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狂,可以了。”他的声音有些黯淡,心里是深深的感动,她为了能够让他们拥抱,竟然拿自己的身体来适应他的身体。
沐倾狂紧紧闭着眼睛,牙齿紧紧咬着,就算再冷,她也要努力去适应。
“我没事的。”她淡淡的说,打颤的语气却透露了她的不好。
圣轻鸿再也忍受不住,双手将她推开,而后拿被子将她紧紧的裹住,轻叹道,“真是一个傻瓜,以后不要再做这种傻事,我会想办法改变我的寒体,恩?听我的好不好。”
沐倾狂睁着大眼睛看着他,她知道他心里也很难受,他也很想牵着她的手,偶尔拥抱她的吧!他此时是不是恨死了他的寒体。
为何他俩都要受到上天这样的折磨。
为什么不再让他们幸运一点点呢,她宁愿她继续受毒的痛苦,也不要他再是寒体。
“轻鸿……”沐倾狂没有多说话,只是柔和的叫一声,他的寒体如果是天生的,想要改变应该很难的,说不定还会有危险,想到这个,她脸色变了,她突然抓向他的衣袖,狭长的丹凤眼里闪着寒光,霸道的说,“我不准你做傻事,任何伤害自己的事都不要做。”
圣轻鸿勾唇微微笑,银瞳里闪着自信的光芒,轻声安慰她道,“倾狂,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温暖的怀抱。”
沐倾狂睁着明媚的眸子看着他,即而微笑着,她应该相信他,未来,他的寒体会好,她的毒也会解,他们都会好好的。
人生总是有坎坷的,过去就好了。
圣轻鸿一直看着沐倾狂,直到她睡着后,他才悄无声息的离开房间。
项家还处于一片混乱中,院子里到处都是灯火,一些人在搬尸体,一些人在冲洗院子里的血,一些人在整理药阁的丹药。
项怀海额头滑着冷汗,全身无力的坐在那里,他突然伸手摸了摸胸口,要是岳父派的人再晚来一步,恐怕项家就真的灭了。
“怀海,这是怎么回事?今晚的事和昨天君家的事似乎有关联?”年过六旬的炎机城城主薛庆面容严峻的盯着项怀海,他不相信会有人突然敢害项家,以前炼药会也没有出现这样陷害的事情。
所以这其中一定有其它隐情,经历过多的他,又怎么看不出这其中的问题。
章节目录 204.世外高人【4】
“岳父,我……”项怀海心里全是悔恨,原本他只是想解决君家的,哪知道会惹祸上身,他想一定是君家还有人活着,要不就是那些以前跟君家很好的人故意去外面透露风声的,为的就是给君家报仇。
薛庆冷哼一声,严肃道,“多行不义必自毙,项家在炎机城已经很有地位,一个君家何足挂齿,你为何还要去陷害君家,现在这是引祸上身了吧!”
项怀海被薛庆说得满脸羞红,对君家,他一直是不满的,谁让君家这两年在炼药会上都比项家要厉害很多,所以他才会生出陷害君家的事。
“岳父,我知道错了,以后我再也不会做那种事。”项怀海低垂着头坚定道,在炎机城没有了君家,其它家族永远都不可能威胁到项家的地位,他也没有必要再耍什么手段。
薛庆看了看他没有再多说什么,最后带领一部人离开,留下一部分人驻守这里,以防万一。
项怀海等薛庆走后,伸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看着凌乱的项家,他是真的后悔了。
虽然今天晚上是保住了项家,那以后呢,炼药会还有两天,以后还会不会有人来项家抢丹药,看来在炼药会上,他必须把逆天级丹药赶紧的脱手,这样方能保项家平安。
这颗逆天级丹药,他是花了很多心思和精力才炼制出来的,以前多次尝试都炼制不出来,这次也就只有珍贵的一颗。
项怀海根本不敢睡觉,他让好一些精兵在他房间外面守着,生怕再有人过来攻击项家。
今天晚上项家的厮杀,不仅项家损失惨重,那些想抢药的人也死了很多,大家都特别渴望得到逆天级丹药,能够得到那样的丹药,可以让他们快速晋级,谁会不想要夺,所以才会造成他们那般疯狂的举止。
