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想再输第二次。
沐采青双眸精明的眯起,不是三王爷那会是谁,那个臭丫头命还真大。
“不管如何就算翻遍卡维斯大陆也要把她揪出来,除非她死了!”沐采青咬牙切齿狠厉道,就算沐倾狂离开了雷洛帝国,她也不放心,她迟早肯定会回来的,只有死人才不会回来,任何碍事的人,她都要一一除掉。
沐清蓝冰冷的双眸里有了一丝坚定道,“姑姑,我会吩咐他们,一定不让她再回来。”
“好,清蓝,只有心狠才能在这个世界站稳。”沐采青走到沐清蓝面前笑盈盈道,心不狠,那么死的只有自己。
“姑姑,清蓝明白了,我会谨记你的话。”沐清蓝淡淡道,现在的她很后悔,早知道就应该早些解决沐倾狂,省得给自己留下这么一个大麻烦。
沐倾狂,不管你躲在哪里,我都会把你揪出来,然后送你进地狱。
三王府。
“有消息了吗?”莫纤凉面容冷漠的盯着面前的莫忘。
莫忘立刻说道,“主子,查到是在恶魔岛,但好像有人对九小姐动手,后面九小姐消失了。”
“消失了是什么意思?”莫纤凉语气无比的冰冷,星目犹如一汪寒潭,冰冷慑人,漂亮的脸上更是杀气腾腾,对她下手?不用想都是谁要对她下手,沐家啊沐家,你们还真是狠心,她已经离开了,你们还是不放过。
“主子,那些人并没有得手,好像是九小姐自己走的。”莫忘见莫纤凉生气了,便小心翼翼的说道,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主子如此生气。
莫纤凉双手紧握成拳头,双眸看向外面的蓝天,倾狂,你现在在哪里?过得好不好?
沐倾狂昨晚修习了一晚上,不管如何冲破都只停留在一星斗圣,看来传言是真的,到了斗圣级别后面便很难再晋级。
早上,她好想再睡,好想再睡,可是想到她现在是圣轻鸿的侍卫,只好爬起来。
圣轻鸿看着没精打采的沐倾狂不高兴了,他谴散所有人,将她拉到怀里,温柔的问道,“怎么了?这么没精神,昨晚没睡好?”
沐倾狂看着他银瞳里全是关心,咧嘴笑了起来,“我昨晚修习到很晚,所以这会儿还好困哦。”
圣轻鸿听她这样说,脸色沉了下去,伸手狠狠捏起她的脸,怒骂道,“真是一个蠢货。”
语落,抱起她朝他的床走去,而后他坐在床榻上,把她的头枕在他腿上,拿过被子帮她盖上,轻声道,“睡吧!我守着你。”
章节目录 175.扮猪吃老虎【5】
沐倾狂是真的很困,便很舒服的枕在他腿上,而且一点也没有不自在。
“王爷,凤临三公主要见你。”突然黑虎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沐倾狂闻声就要起来,但被圣轻鸿按住了,他剑眉轻挑,不悦道,“谁让你起来的,你是我的侍卫,我让你睡,你就睡。”
“可是那个公主来找你了。”沐倾狂撇着嘴道,黑溜溜的眸子转来转去,看来那个三公主是对他有意思,不然怎么会一大清早就来找他。
也怪圣轻鸿长成这副模样,人长得好看就算了,偏偏还一副酷酷的样子,这样更容易让一些女子起征服的心。
她想那个凤临帝国的三公主肯定不是等闲之辈,生在皇家的人,能有几个单纯没心思的。
“你希望我去见她?”圣轻鸿捏了捏她的脸。
“当然不希望。”沐倾狂鼓着脸瞪他。
圣轻鸿看着她吃醋的模样,心满意足,他抬头看向门口,咳嗽一声冷冷道,“不见,我身体不舒服。”
