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绿色收腰裙子将她美好的身段衬托的无比美好,身上散发着一股尊傲之气。
“你们想买逆天级丹药?”君笑卿高挑眉毛盯着沐倾狂,然后又看了一眼圣轻鸿,最后还是把目光停在沐倾狂身上,这两个男子长得真俊俏,其实她最喜欢美男子的,但现在她才不能表现出来,人家可是来闹事的。
章节目录 184.借刀杀人【4】
“没错,我刚进来,你家伙计和我说,这里什么名贵的丹药都有,但我一说出逆天级丹药,他就和我说没有,这不是欺骗么。”沐倾狂摇了摇折扇似笑非笑的盯着面前的美人。
君笑卿蹙眉,而后看向伙计,跑堂的伙计被君笑卿一看,脸上是很无辜的神情,他平常都是这样介绍的,这两位客人分明就是刁难他。
炎机城的人都知道,逆天级药那已不能用名贵来尊称,那可是最珍贵的丹药,很多人就是有钱也买不到。
所以能够炼出逆天级丹药的炼药师那是很受人崇拜和追捧的,一些修习者特别渴望得到高品阶丹药,那样有助于修习很快晋级。
但这个世界上,高级炼药师太少了,就好像巅峰级的斗者很少,强大的王者召唤师更少。
君笑卿收起身上的凌厉之气,扬唇笑道,“这位公子,你是外地来的吧!”
沐倾狂点头,等待她的下文。
“在炎机城,逆天级丹药并不属于名贵丹药,而是属于珍贵的丹药,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所以这算是误会了,你就不要为难我家伙计了。”君笑卿帮她家伙计解着难题。
“这个我不知道,那现在应该怎么办?”沐倾狂一副耍赖的样子,她今天就要从这少女嘴里问出逆天级丹药的下落,她家是卖药的,她应该是炼药师吧!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药味。
逆天级丹药这么少,想必一般人就算有也不会轻易拿出来,那她应该去哪里买。
君笑卿睁大眼睛盯着沐倾狂,小嘴紧紧抿着,有些生气,她都给她解释这么清楚了,她还想怎样?
她以为逆天级丹药那么容易得到么。
“公子自己去找。”君笑卿没好气道。
沐倾狂双眸微微眯起,纨绔的笑道,“你是卖家,我是买家,作为卖家就应该满足买家,既然姑娘这里没有,那你告诉我去哪里买吧!”
君笑卿皱眉瞪她,不悦道,“不知道。”就算有,她也不告诉她,她为什么要告诉她。
沐倾狂也不怒,她突然扯着嗓子朝外面喊道,“大家快来看看,这万福堂是骗子,他们欺骗我,没有的丹药却说有,最后拿其它丹药冒充………”
“喂,你干嘛乱说话啊……”君笑卿嘴巴张得大大的盯着沐倾狂,眼看外面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她伸出双手就要去捂住沐倾狂的嘴巴,但圣轻鸿比她更快的挡在了沐倾狂面前。
君笑卿伸手指着沐倾狂,大呼小叫道,“你,你这个无赖,你给我住嘴,你再乱说,我撕了你的嘴巴。”
沐倾狂才不理他,有圣轻鸿帮她挡着,她就在那里黑的说成白的,白的说成黑的。
“好了好了,我告诉你行不行!”君笑卿张牙舞爪的咬牙切齿道,这人长得那么好看,怎么这么的坏,这么的无赖,真是混蛋,气死她了!
