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阵嫉妒,一个男人长得那么漂亮做什么。
“你自己都不觉得丑,又何必在意我说丑不丑。”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右脸上的红色胎记,她本身应该很美吧!
一双漂亮又狭长的丹凤眼,明亮的黑眸犹如一汪深幽的潭水,波光潋滟,挺翘的鼻子,嫣红的唇,白皙又细腻的肌肤,只不过因为那个胎记,将她整体的美给打破了。
沐倾狂听后爽朗的大笑起来,“面容是父母给的,所以我觉得我挺漂亮的。”
银瞳男子看着她自信神采飞扬的模样眼底闪过一抹欣赏,因为她没有自卑,能够坦荡的活着。
第二天,当沐战和姚婉看到沐倾狂从她房间领出一个俊美无双的美男子出来后,两人都大跌眼镜。
“狂儿,你们昨晚……”姚婉古怪的盯着从房间里一起走出来的沐倾狂和银瞳男子。
“爹娘,你们不要误会,昨晚我在森林里锻炼身体,然后救了他,他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我就带了他回来,我们能够暂时收留他吗?”沐倾狂走到沐战和姚婉面前带着一丝乞求说道。
沐战见女儿眼里期盼的神情,毫不犹豫道,“狂儿要是喜欢,我们就留他下来。”说完,他眼里还露出乐呵呵的神情,女儿好不容易有喜欢的人,他当然不能扼杀,但这男子长得那么俊美,他会接受狂儿吗?
沐倾狂双眸直翻滚,额头滑过几条黑线,“爹,你误会了,我和他什么也没有。”
沐战也不反驳她,只是和姚婉慈祥的笑着。
银瞳男子看着沐倾狂乖巧的模样,直蹙眉头,对他那么凶,在她父母面前那么温柔似水,这待遇真是太大了。
章节目录 11.升级三星斗士
“我要去森林里修习,你在家里待着别乱跑。”现在体内有了斗气,沐倾狂便想快速修习,让体内的斗气越来越强。
“不,我要跟你一起去。”银瞳男子妖艳的银瞳直直盯着她很确定道。
沐倾狂蹙眉,“你可以去,但不能打扰我。”
银瞳男子答应后,沐倾狂才带他一起去,她去了茂密的森林深处,那里一般不会有人出没,正好适合她修习。
盘腿而坐,沐倾狂开始放空自己,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相信银瞳男子,反正就是有一种感觉,他不会伤害她。
在沐倾狂进入修习境界后,银瞳男子警惕的扫了扫四周,最后也盘腿坐下,他知道自己体内有伤,所以她说救了他,他相信,而且他看得出来,她根本没有什么力量,所以不可能是她伤他的。
对于她的救命之恩,他自然会感激,才会让她拿走他身上带着的玉佩。
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一点记忆也没有,他知道自己体内有深厚的力量,其实他根本不需要她保护,但现在他需要一个地方疗伤,那就暂时待在她身边好了,只是她霸道又谨慎的模样让他有些不舒服。
沐倾狂这次修习的很顺利,体内的橙色斗气又多了一些,突然,她睁开冰冷的眼眸,右手成掌劈出去,只见一道橙色的斗气如离弦的箭朝旁边的大树劈去,下一秒,大树咔嚓一声从中间折断。
这样的攻击力让沐倾狂冰冷的双眸变得有些炙热。
斗气果然是一个好东西,难怪人人都想修行,只可惜,有些人和以前的她一样,天生就不能感气聚气,所以根本不能修行斗气。
她很庆幸,她的魂魄进入这个身体后能够修习,不然还真不知道如何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混下去。
银瞳男子在她退出境界前已经安静的站在她旁边。
“我们回家了,对了,我就暂时叫你银瞳吧!”因为他的眸子是银色的,所以她给他取这个名字。
银瞳?银瞳男子细细嚼着,即而皱眉嫌弃的冷酷道,“好土的名字。”
沐倾狂气结,狠狠剜他一眼,扬着下巴狂妄道,“本姑娘赐名,你应该高兴才对,哼!”