黑虎应了一声快速离开。
“三公主,我家王爷不舒服,今天不方便见你,不好意思了。”黑虎看着凤诗语恭敬有礼的说道。
凤诗语听后挑了挑眉毛,即而笑道,“昨天王爷就不舒服,很严重吗?我想进去看看他。”
“这个,这个可能不太方便吧!”黑虎有些为难道。
“喂,你主子怎么回事,我家公主特地跑过来看他,怎么说也得见一面吧,而且我家公主愿意进去看他,又不用他起来,有什么不方便的。”站在凤诗语旁边的一个丫头怒气冲冲的说道。
黑虎听后眼里划过一抹冷光,一个丫头也敢如此嚣张。
“黑公子,麻烦你带我过去吧!雪妃娘娘很希望我过来看看王爷的。”凤诗语站起身子浅浅笑道。
黑虎有些为难,最后只好带她们去圣轻鸿的院子,至于能不能见到,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沐倾狂正安静的枕在圣轻鸿的腿上,好温暖,好舒服,突然外面又传来黑虎的声音,她一个激淋就醒了,睁着黑碌碌的眸子看着圣轻鸿。
“王爷,三公主执意要见你,你看……”
“滚……”圣轻鸿冷酷的说出一个字。
这样一个滚字,凤诗语和她身边的丫头脸色微微变。
“公主,我家王爷生病时脾气特别的不好,从小他就被病痛折磨,生病时,谁也不愿见,所以你不要为难他,不然后果会很好的。”黑虎一脸歉意的说道,他心里颤了颤,主子也太厉害,直接丢出一个滚字,看来他是真的不愿意娶这个三公主。
凤诗语见黑虎这样说,又听出圣轻鸿语气里的怒意,再想着他从小被病痛折磨,生病时一定会很自卑,不愿意见人也是正常。
“好,那我改日再来。”凤诗语善解人意的笑道,而后带着她的丫环离开,黑虎立刻送她们出去。
出了王府,上了马车,凤诗语身边的丫头不满了。
“公主,他们太不懂礼貌了,有没有把你这个公主放在眼里啊。”
章节目录 176.扮猪吃老虎【6】
凤诗语笑而不语,她当然看得出来圣轻鸿不喜欢她,可是他越不喜欢她,她越有种想征服他的冲动。
这次出来和亲,原本是另一个姐姐来的,但听说是来秦天帝国,她就求着母后让她来了,只因为她想见见传言中的冷王。
他今天不见没有关系,那她明天再来,他明天还是不见,她就天天来,直到他愿意见她为止。
沐倾狂趴在圣轻鸿的腿上笑,“喂,你这样会不会得罪那个公主。”
“你不想睡觉了?”圣轻鸿低头蹙眉瞪着她,刚刚还说困,这会儿倒是生龙活虎了。
“我本来想睡觉,但这会儿好像睡不着了。”沐倾狂从他腿上坐起嘟嘴道,经过刚刚这样一弄,她的确不想再睡。
圣轻鸿见她真不愿意睡,也不逼迫她,“饿了吗?”
沐倾狂重重点头,圣轻鸿立刻叫人送来东西,两人有滋有味的吃起早饭。
“圣轻鸿,你每天这样装病累不累啊?”沐倾狂一边吃一边问道。
圣轻鸿摇头,反而一脸悠闲道,“我每天不出王府更轻松,免得见到一些碍眼的人。”
他一直装病,所以没有什么人来他的王府,很多人怕他得的是传染病,就连他的父皇也不经常诏见他,如果不是他母后在,恐怕他早就不是秦天帝国的五王爷了。
虽然他一直装病又没势力,可还是有些人把他当作眼中钉,他看了看沐倾狂,其实他们是同样处境中的人。
“你这样不闻窗外事的确很好,但你真的不闻窗外事吗?”沐倾狂笑得一脸高深莫测,他没病却称病,他有力量却告诉所有人没有力量,他这是扮猪吃老虎。
皇家到处都是勾心斗角,他会变成这样,都是被逼的吧!
