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好的地方,这色泽不够亮,药味闻起来不够纯,想必功效不会那么明显,下次再多加些火候,药材的成份再多放一些,或许会更好。”
“好,我记下了,这真的是仙级丹药吗?”沐倾狂欣喜道,没想到第一次试就成功了,虽然还有很多不足,但她也很高兴。
章节目录 155.你这个蠢货【5】
“嗯,主要是你有元素力,所以才会炼出这么高级的丹药,不然一般人根本达不到,很多的召唤师也会是变态的炼药师,唉,没想到你竟然也是召唤师,上天待你不薄。”蓝媚看着她淡淡笑道,卡维斯大陆上能有她这样变态天赋的人真的很稀少。
“是啊,我挺幸运的。”沐倾狂看着手里的丹药淡笑道,即而,它招来丑丑和肥肥,把那些丹药全部让它们去分着吃了。
蓝媚看着她,突然蹙眉,“你的毒怎么办?”
沐倾狂这才想起自己的毒,眉宇间有一丝愁,她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到斗圣的境界,是不是到时候会发作。
“顺其自然,它不会要了我的命。”沐倾狂勾了勾唇冷笑道,那人是想慢慢折磨她,所以才会弄这种奇毒。
“可是……”蓝媚蹙眉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现在是打从心里怜惜这个孩子。
沐倾狂拍了拍她肩膀,纨绔的笑道,“不要担心我,我没事的。”
“切,谁担心你,你要死出去死,千万不要死在我这里。”蓝媚没好气的冷哼道,她问过常青天了,他说他也没有办法,让沐倾狂去外面找高人。
“………”沐倾狂翻白眼,她要不要这么矫情。
圣轻鸿突然走了进来,双眸阴沉沉的盯着蓝媚,蓝媚吓魂飞魄散,拍了下沐倾狂肩膀灰溜溜的跑了,又一个变态来了,她还是赶紧的走比较好。
“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沐倾狂怔了怔,他回来多久了,有没有听到她们的谈话。
“我在想某人一定盼着我回来,所以我当然得早些回来。”圣轻鸿眼里闪着戏谑的光芒。
沐倾狂瞪他,真是太自恋了,突然,她兴奋道,“我告诉你,我炼出仙级丹药了。”
看着满足的笑容,圣轻鸿心底一阵柔软,他刚刚听到她和蓝媚的谈话了,她的毒到底该怎么办?他应该如何帮她,每想到她的毒,他就心痛一次。
“喂,圣轻鸿,你这是什么表情,我炼出仙级丹药,你不是应该高兴的吗?”沐倾狂很嫌弃的瞪着他,她想和他分享这份喜悦,他怎么一副忧愁的样子,他哪里那么多忧愁,刚刚出去出什么事了吗?
圣轻鸿突然笑了起来,“恭喜高级大炼药师沐倾狂。”
沐倾狂被他说的有些很不好意思,眉眼弯弯道,嘟嘴娇笑道,“我才不是高级炼药师。”
“我忘记和你说了,是未来的高级大炼药师。”
沐倾狂的脸绿了,一阵泪流满面,这只死妖孽,要不要这样捉弄她,害她白高兴一场。
在她发飙前,圣轻鸿开口道,“你那位贵妃姑姑已经收到了尸体,估计下一步,她会想办法拆了这座岛,你打算怎么办?”
