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美人了。
圣轻鸿用着警告的眼神瞪着他,要是他敢对沐倾狂有半点异样之心,他必定除了他。
花心背后一阵发凉,他的眼神要不要那么可怕,犹如死神般,让人打从心里顾忌。
沐倾狂不断吸纳四周的暗元素和光元素,直到精神海里达到饱和的状态后,她才缓缓退出,脸上露出灿烂的笑意,这次不仅暗元素力很多,光元素也从花心弄出的白莲花里吸收了很多。
“小美人,你趁人之危,真是太阴险狡诈了。”花心见沐倾狂退出境界后,嘟着红唇抱怨道。
沐倾狂看了看他,站起身子笑道,“谢谢夸奖。”
“你……”花心瞪着他。
“这叫不虚伪。”沐倾狂学着花心的话回答道。
花心吃憋的瞪着沐倾狂,而后妖娆笑了起来,“小美人,是你救了我,我决定以后跟着你走了。”
“我不答应。”圣轻鸿迅速出口拒绝,带上这样一只风马蚤的精灵在身边,还不知道会给他们惹出什么麻烦。
花心见冷酷美男拒绝他,小嘴高高撅起,一副幽怨的样子。
沐倾狂看了看花心,而后撕开有胎记那边的人皮面具,侧身笑道,“我长成这样,你还要跟吗?”
“啊,鬼啊!”花心伸出双手握拳大声叫道,她的脸上怎么会有那么一大块红色的胎记,太吓人了。
圣轻鸿听着花心的话,伸出双手用力揪着他头上的耳朵,沉声道,“再说一次试试看!”
“啊,我的耳朵,我的耳朵,你快放开,你再揪下去,人家的耳朵要坏了,好了嘛!人家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胎记,难免惊讶,你们为什么不想办法去掉呢?”花心双手打着颤,楚楚可怜的盯着圣轻鸿。
他真是要死了,竟然揪他的可爱耳朵,要是耳朵没有了,他的美感肯定没有了。
圣轻鸿听着他那句为什么不想办法去掉时才松了手,即而面无表情的冷酷道,“你有办法?”
花心眨眼,他有办法吗?他根本没有办法,他不过随便说说罢了。
但看圣轻鸿一副他没办法就要揪断他耳朵的眼神时,他不得不说道,“不敢确定,倒是可以试一试。”
沐倾狂双眸微亮,欣喜道,“真的能够去掉吗?”
花心看了看沐倾狂,微微点头,轻嗯一声。
“那你告诉我,要怎样才能去掉。”沐倾狂急急问道。
“就是我们光系精灵族有一个圣泉,那里面的水可以美容养颜,不如你去取泉水试一试。”花心眨眼笑道,他突然才想到这个,说不定他们光系精族的圣泉水真的可以。
章节目录 243.暗黑魔杖【3】
“美容养颜,但我脸上的是胎记,那个圣水有用吗?”沐倾狂很怀疑道,她脸上的胎记又不是保养就能消退的。
花心见沐倾狂质疑,他立刻说道,“不知道有没有用,你可以试一下,有些精灵脸上的斑点都能消除,你的胎记说不定也可以,反正先试一试嘛!”
