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身子退开了,但沐倾狂又追了出去,全身洋溢着一股黑暗气息,长发飞舞,裙摆翩翩起舞,整个人高贵又霸气。
暗黑魔龙有一瞬间看呆,沐倾狂的身子已经到了它身边,嘴角微扬,露出一抹邪笑,她没有拿鞭子抽它,而是伸出双手摸着它的肚子,纨绔的笑道,“我说,你是公的还是母的?”
“……”暗黑魔龙嘴角抽搐,控制不住朝地上落去,它的声音是男的,你说是公的还是母的?
啊啊啊,它被调戏了!
她怎么可以摸它的肚子,这个色女人。
沐倾狂见它朝地下落,收起鞭子,双手紧握成拳,带着斗气重重朝它的脑袋上砸去,暗黑魔龙被她砸得脑袋一阵发晕,脑海里还想着,它被她摸了。
“住手!”
突然沐倾狂身下的暗黑魔龙变成了一个五岁的小男娃,小男娃可爱的肥嘟嘟的脸上满是羞红,双眸愤愤的瞪着沐倾狂。
“死女人,你还压着我做什么。”小男娃恼羞成怒道,啊啊啊,它被她压了!
沐倾狂看着身下可爱的小男娃,眨了眨眼,它竟然可以化成丨人,它是神兽?
“你输了,乖乖和姐姐契约吧!姐姐会好好待你的。”沐倾狂非常流氓的在小男娃白嫩嫩的脸上捏了一把。
章节目录 262.光系精灵族【2】
“不准你摸我!”小男娃精致的肥嘟嘟的小脸更加的通红了,呜呜,这个丑女人竟然敢调戏它!她怎么可以调戏它。
沐倾狂看着身下小小的男娃,眉眼都笑弯了,真可爱啊!
“你的脸真嫩,很好摸。”沐倾狂又控制不住在他肥嘟嘟的脸上捏了捏,它竟然会害羞,这害羞的模样更是让人想蹂躏。
小男娃要疯了,它怎么就碰上这么一个女流氓。
“你流氓。”小男娃愤怒的骂道。
沐倾狂挑了挑眉,狂傲的说,“我就是流氓怎么了?我还要对你耍流氓!”
“啊啊啊,你有没有羞耻心啊……”小男娃抓狂了,它怎么就遇到这样一个变态的女人。
“羞耻心能当饭吃吗?羞耻心能换来钱吗?该羞耻时羞耻,不该羞耻时就不该羞耻,你此时的模样让我一点也不需要羞耻。”沐倾狂又在小男娃气鼓鼓的脸上捏了捏,揉了揉,就如揉面团般。
小男娃双手紧握成拳头,双手用力推着沐倾狂。
沐倾狂见他憋得满脸通红也就不再逗它。
小男娃见沐倾狂终于离开,这才从地上站起,双手插腰,气急败坏的瞪着沐倾狂,“你这个女流氓,哼!”
沐倾狂笑意盈盈的盯着他不说话。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小男娃见她不说话,再次怒声骂道。
“……”沐倾狂蹙眉,他们骂人能不能换些新鲜的字,怎么总是不要脸,听得她都听腻了。
“你,你这个丑女!”小男娃伸手指着沐倾狂大声吼道。
突然他被人提了起来,圣轻鸿勃银瞳如千年寒冰,然大怒的瞪着他,“你说谁是丑女?”
小男娃抬头瞪着圣轻鸿,勾了勾唇,霸气道,“说的就是她,怎么了?有本事你杀了我啊,杀了我啊……”
圣轻鸿双眸微微眯了起来,英俊的脸阴沉的瞪着他,小男娃就知道他不会杀了他,所以他才敢这么嚣张。
沐倾狂笑意盈盈盯着小男娃,她可以肯定,下一秒,他绝对会倒霉。
果然,一道划破天际的尖叫声响起。
“啊………”小男娃看着自己没穿衣服的身子失声尖叫,双手遮上面,又遮下面。
圣轻鸿直接用力量将他的衣服全部震碎,而后将他丢在地上,双手环胸,冷酷道,“你裸奔吧!”