沐倾狂的脸色沉了下去,狭长的丹凤眼是阴森森的光芒,藏在衣袖下的双手紧紧握着,沐采青到底是有多大的势力,她竟然敢来毁了恶魔岛,这件事她得找十大恶魔商量,她不想连累他们,要不她只能离开这里。
章节目录 156.你这个蠢货【6】
“别担心,我会帮你。”圣轻鸿温润如玉带着抚摸人心的好听声音响起。
沐倾狂抬头看着他,“你,你回去吧!你难道没有自己的事吗?”她不想连累他,他帮她的已经够多了,她的毒应该也快要发作,她更加不想让他看到。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圣轻鸿银眸清澈如一汪泉水般盯着她。
沐倾狂看着他的眼睛,只感觉有一股力量在拉扯着她,让她看的移不开眼,心狠狠漏跳了一拍。
“可是,你有你的事要忙,你先回去吧!”她必须把他赶走。
“真的希望我走?”他凑近她几分,沐倾狂吓得连连倒退几步,脸莫名间就红了,她立刻伸手捂着她的脸,怎么就脸红了,她瞪了瞪圣轻鸿,都是他,故意用美色诱惑她。
圣轻鸿看着她局促不安的模样,唇角微微上扬,她对他是有感觉的吧!不然脸红什么。
“算了,你既然赶我走,那我走了。”圣轻鸿故意叹息道,一副受伤的样子,心里却是愉悦死了,为了她,他必须改变他的寒体,这样才能把她抱在怀里,她脸红的样子让他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沐倾狂张着嘴巴看着离开的圣轻鸿,小嘴高高的撅起,她希望他走,可是他走了,她又很不高兴,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总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让她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平息了好一会,她收起所有药材和丹药书,即而朝翡翠森林飞去。
森林里,一个紫衣少女在不断狂舞,只见七道不一样的光芒在她周身闪烁着,只是那白色的光芒比较弱,这是光元素,沐倾狂在恶魔岛都感应不到,倒是那道黑元素的光芒越来越亮,都快要超越其它五种元素。
沐倾狂不断炼着召唤师功法,既然斗气不能取胜,那就只有勤练召唤功法。
一整个下午,沐倾狂都没有停过,炼完召唤功法她便修习斗气,想着沐采青的动作,沐倾狂心里还是有些着急的,她想快速修到斗圣。
她不知道这次斗气圣堂的佣兵工会失去了那么一些斗尊和斗圣,他们这次会派什么高手来解决她,这次的事肯定会激怒他们。
晚上,她去找了蓝媚,让她把其它九人全部聚到一起,也把圣轻鸿和她说的事告诉了他们。
“你是说斗气圣堂的人还会来攻击你?”常青天炸毛了,如果圣轻鸿在,他们可能不会怎么担心,但现在好像圣轻鸿已经走了。
“我决定离开恶魔岛。”沐倾狂目光明媚的盯着他们十人,这是她考虑很久决定的,她不能让恶魔岛因为她毁了。
蓝媚立刻拉着沐倾狂的手,担忧道,“倾狂,你离开恶魔岛能去哪里,他们还不是一样会追杀你,你的那个敌人太狠毒了,为何要对你这么穷追不舍。”
“我不想连累你们,这段时间谢谢你们的收留。”沐倾狂勾唇浅浅笑,沐采青就是想把她逼出恶魔岛,毕竟把恶魔岛毁了对她没有任何好处,她就不相信她真敢把恶魔岛毁了。
章节目录 157.你这个蠢货【7】