沐倾狂听她这样说后才闭上嘴巴,走到她面前,眨了下眼,邪笑道,“君小姐,你早说嘛,害我浪费那么多口水。”
章节目录 185.借刀杀人【5】
“你,你不要脸!”君笑卿气得小脸通红,她第一次遇到让她这么抓狂无措的人。
沐倾狂扬了扬自己的脸,伸手摸了摸,自我感觉良好的说,“我这么俊美的脸,为什么不要脸。”
“………”君笑卿嘴角抽搐,这人要不要这么自恋。
“君小姐,告诉我在哪里能够买到吧!”沐倾狂也不想和她浪费时间。
君笑卿上上下下打量沐倾狂好一会后,高傲道,“就算告诉你们,恐怕你们也买不起,就算你买,人家未必会卖。”
因为她家就有一颗,是她爹准备许久炼出来的,用来参加这次炼药会。
“君小姐不必担心,你只要告诉我在哪里就行。”沐倾狂淡淡笑道。
“城东的项家。”君笑卿一脸挑衅道,项家是她君家的死对头,那就让他俩去项家找麻烦吧!她看得出来这两人不简单。
沐倾狂双眸眯了眯,即而笑道,“多谢姑娘了。”
语落,她看一眼圣轻鸿,然后两人一起朝外面走去。
君笑卿见他们走了,嘴角露出狡黠的笑,最好他们把项家搞得天翻地覆,这样这次炼药会,就不会让项家抢她君家的风头。
“小小姐,你真厉害。”跑堂伙计走到君笑卿身边夸奖的笑道,要是没有她,他还不知道怎么办。
君笑卿拿起自己的头发甩了甩,高傲的笑道,“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君笑卿,君家最有资质的炼药师。”
沐倾狂出了万福堂便对魔兽空间里的丑丑和肥肥分了任务。
“我们现在去哪里?”圣轻鸿淡淡的问道,似乎知道沐倾狂不会马上去项家。
沐倾狂侧身看他一眼,狡黠的笑道,“喝茶,吃东西。”
“好。”圣轻鸿宠溺的笑道,双眸里闪着一抹明亮的光。
茶楼里,沐倾狂悠闲的品着茶尝着糕点,她当然不会马上去项家,谁知道那个君小姐是不是骗她的,她已经叫丑丑和肥肥分别去查君家和项家了,打听清楚再行动会比较好。
街道上很多人,想必都是来观看炼药会的。
“你们说这次的炼药会,有没有人能够拿出逆天级丹药?”茶楼里开始有人讨论着炼药会。
“不敢确定,去年都没有人能够拿出逆天级丹药。”
“你们以为逆天级丹药是那么容易炼出来的么,就算有,也不会有人提前透露出来,那样肯定会引得无数人去抢。”
“对啊,你们知道上次王家为什么被灭门么,就是传言他家藏有逆天级丹药,结果,王家一夜之间没有了,多恐怖。”有人小心翼翼的说道。
随着这人话落,其它人一阵唏嘘。
沐倾狂挑眉,嘴角泛着冷笑,好东西总是有利有弊,能帮人,也能害人。
“我悄悄告诉你们啊,我听别人说,这次君家好像炼出了逆天级丹药,用来参加这次炼药会的。”突然人群中有人小声的说道。
虽然他故意压低声音,但那声音还是让坐在二楼品茶的客官全部听得一清二楚。
章节目录 186.借刀杀人【6】
沐倾狂侧身朝刚刚说话的人看去,眼底闪着一抹寒光,这说话的人还真是阴险,他这样说,不就是让所有人都知道君家这次有逆天级丹药,好让所有人去对付君家么。
君家君家,沐倾狂猛然想起原本碰到的那名少女,她不就是姓君的?
原本她告诉她项家有逆天级丹药,恐怕她是想让她去对付项家吧!现在这人在茶楼里放风让人对付君家,他会不会是项家的。
“你发现什么了?”圣轻鸿看着沐倾狂高深莫测道。
沐倾狂眼里光芒一闪,轻声道,“阴谋,你说我们要不要去看看热闹?”
“你想去,我就陪你去。”圣轻鸿端起茶轻轻饮了一口,剑眉微微上扬,逆天级丹药又要惹祸了。
丑丑和肥肥没多久就回来了。
“倾狂,君家是炎机城第二大炼药家族,他们今年参加了炼药会,至于他家有没有逆天级丹药,这个好像没查到哎……”丑丑摸着脑袋道,谁让君家把消息封得太紧了。
“倾狂,项家是炎机城第一大炼药家族,那里有很多各种各样的丹药,他们今年参加了炼药会,正在做着准备,我没找到逆天级丹药。”肥肥眨巴着眼睛一字字禀报着。
沐倾狂微微点头,即而说道,“你们看到那边靠窗那桌没有,一会儿那个穿褐色衣服的男子走后,你们跟着他,看他回了哪里,去见了谁,要是他死了的话,你们就看看是谁杀了他,那人又回了哪里?”
“好的,知道啦。”丑丑和肥肥同时乖乖道。
安排好后,沐倾狂开始悠闲的泡茶,而后给圣轻鸿倒了一杯,“你尝尝,看看我泡茶的手艺好不好?”