沐倾狂笑得前俯后抑,这个圣轻鸿还真是人才。
小男娃最后只能捂着腿间,愤愤的瞪了瞪大笑的沐倾狂,而后愤愤的瞪着圣轻鸿,这个死人,它才不要果奔呢……
“别遮了,我都看完了。”沐倾狂停下笑声,似笑非笑的盯着没穿衣服的小男娃,白白嫩嫩的,真可爱!
小男娃又瞪向沐倾狂,小脸羞得一片通红,恼羞道,“你不准盯着我看。”
“我是不想着你看,但你就在我面前,是你自动出现在我视线里的。”沐倾狂勾了勾唇痞笑道。
“你……”小男娃气得肥嘟嘟的脸更鼓了。
“哈哈哈……”突然丑丑和肥肥溜了出来,它们看着没穿衣服的小男娃一阵爆笑。
章节目录 263.光系精灵族【3】
“你们俩个东西笑什么笑!”小男娃双眸喷火似的瞪着丑丑和肥肥,它们竟然敢嘲笑它,要死了!
丑丑闻声,金眸闪了闪,意味深长的笑道,“哦,原来你不是个东西。”
“……”小男娃瞪大眼睛直直的盯着丑丑,这个死东西。
沐倾狂看着有些婴儿肥的小男娃,蹲下身子道,“是不是应该和我契约了?”
“……”小男娃嘟着嘴瞪着沐倾狂,它可不可以不契约。
“说话要算话啊,愿赌服输。”沐倾狂笑眯眯道,这只厉害的暗系魔兽,她是势在必得,今天就是它不答应,她也要强行和它契约。
小男娃黑溜溜的眸子如两颗葡萄般,再配上肥嘟嘟的脸,那模样真的很萌,简直就是一个萌宝。
沐倾狂看着又忍不住想要蹂躏他。
“就是,输了就输了,不讲信用就不是一条好龙。”丑丑摇头晃脑的鄙视道,要是倾狂有一只这么强大的暗系神兽,也是一件好事。
肥肥眨巴着单纯的大眼睛盯着小男娃,沐倾狂也睁着大眼睛盯着他,就连圣轻鸿也睁大眼睛盯着他。
似乎要把他盯得很不好意思。
“好了好了,我和你契约。”小男娃撇了撇嘴嚷道,契约就契约嘛,这样他就可以离开了,免得要一直待在那个黑水潭,那样除了修炼就是修炼,无聊死了!
沐倾狂听他这样说,脸上露出满意的笑,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夸赞道,“真是一个乖孩子!”
即而两人按着契约方式契约了。
“以后你就叫小龙龙吧!”沐倾狂眨了眨眼道,这个小萌宝,她很喜欢,太可爱了!
以前她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么小的孩子,一时间感觉特别的好玩。
“小龙龙?”小龙龙高高挑着眉毛不悦的说道。
“嗯,你这么小,就叫小龙龙好了!”
“我不要,我长得这么好看,这么霸气,这么威武,怎么能够配那样一个名字,你真是太没品味了!”小龙龙鼓着脸吐槽,啊,要不要取那么可爱的名字啊!虽然他现在长得是挺可爱的。
沐倾狂抿唇笑里藏刀道,“我现在是主人,当然听我的,小龙龙多可爱的名字,多配你这张肥嘟嘟的脸,丑丑肥肥,你们说是不是?”
“嗯,倾狂说得太对了。”丑丑摇着尾巴赞同道。
“小龙龙好听呀,不过没有我的肥肥好听。”肥肥眨了眨灰色的眼睛非常自恋的说,肥肥这名字更可爱,有木有!
“……”小龙龙看着面前的主人和另两只同伴实在是无力吐槽。
沐倾狂契约小龙龙后,站起身子朝暗黑魔杖的洞宫看去,“小龙龙,我可不可以拿走那个暗黑魔杖?”
