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为一切祸事都是它引起的。
章节目录 213.冤家路窄【3】
沐倾狂看着她不说话,她心里明白她帮过她就行。
沐倾狂一边吃饭一边笑悠悠的盯着沐清天等人,沐清天似乎发现有人在看他,扭头便对上了沐倾狂那张笑脸,他微微蹙眉,总觉得那人有些熟悉,但又说不清楚哪里熟悉,他记得他不认识那样一位男子。
突然沐倾狂端起一杯酒朝沐清天扬了扬。
沐清天见对方是要和他喝酒,顿时,脸上浮着一抹狂傲的笑,拿起酒杯与沐倾狂扬了扬。
他今天打扮的很尊贵,他自认为自己玉树临风又带着一股尊贵之气,想必那男子是想和他交朋友,能够被人这样瞧得起,他的自尊得到很大的满足。
沐倾狂收回目光在心里冷笑,现在让你高兴会,到时候自然有你好看。
圣轻鸿见沐倾狂对沐清天那样笑,冷峻的脸黑臭臭的,真恨不得过去把沐清天揍成猪头。
好巧不巧的是,沐清天竟然还和沐倾狂他们住在同一层楼。
“这位仁兄,真是好巧。”沐倾狂主动和沐清天打着招呼,圣轻鸿冷冰冰的跟在她身边。
沐清天见沐倾狂主动和他打招呼,脸上更是得意洋洋,便和沐倾狂攀谈起来,好像他多了不起一样。
“原来沐兄有这么尊贵的身份。”沐倾狂边喝着茶边笑道。
“那是当然,我妹妹马上就会是太子妃,到时候等太子登基,我妹妹就是皇后,我可是国舅,我沐家将来必定是雷洛帝国第一大家族,圣兄以后来雷洛帝国完全可以找我,我一定会盛情款待你。”沐清天脸上洋溢着自大的笑容。
他现在是恨不得把他尊贵的身份告诉所有人,特别在看到沐倾狂一脸崇拜又羡慕时,他心里更是高兴。
沐倾狂勾了勾唇,爽快的笑道,“好,将来必定去找你。”
当天晚上,沐倾狂和圣轻鸿把君家万福堂药铺里的钱全部拿走了,顺便把高级丹药也一并收走,当项怀海得知后,脸上是震惊还有恐惧,自从逆天级丹药被人拿走后,他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再有人来项家,项家外面都围了一层层精兵守护。
万福堂被盗,他都不敢声张,只能生生的憋着,他现在是迫不急待炼药会赶紧结束,同时还要加强项家防卫。
沐倾狂把拿回的钱全部给了君笑卿,君笑卿看着那些钱哭了出来,对沐倾狂的感激又多了很多,她想,这辈子她都很难还清了。
第二天傍晚,沐倾狂主动约沐清天他们几个一起出去喝茶,沐清天只觉得沐倾狂是想拉拢他,便得意洋洋的去了,但是喝到一半的时候,沐清天和沐家其它人全部晕了过去。
沐倾狂看着面前五人,嘴角微微张扬,“卿,这药效会很久吗?”