项怀海呆呆的坐在床边,突然他感觉有一丝异样,等他扭头去看时,只见一个身着黑衣戴着有着薄纱斗笠的人从门口走了进来,他刚想出招,对方似乎比他更快,一道白色斗气将他控制在床边,下一秒,一把冰冷的剑按在他的脖子上。
“拿出逆天级丹药,不然只好送你去地狱,我没有耐心,赶紧选。”来人不是别人而是圣轻鸿,他只是想要那颗逆天级丹药。
项怀海的脸一阵惨白,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轻轻吸了口气后,他才求饶道,“公子饶命,我没有逆天级丹药,真的没有。”
圣轻鸿冷笑一声,手里的剑朝项怀海的脖子上割去,刹那间,鲜艳的血流了出来。
项怀海打了一个哆嗦,身子控制不住颤抖着。
“我说过,我没耐心。”圣轻鸿的声音冷酷的没有一丝温度,君家被项家弄得灭了,项家竟然保住了,既然如此,项家的逆天级丹药也不应该再有。
所以就算他拿走这丹药也不算什么。
项怀海刚想尖叫,圣轻鸿左手微摆,一道力道便让项怀海只能发出呜呜声。
“我再说一次,要么你们项家人全部活,要不你带着逆天级丹药去地狱。”圣轻鸿双眸里是阴森森的寒光,周身闪着一股霸道的暴虐之气。
章节目录 205.世外高人【5】
项怀海双眸瞪得大大的,对方是斗圣,恐怕还是很等级很高的斗圣,脖子上的剑越来越深,他都能感觉血液不断往下流,似乎再流下去,他的命就真的没有了。
他是不想死,项家好不容易到今天的地步,他还没有好好享受荣华富贵。
圣轻鸿见他想说话,便收回左手的力量。
“你真的不杀我?”项怀海心惊胆颤的盯着圣轻鸿,这个年轻男子到底是谁,他身上有一股很让人恐惧的凶煞之气,似乎他是黑暗王者。
圣轻鸿银色瞳孔闪了闪,手里的剑又用力了一些,一字字冷冷道,“我只要药,我数三声……”
项怀海听他这样说,吓得腿一阵打颤,立刻摆手道,“好,我把药给你,你必须放过我们项家。”
圣轻鸿这才露出满意的笑,项怀海从怀里拿出一个有着弧度的圆形玉佩,而后将玉佩震碎,只见玉佩中间有一颗金色的丹药。
“给,给你………”项怀海声音颤抖着,心里全是不甘心和懊恼,如果那天不陷害君家,项家也不会遭到这样的事,还害他失去这颗逆天级丹药。
圣轻鸿伸出冰冷的手将逆天级丹药拿了过去,最后一脚踢向项怀海,抵挡不住的项怀海被摔的直接晕了过去。
拿到了丹药,圣轻鸿才满意的离开。
他不禁在想,那些疯狂闯进君家和项家的人真是被一时心切冲昏了头脑,才会做出那么傻叉的事情,既然想要丹药,谁是当家之主,直接找谁拿不就行了。
沐倾狂醒来时,圣轻鸿正一手撑着下巴深情款款的盯着她。
“你醒了?”他微笑的问道。
沐倾狂勾了勾唇,灿烂的笑道,“嗯,我们今天去哪里,后天炼药会才开始。”
“我今天带你去一个地方。”圣轻鸿淡淡笑道,今天他要带她去拜访一个人,不知道那个人是否可以帮她解毒。
“什么地方?”沐倾狂兴奋的问道。
圣轻鸿勾了勾唇,扬眉道,“不知道那里是否可以帮你解毒。”
沐倾狂脸上的神情僵了下,一双黑溜溜的眸子转来转去,她突然明白了,他带她来这里是为了帮她寻找解毒的人,她吸了吸鼻子,解毒就解毒嘛,还说什么观看炼药会。
那他这趟带她出来,同样是为了给她寻找解毒的人么。
“怎么了?”圣轻鸿见她一直不说话,眉头蹙了起来。
沐倾狂嘟嘴盯着他,而后不顾冰冷扑进他怀里,“轻鸿,你真好。”
圣轻鸿立刻将她推开,他现在一点也不喜欢她扑进他怀里,他不想冻着她,如果有一天他的体质变成了正常,她想什么时候扑他都乐意。
沐倾狂撅了撅嘴,鼓着眼睛,撒泼道,“圣轻鸿,你为什么不给我抱。”她懂他的好意,可是她就想抱抱他。
“等我以后变正常了,随时欢迎你抱。”圣轻鸿眼底带着深深的宠溺爱意。
沐倾狂咬了咬唇坐起身子,她应该怎样才能帮他?