“那是暗系精灵族的东西。”小龙龙皱着脸很为难的说道。
“哼,南宫紫云都这样对我,我管它是不是暗系精灵族的东西,我都要拿走。”沐倾狂语气无比狂妄又霸道的说,那样的好宝贝不拿,那才是傻子。
小龙龙听沐倾狂这样说,犹豫了许久才说好。
章节目录 264.光系精灵族【4】
暗黑魔杖一直由他守护,打不过他的人自然休想拿去,如今沐倾狂契约了它,是应该可以给她的吧!
虽然她不是暗系精灵族的人,但她有暗元素,她一样可以使用暗黑魔杖的。
小龙龙很快用力量将倒塌的洞宫清理出来,只见那黑光闪闪的暗黑魔杖依然竖立在水里。
“我过去拿。”沐倾狂嘴角微扬,飞身朝暗黑魔杖跃去,右手用力一拉便将它从水里揪了出来。
拿到暗黑魔杖后,沐倾狂快速朝岸边跃去,脸上全是喜意,这木杖做得特别的精细,每一处雕刻都非常的美,通身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黑光,暗元素极其的充足。
沐倾狂觉得,以后有了这个暗黑魔杖,她再也不怕找不到暗元素。
“你滴血让它认主吧!”小龙龙双手背在身后,一副老大人的模样。
沐倾狂迅速滴血认主,这样的宝贝自然要以最快的速度占为已有,免得被别人抢了去,从今以后,这暗黑魔杖就是她的了!
他们出来后,正好碰到花心手里拿着一根白色木杖走了过来。
“小狂狂,小鸿鸿,终于找到我的光明权杖了,真是吓死我了!”花心拍了拍他的胸口,脸上是兴奋的笑容,这样他终于可以回去交差,不然老爹非废了他不可。
圣轻鸿面无表情的瞪着他,冷声道,“我不叫小鸿鸿,我叫圣轻鸿。”
“哎哟,小鸿鸿多亲切呀!”花心伸了伸兰花指朝圣轻鸿胸口轻轻拍去,在看到他阴冷的眼神后立刻收回手,同时惊呼道,“我的老天,你的身体怎么这么冰,好浓的寒意。”
圣轻鸿冷冷扫他一眼并不开口回答他的话。
沐倾狂看了看圣轻鸿,淡淡道,“他的身体是天生的寒体,以后也不准叫我小狂狂,我叫沐倾狂。”
“倾狂,倾狂,很好听耶!走,我带你们去光系精灵族,争取把你脸上的胎记早日祛掉。”花心拿着光明权杖心情大好的说道,幸好南宫紫云那个臭女人没有带走,不然他肯定要全世界追着她跑。
“好,不过离开前,这地下城是不是应该毁掉,南宫紫云那个死女人,下次再碰到,我非好好收拾她不可!”沐倾狂看着四周乱七八糟的地下城冷冷说道。
她要让南宫紫云无家可归,反正其它暗系精灵也全部跑了,这里已经是一座空城,他们毁了也没有什么。
搞破坏丑丑和肥肥最喜欢了,圣轻鸿又安排黑虎他们把这里摧毁,值钱有用的东西全部顺手牵羊的带走。
在把地下城毁得不能再住人后,一行人才浩浩荡荡从暗系精灵族的地盘离开。
“终于出来了,我们现在赶紧去光系精灵族。”花心走在最前面,笑得如一朵花,心情无比的美好。
“你家在哪里?”沐倾狂忍不住问道,他们光系精灵应该不会住在黑雾森林,毕竟这里全是暗元素。
花心看着他们,得意洋洋的笑道,“我们光系精灵自然是住在最美好最漂亮的地方,北海附近的绿光森林就是我们光系精灵的地盘。”
章节目录 265.光系精灵族【5】
北海?沐倾狂挑了挑眉,那不是挨着秦天帝国。
“轻鸿,我们现在还能去吗?”沐倾狂看着圣轻鸿,要是再去光系精灵族,可能又要花一段时间,要是他们赶不上过年怎么办?他作为皇家的王爷,自然要参加皇家大宴的,不然其它王爷肯定又要说他蔑视当今皇上。