“嗯,绝对比外面那些低级M药不知道要好多少倍,保证他们安静的睡到明天上午。”君笑卿自信的笑道,虽然她不是高级炼药师,但现在也是五品炼药宗师,对自己炼出的药效还是很有信心的。
章节目录 214.冤家路窄【4】
沐倾狂听她这样说微微点头,即而看向圣轻鸿,凑近他耳边说着些什么。
炼药会开始的这天,炎机城无比的热闹,街道上到处都是人,但在通往炼药会擂台的街道上,有一副奇景吸引了所有人。
只见那半空中吊着五个没穿衣服,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男子,他们的胸口写着几个大字我不是人。
所有人看着这一幕全部轰笑着,议论纷纷,指指点点,这样的场景,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
随着阳光越来越大,沐清天终于清醒过来,当他看到街道上拥挤的人群,再发现自己的处境后,脸色一阵大变。
其它几人也纷纷转醒,当他们看到面前的场景,一阵惊慌的尖叫起来。
沐清天脸上全是恼羞成怒,是谁脱了他的衣服,把他吊在这半空中的,他感觉脑袋有些晕晕的,再细细回想,好像昨天傍晚和新认识的那个圣狂一起喝茶,最后他好像晕了,他的瞳孔猛然间睁大,难道是她做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
她那么崇拜他,恨不得攀附他,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更何况,他和她无冤无仇,她怎么可能会这样做。
沐清天暗暗运气,等身体的力气恢复后,用斗气震断吊着他的绳子,身子砸落在地。
众人均是用着异样又嘲笑的眼神盯着沐清天和沐家其它几人,其它几人看着四周各色各样的眼神,脸上全是窘迫还有愤怒。
“清天,这下怎么办?”其中一人问着沐清天。
沐清天脸上一阵暴怒,双眸似要喷火,他何时受过这样的羞辱,简直把自己的脸全部丢光了。
“赶紧回去,不要忘记我们来这里的目地。”沐清天咬牙切齿的恨恨道,他们这次来炎机城,主要是想在炼药会上买一些珍贵的丹药。
但是等他们赶回酒楼他们的住处时,个个一阵傻眼,因为他们的东西全部没有了,就连他们的房间也被人退了。
沐清天觉得自己要被气得爆炸,这是一场有预谋的算计。
他们没有衣服,所有带来的钱全部没有了,那可是上千万的金票,其它人被吓得脸色一阵惨白,他们死定了。
沐清天深深吸了几口气,只感觉胸口一团怒火在熊熊燃烧,即而他快速走出房间朝沐倾狂的房间走去。
“圣狂,你给我出来,你这个混蛋,你竟然敢算计我。”沐清天像疯了一样踢开沐倾狂的房间,只是里面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他在房间里找了许久,最后在桌子上看到一张纸条,看完后,他气冲冲的跑了出去,其它几人快速跟上。
炼药会擂台附近的某间茶楼二楼,沐倾狂,圣轻鸿,君笑卿三人正在品着茶,突然一阵急冲冲的脚步声响起,这一层被沐倾狂包了,特别的安静,所以那些脚步声非常的响亮。
“圣狂,你为什么要那样对我。”沐清天冲上二楼脸色铁青的瞪着沐倾狂,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沐倾狂抬头笑意盈盈的看着他,“沐兄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
章节目录 215.冤家路窄【5】
“你不要给我装傻,昨晚的事是不是你做的。”沐清天双眸一片血红,气得七窃生烟。
沐倾狂眨了下眼,一副受伤的模样,“沐兄,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做的,我刚刚看着你们被吊在那里还很惊讶呢,早上我本想找你们来这里喝茶看炼药会,哪知道你们不在房间,所以我就给你们在我房间里留了个纸条。”
“你胡说,昨晚喝完茶我们就全部晕了,为什么我们有事,你们没事。”沐清天也不是傻子,脑海细细一想,从圣狂开始接触到他现在,一定是她全部算计好的,她是谁?为何要这样针对他。
沐倾狂摊了摊手,耸耸肩膀无奈的笑道,“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是不是沐兄惹了什么人,所以才会受到这样的对待,刚刚你们被吊在那里让大家看笑话,我都看不过去了,本想下去救你们,哪知道你们自己下去了。”
沐清天被沐倾狂的话气得不轻,他伸手愤愤的指着她,他敢肯定就是她做的,还敢在他面前假惺惺的演戏,可恶!
“不要恼羞成怒,真不是我做的。”沐倾狂一脸真诚的说道,药是君笑卿炼的,茶里的药是店小二放的,在他们身上写字再把他们绑在那里展示是黑虎安排人做的,所以从头到尾,她真的什么也没有做耶!