圣轻鸿听花心这样说,便也让沐倾狂试一试,反正现在只要有机会,他们都可以去尝试下。
“好,那你赶紧带我去你们光系精灵族。”沐倾狂笑眯眯道。
花心笑吟吟的点头,反正她帮了他一次,他也就帮她一次。
“你们这些人擅闯我暗系精灵族地盘,就想这样离开。”突然森林里响起一道凌厉的喝斥声。
沐倾狂四处张望,却没有看到人,下一刻,森林里突然黑暗起来,沐倾狂只感觉地面在旋转,还有好像在下降。
“倾狂……”圣轻鸿急忙拉着沐倾狂的衣袖。
沐倾狂突然伸手握向他冰冷的手,淡淡笑道,“别担心,我没事。”她要是没有猜错,刚刚出声的女人应该是要把他们带到暗系精灵族去。
果然不如她所料,他们三人很快在一座地下城的广场上停了下来。
广场四周站了很多男男女女的暗系精灵,他们手里纷纷拿着木杖,一脸凶悍又气愤的瞪着沐倾狂三人。
花心看着这么多暗系精灵眨了眨眼,他们这是真的想要解决他们三个么,竟然把他们弄到他们的族地来了。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广场四周的人高举手里的木杖大声呼道,一些少女看花心似要吃了他一样,至于沐倾狂和圣轻鸿,他们是觉得他们擅闯暗系精灵族的地盘,还敢打伤他们的同伴,所以也必须解决。
沐倾狂只淡扫那些人一眼,而后打量这座地下城,原来暗系精灵全部住在这里,这里的暗元素比森林里还要充足,似乎这里有一个散发强大暗元素力的东西。
“花心,为什么这下面的暗元素力这么的强劲?”沐倾狂很随意的问道,花心是光系精灵族的,他一定知道为什么。
花心见沐倾狂问他,脸上露出一丝得瑟的笑,懒洋洋道,“这个你们就不知道了吧!因为暗系精灵族有一柄至高无上的暗黑魔杖,那根魔杖拥有超级强大的暗元素,这是暗系精灵族的族宝,所以他们这里的暗元素力才会这么浓厚。”
就好像他们光系精灵族,同样也有一柄光明权杖,那根光明权杖拥有很强大的光元素,是他们光系精灵族的族宝。
沐倾狂听得心痒痒的,要是她拿到暗黑魔杖,她以后想要暗元素时,直接可以让魔杖释放,这样她就可以随时修习暗系召唤。
“不过听说那暗黑魔杖在暗系精灵族的族长手里,那人爱魔杖如命,肯定不会给你的。”花心甩了甩银色长发扁着嘴巴道,有哪个族长会把自己的族宝给别人,除非脑袋抽了。
沐倾狂勾了勾唇,邪笑道,“不给?我不能抢吗?”
章节目录 244.暗黑魔杖【4】
“……”花心听得嘴角抽搐,有她这么霸道的人吗?
沐倾狂脸上是理所当然的表情,又不是她自己要来暗系精灵族的,是他们把她弄来的,既然如此,那就应该付出代价。
他们口口声声说他们擅闯他们暗系精灵族,她怎么不知道黑雾森林是暗系精灵族的地盘。
“你们不要太过份了!”花心双手插腰绷着精致的脸瞪着四周暗系精灵怒声吼道,就知道杀杀杀,杀个屁,难道不知道要和平么。
“花心,你这个不要脸的光系精灵,还好意思说我们过份。”人群中一个男子用木杖指着花心怒气冲冲道,他上次欺负他的妹妹,今天他要为妹妹报仇。
花心睁了睁眼睛,妖娆的笑道,“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们就是很过份,非常过份,特别的过份,他们俩个没有惹你们吧!干嘛把他们弄下来,你瞧瞧你们这德性,真是太太过份了。”
四周的暗系精灵被花心的话说得脸上全是窘迫,那两个人族的人又不是他们弄下来的。
“放肆,暗系精灵族是你一个小小光系精灵可以这样说话的地方吗?”突然一道严肃的女声传来,下一秒,一道曼妙的黑色身影从天而降,不过她脸上带着薄纱,所以没有人能够看清她长什么模样。
沐倾狂听得出来这声音就是原本在森林里的声音,是她把他们弄到这地下城来的吧!
她有一双很妖艳的黑眸,周身散发着一股凌厉的气息,似乎她是黑暗里的女王。
“族长。”
其它人见着这名女子全部非常恭敬的弯腰行礼。
沐倾狂定定的盯着那名带着薄纱的女子,她为什么不以真容见人,难道她脸上也有什么不能见人的?