“去,当然去。”圣轻鸿笑意盈盈的盯着她,他知道她很想去掉那块胎记,不管行不行,去试试总是好的。
“可是……”沐倾狂皱眉。
圣轻鸿打断了她的话,“没有可是,就算没赶上也没什么,到时候随便找个理由就行。”
反正很多人不想看到他出现,他去不去皇家盛宴也没有什么。
还好绿光森林离黑雾森林不是很遥远,在花心的带领下,他们花了三四天的时间便到了。
“好强的光元素。”沐倾狂抿唇深深吸了几口气,很纯很浓厚,她的光系召唤还停留在初级,看来这次可以好好修习一下。
“那当然,我们光系精灵自然是靠光元素力,我的光明权杖要是开启,也会和暗黑魔杖一样,拥有很强大的光元素力。”花心扬了扬绝美的脸得意洋洋道,而后带领沐倾狂他们朝绿光森林里面走去。
很多人族人知道他们光系精灵住在这里,一般人不会来打扰。
森林很漂亮,鸟语花香,空气也是无比的清新。
随着越往森林里面走,可以看到一座座木房子,还可以看到很多漂亮的男女光系精灵,他们头上都一对毛茸茸的耳朵,看起来很可爱又迷人。
那些光系精灵见是花心带沐倾狂他们进来的,一个个脸上露出热情又和善的笑容。
“他们都很好的。”花心看着自己的族人笑着说道。
沐倾狂看得出来,那些精灵的眼睛都是干净清澈纯净的,似乎没有任何杂质。
随着花心带领,森林深处有一座很大的白色城堡,城堡外面泛着一层晶莹的白色光芒。
“你们几个快点,这里就是我的家了,漂亮吧!”花心看着前面的城堡兴奋的大叫道,这次他溜出去很久了,不知道老爹会不会骂死他!
一想到脾气暴躁的老爹,花心还是有些怕怕的。
沐倾狂打量面前的白色城堡,第一感觉就是很漂亮,真的非常漂亮,给人一种梦幻的感觉,真是会享受啊!
圣轻鸿看到沐倾狂眼里的喜爱光芒,当下心里决定,以后要给她一座比这个更漂亮更迷人的城堡。
“二少爷,你可算回来了。”守在城堡边的侍卫在看的花心后,立刻走上前说道。
“怎么了?”花心眨着眼问道。
“族长一直在找你,你这么久没回来,他担心死了。”那名侍卫恭敬的说道。
花心松了口气,白了那侍卫一眼,就这么一回事,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事,把他差点吓死。
“好,我知道了。”他摆了摆手,即而示意沐倾狂和圣轻鸿跟他进去。
城堡里装饰的更是梦幻,沐倾狂第一眼的感觉就是,她是不是走进了现代世界的别墅区。
章节目录 266.光系精灵族【6】
“你们一定累了吧!我带你们去见我老爹。”花心眨眼笑道。
他刚说完话,只见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子走了出来。
“爹,我回来了……”花心快速跑到那中年男人面前乖巧的叫喊着。
中年男子穿着一身白色锦服,双手背在身后,满脸的威严之气,双眸冷冷的瞪着花心,但眼底又透露着一抹宠溺之意。
“你还知道回来啊?我还以为你要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了。”花涯故意绷着冷脸哼道。
“爹,我怎么会再也不回来,你不知道,我可想死你和哥哥了。”花心拉着花涯的手撒着娇,脸上带着乖巧的笑容。
沐倾狂看着花心挑了挑眉,她为何觉得他有些像女人?
