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沐倾狂见圣轻鸿要打蓝媚和常青天快速开口,她拉着他的手,撇嘴道,“他们是陪我来寒冰潭的,是我的朋友。”
圣轻鸿冷冷看着她,似乎在思考她的话,许久过后,他冷酷道,“既然是陪你来的,为何让你一个人进去雪洞。”
沐倾狂眨眼盯着他,他这么斤斤计较做什么。
圣轻鸿见她不说话,就要抽出自己的手,她竟然说那两人是她的朋友,作为朋友都不陪她进去雪洞,这算什么朋友,要是他今天不来雪洞,万一她在里面出了事,她一个人怎么办?
他知道这两人是恶魔岛的十大恶魔之二,竟敢这么对沐倾狂,该死!
“圣轻鸿,你不准动他们,不然,不然我和你绝交。”沐倾狂见他身上散发着一股凶煞之气,不得不出言威胁他。
圣轻鸿的脸绷得超级难看,她竟然为了那两个人要和他绝交,他抬头充满戾气的眼神狠狠盯着蓝媚和常青天。
章节目录 136.霸道的抱住【6】
蓝媚和常青天一对上圣轻鸿那冰冷充满戾气的银瞳,吓得连连倒退,他身上有一股让他们打从心里恐惧的气息。
“银瞳,你不要这个样子嘛!我只是去寒冰潭取下水,干嘛非要他们陪着进去。”沐倾狂一手捏着他俊美又滑嫩的脸眨眼笑道,而后看向蓝媚和常青天眨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她在和他们说,不准把她中毒的事说出去。
蓝媚和常青天连连答道,“嗯嗯,是小丫头说要自己进去的。”
说完,他们震惊的盯着沐倾狂,她竟然敢捏那个怪人的脸,她胆子太肥了吧!
更让他们不敢相信的事,怪人竟然一点也不生气,相反好像还很享受的样子,她们没有看错吧!
他们,他们怎么会这么熟,还抱在一起,看起来好像很亲密的样子。
一个是美得令人窒息的冷酷男子,一个是被胎记毁了容可以说没有美感的精灵少女,这样两人抱在一起,怎么看怎么怪异,可是又看起来是那么的登对。
圣轻鸿瞪完蓝媚和常青天,最后看向怀里的沐倾狂,他不允许任何人再欺负她,就如她所说,她的人只有她能骂和欺负,同样如此,他的人只有他能骂和欺负。
想着那个小镇,想着那天她护他的样子,他便心情很好,冰冷的银瞳也不再那么冻人。
倾狂,以后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他在心里默默的说。
“好冷,我想回家了。”沐倾狂呼了一口气,这雪山下面还是很冷的。
“好。”他淡淡的答,抱着她朝恶魔岛飞去。
常青天和蓝媚惊的目瞪口呆,他竟然去他们恶魔岛了,看他刚刚那杀人的模样,他不会毁了恶魔岛吧!
小丫头到底是什么人啊,竟然能让这个男子对她那么言听计从。
蓝媚和常青天灰溜溜的跟在后面。
到了恶魔城,沐倾狂让圣轻鸿放她下来,她才发现,她一直让他抱她,这个样子好像很亲密哎!
“不放。”圣轻鸿抱着她霸道的说,他从寒冰潭出来温暖的身体并不能保持几天,现在可以抱她,当然要抱够了,免得以后不能抱时,只能看着干着急,这样的感觉好像很不爽啊,该死的寒体,第一次,他为了自己的身体抓狂。
沐倾狂双手掐着他的脸,“圣轻鸿,你不要得寸进尺,你知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
“我没把你当女人。”圣轻鸿高傲的挑了挑眉毛。
“你说什么!”沐倾狂瞪大眼睛盯着他,他没把她当女人,那当什么,男人么。
“我把你当作小女孩,既然是小女孩当然是可以随便抱了。”圣轻鸿一副理直气壮的说,是可以抱,但只能他一个人抱。
沐倾狂嘴角抽搐,这女人和小女孩有什么区别,她今年都十五岁了,她早就长大了好不好,占她便宜,要不要找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而且还这么理直气壮。
蓝媚和蓝青天跟在他们后面,听着他们的谈话,额头滑过几条黑线,这两人怎么看怎么暧昧。
章节目录 137.霸道的抱住【7】
沐倾狂给圣轻鸿指路,回了她和沐峰买的四合院,到了院子门口时,说什么也让圣轻鸿放下她,她可不想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
沐峰看到她回来后,刚想寻问她的毒,沐倾狂快速打断他的话,爽朗的笑道,“爷爷,这几天我过得很好,你不用担心,我这不是回来看你了嘛!”