“哟,原来是族长美人,我还说谁有这么强大的气势。”花心抿了抿唇妖娆的笑道,双眸里带着一丝调侃的意味,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暗系精灵族的族长。
“花心,今天我要替我族的人除掉你这个祸害。”南宫紫云双眸泛着冷光嘲讽的盯着花心,之前她在闭关,她无法面对他,如今她已经出关,不好好教训他,她就不叫南宫紫云。
花心脖子缩了缩,做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可怜道,“族长美人,可不可以不要杀我,我好怕怕哦。”
南宫紫云看着演戏的花心,眼里的怒意更深,飞身朝他冲去,双手释放出一股强大的暗元素力。
看着气势冲冲的南宫紫云,花心嘴角微勾,主动迎了上去,他正想看看暗系精灵族的族长到底有多厉害。
南宫紫云见花心敢主动挑战她,周身的暗元素力越来越强大,在她的释放下,地下城开始阴雾蒙蒙。
花心周身散发着璀璨的白光,正好将阴雾蒙蒙的地下城给照亮了。
半空中,两道身影非常凶猛的打斗在一起,两人眼里都是想将对方打倒的绝决。
花心释放自己巅峰级的光元素,使出自己真正的技能,对面的南宫紫云,他是绝对不敢小觑的。
章节目录 245.暗黑魔杖【5】
半空中,一道道暗元素化成无数柄黑色的长剑直刺花心。
花心身形闪开,双手舞动,无数的白莲花在他身边飘浮,一朵朵释放高级光元素,在那些黑剑碰上它们时,均发出铛铛的声音。
沐倾狂眨了眨眼,那些白莲花竟然不是真的莲花,而是坚硬如铁的,不然剑碰上去怎么会发出铛的响声。
南宫紫云见花心能够抵挡,身上散发着一股阴冷的戾气,双手舞动,只见暗元素力化成几条黑色的龙朝花心紧紧缠去。
每一条巨龙都是凶悍无比,它们嘴里不停喷洒着强劲的暗元素力,整个地下城在它们的嘶吼声中微微摇晃起来。
被几条黑色巨龙相缠,花心的确有些吃力,好几次差点被那些暗元素力攻击中,最后,他咬了咬牙,高高举着手,霸气的念着咒语,“光明权杖在我之手,助我消灭周边的敌人。”
随着他的咒语落,只见一柄纯白散发晶莹璀璨白光的木杖在他手里,看起来十分的威武庄严又不失霸气。
“光明权杖?你为什么会有这个?”南宫紫云双眸微眯的盯着对面的妖娆男子,他看起来吊儿啷当的,怎么看也不像光系精灵族的族长。
暗系精灵族和光系精灵族从来都是老死不相往来,所以对于光系精灵族,谁是族长,南宫紫云并没有怎么去打听,因为她根本看不起光系精灵族。
花心脸上闪着傲然的神情,笑悠悠道,“南宫紫云,不如拿出你的暗黑魔杖,我们好好对比一下,不然我怕你敌不过我的光明权杖!”
南宫紫云脸上浮着一股怒气,这个臭贱男竟然敢这样嘲讽她,偏偏她现在根本拿不出暗黑魔杖。
“不就是光明权杖,就算没有暗黑魔杖,我也一样能够打败你。”南宫紫云语气狂妄的冷哼道,她一个人打不过,她暗系精灵族这么多的人,就不信合起来打不过一个花心。
“有气魄!”花心双眸眯起戏谑道,而后挥动光明权杖,顿时强大的光系力量朝四周如排山倒海般涌开,那几条由暗元素组合成的巨龙在碰上光明权杖的力量后竟然自动化为虚无。
南宫紫云胸口不断起起伏伏,传言中说光明权杖是暗黑魔杖的强大敌人,看来是真的,这个该死的贱男,竟然敢来她暗系精灵族捣乱,看她如何收拾他!