“你真聪明。”圣轻鸿拿起一块糕点塞进她的嘴里作为奖励。
沐倾狂的嘴巴被塞的满满的,便鼓着眼睛瞪他。
看着她可爱的模样,圣轻鸿心里一阵愉悦,遇见她真的很好,是她让他的心暖了起来,是她让他多了笑容,是她让他想要去爱一个女人。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行动啊?”她小声的问道,一双眸子朝外面警惕的扫视着。
圣轻鸿浅浅笑,“这座院子里都是我信任的人,你不用谨慎,不过外院的人,你倒是要多个心眼,时间没到,我不能冒然行动。”
他不能失败,他只能赢,这样才能给她安稳的生活。
“你一定要小心啊!”沐倾狂关心的说道,她要是没有猜错,他母后是想让他掌控秦天帝国,秦天帝国的皇子不少,而且又有太子,他想反了应该很难吧!
“为了你,我会好好的。”圣轻鸿突然伸手抓着她的手斩钉截铁道。
沐倾狂看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嘴角微微张扬,清脆道,“圣轻鸿,记住你说的。”
她只有这样一句话,她想他明白,如果他不好好的,谁陪她看这一生的盛世繁华。
圣轻鸿目光明亮的盯着她,右手更是握紧她的手,他答应她的话一定不会食言。
章节目录 177.扮猪吃老虎【7】
“对了,你上次在恶魔岛暴露了自己的力量,我要不要回去和他们说说让他们别泄露了?”沐倾狂皱眉道,她担心他们说漏嘴。
“不用担心,他们又不出恶魔岛,就算他们说漏嘴也没什么了。”圣轻鸿扬眉笑道,他想应该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展现自己的实力。
沐倾狂听他这样说才放下心来,她相信他会安排妥当的。
为了能帮圣轻鸿,沐倾狂觉得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强,所以她决定修习那个焚天诀。
这天晚上,沐倾狂把焚天诀重新再读一遍后,打坐在床,根据焚天诀独特的运行路线,开始运行体内的斗气。
明阳老人说这套斗技绝对堪称天阶斗技,而且还是独一无二的,这是他根据自己毕生所学的斗技,一招招潜心钻研才设计出来的。
沐倾狂此时管不了那么多,既然斗圣级别不能晋级,她唯一能够突破的就是斗技,斗技才是王道。
隔劈不远处的书房,圣轻鸿坐在夜色里。
“还是没有解毒的办法吗?”圣轻鸿的声音犹如寒冰,沐倾狂的毒对他来说是头等大事,他不知道她的毒下次什么时候发毒,要是再发作,她又得承受一次痛苦的折磨。
那种看着爱莫能助的样子让他很难受,比痛在他身上还要让他痛苦。
“主子,我已经派了很多人出去寻找,但得到的消息全是没有听说过这种奇怪的毒。”黑虎一脸的为难,这沐倾狂中的毒还真是奇怪。
圣轻鸿脸色又沉了沉,“派人继续找,我就不相信翻遍卡维斯大陆没有人能够解这种毒。”他一定会找到帮她解毒的办法,他要给她一个健康的身体。
“嗯,我会多留心的,主子,黑鹰和黑豹回来了,查到的还真如你所想的那样。”黑虎淡淡的笑道,他家主子每次预猜的事情几乎都不会错。
圣轻鸿嘴角泛着一抹冷笑,冷酷的说,“她们的野心还真是大,派人好好盯着。”
“是。”黑虎恭敬的点头,即而退了出去。
圣轻鸿双眸微微眯起,黑暗里,他周身散发着一股慑人的阴戾,他的寒体,倾狂的毒,看来他得带她去见见师父。
毕竟上次师父只是听他说倾狂的毒症,说不定亲眼所见后,会有办法也不一定。
圣轻鸿正这样想着,突然好像听到倾狂的尖叫声,一刻不作停留,他迈步快速朝倾狂的房间奔去。
冲进房间后,他看到倾狂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暗黑光芒,还有一层白色的斗气,她竟然到了斗圣的境界,只是此时的她似乎很痛苦,她在修习什么功法。
“倾狂……”他走上前担忧的叫道,银瞳里全是焦急。
沐倾狂紧紧闭着眼睛,额头的汗珠不断滑落,体内的剧痛一波波涌来,明阳老人说了,这是修习焚天诀的必经之路,当她按那运行路线修习后,身体必定要经过如火燃烧般的剧痛,能够过这一关,才能修习后面的步骤。
章节目录 178.扮猪吃老虎【8】
圣轻鸿不敢冒然动她,便安静的坐在旁边守着她,只要她没出事就好。
