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走到沐倾狂面前淡淡的说。
他们能够待在这里已经很受岛主的照顾,而且很多的修习也是岛主教他们的,岛主的命令他们从来只有服从,绝对不会有任何意见。
“那我要的东西就拿走了啊。”沐倾狂嘿嘿笑道。
“倾狂,你就做我们的岛主,你看前任岛主都说了的。”蓝媚拉着沐倾狂的手欢喜笑道,没想到她竟然会是岛主命定的人。
沐倾狂摆手,“我不能,我现在自己还有麻烦没解决,我要离开恶魔岛了。”
“为什么要离开,我们不是说好了么,你躲那石室里就行了。”蓝媚眉头微蹙,怎么又要走啊,她现在很舍不得她走。
“我和圣轻鸿一起离开,你们都要好好的,以后我会回来看你们的。”沐倾狂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们十人,她现在真的没有资格掌管恶魔岛,那样只会为这里带来麻烦。
众人见她心意已决,自知说太多也没有用,而且她跟着圣轻鸿,他们似乎更放心,毕竟那变态比他们厉害多了。
“圣轻鸿,我愿意跟你走。”沐倾狂回家后找到圣轻鸿笑意盈盈道。
圣轻鸿一身蓝色华服站在院子的墙边,他一直在等她回来,听着她的话,他侧身看向她,笑得无比迷人的答道,“好。”
只有一个字,但这个好字却包含很多,只要她愿意,他便会一直护着她。
沐倾狂站在那里浅浅的笑,两双眸子深深的盯着对方,两人已经不用过多说话便能从对方的眼神看出什么,因为有一种默契叫心照不宣。
章节目录 165.有一种默契叫心照不宣【5】
沐倾狂从来没有现在这么开心过,突然间就觉得头底的乌云全部飞走了,有的只是艳阳天。
未来,她再也不会怕,她会努力闯出一条路,一条属于她自己的路。
“爷爷,你回去雷洛帝都吧!”沐倾狂找到沐峰说道,她不能带他一起走,不然会暴露行踪的。
沐峰看了看圣轻鸿,又看了看沐倾狂,虽然不愿意和她分开,但他也清楚现在的处境,“好,你一定要好好保重,我们青云宗等着你回来。”
“好,我一定会回去的。”沐倾狂斩钉截铁的说道。
下午,圣轻鸿带着沐倾狂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恶魔岛,沐倾狂一身黑色的男装,一头黑发高高束在脑后,脸上带了一张漂亮的人皮面具,所以此时,她也算是一个俊俏的美男子,但站在圣轻鸿身边,那就真的不算什么了。
圣轻鸿直接带沐倾狂去了他的王府。
沐倾狂是来过秦天帝都的,所以对这里并不是特别的陌生,走进圣轻鸿的王府,看着里面的景色,她眨了眨眼,这家伙真会享受,这里根本不奢华精致,相反是田园风光,整座大院犹如世外桃源般,景色撩人。
看着这座王府,沐倾狂只感觉赏心悦目,让她好像不是身处王府中,而是一座很普通的院子。
“黑虎,她叫圣狂,以后是我的贴身侍卫。”圣轻鸿把沐倾狂带到黑虎面前,黑虎不仅是他的贴身侍卫还是王府的管家,可以说在王府,除了他,黑虎的权利是最大的。
黑虎看了看沐倾狂,沉稳的笑道,“沐小姐,很感谢你当初救了我们王爷,欢迎你来王府当差。”
沐倾狂看向圣轻鸿,这人第一次和她见面,竟然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自己人。”某妖孽喝了口茶悠悠说道。
“举手之劳不值得一提。”沐倾狂没有任何骄傲,只是爽朗的笑。
黑虎微愣,难怪主子会喜欢她,她身上这股淡然不骄不傲的确让人欣赏。
圣轻鸿怕她赶路累了,便带她下去休息,她的房间就在他的隔壁,这是他故意安排的,这样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
黑虎对于主子那点心思那里会不知道,他对沐倾狂很是恭敬,把她当王府的女主人看待。
“喂,你不是让我休息,你干嘛还待在我房间里?”沐倾狂看着站在她旁边不走的圣轻鸿蹙眉道,难不成他想看着她睡觉不成。
圣轻鸿看了看她,理直气壮道,“这里也是我的房间,因为整座王府里的所有东西都是我的。”还有你也是我的,只不过这句话他没有说出来。