“送给你。”圣轻鸿把昨晚得来的逆天级丹药递给沐倾狂。
章节目录 206.世外高人【6】
沐倾狂看着面前的金色丹药,双眸猛地睁大,这个,这个不是和君笑卿给她的丹药一模一样的金色,她凑过去闻了闻,气味也是差不多的,一个浓,一个淡,这个难道也是逆天级丹药?
“这,你哪里来的?”她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惊讶道,“你昨晚去项家了?”
圣轻鸿把丹药塞到她手里,得意洋洋道,“对,不拿了这丹药,似乎对不起君家,所以我就拿了。”
沐倾狂卟噗笑了出来,这么强抢了别人的丹药,还找这样的借口。
“你自己留着,不要给我。”沐倾狂把凡药塞回去给他,这么珍贵的东西,他怎么给她。
圣轻鸿又塞回她的手里,抿了抿唇,倨傲道,“我不需要这种东西。”他的修习已经达到了巅峰,吃这种东西对他没有多大的用,他拿着那是浪费。
沐倾狂眨眼,他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大,人人都抢着想要逆天级丹药,他风轻云淡来一句,他不需要这种东西。
因为要出去,圣轻鸿并不想带君笑卿去,沐倾狂也不想让君笑卿知道她中毒的事,便让她好好的待在酒楼里,没事别出去,就算出去也记得易容,免得让别人认出来,要是项家知道她还活着,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君笑卿有自知之明,便安静的待在屋子里。
圣轻鸿带着沐倾狂出了炎机城,这是黑虎打探到的消息,说炎机城附近有一座天香谷,谷里住着一个隐世高人,上次黑虎派了人过来本想找那个高人寻问沐倾狂体内那种毒的情况,哪知道天香谷的谷主不在。
昨晚黑虎告诉他,天香谷的谷主钟离暮已经回来了,所以今天,他打算亲自带沐倾狂过去拜访。
天香谷他曾经也听说过,听闻钟离暮不仅是一名炼药师,还是一名解毒的高人,他更是懂一些五行八卦术,总是来无影去无踪,他要是不想让别人找到他,那定然是找不到他的。
“这个人这么的厉害?”沐倾狂听着圣轻鸿的介绍忍不住问首这,她心里有些期待,要是能够解了她的毒自然是最好的,她不知道体内的毒再发作多少次便会要了她的性命,还是说会一直发作下去,那样的话,只要她修习晋级,毒便会一直折磨她。
“嗯,所以我们今天去看看,只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见我们。”圣轻鸿淡淡的说,那个钟离暮听说很古怪的,见人也要看他心情,他想见就见,不想见就不见。
沐倾狂淡淡的笑,不管怎样,她也要想办法进去见见那位奇人,说不定他会有办法,就算没有办法,她也不损失什么。
两人是骑马,所以去天香谷倒也很快,还没有奔近天香谷,沐倾狂便闻到一股桃花香味,再放眼望去,前面的山谷里竟然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桃花,这让她一阵错谔,此时正值初冬的季节,那桃花竟然开得那么娇艳,真的是奇景。
“很漂亮的桃花。”沐倾狂控制不住感叹。
章节目录 207.世外高人【7】
“的确很漂亮,桃花一般都在初春才绽放,没想到这天香谷里的桃花竟然在初冬就绽放了,看来这天香谷果然如外面传的一样,是个神奇的地方。”圣轻鸿也有些惊叹,因为他以前也没见过初冬开放的桃花。
沐倾狂双眸里亮了亮,这么说来那个钟离暮真的是一个神人,希望他真能够帮她解了体内的毒,那样她会万分感谢的。
下了马,沐倾狂和圣轻鸿一起朝天香谷门口走去,但他们刚走到谷口便被一道结界给拦住了。
“钟前辈,在下圣轻鸿,我们想见你一面,不知可否让我们进去。”圣轻鸿看着天香谷谦和有礼道,不管如何,今天他一定要见到钟离暮。
许久过后,天香谷里一片安静,没有任何人回应圣轻鸿。
沐倾狂蹙眉,难道那个前辈不愿意见他们?
“钟前辈,听闻你医术高名,我们真的想拜访你一下。”沐倾狂也是很有礼貌,只是不知道那位神人愿不愿意见他们,如果他不愿意见,她们又该怎么办?