花涯见他安然无恙回来,心里总算放了心,又哪里舍得惩罚他。
“花心,你这次有些调皮,是想吓死我和爹么?”旁边一身白衣飘飘英俊潇洒的花寂挑着眉毛不悦的盯着花心。
花心笑眯眯的走到花寂身边,拉着他的手腕,眨眼妖娆笑道,“哥哥,我的调皮都是你惯出来的。”
“咳……”花寂控制不住咳嗽一声瞪着花心,这下子倒成了他的错。
花涯看了看面前的两个孩子,最后看向沐倾狂和圣轻鸿,双眸微眯,这两人,一个长得那么英俊,一个脸上竟然有着那么一大块胎记,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花心,他们是?”
“爹,他们是我的朋友,这次要不是他们救了我,可能我真的回不来了。”花心鼓了鼓脸小声道。
果然下一秒,花涯的脸色大变,怒气冲冲的瞪着他,“从现在开始,你给我禁足!”
“啊……爹,不要了,那样我会闷死的。”花心楚楚可怜的盯着花涯。
花涯脸上全是怒气,伸手指着他,沉声道,“你真是淘气,你看你哪里像个女孩子,让你扮男装已经很惯着你了,以后你给我乖乖的待在族里,再也不准乱跑。”
“爹……”花心跺了跺脚叫道。
沐倾狂直直盯着花心,她还真是女的,先前她看她感觉有些奇怪,但又说不上哪里奇怪,原本她一直是女扮男装。
圣轻鸿眉头蹙了蹙,她竟然是女的?他就说,他们男人当中怎么会有那么骄柔的男人。
“多谢两位救了我的小女。”花涯瞪了瞪花心,最后笑意盈盈的看着沐倾狂和圣轻鸿,只是花心把人族人带到他们精灵族来做什么?
“族长客气了,我们只是恰好经过。”沐倾狂淡淡笑道。
花涯摇头道,“我家小女自小淘气惯了,这次肯定犯了什么大事,不然又怎么会惹上性命之忧,多谢两位。”
他不敢想像,要是花心出了问题,他会多么痛苦,这可是他的宝贝女儿啊……
“多谢两位搭救我小妹。”花寂双手抱拳在前真诚的感谢着,男子皮肤晶莹雪白,看起来很圣洁。
沐倾狂笑着摇头,当时会救花心也是无心之举,只是没想到后面会发生那么多事。
章节目录 267.光系精灵族【7】
“爹,我们赶路辛苦了,先让我们休息下吧!”花心拉着花涯的手撒娇道,还是回到家里好,有爹和哥哥疼爱着,但她又喜欢外面的生活,因为无拘无束。
花涯看着花心是又爱又恼,知道她赶路辛苦也就不多训她。
“对了,爹,我们光系精灵族的圣泉可不可以帮倾狂脸上的胎记去掉?”花心神情认真又严肃的说道。
花涯并没有马上回答花心的话,而是看向花寂,“花寂,你先带两位客人下去休息。”
花寂笑着点头,而后示意沐倾狂和圣轻鸿跟他下去休息。
“心儿,你怎么带外人进来我们族里,万一他们……”后面的话,花涯没有说出来,因为他不知道沐倾狂他们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爹,他们你绝对可以放心,他们是好人,我和他们一起从暗系精灵族里出来的,如果没有他们,我真的可能见不到你了。”花心嘟了嘟红唇非常严肃的说道。
花涯见花心这样说才微微放心,虽然他的女儿调皮是调皮,但也不是那种不会想事情的人,既然她相信他们,他就相信他们。
“以后不要乱跑了,你这样会让爹担心的。”花涯摸了摸花心的头语重心长道。
花心笑意盈盈的没有同意,也没有不同意,而后她拿出光明权杖,“爹,还给你啦。”
“算了,还是你带着吧!这样好防身。”花涯摇头并没有去接光明权杖,有它在花心身边,他会放心一些。