圣轻鸿端起放在鼻间闻了一下,夸赞道,“香而不浓,淡里又带着一股醇香,拿捏的很好。”
“那我以后经常给你泡茶好不好。”沐倾狂笑意盈盈的说,心里是浓浓的开心,有时候为自己喜欢的人泡一杯茶,她都觉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好,不过只能给我一个人泡茶。”圣轻鸿霸道的说,他不允许任何尝她的手艺,只有他可以尝。
沐倾狂鄙视他,要不要这么霸道哦。
两人有说有笑的,时间一下子便到了傍晚。
“倾狂,你真是料事如神啊,肥肥,接下来的事你说啊……”丑丑兴奋的尖叫,它家倾狂真是太聪明了。
肥肥扑了扑翅膀,一惊一乍的说道,“倾狂,那个穿褐色衣服的男子死了,他去了一座小院去见一个人,那人和他说了几句话,给了他一粒丹药,他喜滋滋的接过,但他吃后便死了,而给他吃丹药的人最后回了项家,哇,项家好可怕……”
沐倾狂听后脸上是不变的神情,这一切已经在她的预料中,看来君家要倒霉了,她是帮,还是不帮?
说实话,她是很不愿意管闲事的,但为了逆天级丹药,她似乎得去君家一趟才行。
沐倾狂和圣轻鸿用过晚饭后朝君家走去,但他们走到的时候,还是迟了一步,君家已经被大火包围了。
章节目录 187.借刀杀人【7】
看着面前的熊熊大火,沐倾狂冷酷的说,“好一个借刀杀人,真是狠!”
“一个名门家族就这样没有了。”圣轻鸿面无表情的说,他没有任何同情,这种事他见得多了,而且当初也有人这样算计过他,只不过他命硬,所以还是好好的活了下来。
沐倾狂蹙眉,现在她想的是,君家到底有没有逆天级丹药,如果有,会不会已经被人拿了。
看了看面前的火,她眼眸微亮,想必那些灭君家的人并没有找到逆天级丹药,要是拿到药了,他们何必放火烧了君家,他们是怕有人继续进去里面找丹药吧!
“我想进去。”沐倾狂侧身抬头看着圣轻鸿很确定道。
圣轻鸿蹙眉,冷冷的盯着她,“你想进去找药,真不要命了,我进去,你在这里等我。”
“不要,我们一起进去吧!”沐倾狂勾唇笑道,她有水元素,应该可以短时间内防下身。
圣轻鸿拗不过她,只好和她悄悄潜进着了火的君家,圣轻鸿本身也有力量护体,再加止身体本就冷,他根本无拒那些火,沐倾狂运起精神海里的水元素护体,虽然感觉还是很热,但是她能够接受的。
君家外围全部是火,但好在院子里还没有完全的烧着。
看着满地的尸体和血,沐倾狂微微皱眉,那些人是有多狠心,竟然下这样的毒手,一颗丹药引发了灭门之灾。
“倾狂,右边,右边那里是他们放丹药的地方。”丑丑的声音在魔兽空间里响起。
沐倾狂立刻跟着丑丑的指示朝右边奔去,圣轻鸿快速跟上,最后两人来到一座药阁,他们刚到,药阁被烧得轰然倒塌,空气里是霹雳啪啦的声音。
“好可惜,那么多丹药就这样没有了。”沐倾狂叹息道,她原本还想着进去收走一些其它丹药,现在这种情况里面的丹药肯定已经毁了。
“我们走吧!”圣轻鸿淡淡道,他不想她在这里多待,虽然她有水元素,但待久了也不好。
沐倾狂重重点头,地上全是死人,她就是想找人问也找不到,而且君家那么保密,就算有逆天级丹药,也不会有几个人知道,她突然想到白天所见的那个君小姐,她也死了吗?
“救,救我……”
突然从某个着火的房间里冲出一个身上着火的少女,沐倾狂定晴看去,不就是白天她见过的那个君小姐。
沐倾狂嘴角微扬,飞快朝君笑卿奔去,即而拉着她飞出君家大院。
君笑卿在看到沐倾狂后就晕了过去,沐倾狂只好带她去酒楼。
“把这个给她吃了。”圣轻鸿拿出一颗丹药递给沐倾狂。
沐倾狂迅速喂给君笑卿服下。
“你想从她身上打探逆天级丹药?”圣轻鸿淡淡的问道,这少女是君家的小姐,说不定知道逆天级丹药也有可能。
沐倾狂看了一眼君笑卿,意味深长的笑道,“试一下吧!”