卡维斯大陆这么大,沐倾狂就不相信没有她的容身之处,不能以沐倾狂的身份生活,她还可以以地刹的身份生活。
“倾狂,你留下来,不管怎样,我们会一直保护你的。”蓝媚握着她的手道,她们十大恶魔也不是好惹的,怎么能够让外人掀了他们恶魔岛。
虽然他们十大恶魔并不是很厉害的强者,恶魔岛会有名,那都是他们岛主留下的,但自从几十年前岛主说要闭关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活在这个世界上,好在这些年,倒也没有什么人敢来触犯恶魔岛。
“哼,那些人真是不把我们恶魔岛放在眼里,真以为我们恶魔岛是好欺负的吗?”其中一个中年男人拍了拍桌子愤怒道。
“就是,真是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倾狂,你就留下来吧!”常青天劝着她,他们虽然和她不是太熟,但也都欣赏她。
沐倾狂看着他们摇头,“不了,我必须走。”
她留下,这里必定会有一场很大的厮杀,她走,便可以免了这场杀戮,她何必因为自己带给别人灾难,她不想欠了他们的。
“倾狂,不如这样吧!你在恶魔岛上先躲一躲,那些人没有发现你,自然就会离开,我相信他们还是会顾忌我们岛主的名气不敢毁了这里。”蓝媚突然娇笑起来,要是她走了,在外面没有人帮她,她一个人怎么办。
黑煞挑眉道,“蓝媚说得对,我们恶魔岛藏身的地方多的是。”
“这样可行,倾狂,你就先躲一躲再说。”
“有地方躲吗?”沐倾狂眨巴着眼睛,如果有地方躲,她避一避风头也好。
“当然有,我们岛主反正离开了,不如你就去他的地方,那里很隐藏,绝对安全。”蓝媚笑道。
就这样,沐倾狂跟着蓝媚他们十人去了恶魔岛岛主居住的地方,那是一处建在地底下的石室。
“倾狂,你就待在这里不要出来,他们找不到你的,你放心好了,我们会帮你照顾好你爷爷的。”蓝媚拍着沐倾狂的肩膀安慰着。
沐倾狂看了看石室,这里打扫的很干净,应有尽有。
虽然有地方躲了,沐倾狂还是没有忘记修习,不管如何今天她一定要突破斗圣。
森林里,她不断吸收天地间的自然能量,随着能量进入她体内,经过她熟练的运行全部聚在她丹田里,丹田里的斗气越来越多。
沐倾狂不满足,便继续吸收天地间的自然能量,只有斗气越来越多,才能冲破斗圣的境界。
修习中,汗珠从她的额头一点点滑落,突然沐倾狂感觉一阵痉挛,一股疼痛在她胸口蔓延,她咬了咬牙,快速运动丹田里的斗气,她的毒好像快要发作。
该死的,还真让她猜中了。
随着她运气,胸口的疼痛越来越疼,但她依然咬着牙运气,只差一点点了,只差一点点她便可晋级,她必须支撑下去。
“沐倾狂,你这个笨蛋,赶紧退出来。”丑丑发现了她的怪异,冲了魔兽空间怒声吼道,真是要晋级不要命了。
章节目录 158.你这个蠢货【8】
“怎么办?倾狂的毒好像又发作了。”肥肥扑着翅膀焦急着。
沐倾狂紧闭着眼睛不理会它们,继续她的运气,最后关头,她绝对不会败的,她一定要到斗圣,一定要!
她光亮的皮肤上很快湛出黑色的血液,丑丑想上前阻拦可又不敢,她正在修习,要是这个时候被人打扰,一定会走火入魔的。
沐倾狂也闻到了血腥味,痛正在慢慢的蔓延开,让她全身的肌肉都紧绷,在所有的斗气全部聚合到丹田形成一股纯白的斗气后,她才退出境界,卟噗一声,一口黑血吐了出来。
“倾狂,你没事吧!”丑丑和肥肥看着趴在地上的沐倾狂无比的担忧和焦躁不安,难道它们每次都要看着她承受折磨么!