“这是族里的宝贝,我不能要的。”花心将光明权杖塞到花涯手里,未来的族长可是哥哥,这光明权杖自然是哥哥的,她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可以拿。
花涯知道她的性格,便把光明权杖收了起来。
“爹,那圣泉水能够去掉倾狂脸上的胎记吗?”花心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你带她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个?”花涯慈祥的笑道。
花心重重点头,哪个女子不希望自己漂漂亮亮的,就好像她,她也希望自己一直美美的,如果有一天,她的脸被毁了,她一定会很痛苦的,这让她想到南宫紫云那张脸,如果是那样,恐怕她都没有信心活下去。
“圣泉水虽然可以美容养颜,但她脸上的胎记应该有些难吧!”花涯若有所思道,他们光系精灵的皮肤都特别好,那是因为有圣泉水帮他们保养,就算年纪大了,皮肤依然会显得很年轻。
“那有没有其它办法帮她去掉那个胎记?我先带她去圣泉用泉水试试看。”花心愁眉苦脸道,她现在可是把沐倾狂当朋友,所以想帮她变漂亮,要是把她变漂亮了,那是多么有成就的一件事。
花涯看着女儿的模样,在心里笑了笑,她总算长大了,也知道替别人忧愁。
“你可以采集绿光森林里的光之精华,再用我们精灵自身的力量帮她治愈下试试看,有没有用,我也不敢保证。”花涯只有这种办法,他们光系精灵本身就带着治愈,再采集天地间的光之精华配合,说不定也可以。
章节目录 268.光系精灵族【8】
“真的吗?”花心眨了眨眼兴奋的大声道,这样就太好了。
“小丫头,你总算长大了,知道为别人担忧。”花涯乐呵呵的笑道。
花心撇了撇嘴,趴进他怀里撒娇,“爹,我早就长大了好不好,只是你和哥哥都不需要我担心,我就算想担心你们都没有机会,所以才没有表现出来。”
她真的很爱爹和哥哥,娘很早就过世了,是爹和哥哥陪着她长大的。
这一生对她来说,爹和哥哥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虽然她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但她心里很多事都知道的,只不过她的性子比较活泼,特别喜欢玩,所以看起来也就没心没肺的样子。
“倾狂,我带你去圣泉。”
花心离开花涯后便去找沐倾狂,此时的她已经恢复了女儿身,头上的耳朵也隐藏了起来,身上穿着一件纯白的长裙,长长的银发配上白裙,让她无比的圣洁高贵,犹如那下凡尘的仙子,活泼又迷人。
“没想到你还有喜欢扮男装的嗜好。”沐倾狂抿了抿打趣她。
花心嘟了嘟嘴,灿烂的笑道,“我告诉你,你不知道我扮男装骗了多少少女的芳心,好好玩啊……”
以前她不仅在光系精灵族里骗人,还会去暗系精灵族,有时候也会去人族。
“的确挺像的,当初我也看不出来。”沐倾狂轻笑,如果不是回了光系精灵族,花心的表现太像小女人,她也发现不了。
花心嘴角微扬,脸上全是得意的神情,她觉得这样好有成就感哦。
“走吧!我们去圣泉。”花心拉着沐倾狂的手笑道,而后看向圣轻鸿,调侃的笑道,“冰山美男,你要不要一起去?”
