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谁比谁更腹黑【6】
“我想去试试。”一直没说话的沐倾狂开口道,现在解毒是她的头等大事,不管去寒冰潭有没有用,她都想去试试,她早就对那座雪山好奇了,这会儿正好可以上去看看。
常青天看一眼沐倾狂,满意的笑道,“真乖的孩子,那我带你去,不过出了问题你可要怪我。”
沐倾狂直蹙眉,觉得常青天话里有话。
“倾狂,我告诉你,那雪山上面很危险的,我看你还是不要去了。”蓝媚一脸认真又担忧的说道,那座雪山虽然挨着恶魔岛,但并不是属于他们的地盘,他们也不敢轻易去。
“危险?什么危险?”沐倾狂皱眉问道。
常青天和蓝媚同时抖了抖身子,开口道,“就是那上面住着一个怪人,我们都不敢靠近的。”
“怪人?”沐倾狂诧异的说,然后笑起来,她觉得他们十大恶魔就很怪了,难道还有比他们更怪的人吗?
“我还是想去寒冰潭。”她很确定道,只要有一丝希望她都要试试。
常青天和蓝媚一脸抑郁,这小丫头性子还真是倔。
“我告诉你,寒冰潭是那个怪人的,他不允许任何人靠近,上次我本想去那里取一些寒水制药,却被他给打了下来。”常青天想着那次的事,脸上全是愤怒,还有不甘心,所以他就想让沐倾狂去试试,如果她也被打下来,那他就心里平衡了。
“哈哈……师兄上次被打得鼻青脸肿呢。”蓝媚捂着嘴娇笑起来,常青天狠瞪她一眼,蓝媚立刻止住笑声。
沐倾狂睁大眼睛看着他们,能让他们顾忌的人一定很厉害了。
“可我还想去看看。”
“倾狂,我陪你一起去。”丑丑握爪道。
“我也一起去。”肥肥跟着嘤嘤道。
就这样,常青天和蓝媚带着沐倾狂去了恶魔岛旁边的雪山,才刚到山脚下,一阵寒意朝他们涌来。
沐倾狂打了一个哆嗦,这里真够冷的,这让她想起银瞳的怀抱,他的怀抱似乎比这里还要冻人,真不知道他的身体那么冷,他是怎么承受下来的,他会不会也很怕冷。
她甩了甩头,怎么总是想起他,那个混蛋一定是把她忘了,不然为什么不来找她。
突然,她皱眉,他不来找她就算了呗,反正那块玉佩很值钱,可是为什么,她还是想和他再见一面,她想知道他的事情解决了没有,有没有找到他的家人。
“倾狂,寒冰潭在那半山腰的一个雪洞里,你就自己上去吧!如果你运气好,那个怪人不在,你就进寒冰潭里浸泡自己,如果你身体能流出黑血,那说明对你是有用的,如果没能流出黑血,那表示也没有用。”常青天抿了抿唇道,他可不想面对那个怪人。
“师兄,你就那么怕死吗?”蓝媚见常青天不陪沐倾生上去不满的冷哼道。
常青天炸毛了,怒道,“你才怕死,我是怕冷。”
蓝媚挑着眉毛讥笑,“那你以前怎么跑上去取寒冰潭的水。”
章节目录 127.谁比谁更腹黑【7】
“好了好了,我带她上去。”常青天被气得说不出来话来,他怎么可能让别人看扁他。
沐倾狂摇头笑道,“常叔叔,不用了,我自己上去就行。”
“倾狂,你就让他带你上去,你又不知道那个雪洞在哪里,到时候还要花时间,你身子受得了吗?我告诉你,这不是关心你,我是怕你死了,到时候我会很无聊的。”蓝媚偏着妖娆的脸笑道。
沐倾狂对她感激一笑,真是嘴硬,明明关心她还要这样说,她突然间好感动,认识了她真好。
三人上雪山倒没有步行,丑丑驮着沐倾狂和蓝媚,肥肥驮着常青天。
“前面,就是前面耸立的雪峰。”常青天突然指着前边不远处的雪峰大声叫道。
丑丑和肥肥飞快跑到那座雪峰面前停下。
“天啊,这上面真是冷死了。”蓝媚身子一阵哆嗦,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来过这里,都快要承受不住了。
“倾狂,寒冰潭就在那个雪洞里面,这下你自己进去吧。”常青天可不愿意进去,要是碰到那个怪人,他又得碰一鼻子的灰,还要受欺压。
沐倾狂看着他的模样,浅笑道,“好,我进去了,你们赶紧下去。”她现在身体正常,就算遇到什么人,还是有力量可以抵挡的。
“你千万不要死了啊!”蓝媚嘱咐着她,她想陪她进去,但这气温她是真的承受不住。
沐倾狂嘴角抽搐,她说话要不要这样拐着弯,明明就是关心她嘛!