“那我现在走了。”沐倾狂作势就要下床。
圣轻鸿怒,绷着冷艳的脸狠狠瞪着她,沐倾狂勾了勾唇,露出得意洋洋的笑。
“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叫我。”圣轻鸿语气无比温柔又宠溺的说道。
“圣轻鸿,你不能把我当客人对待,这样演戏演得都不像了,我可是你的侍身。”沐倾狂一本正经的说,哪有做侍卫像她这样待遇的,她只求个心安理得。
章节目录 166.有一种默契叫心照不宣【6】
“错,不是你的侍卫,是你的贴身侍卫。”圣轻鸿纠正着她的话,说到贴身两个字时,他故意暧昧的看着她。
沐倾狂被他的眼神盯的,小脸微微有些发烫,她恼羞成怒的拿起一个枕头朝他砸去。
圣轻鸿心情愉悦的大笑起来,即而身姿飘逸的离开房间。
站在外面守候的丫环听着圣轻鸿的笑声,一个个感觉天要下红雨了,她们来王府伺候了这么几年,第一次听到王爷的笑声,而且王爷是秦天子民众所周知的冷王,因为他们以前从来没有见他笑过,更不要像此时那么爽朗的笑声了。
看来他们这次新来的侍卫大有来头,而且在王爷心里肯定有着不一样的地位,顿时,她们心里都明白,对屋里那个侍卫一定要恭恭敬敬,不然下场只有死。
沐倾狂哪里有心情睡大觉,她从空间戒指里拿出焚天诀有滋有味的看了起来。
明阳老人说了,只有达到斗圣才能修习焚天诀,沐倾狂很庆幸,幸好前几天她刚突破斗圣,不过这两天她还不敢修习,毕竟她的身体因为毒发作过,体质还不算太好。
修习焚天诀必须拥有超强的体魄,沐倾狂想了想,看来她还得好好锻炼自己的身体才行。
圣轻鸿去了书房,黑虎同时跟了进去。
“主子,你竟把她带回王府来了?”黑虎满脸凝重道,他原本以为圣轻鸿会让他派人去恶魔岛保护沐倾狂,却不想他直接把人带回家了,看来他这次是认真的。
圣轻鸿慵懒的靠在椅子上,如雕刻般精致的五官浮着一层淡淡的笑意。
“她就是我的命,你知道该如何做了吗?”
“是,黑虎明白了。”黑虎心里是深深的震撼,他没有想到圣轻鸿会说出这么一句话,再看他脸上的笑意,他也笑了起来,能够让主子笑的人估计只有沐倾狂,他一直跟在他身边,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他笑,他的脸一直是冷冷的,他还一直以为他不会笑。
原来他也是会笑的。
“主子,娘娘想见你,恐怕要帮你纳妃了。”黑虎脸上带着一抹幸灾乐祸的笑。
圣轻鸿俊眉微挑,刚刚还笑着的脸瞬间沉了下去,身上散发着一股压迫人的气势,“推了。”
黑虎抿了抿唇,有些为难道,“这次恐怕不行,因为对方是凤临帝国来的,不是本国那些千金小姐。”
“凤临帝国?”圣轻鸿细细嚼着,说实话,他还挺佩服凤临帝国的,因为那里是一个女权国家,掌权的是女人。
卡维斯大陆一分为五,凤临帝国能在其它四个男权主义的国家中屹立不倒,没有一些真本事那是肯定不可能的。
“为何是我?皇家的王爷那么多,我就不相信父皇会看上我。”圣轻鸿嘴角泛着冷笑,他在众王爷中是最不入他父皇眼的,只因为他从小体弱多病,再加上他天生的寒体,小时候所有人都认为他是怪物,个个嫌弃他。
如果不是他母后,恐怕他早就不能活在这个世界上。
章节目录 167.有一种默契叫心照不宣【7】
凤临帝国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她们想要和秦天帝国联姻,派出来的人在凤临一定有着地位,恐怕这场联姻也不会那么简单。
“这个属下也不清楚,我看王爷还是去见一下娘娘,娘娘都找你好几天了,我回她的是你出去寻医了,她说你回来立刻去找她,凤临帝国的人似乎来了好几天了。”黑虎恢复神情凝重道。
圣轻鸿点了点头,淡淡道,“你去告诉我母后,说我晚上过去她的宫殿用膳。”
黑虎重重点头,而后行礼离开。
圣轻鸿靠在椅子上,脸上浮着高深莫测的冷笑,凤临帝国终于有动作了。
五大帝国蠢蠢浴动,凤临帝国这是想找靠山吧!所以才找上离她们最近的秦天帝国,据他所知,凤临帝国和雷洛帝国挺好的,这次怎么不和他们联姻,反而来找秦天帝思?
