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沐倾狂鼓着脸像只发飙的母老虎盯着圣轻鸿,他怎么可以打晕她,怎么可以,虽然知道他是为了她好。
圣轻鸿一脸无辜的盯着她,委屈道,“倾狂,是你自己被冻晕过去的。”
“怎么可能,我当时并没有感觉太难受。”沐倾狂双眸犀利的盯着他,她肯定不是被冻晕的。
“乖,别闹了,我带你出去吃好吃的。”圣轻鸿看着她风华绝代一笑,双眸还不忘眨一下。
沐倾狂瞪他,没事笑那么好看什么,卖色么!
“别以为用吃的就可以收买我,今天晚上我要继续抱你。”沐倾狂气势汹汹的吼道,而后打开门出去,顿时便看到君笑卿一脸目瞪口呆的盯着她。
沐倾狂蹙眉,她站在她的门外做什么。
“你,你们,你,你是女的?”君笑卿瞪大眼睛盯着沐倾狂,心里是翻江倒海,她以为他是男的,她还对他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刚刚她是想过来和她说一声,她要出去,哪知道正好听到她的说话声。
沐倾狂瞪君笑卿一眼,勾了勾唇,意味深长的说道,“你知道就好,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
君笑卿心里有些失落,她竟然是女子,她好希望她是男子。
“我知道了,我想出去一趟。”君笑卿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很镇定道,她也要出去放风声,让项家享受一下被人疯抢的滋味。
“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让别人替你去办。”沐倾狂提醒她,这小姑娘还有些单纯,她怕她到时候暴露自己,惹来祸事。
章节目录 194.我不是猪才怪【4】
君笑卿微微点头,深深看沐倾狂一眼便跑了出去。
“你为什么要帮她?”圣轻鸿冷淡的问道,君笑卿给了沐倾狂一颗逆天级丹药,她救了她,又告诉她是谁透露风声陷害君家的,她们两个之间已经什么也不相欠了。
沐倾狂看了看他,耸着肩膀道,“看在逆天级丹药的份上。”
圣轻鸿不再多说,带着她去楼下吃东西,吃过东西,两人再次朝昨天的茶楼走去悠闲的品茶。
果然没稍一会,便有人在茶楼里说着君家昨夜被灭门的事,然后又有人说,项家有逆天级丹药,昨晚的事,肯定是项家陷害君家,因为好像没有人在君家找到逆天级丹药。
这样的谣言传出,周边喝茶的人纷纷沉默。
“倾狂,那个君小姐给了钱给那个人,让那个人离开炎机城。”丑丑把它所知道的事告诉沐倾狂。
沐倾狂扬了扬眉,还算君笑卿有些仁慈。
“倾狂,我要闭关去了,最近几天都不会出来,你要自己小心。”丑丑和沐倾狂说道,吞下那半颗逆天级丹药,它必须好好炼化来提高自己,可不能辜负了她的期望。
“我也要闭关。”肥肥兴奋道,有那半颗逆天级丹药,它肯定能跳跃性的晋级。
沐倾狂微笑道,“好,你们安心去闭关吧!”