说完,她冲沐峰使了个眼色。
沐峰看了看圣轻鸿,又看了看蓝媚和常青天,然后笑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这丫头以后不要乱跑了。”
圣轻鸿听着他们的话,双眸微微眯了眯,他直觉沐倾狂去寒冰潭肯定有问题,他侧身看向蓝媚和常青天。
蓝媚和常青天被他那样一看,身子朝后面退了退。
圣轻鸿收回目光,若有所思的盯着沐倾狂,她为什么要隐瞒他,想着这样,他胸口微微起伏,周身散发着一股寒意,很明显不高兴了。
不是把他当作朋友么,那就应该有什么事都告诉他,这样他才能帮她,她是不信任他么!
想着这个,他的心揪了起来,这个死女人。
沐倾狂看向圣轻鸿,他怎么又生气,一张英俊的脸就算生气,也是酷酷的,有张好皮囊就是不一样,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好看。
“倾狂,我们先走了。”蓝媚感觉这院子让人太压抑了,她还是回她的媚宫比较好。
沐倾狂突然走向圣轻鸿,“把那个瓶子给我。”
圣轻鸿只有拿出来给她,让他捂了那么久也不会再冻人,但是下一秒,他生气了。
只见沐倾狂把那个瓶子塞给了常青天,常青天拿了瓶子飞快的跑了,因为他看到圣轻鸿正朝他走来,似乎他再不跑,下场一定非常的惨。
“圣轻鸿,你做什么呀!”沐倾狂见圣轻鸿一副要动手的样子很苦恼,他怎么动不动就一副杀人的样子,太凶残了,有木有!
圣轻鸿收回目光瞪她一眼,迈步朝她的大厅里走去,沐倾狂双手插腰,大吼道,“圣轻鸿,你给谁脸色看呢。”
“倾,倾狂,他是谁啊?”沐峰走到沐倾狂身边小声的问道,他感应得出来,这个银袍男子似乎很强大,他身上的凶煞之气给人一种打从心里顾忌的感觉。
沐倾狂收回双手,撇了撇嘴道,“他是我很好的朋友,以前在普陀镇就认识的,爷爷,你千万不要把我中毒的事让其它人知道。”
“好,你现在感觉样?那毒还没有解掉是吧!”沐峰深深的叹口气,她体内的奇毒要怎样才能除去。
“没有,我现在没事,这毒不会经常发作的。”沐倾狂淡淡道,眼底有一抹忧郁光芒,但很快闪了过去,到底是谁封印她的身体又对她下毒的。
沐峰听她这样说,眉头皱得更深,“他们也没有办法帮你解毒吗?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是不是要离开这里出去寻医。”
沐倾狂还没有想过接下来的路,但她并不想马上离开这里,就算离开,至少也得等她再强大一些,可是她体内的毒怎么办?