沐清天毕竟不是好骗的,他冷笑道,“你不要再在我面前演戏,你到底是谁?为何要这样害我?”
“沐兄,你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样不好的,不好的。”沐倾狂一本正经的摇头晃脑道,眼里全是调侃之意,沐清天,你也有今天,曾经你没少羞辱我,我今天不过是为这个身体讨回来罢了。
沐清天气得双眸一片通红,双手紧紧捏起,散发着一股紫色斗气,今天他非要看看她的真面目。
“你不要再演戏,我的钱呢,是不是被你拿走了。”沐清天气势凶凶的问道,她要是再不承认,他只好动手了。
沐倾狂眨了眨眼,故作一脸惊讶道,“钱?什么钱啊?我听不太懂,沐兄站着说话累了,来,喝杯茶润润喉,这样才能说更多说,免得到时候没机会说话了。”
她已经在心里下了杀意,她不会让沐清天活着回去,其它几人也不会活着回去,就算回去,那也只是尸体。
“你什么意思!”沐清天突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朝沐倾狂怒声咆哮道,他快要被她气死了,她还有心情在这里慢悠悠的演戏,他很想动手,但在看到圣轻鸿身上散发的压迫性霸气后,他还是暂进忍住了,他感觉得到,对方比他强大很多。
所以他有一些不敢,不然他早就动手了,哪里会让自己这般被人逗弄着。
沐倾狂抬头狭长的丹凤眼里闪着一抹戏谑的笑,在看得沐清天心慌慌后,她伸手撕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当那张带着红色胎记的脸出现在沐清天面前时,他被吓得连连倒退。
章节目录 216.冤家路窄【6】
君笑卿看着沐倾狂那张带着红艳艳胎记的脸同样在心里震惊了下,她的脸怎么会是那个样子,她的皮肤本身很好,五官也是特别的精致,只是那块胎记将她整体的美感全部破坏了,看起来再无半点美感。
“你,你,怎么会是你?”沐清天声音有些颤抖,一股恐惧涌上他的心头,他转身便要跑,但沐倾狂比他更快,他快速奔到他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来到了这里还想走么!
沐倾狂双手背在身后,脸上浮着灿烂的笑容,“沐清天,你看着我这个少家主为何不打招呼,反而要走,你这是不把我放在眼里,还是不把沐家放在眼里呀!”
当初她虽然离开了,但她没说她不当家主,所以她还是少家主!
沐清天脸上很不自在,有愤怒也有顾忌,他知道他被沐倾狂算计了,竟然是她,他就说他怎么会得罪什么人。
原来她一直带着人皮面具,难怪沐家派出去的人都找不到她,她藏得还真是隐蔽,现在他只想立刻回去沐家告诉沐清蓝,再然后杀了沐倾狂。
这个扫把星,一回来就惹得他们沐家不安宁。
“你不用在我面前演戏了,你躲得倒是够好。”沐清天有他的骄傲,所以他肯定不会低头讨好沐倾狂。
沐倾狂扬了扬唇,嘲讽的笑道,“不躲得好,还不被你们早就杀了,真是难为姑姑了,上次请斗气圣堂的人花了多少钱呀?看来沐家的钱也快要被你们挥霍完了吧!”