品完茶,沐倾狂觉得无聊,便让圣轻鸿陪她逛街,看到感兴趣的东西,她拿起就走,圣轻鸿在后面付钱,明明是他挑钱,可是他却挑的很开心,他的女人想买什么他都让她买,只要她高兴。
沐倾狂突然来到一家卖饰品的地方,那里全是各种颜色漂亮的玉佩还有吊坠,可以带手上,也可以带脖子上,还可以带腰间的。
“轻鸿,你快过来看看,你喜欢哪个,我送给你。”沐倾狂朝圣轻鸿招手,她想了想,他把他的玉佩送给了她,她总应该送件东西给他,这叫礼尚往来。
圣轻鸿听沐倾狂要送他东西,嘴角微扬露出愉悦的笑,“你选,只要你选的,我都喜欢。”
既然是她送他东西,当然是她选,自己选就没有那个意义了。
沐倾狂听她这样说,抿了抿唇,兴奋的盯着面前大大小小各色各样的玉饰品塞选起来。
突然她看到一块通体蓝色,雕刻细致又精美的玉佩,玉佩泛着晶莹的蓝光,一看就是上等货。
“老板,把那块蓝色的玉佩给我。”沐倾狂伸手指了指。
老板立刻去拿,而后递给沐倾狂,沐倾狂刚要去拿,突然一只手比她更快。
“老板,这玉佩的色泽和做工都特别好,本少爷要了。”一道嚣张霸道的男声响起。
沐倾狂抬头看向旁边的猪手,双眸危险的眯了起来,他是找死吗?竟然敢抢她看中的东西,她右手一动便将那块蓝色的玉佩夺了过来,拿在手里看了看,若有所思的赞叹道,“的确是块好玉,只不过是本公子先看中的,所以这是我的。”
“混账东西,把玉佩还给我。”项俊峰怒视着沐倾狂愤怒道。
章节目录 195.我不是猪才怪【5】
面前的人竟然敢抢他项俊峰的东西,她知不知道他是项家的嫡孙,炎机城城主的外孙,他想要的东西,还没有人敢跟他抢。
混账东西?沐倾狂眉毛不悦的挑起,她刚想说话,圣轻鸿一脚踢向说话的项俊峰,敢骂他的女人,他会毫不客气的,就算是天皇老子,他也会动手。
项俊峰被踢的栽倒在地来了一个狗啃屎,跟在他身后的人见状,快速跑过去扶他。
“你们,你们敢在本少爷的地盘上撒野,来人,把他们轰出炎机城。”项俊峰摸了摸肚子,痛得一阵呲牙咧嘴。
圣轻鸿往前一站,周身散发着一股冰冷的凶煞之气,那几人原本想动手,但都被他的气势吓住了,一个个站在那里不为所动。
项俊峰从地上站起,摸了摸自己的脸,气急败坏的骂道,“你们俩个混账东西,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炎机城第一大炼药家族项家的嫡孙,炎机城城主的外孙,你们要是敢撒野,我让你永远出不了炎机城。”
“哎哟,我好怕怕,原来你这个不是东西的傻叉竟然有这么雄厚的背景,难怪敢抢别人的东西。”沐倾狂拉了拉圣轻鸿的衣袖,示意他先不要动手,她正好觉得无聊,有人自动送上门来,她就好好逗逗他。
她最讨厌耀武扬威的人,就好比柳香,不过她已经去见阎王了。
项俊峰被沐倾狂的话气得七窃生烟,她竟然敢骂他不是东西的傻叉,他伸手指着沐倾狂,嚣张的骂道,“你这个不要脸的小白脸,你别不知好歹。”
不要脸的小白脸?沐倾狂蹙眉,他们为什么都喜欢骂不要脸。
“我的脸比你俊美多了,怎么可能会不要脸,我看是你不要脸吧!皮肤那么粗糙像个麻布似的,鼻子塌塌的像坨屎,嘴巴像个肥肠,一双细细的斗鸡眼,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简直连猪都不如啊……”沐倾狂挑了挑眉毛,伸手指着项俊峰更是嚣张跋扈的大声骂道。
比嚣张,她也会。
比跋扈,她同样也会。
比骂人,她当然也会骂。
项俊峰被沐倾狂骂得一愣一愣的,一双眼睛瞪大盯着沐倾狂,他还从来没有遇见过敢这样骂他的人,她是不是找死。
“你才连猪都不如。”没办法,项俊峰的口才不好,只能这样回着沐倾狂。