花心看一眼南宫紫云,挥着光明权杖朝她身上重重击去,璀璨的力量分成几道弧波攻击着南宫紫云。
南宫紫云飞身跃起,双手快速拨动,一道道暗黑力量击向光明权杖的力量,但对上后,她悬浮在半空中的身子朝后面退了退,她眼里厉色一闪,她刚刚闭关出来,最强的暗黑力量竟然也对付不了他。
花心眼里全是狂傲的光芒,光明权杖可不是普通武器,哪里是南宫紫云的力量能够应付的,除非她拿出暗黑魔杖,不过看她的样子,暗黑魔杖似乎没有在她手里,不然她怎么不拿出来。
章节目录 246.暗黑魔杖【6】
“认输吧!”花心勾了勾唇邪笑道。
南宫紫云脸上是恼羞成怒,如果今天她有暗黑魔杖,哪里容得了花心在她面前撒野,突然,她转身朝某个地方飞去。
花心没有过多犹豫,拿着光明权杖追了上去。
沐倾狂见状,拉着圣轻鸿的衣袖说道,“轻鸿,我们也去。”
连暗系精灵族的族长都没有暗黑魔杖,那暗黑魔杖在哪里?南宫紫云此时又要带花心去哪里?
南宫紫云飞进了一座洞宫里,花心迅速跟上,沐倾狂和圣轻鸿也飞快跟上。
“你们怎么来了?”花心转身看着沐倾狂和圣轻鸿问道,他不知道南宫紫云带他来这里做什么,也不知道洞宫里有什么危险,他们俩个还是先不要进去比较好。
沐倾狂看了一眼那黑漆漆的洞口,扬唇道,“自然是进去看看,我想要暗黑魔杖,还有啊,你这光明权杖很好哦,你是谁?”
能有这个权杖的肯定在光系精灵族有特别的身份,难道他是光系精灵族的族长。
可是他这副妖娆又吊儿啷当的样子怎么看怎么不像是族长。
“我就是花心呀!”花心眨了眨漆黑的眸子妖娆笑道。
“你是不是偷拿了你们族长的光明权杖!”圣轻鸿双手环胸,剑眉微扬,一脸酷酷的说道。
花心炸毛了,他怒视圣轻鸿,咆哮道,“你看我像是贼吗?”
“我有说你是贼吗?”圣轻鸿斜视花心冷冷道,他要不就是族长,要不就是族长什么人,不然怎么可能得到光明权杖。
花心委屈的盯着圣轻鸿,即而看向沐倾狂,伸手揽了揽银色发丝,倨傲的说道,“本公子是光系精灵族未来的族长,现任族长是我老爹,所以我就拿光明权杖出来玩玩了。”
“要不借我玩玩?”沐倾狂笑眯眯的盯着花心,这光明权杖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花心立刻将光明权杖护好,一脸警惕的说,“不行,要是丢了,我老爹会骂死我的,我才不要借给你玩。”
“小气!”沐倾狂嗯哼一声,而后拉着圣轻鸿朝黑漆漆的洞宫里走去。
“喂,你们等等我呀!没有我的光明权杖,你们也看不清里面的路。”花心拿着光明权杖在他们身后大呼小叫,而后快速跟上。
洞宫里没有一丝光亮,一片漆黑,幸好有花心的光明权杖作照亮,不然沐倾狂都不知道该如何走。
里面全部是怪异的石头,只有中间有一条小道,四周能够听到一些滴嗒嗒的水声,还有一股阴寒之气,挺诡异的。
“那个南宫紫云跑到哪里去了?”花心边走边嚷嚷着,她带他们来这么阴森的地方做什么?