沐倾狂在床榻上津津有味的读着焚天诀,越往下读她越感兴趣,似乎这本书有着很奇妙的东西在吸引着她。
感觉到外面的脚步声后,她快速把书收起放进空间戒指,然后装睡。
圣轻鸿进来看着床上高高耸起的一团,嘴角微微扬了扬,轻轻走到床边坐下,银瞳波光闪闪的盯着沐倾狂露出被子外面的脸,他不说话,也不伸手去摸,只是安静的盯着。
沐倾狂在心里恨恨咬牙,刚刚怎么就忘记把脑袋缩进被子里了,此时,让他这样盯着,她很不自在。
“你要是想继续装睡,我就一直盯着你。”圣轻鸿轻飘飘的声音带着一抹迷人的磁性。
沐倾狂再也无法假装,立刻坐起身子,愤愤的瞪着他,“你干嘛进来我的房间?”
“当然是叫你起床,晚上跟我去皇宫。”圣轻鸿似笑非笑道。
沐倾狂眨眼,她才刚来王府,这就马上叫她进宫,但想了想,她点头,“好。”
傍晚,圣轻鸿和沐倾狂坐在马车里,黑虎在马车外面驾车,一路上,圣轻鸿跟沐倾狂介绍秦天帝国,也跟她讲着皇宫的规矩。
沐倾狂一一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她着实不喜欢皇宫,她最讨厌那些条条规规。
圣轻鸿似乎看出她对皇宫的的不耐烦,便不再多说什么,他相信她是聪明人。
到了皇宫的大门口,黑虎在外面等候,沐倾狂随圣轻鸿去了皇宫,圣轻鸿蓝色的华服外面披了一件厚厚的披风,整个人雍容华贵,只不过那苍白的脸看起来有丝病态,宫内的太监和宫女看到他后纷纷行礼。
“喂,你为什么要装病呀?”沐倾狂边走边小声的问道,这是刚刚圣轻鸿告诉她的,从现在开始,在她眼里,他就是一个病弱没力量的人。
她想一定是他在皇家受到排挤,为了保身,他不得不装病,真是可怜的娃,和她同病相怜,难怪上次会让别人算计,皇家永远都是一个步步惊心的地方。
“你觉得呢?”圣轻鸿对着她宠溺一笑。
沐倾狂黑亮亮的眼睛骨碌碌的转了转,笑而不语。
随着圣轻鸿的带领,沐倾狂来到一座很精致的宫殿,门口一位女子在看到圣轻鸿来了后,热情的迎了上来,“沈纱见过五王爷,娘娘已经在里面等你。”
章节目录 168.有一种默契叫心照不宣【8】
圣轻鸿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迈步朝里面走去,沐倾狂快速跟上,但叫沈纱的女子把她拦住了,“你不能进去。”
沐倾狂看了看沈纱,再看向前面的圣轻鸿。
圣轻鸿转身回头,冷酷道,“让她进来。”
沈纱见圣轻鸿这样说,眉头微蹙,看了看沐倾狂又看向圣轻鸿,“王爷,娘娘这里是不允许外面的侍卫进的,万一……”
“没有万一,我说进来就进来。”圣轻鸿身上散发着一股压迫人的气势,语气更是不容人拒绝。
沐倾狂听他这样说,笑得很纨绔的盯着沈纱,“这位姑娘,你放心,我是王爷的贴身侍卫,不会乱来的。”说完,她还故意眨了下勾人的媚眼。
