乎很喜欢倾狂,这样也好,这样也好,他们在一起,她挺放心的。
花心眨了眨眼欢快的走过去嘴巴超甜的叫着人,让沐战和姚婉都挺喜欢她的。
姚婉立刻泡好菜拿出糕点招呼他们三人,想必他们三人赶路也辛苦了。
“爹娘,你们过得好不好?”沐倾狂拉着姚婉的手问道,从他们的脸色可以看出,他们应该过得挺好的。
“我们很好,只是很想你。”沐战慈祥的笑道,而后蹙眉道,“倾狂,你的脸色为何这么不好,你是不是过得不好,以后不要回去了,就和我们住在一起。”
他原本是很想让她出去闯闯,可现在看着她的脸色,他心疼啊,更不想她和沐家人去纠缠,他们肯定不好对付的。
章节目录 279.血咒【9】
坐在旁边的圣轻鸿开口道,“伯父伯母,倾狂她被人下了血咒,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
“血咒,这是什么东西?”沐战挑眉,他听都没有听说过这个东西,不过一听名字便知道不是好东西,倾狂又怎么会被人下血咒。
“这是让人痛苦的异术。”圣轻鸿银色的眸底闪着一抹厉色,而后将沐倾狂的状况全部告诉沐战和姚婉,他想他们有必要知道下,虽然这样会让他们担心,但如今,他不得不说。
沐战和姚婉听得目瞪口呆大惊失色,这么恐怖的血咒,难怪倾狂的脸色那么难看。
“娘,你不要哭啊……”沐倾狂安慰着泪如雨下的姚婉,她哭,她心里也跟着难受。
“伯母,你不要难过,我们一定能够找到办法的。”花心帮忙安慰着姚婉,她挺佩服沐倾狂的,要是她了血咒,她能承受那种痛苦么。
沐战脸色也非常不好看,双眸里忧心忡忡,她怎么会被人下那么恐怖的血咒。
“倾狂应该是在婴儿时期被人下的血咒,伯父伯母还记不记得她小时候有什么异样,或者你们当时有什么仇人,又遇过什么怪异的人?”圣轻鸿目光淡然的盯着沐战和姚婉,他们作为倾狂的父母,从小就陪在她身边,他们应该会知道些什么。
沐战低垂着头不说话,姚婉只是一个尽的流泪,看着沐倾狂,心里是无穷无尽的心疼,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沐倾狂定定的盯着沐战和姚婉,见他们一直不说话,她也不催。
沉默了许久,沐战重重叹了口气,盯着沐倾狂说道,“倾狂,其实你不是爹娘的孩子,你娘不能生育,你是我们捡来的。”
“捡来的?”沐倾狂,圣轻鸿,花心三人同时震惊道。
姚婉眼泪更是不断往下掉,当初她和沐战相爱,但后面却检查出她不能生育孩子,这对她来说是很大的打击,为了不让家里人瞧不起沐战,她只有假装怀孕,等到八个多月的时候,她和沐战出去准备抱养一个孩子充当他们的孩子。
那天,他们在雷洛帝国外面的一条河边发现一个被水冲到岸边刚出生应该没几天的婴儿,她右脸上有一块小小的胎记,似乎是被人丢弃的。
姚婉第一眼便喜欢了这个婴儿,又想着他们去抱养孩子也麻烦,这孩子被抛弃,看起来很可怜,所以她和沐战就悄悄的抱走了,最后她假装在外面早产,便正好拿这个婴儿代替,这样也瞒过了所有人。
“狂儿,可怜的孩子……”姚婉紧紧握着沐倾狂的手,它从小被抛弃,又被人下了血咒,到底是什么人要这样狠毒的对她。
沐倾狂有些怔怔的,她竟然不是沐战和姚婉的孩子,那她是谁?
她为什么会刚出生就被人抛弃,还被下血咒。
圣轻鸿在来这里这前,就差不多猜到沐倾狂可能不是沐战和姚婉的孩子,只是没有想到竟是真的,那她是谁的孩子?
花心眨了眨眼,看着沐倾狂更是心疼,她怎么会刚出生就被人抛弃,做这件事的人真狠心。
章节目录 280.血咒【10】
沐倾狂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她握着姚婉和沐战的手,很坚定道,“爹娘,我永远是你们的女儿。”
她不知道当初抛弃她的是她的亲生父母,还是其它小人故意对她下血咒然后把她抛弃的。
反正对她来说,沐战和姚婉就是她的爹娘。
沐战和姚婉都控制不住流起了眼泪,他们心疼沐倾狂,当初被抛弃就已经很可怜了,如今还要受这种折磨,那她以后怎么办?
“狂儿,不管如何,我们一定想办法帮你破了血咒。”沐战斩钉截铁道,虽然沐倾狂不是他们亲生的,但对他来说,她就是亲生女儿,他怎么忍心看着她痛苦,她发作了那么多次,每次一定很痛很痛的。
“爹娘,你们不用担心的,我想,我一定会好的。”沐倾狂露出一抹让他们放心的灿烂笑意。
她想,要是她不好,估计就会魂断这里,魂魄会再次回21世纪。
钟离暮和她说过,会不会回去得看她自己。
如果真找到七窍玲珑心,她想她可能会自私一次,做一回恶人,只是那七窃玲珑心在谁的身上?
她真的很想留在这个世界,留在他们身边,如果有什么报应,就下辈子狠狠报应在她身上吧!
“可是这七窍玲珑心去哪里找啊?这就好比大海捞针。”姚婉泪眼模糊道,她知道沐倾狂在安慰她,一想到她要是没解血咒,以后会死,她就痛彻心扉。
圣轻鸿看着沐倾狂,眸光含情的说,“就算找遍卡维斯大陆,我也会找到七窍玲珑心,我一定会让你活着,和我一起看盛世繁华。”
沐倾狂抿了抿唇,狭长的丹凤眼里闪着乐观的光芒,“好,我们一起看盛世繁华。”
花心听着他们的话只感觉有些难受,他们俩人要经历多少磨难才能走到一起,要是他们走不到一起,她一定要指天骂地。
“伯父伯母,你们捡到倾狂时,她身上有没有什么信物?”圣轻鸿突然似想起什么,想要找到那个下血咒的人,应该先要查出倾狂的身世,她到底是哪一国人?
沐战和姚婉细细的回想着,他们当初捡到沐倾狂时,她似乎是被河水冲到岸边的,当时身上全是湿湿的,想必是她命大才没有被水淹死,当时他们拆开包着她的强褓,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身上也没佩带任何东西。
“这么看来,我是谁也查不出来?”沐倾狂凝眉道,抛弃她的人分明就是不想让她知道自己是谁。
“没法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