沐倾狂不理会他,只管往前面走,这里只有一条路,南宫紫云定然是往里面走了,他们只要跟上就行。
“小心!”突然,圣轻鸿厉声说道。
随着他的话落,只见一群黑压压的东西朝他们飞来,一个个身上散发着强劲的暗元素力。
仔细看去,竟然是一只只肥肥的蝙蝠。
章节目录 247.暗黑魔杖【7】
“哟,竟然放这样的东西。”花心噗笑道,而后挥动手里的光明权杖,一股强大的光系力量朝那群蝙蝠攻去。
蝙蝠见有力量攻来,迅速四处飞散躲开花心的力量,转而攻向沐倾狂和圣轻鸿。
沐倾狂和圣轻鸿刚想动手,丑丑和肥肥从魔兽空间里飞了出来。
“倾狂,这些东西交给我们。”丑丑和肥肥异口同声霸气的说,而后两个小家伙发出自己的力量朝那些蝙蝠凶猛攻去。
花心看着半空中那只白白的老鼠,还有那只灰色的肥肥小鸟,这两只魔兽看起来等级很高。
“好了,我们进去。”花心用光明权杖弄出一条路,三人快速朝前面奔去。
随着越往里面走,里面的道路越来越宽阔,渐渐也有了光亮,里面依然是怪模怪样的黑色石头,看起来很是诡异。
“这是什么鬼地方,南宫紫云,你给我出来。”花心一脸嫌弃的盯着四周,这里似乎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南宫紫云到底在搞什么鬼。
沐倾狂和圣轻鸿细细感应着四周,只是他们三人都没有注意到,这里的黑色石头正在散发一种无形无味的毒气。
“不好,有毒。”圣轻鸿蹙眉沉声道,脸上是勃然大怒,他已经吸到了毒气,不然也感应不出来,好厉害的毒。
只是他们还是晚了,毕竟他们三人都吸到了毒气。
花心眨了下眼,随后晕了过去,沐倾狂和圣轻鸿想朝外面走,却发现脑袋一阵晕沉,最后也晕了过去。
等他们三人全晕后,某处的石头突然移动,一身黑裙的南宫紫云走了出来,看着地上的三人,她嘴角微微扬起,有光明权杖又有什么用,她用其它办法也能将他们制服。
沐倾狂有意识时只觉得全身软弱无力,脑袋也是晕晕沉沉的,身上似乎被什么东西束缚着,她睁开沉重的眼皮才发现她被绑在一个石室里,同时还有圣轻鸿和花心。
“倾狂,你没事吧!”圣轻鸿见沐倾狂醒后立刻出声,而后暗暗运气去解体内的药性,这个该死的南宫紫云,也不知道给他们下了什么药,竟然让他全身软绵绵的没有半点力气,就是运气也不能运气。
他早就苏醒了,之后一直在暗暗调息,幸好现在体内的筋脉通了,他的力气和力量正在慢慢回归。
沐倾狂见圣轻鸿安然无恙,心里也就放心了,“我没事,我们竟然被算计了。”想着这件事,她心里有些恼火,这南宫紫云还真不简单。
也不知道当时南宫紫云给她们弄了什么药,竟然让他们修为这么高的人也能倒下,此时,她把他们关在这里做什么。
圣轻鸿脸色一片铁青,该死的南宫紫云,等他出去后,一定让她好看。
“啊,这是什么鬼地方?”趴在地上的花心突然睁开眼睛大声叫道,即而他又高呼起来,“要死了,我的光明权杖不见了!”
此时,他才发现自己两手空空,旁边的地上也没有他的光明权杖,肯定是被那个南宫紫云拿走了,哼,就算她拿走,她也用不了。
章节目录 248.暗黑魔杖【8】
沐倾狂闻声朝花心看去,这石室里的确没有他的光明权杖,原本他的光明权杖把南宫紫云打得落逃,如今她故意把他们引到这里,又把他们弄晕,自然会把他的光明权杖弄走。
圣轻鸿深深吸了口气,而后用力量将身上粗壮的铁链震开。
“倾狂……”他走到沐倾狂身边温声叫道,而后伸出手掌释放一股暗元素力给沐倾狂。
“轻鸿,不要。”沐倾狂突然出声,眉头深深皱着,她一接受他的暗元素,便感觉全身一阵发疼,更是无力。
同一时刻,圣轻鸿的身子又倒了下去,恢复到了原本他有意识时的状况,这让他一阵暴怒。
那个该死的南宫紫云给他下了什么药,竟然会这么的厉害,让他无法完全驱除,该死的!