章节目录 138.霸道的抱住【8】
她猛然间发现,上次是她修习天阶斗技那毒开始发作,这次是她晋级到中级召唤师又发作,好像只要她力量晋级到很厉害的时候,那毒就会发作,这是在阻止她修习么。
沐倾狂在心里冷哼一声,不让她修习,她偏要修习。
“你们还在外面做什么,我饿了。”圣轻鸿不满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银色的瞳孔慵懒的半眯起盯着在院子里小声嘀咕的沐倾狂,他们背着他在说些什么。
沐倾狂刚想说话,听到圣轻鸿不满的话狠狠瞪了他一眼,在她家还敢这么嚣张。
突然,她嘴角一笑,和沐峰说了一声后朝大厅走去。
“圣轻鸿,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她走上前笑眯眯道。
圣轻鸿自然是精明人,一看她天真的笑容,便知道这笑容背后肯定隐藏着什么算计,但他还是愿意跟她一起出去。
上了街道,今天街道上似乎很多人,沐倾狂带着圣轻鸿欢快的来到那家张氏人肉包子店铺。
“这里的包子很好吃,我天天在这里吃。”沐倾狂拉着圣轻鸿去旁边的桌子坐下,而后示意张老板给她拿一盒包子过来。
很快一盒十个小小的白白的包子上桌了。
沐倾狂把筷子递给圣轻鸿,双手托着下巴,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你不是饿了吗?赶紧吃吧,这包子很美味的。”
圣轻鸿看了看面前的包子,又看了看那招牌,人肉包子?
这包子里面真是人肉馅?
他看向沐倾狂,眼里全是疑惑,她会天天来这里吃人肉包子?
“赶紧吃呀,你不是饿了。”沐倾狂眼底闪着狡黠的笑,让你嚣张,看你现在还嚣不嚣张。
圣轻鸿嫌弃的看着面前的包子,脸上是冻死人的神情,她让他吃这么恶心的东西。
突然,他伸手夹起一个小包子快准狠的塞进沐倾狂的嘴巴里。
“哇………”沐倾狂大吼一声,快速吐了出去,站起身子,重重拍了下桌子,愤愤的瞪着圣轻鸿,恼羞成怒道,“你干嘛把包子塞进我嘴里。”
圣轻鸿慢条斯理的放下手里的筷子,悠闲自得的看着她,一副关心的口吻说道,“我看你一直在说话,肯定是饿了,所以先喂你吃。”
“……”沐倾狂抓狂,气死她了,气死她了,这个死妖孽,不仅变态而且还很会算计人,一想到刚刚那包子入了她的嘴里,她的胃部就一阵翻滚。
圣轻鸿见她气呼呼的鼓着小脸,那模样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怎么?倾狂不是很喜欢这包子么,怎么就吐了呢,真是浪费粮食,这是不好的,非常不好的。”圣轻鸿一本正经的摇头叹息道,然后非常惋惜的看了一眼掉在地上的包子。
丑丑和肥肥在魔兽空间里笑得直打滚,终于有个人治住它们的倾狂了,真是太有爱了。
沐倾狂有种想吐血的冲动,然后,她妖孽一笑,把地上的包子捡起,擦了擦灰尘,走到圣轻鸿面前,冷笑道,“既然不想浪费,不如就你吃了吧!”
语落,她强势的把包子塞进圣轻鸿的嘴里,圣轻鸿一个不注意,把那个小小的包子吞了下去。
章节目录 139.霸道的抱住【9】
沐倾狂见圣轻鸿把包子真的吃了,拍起手掌,狂妄又得意的笑道,“好不好吃,我告诉你,这里面可是用人肉做的,圣轻鸿,你太变态了,竟然吃人肉,你这个坏人,你竟然吃同胞的肉!”
圣轻鸿眼色的瞳孔滚动,人肉,人肉,即而脸色一变,愤怒的瞪着一脸笑意的沐倾狂。
“小姑娘,今天的包子不是人肉馅,而是魔兽肉馅。”张老板面无表情的说道。
他的话落,沐倾狂和圣轻鸿全部一呆。
沐倾狂不满了,好不容易整到圣轻鸿,他竟然告诉她这不是人肉馅的,他没有和她开玩笑吧!