银瞳,“………”
沐倾狂知道欲速则不达,所以不敢再像昨晚那样贪心的修习,免得毁掉自己。
接下来的半个月,沐倾狂每天上午,下午,晚上三个时间段都会去森林里修习,半个月过去,沐倾狂只感觉丹田里的橙色斗气越来越多,精神海里的斗气等级已经是三星斗士。
这天下午,沐倾狂从森林里修习回家,刚走进自家院子便听到陌生男子的声音,随即她看到一个高大的男子正和姚婉在谈论着什么。
“娘,我回来了。”沐倾狂笑意盈盈的走上前,身后跟着风度翩翩的银瞳。
“狂儿,快过来,这是关牧,上次娘和你说过的。”姚婉拿着沐倾狂的手温柔的笑道,眉宇间全是喜意。
沐倾狂闻声,看了一眼旁边长相端正一脸憨厚的男子,娘不会是想让她嫁人吧!
章节目录 12.你,把它给捂冷了!
“沐姑娘,我叫关牧,今天冒昧来你家,打扰了。”关牧有些不自在的笑道,脸上还露出一抹羞红。
沐倾狂看着面前老实的男子在心里偷笑,现在能看到害羞的男子实在太少了。
“没事。”沐倾狂说着客套话,虽然她不喜欢这样的情景,但娘亲就在旁边,她总不能翻脸就走,那样娘得多伤心。
关牧见沐倾狂说没事,才敢正视她,在看到她脸上的胎记后,他眼底有些心疼,对于她,他早就知道,只是一直没有勇气来找她。
银瞳看着面前的画面,银色的瞳孔冷了几分,而后面若冰霜的转身朝外面走。
沐倾狂看着他的背影挑眉,咦,冷艳的妖孽身上的寒气好重,他在生气?
这半个月的相处,她也算有些小了解他,每次她惹他生气时,他身上的寒气便会加深,她在想,要是他在现代肯定会很受欢迎,因为可以当夏天的空调用,还能当冰箱。
这样想后,沐倾狂眼底闪着一抹狡黠的算计。
“关大哥,我知道你今天来的意思,不过我还小,没有嫁人的想法,所以你今天白跑了。”沐倾狂客套完后,当着姚婉和关牧的面直接说出她的想法,她不想耽误别人,也不想惹上什么情债。
关牧闻声先是愣住,而后憨厚的笑道,“倾狂妹妹的确是小,今天我来你别有压力,如果可以,你可以把我当大哥。”
沐倾狂扬唇微微一笑,姚婉在旁边直叹气,她不想嫁,她自然是不会勉强她的。
姚婉本想留关牧吃晚饭,但他有自知之明先离开了,沐倾狂坐在院子里悠闲的看药草书,这是沐战特地给她借来的,只有熟悉那些药草才能练丹药和药剂水。
“回来了。”感觉到院子门口的寒意后,沐倾狂幽幽的说道。
银瞳不说话,从她身边安静的走过,沐倾狂抬头眯眼,切,在她家还敢给她摆脸色,真是该死。
砰的一声,沐倾狂一脚踹开银瞳房间的门,手里端着一个杯子。
“你,把它给捂冷了。”她走近他,把杯子塞进他手里,这是她刚刚弄出来的果汁,现在天气这么热,要是弄成冻的肯定会非常美味。
银瞳看着杯子里的水一阵蹙眉,这是什么鬼东西,说着,他嫌弃的就要放回桌子上。
“不准放,你抱抱它会怎样啊,难道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沐倾狂扬着下巴强势道。
银瞳看了看她,最后只好双手抱着那个杯子,过了好一会,沐倾狂从他手里抢过杯子一饮而尽,喝完后,她舔了舔红唇,双眸笑眯成一条缝,果然还是冰的味道好。
这会儿银瞳也看出了沐倾狂的用意,他刷地站起子,脸色黑得特别难看,银色的瞳孔冰冷的瞪着她,死女人,竟然用他的身体冰冷东西喝……
“看什么看,哼!”沐倾狂狂傲的说完转身离开,而后朝森林里奔去例行晚上的修习。
银瞳满腔的怒火,但见她一个人跑去森林后,他还是跟了上去,他也不知道傍晚他为什么要那么生气,反正看到她对那个男人那样温柔的笑,他心里就特别的不爽。
章节目录 13.感应元素力
沐倾狂到了森林深处后依然和往常一样修习,每天修习过后,她都会感到惊喜,因为橙色斗气一直在上升,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她就可以突破斗士成为一名斗师。
银瞳来的时候,沐倾狂身上散发着橙色的光芒,他挑了挑眉,斗士。
她修习,他闭上眼睛安静的靠在树上,他并不是在睡觉,而是在修复自己的身体,上次他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幸好当时他躲过了,不然他也就不会这么活生生的站在这里。
想着害他的人,他周身散发着一股冰凉的寒气,四周的树木和地上的杂草被他冰凉之意震慑的全部套拉着脑袋。
沐倾狂退出境界并没有马上起身,她瞅了一眼倚靠在树上的银瞳,眼角跳了跳,美男就是美男,就那样随意靠在树上身姿也是那么的优美。
她控制不住在想,他到底是什么人,安静的他身上散发着一股尊贵之气,愤怒的他身上散发着一股强者之气,她敢肯定,他的来头绝对不小。
不过他是什么人和她有什么关系,两个月过后,他们的交易就结束了。
今天晚上,她已经不能再修习斗气,但又不想那么早回家,这么想后,她再次闭上眼睛,她要尝试下是否可以感应成为召唤师的元素。
想要成为召唤师,必须能够感应到空气里的元素,再吸纳元素与自己融合,当元素与自己精神海融合后,便能成为召唤师,那样就能召唤魔兽!