沐清天想着上次看到斗气圣堂那些斗尊斗圣的尸体,脸色更是难看,心里有股很强烈的不安,似乎今天沐倾狂不会放过他。
“你想怎样?”他强装镇定的冷冷说道。
“你们如何对我,我自然会如何对你们,所以,你们今天不用走出这里了。”沐倾狂嘴角泛着嗜血的冷笑,狭长的丹凤眼里杀气腾腾。
沐清天的身子僵了僵,即而侧身朝那些人看去,而后使了一个眼色,那几人立刻使出自己的斗气朝沐倾狂攻去。
沐倾狂侧身双眸凌厉的扫向他们,双手拂动,两道白色的斗气如利剑般狠狠刺向那四人。
当沐清天看到沐倾狂的白色斗气后吓得魂飞魄散,即而飞快朝楼梯口奔去,沐倾狂侧身看他一眼,拿出上次在恶魔岛石室拿的那根黑鞭,长长的鞭子甩出一把将沐清天给缠住。
随着沐倾狂使力,黑鞭上面散发着一股黑色的煞气。
沐清天被黑鞭缠住,想跑根本不能跑,心里是又急又怒又惧,最后只有使出紫色斗气攻向沐倾狂,她可是斗圣啊,她怎么会变成斗圣。
他依然记得沐家家族大会上,沐倾狂只是斗宗,她是怎么达到斗圣的,这也太变态了,他似乎能够想像,下次沐倾狂再回沐家,会在沐家掀起怎样的风浪。
不行,他一定要回去,一定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沐清蓝,这样她才能够想到对付沐倾狂的办法,他绝对不会让沐清蓝受到沐倾狂的欺负的。
章节目录 217.冤家路窄【7】
沐清天那样想后,释放自己巅峰级的斗气,在震开黑鞭后,他一刻不作停留的朝楼梯口窜去。
沐倾狂眼里带着冷酷的寒光,身形快速奔向沐清天,手里的黑鞭带着一股白色斗气狠狠抽向沐清天。
“啊……”量沐清天跑得再快,沐倾狂的速度也一点不慢。
重重的一鞭,沐倾狂用了十足的力量,现在的她不会有半点心软,要是放了沐清天回去,这场游戏就不会那么好玩了,所以她必须斩草除根!
沐清天的身子踉跄了一下,伸手朝背后摸去,手上全部是血,背后的疼痛让他一阵呲牙咧嘴,双眸里既是愤怒又是惊慌,沐倾狂竟然真敢下这样的毒手。
“沐倾狂,你再敢动我一下,沐家绝对不会放过你。”他强装冷静的朝沐倾狂冷冷吼道。
沐倾狂握着黑鞭的手紧了紧,面无表情的狂傲冷哼道,“沐清天,你现在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吗?沐家早就不放过我了,就算我现在杀了你,沐清蓝她们也找不到我,你们几个人都会死,我还会把你们的尸体送回去,还会告诉沐清蓝,就是我杀了你们的,你们早就对我不仁,这一切都是你们自找的。”
在看着沐清天越来越惶恐的神情后,沐倾狂嘴角微微上扬,她就要在他死前,还要好好折磨他一番。
沐清天瞳孔越睁越大,双手紧紧捏成拳头,浑身控制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双眸似不相信的盯着沐倾狂,以前那个胆小懦弱的丑丫头怎么会变得这么血腥和狠毒。
“沐倾狂,你够狠!”沐清天冷冷道,释放巅峰级的斗气朝沐倾狂打去,他只有最后博一博了。
沐倾狂脚尖轻踮,手里的黑鞭带着白色斗气狠厉无比的抽向沐清天的脖子。
紫色斗气根本不是白色斗气的对手,再加上沐倾狂速度快,黑鞭如灵活的蛇般缠上沐清天的脖子,沐倾狂运起体内的斗气,右手一甩将沐清天甩到了地板上,她身子轻轻一跃便到了他身边,黑鞭再次缠上他的脖子。
“再见了。”她勾了勾唇像个恶魔似的露出天使般的微笑,即而握着黑鞭的手暗暗用力。
沐清天双眸瞪大的盯着沐倾狂,眼里全是恨意还有不甘心,沐倾狂毫不惧怕的与他对视,反正她都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人,她又怎么会怕看一个将死的人。
随着她手指的暗暗用力,沐清天的眸光一点点黯淡下去,最后彻底失去光亮,变得一片死灰无光。
沐倾狂抽回自己的黑鞭快速收起,其它四人在看到沐清天死了后,一个个想逃,但圣轻鸿双手挥动,一层斗气结界将二楼给笼罩了起来。
“你们想回去报信吗?”沐倾狂迈着步伐慢悠悠的朝他们四人走去。
“倾狂,饶命,饶命,我们保证不回沐家,保证不会报信。”其中一人跪拜在地叩着头求饶着。
“倾狂,我们以前错了,我们再也不敢瞧不起你。”另一个少年打着哆嗦乞求着,刚刚沐清天的死着实把他吓坏了,没想到以前那个丑丫头竟然会变得这么厉害,简直不敢想像,难怪沐家要致她于死地。
章节目录 218.冤家路窄【8】
沐倾狂面色冷漠的盯着他们,“真的不敢瞧不起我了?”