一般高人脾气都会很古怪,恐怕就算他们强闯,他也未必会帮她看毒。
两人都说完话后,天香谷里依然没有任何人回应,沐倾狂和圣轻鸿相视一眼,看来这钟离暮是不愿意见他们。
圣轻鸿见没有回应,挥手使出一斗强劲的斗技攻向结界,哐啷一声,原本透明的结界突然消失了。
沐倾狂看着里面一片桃花海,兴奋的走了进去,圣轻鸿快速拉住她的衣袖,警惕道,“慢点走,这里肯定不简单。”
钟离暮懂五行八卦,自然会在这片桃花里弄什么古怪,他们还是小心为上比较好。
“两位强闯进我天香谷有何贵干?”突然一道沉稳的声音传来。
沐倾狂和圣轻鸿相视一眼,脸上全是古怪,他们刚刚在外面喊话了,难道因为有结界他没有听到,要是他们一直在外面等,恐怕就是白等了,幸好他们强闯了进来。
“钟前辈,我想让你帮我看看我体内的毒。”沐倾狂直接说道。
随着她的话落,天香谷里的桃花全部移动起来,原本无路的桃谷,竟然移出了一条路。
“进来吧!”沉稳的声音再次响起。
沐倾狂和圣轻鸿均是一喜,迈步就朝里面走,这时候沉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姑娘你一人进来就行,那位蓝衣公子在原地等候。”
圣轻鸿一听就不乐意了,他也不知道这钟离暮的底细,他不放心沐倾狂一个人进去,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放心,我会没事的。”沐倾狂看着他笑道,她现在也到了斗圣的境界,一般斗者她还是可以敌过,更何况,他就在外面,有事她叫一声就行了。
“我不放心。”圣轻鸿绷着冷峻的脸,银色的瞳孔里泛着寒光,这钟离暮为何不让他进去,天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沐倾狂娇俏一笑,“你要相信我,好吗?”
圣轻鸿听她这样说,有些幽怨的盯着他,沐倾狂踮起脚亲他一口,转身朝那条路走去。
章节目录 208.世外高人【8】
沐倾狂刚走进去,那些桃花全部快速移动起来,路不见了,沐倾狂也不见了。
圣轻鸿站在那里双手紧握成拳头,脸上浮着阴冷的光,要是沐倾狂出一点事,他必定毁了这里。
沐倾狂走进桃花里后只感觉四周的东西全部在移动,她突然间就明白了,她肯定走进了钟离暮弄的阵势中,难道她们刚刚看到的桃花全部是假象?但是她是真的闻到桃花香了。
她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朝前面走,或许现在四周移动的东西才是幻象,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才走出那个桃花道,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座茅草搭成的草屋,草屋四周种着各种各样的东西。
这样的环境让她想到隐居田园的人,不就是此时这副场景。
“你来了!”突然那道沉稳的声音响起,只见草屋的门打开,一个身着白色长袍的年轻男子走了出来,男子一身的飘逸儒雅之气,乌黑的发丝高高束在脑后,脸上带着如沐浴春风般的和熙笑容,很温文尔雅的一个人。
沐倾狂眨了下眼,她以为那个世外高人会是一个经历沧桑的老高,没想到会是这么的年轻,他的皮肤看起来很柔滑,也就二十一二岁的样子。
“你吃了驻颜丹?”她忍不住问道,哪有高人会这么年轻的人。
卟噗……钟离暮看着沐倾狂带着疑问的模样,听着她的话,控制不住淡雅的笑了起来。
“姑娘真爱说笑,我这是实实在在的容颜。”钟离暮咳嗽一声道,这是第一次有人问他是不是吃了驻颜丹。
沐倾狂抿了抿嘴巴,挑眉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女的?”
钟离暮高深莫测的笑道,“姑娘既然来找我,自然了解过我,我早就算到姑娘今天会来找我,所以我知道你是姑娘一点也不稀奇。”
“你算到我今天会来?”沐倾狂心里有些惊讶,他真的那么神奇厉害吗?那他能算到她的未来吗?她会和圣轻鸿一直在一起吗?他能算出是谁对她下的毒吗?