沐倾狂紧紧咬着牙关,承受体内的剧痛,反正更痛的她都受了,这些痛又算什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体内的剧痛才慢慢消失。
这次的剧痛让她全身无力,她不得不退出境界,能够打通焚天诀上面说的路线,她已经很满意。
“倾狂,你没事吧!你在修习什么力量?”圣轻鸿见她退出境界后,飞快走过去将她抱在怀里,伸出手帮她擦着额头上的汗珠。
沐倾狂虚弱的趴在他怀里,小声道,“我没事,我在修习一套独门斗技。”
说着,她眼里还闪洋得瑟的光芒,总算是把第一关过了。
圣轻鸿瞪了瞪她,让她这么痛苦的斗技,她还笑得出来,他不反对她修习,他知道她很要强,但让她这么痛苦的修习,他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好热啊……”虽然退出了境界,沐倾狂还是觉得全身如置在沸水里一样,全身一阵滚烫。
“我抱你去洗澡。”圣轻鸿朝她眨了眨眼暧昧的笑道。
沐倾狂撇了撇嘴,嫌弃道,“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邪恶!”
“我抱你去洗澡怎么就邪恶了?”圣轻鸿调侃她,即而抱起她朝外面走去。
王府后面有一个天然温泉,圣轻鸿将沐倾狂放下,浅笑道,“需要我帮你吗?”
沐倾狂送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板着小脸,霸道的说,“你转过身不许偷看,知道吗?”
“好,放心去洗吧!我守着你。”圣轻鸿捏了捏她的脸,转身朝旁边的假山走去,背对着沐倾狂站在那里。
沐倾狂是真的觉得很热,便快速走进温泉,还好温泉的水并不是太热,刚刚出了一身汗粘死她了,舒舒服服洗过后,她快速走上岸。
“我们回去吧!”沐倾狂走近他微笑道,她刚刚不敢脱衣服,所以身上是湿湿的。
圣轻鸿刚拉着她的手要走,突然眼眸冷了下去,沐倾狂也感应到了,好强大的杀气。
“你不要动,我来处理他们。”沐倾狂小声的说道。
圣轻鸿脸色很冰冷,眼里是阴戾的光芒,他们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敢跑到他的王府来行刺,真是不想活了。
“你不要出手,会有人解决他们。”圣轻鸿冷酷道,即而吹了一声口哨,而后拉着沐倾狂离开。
沐倾狂只感觉背后一阵杀气涌动,很快打斗声响起。
“圣轻鸿,你是不是从小在各种刺杀中度过啊?”沐倾狂心疼的问道,真是可怜的孩子。
“嗯,小时候,他们各种下毒,各种刺杀,所以我装病,装无能,没想到他们还是不放过我,迫不得已,我学会了各种算计,学会了杀人,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坏?”圣轻鸿冷峻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有的只是一片冷酷无情。
他想他冷漠的性格也就是在这些算计中形成的,渐渐,他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对任何人都是一片冷漠,也不愿意多和人接触。
“不,在我心里,你永远是好人,你不过是为了自保,又何来的错。”沐倾狂握紧他的手道,是别人不仁在先,他又何必要义。
章节目录 179.扮猪吃老虎【9】
圣轻鸿很感激她能这么想,他以为她会嫌弃他。
他也不知道他的手上染了多少血迹,反正他只知道在黑暗里,他杀了很多对他不利的人。
“倾狂,谢谢你能信任我。”圣轻鸿将她送进房间,然后紧紧抱着。
沐倾狂抬起头,高傲的盯着他,阴阳怪气道,“上次是谁说我说谢谢就要我的嘴巴缝起来,你说我现在要不要把你的嘴巴缝起来。”
圣轻鸿银瞳里闪着笑芒,他心情极好的说,“欢迎你来缝。”
“那我去找线。”沐倾儿假装要去拿东西。
“其实你不用去拿线,用嘴就能把我的嘴巴缝上。”圣轻鸿勾了勾薄唇邪气的笑道。
“……”沐倾狂吞了吞口水,她突然发现这个男人很闷马蚤,外表有时候冷死人,内心却是这么的邪恶啊啊啊……
“哼,你休想占我便宜。”沐倾狂扬了扬小脸嗯哼道。
他比她高很多,圣轻鸿低头,把脸凑到她唇边,一本正经道,“倾狂,我不占你便宜,不如你占我便宜吧!”