“丑丑,肥肥,你们带他们下去。”沐倾狂命令着两只小兽。
丑丑和肥肥眨巴着眼睛看着她不愿意走,要是雪洞里的怪人很厉害她怎么办。
“放心,我现在力量恢复了。”沐倾狂露出一个安慰它们的笑容,蓝媚和常青天带她来这里,她已经很感激,总不能让他们一直在这冻人的雪地里等候,她的身子都要承受不了,想必他们一定也很承受。
丑丑和肥肥见她那么坚决,只好先带常青天和蓝媚下去,反正它们一会上来是超快的。
“倾狂,要是怪人不在,记得给我装一瓶水下来啊。”常青天拿出一个小瓶子递给沐倾狂乐呵呵的笑道。
沐倾狂接过瓶子笑着点头,她自然会帮他取到水的。
看着他们离开后,沐倾狂忍着刺骨的寒意朝那雪峰下面的洞口一步步走去,天空中还飘着细细的小雪,每走一步,她就感觉身子哆嗦一下,这上面的温度怎么这么低,可以和北极相比了。
好不容易走到雪峰下面的洞口,沐倾狂快速跑进去,她原本以为里面会好一些,哪知道竟然更冷,犹如冰箱一样,她感觉自己的手和脚差点要冻僵了。
张望一番,她按常青天说的路线快速跑进洞里,一路上倒没有碰到什么攻击她的生物和那个什么怪人。
跑到洞的深处,她终于看到常青天说的寒冰潭,只见寒冰潭上方飘浮着一些白雾,犹如仙境般,突然她眼睛一亮,寒冰潭里怎么飘浮着一个人。
章节目录 128.谁比谁更腹黑【8】
那个人是头对着她躺在寒冰潭的水面上,所以远远的她看不清他长什么模样,随着她小心翼翼一步步走近,她看出是一个全身赤果果的男子,不过腿间的重点部位好像有什么东西遮住了哦。
水面上的男子有着很精实的身体,肌肤一片水莹莹又异常的透亮,身体比例非常的好,沐倾狂看得眨了眨眼,这样身材超好的男子躺在那里做什么。
沐倾狂躲在一片石头后面静静的观望,许久过后,她见那人没有半点反应,才大胆的走过去,他为什么泡在寒冰潭里,难道也是中了毒来这里解毒的。
只是当她走过去看清楚水面上男子的面容后,双眸瞪得比铜铃还要大,张开的嘴巴足足可以塞进一个小鸡蛋,心也突突突的跳了起来。
“银瞳,银瞳………”沐倾狂再也控制不住跑到寒冰潭边大叫起来,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也中毒了么。
叫了好几声,水面的男子并没有理她,她刚想下去,却发现寒冰潭上面有一层透明又强大的结界将她拦住了。
沐倾狂心里有些焦急,可是结界她根本打不开。
“倾狂,怎么了?”突然丑丑从外面窜了进来。
沐倾狂看了看它和肥肥,指着水里的银瞳说道,“银瞳在寒冰潭里,可是这结界我打不开。”
丑丑朝寒冰潭看去,还真看到了银瞳,顿时,它全身散发着雷元素朝结界上面冲去,砰的一声,它的身子被撞飞了出去。
“丑丑………”沐倾狂和肥肥同时惊叫道。
沐倾狂忍着身体的僵硬走过去将丑丑抱起,骂道,“你这个笨蛋,干嘛硬闯。”
“肥肥,你不………”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肥肥展开坚硬的翅膀朝结界上面用力啄去,咔嚓一声,结界竟然开了。
沐倾狂心里一阵惊喜,快速朝寒冰潭边走去,“银瞳,银瞳………”
突然水面上的男子睁开眼睛,顿时便看到一个女子和两只小兽睁大眼睛盯着他,他身形一动从水面跃起落在岸边。