这个才是让沐倾狂热血沸腾的,要是能够召唤魔兽,那多牛叉!
到时候打架,不用自己出手,身后跟着一大队威风凛凛的魔兽,就算不动手,也要吓死他们!
那些上次欺负她的人,等她斗气再厉害一些,等她成为召唤师,亮瞎他们的狗眼。
从她到这个世界,她都没有上过街,一来她是想安静的好好修习,二来不想去惹那些像个疯狗一样乱咬的人,她现在实力太差,根本没有能力和他们硬碰硬。
沐倾狂激动一会后缓缓闭上眼睛,不过她并没有太多的自信。
想要成为召唤师那是难之又难的。
一百人中,可以有九十个能够修习斗气,但修习召唤师却只能有一个两个或者没有,因为一般人根本感应不到那些神奇又绚丽的元素,就算有些人能够感应到元素,却也不能融合。
但也并不代表这个世界没有召唤师,在这片玄幻的陆地上,有能力的召唤师还是有的,不过他们都神出鬼没,这些小城镇是肯定不会有的。
闭上眼睛,打开精神海,沐倾狂开始分散自己的精神力,用精神力去感应空气里那些神乎其神的元素力。
沐倾狂觉得自己四周一片漆黑,空气里除了黑就是黑,还有刮过的微风,感应许久过后,竟然一点光亮也没有,这很打击她,难道她真的不能成为召唤师。
不过她并没有马上放弃,而是释放自己更多的精神力去感应,她一定要成为召唤师,一定要!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就在沐倾狂打算退开回家的时候,突然看到遥远的地方一颗闪亮的东西朝她飞来。
章节目录 14.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这样的发现让她立刻打消回家的想法,等那个闪亮的东西越来越近时,她只觉得全身的血液沸腾起来,因为她看到很多密密麻麻的红色小点,要是她没猜到,这些应该是火元素力。
沐倾狂快速运转精神力,将那些红色的点点吸进她的精神海里,只有把它们吸进精神海,她才能和它们进行融合。
早知道能够感应到元素力,她应该早些修习的。
在她把火元素全部吸引进去后,突然又来了绿色的元素力,紧接着灰色的,蓝色的,金色的,白色的,黑色的………
看着各种各样颜色的元素力,沐倾狂激动的差点晕死过去。
天啊!她竟然感应到风火水土雷五种元素,至于那白和黑的是什么元素,她还真的不知道,因为她脑海里的记忆只知道那五种元素。
庞大的元素力让沐倾狂一点也不淡定,她控制心里的激动,放松自己,非常淡定的将那些元素全部吸纳进精神海里。
旁边的银瞳看着沐倾狂身上散发的七种光芒,眼里全是震惊和诧异,七种元素,她竟然感应到了七种元素,这会不会太变态了!
虽然他失去了记忆,但他还记得这里的力量,能够感应到七种元素,这是成为全能召唤师的预兆。
他认真打量着沐倾狂,瘦小的身形,干净的脸庞,没想到她竟然有这么强大的暴发力,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突然,他嘴角微微一笑,那轻淡的笑容犹如夜空里那抹最闪亮的星星,这是他和沐倾狂相处快一月第一次笑,他在为她感到高兴。
这段时间,他也差不多了解她,她是一个默默奋斗的小女孩,隐瞒家人努力修习,只想给他们最好的生活,他不禁有些佩服她。
或许上天总是会眷顾那些努力不放弃的人,所以她得到了她想要的东西。
沐倾狂在把那七种颜色的元素力收纳进精神海里后立刻退了出来,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累死她了,她实在没有力气再去融合它们,反正它们已在她精神海里,以后有的是时间融合它们。
“哼!”她见银瞳盯着他,冷哼一声转身离开,没有和他说话的想法。
银瞳看着她挺直的背影蹙眉,在和他生气?