沐倾狂怔了怔,这占来占去,似乎还是他占了便宜,但她还是主动吻了他,小手捧着他英俊的脸,霸道的笑道,“圣轻鸿,记住,你是我的。”
圣轻鸿双手搂着她的腰紧紧抱着,声音温柔又坚定道,“我这辈子永远都只属于你一个人。”
沐倾狂脸上全是笑意,她终于找到归宿了,圣轻鸿就是沐倾狂的归宿,她突然好想见到爹娘,好想把这份喜悦和他们分享,但想想,现在还是不要去见他们,免得出什么意外。
第二天,凤诗语又来了王府,当时圣轻鸿和沐倾狂正在房间里用早饭。
“你不去见见她?”
“不去。”圣轻鸿冷淡道,对于别的女人,他没有任何兴趣,就连多说一句话,他也不愿意。
沐倾狂突然擦了擦手,笑笑道,“我去拒绝她。”
圣轻鸿刚想拉住她,但沐倾狂先一步朝门口走去,她打开门又立刻关上,即而看到一身粉红裙子,清新动人的凤诗语安静的站在那里,在她旁边站着一名浑身冒火的绿衣丫环。
“三公主,我们家王爷身体不好,不愿意见任何人。”沐倾狂走上前浅笑道。
“这位公子帮我再通报下吧!我这里有雪妃托我带来的东西要交给王爷。”凤诗语看着面前的沐倾狂温和有礼没有半点公主架子的说道。
沐倾狂看向旁边丫环手里提着的东西,“公主给我吧!王爷不愿意见人,我也没有办法。”
“对啊,公主,你暂时不要来了。”旁边的黑虎立刻笑道,他相信这公主是聪明人,王爷这么不愿意见她,那就是对她没有意思,她怎么还不知难而退呢。
凤诗语没说话,她旁边的丫环愤愤不平的开口了,“你们王爷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瞧不起我家公主?”
沐倾狂在心里冷笑,态度超级恶劣的冷冷道,“我家王爷哪里敢瞧不起公主,是我家王爷自知高攀不起,所以公主请回吧!”
章节目录 180.扮猪吃老虎【10】
言下之意是,三公主,你去找一个能够高攀你的人吧,人家圣轻鸿已经名草有主了。
“你,你们分明是看不起我家公主。”绿衣丫头伸手指着沐倾狂怒声道,公主能够那么好脾气,她实在受不了了。
沐倾狂冷冷的盯着她,嘲讽道,“你要如此贬低你家公主,我也没有办法。”
“你……”
“绿芜,闭嘴。”凤诗语侧身厉声道,那叫绿芜的丫环快速闭上嘴巴,气得在那里直跺脚。
凤诗语笑意盈盈的看着沐倾狂,即而拿过绿芜手里的竹篮递给她,柔声道,“这是雪妃准备的,麻烦公子拿进去给王爷,既然王爷不愿意见我,我就先回去了。”
沐倾狂淡笑的接过她手里的竹篮。
“圣轻鸿啊圣轻鸿,她好像真的对你很感兴趣,我怕你这次可能真的要娶她。”沐倾狂打开竹篮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摆在桌上,都是精致的糕点,还有冒着热气的参汤。
凤诗语肯定不会那么简单,她在王府这里受到这样的对待更加不会善罢干休。
而且昨晚那些涌来王府的杀手,恐怕也和凤诗语有关,估计是其它皇子不愿意让圣轻鸿取凤诗语,所以才想着立刻解决他。
圣轻鸿气定神闲似笑非笑的盯着她,沐倾狂被他一直那样盯着很不自在,她瞪了瞪他,让他有话直接说,不要用那样的眼神看她。
“倾狂,你现在最想做什么?”他突然开口笑问道。
“我想变强大,我要修习很厉害。”沐倾狂想也没有想脱口而出。
圣轻鸿突然抓着她的手,笑道,“不如我们出去历练?你觉得怎样?”