沐倾狂睁大眼睛看着面前身材暴好,面容绝美又妖艳的男子,刚从水里出来,他身上的水珠一滴滴往下滑落,看起来很性感。
“银,银瞳……”她有些结巴的叫道,心里莫名的欣喜,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真是意外。
“姑娘,你认错人了,我不叫银瞳。”男子挑了挑眉毛一脸酷酷道。
沐倾狂微怔,双眸定定的打量他,他怎么可能不是银瞳,依然苍白无血色的肌肤,剑眉上扬,高挺的鼻梁,一头黑丝披散着,整个人妖艳又冷酷,这就是她记忆里的银瞳。
“你骗我。”沐倾狂冷冷瞪着他,他为何会忘记她,他不记得她了么,她心里很不舒服,还闷闷的。
男子银色的瞳孔目不转睛的盯着她,语气淡淡道,“我叫圣轻鸿。”
沐倾狂绷着脸盯着他,一脸不悦道,“但你同时也叫银瞳。”他为什么会忘记她,他恢复记忆了么,所以忘记了和她相处的那两个月?
章节目录 129.谁比谁更腹黑【9】
“姑娘,不要因为我的眼睛是银色的就叫我银瞳。”圣轻鸿蹙眉嫌弃的说。
沐倾狂看着他这模样越发确定他就是银瞳,因为上次她帮他取名时,他也是现在这种嫌弃的神情,眉毛微微皱着,好像很不喜欢的样子,一张妖艳的脸绷得像个冰块。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她高高挑着眉毛,狭长的丹凤眼犀利的眯起。
圣轻鸿看了看她,转身朝旁边的石头走动,拿过上面银色的锦服悠闲自得的穿上,同时淡淡的说,“姑娘,我们认识吗?”
沐倾狂听着他说这句话心里更是窝火,好你个银瞳,竟然敢忘记她。
她以为他们再见面会是很好的朋友,他竟然把她忘了,他怎么可以忘了她,她目光冷冷的盯着他,周身散发着一股戾气。
等圣轻鸿穿好衣服转身看她时,她开口道,“我们不认识,我认错了。”
淡漠的语气落下,她迈步朝寒冰潭走去,哪知道圣轻鸿拉住了她的手,眉毛懒洋洋的挑起,银色的瞳孔里闪着一抹邪肆的光芒,“姑娘,你看了我的身子应该负责吧!”
沐倾狂怔怔的站在那里,目光呆呆的盯着他握着她手的地方,为什么她一点也感觉不到冰冷之意,相反,从他的手心散发着一股温暖缓缓涌进她的手腕,最后流向她的全身,突然间,她竟然一点也不觉得冷了。
他,他的身体不冻人……
他,真的不是银瞳么……
可是,她怎么可能会认错人,她可以认错其它人,但绝对不会认错他,难道是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但是世界上怎么会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就算是长得一样,但性格神态绝对不可能是一样的,那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目光茫然的盯着他,一时忘记说话,也忘记要抽回自己的手。
他的手好温暖,像个暖炉似的,让她从心到身都感觉暖洋洋的。
“你看我看呆了?”他银色又妖艳的瞳孔里闪着一抹戏谑的光芒。
沐倾狂看着面前轮廓分明五官绝美的脸,脑袋有些惚恍,原本她还很肯定他就是银瞳,可是现在她有一些不敢肯定了,因为银瞳本身是一个怪人,谁让他拥有冰冷冻人的身体。
怪人?