是她用他的身体冰冻东西,生气的人应该是他吧!小气的女孩。
沐倾狂很记仇,果然接下来的十天半个月都没有理银瞳,而银瞳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安静的跟着她,她去哪里,他就去哪里。
这让沐倾狂很砸舌,这个冷艳的妖孽脾气变好了,这么的安静,现在差不多一个月过去,他的家人怎么还没有来找他,难道不要他了?
那她岂不是亏大了!
森林里,沐倾狂退出境界后便一直盯着银瞳,而银瞳也睁着一双漂亮又妖艳的银色瞳孔盯着她,两人大眼瞪大眼。
这半个月的修习下来,她现在已经是一名九星斗士,每天晚上她都感应元素力,渐渐,她精神海里的元素越来越多,但想要成为召唤师,还是很欠缺。
章节目录 15.自恋的银瞳
“你盯着我看什么!”她终究控制不住出声,看来她得出去走走了。
“你盯着我看,我才盯着你看的。”银瞳双手环胸一副酷酷的样子,分明没有半点怕她。
“………”沐倾狂瞪他,分明是他先盯着她看的好不好。
“你的家人还不来找你,是不是不要你了,我只再收留你一个月,如果还没有人来找你,你就离开吧!”沐倾狂淡淡的说道,她再修习一个月就出去闯荡。
银瞳听着这句话,眉毛不悦的蹙着,她这是在赶他走么。
“知道了。”他冷冷的说。
沐倾狂没想到他会这么爽快的答应的,忽然又觉得自己有些残忍,人家虽然无意,但也好歹救了她一命,他现在无家可归,她不是应该继续收留他么。
但见他那么爽快的答应,她心里升起一股怒火,人家不需要她操心,她担心个屁啊!
更何况她也救了他一命,他们之间早就扯平了。
第二天,沐倾狂没有修习,好好打扮一番后,她准备去街上办点事。
银瞳见她出去,也跟着一起出去。
沐倾狂刚上街道便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这个城镇并不大,所以大部分的人都知道沐倾狂。
“快看,那个丑女又出来吓人了。”
“是啊,听说上次自杀了,没想到阎王都不收她,太可怕了。”
“真不知道她怎么还有脸出来,长得丑不是她的错,出来吓人就是她的错了。”
“………”
听着四周各种讨论她的话,沐倾狂脸上一片风轻云淡,就好像没听到一样,一群疯狗乱叫,她总不能跟着疯狗一起叫吧!
“天啊,快看,那个男子真帅。”一号花痴惊呼道。
“好漂亮的眼睛,真酷。”二号花痴迷恋道。
“这应该是在普陀镇上最帅气的男子,太好看了,只是他怎么和那个丑女走在一起。”三号花痴非常不满的冷哼道。
沐倾狂听着四周对银瞳的赞美声,侧身上下打量他,不管他是穿好衣服,还是穿着她爹的衣服,身上散发出来的尊贵之气是怎么也掩藏不了的。
“你好像很受欢迎。”她阴阳怪气的说。
“长得好看没有办法。”银瞳挑了挑剑眉气定神闲道。
“………”见过自恋,没见过这么自恋的,沐倾狂磨牙,白他一眼转身朝前面走,那些花痴,要是让她们知道碰到银瞳会冻死她们,看她们还会不会这么痴迷。
沐倾狂很快来到一家交易行,而后拿出那块白色玉佩。
“老板,这个值多少钱?”
老板看了看沐倾狂,脸上露了一丝嫌弃,沐倾狂眼眸一冷,老板立刻拿过玉佩细细打量起来。
“五十个金币。”许久过后,老板严肃的说道,其实他心里在惊叹,这块玉佩是惊世之宝。
沐倾狂闻声脸色沉了沉,伸手一拳砸在柜台上,凶神恶煞的盯着老板,怒声道,“不说个实价,小心我拆了你的店。”
老板看着沐倾狂身上的萧杀之气,再看银瞳一身冰冷之气,深吸了口气道,“五十万金币。”
章节目录 16.你算哪根葱哪根蒜!