沐倾狂双手环胸,一副二世祖的模样,“我又不是猪,怎么可能和猪一样,哦,我刚刚说错了,你就是一头蠢猪。”
项俊峰横眉竖目,看了看自己的装扮,自我感觉良好的狂傲道,“我长得这么英俊潇洒是猪才怪。”
“哦,原来你是猪才怪。”沐倾狂眼底闪着一抹狡黠的光芒,嘴角带着超级纨绔的痞笑。
“我不是猪才怪,你给我闭嘴。”项俊峰的脸憋得通红,他没想到会遇到比他更嚣张的人。
“哈哈哈……你说得真对,你不是猪才怪,原来你自己都承认自己是猪啊。”沐倾狂心情极好的大笑起来,捉弄人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章节目录 196.我不是猪才怪【6】
旁边冷着脸的圣轻鸿也不免被沐倾狂的话弄得笑了起来,周边围观的人也都在偷偷暗笑。
“轻鸿,你觉得好不好笑,竟然有人自己承认自己是猪,看来他是脑袋抽了,原来是一个疯子。”沐倾狂笑眯眯的看着圣轻鸿,脸上全是调皮的笑容。
圣轻鸿双眸里含着宠溺的笑芒,即而冷冷的扫向项俊峰,他最好知难而退,他可不想脏了他的手。
哦,他是项家的人,不知道那个君小姐把消息散播出去后,今天晚上他们有没有戏看,看来不需要他动手。
“很好笑。”他温柔的回答,目光柔情似水。
沐倾狂更开心了,然后把蓝色的玉佩递给他,笑眯眯道,“这是我送你的第一件礼物,你一定要好好带着,一定不能弄丢哦。”
圣轻鸿很欣喜的接过,拿起打量几下,凑到她耳边勾唇邪魅的笑道,“倾狂,这算不算你给我的定情信物。”
“唔……你说是就是啦。”沐倾狂带着一些小女人的羞态道,她能感觉到她的脸肯定红了,因为她觉得脸上烫烫的,这是她两世为人,第一次这样送男人东西,而且还是送给自己最喜爱的男子。
“好,那我就好好收着了,你知不知道,那块白玉是我送你的定情信物。”圣轻鸿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当时离开,他就下了决定把玉留给她,那时他就定下她了。
沐倾狂抬头诧异的盯着他,嘴巴张得大大的,这么说来,在那个小镇时,他就喜欢她了。
当时她感觉得到他对她的独特,可是她不敢考虑她和他,因为她知道他们地位身份肯定差很多。
但是再次见面,她发现了自己的怪状,她好像对他心动了,他的表白,让她有了一丝信心,所以她决定面对自己的心。
她不会让人瞧不起她的,将来她一定可以和他肩并肩站在一起,携手相游这个世界。
“那你在小镇时就喜欢我了?”她眨巴着水灵灵的眼睛问道。
圣轻鸿看出了她眼底的惊喜光芒,他故意说道,“应该……是吧!”
“圣轻鸿,什么叫应该是吧,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给我说清楚。”沐倾狂娇蛮的瞪着他,心里却是甜蜜的笑意,原来谈恋爱会让人这么开心。
“是,那个时候我就喜欢你了。”圣轻鸿很确定道,离开普陀镇时,他很想念她,只要他静下来时,脑海里全是她的小身影,那个时候,他便知道,这辈子就是她了。
所以解决完事情,他就去普陀镇找她,可是得到的消息是她去了雷洛帝都,而后他匆匆赶到雷洛帝都,却没想她刚好离开,不知所踪。
他以为他们要很久才见面,却没有想到在寒冰潭意外的相遇了,当时他就决定,再也不会离开她,他要好好守护她。
沐倾狂得到满意的答案,眉眼弯弯,小脸笑得如一朵娇艳的花。
“圣轻鸿,我有没有说过,我也喜欢你。”沐倾狂高高扬着眉毛一脸霸气的说。
章节目录 197.我不是猪才怪【7】
这时候四周的人全部盯着他俩,两个大男人在街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在互相表白,嗷嗷嗷,这两个男人还真是毫不顾忌啊!