沐倾狂睁开眼睛看了看它们,摆手道,“你们快进魔兽空间,不要看我,我痛过就好了。”
“不,我们守着你。”丑丑呜呜起来,这个世界上让它最痛的事便是,沐倾狂受痛苦,它只能干看着,如果可以,它愿意帮她承受。
“倾狂倾狂,你是不是很痛。”肥肥看着脸色惨白毛孔流着黑血的沐倾狂也哭了起来。
沐倾狂虚弱的笑,有它们陪着她,她不再那么痛,她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她和天刹在21世纪生活的画面,紧接着是她和银瞳相处的画面,他抱着她从雪山上面飞下来,她想那副唯美的画面,她是永远忘不掉了。
突然,她感觉有人将她抱了起来,她睁开眼睛,便看到俊美如画的圣轻鸿。
“你……”她震惊的盯着他,他的怀抱好冷,可是她又感觉好舒服,她忍不住朝他怀里钻了钻。
圣轻鸿本想骂她的,但见她往他怀里钻,他冷硬的心柔软下来,顿时将她抱得更紧,没想到她的毒发作,竟然能适应他冰冷的身体。
“你这个蠢货!”他咬牙切齿的冷冷骂道,眼瞳里闪着戾气,是谁对她下这么狠的奇毒,要是让他知道,他一定让他承受回去。
沐倾狂的双手紧紧揪着他的衣服,虽然他冰冷的身体让她有些麻木,可是她还是很痛。
“你不要看我,我现在这样子好丑。”沐倾狂紧紧揪着他的衣服,甚至揪到了他的肉。
圣轻鸿的脸更黑了,她不担心自己痛不痛,还有心情去担心丑不丑。
“所有人嫌弃你丑,我也不会嫌弃你,傻瓜。”圣轻鸿控制住怒气,心疼的说道,而后抱起她朝旁边的雪山奔去,他冰冷的身子能够让她适应,说明可以帮她缓解一些疼,寒冰潭那么冰,一定也可以帮她缓解疼痛。
丑丑和肥肥见圣轻鸿来了后,两个小家伙乖乖去了魔兽空间,它们都相信他一定会帮倾狂的,只有倾狂那个笨蛋后知后觉,就连它们都看出圣轻鸿喜欢她。
真不知道她是明懂故意装不懂,还是真的不懂。
圣轻鸿抱着沐倾狂很快去了雪山的寒冰潭,感觉到寒意后,沐倾狂睁开眼睛,小声道,“把我放进寒冰潭里。”
章节目录 159.你这个蠢货【9】
沐倾狂自己也感觉到了,碰上冰冷的东西,她会被冻得麻木,然后疼痛就会少一些,现在她只想不痛,身子冻僵就冻僵吧!
圣轻鸿看着她因为疼痛皱巴巴的脸,冷艳的脸上全是戾气,即而抱着她一起走下寒冰潭。
“你怎么也下来了?”沐倾狂被冻得身子缩了缩,她感觉她泡在水里的身体已经僵硬麻木,失去了任何知觉,还真的不再那么疼了。
圣轻鸿抱着她坐在寒冰潭边,把她的小脑袋按在他的胸口,冷傲道,“我不下来,你就会掉进水里,到时候不疼死,也会因为不能呼吸死掉。”
“圣轻鸿,你真好。”沐倾狂闻着他身上淡淡的独特香味浅笑道。
“所以你要记住,以后只准对我一个人好,知不知道!”某个男人趁热打铁非常霸道的说。
沐倾狂送他两个字,讨厌。
圣轻鸿蹙眉,她现在是病人就不和她一般计较。
“还疼吗?”沉默了许久,圣轻鸿低头朝怀里的沐倾狂问道,一颗心紧紧的揪着。
沐倾狂没有回答他,因为她晕过去了。
“倾狂……”圣轻鸿发现了不对劲,轻轻抬起她的头,只见她脸上还在流着诡异的黑色血液,看着这些怪东西,他一阵恼火,四周杀气腾腾,他该怎样帮她。
他静静的看着她,突然低头朝她苍白无血色的唇上吻去,他想,这辈子就是她了,非她不娶,非她不爱。
沐倾狂没有知觉,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初吻被某个男人给夺了去。
圣轻鸿吻了她一下便放开了,伸手摸着她的脸,霸道的说,“沐倾狂,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看着她脸上的血液,他双眸危险的眯起,他就不相信没有人可以解她体内的毒,既然是卡维斯大陆上的人下的毒,自然会有解毒的办法。
沐倾狂这次又是晕迷了三天,三天后她醒来时尖叫起来。
“怎么了?”圣轻鸿见她醒了,俊美的脸一片柔和,抱着她飞出寒冰潭。
“好冻啊!”沐倾狂全身打着颤,那种冰泠好像浸到了骨头里。
圣轻鸿看着她的模样很是心疼,然后将她紧紧抱到怀里,他也跟着浸泡了三天,他的身体似乎变温暖了。
师父说,他的寒体每个月只能去浸泡一次,浸泡多了便会伤本体,但现在他管不了那么多了。
“还冷吗?”圣轻鸿一只手抱着她的腰,一只手揉着她的手。
沐倾狂不断往他怀里钻,没想到他的身体又变暖了,“好了很多。”
圣轻鸿抱起她飞出雪洞朝恶魔岛奔去,到了她的四合院,他和她一起钻进被窝里,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圣轻鸿,你占我便宜。”沐倾狂有些傻眼,他竟然钻到被窝里来了,两人的身子紧紧贴在一起,这个样子好像很暧昧。
圣轻鸿俊眉轻挑,一本正经的说,“上次你看过我的身体,我的便宜早被你占了。”
“你耍流氓!”沐倾狂鼓着脸凶凶的吼道,她还是黄花大闺女啊,他怎么可以和她缩一个被窝里。
章节目录 160.你这个蠢货【10】
圣轻鸿朝她眨了下眼,银色的瞳孔里闪着一抹邪肆的光,“你知道怎样叫耍流氓吗?”