难道他们要被关在这里任由那个死女人为所浴为,他无所谓,但倾狂怎么办!
“你们不要用力量,那样只会加重体内的药性。”花心扁着嘴巴开口,没想到南宫紫云竟然对他们下这么厉害的药,真是看得起他们,她到底想要做什么?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们!
“花心,你知道这是什么药吗?”沐倾狂声音虚弱的问道,这种被人控制的感觉真是太不好了。
花心挑了挑眉,傲娇道,“本公子当然知道,这种药有一半药材是从死亡花里提炼出来的,死亡花本来就带有麻醉的效果,还有一半是暗系精灵族内的一种毒果,当毒果液和死亡花液被暗系精灵用他们族内独特的方法一起炼制,就会变成现在这种厉害的毒药,我们不挣扎还好,越挣扎越会被控制,而且就算你冲破,也保持不了一会,所以我们劝你们暂时不要先动,免得伤了身体的根本,它厉害着。”
圣轻鸿银色的瞳孔里闪着寒光,难怪他刚刚恢复用力量后,现在体内是翻江倒海的疼。
“轻鸿,你没事吧!”沐倾狂双眸里是深深的担忧,他刚刚用力量了,会不会伤了他的身体。
“我没事。”圣轻鸿语气无比冷冽,银瞳里一片深遂,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自从上次被身边最亲近的人暗算后,他就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被人算计,没想到这次还是中了算计,该死的暗系精灵族。
沐倾狂感应得到圣轻鸿似乎非常的不开心,她挪动身子朝他慢慢移去,而后伸出手朝他的手碰去。
圣轻鸿立刻躲开,他越生气,他的身子越发的冷,他不想冻着她。
“我不准你生气。”沐倾狂的语气带着一股霸道。
圣轻鸿听着她这话,目光定定的盯着她,轻笑道,“我没生气,我会带你出去。”
他可以让白虫去找黑虎,但又不想黑虎他们进来,毕竟这里不是人族地盘,而是暗系精灵,黑虎他们来了说不定也会中这种药,现在他只能暂时自己想办法。
沐倾狂原本想召唤丑丑和肥肥,可是她根本无法释放元素力,就连和它俩的精神沟通也失去了联系。
章节目录 249.暗黑魔杖【9】
丑丑和肥肥此时正在暗系精灵族里大闹呢,两个小家伙把能毁的东西全部毁了,它们鼻子很灵,感应力也强,所以南宫紫云的药对它们并没有影响。
“你们再敢闹事,我就杀了你们的主人。”南宫紫云目光阴寒的瞪着大搞破坏的丑丑和肥肥厉声喝道,两只魔兽也敢来撒野。
丑丑朝南宫紫云呲了呲牙,金眸里杀气腾腾,朝天空咆哮一声后,怒声道,“你要是敢杀我的主人,我就和你们同归于尽,大不了大家都不要活了。”
“就是就是,你们不就是精灵,有什么了不起的,哼!”肥肥扑闪着它大大的翅膀狂傲的说道,原本它们追进去时,已经和倾狂失去了联系。
南宫紫云双眸微微眯起,嘴角泛着一抹嘲讽的笑,“好啊!有本事你们就毁了这里,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她敢肯定这两只魔兽肯定不会让它们的主人死,想吓她?以为她是三岁小孩子么。
那三个人她还有用,花心不是一直说她没有暗黑魔杖,她就让他们去见见暗黑魔杖。
丑丑和肥肥愤愤的瞪着南宫紫云,这个该死的臭女人,要是它们乱来,她会不会真的伤害倾狂,哼,她要是敢伤害倾狂,它们绝对和她拼了。
南宫紫云高傲的瞪了瞪它们,转身离开。
石室里。
“我们这次想出去可能有些难,除非有人先帮我们解了身上的药性。”花心愁眉苦脸道,难道这次他真的要毁在这里,呜呜,他才不要死,这个阴险的南宫紫云。