她倏地抽回自己的手,目光警惕又戒备的盯着圣轻鸿,难道他就是常青天和蓝媚嘴里说的怪人。
“我为什么要对你负责,又不是我想看你的身子,谁让八光自己躺在寒冰潭里的。”沐倾狂心里憋了气,所以这会儿心情超级不好的凶巴巴道。
“可你还是看了我。”圣轻鸿双手环胸一脸冷酷的盯着她。
沐倾狂冷笑,指着丑丑和肥肥,“它们也看了你,难道它们也要负责?”
丑丑和肥肥无辜的眨眼,这关它们什么事………
圣轻鸿银色的眸子扫向丑丑和肥肥,伸手摸了摸鼻子,若有所思道,“你们三个要是愿意一起负责,我也可以接受。”
“………”沐倾狂和她的小伙伴们惊呆了!
这人脸皮真厚啊!
章节目录 130.谁比谁更腹黑【10】
“你想得美!”沐倾狂瞪着他冷冷道。
“小爷我才不会对你负责,我只忠心于倾狂一人。”丑丑扬了扬下巴一脸狂傲的说道。
“我只对倾狂负责哦。”肥肥眨了眨灰溜溜的眼睛傻笑着。
圣轻鸿看了看面前一人两只小兽,妖艳的银眸里波光潋滟,嘴角微微上扬。
沐倾狂有一瞬间看呆,说他不是银瞳,她真的有些不相信,他们每一个表情,每一个神态都是那么的相似。
“本姑娘没时间陪你,路在那里,自己走吧!”她伸手指着刚来的路傲慢的说,而后迈步朝寒冰潭走去,没有他的手,冰冷刺骨的寒意又涌向她的身体,看着寒冰潭里的水和冰块,她打了一个哆嗦。
不用想,那里都是无比冻人的,她跳下去会不会被冻僵掉。
圣轻鸿见她朝寒冰潭走去,双眸微眯起,原本环胸的双手突然放下,她去那里做什么。
沐倾狂一步步走到寒冰潭边,伸手缓缓朝水里探去,才刚碰到水,她就感觉她的手指头冻得发麻,她快速收回自己的手,脸上全是震惊,这水怎么会这么冻。
圣轻鸿见她缩了手,嘴角闪着一抹谁也没有看到的轻笑,她为什么会来这里?
沐倾狂有些犹豫,看着刚刚被寒冰潭水冻得发红发疼的手指浴哭无泪,真的要跳下去么,要是这水没用,她冻在里面上不来怎么办?
“喂,我问你,为什么你可以浮在那水里?”沐倾狂站起身子风风火火的走到圣轻鸿面前指着他凶悍的问道。
圣轻鸿蹙眉看着她的手指,冷酷道,“我不叫喂,我有名字。”
“圣轻鸿!”沐倾狂有一种抓狂的冲动,他这副模样分明就是银瞳的翻版。
“姑娘,想让人帮忙不应该是这种态度。”他抿了抿唇一本正经的说。
“你………”沐倾狂炸毛的怒道。
丑丑和肥肥见状,两个小家伙相视一眼刷地跑进魔兽空间去了,它们都非常相信倾狂,不需要它们帮忙,她一定能够搞定这个美男!
圣轻鸿目不转睛的与她对视,等待她的下文。
沐倾狂瞪了他许久,最后想了想,还是有必要先问清楚这寒冰潭。
“圣公子!你为什么可以待在寒冰潭里没有被冻死。”沐倾狂抿了抿唇甜甜的笑问道,态度很好,用词却有些毒。
圣轻鸿不悦的蹙眉,看着她笑嫣如花的样子,冥思许久,轻启薄唇,淡淡道,“因为我不会被冻死,所以不会被冻死。”
“………”沐倾狂横眉竖目,这算什么回答,他是在故意耍她么!