“张老板,你这这明明写着人肉包子。”她指了指那牌子怒声道。
张老板看了看她,冷冷道,“最近岛上没有死人,所以只能用魔兽肉了。”
“………”沐倾狂石化。
圣轻鸿笑了,拿起一个包子,咬了一口,感叹道,“味道不错,真的不错。”
突然,丑丑和肥肥出现在桌子上,两个小家伙伸出爪子拿起包子就啃了起来,既然不是人肉,那它们也可以尝尝。
沐倾狂看着桌边的美男子,又看着丑丑和肥肥,这两个叛徒!
人肉包子事件过后,沐倾狂记仇不理会圣轻鸿,圣轻鸿便安静的跟在他身后,两人很安静的回家。
这让沐倾狂想起在普陀镇的时光,突然间,她好想爹娘,不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不过她相信圣轻鸿,他一定不会亏待她爹娘的。
圣轻鸿,圣轻鸿,他也姓圣!
她好像记得上次在秦天帝国碰到一个小正太,那个六王爷好像也姓圣。
沐倾狂突然转身看着圣轻鸿,男子身材高大,面容俊美的无人可比,身上不仅有股尊贵之气,还有一股王者之气,难道他是秦天帝国的皇家人。
圣轻鸿见沐倾狂盯着他瞧,嘴角微扬露出一抹邪肆的笑。
“你怎么还不回去?”沐倾狂淡淡的开口道。
圣轻鸿嘴角的笑容僵了,她这是在赶他走么,盯了她许久,他似赌气的说,“知道了,我走了。”
说完,他转身便走了。
沐倾狂看着他的模样,又想笑又恼,真是一个别扭爱生气的男人,性格也是阴晴不定。
她也没有叫住他,她知道他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她不可能一直霸占他的时间,他有他自己的事要做,看着他没事,知道他已经回家,她也就放心了。
回到院子后,沐倾狂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她必须好好想想接下来的路。
她体内的毒让她像无头苍蝇一样,难道真没有人可以看出她体内是什么毒么。
思虑了许久,沐倾狂决定还是先待在恶魔岛,等她斗气再厉害一些,再出去寻找高人为她看毒了,现在她只能承受着毒发的痛苦。
只要不会要了她的命就行,等她将来找到那个毒害她的人,必定会千百倍的还回去。
下午,沐倾狂去了翡翠森林,看着四周的景色,她蹙了蹙眉头,圣轻鸿真的走了么,他们今天是真的见面了么,她怎么感觉像做梦似的。
章节目录 140.霸道的抱住【10】
沐倾狂蹙眉,她怎么觉得自己怪怪的,摇了摇头,她进入打座的境界,修习修习,必须很努力的修习,只有强大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保护爹娘。
另一边,圣轻鸿并没有走,而是去了某处地方。
蓝媚和常青天正在洞里讨论沐倾狂和圣轻鸿,突然他们感觉一道影子投射了进来,待他们回头时,吓得尖叫起来。
“你,你这个怪人不要过来。”常青天警惕的盯着圣轻鸿戒备的说道。
圣轻鸿双手背在身后,嘴角是嗜血的冷笑,在恶魔岛还没有他不能去的地方。
“我有名字,我叫圣轻鸿。”圣轻鸿走上前冷冷的说。
蓝媚看着圣轻鸿心里全是害怕,曾经,他们十大恶魔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他们都很怕他。
“你,你来这里做什么?”她谨慎的问。
“我想知道沐倾狂出了什么事,她的脸色为什么那么不好,她生病了吗?”圣轻鸿目光犀利的盯着蓝媚和常青天,他必须知道她隐瞒了他什么。
蓝媚和常青天大松了口气,他们还以为他是来杀他们的,这个变态,他们可不敢惹。
“她能出什么事,就是没有睡好!”蓝媚记得沐倾狂给她的眼神,那分明是让她不准告诉圣轻鸿她中毒的事。
圣轻鸿偏头勾着唇,那笑容让蓝媚和常青天背后一阵发毛。
“你把我当傻子?”他的语气犹如寒冰般,让蓝媚打了一个哆嗦。
“我没有耐心,要不说,要不死!”圣轻鸿又向前走了几步,全身散发着一股压迫人的寒意,妖艳的脸上全是凶煞之气。
蓝媚和常青天往后退了退,脸色刷地变得苍白。
“她中毒了。”犹豫了许久,蓝媚实在受不了圣轻鸿身上的凶煞之气,只能小声的说。
圣轻鸿双眸微微眯起,冷酷道,“什么毒?”