沈纱被沐倾狂这样逗着,脸上有些微微泛红,愤愤的快速瞪她一眼便朝里面走去。
走过大殿的大厅再朝旁边偏殿走去,只见里面坐了两个人,一个尊贵非凡的妇人,还有一个全身洋溢着非凡气质的女子,女子端庄大气,也就十五岁的样子,一身富贵之气,一看便可以肯定是贵族小姐,她正同那位雍华的妇人攀谈着。
“鸿儿,你来了。”妇人抬头看向一表人才的圣轻鸿,即而朝他招手,她就是圣轻鸿的母后秦宜雪。
圣轻鸿走上前,行礼道,“儿臣见过母后。”
秦宜雪见圣轻鸿身上披着披风,站起身子朝他走去,帮他拢了拢披风,又示意沈纱拿暖炉过来,“鸿儿,你的身体不舒服吗?脸色这么苍白。”
圣轻鸿看了看面前的妇人,淡淡道,“母后不用担心,我的身子一直如此,病了好,好了病,恐怕是永远好不了了,咳咳……咳……”
“沈纱,倒茶来。”秦宜雪见圣轻鸿咳嗽的厉害,脸上全是担忧,心里满是心疼,然后又看向桌边的女子,气定神闲的和笑道,“诗语,这位就是我的儿子,圣轻鸿,鸿儿,她是凤临帝国的三公主,凤诗语。”
凤诗语站起身子,迈着莲步朝圣轻鸿和秦宜雪走过去,笑盈盈的打着招呼,“见过五王爷,我叫凤诗语,很高兴能够认识你。”
圣轻鸿面无表情的看她一眼,即而收回目光看向手里的暖炉。
凤诗语也不介意,她早就听闻过秦天帝国的五王爷有冷王之称,对谁都是淡漠无比,她一直想见见他,没想到今天一见,果真如传言一样,虽然他很冷,但身上的气质却极其吸引人,特别是那双独特的银色瞳孔,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双眸,那么冷酷,那么妖艳迷人。
站在旁边的沐倾狂目光淡淡的看着站在一起的三人,心里也算是明了,圣轻鸿的母后是想把他纳妃吧!他的王府好像还没有妃子,知道他要纳妃,她心里非常的不爽呢。
“鸿儿,你怎么不打声招呼。”秦宜雪见圣轻鸿那么冷淡,心里有些焦急,凤临帝国派出三公主来和亲,他应该抓住这个机会。
圣轻鸿挑了挑眉,冷傲道,“我刚刚看她一眼算是打招呼了。”
章节目录 169.有一种默契叫心照不宣【9】
秦宜雪瞪他一眼,满脸歉意的看向凤诗语,“诗语,鸿儿这孩子就是这样,对谁都是这么淡漠,你别放在心上。”
凤临语勾了勾唇,娇笑道,“娘娘,诗语没放在心上,倒是五王爷这样特别的打招呼方式,我还是第一次遇见,感觉很新鲜,我喜欢。”
“诗语不介意就好。”秦宜雪笑得合不拢嘴,她看出了凤诗语对圣轻鸿的欣赏之意,只要她对圣轻鸿有意,她便可以找皇上让圣轻鸿娶了她,这样圣轻鸿背后就会有凤临帝国这个靠山,三公主在凤临帝国可是很受女皇喜欢的。
“来来,我们赶紧过来坐下用晚膳。”秦宜雪招呼着圣轻鸿和凤诗语,饭桌上,她努力想撮合他俩,但圣轻鸿根本不给她面子,一句话也不主动和凤诗语说,就算她们问话,他也只是嗯的一声,要不就是闭口不答。
这把秦宜雪气得在桌子下面用脚踢他,这个死孩子!