“我知道了。”她冷着脸道,即而又返回到寒冰潭边。
圣轻鸿没想到她又折回寒冰潭,即而迈步跟了上去,沐倾狂见他过来了,不悦的问道,“你跟来做什么?”
“我本来就在这里。”他挑了挑眉毛酷酷道。
沐倾狂也不和他计较,眨了下眼,嘴角微勾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
这样的笑意看得圣轻鸿背后有些发毛,她,想做什么!
章节目录 131.霸道的抱住【1】
沐倾狂盯了圣轻鸿好一会,扭头看向寒冰潭,她决定赌一赌。
没有任何犹豫,她迈前一步朝寒冰潭里跳去,但是下一秒,一双温暖的手臂将她霸道的拉了回去。
“沐倾狂,你搞什么鬼,你不是很怕冷么,你还敢下去,你找死是不是!”
圣轻鸿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脸色铁青的怒声吼道,她刚刚试过水,知道水那么冻还敢下去,她这是在挑战他的耐心么。
死女人,她是故意的,用她做饵,引他这条鱼上钩。
“咦,你为什么知道我叫沐倾狂,我记得我好像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哦。”沐倾狂从他怀里抬起头,眨着一双黑亮又狡黠的眸子盯着他得意洋洋道。
她脸上虽在笑,心里的怒火却是熊熊燃烧,好你个圣轻鸿,竟然敢骗她,她还差点被他骗过去。
圣轻鸿不理会她的话,双眸冷冷的盯着她,这么大半年不见,他怎么觉得她瘦了,而且脸色很不好,她生病了么,她来这寒冰潭做什么。
“我就知道你的名字,怎样?”圣轻鸿扬了扬冷艳的脸理直气壮的说,为什么不好好照顾自己。
沐倾狂看着他这副嚣张的模样,胸口不断起起伏伏,骗了她,还敢如此理气壮,啊啊啊………
圣轻鸿看着她暴怒的样子挑眉,她接下会怎样对他,动手动脚打他?泼辣的骂他?
“啊………”他正设想的时候,哪知道沐倾狂拿起他的右手,张嘴朝他的手腕上狠狠咬去。
“沐倾狂,你属狗的么!”圣轻鸿呲牙咧嘴的鬼叫。
他越是大叫,沐倾狂咬得更深,只有这样才能发泄她心里的怒火。
圣轻鸿刚开始鬼叫,而后安静的搂着她,任由她咬,她要是喜欢那就让她咬吧!
沐倾狂在闻到血腥味后才停止,而后推开他便走,周身散发着一股慑人的寒意。
“倾狂……”圣轻鸿伸手拉住她。
“放开。”沐倾狂冷冷开口道。
圣轻鸿不放,紧紧拉着她的手,刚开始看到她时,他心里全是激动还有狂喜,之所以不马上和她相认,他是想看看她还记不记得他,当听到她叫他银瞳时,他心里全是愉悦,没想到她还记得他。
后面当他告诉她,他不是银瞳时,她的失望和难过他全看在眼里,她是不是也很想见到他,他在她心里有一席之地么。
这一刻,他心窝里都是暖暖的,其实他早就去找她了,但一直没找到,后面他不得不来寒冰潭,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她,看来是天意让他们在这里相遇。
“混蛋,你做什么啊!”圣轻鸿突然霸道的将她抱在怀里。
圣轻鸿嘴角微扬,露出一抹风华绝代的笑,凑到她耳边,吐着热气一字字清晰道,“抱…你!”
“你放开我。”沐倾狂对他拳打脚踢,他以为他是谁啊,想抱她就抱她,只是让她觉得奇怪的是,他的身体为什么不冷了,难道他的身体好了吗?