“嗯,再也不会。”四人异口同声道,那表情要多真诚就有多真诚。
“你们不回沐家了?沐家那么富有,你们不回去简直太可惜了。”沐倾狂微微叹口气作一副很惋惜的样子。
跪在她面前的四人控制不住打了一个哆嗦,虽然沐倾狂很温和的在和他们说话,但就是让他们背后一阵发毛。
“不回去,我们保证不回去,也绝对不会泄露你的事。”其中一人很坚定的保证道,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
沐倾狂突然笑了起来,双眸危险的眯起,若有所思道,“你们真的不告密?可是谁知道你们会不会说出去?嘴巴可是长在你们身上。”
四人听着她的话一阵发傻,考虑了许久后,左边第一个男子求饶道,“倾狂,你放过我们吧,如果你怕我们乱说,我们可以让自己变成哑巴,这样就永远不能说话了。”
听着这话,沐倾狂嘴角微勾,这人想的还真好,但她还是不满意,以前他们戏弄她,如今她当然要戏弄回去。
“你们是可以变成哑巴,但我怕你们用手写下来,这样也算是泄露哦。”沐倾狂皱了皱眉头,一脸很为难的样子。
旁边的君笑卿嘴角抽了抽,那四个人还看不出来沐倾狂是故意在戏谑他们么,他们和沐倾狂到底有什么仇恨,那些人还说不敢再瞧不起沐倾狂,难道是他们以前欺负沐倾狂,所以才会弄到如此地步。
更让她惊讶的是,沐倾狂竟然是斗圣,这让同龄的她才是六星斗宗情何以堪。
“我们,我们可以把手切了。”
“哦,手切了,脚还可以写字。”沐倾狂依然不满意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四人听后全身无力的瘫软在地,脸上全是惶恐的盯着沐倾狂,估计是知道沐倾狂不会放过他们,最后他们索性一起使出斗气朝沐倾狂攻去。
沐倾狂就等着他们动手了,在他们的斗气还没出来前,她两掌分别打向两个人的胸口,她的手带了斗气,所以那超快又重的一掌直接将他们的心震碎了。
另外两人的斗气攻近她时,她全身闪出一股防身的白色斗气,刹那间便将紫色斗气弹飞了出去,在看到那两人后退时,她身形移动,伸出双手一手掐住一个,直到他们断气后,她才用力丢开。
看着地上五具尸体,沐倾狂依然不解恨,她的目地是杀了沐荣德,沐采青,沐清蓝,她一定会把任何阻碍她回沐家的人全部解决掉。
圣轻鸿知道她不乐意别人帮忙,所以一直站在那里没动,直到她解决完后,他走到她身边,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淡淡的笑道,“我们走吧!这里血气太重,让人不舒服。”
“嗯,我想让黑虎帮我把他们五人送到沐家,我还得写一张纸条一起送回去给沐采青。”沐倾狂面若冰霜的冷冷道,从现在开始,她和沐采青的战斗正式开始了!
章节目录 219.冤家路窄【9】
“好,这件事他会办好。”圣轻鸿英俊的脸上全是傲气,那些人敢欺负他的女人,必定不会有好下场。
黑虎的办事效率从来都是很快的,沐倾狂写了一张纸交给他,他立刻让人把沐清天五人的尸体全部运向雷洛帝都。
“觉得我可怕吗?”