她承认她不是起什么善心去救她的,她的确是想问问她知不知道逆天级丹药,而且救下一个被灭门中侥幸活下来的人,得到的回报肯定不会少。
章节目录 188.借刀杀人【8】
两人安静的在房间里坐着静等君笑卿醒来。
有了圣轻鸿的丹药,君笑卿没过多久就醒了,她有意识的那刻,眼泪夺眶而出,她的家人全部死了。
她有种从天堂掉入地狱的感觉,她的爹娘,姐姐弟弟妹妹们全部死在那些黑衣人手里,要不是她爹帮她挡了一掌,估计此时她也随他们去了。
从小到大,她在家里受到各种疼爱,看着她的亲人一个个被残害,她却无能为力,那种无力感让她恨不自己和他们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可是她又不能离开,爹让她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不能让君家的血脉就这样断了。
但他们都走了,她一个人怎么活,是谁这么心狠残害君家的,她一定要帮他们报仇,一定要!
一想到那些血腥的画面,君笑卿的眼泪更是凶猛的夺眶而出,胸口是火辣辣的疼,那种感觉让她生不如死。
“醒了?”
沐倾狂一直很有耐心的听她哭,觉得时间够了,她走向床边看着身上到处是血的君笑卿。
君笑卿没理她,只顾自己的哭,她现在很难受,谁也不想理。
沐倾狂看了看她,勾唇淡淡道,“如果想死那就回去君家的火海,如果不想死,那就停下哭声好好思考你未来的路,还有,我救了你,你应该怎么感谢我?”
听着这些话,君笑卿才看向沐倾狂,脸上全是怒气。
“你现在已经不是君家的小姐,不要再像以前那么任性,我能救你,也能杀了你,你可千万不要以为我是什么好人,大发善心救你的。”沐倾狂冷酷无情的说,她就是这样的人。
这个世界没有谁规定一定有义务对另一个人好。
更何况她这样做也没有什么,大家各取所需。
君笑卿的眼泪更是扑籁扑籁往下掉,她收起脸上的怒气,咬牙盯着沐倾狂,是啊,她现在已经不是君家的小姐,君家已经被灭了,她在这里哭哭啼啼有什么用,她更应该振作起来,她一定要报仇。
“谢谢你救了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君家?”君笑卿坐起身子,面若冰霜的盯着沐倾狂。
沐倾狂挑眉,幽幽笑道,“你不会怀疑是我灭了你家吧?”
君笑卿面无表情的不说话,她知道不是她,因为那帮人很混乱,似乎并不是一队人,而是很多人混在一起的,她知道他们是来找逆天级丹药的。
是谁把她家有逆天级丹药的事泄露出去的,想到这件事,她咬了咬牙,双手指甲全部扣到肉里去了。
“你想要什么?”君笑卿明知故问,她知道面前的男子也是为了逆天级丹药。
沐倾狂也不拐弯抹角,直言直语道,“我要你们君家那颗逆天级丹药。”
君笑卿听她这样说,身子还是怔了下,双手更是捏紧,其实她现在很痛恨那颗丹药,如果不是这颗丹药,她家又怎么会被灭门。
“我救你一命,你给我那颗惹祸的丹药,这样不是很公平。”沐倾狂淡笑道,漆黑的瞳孔里是志在必得。
君笑卿直直盯着沐倾狂,其实逆天级丹药,爹爹一直藏在她身上,就是为了怕有人打主意。
章节目录 189.借刀杀人【9】
只是他们还是蔬忽了,哪知道会有人把消息透露出来,所以才会有这血光之灾。
想着那些刀光剑影,想着倒下的亲人,君笑卿死死的咬着自己的红唇。
早上,她还高高兴兴的给爹娘请安,然后去药铺,最后回家又和爹娘聊天,哪知道晚上就出事了,一切让她那么的措手不及。
如今她一个人该如何报仇?