沐倾狂挑眉,凶道,“看来老板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是玉的主人,玉好不好我会不知道,用得着这么吭人吗?再给你一次机会,值多少?”
老板被沐倾狂身上的凶悍之气吓倒了,这沐家小姐自从上次死过之后,怎么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哪里敢这样大声的说话,估计他一个眼神就把她吓傻了。
难道死一回能让人变化这么大。
“两百万金币以上……”老板爱不释手的摸着玉,他只知道这玉是一件珍贵的宝物,最低价不会少于两百万金币,至于到底值多少钱,他不敢确定。
沐倾狂黑亮的眸子里泛着精光,竟然值两百万以上,她快速抢过老板手里的玉佩,转身看着银瞳,笑道,“你家好像很有钱哦。”
银瞳自己也很诧异,他身上的玉佩竟然会值那么多钱。
“我不记得了。”他淡淡的说。
每次他说不记得了,沐倾狂就有一种鸡同鸭讲的感觉。
出了交易店,沐倾狂心情大好,怀揣这么值钱的东西,任谁都会开心。
街道上很热闹,沐倾狂并没闲逛的心,今天出来,她就想预估下玉佩值多少钱,到时候银瞳的家人没来,她也可以把玉佩卖了和他分掉,这样他们俩人都不吃亏。
“沐倾狂,你给我站住。”
突然一道气呼呼的尖锐女声响起。
沐倾狂停下步伐,转身看向出声的女子,竟然是一个胖墩墩的少女,她身边还站着好几个少女,还有一些年轻的公子哥,看着这一堆人,她眼底闪过凌厉的嗜血光芒,上次就是她们羞辱她,致使以前的沐倾狂承受不住才跳河的。
“你这个丑女还好意思上街,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柳香满脸讥笑的盯着沐倾狂,而后一步步朝她走去,普陀镇的镇长可是她爹,她要在这里横着走,没有人敢说她,所以平常她最喜欢欺负弱小的人,沐倾狂就是其中一个。
沐倾狂勾了勾唇,狂妄道,“我就要上街怎么了?”本来她不想找她麻烦的,没想到她竟然自动找上门来了。
“你,你这个丑女竟然敢顶嘴,我打死你。”柳香说着就要挥出肥胖的手朝沐倾狂脸上甩去。
沐倾狂刚想动手,哪知道旁边的银瞳比她更快,他伸手捏住柳香的手腕。
“啊啊啊,疼死我了,冻死我了……”柳香杀猪般的声音响起,她感觉自己的骨头快要碎了,还有那股冰冷直戳她的心脏,似乎要将她的心给冻结起来,好可怕,“啊啊,丑女,快叫他放开,死丑女……”
“我不准你叫她丑女。”银瞳的声音冷若冰霜,银色的眸子里闪着如地狱修罗般的灭绝寒气。
沐倾狂看着银瞳心底有些诧异,他竟然会为了她出手。
“你这个怪物,放开我……”
突然空气里响起一声洪亮的巴掌声,沐倾狂狠狠一巴掌抽在柳香肥肥的脸上,霸道的说,“你竟敢骂他怪物,我的人只有我能骂和欺负,你算哪根葱哪根蒜!”
章节目录 17.深深的震撼
柳香被沐倾狂那重重的一巴掌抽得眼冒金星,而周边其它围观的人全部惊的张大嘴巴一脸的不可思议。
银瞳眼底快速闪过一抹诧异,她这是在护他,只不过后面霸道的话让他很郁闷,她就想着欺负他么……
“沐倾狂,你,你竟敢打我,我要让我爹把你们赶出普陀镇。”柳香哭得梨花带雨,脸上火辣辣的疼,手腕火辣辣的疼,还好那个怪物刚放开了她,不能她觉得自己差点就要死了。
“哼,打的就是你,我沐倾狂不是你好欺负的。”沐倾狂霸气的说完转身便走,镇长又怎样?难道就可以以权欺负人了,以前的她软弱,现在的她可不软弱。
柳香听着沐倾狂的话,再看她一身轻狂之气,心里满是诧异,这个废物怎么死过一回后就变得伶牙利嘴了,还懂得顶嘴,气死她了。
突然间,她朝旁边的摊位走去,拿起鸡蛋就朝沐倾狂身上砸去,“你们赶紧拿东西砸死这个丑女……”
其它人见状,纷纷拿起鸡蛋,青菜什么的蔬菜全部砸向沐倾狂。
“小心。”银瞳突然走到沐倾狂的背后,他比她高一个头,正好可以挡住她的小身子,他不敢抱她,怕他身上的冰冷冻着她。
沐倾狂感觉四周扔过来的东西全部砸在银瞳的身上,心里是深深的震憾,他为什么要帮她挡啊!