圣轻鸿鄙视的看她一眼,冷冷道,“当然去。”他的女人去圣泉,他为什么不去。
三人很快朝圣泉走去。
“我告诉你们啊,我们圣泉的水真的很好,吃了不仅可以美容还可以治一般的病,所以我们光系精灵一般都不会生病的。”花心一边走一边叽叽喳喳的说道,脸上全是引以为傲的光芒。
沐倾狂和圣轻鸿安静的听着她介绍光系精灵族,没一会的功夫,三人来到一汪清泉边。
清泉并不是很大,里面的水很清澈,清澈到可以看到水底的泥士还有石头。
“这里就是圣泉了,我去给你打水试试。”花心扬了扬小脸,而后去旁边拿过一个小木桶,这是专门用来去圣泉里打水的。
沐倾狂走到岸边,清澈的水把她的脸清晰的照了出来,那块红艳艳的胎记是那么的栩栩如生。
“倾狂啊,你赶紧过来试试。”花心提了半桶水上来,而后拿出一块丝巾放进桶里弄湿再扭半干,然后递给沐倾狂。
圣轻鸿抢先一步拿过花心手里的丝巾,“我替你擦擦。”
沐倾狂冲他微微一笑,扬着小脸让他帮忙擦试。
圣轻鸿拿着丝巾动作无比轻柔的帮她擦式着,其实不管她脸上有没有胎记,他都不会在意,他现在担心的是她体内的毒,何时才能帮她解掉。
章节目录 269.光系精灵族【9】
花心站在旁边,明媚的双眸在沐倾狂和圣轻鸿身上扫来扫去,他们的感情好好哦,让她心里羡慕死了,何时,她也能遇到那个一心一意对她好的人呢。
“有没有效果啊?”她朝沐倾狂脸上看去,在看到那块胎记依然红红的后,她小嘴高高撅起,伸脚朝木桶踢去,骂骂咧咧道,“这什么破泉水,为什么没有用啊,讨厌死了!”
圣轻鸿见没有效果便拿下丝巾,看着沐倾狂,银瞳里是满满的深情,“倾狂,不管你是什么样子,我都爱。”
沐倾狂抿唇笑看着他,而后趴进他怀里,小脑袋靠在他冰冷的胸口,轻喃道,“可是我突然想变漂亮了。”
如果她这样和他出去,肯定会有很多人嘲笑他和一个丑女在一起。
别人怎么说她,她不在意,可是她不允许任何人说他,所以她一定要想办法去掉这块胎记,让右脸颊和左脸颊一样,雪白如玉。
“倾狂,别抱我……”圣轻鸿将她推开,眉头微微蹙起。
花心看了看圣泉水,脸上全是郁闷,又听着沐倾狂和圣轻鸿的话,心里更是郁闷。
为何上天要让沐倾狂脸上有块胎记,圣轻鸿的身体又那么的冰,真是好纠结。
“你们别灰心啊,我还有其它办法,可以给你试试,我相信你脸上的胎记一定会好的。”花心走到沐倾狂面前安慰着她。
沐倾狂侧身看着她,感激道,“你不用忙活了,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不,我说过要帮你啊,所以我一定要想办法。”花心嘟着红唇很认真的说,既然圣泉水没有用,她就用爹说得那个办法,不管有没有用,她都要试一试。
沐倾狂笑看着花心,真是一个可爱的女孩。
晚上,花涯盛情招待了沐倾狂和圣轻鸿,当花心把她在暗系精灵族发生的事告诉他后,把他差点吓晕过去,她简直太大胆了,让他更加确定以后不能让她出去乱跑,下次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沐姑娘,你脸上的胎记是天生的吗?”花涯看着沐倾狂脸上的胎记若有所思的问道,为何他感觉那个胎记的形状好像在哪里见过,但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沐倾狂淡淡笑道,“族长,是天生的。”
按照以前的记忆,似乎她从小就有,突然她心里一个激淋,她体内的封印和毒似乎也是从小就有,难道是因为封印和毒,她脸上才有这么一大块胎记的?