沐倾狂冷着眼狠狠的剜着他,他把她当傻子么,他这样子抱着她缩在一个被窝里不就是耍流氓么!
“你现在就是。”
“不对。”圣轻鸿摇头道,在看到她微眯的眼睛后,他继续说,“扒了衣服那才叫耍流氓,我又没有扒你衣服,怎么算耍流氓呢?”
“狡辩,圣轻鸿,你给我下去。”沐倾狂怒视他,他这分明就是耍赖。
哪知道圣轻鸿听了她的话不仅没有下去,反而将她搂得更紧,压得沐倾狂快要喘不过气来。
“傻瓜,要是我下去了,谁让你取暖。”圣轻鸿温柔到极点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沐倾狂听着他这话不再动了,小脑袋埋在他胸口,他的身子的确很温暖,她现在一点也不冷。
“好好睡一觉,睡醒就好了,恩?”圣轻鸿在她耳边呼着热气柔声道。
沐倾狂觉得耳朵痒痒的,脸莫名的就红了,这是她第一次和一个男子靠得如此近,这么亲密的贴在一起,不过她心里好像并不怎么反感,相反还有一点点喜欢他温暖的怀抱。
有圣轻鸿在身边,她感觉很安心,没一会的功夫就睡了过去。
圣轻鸿目不转睛的盯着怀里的小脸,在感觉她的身子恢复正常温度后,他才微微放心,最后他也跟着入睡。
沐倾狂睡到半夜醒了过来,她觉得全身被束缚着,动了一下才想到她在圣轻鸿的怀里,她小心翼翼的抬头,借着外面的月光看着面前美得不可方物的俊脸,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看着看着,她的心突突突的跳了起来,还觉得脸颊有些发烫,他的双手双脚全部缠着她,就好像她是树,他是藤一样,这样好像太过亲密了,完全超越了朋友之情。
“醒了?”圣轻鸿低沉的嗓声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
“嗯,我饿了。”她的声音带着一股撒娇的味道。
圣轻鸿听到她说饿了,立刻坐了起来,拿被子替她盖好,霸道的说,“不准下来,我去给你找吃的。”
他飞快的走了,因为怕她饿。
沐倾狂乖乖的躺在被窝里,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心里是浓浓的温暖。
圣轻鸿没有让沐倾狂等太义,他不会做饭,便去叫蓝媚给沐倾狂做了可口的饭菜。
沐倾狂满脑子里全是圣轻鸿那张冷艳的脸在飘啊飘的,突然圣轻鸿推门走了进来。
“你不要端过来,我自己下去吃。”沐倾狂快速从被窝里坐起,她现在全身的力气已经回来,刚刚又运了下气,现在完全恢复了正常。
圣轻鸿本想喂她,见她执意下来,他也不强求。
吃饭时,沐倾狂努力找话题说,就是绝口不提她中毒的事,直到吃完饭,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时,圣轻鸿才似笑非笑的盯着她,那笑容让她背后有些发毛。
“你这么盯着我做什么!”沐倾狂故意绷着脸冷冷的说。
PS:致所有读者,写什么书是我的事,看什么书是你的事,大家从来都是你情我愿各取所需,你看,我欢迎,你不看,我也不会强求,发书第一天我就说了,你有兴趣就看下去,没兴趣我只能说抱歉。
章节目录 161.有一种默契叫心照不宣【1】
“为什么中了毒不和我说?”圣轻鸿终于问了出来,别以为她转换话题他就不问了。
沐倾狂抿了抿唇,突然爽朗的笑道,“我还以为什么事,现在我的毒不是好了吗?”