蓝媚和常青天同时摇头。
“恩?”圣轻鸿见他们摇头,不满的哼了一声。
蓝媚和常青天没有办法,便把他们所知道的全部告诉了圣轻鸿,同时两人在心里祈祷,沐倾狂千万不要怪他们呀,他们不说,那就得死。
他们可以在恶魔岛其它人面前耀武扬威,但在圣轻鸿面前,他要杀了他们那是很简单的。
圣轻鸿听完后,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戾气,眼里是杀人的寒光,是什么人对她下那么重的狠手,他的手指甲因为愤怒陷进了肉里,但他不觉得疼,只觉得心疼,那个小丫头,她承受了多少痛苦。
她要努力修习护爹娘,还要承受奇毒的折磨。
蓝媚和常青天看着圣轻鸿大气都不敢呼一声,生怕他身上的杀气会攻向他们。
圣轻鸿不会为难他们的,只因为沐倾狂说了,他们是她的朋友,他又怎么会为难她的朋友,除非他们触犯了他的底线,他的底线就是沐倾狂。
夜,沐倾狂安静的躺在床榻上,不过她睡得并不好,眉头一直深深的蹙着。
突然一道银色的身影悄无声息的来到她的床边,他的手温柔的抚上她的脸,银色的眸子里是满满的深情和心疼。
章节目录 141.神秘的魔宠【1】
圣轻鸿安静的看着沐倾狂,她为什么不告诉他中毒的事,是为了怕他担心么。
这样想后,他嘴角微扬,真是一个傻货。
他修长的手指抚过她皱着的眉头,她毒发作时是不是很痛,听蓝媚说她在冰床那里躺了三天,他心里是一抽抽的疼痛。
从来没有一个女子让他如此心疼,她是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
沐倾狂,沐倾狂,我该拿你怎么办?
沐倾狂原本睡的并不好,但随着圣轻鸿的抚摸,她的眉头舒展开了,她做了一个很美的梦,梦里全是她欺负圣轻鸿的画面,看着他吃瘪的样子,她开心极了。
第二天,沐倾狂醒来时嘴角都是笑容,她在被窝里打了一个滚,她想肯定是她太想欺负圣轻鸿了,所以做梦都在欺负他。
只可惜,他那人太狡猾,昨天她都被他欺负了,所以只能在梦里欺负他了。
阳光明媚,沐倾狂一边吃早饭一边张望外面的蓝天,今天又是一个美好的日子。
吃过早饭,她去媚宫找蓝媚,但蓝媚称病不见她,这让她很郁闷,她是想问问她哪天寿辰,这样她好给她准备礼物。
蓝媚把媚宫的门紧紧关着,还说让她不用准备礼物了。
她现在可不敢招惹沐倾狂,万一那个圣轻鸿发疯,她岂不是死定了,为了保命,她哪里敢要求沐倾狂送什么礼物。
蓝媚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圣轻鸿超级护沐倾狂。
沐倾狂站在媚宫外面很郁闷,突然,她使出一股斗气的力量把媚宫的门直接炸开。
蓝媚炸毛了,双手插腰气呼呼的瞪着沐倾狂,她是第一个敢炸了她媚宫大门的人,真是太嚣张了。
她非常想骂她,但想着圣轻鸿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她哀怨的盯着她,求饶道,“小祖宗,你就不要来我这里了。”
“………”沐倾狂傻眼,这才一天过去,就叫她小祖宗了,她没有惹她吧!