银瞳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不想让别人欺负她,他体内的伤还没有完全好,所以不能用力量。
“大家一起砸死她。”柳香满腔的怒火,能砸的东西全部砸了,跟随她的人碍着她是镇长的女儿,全部跟着一起砸。
沐倾狂抬头目光呆呆的看着银瞳,正当她想出手用斗气时,一道吊儿啷当的男声响起。
“咦,这普陀镇这么的热闹,这是在做什么!”
随着这样的声音响起,柳香等人才停下来,即而一群身着华贵衣服的人出现在大家面前。
“你是什么人,叫什么叫。”柳香转身瞪着原本出声的男子怒声道,当她看到出声男子旁边的另一位男子时,眼里露出痴迷的光芒,好帅气的男子。
那名男子身着一件白色锦服,黑眉星目,五官和皮肤有着大理石雕塑般的细腻质感,英俊而不显阴柔,阳刚而不显粗鄙,他随意的姿态彰显出一种自然的高贵优雅,带着某种贵族高高在上的气质,看似亲切,又让人觉得难以亲近。
“你竟敢对着我的主子大吼大叫,你知不知道他是谁,没眼光的死东西。”莫忘板着一脸英俊又秀气的脸狠瞪着柳香,真是无知的人。
“哼,我管你是谁,打扰我打人就是你们的错,大家继续打。”柳香懒得和闲杂人等嗦,她只想狠狠教训沐倾狂。
沐倾狂没看他们一眼,她伸手帮银瞳整理着身上杂乱的东西,那一刻,她心里全是感动,上一世,除了天刹关心她,再没其它人关心她,她最缺少别人的呵护,所以这一世,有人真心护她时,她心里会很感动。
章节目录 18.雷洛帝国三王爷
“笨蛋,谁要你帮我挡的。”她一边整理一边口气不善的凶道,他不欠她什么,他不需要这样做的,他这样做,只会让她感觉她又欠了他什么。
“你不是想隐藏力量么,那就暂时先不要暴露。”银瞳绷着一张英俊的脸酷酷道,眼底是一抹杀人的狠辣,要是他现在体内的伤好了,他绝对会让她们死无全尸。
沐倾狂听着他的话,手下的动作更轻了些,真不知道他脑袋是怎么想的,她一直对他凶凶的,为何还要护她。
柳香她们刚想动手,莫忘冷哼道,“你们这些无知的人,见到三王爷还不赶紧行礼。”
这样一声吼把街道上的人全部吓倒了,莫忘见他们呆住,拿出雷洛帝国皇家令牌。
柳香吓得腿软跪在地上,那个令牌上面的标志她不会认错,她好像在爹的某些公文上见过那样一个标志,更何况,有谁胆子那么大敢冒充皇家的王爷。
“民女见过三王爷。”柳香不断叩着头,似吓傻了一般,其它人见状,纷纷跪下身子叩拜。
莫纤凉淡漠的扫了扫他们,目光看向还站在那里的沐倾狂和银瞳,当他看到银瞳的面容后,心里有些诧异,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走。”沐倾狂看着银瞳脏乱的衣服拖着他的手就要走,总有一天,她会让柳香后悔惹上她!
银瞳缩回手,淡淡道,“不要牵我,我自己会走。”
沐倾狂也不多说,刚刚她忘记他体寒的事了,她也没看远处莫纤凉他们一眼,转身便走,银瞳立刻跟上。
“主子,你看他们。”莫忘脸上浮着一股怒气,那两个刁民看到主子不行礼,竟然就那样离开了,这是蔑视皇威。
莫纤凉伸出手,面色平静道,“无妨,走吧!”
回到家后,姚婉看到脏乱的银瞳,惊呼道,“狂儿,你们怎么了?”