房间里,沐倾狂问着一脸平静的君笑卿。
君笑卿啊了一声,说实话,她一生中只见过两次血腥的画面,第一次是看着家人在她面前死亡,第二次便是刚刚茶楼里沐倾狂杀人的模样,她是那么的狠果断绝决,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身上又有什么仇恨。
“有些。”她如实的说,不过她已经适应了,她想她以后也会变成那么血腥的,只因为她要报仇。
想着项家的人,她双眸一片冰寒。
“那你还想跟着我吗?”沐倾狂淡淡的问,嘴角带着浅浅的笑。
君笑卿双眸微睁,急急道,“你要赶我走吗?”
沐倾狂看她一眼,笑道,“嗯,很多人想要杀我,跟在我身边对你没有任何好处,所以你离开这里吧!去找一个地方好好修习斗气,将来再回来找项家报仇。”
“我不要走。”君笑卿鼻子酸酸的,她现在一个人,她能够去哪里。
“人总要学着成长的,我还有我的事要办,确实不方便带着你,如果有缘,我们以后肯定会再见面,你也帮我炼了一次药,所以我们之间算是扯平了。”沐倾狂爽快的笑道,如果没有遇到沐清天他们,或许她会暂时带着她。
但现在不行了,虽然沐清天他们几人全部死了,但今天茶楼周围可还有看热闹的,她不敢确定那些人群中有没有一些其它人。
或许,沐采青她们很快就会找到她,如果只是她和圣轻鸿,他们俩个肯定能够很好对付。
但君笑卿不行,她才是一个斗宗,跟在他们身边太危险,而且说不定还会拖累她和圣轻鸿,她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所以让君笑卿离开是最好的。
“狂,我知道了。”君笑卿原本想乞求留下来时,但看着沐倾狂绝决的眼神,她只好作罢。
沐倾狂抿了抿唇笑道,“我相信你可以的,所以去走你自己的路吧!”她还那么的年轻,未来有很长的路需要走。
“嗯,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我想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君笑卿收起情绪很坚定道,她要靠自己努力在这块陆地上站稳,将来一定灭掉项家,还有那些杀她家人的凶手,只可惜,她连他们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
沐倾狂让黑虎护送君笑卿离开炎机城的,如果她聪明,她应该会选一个学院好好修习自己的斗气还有炼药技术。
把君笑卿送走后,沐倾狂和圣轻鸿才相伴去炼药会的现场,她想,要是有合适的丹药,或许她可以下手买下来,毕竟有些丹药还是很有效果的。
君家和项家出事并没有影响炼药会,许多炼药家族依然集聚在这里,个个拿出自家最珍贵的丹药。
章节目录 220.冤家路窄【10】
项怀海满脸郁闷的坐在那里,好好的一颗逆天级丹药就那样没有了,不然今年炼药的第一宝座非项家不可。
沐倾狂其它丹药没看中,只看中那个固体丹,她现在修习焚天诀急急需要强健的体质,那个固体丹是可以提高体质的,放眼全场,似乎只有那一颗固体丹是属于三品神级丹药。
“想要那颗丹药?”圣轻鸿淡淡问道,因为他见她的目光一直闪闪的盯着擂台上那颗三品神级丹药。
沐倾狂看他一眼,抿唇道,“我打算买下来。”
吃了固体丹,她自己再锻炼一下,到时候体质一定会变得很强健。
等那些人品药的评委点评过药后,沐倾狂拉着圣轻鸿朝那颗三品神级丹药奔去,没想到竟然遇到了熟人。
“这位公子,请问这颗丹药需要多少钱?”沐倾狂问着那丹药的主人,丹药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雷洛帝都药宗会的弟子段砚。
她对他还是有印象的,上次和莫纤凉在酒楼,他进来说的那些话挺让人记忆深刻的。
“五千万金币。”段砚一口叫价。
沐倾狂在心里吸了口气,一颗三品神级丹药就要五千万金币,那一颗逆天级丹药值多少钱?