她走上前,蹙眉道,“蓝媚,你好像很不愿意看到我?”她们昨天不是好好的么,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么,她对恶魔岛其它人不熟,能找的只有蓝媚了,她现在可是把她当朋友了。
蓝媚浴哭无泪的盯着她,她怎么会不愿意看到她,她还想和她一起玩,但想着圣轻鸿,她好像不敢了。
“咳咳……我今天不舒服。”蓝媚抚了抚额头叹息道。
沐倾狂双眸犀利的眯起,她这个样子分明就是装的。
“不舒服,需不需要我帮你按一按。”沐倾狂咔嚓咔嚓的按了按手指一本正经道。
蓝媚看了看她,一副很郁闷的样子,她瞅了瞅四周,在确定圣轻鸿没在这里后,拉着沐倾狂快速进去媚宫里面,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老实告诉我,你和那个圣轻鸿是什么关系?”
沐倾狂蹙眉盯着蓝媚,她这么不敢见她,和圣轻鸿有关系么。
“我和他是好朋友。”她如实的答道,也不知道那个混蛋昨天离开后去了哪里,他是回秦天帝都了么。
章节目录 142.神秘的魔宠【2】
“只是朋友关系吗?”蓝媚暧昧的笑道。
沐倾狂瞪她,鄙视道,“收起你脑袋里那些坏思想,我和他的确只是朋友。”
蓝媚勾唇妩媚的笑,这丫头后知后觉呢,她难道看不出来圣轻鸿对她是很不一样的,没想到她竟然会得到他的青睐,这个丫头果然是不一样的。
“你大寿是哪一天?”沐倾狂眨眼问道,既然答应她的事,她肯定会做到的。
蓝媚本不想说,但见她眼神那么坚定,只好笑道,“五天后。”
她只要不触犯沐倾狂就行了,而且她现在和沐倾狂关系这么好,圣轻鸿想杀她还得看在沐倾狂的面子上。
“你放心好了,我会给你一个好的礼物。”沐倾狂扬了扬下巴高傲的说。
蓝媚看着她,心窝里有一些暖暖的,活了几十年,她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上次她只是随便说说要礼物,没想到她还真记在心上。
“倾狂,你真好。”她神情认真的看着沐倾狂说道。
沐倾狂摇头,勾唇纨绔的笑道,“我也杀过人,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好人,我只知道,对我好的人,我一定会对她好,对我不好的,我一定会加倍还回去。”
“的确应该这样,不能让自己吃亏了,能不能告诉我,你身上的故事,如果你愿意,可以把我当作一个长辈倾诉。”蓝媚摸着她的头道,这个孩子让人打从心里心疼,她才十五岁,竟然受到那样的对待,又是什么人追杀她,让她不得不来到这里。
“我没有什么故事,只是有些人容不了我,所以我就来这里了。”沐倾狂淡淡道,双眸里绽放着一抹戾气。
“你放心在这里修习,等到你强大时,回去一个个把他们打垮。”蓝媚鼓励着她,她相信她可以的,她还这么年轻就到了斗尊,这是一般人根本达不到的,是个可塑之才。
沐倾狂重重点头,眼里精光闪闪,这是必须的!