圣轻鸿也不介意,只是慢条斯理的吃东西,吃到一半时,他说不舒服要回去,他脸色苍白的样子让秦宜雪很担心,但又想着有事和他说,便不想让他马上回去。
“沈纱,送五王爷去偏殿里休息。”秦宜雪朝沈纱命令着。
沈纱微笑着点头,伸手要去扶圣轻鸿,圣轻鸿一个犀利的眼神扫过去,她的手缩了回去,低垂着头等待圣轻鸿先走。
沐倾儿快速跟上圣轻鸿离开,她一点也不喜欢待在这里。
“诗语,你千万不要介意,实话和你说吧!鸿儿从小就多病,身体常年不好,唉……”秦宜雪说到伤心之处,脸上全是忧愁,小时候,圣轻鸿等了一场大病,之后便总是生病,而且还不能修习,再加上他天生的寒体,不知道受了多少冷眼嘲讽。
凤诗语听秦宜雪这样说,巧笑嫣然的安慰她道,“娘娘,你不用担心,王爷一定会洪福齐天,他一定会好的。”
秦宜雪听她这样说,心里越发喜欢凤诗语,“你真是惹人喜欢,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看中的人。”
凤诗语来了好些天,前段时间她认识了秦天帝国的所有皇子,她本想让圣轻鸿早些见凤诗语的,哪知道一直找不到他的人,黑虎又说他去寻医了,最后她只能等。
她是担心凤诗语选了其它王爷,在所有的皇子里,不是她自私的想,而是事实的确如此,圣轻鸿绝对是所有皇子中最俊美无双的,除了他不能修习这个缺点外,虽然他不能修习,但他身边高手很多。
自从上次出了意外后,她派了更多的高手守护在王府外面,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再危害她的孩子。
凤诗语看了看秦宜雪,脸上有些小小的娇羞,说实话见过那么多皇子,最让她满意的要数圣轻鸿了,他身上莫名有一种东西在吸引她,特别是那双冷艳的银瞳。
“可是先和我说说吗?”秦宜雪期盼的看着凤诗语,其实她心里已经有些数了,圣轻鸿出现的那刻,凤诗语眼里就有了惊艳。
章节目录 170.有一种默契叫心照不宣【10】
凤诗语犹豫了许久道,“在所有的皇子中,我最感兴趣的是五王爷,只是他好像对我没意思,因为他就看了我几眼,而且眼神都那么冷酷。”
秦宜雪笑了起来,看着她语重心长的叹息道,“鸿儿因为身体的原因,从小受到别人排挤,最后性格便成了如此,他对任何人都会冷酷,你不如和他多相处看看。”
“好,我还真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人能够让他放下冷漠。”凤诗语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圣轻鸿的确让人很有挑战性。
秦宜雪听凤诗语这样说,心里更是高兴,紧接着便和她说着圣轻鸿小时候的所有事。
“圣轻鸿,原来你母后是叫你来相亲啊。”沐倾狂刚走进偏殿便装作很随意的问道。
圣轻鸿转身看着她,笑意盈盈道,“你觉得她怎样?”