突然,君笑卿抬头看了看沐倾狂,又看向旁边一身冷酷之气的圣轻鸿,然后取下脖子上的项链,项链中间是一个圆形小球,她轻按了一下将它打开,里面便是那颗逆天级丹药。
看着这颗丹药,她眼里全是愤怒还有仇恨。
“这是我爹花了三年时间和精力炼出来的,原本想借这颗丹药在炼药会上一展我君家的威风,却没想到,它竟然为我家带来了灭门之灾,我恨它,我恨它………”君笑卿看着手里的逆天级丹药哭着咆哮。
心里是撕心裂肺的疼,一想到那些倒下的亲人,她就有一种窒息的痛苦。
沐倾狂也不催她,只是安静的等着她,她了解她这种痛苦。
当初,她和天刹看着坏人残害给了她们生命的爸爸妈妈,她当时的痛苦不比君笑卿少半点。
君笑卿下床走到沐倾狂面前,拿着那颗紫金色的丹药说道,“我可以把丹药给你,但是我要跟着你。”她看得出来他们身份不低,现在她没有依靠,只能暂时依靠他们了。
对于君笑卿这样的提议早在沐倾狂的预料中,现在她无依无靠,或许跟着她是最好的办法,看来她还是有些聪明的。
“我为什么要答应你,你觉得你现在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沐倾狂冷冷的盯着她,她要是不愿意让她跟着,君笑卿也照样没有办法,她必须让她明白她现在的处境和地位。
君笑卿的脸色果然变了,拿着逆天级丹药的手紧了紧,许久过后,她咬了咬牙,“我会报答你的。”
沐倾狂听到这里才满意,而后爽快道,“我可以答应你,但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君笑卿问道,没想到她这么快答应了。
“既然想报答我,就是我想要的丹药,你又能够炼制时,你一定要给我炼药。”沐倾狂勾了勾红唇痞笑道,现在就让她暂时跟着她吧!
她给她一个机会,以后的路怎么走就看她自己,就当是拿了稀有的逆天级丹药回报给她的。
“你怎么知道我会炼药?”君笑卿诧异道。
沐倾狂轻扫她一眼,竟然问这么白痴的问题,“你们君家是炼药家族,你作为君家小姐肯定会炼药吧!而且你身上有一股药香味。”
君笑卿被沐倾狂这样说的有些不好意思,“我答应你的条件。”
“其实我还知道是谁散播了风声害了你们君家?”沐倾狂突然高深莫测的笑了起来。
君笑卿脸色微变,看着她急急道,“是谁?是谁害了我家,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你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行吗?”沐倾狂绝对不是打击她,而是说的事实,她自己都难保,何来的力量杀别人。
章节目录 190.借刀杀人【10】
君笑卿被沐倾狂这样一说,刚刚激动的心情平息下去,脸上全是不甘心,她很有自知之明,恐怕她现在根本没有能力,要是有能力,君家也不会被灭了。
“如果你愿意帮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君笑卿突然放下身段跪在沐倾狂面前,虽然以前她也心高气傲,但现在为了死去的亲人,为了报仇,她不得不这样。
她无法看着害她家人失去性命的人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如果可以,她想一刀刀切了他们。
“没有人帮你,只有你自己可以帮自己。”沐倾狂漆黑幽亮的的眸子凌厉的盯着她。
君笑卿看着沐倾狂,细细思索她的话。
“只有自己变强,才能帮自己,你起来吧!不然人家还以为我欺负你。”沐倾狂挤了挤眉毛淡淡道。
“我明白了。”君笑卿站起身子沉声道,她说的没有错,只有自己变强才能手刃害君家的人,“你能告诉我,是谁害我君家的吗?”
沐倾狂看了看她,犹豫了一会,便把她下午遇到的事和她说了,让她知道敌人也好,这样才能激发她的斗志,才能让她时刻记得自己的敌人有多厉害,这样才能刺激她成长。
君笑卿听后脸上全是恨意,竟然是项家放出的风声,他们怎么可能知道她家有逆天级丹药,还是说是他们故意乱透露这样的假消息,目的就是为了借别人的手在炼药会之前除掉君家,真是够阴险的!
项家项家,她就知道肯定和项家有关,因为君家和其它家族没有发生什么矛盾,只有和项家是死对头。
她那么多亲人全部倒在血泊里,想着那些画面,君笑卿的眼泪又是控制不住落了下来,毕竟她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
“这件衣服你拿去换了,好好休息。”沐倾狂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套她的女装递给君笑卿。
君笑卿看了沐倾狂一会,才伸手接过,而后把逆天级丹药递给她,“给你。”
沐倾狂心安理得的接下,而后召唤出丑丑和肥肥,把丹药分成了两半,“你们都有份,这样才公平。”
“你,你真的给我啊?”丑丑看着那半颗逆天级丹药惊讶道,金眸里冒着星星,真的是逆天级丹药哇!