炼药似乎很值钱啊!
“这颗丹药本公主要了。”突然一道蓝色的身影窜了过来,只见一个十六岁的少女脸上带着盛气凌人的气势,伸手一把夺过段砚手里的丹药,即而示意身边的随从付钱。
段砚看了看蓝衣少女,蹙眉道,“这位姑娘,这丹药是这位公子先看中的。”
西门晓拿着丹药,扬着下巴一脸挑衅的盯着段砚,心高气傲道,“你别不知好歹,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西贡帝国的公主,我买了你的丹药是你的荣幸,她先看中又怎样,是我先出的钱好不好。”
“公主,不管怎样,你这是不好的行为。”段砚并没有被西门晓的气势吓倒,这做生意都有个先来后倒,她总不能因为她是公主就强买吧,他最讨厌心高气傲的人。
“喂,你算老几,敢这样跟本公主说话,你信不信我马上叫人砍了你的头!”西门晓怒气冲冲道,这个人真是木脑袋,她直接付钱买了他的丹药不好么,竟然还敢跟她叫板,真是不知死活。
段砚蹙眉盯着西门晓,这公主还真是自以为是,他突然就要伸手去抢西门晓手里的丹药,但西门晓很快闪开了,对着身后的人命令道,“去,把他杀了!”
“等一下。”一直没有出声的沐倾狂终于开口了,她看向段砚,淡淡说道,“这位公子,我愿意把丹药让给这位公主,所以两位不要吵了。”
西门晓看向沐倾狂,眼里是得意的光芒,扬了扬唇道,“算你识相,哼!”语落,她带着人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圣轻鸿目光清冷的盯着西门晓的背影,真是不知死活!
“这位公子,对于这样嚣张跋扈的人,你们怎么可以忍受。”段砚一脸愤怒的瞪着西门晓的背影愤愤不平道。
沐倾狂对他说了一声无妨,即而拉着圣轻鸿的衣袖离开,脸上并无半点不高兴,有人替她付了五千万金币买丹药,她有什么不开心的。
章节目录 221.赤炎佣兵工会少主【1】
段砚盯着沐倾狂的背影微微发怔,看着她那双狭长的丹凤眼,为何他有一种熟悉感。
圣轻鸿不多问便知道沐倾狂想做什么,她又怎么会委屈了自己,便跟着她朝西门晓离开的方向走去。
“你说我们是不是好好装扮一番再去。”沐倾狂狡黠的笑道,她并不想杀那公主,虽然那个臭公主刚刚抢了她要的丹药,但一会儿她把丹药免费抢回来,也就算扯平了。
圣轻鸿拉着她的衣袖,风轻云淡的说道,“不如我去,你去酒楼里等我。”
“不要,我们一起去吧!免得一会那臭公主把丹药给吃了。”沐倾狂焦急道,要是那公主敢吃了,她就杀了她!