钟离暮似乎看出沐倾狂脑袋里在想什么,他干咳一声,淡淡道,“有些东西我能预估到,有些东西是预估不到的,姑娘也不要去强求知道什么,有些东西早知道了,对你并没有任何好处,相反还会带去坏处。”
沐倾狂扁了扁嘴,她当然知道随遇而安,顺其自然。
可是现在她真的非常想知道她和圣轻鸿的结果,她想,他们一定会在一起,只要他们一直抓着对方的手,一直坚信对方,便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把他们分开,就算死亡也不能。
“钟公子,你能看出我体内的毒吗?”沐倾狂淡淡的问道。
钟离暮看了她几眼,伸手掐了掐,而后摇头道,“我看不出姑娘中了什么毒。”
“看不出……”沐倾狂的身子踉跄了下,眼底是一抹浓浓的失望,他是医术强者,他竟然也看不出来,她捏了捏手,她体内到底是什么毒,竟然让这么多人都没有办法。
章节目录 209.世外高人【9】
难道真没有人可以解她体内的毒,如果不解,她还能活多久?
“知道了,谢谢你。”沐倾狂收起失望的情绪淡淡笑道,她不能就这样失去信心,她总能找到帮她解毒的人。
她刚要走,钟离暮叫住了她,“姑娘不是本地人?”
沐倾狂回头看着他,蹙了蹙眉,答道,“不是,我是雷洛帝国的。”
钟离暮突然笑着摇头,神秘莫测道,“我的意思是姑娘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沐倾狂表面一片镇定,内心却是波涛汹涌,她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真的很神奇,他怎么就看出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这么厉害都不知道她体内的毒,那她还应该去哪里找高人帮她解毒。
“姑娘只是魂魄住在这个身体里,不过你现在已经和这个身体合二为一了,所以你暂时算是这里的人。”钟离暮淡淡笑道,静静的盯着沐倾狂。
沐倾狂扬了扬眉,她现在当然是这个世界的人,而且她还挺喜欢这个世界的,只是不喜欢一些人。
“钟公子想说什么?”暂时两个字让沐倾狂心里莫名涌起一阵难受,还有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能不能永远做这里的人,那得看你自己。”钟离暮意味深长的笑道,他能提醒她的只有这么多,至于她的以后会怎样,那得看她自己如何去走。
沐倾狂的心狠狠跳了一下,胸口传来一股窒息感,她果然猜得没有错,难道她还会回21世纪不成?
“钟公子能再说详细一些吗?”她忍不住问道,如果有一天她回去了,圣轻鸿怎么办?她不要和他分开,永远不要。
钟离暮摇头,淡淡道,“姑娘,我告诉你这些是让你有个准备,其它的我也算不出来。”
她其它的事,他是真的算不到,毕竟他不是真的神。
沐倾狂心里是各种滋味,面上却是一片平静,“谢谢你的提醒,我走了。”
“等一等。”钟离暮叫住沐倾狂,而后从旁边的桃花树上折了一枝桃花走向她,“这个你拿着,以后有需要帮忙的时候,只要摘下一朵桃花,我便会出现在你身边,说不定我可以帮你的忙。”
沐倾狂看着桃花枝许久没有接,她不知道该不该接。
其实她不愿意接的,如果接了,那就表示以后她肯定有需要他帮忙的地方,其实她一点也不喜欢去找别人帮忙,她希望自己遇到的事,都能亲自解决。
“没有别的意思,能够相识是一种缘份,我又能看出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拿着吧!”钟离暮将桃花枝再次递过去,面如美玉的俊脸上带着和熙般的绝美笑容。
沐倾狂看了许久,最后还是收下了,而后塞进空间戒指,她希望她永远不要把那枝桃花拿出来,她冲钟离暮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圣轻鸿在外面焦躁难安,就差要使力量将这里毁了,就在他想要冲进去时,那些桃花又发生了变化,而后他看到沐倾狂从那些桃花里走了出来。
章节目录 210.世外高人【10】
“倾狂,你没事吧!”圣轻鸿走到她面前担忧的问道,剑眉非常不悦的蹙着,他看得出来,她的心情似乎很不好,那个钟离暮跟她说什么了。
沐倾狂朝他露出灿烂的笑容,“轻鸿,我们回去吧,他也看不出我体内的毒。”
圣轻鸿的心沉了下去,心里一阵暴怒,传的那么神奇的钟离暮也看不出来她体内到底是什么毒?这让他有些抓狂,真恨不得把下毒的人抓出来活活打死!