沐倾狂拿起桌子上的果子啃了一口,若有所思道,“嗯,还不错,长相漂亮,身材很好,又那么温婉动人,是个做王妃的料子。”
“沈纱,送糕点进来。”圣轻鸿突然朝门外怒声吼道。
“是,王爷。”沈纱被圣轻鸿的吼声吓得身子缩了缩,即而快速去拿东西。
圣轻鸿面色阴沉的盯着沐倾狂,银瞳里一片幽暗,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沐倾狂没想到他会发脾气,眨了眨眼,伸手戳了戳他的胳膊,纨绔的笑道,“有美人来和你相亲,你发什么脾气,刚刚还对别人那么冷漠,你伤人家的心了。”
说这话时,她感觉自己心里酸酸的,第一天陪他进宫,便是来看他相亲,对方还是那么的漂亮,又有那么尊贵的身份。
圣轻鸿撇开脸不看他,一张俊脸黑臭的别人欠了他几千万金币似的,她难道看不出来,他不喜欢相亲么,竟然还敢调侃他。
“王爷……”沈纱的声音在外面小心翼翼的响起。
沐倾狂快速站起身子恭敬的站在圣轻鸿身边。
“进来。”他冷冷道。
沈纱推开门,端着一盘精致的糕点和一碗参汤走了进来,见圣轻鸿没有其它吩咐后,她快速退了出去,五王爷的性格一直是阴晴不定,就算是她早就知道,但他发脾气时,还是让她很害怕的。
“过来坐下。”圣轻鸿抬头看向沐倾狂。
沐倾狂走过去坐下,笑容甜美的指了指精致的糕点,“这是给我吃的?”
“给某个蠢货吃的。”圣轻鸿咬牙阴测测道,他相亲,她一点也不介意么,还敢笑得那么开心。
“………”沐倾狂很无语,他这是骂她是蠢货么,哼,以后再跟他慢慢算账,原本一直看着他们吃饭,她是真的饿了。
这个男人就是那么别扭,那么矫情。
圣轻鸿看着她满足吃东西的模样,紧绷的脸不再那么冷。
“喂,你是不是不喜欢她,不喜欢就直接说不喜欢嘛!坐在这里发什么脾气。”沐倾狂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说道,她当然很希望他拒绝那个什么公主。
圣轻鸿听着她这句话心里终于愉悦了,剑眉微微上扬。
章节目录 171.扮猪吃老虎【1】
“你希望我拒绝她?”他凑近她笑问道。
沐倾狂拿起一个糕点塞进他嘴里,挤眉道,“我可没有说,你自己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呗!”
语落,她快速站起身子走到他身后,因为她听到有人朝这里走来。
果然,没一会的功夫,秦宜雪从外面推门走了进来,然后她便看到了沐倾狂,她微微蹙了蹙眉头,说道,“鸿儿,这是你新来的侍卫?”
“嗯。”圣轻鸿淡淡的应了一声。
秦宜雪没有再多说话,走过去坐在圣轻鸿旁边,“鸿儿,你觉得三公主怎样?”
“不怎样。”圣轻鸿直接答道。
秦宜雪的眉头深深皱起,语重心长道,“你已经不小了,是应该娶个王妃回去,三公主是凤临帝国的,娶了她总比娶其它人好,这次你就听母后的可好。”
“母后,我现在不想纳妃,我的身体你知道的,说不定我哪天就撑不下去了。”圣轻鸿挑了挑剑眉,不以为然的说道。
“胡说!”秦宜雪被他的话气倒了,厉声的喝斥道,他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虽然他的身体是爱生病,但总得来说对生命没有危害,“你放心,母后不会让你出事的,你的身体一定会好起来。”
“母后,我的寒体永远改变不了,你不要自欺欺人了。”圣轻鸿面无表情的淡淡说道。
秦宜雪听他这样说,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寒体,寒体,这是他身份的象征,怎么能够改变呢。
“寒体不会伤害你的生命,那只是……”说到这里,秦宜雪停了下来,而后改口道,“我一定会找到大夫帮你治好病的。”
“母后,你刚刚的只是是什么意思?”圣轻鸿抓住秦宜雪话里的重点,他总觉得秦宜雪隐瞒了他什么,父皇不是寒体,她也不是寒体,为何他天生会是寒体,曾经他想过,他不是秦宜雪的孩子。
可是她待他是真的很好,后面他还悄悄拿了她的血和他的血放在水里,结果是融合的,那就表明他们是母子。
“只是你的寒体恐怕一般女人承受不了,到时候你怎么和她们亲昵,这样怎么会有孩子。”秦宜雪满脸忧愁道,除非他……
圣轻鸿被她的话说得嘴角抽搐了下,沐倾狂听着秦宜雪的话,眉眼弯弯,心里也在发笑,是哦,圣轻鸿的身子那么冰冷,要是哪个女子和他亲热,会不会被冻坏掉,然后她又撇了撇嘴,他母后似乎想帮他纳很多妃子。
“所以我决定不娶。”圣轻鸿一本正经道,他正好可以借自己奇怪的寒体挡住立刻娶王妃的事。
“不行,这次你必须娶。”秦宜雪沉声道,而后她又叹气,“鸿儿,你也知道他们容不了你,所以你必须站起来,只有把秦天帝国掌握在你手里,他们就不敢再欺负你了。”
圣轻鸿勾了勾唇冷笑,那些欺负他的人,他自然会慢慢收拾。
“我不会娶她的,母后就不要再费心了,我累了。”圣轻鸿站起身子就走,沐倾狂快速跟上。
章节目录 172.扮猪吃老虎【2】
“喂,你真的不娶那个美人呀?”马车里,沐倾狂伸手戳着圣轻鸿的肩膀。
圣轻鸿原本望着窗外的,突然回头,银瞳波光潋滟的盯着她,笑道,“我为什么要娶她?”