圣轻鸿闻声,冷峻的面容变得一片柔如,银色的瞳孔温柔的似要滴出水,虽然知道她心里有他,但听她亲口说,他还是忍不住激动和兴奋。
“哟,原来你们俩个是断袖,光天化日之下还敢在这里卖弄,真是有够不要脸的。”项俊峰见沐倾狂和圣轻鸿那么深情相视,她刚刚骂他是猪,分明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沐倾狂双眸凌厉的盯着项俊峰,冷笑道,“你这头猪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话,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
项俊峰何时被人这样骂过,顿时一阵恼羞成怒,咬牙切齿的吼道,“小子,你不要嚣张,今天我要让你知道惹怒我的下场,你们全部上,杀了他们。”
圣轻鸿唇角露出一抹嗜血的弧度,右手一挥,一道白色的斗气打向项俊身的膝盖,扑通一声,项俊峰直接跪在他和沐倾狂面前。
“不怕死的就尽管过来。”圣轻鸿面若冰霜的冷酷道,身上散发着一股逼人的霸气。
那些人见项俊峰跪在地上,又见圣轻鸿使出了白色的斗气,一个个吓得傻眼,就连项俊峰自己也傻眼了,对方竟然是斗圣,斗圣啊,是他这个斗王根本不能碰的人物,他,他竟然惹上了他们。
“还要杀了我们吗?”沐倾狂走到项俊峰面前笑意盈盈道,眸底却是带着杀气。
项俊峰傻呆呆的盯着沐倾狂,许久过后,恐惧的说道,“两位公子饶命,误会,误会,我是和你们开玩笑的……”
“你倒是会识时务,不过怎么办?你还是惹我们不高兴了。”沐倾狂语气轻轻柔柔的,嘴角是耐人寻味的笑意。
“我错了,那块蓝玉我送给你们,我保证以后都不再惹你们。”项俊峰心里是深深的恐惧,斗圣对他来说,那是神一般的存在,是他绝对不能碰的,今天一时横心大起,哪知道会惹上这么两个厉害人物。
“蓝玉不需要你送,想让我放过你也可以,你对着所有人大喊十句‘我是猪’,再然后爬回家,这样我就放了你。”沐倾狂笑得一脸狡黠,她不会亲自动手杀他的,晚上,她和圣轻鸿去项家看一场戏就行了。
项俊峰的脸色刷地变成了猪肝色,怔怔的盯着沐倾狂,让他说十句我是猪,再爬回去,他的形象和尊严岂不是全没有了。
此时,他悔得肠子都青了,双手紧紧捏着,不甘心又能怎样,他现在面对的可是斗圣,要是真惹怒他,他要杀他那是轻而易举的事。
他可不想死,那样他就不能再享受现在的生活。
“怎么?你不愿意?”沐倾狂纨绔的笑看着他,他错就错在不应该抢她看中的蓝色玉佩,更不应该说要杀了他们,真是一个猪脑子,没实力还敢口出狂言。
项俊峰的头低着,脸色超级难看,犹豫了许久,他才抬起头。
章节目录 198.我不是猪才怪【8】
“我是猪,我是猪,我是猪………”
项俊峰鼓足了气,一口气喊了十声我是猪,随着他喊完,四周的人再也控制不住轰笑起来,平时项俊峰在炎机城就是一个恶霸,他家很有名,再加上城主是他外公,他就更加嚣张跋扈,如今有人治他,实在让他们大快人心。
沐倾狂看着他这模样才算满意,勾了勾薄唇道,“爬回去吧!”
项俊峰就等着沐倾狂这句话了,他现在是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所以沐倾狂的话落后,他真的在地上快速爬了起来。
这时候四周笑声更浓,项俊峰咬牙切齿的不断往前面爬,虽然心里很愤怒,却终究不敢怎样。
沐倾狂噗笑一声,转身走向摊位边,“老板,这块蓝玉多少钱?”