沐倾狂双眸朝四周打量着,她又不能和丑丑肥肥联系,如果可以,还能让它们去找找解药。
“黑霸,出来。”圣轻鸿突然厉声道。
随着他话落,只见一只全身发黑长着双翼的小狼出现在三人面前。
“主人,我也帮不了你,我根本不会解毒啊……”小小的黑霸扑闪着翅膀懒洋洋的说道,比起它大模样时又萌又可爱。
圣轻鸿蹙眉瞪着它,这只死狼,除了睡觉就是睡觉。
“你去外面找解药。”
“嗷嗷,人家不认识解药。”小黑霸嘟着嘴巴道。
“……”圣轻鸿和沐倾狂还有花心都直直的盯着它。
小黑霸冲他们眨了眨眼,毫不在意他们鄙视的眼神,而后喷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将这个石室给轰炸开了。
“哈哈哈,真好,你们可以出去了。”小黑霸突然朝半空中飞起,扑着翅膀兴奋的大叫。
沐倾狂一阵泪流满面,他们没有力气怎么出去,不过这石室被炸开也好,这样才能让丑丑和肥肥感应到她的气息。
“该死的东西,应该敢摧毁我的石室。”突然一道尖锐的厉喝声响起。
沐倾狂抬头便看到一身怒气的南宫紫云站在外面。
“死狼,你再敢乱动一下,我就让你主人永远起不来,没有解药,他们体内的药性是不会散的。”南宫紫云扬了扬下巴无比嚣张又得意的说道。
小黑霸睁大黑溜溜的眸子看了看南宫紫云,然后又看了看圣轻鸿,“主人啊,看来这次真的得靠你自己了,我睡觉去啦。”
章节目录 250.暗黑魔杖【10】
沐倾狂嘴角抽搐,这缩小版的黑霸怎么不霸气了,还是长大的样子威武霸气啊!
她冷冷的盯着南宫紫云,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臭女人,你放开我,把光明权杖还给我?”花心妖艳的脸上全是怒气,要是光明权杖丢了,老爹肯定会打死他的。
南宫紫云迈着莲步悠闲的朝他们三人走去,双眸里闪着狂傲又胜利的光芒,“再厉害又怎样,现在还不是落在我手里,你们不是对暗黑魔杖感兴趣嘛,不如我带你们去见见。”
沐倾狂听她这样说,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
暗黑魔杖是暗系精灵族的族宝,南宫紫云怎么可能会轻易带他们去看,这里一定有古怪。
“你这个臭女人,你肯定没安好心。”花心也不是傻子,现在他无比肯定,暗黑魔杖一定没在南宫紫云手里。
圣轻鸿冷冷的盯着南宫紫云,他感觉到了她的不怀好意,这也是他第一次来到异族的地盘,没想到一来,就受到算计,他忍不住在心里低咒一声,要是让他出去,他非毁了这里。
“来人,把他们带去暗黑魔杖的地方。”南宫紫云伸出右手挥了挥,语气凌厉的说道。
她话落,只见从外面走进几个暗系精灵男。
沐倾狂三人全身根本使不出力气,只能任由他们拖着走,在洞宫里一阵七拐八弯后,南宫紫云带他们来到另一个洞宫。
洞宫里暗元素无比的浓厚,只见洞宫里有一处很大的水池,水池里的水一片漆黑不见底,水池中央竖着一根漆黑的木杖。
“暗黑魔杖!”花心惊呼一声,双眸睁得大大的,没错,那就是暗黑魔杖。
沐倾狂和圣轻鸿也直直的盯着那根竖在水池里的木杖,木杖全身漆黑泛着晶莹的黑光,就那样竖在那里,给人一种压迫的感觉。
“花心,你没认错,这就是我们暗系精灵族的族宝,暗黑魔杖,你想不想要?”南宫紫云突然妖娆的笑了起来,双眸里是高深莫测的光芒。
花心上下打量南宫紫云,她会这么好心把暗黑魔杖给他,明明魔杖就在那里,她自己为什么不取,是取不出来么?