“去历练?”沐倾狂黑亮的眸子骨碌碌的转来转去,脑海快速转动着,即而她笑着点头,看来他们又想到一起去了。
第二天,圣轻鸿和沐倾狂离开了王府,他们身边并没有带任何人,而是悄无声息走的。
他们走的当天上午,皇宫下了旨,让圣轻鸿娶凤临三公主凤诗语,但因为圣轻鸿出去寻医看病了,这旨没有人敢接,所以圣旨被拿了出去,只能作罢。
“公主,你为什么要嫁给那个王爷,他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绿芜站在凤诗语身边愤愤不平道。
凤诗语端起茶轻饮一口,脸上全是灿烂的笑意,真是心思细密的人,圣轻鸿竟然提前离开了王府,看来他是猜到她今天会请求皇上下旨,跑得倒是比兔子还快。
不过这让她更加确定不能轻易错过他,同时,她眼里有一抹高深莫测的笑,看来这冷王并不像传言中那么无能,一个软弱无能的人心思绝对不会这么细腻。
“我就是想嫁他。”她轻轻的笑,他跑得了一时,跑不了一世。
“那现在怎么办?他都没接旨,难道我们一直住在皇宫?”绿芜很不情愿的说,但主子做了决定,她做奴婢的可没资格干涉。
凤诗语放下茶杯,意味深长的笑,“不,我们回凤临,他总会回来的,等他回来,我再过来。”
章节目录 181.借刀杀人【1】
秦天帝国郊外,一蓝一黑两道身影随着骏马在宽阔的大道上快速奔驰。
“圣轻鸿,我们第一站去哪里?”沐倾狂兴奋的问道,终于可以出来遨游了。
圣轻鸿看她一眼,挑了挑眉毛,笑道,“你不是喜欢炼药,听说炎机城将有一场很盛大的炼药会,不如我们去凑凑热闹。”
“真的,太好了!”沐倾狂双眸一亮,来到王府后她都没有机会炼药,她还在想什么时候能够得到逆天级丹药,这可是她答应丑丑和肥肥的。
一路上,遇到魔兽居多的地方,沐倾狂便要下去厮杀一番,增强自己的体魄,最近几天她一直有修习焚天诀,但不知道为何总是达不到要求,看来还是她的体质太弱。
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圣轻鸿和沐倾狂终于来到有丹药之乡著称的炎机城。
炎机城位于西贡帝国的境内,是数二的大都城,刚走进都城的门口,沐倾狂闻到空气里有一股淡淡的药香味,不愧是有丹药之乡著称的地方,连空气里都是药味。
“这里是不是很多炼药师?”沐倾狂问着身边的圣轻鸿,她依然是男子装扮,依然用的男声。
“嗯,这里是卡维斯大陆最有名的炼药之地。”圣轻鸿淡笑道,带她来这里,他是想看看有没有人能够解沐倾狂身上的毒。
黑虎那边一直查不到消息,他只有亲自带她出来,希望这趟外出之行,能够帮她解决体内的奇毒。
看着身边欢快活泼的沐倾狂,圣轻鸿心里全是满足,至于皇家那边,他们爱怎么闹就怎么闹,他这次态度已经表明的很清楚,他不愿意娶凤临三公主,如果那些人还敢追来,那就是自找死路了。
“好多卖丹药的店,圣轻鸿,我们去看看吧!”沐倾狂扯着他的衣袖,没办法,他的身体又恢复了寒体。
圣轻鸿看着她拉着他的衣袖,心里有些苦笑,要是在炎机城帮她解不了毒,他就带她去见师父。
沐倾狂钻进店铺就去问有没有逆天级丹药,但得到的结果全部是没有,她问了好几家都是如此。
“为什么都没有逆天级丹药卖?”沐倾狂很挫败的盯着圣轻鸿,这里不是丹药之乡么,为什么会没有?