“跟我说实话。”圣轻鸿神情严肃的盯着她。
“我现在没事了。”沐倾狂拍了拍胸口道,这次她已经晋级斗圣,下次晋级斗帝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斗帝和斗神是最难达到的境界,想必很长一段时间,她不会再受到这奇毒的折磨。
除非她召唤师晋级,不过要是召唤师晋级,就算被奇毒折磨,她也乐意。
沐倾狂不想让他担心,以她对他的了解,要是让他知道,他肯定会帮她四处去寻医。
她欠他已经够多了,实在不想再欠。
圣轻鸿盯着她冷笑,“你的毒我早就知道了,还想隐瞒我?”
沐倾狂怔了怔,诧异的看着他,他是怎么知道的?
“倾狂,我们是朋友,朋友不就应该互相帮助,你又何必隐瞒我!”他一脸受伤又幽怨的瞪着她,好像她做错了什么大事一样。
沐倾狂咬了咬嘴巴,微微垂着头,即而又抬头目光明媚的看着他,“圣轻鸿,我不想欠你太多,我的事你不要管了。”
“我就爱管,我又没让你还。”圣轻鸿冷着脸哼道,银色的瞳孔深处带着浓浓的宠溺,她真的看不出来他喜欢她么,还是故意和他装傻。
她既然愿意装,他就陪着她装。
“可我心里会不安,总感觉欠了你的。”沐倾狂淡淡道,她这个人就是不愿意欠着,一点也不愿意,那样会让她不自在。
圣轻鸿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真的会不安?”
沐倾狂点头,现在她心里就一直在想,她好像欠了他很多。
“既然如此,我给你一个补偿的机会,你来我身边做我的贴身侍卫吧!”圣轻鸿端起茶杯轻饮一口高深莫测的笑道,这样就可以把她一直带在身边。
沐倾狂听后,摇头如拨浪鼓,要是她去了他身边,岂不是会给他带去很多麻烦,她现在非常有自知之明,她就是一个麻烦精。
待在谁身边,就会为谁带去麻烦。
“你看你这表现,根本就不像欠了我的,让你做个侍卫,你就不愿意了。”圣轻鸿故意用着激将法。
沐倾狂哪里会不知道他用激将法,她刚想开口,圣轻鸿比她更先开口,“你是怕给我带来危险吗?你待在恶魔岛同样会给这里带来危险,我记得你可以乔装,不如去我身边,这样你就不会心里不安了。”
听着他这话,沐倾狂眨了下眼睛,他这个提议似乎不错。
“你好好考虑,我不会逼你的。”圣轻鸿冷薄的唇角微微一扬。
沐倾狂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这张可以惑乱天下的脸,他的良心用苦,她又何尝不知道。
“我会考虑的。”沐倾狂淡淡的说道,如果真的离开恶魔岛,她也得以新的身份去生活,与其流离失所,不如找一个可靠的地方好好修习。
圣轻鸿知道她有些心动了,便开口道,“去睡觉吧!”