这黑水里又有什么怪异?
“你没那么好心。”花心挑眉冷冷哼道。
沐倾狂看着那平静的水,双眸微微眯起,想必这水里一定有什么东西,不然南宫紫云为何不自己下去取。
南宫紫云突然疯狂的大笑起来,“你说得没错,我的确没有好心,因为那暗黑魔杖根本取不出来,曾经我试过,却让我很后悔。”
说到这里,她伸手摸向自己的脸,双眸里全是怒火。
渐渐,她伸手撕开自己脸上的黑色薄纱,当薄纱揭开后,只见南宫紫云右边脸上无比的丑陋,全部是吭吭洼洼的疤痕,看起来异常的恐怖,比沐倾狂的胎记还要难看。
沐倾狂定定的盯着南宫紫云,她也就二十岁左右的样子,没有伤疤的左脸还是挺漂亮的,她的脸为何会变成这样?
章节目录 251.被算计了【1】
难道是被这黑水里的东西咬的?
南宫紫云不是暗系精灵族的族长么,那她应该能得到暗黑魔杖才是,为何她取不到。
如果她都取不到,他们三人又能拿到么。
沐倾狂双眸里寒光一闪,南宫紫云是想拿他们去试,如果能拿到暗黑魔杖,最后也是她的,如果拿不到,他们三个就会被水里的东西咬死。
“啊啊啊,吓死人了,你赶紧带上面纱,不要出来吓人。”花心在看到南宫紫云那半张脸后,身子缩了缩大呼小叫起来,难怪她带着面纱,原来她的脸变成了那样,怎么会?这和取暗黑魔杖有什么关系。
南宫紫云听着花心的话,气愤的整张脸扭曲起来,看起来更加的恐怖吓人。
“哼,吓人吗?要是你的脸也变成这样,不知道你会是什么心情。”南宫紫云盯着花心似笑非笑起来,竟然敢说她吓人,那她让他也变成这样。
花心的身子缩了缩,怒声骂道,“你这个变态,你要是也让我的脸变成这样,我一定会杀了你。”
“我不会把你的脸变成这样,不过这水里的东西会不会我就不知道了,杀我?那得看你有没有命从这水里上来。”南宫紫云扬了扬下巴冷笑道,上次她为了拿暗黑魔杖,差点就从水里上不来。
“你,你这个变态的女人,你要死了,你要是敢伤害我,我老爹一定不会放过你。”花心憋红着脸怒气冲冲道,双眸紧紧盯着那平静的水面,这水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如果他的力量在,如果他的光明权杖在,或许那样他还有胜券的机会,此时的他就如废物,下到水里绝对会打不过那东西。
南宫紫云一一扫视花心三人,最后把目光停在沐倾狂和圣轻鸿身上,这两人长得倒是标致,一个英俊冷酷,一个美丽动人。
“你们俩个打算谁先下去?”南宫紫云问道。
圣轻鸿冷冷的盯着南宫紫云,毫不犹豫道,“我下去。”他倒要看看这水里有什么东西。
“不,我先下去。”沐倾狂也开口说道,如果她先下去,还可以为圣轻鸿争取一些时间,丑丑和肥肥应该也感应到了她的气息。
“你这个坏女人,有本事冲着我来,他们根本没惹你,你放了他们。”花心目光愤愤的瞪着南宫紫云,她是不是心里有问题,竟然这样折腾他们。
他看向沐倾狂,心里有些自责,如果当时他的本命花不绽放,她就不会被他吸引,如果她不救他,也就不会有之后的事情,是他连累了他们!
南宫紫云勾了勾唇,笑意盈盈的盯着沐倾狂和圣轻鸿,悠悠道,“我打算一天送你们一个下去,你们不要争,也不要抢,应该都会有机会的。”
他们能拿到暗黑魔杖更好,拿不到也就只有死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