圣轻鸿摇头笑,她想得太天真了。
“逆天级丹药是最珍贵的丹药,恐怕你翻遍整个炎机城的店铺都很难找到一颗。”圣轻鸿神情凝重道,就连他也炼不出逆天级丹药,逆天级丹药并不是谁都能炼出来的。
沐倾狂惊的张大嘴巴,逆天级丹药这么稀少么,她上次还想着哪天她要是能够炼出逆天级丹药多好,现在看来可能很艰难。
“那你干嘛不早些叫住我,害我白费力气和口水。”沐倾狂嘟嘴翻白眼瞪他,这只死妖孽!!!
圣轻鸿摸了摸鼻子,一脸委屈的眨眼道,“是你自己每次跑那么快,我想叫住你时,你早就溜进去了,我见你喜欢跑,就索性不叫你了。”
章节目录 182.借刀杀人【2】
“……”沐倾狂咬牙切齿,他这算理由么,他这根本不算理由好么!
呜呜,她被他欺负了!
饭桌上,沐倾狂大眼瞪着他一口口吃饭,弄得她好像很委屈一样,圣轻鸿受不了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便轻声细语的好好哄。
他以前从来没有哄过任何一个人,可是此时哄人的话也说得很顺溜,他只想让她开心,如她所愿。
这时候四周的人全部盯着圣轻鸿和沐倾狂,他们是俩个男人呀!
可是为什么那个蓝衣男子那么亲昵又好声好气的哄那个黑衣男子,蓝衣男子看起来冷酷俊美,黑衣男子看起来英俊潇洒,难道他俩是………
众人那样想后,再看向圣轻鸿和沐倾狂时,眼里都带着暧昧的笑芒。
沐倾狂才懒得理会他们,只顾享受圣轻鸿低声细语的轻哄,为了让那些围观的人看热闹看得更开心,她很没节操的拿起筷子夹菜亲昵的喂圣轻鸿。
随着她这样的动作出,四周各种笑声和议论声纷纷而起。
圣轻鸿听着那些人的笑声,一个凌厉充满杀气的压迫性眼神扫过去,再加上他身上散发着慑人的冰冷寒意,那些围观的人全部收回目光各自吃各自的东西。
“好吃吗?”沐倾狂笑眯眯问道。
“只要是你喂的,什么都好吃。”圣轻鸿一副享受的模样,漂亮又迷人的银瞳里是深深的宠溺。
沐倾狂听他这样说,勾了勾唇,夹起一个红红的辣椒喂向圣轻鸿,圣轻鸿蹙了蹙眉,他最不爱吃辣椒,而且他怕辣。
“轻鸿,你不吃吗?”沐倾狂偏了偏小脑袋笑里藏刀的柔声道。
圣轻鸿看了那红辣椒许久,最后张开嘴巴吃了下去,宠自己女人的第一条,只要她让他吃的,不管好吃难吃还是不喜欢吃的,都要觉得特别好吃!
吃完红辣椒,圣轻鸿的脸紧紧憋着,好看的剑眉深深的蹙起,真的好辣啊!
沐倾狂见他吃憋的模样,最后拿起一碗汤递到他面前,幽怨道,“明明不喜欢吃,为何还要吃,恩?喝了它!”