章节目录 162.有一种默契叫心照不宣【2】
沐倾狂哦了一声朝床榻走去,圣轻鸿跟过去。
“你来做什么呀?”她上床榻,他竟然也跟着过来,她立刻伸手制止着他。
圣轻鸿霸道的坐在床边,理直气壮道,“当然是睡觉。”
沐倾狂吞了吞口水,嘴角不断抽搐着,这人脸皮真是天下无敌,无人可比。
“你去隔壁睡。”沐倾狂指了指门口,他知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
“不去,旁边肯定很不干净,我要在这里睡。”圣轻鸿很没有节操的爬上床,然后还很不要脸的说,“你放心,我不会对你乱来,不过你要是想对我乱来,我不会喊的,随便你蹂躏。”
“………”沐倾狂惊呆的盯着那张冷艳的俊脸,他要不要这么自恋啊!
他把她想成什么了,她才不会对他乱来,他以为他很有魅力么,虽然他的确很有魅力,但她沐倾狂才不是那种是个有魅力的男人就会扑。
圣轻鸿见她无话可说后,拉开被子缩了进去,现在他身体是温暖的,自然是要和她多多亲近,不然以后会很少有机会。
沐倾狂很挫败,他竟然真的睡了,她看了看外面,夜色一片漆黑,再想着旁边的屋子的确一直没有人睡,现在再去收拾,估计一会就天亮了,最后她也很没节操的缩进了被窝里,反正他俩原本就睡过一个被窝,现在还矫情什么。
圣轻鸿见她睡下后,嘴角全是J计得逞的笑,即而伸出双手将她抱进怀里。
“你,你做什么!”沐倾狂感觉他的动作后冷冷道,她就知道他会不安份。
“我怕你冷,所以帮你取暖,乖乖睡吧!放心,我是正人君子。”圣轻鸿在黑暗里笑着道,似乎心情非常的好。
沐倾狂听他这样说最后终究没有吭声,她相信他的人品,吃饱后,再加上已经很晚,她便心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沐倾狂去了恶魔岛岛主的地下室,她需要好好安静的思考一会,到底要不要去圣轻鸿身边做侍卫,其实她心底是有那么一点点想跟着他的。
她想,有一种东西已经在她心里悄悄的生根发芽了。
想通后,沐倾狂脸上是爽朗的笑,她刚想离开时,也不知道碰了哪里,突然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传来,她转身看去,只见远处的石壁裂开了一条缝。
沐倾狂走过去,移开的石墙里有一个小木箱子,犹豫了一会,她还是拿了出来。
她听蓝媚说了,恶魔岛的岛主已经消失了几十年,是生是死没有人知晓,他曾是卡维斯大陆上巅峰极的斗帝,再修下去就是斗神,拥有一套很独特的斗技,当初正是因为他在大陆上的名望,所以一般人不敢打恶魔岛的主意。
打开箱子,里面放着几个本子。
沐倾狂坐在椅子上拿出第一个本子,随着看下去,她脸上全是敬佩之意,这是恶魔岛岛主写的自传,也就是他一生的历程,里面讲着他如何从一个被人瞧不起的人,慢慢修成大陆的强者。
看着这些文字,沐倾狂更加决定,她也不会放弃,她也要修成强者。
章节目录 163.有一种默契叫心照不宣【3】
把恶魔岛岛主的自传看完后,沐倾狂拿起第二本笔记,估计是放的年数有些久,书本上面积满了灰尘,她伸手轻轻一扫,三个字清晰的出现在她面前。
焚天诀,好霸气的名字。
从这三个字,沐倾狂似乎看出恶魔岛岛主当初那种雄心壮志,一个没有远大抱负的人,又怎么会取一个这么霸气的名字,还焚天呢!
翻开那发黄的本子封面,里面是密密麻麻的字,只看一页,沐倾狂便被深深吸引了,这一套很独特的斗技,是恶魔岛岛主自己创立的。
字里行间介绍的非常清楚,如何修习这个斗技,该注意什么,修习出来有怎样的威力。
只不过,这套斗技他自己也没有修过,这只是他研究出来的,想学之人有着很大的风险。
修出来的人必定是大放光芒之人,但要是没修出来,那就不是焚天而是焚自己。
沐倾狂吞了吞口水,那她是修,还是不修?