“人家有身份有样貌,而且你母后好像很喜欢她。”沐倾狂淡淡说道。
“那又怎样?”圣轻鸿傲然道,他不想娶,没有人可以逼他,他的事从来都是自己做主的。
“好嘛,不娶就不娶。”沐倾狂笑意盈盈道,她一点也不喜欢他娶那个公主,他们怎么看怎么不相配!
圣轻鸿突然将她拉进怀里,沐倾狂一个不稳便倒在他的怀里,她想挣扎,他凑近她耳边小声的笑道,“让我帮你取暖,不然我身子冷了就不能帮你取暖了。”
取暖?沐倾狂挑眉,她现在又不冷,取什么暖,哼!想抱她竟然找这样的理由,真是幼稚!
“圣轻鸿,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沐倾狂抬起头,狭长的丹凤眼里全是狡黠的光芒。
“嗯?”他扬了扬下巴。
沐倾狂拉着他的手臂,恶趣味的痞笑道,“刚刚你母后都说了,要是你的身体变冷了,你怎么和女人同床啊,那样对方会不会被你冻死。”
圣轻鸿闻声不喜不怒,挑眉思虑了一会,突然低头,俊美的脸上带着一抹邪恶的笑,“倾狂,要不等我身体变寒了,我们试一试,看会不会把你冻死。”
“………”沐倾狂眨眼,即而猛烈摇头,她才不要和他试。
“沐倾狂,你就试一试吧,本王免费为你服务。”圣轻鸿面带笑容,心里却是有些暴怒,要是他们以后在一起了,要是寒冰潭对他也没用了,他岂不是都不能和她亲热。
“不试不试,我才不要,圣轻鸿,你休想占我便宜,哼!”沐倾狂鼓着气呼呼的脸瞪他,心里却也在想,这个怀抱以后变冷了怎么办,她就不能想靠时就能靠,这的确是一件很让人郁闷的事情。
圣轻鸿目光灼灼的盯着她,脸离她越来越近,沐倾狂眨了眨眼,身子朝下面缩,但他的双手很快又将她提了起来。
她看着他渐渐恢复血色的唇,看着他白皙圣洁的脸,看着他撩人心弦的银瞳,还有那浓黑的剑眉,越来越近了,他这是要吻她嘛!
“倾狂……”他的声音带着浓厚的磁性很迷人很性感。
“嗯……”沐倾狂声音娇柔的应了一声,双眸大大的盯着他,心里有些小小的期盼,他怎么还不吻她,书里的男女主角通常这个时候都会接吻的呀。
圣轻鸿突然笑了起来,伸手朝她唇边碰去,擦了一下,吐着热气道,“倾狂,你刚刚吃东西,忘记擦嘴巴了。”
“……”沐倾狂双眸瞪大,看着他手指上有糕点留下的碎粒,突然她啊的一声尖叫,伸出拳头朝圣轻鸿那张祸水的脸上狠狠打去,圣轻鸿躲开了,双手一动将她抱紧在怀里,下一秒,在她唇上偷了个香。
沐倾狂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僵了僵,他竟然真的吻她了?