“不放。”圣轻鸿死死抱着她不放,能够再见到她真好,真好,真好……
章节目录 132.霸道的抱住【2】
沐倾狂见他不放最后也懒得挣扎了,这人怎么可以这么霸道,其实他的怀抱挺温暖的,现在她一点也不觉得冷。
她突然发现他的身体很好,冷的时候可以做冰箱,暖的时候可以做暖气。
抱了好一会,圣轻鸿才放开,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为什么不好好照顾自己,脸色这么难看?”
沐倾狂瞪他一眼,他凭什么用这种口气说话,真讨厌!
“关你什么事。”她赌气的说道。
“我们,是朋友……”圣轻鸿犹豫了一会说道。
沐倾狂朝他翻白眼,阴阳怪气的说,“你还知道我们是朋友啊,你还欠我两万金币,既然把我当朋友,为何不来找我,你是不是想耍赖,不还钱了?我告诉你,你要是敢不还钱,你就死定了!”
看着她娇俏的模样,圣轻鸿心底一片发柔,果然只有看到她,他才知道笑是什么滋味,才会心里感觉到温暖。
“怎么个死定法?”他饶有兴趣的问道。
沐倾狂上上下下打量他,伸手捏了捏他晶莹雪白的脸,“你有一副好皮囊,我会把你八光,然后拿去拍卖,我想那些贵族小姐们一定会对你非常的感兴趣。”
“………”圣轻鸿挑眉,她要不要这么恶趣味。
“不是给了你玉佩,那个更值钱。”圣轻鸿抿唇鄙视道,银色的瞳孔深处快速闪过一抹宠溺的光芒。
沐倾狂拿出戴在脖子上的玉佩,摸了摸,狂傲的说,“这是你送给我的,既然已经送了,怎么可以拿来抵账,真是小气鬼。”
圣轻鸿见她把玉佩戴在脖子上,银色的瞳孔里更是潋滟生辉,她竟然贴身随带着。
“我会还你两万个金币的,真是一个贪钱鬼。”圣轻鸿打趣她。
沐倾狂伸手朝他脸上捏去,凶悍的说,“你竟敢说我是贪钱鬼,是个男人就应该说话算话,是你自己答应会还钱的。”
这个人就会巅倒黑白,哼!
“我去找过你,可是没有找到,那天我去雷洛帝都,你刚好离开,后面我去了普陀镇,但你没有去那里,你爹娘………”
圣轻鸿的话还没有说完,沐倾狂双手揪着他的衣服,急急问道,“我爹娘怎么了?”
难道沐采青他们对她爹娘下手了,她揪着圣轻鸿衣服的手又紧了一些。
圣轻鸿看着她苍白的脸,安慰她道,“你放心,他们没事,我把他们送到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去了。”
那天他刚去普陀镇正好看到一堆人在找沐战和姚婉麻烦,他的出现让那些人全部灰溜溜的跑了,之后,他不放心,便带着沐战和姚婉离开了普陀镇,把他们送到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真的吗?是什么人找我爹娘的麻烦。”沐倾狂眼里杀气腾腾,爹娘是她的底线,谁敢碰,必须死。
“是一些镇民,但我想那些人不简单。”
沐倾狂深吸了口气,四周的杀意更浓,她知道,一定是他们,绝对是他们,爹娘对他们没有任何威胁,为什么他们还要下狠手,是找不到她,所以才会把毒爪伸向爹娘吗?