“三万金币。”老板伸出三个手指头很恭敬的说道,一看这两人就是不好惹的。
沐倾狂立刻从身上拿出三张一万的金票,这次从秦天帝国来西贡帝国路上猎杀了很多魔兽,沐倾狂把那些魔核全部卖了,所以她又有了很多钱。
“你付钱?”圣轻鸿蹙眉看着她。
沐倾狂拿过他手里的蓝色玉佩,扬唇道,“当然,这是我送你的,自然是我出钱。”
她找老板要了一根红绳,而后帮圣轻鸿挂在脖子上,“虽然这玉佩没有你的玉佩值钱,但我现在只能送你这个。”
这个才三万金币,与他的玉佩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地,一个天。
圣轻鸿摸了摸玉佩,轻笑道,“你送的对我来说就是无价之宝。”
沐倾狂双眸笑眯成一条缝,嘴角高兴的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而后拉着他的衣袖离开,也不管四周人的目光。
不远处,两个男子一直盯着沐倾狂和圣轻鸿离开的方向。
“真是有趣,那女子,唔,那男子真厉害……”左边的青衣男子嬉皮笑脸道,别人或许没有看出沐倾狂是女扮男装,但他看了出来。
旁边的银衣男子,嘴角微微扬起,眼里是一抹笑意,“的确有趣,竟然让那人大叫十声我是猪。”
“咦,你是猪?”青衣男子打趣着旁边的银衣男子。
银衣男子的脸色立刻沉了下去,双眸冷冽的瞪着灰衣男子。
“贺大少主,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人家嘛,人家会害怕的。”青衣男子故作一脸害怕的楚楚可怜道。
贺兰极瞪他一眼,迈步朝沐倾狂他们离开的方向走去。
“少主大人,你要在这里停留多久,不要忘记我们这次出来的目地。”青衣男子追上他很认真道,早知道就不路过这什么炎机城了,早些完成任务,好早些回去。
贺兰极扬了扬黑色的眉毛,惹有所思道,“等炼药会过去后再离开。”
“什么!”青衣男子震惊道,他摸了摸脑袋,焦急道,“那还要好几天时间啊,我们哪里有时间在这里多停留。”
“好不容易出来,当然要好好玩玩,而且我们现在过去,说不定什么也会找不到,不信我们赌一赌。”贺兰极一副他赢定的模样。
章节目录 199.我不是猪才怪【9】
青衣男子撅嘴盯着他,他可不敢赌,因为每次和贺兰极打赌,他必定是输,所以他还是不赌了。
“我才不和你赌。”青衣男子嘟嚷着,翻了翻白眼。
贺兰极勾了勾唇露出一抹贵气逼人的迷人笑容,人群中,他英俊潇洒的模样吸引了周边很多女子,不过他并没有多看一眼,而是继续朝沐倾狂离开的方向走去,那两人很有趣,如果可以,他想结交一下。
沐倾狂难得放松一次,便揪着圣轻鸿的衣服四处瞎逛着,一直到她觉得累了,才拖着他回去酒楼,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逛过街了。
从来到这个世界,她满脑子都是想着修习,有时候,她感觉比在21世纪还要累。
因为四周惊险丛丛,稍微一个不注意,说不定她就要归西,如今在圣轻鸿身边,她有一种无比的安心,所以请容她小小的休息一天。
“累不累?”圣轻鸿看着面前一副没精打采的沐倾狂温柔的笑问道。
沐倾狂黑溜溜的眸子骨碌碌的转着,然后点头,即而双眸看向外面,天,已经黑了。
“我们赶紧吃饭,吃了饭好去看戏。”沐倾狂突然又来了兴致,要是项家今天晚上也被灭门了,那只能说是他们自己多行不义必自毙。