不是打死,而是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没事,我们还可以找其它人看。”圣轻鸿脸上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他希望她不要放弃,就算走遍整个卡维斯大陆,他也要帮她找到解毒的人。
沐倾狂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其实现在压在她心头的不是毒的事,而是钟离暮说的那番话,她突然间好害怕回去。
天刹已经不在21世界,她一点也不喜欢那个世界,她想待在这里,永远留在这里。
一路上,沐倾狂心里都是闷闷的,圣轻鸿也看出她的异样,他把她送回酒楼,让君笑卿陪着她,他说要出去买东西,沐倾狂先是不准去,最后圣轻鸿一直保证很快回来,她才答应。
圣轻鸿出了酒楼直接飞向天香谷,只是等他奔到那里时,哪里还有什么天香谷,只有一大片青绿的山谷,那些桃花结界什么的全部消失的干干净净。
看着这样的状况,圣轻鸿脸上全是冷酷,那个钟离暮对倾狂说了什么,让她那么闷闷的,他有一种直觉,似乎和她体内的毒无关。
钟离暮竟然能让天香谷就这样消失,看来他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人士,既然如此,他为何都看不出倾狂体内的毒。
沐倾狂站在窗边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现在的她已经完全把自己当作这个世界的人,真要离开,她会很舍不得。
舍不得圣轻鸿,舍不得丑丑和肥肥,舍不得爹娘,虽然她并不是爹娘的亲生女儿。
圣轻鸿进来时朝君笑卿摆了摆手,示意她先出去。
君笑卿现在对沐倾狂很尊敬,她似乎也看出沐倾狂好像很不高兴,她想和她说话,可是又有些不敢,只能安静的陪着她坐在房间里,圣轻鸿让她离开,让她有种解脱的感觉,便快速朝她的房间走去。
“怎么站在窗口?”圣轻鸿走近她温柔的说道,天气似乎越来越凉了。
沐倾狂再转身时,脸上已经是笑意,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重要的是活好当下,更何况钟离暮说了,能不能留下来得看她自己。
上天对她已经不薄,让她遇到圣轻鸿,她想她以后的运气也不会太差。
“看街道上的风景。”她目光明媚的浅笑道。
圣轻鸿见她心情是真的好了,心里微微放心,他已经叫黑虎去找了,找到钟离暮立刻和他说,他很想知道他跟倾狂说了什么。
她一般不会让别人影响她的心情,能够影响那肯定是重大的事,她不想和他说,他再问她也不会说,那就只能他自己想办法了,那个该死的钟离暮,竟然敢让他的女人不开心。
章节目录 211.冤家路窄【1】
“天气好像一下子变冷了,我们出去买几件衣服吧!”圣轻鸿提议着。
沐倾狂连连点头说好,正要出去时,她想到君笑卿,便把她也叫上。
她的空间戒指里有很多做工极好的男女人皮面具,她送了君笑卿一张,让她带上跟他们一起出街,去买她需要的东西。
君笑卿看着镜子里如花似玉的另一张脸,嘴角微微笑,以后她就用这张脸生活吧!
“倾狂,谢谢你。”她看着沐倾狂感激道,如果没有她,她现在一定很茫然,不知道如何是好,以前她锦衣玉食,根本不需要想事情,她只要想着如何炼好药,修习好斗气就行。
但现在不一样了,君家只剩下她,她再不想事,就没有人帮她想事。
沐倾狂淡淡的看她一眼,她似乎比初见时成熟了很多,脸上不再有嚣张的神情,而是变成了现在的冷静。
一场大变故自然是能改变一个人,如果君笑卿再不改变,她自然不会有好的下场,同样也为家人报不了仇。
“走吧!”沐倾狂淡淡的说,圣轻鸿还在外面等着。
君笑卿重重点头,迈步跟上沐倾狂。
刚走出酒楼,沐倾狂突然停下了步伐,因为她看到几个熟悉的身影,即而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竟然是沐清天和沐家其它的嫡系子弟。
真是太好了,在这里也能相遇,这次不好好教训他们一下,她就不叫沐倾狂。