圣轻鸿见她递汤,立刻接过喝了起来。
沐倾狂双手托着下巴盯着他,她当然知道他为什么会吃,为了如她所愿,真是一个傻子。
旁边的人还是时不时朝沐倾狂和圣轻鸿打量,见他们那么亲昵,他们更加肯定,这两人肯定有特别嗜好。
吃过饭,沐倾狂拉着圣轻鸿陪她逛街,最后走过一家卖服装的店铺。
“老板,给我来四套店里最贵最好的衣服,记住,一套蓝色的,一套黑色的。”沐倾狂冲老板笑道,她觉得圣轻鸿还是穿蓝色的好看,她就穿黑色的吧!
圣轻鸿不解她为什么要买衣服。
沐倾狂待老板拿出衣服后,立刻让圣轻鸿换上,同时她自己也去换上,顿时两个锦衣玉带的翩翩美公子出场了,那尊贵的衣服配上他们自身的气质,不用看都知道肯定是大富人家的贵公子。
“圣轻鸿,你给钱哦,你还欠我两万个金币,这两套衣服就送给你了。”沐倾狂接过老板递来的两套衣服豪爽道。
圣轻鸿无奈的扬唇,她还记得那两万个金币呢。
章节目录 183.借刀杀人【3】
两人换好衣服再走出去,周边的人纷纷朝他们打量。
沐倾狂又跑去摊位买了一把上好的折扇,顿时,一个风流倜傥的俊俏公子出现在大家面前。
“圣轻鸿,你信不信我能找到逆天级丹药?”沐倾狂一边摇着折扇一边自信的笑道。
圣轻鸿挑眉看她,她能有什么办法,这让他很好奇。
沐倾狂高深莫测一笑,示意圣轻鸿跟她走,她寻问过路人后,最后来到炎机城最大的丹药铺子。
店铺的伙计在看到沐倾狂和圣轻鸿后立刻热情的迎了上去,从他们的装扮上看必定是大富人家子弟,再看他们那种浑然天成的贵气,他更觉得他们会是他的金客。
对于这种金客,当然要热情相待。
沐倾狂摇着折扇微微一笑,原本她去其它店铺,那些人在看到她的装扮后,对她不冷不热的,分明就是瞧不起她没钱。
因为是悄悄出的王府,所以他们穿得很朴素,没想到这里的人卖东西也是看装扮的。
“不知道两位贵客想要买什么丹药,我们万福堂可是什么名贵的丹药都有,只要你们出得起钱。”跑堂的伙计恭敬有礼的问着沐倾狂。
沐倾狂眉毛高挑,一副财大气粗的说道,“我想买逆天级丹药。”
“啊……”跑堂的伙计惊叫起来,惊讶的盯着沐倾狂和圣轻鸿,怔了好一会,他抱歉的笑道,“这位公子,这个好像有些难,我们这里没有那么厉害的丹药。”
沐倾狂看了看店铺,嘲讽的笑道,“刚刚可是谁说,我们万福堂里什么名贵的丹药都有,原来是唬人的。”
“这……公子,你应该知道逆天级丹药很少的,我们这里还真的没有。”跑堂的伙食脸上有些尴尬。
“哼,什么破店,还是炎机城第一大丹药店,原来是唬人的。”沐倾狂一副纨绔子弟的大骂道,那高傲的模样就好像一个二世祖。
跑堂的伙计被沐倾狂吼得更是不自在,他没有想到对方是来买逆天级丹药的,这种巅峰级丹药店铺里哪里会有卖。
“吵什么,谁敢在本小姐家里的店铺闹事。”突然一道凌厉的吼声从外面传来。
跑堂伙计听到门口的声音后,犹如抓到救命稻草般飞快跑了过去,恭敬道,“君小姐,这里,这里有两位客人想要买逆天级丹药,但我们店铺里没有,然后就这样了……”
沐倾狂侧身便看到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女面色凌厉的朝她走来,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一双深遂如潭水般的黑色眼眸,鼻子修长而挺直,两瓣樱色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