圣轻鸿蹙眉盯着她,“累了就不要去了,他们的事和我们无关。”
沐倾狂撅嘴看着他,圣轻鸿被她看得很不自在,只好开口答应,沐倾狂这才喜笑颜开。
两人正要吃饭时,君笑卿从酒楼门口走了进来。
“过来吃饭吧!”沐倾狂朝远处的君笑卿招了招手。
君笑卿看了他们好一会,最后还是低着头走了过去,心里很不自在,如果沐倾狂不是女的,她可能会喜欢他。
“事情办妥了?”沐倾狂明知故问,而后叫店小二上一副碗筷。
“嗯。”君笑卿咬着唇低低道,眼里全是杀气还有恨意,她希望今天晚上项家也从炎机城消失。
沐倾狂不再多说话,和圣轻鸿有滋有味的吃着饭,君笑卿没有半点味口,但想着晚上要去观望项家的下场,她决定还是好好吃饭,这样才有力气观看,看看项家的人是怎么死的。
夜,一轮弯月高贵又清冷的悬挂在夜空中。
项家在炎机城是最有名又有势力的炼药家族,只因为项家家主项怀海娶了炎机城城主薛庆的女儿薛梅,所以项家的势力才会越来越大。
“俊峰,今天怎么回事?你真是把我项家的脸丢光了。”项怀海伸手重重拍了下桌子一副恨铁不成钢道,脸上全是气愤,今天下午的事有人传到了他的耳里,顿时让他觉得大失面子,项家的嫡子怎么能在街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大叫我是猪。
这不是在说他们项家人全部是猪么。
项俊峰脸上是羞愧,毕竟还是有些怕项怀海的,只能小声道,“爹,我本来只是想抢那块玉佩的,哪知道对方竟然是斗圣,我为了保命,最后就那样了……”
如果死和当街丢脸,他一定会选当街丢脸。
章节目录 200.我不是猪才怪【10】
“让你最近不要闹事,你偏要闹事,你知不知道过两天就是炼药会,最近炎机城肯定会来很多强者,你一个斗王有什么好耀武扬威的,现在项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项怀海又拍了下桌子怒声道。
本来他想这次项家在炼药会上必定大放光芒,现在项俊峰的事弄得全城人皆知,个个看他们项家都似乎在偷笑,这让他非常的不满,出去看着那些不对头的家族,只感觉脸上的面子全没有了。
哼!只要炼药会来临,他拿出逆天级丹药,项家这次必定能在炎机城所有的家族中排名第一,去年让君家拿了第一,还好那个绊脚石没有了。
“爹,我知道错了。”沐俊峰只能低头认错。
“怀海,算了,你就不要骂俊峰了,他已经知道错,再骂也没有用,要怪只能怪那些人欺人太甚。”薛梅走上前拉起跪在地上的项俊峰,她从小心高气傲,就算她儿子错了,那也是别人错了。
项俊峰立刻站起,楚楚可怜的看着薛梅。
项怀海瞪了瞪他们母子俩,怒声道,“你再这样惯着他,小心哪天我们项家都会没有。”
薛梅刚想说话反驳,外面突然传来慌乱的脚步声,有人大声尖叫道,“家主,不好了,有人夜闯项家,到处在厮杀。”
这样的话惊了在大厅里的项怀海三人,他们脸色均是重重一变,神情警惕起来。
“怎么回事?”项怀海走上前镇定的冷冷问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些人进来后就一阵乱杀,还说让我们交出逆天级丹药,不然就灭了项家。”跑进来的人哆嗦着说道。
项怀海身子朝后面狠狠退了一步,脸上全是不淡定,怎么会怎样,谁在散布谣言说他家有逆天级丹药的,该死的!
君家已经全部死光,他特地跑过去看了,全部烧得一干二净,炎机城其它家族定然不会这样陷害项家,是谁要害他项家?