“这个东西好贵重,还是你自己吃吧,这样才能帮你升级。”肥肥拍打着翅膀傻呼呼的笑道。
沐倾狂分别把逆天级丹药塞进它们的嘴巴里,她答应过它们就一定会给它们,虽然每个只能分到半颗,但对它们应该也会有用的吧!
君笑卿目瞪口呆的盯着沐倾狂,她竟然把那么贵重的丹药给了两只魔宠!
她知不知道逆天级丹药多么贵重,对于修炼的人有多大的帮助,原本爹是打算等炼药会过后,把逆天级丹药给她的,只是没有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
沐倾狂看着丑丑和肥肥吞下去后,侧身似笑非笑的盯着君笑卿,“其实你现在完全可以对付项家。”
君笑卿蹙眉不解的盯着她。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沐倾狂双眸里闪着精亮的寒光。
章节目录 191.我不是猪才怪【1】
项家可以放出那样的消息,现在的君笑卿完全可以学他同样放出那样的消息。
他们已经不仁,她也可以不仁。
此时的项家一定以为君家人全部死了,所以他们一定会高枕无忧,如果他家有逆天级丹药的事散布出去,想必项家一定也会无比的热闹,只是不知道项家有没有做好抵挡的准备。
君笑卿经沐倾狂这样提点立刻明白过来,她迈开步子便要朝外面冲去。
“你现在去哪里散布?明天找个热闹的地方,学着项家的方法让人去茶楼说几句就行了。”沐倾狂叫住冲动的君笑卿,她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辰,这么晚了还有几个人会在外面相聚,要去就应该去人多密集的地方。
君笑卿听着沐倾狂的话停下了步伐。
“走,我们回去睡觉了。”一直没说话的圣轻鸿走到沐倾狂面前温声道,她知不知道累,这么晚了,还在和这个陌生的女子说那么多话。
沐倾狂笑看他一眼,和他一起走出房间走向他的房间。
床榻上,沐倾狂和圣轻鸿躺在一起,只不过他们没有挨着。
沐倾狂调皮的伸出手指时不时戳两个圣轻鸿的胸口,圣轻鸿瞪她,沉声道,“沐倾狂,你是不是皮痒了?”
“我喜欢。”沐倾狂像个孩子似的戳着他,看着他吃憋的模样,她好开心。
她从来没有活得这么轻松过,上一世,她和天刹做着自己不愿意做的事,再加上爸爸妈妈的仇,她们过得很压抑。
再世为人,她只想过得轻轻松松,简简单单,过一个普通女孩子的生活,不想总是打打杀杀,她也想谈恋爱,想要去爱一个人,想要被人爱,想要有他们的家,想要有他们的未来。
可是她的毒,他的寒体,她都不能靠近他。
突然,她眼里光芒一闪,身子朝圣轻鸿怀里钻去,一股寒冷从他的身体传到她的身体,让她一动不敢动,眉头深深的蹙起,好冰哦!
圣轻鸿被她吓倒,立刻坐起身子不解的盯着她,她想要做什么,明明知道他的身体冰冷,为何还要靠过来。
沐倾狂睁大眼睛瞪着他,强势道,“过来,我想抱抱你。”
听着她这句话,圣轻鸿心里有些痛,他也多想把她抱进怀里,可是他不能,他不能冻着她,看着她蹙一下眉,他心里会很难受。
“乖,赶紧睡觉,别闹……”他声音温柔又迷人的轻轻的哄着,充满了宠溺。
沐倾狂突然坐起身子,很认真的看着他,“轻鸿,让我去适应你的寒体好不好,虽然我现在怕冷,但我总能适应的,你不要躲着我好不好!”