章节目录 133.霸道的抱住【3】
此时,沐倾狂心里是浓浓的恨意,真想把那些背后的人一刀刀剐了。
“倾狂,你没事吧!”圣轻鸿见她脸色很难看,有些担忧的问道。
沐倾狂摇了摇头,只要爹娘没事就好,她抬头看着他,真诚道,“谢谢你。”
如果爹娘出了事,她肯定会恨死自己的。
圣轻鸿看出她的自责,去了趟雷洛帝都有些事他也打探了清楚,只是他不知道她为何突然要离开帝都。
“别自责,要怪只能那些坏人,是他们的坏心思在作鬼,你为什么会来这里?”他摸着她的头轻声道。
沐倾狂看他一眼,然后蹲下身子,再把她在帝都发生的事全部告诉他,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想向他倾诉,她身边都没有其它朋友,能说的也就他了。
圣轻鸿听后,眼底杀气涌动,但他很快的隐藏好了。
“所以你来这里修习,你为什么会上来寒冰潭,这里一般人不能来的,寒冰潭的水更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住,你最好不要下去,不然会被冻伤的。”他神情凝重的和她说,原本看到她要跳下去,他吓坏了。
沐倾狂收起心里的情绪,目光清亮的盯着他,“为什么你可以,难道你不是一般人?那你是什么人?”
“你忘记我身体的特殊了,我的身体天生是寒体,所以当我躺在里面时,我不会被冻,相反我的身子会变得暖和。”圣轻鸿解释给她听,他每过一段时间便会来这寒冰潭浸泡。
沐倾狂这下子算是明白为什么他的身体会温暖了。
“你的意思是,出了这里,你的身体依然会变成寒体?”
“嗯,会变的。”圣轻鸿淡淡的答,心里有些遗憾,如果他的身子变回寒体,他就不能抱她,因为她怕冷,这似乎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沐倾狂看着他平静的面容,伸手拍着他的肩膀,爽快的笑道,“你放心,我不会嫌弃你的,我会永远把你当作朋友。”
圣轻鸿银色的瞳孔闪着一抹亮光,心里却是有些黯淡,只是做朋友么,他想好好守护她一辈子,可是他能做她的那个人么,在她伤心难过时,他都不能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依靠。
突然间,他恨死自己这种寒体。
“你来这寒冰潭想做什么?”圣轻鸿转回原本的话题。
沐倾狂眨了眨眼,站起身子笑道,“没什么呀,就是过来看看,听说这寒冰潭很神奇,我好奇。”
她边说边走向寒冰潭,而后蹲下身子伸进半条手臂,顿时,一股刺骨的冰冷钻进她的右手,下一秒,整条手臂都麻木失去知觉。
“沐倾狂,你做什么!”圣轻鸿走过去将她的手拉回来怒气冲冲吼道,她是傻子么,他都和她说了,一般人承受不了,她还伸手进去。
沐倾狂看着他生气的模样,扁了扁嘴,委屈道,“好冻啊,我的手没知觉了。”
她只是想试试这寒冰潭对她有没有用,刚刚泡了一下,她的手都没有流黑血,难道对她没有用?
她看了看圣轻鸿,并不打算把她中毒的事告诉他,免得他担心。
章节目录 134.霸道的抱住【4】
圣轻鸿听她说好冻,美得令人窒息的脸依然冷冷绷着,双手却是将她的右手霸道的抱在手里。
沐倾狂的手微微缩了缩,便感觉一股暖意滑进她的手心,最后蔓延到手臂,麻木无知觉的手渐渐有了知觉,而且也不疼了。
她看着近距离的他,心突突突的跳了起来,她不得不承认,他是她来这个世界见过最美最好的男子。
美得无人可比。
好的无从挑剔。
她救了他,却得到那么多的回报,她都觉得他亏了。
有这样的人做朋友,真是她的荣幸。
“还冷吗?”圣轻鸿在感觉她的手慢慢有温度后冷冷问道,他很生气她这么不爱护自己。
沐倾狂摇头笑,然后抽回自己的手,从腰间取出一个瓶子,“你能帮我装一瓶寒冰潭里的水吗?”
圣轻鸿看了看那个瓶子,拿过就去潭边取水,难道她特意跑到这里来是取水的?
他觉得她来这里有些怪怪的,但又不知道哪里怪?她隐瞒了他什么,她的脸色为何会那么的差,就好像生过重病一样。
“你现在住在哪里?”圣轻鸿走到她身边并没有把瓶子递给她。
沐倾狂笑道,“恶魔岛。”说着,她伸手去拿他手里的瓶子。
圣轻鸿不让她拿,这水很冻人,他担心她受不了,“你怎么跑去那个怪地方了?”