“爹,怎么办?”项俊峰脸上全是惊慌失措,君家昨晚被灭他是知道的,要是那些疯子真要灭了他们项家,那也不是不可能,他白天刚捡了条命,难道晚上又要失去么。
项怀海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薛梅,挥手道,“你赶紧带俊峰先离开,去找你爹,让他派人过来帮忙。”
薛梅脸色一阵惨白,拉着项俊峰便走,即而回头道,“怀海,你一定要撑住,等我叫人来。”
语落,她拉着项俊峰朝项家后院慌乱的快速奔出去。
项家前院已经是一片混乱,各种哭喊叫骂声不断响起。
项家大院的不远处,圣轻鸿,沐倾狂,君笑卿三人站在黑暗中静静观望着。
君笑卿双手紧紧捏握成拳头,牙齿紧紧咬着双唇,眼里全是恨意,心里的愤怒一波接一波涌来,她希望项家的人全部去死,还有来她家夺药的人全部去死。
如果可以,她不希望这样,她希望君家的人全部都好好的健在,就算灭了项家,她的家人也不会再回来,从此,她得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章节目录 201.世外高人【1】
沐倾狂面色平静的盯着项家,并无半点同情心。
这件事本来就是项家起的,现在他们不过是自食苦果,既然想害人,那就得做好被害的准备。
就好像沐采青和沐清蓝她们要刺杀她,那她们也得做好准备,她一定会回去给她们好看的。
项家的戒备还是很森严的,这里的护卫也比较多,想必是炎机城城主拨给他们的,每次炼药会时,炎机城城主薛庆都会拨一批暗卫给项家,就是担心有些人起什么坏心思。
项家的厮杀持续很久,那些想抢药的人在项家四处翻找,但一直没有找到项怀海,这让他们一阵愤怒,最后又是开始放火。
项怀海当然不会自己出去送死,他躲在暗处看着那些人都是厉害的修行者,他出去只有死路一条,他现在唯一做的就是等,等薛梅搬来救兵。
没稍一会的功夫,只听见一阵阵整齐的马蹄声朝这里奔来,渐渐出现在项家大院外面的是一队队身着铠甲的侍卫。
沐倾狂看到这里便知道项家不会被灭了,这似乎也在她的预料中,毕竟项家背后是炎机城的城主,不像君家,没有任何依靠。
君笑卿看到这里不淡定了,脸上全是暴怒,迈步就要冲向项家。
“你这是去找死吗?”沐倾狂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的冷冷道,真是不冷静的小姑娘。
好吧!其实她现在的年龄和君笑卿一样大,但毕竟21世纪她活了那么久,所以还是比她大。
君笑卿停下步伐眼里既是怒,又是愤,还有心急,最后眼泪流了出来,她原本以为灭了项家,这样能为她的家人报一些仇,但现在这种情况,项家肯定会被炎机城城主派来的人保住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现在上去只是送死,你应该学着冷静。”沐倾狂淡淡的说,木已成舟,君笑卿现在要做的应该是好好想想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君笑卿只是静静的流着眼泪,撕心裂肺的痛再次在心里蔓延,让她痛不欲生,为何上天要这样护着项家,是他们项家对她君家先不仁的,为何项家的人还能够好好活着,她不甘心,很不甘心。
项家最后自然是没有被灭,炎机城城主派来的都是守护炎机城的精兵,那些人不是战士就是斗者。
想抢逆天级丹药的人见有大部队奔来,他们都是识时务者的人,又找不到项怀海,最后只能四处逃窜的离开。
今天晚上这样一闹,项家也是死了很多人,损失惨重。
“你这样也算是报了半个仇,项家死了一部分人,那晚刺杀你家的人也死了一部分,以后你再想办法灭了项家吧!”沐倾狂看着君笑卿淡淡的说。
君笑卿伸手抹了抹眼泪,似乎一下子成长起来,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公平,就算她不甘心又怎样,她现在要做的是让自己强大,这样才能彻底的灭掉项家。
爹娘,你们放心,我一定会为君家死去的人报仇,君笑卿在心里发着誓。
章节目录 202.世外高人【2】
沐倾狂再看了一会便准备走,她和圣轻鸿走出没多远,便看到一银一青两道身影从黑暗里走了出来。
圣轻鸿在看到那两人后,银瞳里尽是寒意,似乎非常的不喜欢他们。
“三位真是有兴致。”贺兰极走上前非常大气的笑道,脸上全是和善。
沐倾狂静静的打量贺兰极,男子也就二十出头,一表人才,气宇轩昂,一看便是富贵人家子弟,他身上那种贵气是浑然天成的,一般人根本装不出来。
另一名青衣男子,看起来英俊潇洒,一双黑亮亮的眸子犹如夜空中的繁星,红唇微勾,带着似笑非笑,虽然他的气势没有银衣男子强,但也绝对不是等闲之辈。
“彼此彼此。”圣轻鸿面无表情的冷酷道,而后看沐倾狂一眼,拉着她的衣袖就走,君笑卿已经收起情绪,迈步跟上他俩。
贺兰极突然拦住圣轻鸿的路,大大方方的豪爽笑道,“我叫贺兰极,很高兴认识两位,今天两位在街上教训人的方法很是让人欣赏,所以我想认识你们。”
沐倾狂挑眉看着一身豪爽气势的贺兰极,今天街上她教训项家人的事他也看到了?