“娘,我们没事。”沐倾狂浅浅笑,示意银瞳先进去换衣服。
“狂儿,要不我们离开这里吧!”姚婉一看就知道他们肯定受人欺负了,心里犹如针扎般疼,偏偏,她是一个什么力量都没有的妇道人家,根本护不了女儿。
沐倾狂看出姚婉眼里的担忧和自责,她握着她的手道,“不准娘自责,你给了我生命就是给了我最好的,没有生命我又怎么能够享受这一切,我们不走,我总会在这里站稳的。”
用不了多久,她要去周边的森林里历练,她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她和她在乎的人。
吃过午饭,沐倾狂没有休息直奔森林,她必须要更快的修习斗气和融合元素。
银瞳静静的跟在她身后,他知道今天的事刺激了她,见她进入境界后,他也进入境界,他不想让自己成为一无用的人,他必须快速修复体内的伤。
之后的一段时间,柳香一行人竟然没有来找沐倾狂的麻烦,这让沐倾狂有些诧异,不过她也没放在心上,她要修习斗气和吸收元素,哪里有闲心情去管他们。
银瞳看着打坐中的沐倾狂发呆,经过这一个半月的调养,他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他是不是应该离开去找他的过往。
章节目录 19.初级召唤师
沐倾狂聚精会神的在融合元素,她不敢乱融合,所以只能先融合火元素,此时,精神海里的火元素不断浮动着,见她要融合它时,竟然没有暴躁不安,估计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它们已经适应生活在她的精神海里。
随着火元素的慢慢融合,她在精神海里看到有一团特别闪亮的红色元素光团,它们犹如烛火般在越闪越亮,这应该表示她已经融合成功。
等火元素稳定后,沐倾狂缓缓退出境界,大呼一口气,如今她这样算是初级召唤师了吧!
等她下次把其它风水土雷的元素全部融合,她就是全能初级召唤师,以后她要吸收更多的元素,随着元素力越来越多,她就能修成高级召唤师。
银瞳看着她嘴角满意的浅浅笑意有一瞬间的失神。
沐倾狂见他盯着她发呆,站起身走到他面前,一副纨绔的样子笑道,“你不会是看本姑娘看呆了吧!虽然我知道我并不好看。”
银瞳看着她娇俏的笑容,挑了挑眉毛,“你很好看。”
“真的吗?”她眨了眨眼似有些不相信他的话。
但银瞳没有回答她的话,转身便走了,沐倾狂走上前追着问,银瞳就是不再回她话,沐倾狂怒,就知道在她面前耍酷。
沐倾狂还没走近家便看到院子门口站了很多人,她心咯噔一声响,直觉告诉她肯定出事了。
“娘,怎么了?”她走到院子时,姚婉正在抹眼泪,其它人都在安慰她。
姚婉见沐倾狂回来后,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狂儿,你,你爹可能出事了。”
沐倾狂听到这句话犹如被雷劈中,心紧紧揪了起来,她急声道,“怎么回事?”
“倾狂,我刚听到有人说,你爹随行的佣兵团出事了,有些人回来了,有些人还没有回来,好像是遇到了庞大的魔兽群,你不要太担心,说不定会没事。”隔壁邻居安慰着沐倾狂。
沐倾儿听到这句话,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云叔,麻烦你照看下我娘,我去找我爹。”
语落,她没有半分犹豫就跑了出去,留下姚婉在身后撕心的叫喊。
银瞳见沐倾狂跑了,蹙了蹙眉飞快跟上,这丫头不要命了吧!虽然她现在已经是二星斗师,又是召唤师,但还是太弱了。
沐倾狂哪里管那么多,她只知道她不能失去爹,她不允许,所以她朝东边的浮忘森林跑去了。
浮忘森林和她每天去修习的森林里不一样,那里是普陀镇佣兵经常出没的地方,经常会有很多魔兽出没。
沐倾狂恨不得自己能够飞,这样才能快速赶到浮忘森林时,幸好普陀镇离那里不是很远,她刚冲到森林边缘时,便听到森林里传出一阵阵兽吼声,还看到一些佣兵从里面惊慌不已的跑了出来。
“大家赶紧跑,里面的魔兽疯狂了。”
“这位大叔,请问一下你们有没有看到烈火佣兵团的沐战?”沐倾狂跑上前问着那几个中年男人。
“小姑娘,今天魔兽突然暴动,大家都走散了,我劝你不要乱跑,以免成为魔兽的食物。”那名中年男人说完,加快步伐朝森林外面跑。
章节目录 20.你不要命了吗?
沐倾狂深吸口气,咬了咬牙朝森林里跑去,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