她的话里带着一丝乞求,她知道他爱她,不忍心她受冰冷的痛苦,可是她总要去适应他的,难道他们一辈子都这样。
既然他的身体就是那样,那就她改变。
圣轻鸿听着她的话心里全是爱怜,这个傻丫头,她可以靠近他一会,但靠近久了一定会受到伤害,曾经他也不相信别人不能适应他的身体,所以他拿了很多宠物做试验,但最后它们都死了。
章节目录 192.我不是猪才怪【2】
那些宠物被他强势的抱在怀里,起初它们勉强能够忍受,但后面都冻死了。
自从那以后,他的性情变得阴晴不定,动不动就发怒,整个人也变得血腥,任何惹他的人都会死得很惨。
因为他不能如一个正常人一样,也因为他的身体,他受到很多人的白眼和嘲讽,更有人说他是不祥之人,最后他索性装病,没事绝对不出王府一步,暗地里,他努力修习,韬光养晦,就是为了有一天让所有人看看。
他不是不祥之人,也不是病弱无能之人。
“倾狂,你不要过来,不然你会受到伤害的。”圣轻鸿依然拒绝她。
沐倾狂怒,突然朝他扑去,将他按倒在身下,像只八爪鱼一样紧紧缠着他,虽然很冷,她也愿意这样抱着她,她想,慢慢的她就能适应他的寒体了。
就好像一个南方人去北极,刚开始她肯定也会承受不了那个冻人的低温,但久了,自然而然就能适应的,所以她相信她也可以。
她一定可以适应圣轻鸿的寒体。
她要做那个唯一能靠近他的女人。
“倾狂,你快下去。”圣轻鸿英俊的脸绷得紧紧的,他想拉开她,她的手却用了很大的力道,他又不敢用力量,要是一会挣扎伤了她更不好。
“不下去,你再乱动,我就自残给你看看!”沐倾狂的话充满了警告和威胁,虽然很冰很冻人,但是她可以的,她一定可以承受的。
不冷,不冷,一点也不冷,她在心里这样靠近自己。
其实是很冷的,他的身体犹如寒冰潭的水,冰冷冻人,她突然伸手朝他的衣服里探去,她才碰上他的胸膛,便哆嗦了一下。
圣轻鸿很是焦急,又无措,他就是拿她没有半点办法。
“倾狂,乖,下去睡觉好不好,今天抱了这么久够了。”圣轻鸿只能低声细语的哄,可是沐倾狂哪里会听他的,这才抱一会哪里够。
“你要乖乖的不要乱动,让我再抱抱。”她的语气带着命令还有轻哄,还有一丝轻颤。
圣轻鸿嘴角抽搐,满脸的无奈,一张英俊的脸不知道多难看,为何他会是天生寒体,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他的倾狂,她现在一定很冷,他想推开她,沐倾狂便要发飙,说着很多威胁他的话,最后的最后,他实在不忍心她承受这样的痛苦,伸手将她暂时打晕了。
“倾狂,你怎么这么傻,却又傻的这么可爱。”圣轻鸿将她塞进被窝里,替她盖好被子细细的轻喃着,他不会让她那么痛苦的。
圣轻鸿安静的看着沐倾狂,突然一只白虫爬到他的手上,他低头快速亲她一口,身形消失在房间里。
“主子。”黑暗的树林里,黑虎恭敬的看着圣轻鸿。
“他们有没有什么行动?”圣轻鸿目光深遂的盯着远处,冰冷的俊容上没有任何表情。
黑虎淡淡笑道,“三公主已经回了凤临,其它王爷对主子放弃娶三公主都很满意,但三公主要求回凤临继续等你,他们又感到很愤怒,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出来找你。”
章节目录 193.我不是猪才怪【3】
“看来三哥的死对他们没有半点警告,竟然还敢动手,让黑鹰和黑豹准备着,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以后不用忍了。”圣轻鸿声音冷酷道,银瞳里闪着嗜血的狠光,他从来都是心狠手辣的人。
就算是亲兄弟,对他下手的人,他一样也会毫不留情的除掉。
“是,我会去安排,主子暂时不打算回秦天帝国吗?还有那凤临三公主,她似乎对主子很不死心。”黑虎的语气带着一点调侃的意味。
圣轻鸿一个犀利的眼神扫过去,黑虎神情迅速变得严肃,主子真是太可怕了,他们都不敢开他的玩笑,可是沐倾狂却可以。
“她死不死心是她的事,只要我一直不露面,我就不相信凤临女皇会让她一直留在凤临帝国,既然他们提出了和亲,总不能半年或者一年后再实施吧!就算她凤诗语愿意等,恐怕凤临女皇也不愿意。”圣轻鸿若有所思的冷冷道。
凤临帝国不就是想拉拢秦天帝国,还不知道她们派人过来是拉拢秦天帝国的,还是派人过来监视秦天帝国的。
“主子打算一直待在外面?”黑虎惊讶道。
圣轻鸿不说话,双眸一片深遂,他必须找到可以帮倾狂解毒的办法,反正他在不在秦天帝国也没有人在意,说不定他们还都不希望他回去。
沐倾狂第二天醒来时对着圣轻鸿一阵咆哮。
“你,你竟然把我打晕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