接下来的几天,沐倾狂一边去翡翠森林里修习,一边为蓝媚的生日作着准备。
这几天圣轻鸿没有来找她,这让她有些郁闷,让他走,他就走,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很想看到他。
雷洛帝都的皇宫。
“姑姑,那边传来消息说沐倾狂去了恶魔岛。”沐清蓝看着躺在软榻上的沐采青淡淡的说道。
沐采青勾了勾妖艳的红唇,水盈盈的眸子里闪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清蓝,你的消息很不灵通呀,我早就知道了。”
“姑姑,清蓝哪里有你厉害,不知道姑姑想到对付沐倾狂的办法了没有?”沐清蓝走到软榻边,帮沐采青轻轻摇着扇子。
沐采青坐起身子看着沐清蓝,严肃道,“清蓝,成大事者绝对不能心软,对于敌人,绝对要一招致命,当你犹豫时,那就是给了对方机会,你千万不要忘记我们的目地。”
沐清蓝蹙眉,即而重重点头,“姑姑,我知道了。”
“这次的事你就不要插手了,你只要好好看着辰云就行,沐倾狂那边我会解决的。”沐采青脸上是自信的光芒,这次她会让沐倾狂有去无回,任何妨碍她计划的人都必须死。
章节目录 143.神秘的魔宠【3】
蓝媚生日那天,十大恶魔全部聚在了媚宫,沐倾狂看着十个怪模怪样的人倒没有半点害怕。
倒是除了蓝媚和常青天外,其它八人都是怪异的盯着沐倾狂,好像她是什么新奇的东西,让他们好奇不已。
“倾狂,其实他们都是很好的,就是脾气性格古怪一些。”蓝媚为沐倾狂一一介绍着。
坐在旁边的沐峰看着沐倾狂和他们相处的那么好,心里全是高兴,至少这样的话十大恶魔不会再为难她。
晚饭全是沐倾狂准备的,她把21世纪的饭菜全部搬上了桌,还有一个很大的蛋糕,这是她特地用鸡蛋和面份做的,上面还放了很多种水果,虽然比不上21世界那些蛋糕师,但在蓝媚他们眼里绝对是惊艳的。
果然,她打开蛋糕盒子,当一个大大的圆圆的东西出现在大家面前时,所有人都怪异的盯着那个蛋糕,这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
“蓝媚,快点过来。”沐倾狂朝蓝媚招手。
蓝媚跑过去,当她看到蛋糕上的小字时,感动的热泪盈眶,上面写着,蓝媚,祝您生日快乐,永远漂漂亮亮,幸福安康。
只两行小字却让她激动不已,从来没有人这样关心过她。
“小倾狂,谢谢你。”蓝媚将沐倾狂紧紧抱在怀里真心的感激着,活了六十年,从来没有哪一刻,她有如此开心过。
沐倾狂拍了拍她的背,伸手帮她擦着眼泪,撇嘴道,“都这么大的人还哭,这是不好的。”
蓝媚收起眼泪,笑骂道,“还不是你这个死丫头惹的。”
“倾狂,这是什么东西?”常青天走过去研究着那个大蛋糕。
沐倾狂扫了一圈众人,神秘兮兮道,“这叫蛋糕,大家快些开吃吧!”
其它人对沐倾狂并不陌生,因为蓝媚和常青天天天在他们耳边说着沐倾狂,又说她是那个圣轻鸿的朋友,这会儿他们对沐倾狂更是尊敬了。
就在众人要开吃时,洞口传来一阵咳嗽声。
大家抬头望去,只见一身华贵蓝服英俊潇洒的圣轻鸿站在那里,目光哀怨的盯着沐倾狂,一张脸绷得黑臭臭的。
“你怎么来了?”沐倾狂朝他走去,她本想叫他来的,可是又不知道如何找他。
圣轻鸿见她朝他走来,紧绷的脸才微微温和。
“我不能来吗?”他冷酷的说,分明的不高兴。
沐倾狂撇了撇嘴,伸手扯着他的嘴角,狂妄的说,“你给谁脸色看呢?”