沐倾狂细细想后,似乎这样也没有不可能。
到底是谁封印和对她下毒的,为何要这样狠狠折腾她,看来她有必要去找下爹娘了,或许他们会知道一些什么。
“哦,如果是从出生就带有的,这个恐怕有些难,而且弄不好还会……”花涯凝重道,他不是开玩笑的,毕竟那胎记是她出生时期就有的,想要去掉,的确很难,说不定还会伤害她的身子。
“爹,什么叫有些难啊,肯定可以去掉的。”花心鼓着漂亮的小脸很严肃的打断花涯的话。
章节目录 270.光系精灵族【10】
花涯瞪了瞪花心,他这是实话实说,他又没说去不掉,只是有些些难。
“谢谢族长的提醒,我想我会找到适合的办法的。”沐倾狂风轻云淡的笑道。
圣轻鸿沉默不语,如果因为去胎记伤害倾狂,他宁愿她不要去那块胎记。
晚饭过后,花心让沐倾狂和圣轻鸿去休息,她跑到了绿光森林里等待半夜,那个时候森林的光之精华才会最纯最好。
“心儿,你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去睡觉?”一身优雅之气的花寂走到花心身边宠溺的笑道。
花心愁眉苦脸的盯着花寂,“哥哥,我在这里收集光之精华,爹说可以用这个试试。”
“怎么办?哥哥好像吃醋了。”花寂摸了摸她的头故意幽怨的说道。
“哥哥心胸宽阔怎么会吃这点小醋,倾狂救过我,我自然要报答她。”花心双手托着下巴道,她很不喜欢欠别人的情分,所以她也要帮她。
花寂想着沐倾狂脸上那块胎记微微蹙眉,那样的确很影响一个女子的容貌,只是那胎记看起来好像并不简单,反正他就是这样认为的。
“光明权杖给你。”他突然拿出光明权杖递给花心,他的力量比较强大,没有光明权杖也能护身,但花心力量比较弱,有光明权杖在身边,他会比较放心。
花心看着光明权杖摇着头摆着双手道,“哥哥啊,这个是你的,你不能给我的。”
哥哥是未来的族长,她怎么可以要他的东西。
“我说给你就给你,我和爹都商量好了,你赶紧滴血认了它。”花寂把光明权杖塞到花心手里,她是他唯一的妹妹,他不疼她,还能疼谁!
“可是……”花心脸上全是为难,她真的能要吗?虽然她很喜欢这权杖。
“没有可是,我们是一家人,何必这么见外,我想你以后用得着。”花寂似笑非笑道,他知道她是不安份的人,以后肯定还会偷跑出光系精灵族,有光明权杖在她手里,至少会安全很多。
花心看了看面前圣洁的光明权杖,最后还是接了过去,眼眶有些酸酸的,爹和哥哥对她太好了,总是把好的东西给她。
“赶紧认主,免得被别人拿走。”花寂催促她。
花心想了想,还是滴血认了主,免得像上次一样被南宫紫云拿走,这光明权杖是有灵性的,如果认了它,别人便会拿不走。
夜色越来越浓,花心和花寂一起收集森林里的光之精华。
花寂想沐倾狂救了花心,这个恩,他们是一定要还的。
第二天,花心很早就去找沐倾狂,急着想要把光之精华给她试一试,昨晚收集的光之精华已经被她练成一颗晶莹的水珠,她把那颗光之精华轻轻的涂抹在沐倾狂的胎记上,而后双手握拳在胸前闭目。
随即她身上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小光点,即而小光点全部朝沐倾狂脸上的胎记飞去。
这是她们光系精灵族独特的治愈法,一般小病都能够快速治好。
沐倾狂感觉胎记那里有些凉凉的,有什么东西钻进了她的皮肤,这次会有用吗?
章节目录 271.血咒【1】
她很希望这次有用,这样她就不用被别人再叫丑女,她也不会觉得和圣轻鸿一起出去会让他丢面子。
如果她现在还是一个人,或许她根本不会太在乎脸上的胎记,但现在有了自己心爱的人,她开始在乎他的感受。
他不开心,她也会不开心。
别人对他指指点点,她会非常的愤怒。
在她的心里,圣轻鸿是最好的,她不允许任何人指指点点。
她更不会让别人因为她,去对他指指点点,所以她想去掉脸上的胎记。
花心施展了好一会力量,最后承受不住才停下来,她脸上微微有些泛白,但在看到沐倾狂脸上的胎记依然存在后,她感觉一阵挫败,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一点效果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