圣轻鸿朝她的目光看去,便看到几个身着华服的富家子弟,他自然是不认识沐家人的。
“他们有什么好看的,走。”他不喜欢她盯着别的男人看。
沐倾狂冲他娇俏一笑,欢快的去逛街,去了服装店,他们三人都买了好一些过冬的衣服,君笑卿没有钱,她觉得很不好意思,但沐倾狂强势的把衣服塞给了她,她只能收下。
君笑卿突然想起万福堂,那里可是她君家的财产,这两天脑海里一直想着家里的事,倒把那个地方给忘记了,要是把那里的钱拿出来,她也就有钱了。
买完衣服,她和沐倾狂说出她心里的想法,沐倾狂和圣轻鸿便陪她一起去。
君笑卿走进万福堂后才发现里面的人全部换了,就连万福堂的名字也换了,这是谁做的。
“老板,这里不是君家的店么,怎么突然换人又换招牌了。”君笑卿脸上不暴露半点情绪,风轻云淡的问道。
那老板看着君笑卿三人,淡淡笑道,“君家被灭了,所以城主将这里收了充公,但他又不会打理药铺,所以交给了项家打理。”
君笑卿藏在衣袖下的手紧紧握成拳头,心里是又怒,又愤,又恼,又恨,好一个项家,害了她君家灭亡不说,竟然还强占她家的药铺。
但现在她什么也不能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家财产被别人霸占,心里对项家的恨意又多了好几分。
沐倾狂听后并无半点惊讶,这早在她的预料中,君家灭了,项家没有占到半点便宜,项家昨晚又遭遇大灾,炎机城城主自然会把这里给项家。
章节目录 212.冤家路窄【2】
“项家?项家不是昨晚也出事了吗?”君笑卿面不改色的惊讶道。
店铺老板的脸色微微变,他自然知道昨晚项家出事,这店铺项家昨天才接手一天,哪知道项家也出事了,今天早上把他吓了一大跳,守在这店里他都是心惊胆颤的,生怕有人冲进来对他下手,谁让这里现在是项家的。
“是出了一些事。”老板重重点头道,见他们没有要买丹药的意向,便走开了不再理他们。
沐倾狂三人走在街上,耳边总能听到讨论昨晚关于项家出事的话题,这两天君家和项家连续出事,让炎机城的城民全部提心吊胆,不过他们也都明白这两家为什么会出事,顿时又暗暗窃喜幸好自己家没有炼出什么厉害的丹药。
回到酒楼里,沐倾狂嘴角微微扬起,真是太巧了,沐清天他们几个竟然也住在这个酒楼里,当初她和圣轻鸿选得这家酒楼可是炎机城最尊贵的酒楼,想必这酒楼里住着很多富贵人家的子弟。
“很高兴?”圣轻鸿见沐倾狂的心情是真的很好,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沐倾狂看了看他轻嗯一声,即而在酒楼里找了一个桌子坐下,轻声道,“看到没有,那一桌的人是沐家人。”
圣轻鸿朝她所看的地方望去,银瞳里闪着一抹冰寒的光芒,沐家人?那不就是欺负倾狂的人,再看她嘴角意味深长的笑,他便明白她想做什么,如今他们自己送上门来,当然得好好照顾一番才行。
“你想怎样做?”他淡淡的问道,要是她开口,他可以立刻杀了他们,但他知道她,她肯定想亲自动手。
沐倾狂突然看向君笑卿,小声的说道,“卿,你能不能炼药一些特别的药。”
君笑卿眨眼盯着沐倾狂,有些不太懂她所说的特别药是指什么,沐倾狂就知道她不懂,便凑近她耳边小声的滴咕了几句。
“狂,我明白了,交给我吧!”君笑卿拍着胸膛保证,沐倾狂帮了她,她自然会帮她,而且她也答应过帮她炼药,只要她能炼制出来的,她一定帮她,“我现在出去买药材。”
“吃过饭再去吧,反正明天能给我就行。”沐倾狂淡淡的笑,沐清天他们会来这里想必也是来观看炼药会的,所以这两天他们是不会离开的。
君笑卿微微一笑,心里有些感激,她现在身无分文,吃沐倾狂的,穿沐倾狂的,有时候她自己都感觉很不好意思。
“今天晚上去把你家店铺里的钱全部拿出来吧!那里本身就是属于你的,不能再让项家占了便宜。”沐倾狂见君笑卿低垂着头,便知道她在想什么,项家还真是让上天眷顾。
君笑卿眼睛有些发酸,哽咽的说道,“狂,谢谢你。”她在心里发誓,以后一定会回报她的。
她是在她还是尊贵的君小姐时遇见的,在她落魄时,她又拉了她一把,虽然她失去了那颗逆天级丹药,但现在她对那颗丹药没有任何好感,相反还很恨那颗丹药,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