现在她和圣轻鸿在顶家外面,他竟然也在?他一直跟踪她和圣轻鸿的?
“我们不愿意认识你。”圣轻鸿一身冷酷之气,拉着沐倾狂就走,似乎非常不愿意认识他们。
沐倾狂被圣轻鸿拉着衣袖,只好跟着他走,而且她也不愿意轻易接触陌生人,谁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君笑卿静静的跟着他们,一眼也没有多看贺兰极他们。
贺兰极眉头深深蹙起,即而微微一笑,那人还真是冷酷,防备心这么强,他一身正义之气,怎么看也不像坏人。
“哈哈哈,贺大少主,你被嫌弃了!”青衣男子叫水潇,他伸手重重拍了拍贺兰极的肩膀幸灾乐祸的笑道。
贺兰极没好气的剜他一眼,挑衅道,“你敢不敢和我打赌,我一定会和他们认识的。”
水潇嘴角抽搐,一阵翻白眼,幽怨道,“贺大少主,你能不能不要再打赌了,你明知道每次和你打赌,我是必输,不赌不赌。”
他和贺兰极一起长大的,从小到大,贺兰极特别爱打赌,打赌就算了,偏偏每次都是他赢,简直堪称赌神!
“胆小鬼!”贺兰极嘲讽笑道。
水潇最受不了他这种口气,挺了挺胸口,他狂妄道,“赌就赌了,要是你输了怎么办?”
贺兰极笑得高深莫测的盯着他,思索一会后,幽幽笑道,“如果我输了,我帮你洗一个月袜子,如果你输了,那你就帮我洗一个月袜子吧!”
“………”水潇惊得目瞪口呆,而后摇头如拨浪鼓,“我不赌了,不赌了。”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水潇,说话不算话可不是你的为人。”贺兰极脸上露出狐狸般的笑意,走进了圈套,还想再溜出去么。
水潇英俊的脸皱成了苦瓜脸,一脸幽怨的盯着贺兰极,他发誓,下次再也不和他赌。
章节目录 203.世外高人【3】
圣轻鸿带着沐倾狂快速回了他们的房间。
沐倾狂侧身看着圣轻鸿,嘴角带着似笑非笑,他刚刚那么冷酷的拒绝那两个人,是不是不想她和他们接触,真是一个小心眼的人。
“傻笑什么,赶紧睡觉。”圣轻鸿瞪着她沉声道。
“轻鸿,我今天晚上还没有抱你呀!”沐倾狂眨了下眼狡黠的笑道,即而,她扑进他的怀里,霸道的将他抱住,任由他冰冷的身体将冷意传到她身上,她不冷的,她不怕冷的,她一定会不怕冷的。
圣轻鸿的眉头深深蹙起,双手僵在那里一动不动,这个笨女人,这个傻女人。
他知道她是倔强的人,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必然不会让他反抗。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