其它人看着沐倾狂的动作全部一阵汗颜,她胆子还真大,竟然敢扯圣轻鸿的嘴角。
圣轻鸿看着面前比他矮很多的小女孩,在心里直叹气,怎么这么淘气,总喜欢捏他的脸。
“你没请我,我很不高兴。”圣轻鸿直接说道。
沐倾狂放开他,双手环胸,很不高兴的冷笑道,“你就那样走了,又没告诉我你住哪里,你让我如何找你。”
靠,他错了,他还有理了。
圣轻鸿突然笑了起来,洞里的一切似乎都失色,十大恶魔都古怪的盯着对轻鸿,那个冷冰冰的怪人竟然笑了。
章节目录 144.神秘的魔宠【4】
沐倾狂看着他的笑,轻哼一声转身便走,圣轻鸿伸手去抓她。
“啊,好冻,你,你的身体又变冷了。”沐倾狂身子朝后一退,伸手指着他的手。
圣轻鸿的手僵硬在半空中,眼底深处闪着一抹强劲的戾气,该死的,怎么又变回寒体了,这次八天都没有保持到。
难道师父说的是真的,以后就算寒冰潭也不能让他的身体再变温暖。
以前的每个月他都会去寒冰潭里浸泡一次,每次浸泡出来,大约都能保持十天这样,但现在似乎保持的天数越来越少了。
“圣轻鸿,你没事吧!”沐倾狂见圣轻鸿盯着自己的手发呆,心里有些担忧,为何他会有这么奇怪的身体。
圣轻鸿收回手,咧嘴露出两排整齐又白的牙齿,沐倾狂看着他这样笑,脸上的担忧才消失。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圣轻鸿脸上在笑,心里却在苦笑,他静静的看着她,他连碰都不能碰她,还怎么给她温暖。
“走吧!我也要尝尝你的手艺。”圣轻鸿淡淡的说。
沐倾狂看他一眼点头说好,但她心里似乎能够感觉得到他的不开心。
其它人看到圣轻鸿过来后都很拘谨,他们也不知道圣轻鸿到底是什么人,自从那次,他一人将他们十人全部击败后,他们就对他非常的顾忌。
“你们不用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们。”圣轻鸿坐在沐倾狂身边,轻抬眼睑冷冷的说。
沐倾狂侧身看他一眼,夹一些菜放进他的碗里,“你不要这么绷着冷脸,这样他们就不会怕你了。”
“我看起来很可怕吗?”圣轻鸿蹙眉盯着沐倾狂。
沐倾狂猛摇头,双眸明媚的狡黠笑道,“是他们太胆小,我才不怕你呢。”
圣轻鸿刚刚不好的心情突然间就愉悦了,其它人怕不怕他,他一点也不在乎,她不怕他就行了。
其它人觉得他怪,只要她不嫌弃就好。
大家见沐倾狂和圣轻鸿相处的那么好,渐渐全部放松下来。
蓝媚看着这一大桌子人,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暖在心里蔓延,这一切,是一个叫沐倾狂的女子带给她的。
吃过饭,沐倾狂将蛋糕切成很多块,一一分给大家。
圣轻鸿以前也没见过这种东西,轻尝一口觉得味很不好错,看着沐倾狂在身边,他觉得吃什么都好吃。
沐倾狂本就是开朗之人,有她在很能活跃气息,和朋友在一起,她总是很能闹,因为她的关系,十大恶魔也不再怕圣轻鸿,既然他和沐倾狂是朋友,他们也就把他当作朋友来对待。
一直闹到很晚,大家才散了去,沐峰是明白人,见圣轻鸿一直陪着沐倾狂便先回去四合院。
圣轻鸿陪着沐倾狂安静的走在街道上,他时不时看她几眼,这几天他去找他师父想了解她的毒,哪知道他师父也说没有见过那种奇毒,这让他很心急,要是她再毒发了怎么办?
“圣轻鸿,你到底是谁?”沐倾狂突然开口问道,既然大家是朋友,她应该可以知道他的身份吧!
章节目录 145.神秘的魔宠【5】
圣轻鸿停下步伐,她终于愿意知道他的身份了,他知道她不喜欢皇家人,但他也是皇家人,之所以一直没说,是怕她知道后不愿意和他亲近了。
“我是秦天帝国的五王爷。”他淡淡说道,银色的瞳孔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她会讨厌他么。
沐倾狂直直的看着他,他真的是皇家人,她撇了撇嘴,为什么她遇到的都是身份尊贵的人,莫纤凉是王爷,他也是王爷,她跟王爷很有缘哦。
圣轻鸿见她不说话,又撇着嘴,心里有些焦急,但是下一刻,他扬着冷酷的脸,强势的说,“你可以嫌弃天下任何王爷,但绝对不能嫌弃我。”
沐倾狂卟噗笑了出来,他要不要这么霸道。
见她笑,圣轻鸿的心终于不再那么紧张,以前,他从来没在任何一个女子面前如此紧张不安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