章节目录 173.扮猪吃老虎【3】
“圣轻鸿,你干嘛吻我?”沐倾狂故意愤愤道,她这是要谈恋爱了么。
圣轻鸿突然将她脸上的人皮面具撕了,她小脸酡红着,要多迷人就有多迷人,他修长的手指慢慢抚上,深情道,“沐倾狂,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
“你这算是表白吗?”沐倾狂握着他的手道,脑海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爆炸开,全部都是粉红色的泡泡。
“你说呢?”他把问题丢给她,嘴角微扬,母后催他纳妃,他必须对她表白,不管她会不会答应和他在一起。
沐倾狂双眸定定的盯着他,就是他了吧!这辈子就是他了吧!
和他在一起,她的心情总是愉悦的,这辈子,他是除了爹娘外对她最好的,而且爹娘也喜欢他,可是他是皇家人。
“你喜不喜欢我?”圣轻鸿见她不回答,有些等不及了。
“你说呢?”沐倾狂学着他的语气把问题丢给他。
圣轻鸿微挑眉,将她更紧的搂在怀里,他了解她的脾气,她要是不喜欢他,会让他吻么,估计早就对他发飙,然后拳打脚踢了。
下马车前,圣轻鸿帮她把人皮面具带上,而后和她一前一后下马车。
圣轻鸿知道她肯定饿了,便命令人快速给她准备吃的,吃饱喝足后,两人各回各的房间。
回到房间后,沐倾狂双手撑着下巴坐在梳妆台前,她这样算是和圣轻鸿一吻定情了咩?
“哟,某人心花怒放了。”丑丑调侃意味十足的话响起,即而一团白出现在梳妆台上。
“呵呵,你们竟然亲亲了。”一团灰灰的东西也跑了出来,肥肥跟着凑一把热闹。
沐倾狂看着它们俩个,扬了扬下巴,嫌弃道,“不就是接了个吻,你们大惊小怪做什么。”
“羞羞羞!”丑丑和肥肥同时道。
沐倾狂挑眉瞪它们,狡黠的笑了起来,“我就不相信你们以后碰到一个母的对象,会不和它亲亲。”
“………”丑丑和肥肥的脸好像发烫了,她怎么可以这么直接的说出来,一点也不害臊。
沐倾狂笑了一会,即而打会进入修习的境界。
现在这样挺好的,在王府有吃有喝,还可以专心修习,没事还可以谈个小恋爱。
雷洛帝都皇宫。
“姑姑,沐倾狂已经离开了恶魔岛。”沐清蓝淡淡的禀报着,对于这次刺杀没成功,她竟然一点也不愤怒。
沐采青伸手按了按额头,脸上有些愤怒,厉声骂道,“一群饭桶,竟然连一个人也杀不了,我知道她离开了,而且现在下落不明,她的爹娘也被人接走了,到底是谁在帮她。”
“姑姑,我查过了,不是三王爷。”沐清蓝如实道,她也很疑惑,按理说,沐倾狂应该只认识莫纤凉一个大人物,还会有谁在背后帮她。
那天从斗气圣堂请来的人全部死了,沐清蓝被吓了一大跳,她绝对不相信那些人是沐倾狂杀的,所以她背后肯定有一个强者在帮她。
是谁?为何沐倾狂总是能够碰到好事。
沐清蓝咬了咬牙,在心里有些羡慕,同时有些担忧。
章节目录 174.扮猪吃老虎【4】
如果沐倾狂身边又有高人,那她到时候再回来肯定会变得无比厉害,能够一次解决掉那么多斗尊和斗圣,这样厉害的强者,她有些不敢往下想。
沐清蓝瞬间觉得有种无法呼吸的感觉,藏在衣袖下的手紧紧捏着。
突然间,她有些改变想法了,她不希望沐倾狂回来,永远不要回来,如果沐倾狂回来,她打不过她,那她就真的输了。
她已经输了沐倾狂一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