犹豫了一会,她决定还是把这套焚天诀带走,只要能够帮助她的东西,她都要收下。
反正恶魔岛岛主没有带走,那就说明他是有意留给其它人的,既然她今天突然与它相识,那也算是有缘了。
沐倾狂把恶魔岛岛主的自传和焚天诀全部收进了空间戒指,再朝箱子看去,里面还有两个本子,一本是炼药书,沐倾狂脸上一喜,竟然还有这样的宝贝。
当然也是收进空间戒指,最后还有一个本子,沐倾狂翻了翻,竟然讲的是养生修行之道,书的大概意思是追求长生不老的境界。
最后她看到一封信,没有犹豫,她快速打开。
信里是恶魔岛岛主写给找到这个箱子的人的,他说他要去追求长生不老的境界,所以离开了恶魔岛,离开了卡维斯大陆,能够得到这个箱子的人便是他命定的有缘人,里面的东西任由他处理,恶魔岛也将是他的,信封里还有一把钥匙。
沐倾狂看完信,脸上全是诧异,即而拿着钥匙朝信里所说的地方走去,在墙上摸索一阵后,她把那柄用石头打造的钥匙朝墙上按住,轻隆隆的一声响起,只见石室的某面墙又自动开启了。
没有任何犹豫,沐倾狂握着信朝里面走去,当她看到里面的情景后,震惊的目瞪口呆,这里面根本就是一个钱库。
只见里面堆满了一箱箱金光闪闪的金币,还有很多奇怪的石头,还有一些兵器。
沐倾狂没想到恶魔岛岛主明阳老人会把他这一生所得到的财富全部留在这里,像他修行那么高的人,估计钱财已经当作身外之物,已经不追求了。
她从他的自传中可以看出,他想修更高的境界,想要长生不老,所以他才大胆的出去寻找,只是他没有提他离开卡维斯大陆去了哪里,难道这个世界除了卡维斯大陆还有其它的大陆或者其它什么地方。
沐倾狂对那些金币也没有什么兴趣,她走向放兵器的地方,这些倒是吸引她,至今为止,她都没有一件像样兵器。
章节目录 164.有一种默契叫心照不宣【4】
各种各样的兵器都有,沐倾狂反倒不知道选哪一种了,这时候丑丑和肥肥跑了出来。
“你们俩个觉得哪个好?”她把问题抛给丑丑和肥肥。
丑丑和肥肥眨了眨眼,突然,两个家伙同时朝某个东西上面扑去,“倾狂,就这个吧!”
沐倾狂看去,那是一条卷着放在地上的黑色鞭子。
“这个东西好吗?”沐倾狂拿起黑色鞭子上下打量问道。
“好,这鞭子充满了黑煞之气,与你的暗元素很相配哦。”丑丑眨巴着眼睛道。
“暗元素是有很强大的黑煞之气,这鞭子杀起人来一定会很厉害。”肥肥若有所思道。
沐倾狂听它们这样说,再加上她觉得这鞭子很轻盈,携带着也非常的方便,便决定就是它了,其它兵器她都没有要,她并不是贪心之人。
出了石室,她立刻去找蓝媚等人,然后又把信拿给他们看,当他们十人看过信后,全部看向沐倾狂。
“岛主。”十人恭敬的叫道。
沐倾狂抿唇眨眼,摆手道,“我不是你们的岛主,那石室里的宝贝你们全部拿去分了吧,我就要了一条鞭子,还有你们岛主放在箱子里的几本书,你们有没有意见啊?”
“当然不会,岛主都说了,谁拿到箱子就是他命定的有缘人,我们十大恶魔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我们也去过岛主的石室,但从来没有发现箱子,那说明我们不是他命定的人,所以那些东西都是你的。”一个中年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