她能不能保命就看她有没有吃那颗丹药了。
西门晓坐在马车里兴高采烈的盯着那颗固体丹,脸上全是得瑟的神情,哼,敢和她抢东西,真是不知死活。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西门晓警惕的将丹药收起,冷冷问道,“怎么回事?”下一秒,她拉开马车帘子,只见一柄长剑朝她刺来,西门晓一惊,挥手释放一道深厚的紫色斗气,但是那柄剑将她的紫色斗气直接劈散了。
西门晓心里一惊,飞身朝街道的屋檐上飞去,她原本想叫身边的护卫,但那些人全部被另一个蒙面人缠住了,而刚刚朝她刺剑的女人已经朝她追来了。
“该死的,你这个贱女人竟然敢伤本公主。”西门晓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个个都呵护她,自然是目中无中又蛮横那种,就算有人想对她不利,也得顾忌她是西贡公主这个身份而不敢对她下手,所以她才敢这么嚣张。
沐倾狂已经换了女装,脸上也换了另一张人皮面具,她根本不想和西门晓废话,直接使出天阶斗技朝她身上狠狠打去。
看着白色的斗气混着强劲的力道而来,西门晓有一瞬间傻眼,也就她傻眼的功夫,沐倾狂已经到了她身边,手里冰冷的长剑直直驾在她的脖子上。
“公主,你说我该杀了你呢,还是杀了你呢?”沐倾狂笑得很娇媚的看着西门晓,只要她的手稍稍用力,她便可以归西了。
西门晓站在屋檐上一动不敢动,毕竟剑驾在她脖子上,除非她是真的不想活了。
“你想怎样?”她愤怒的问道。
“和聪明人谈话就是好,我刚刚见公主买了一颗上好的丹药,所以嘛,我想要。”沐倾狂眨了下眼调皮的笑道,那模样就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任谁也想不到她就是原本的黑衣公子。
西门晓深吸了口气,横眉竖目道,“你休想!”她花了五千万金币买的,怎么可能这样拱手免费让给别人,要说别人让给她还差不多。
沐倾狂在心里冷笑,她本也不想如此的,谁让这臭公主要抢她看中的东西,那她只能这样做了。
“是吗?我看公主貌美如花,不知道把你卖到青楼去会怎样,想必很多男人会对你感兴趣。”沐倾狂笑意盈盈道。
“你敢,我告诉你,你要是敢伤害我半点,西贡帝国不会放过你的。”西门晓咬牙切齿的吼道。
章节目录 222.赤炎佣兵工会少主【2】
“哦,是吗?就算我现在杀了你,又有谁知道是我杀了你呢?公主,你说是不是?”沐倾狂拿着剑的手朝西门晓脖子上雪白的肌肤按了按,瞬间,一道红印就那样出来了。
西门晓缩了缩脖子,脸上全是羞愤,这个臭女人竟然敢这样威胁她,要是有一天她落在她手里,她非得把她扔到军营去做军妓。
“你敢!”
“那公主是否要试下,公主脸上的皮肤这么水嫩嫩,想必身上的肌肤也是如此,要是此时我把你的衣服扒下来,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美景呢。”沐倾狂脸上是悠闲的表情,反正现在她有的是时间和她玩。
西门晓这下子不淡定了,对她一个美人来说,名洁最重要,要是此时她被街道上那么多人看光了身子,那比杀了她还要让她难受。
“你,你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西门晓憋红着脸怒声骂道,此时,她除了骂其它什么也做不了。
沐倾狂突然伸手朝她腰间碰去。
“啊,你这个臭女人要做什么,你放开我……”
“放心,我没有特别嗜好,公主不愿意拿药,我只好自己动手,你可千万不要乱动,要是我右手微用力,你的脖子就要被划开,要是我的左手没拉好,你的衣服就会被拉开,所以你一定不要乱动哦。”
沐倾狂脸上闪着恶魔的笑,左手快速伸进西门晓的腰间。
“停,我拿给你。”西门晓突然出声,她在想,她得不到的东西,这个臭女人也休想得到,一会拿出来,她就扔到街上去,让她慢慢去寻找。
但是沐倾狂并没有听她的话,手指依然在她腰间寻找,最后拿出一颗丹药,放在鼻间闻了闻,的确是她练不出来的丹药。
“别在我面前耍什么心机,本姑娘不吃你这一套。”沐倾狂冷笑着说道,即而一掌重重将西门晓打晕了过去,她飞身落在已经在等着她的圣轻鸿身边。
“到手了,我们走吧!”沐倾狂很愉快的说道,白白得到一颗价值五千万金币的丹药,的确让人心情很好,谁让那臭公主愿意帮她出钱的。
圣轻鸿摘下脸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