“他们想追杀我,我又想找个安静无人打扰的地方修习,所以就来这里了,把瓶子给我,我要回去了。”沐倾狂朝他伸出手,既然寒冰潭对她没有用,她只有另想办法了。
圣轻鸿蹙眉,她不打算请他去恶魔岛坐坐么,他握紧瓶子不给,淡淡的说,“我送你回去。”
“你不回家吗?对了,你找到家人了没有?以前伤害你的人有没有解决?”沐倾狂大声道,一直说她的事,都忘记问他的事了。
圣轻鸿听着她关心的语气,绷着的俊脸总算不再紧绷,他扬了扬眉,傲气的说,“伤害我的人,自然没有好下场。”
回去后,他师父帮他恢复了记忆,之后便是该杀的人杀,该治的人治,敢算计到他头上来,他自然会百倍的还回去。
“那就好,对付坏人就应该这样。”沐倾狂握了握拳头咬切齿道,那帮人,她也不会让他们有好下场。
出了雪洞,外面依然飘着雪,沐倾狂缩着脖子,小脸冻得通红。
“你干什么呀!”沐倾狂尖叫道,因为圣轻鸿突然将她打横抱起朝雪山下面飞去。
漫天的雪花飞舞,如梦似幻。
沐倾狂怕跌下去,便伸出双手很自然的抱着他的脖子,在他怀里真的一点也不冷。
她目光明澈的盯着面前俊美冷酷的脸浅浅笑,不由得在心里感叹一声,此时的他真的很帅很酷,美得不可方物,而她呢,脸上却有那么一大块的红胎记,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多年以后,沐倾狂每次想到圣轻鸿抱着她在雪山上面飞,漫天的雪花围着他们飞舞,她就觉得那副画面很美很美,美得让人心醉。
章节目录 135.霸道的抱住【5】
雪山下面,蓝媚和常青天在那里不断张望着。
“师兄,你说小丫头能够承受得住吗?”蓝媚满脸的担忧,曾经她也上去过寒冰潭,那里面足以冻死人,如果不是修行之人,恐怕走进那雪洞里就会冻僵。
常青天看了看她,嘲笑道,“师妹,你什么时候学会关心人了,这可是破戒了啊!”
蓝媚勾了勾唇,冷笑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关心她了。”
“你瞧瞧你刚刚说话的语气,那不就是关心么。”常青绷着脸冷哼道。
“那是谁说着,一定要帮小丫头解了毒的,你,这算不算关心呢?”蓝媚不甘示弱的反驳回去,关心?从来到恶魔岛,她就不知道关心为何物。
常青天被蓝媚的话堵住,许久过后,他才嚷道,“那是因为她体内有让我挑战的奇毒,所以我才会帮她解毒。”
“哟,原来是这样,那我关心她是因为,她打破了我的规则,她是我来恶魔岛,第一个第一眼认出我是吃了驻颜丹的人,她值得我关心。”蓝媚偏着头妩媚动人的妖娆笑道,她现在是真喜欢沐倾狂这孩子。
常青天挑了挑眉不再说话,等了许久过后,他控制不住出声,“我们要不要上去看看,万一她冻死在里面了怎么办?”
蓝媚听他这样说,心一惊,小丫头体内本就有毒,要是真被冻了岂不是上不来,不敢过多犹豫,她飞身就要朝雪山上面跃去,却在这时候看到一银一紫两道身影从上面飞了下来。
当她和常青天看清那两道身影后,两人惊的连连朝后倒退。
“怪人!”蓝媚和常青天震惊的出声,脸上全是警惕,但在看到他抱着沐倾狂后,两人更是目瞪口呆,他抱着她?
这怎么可能,这个怪人从来不让人靠近他的,总是一副清冷高贵的样子,他竟然会抱着沐倾狂从雪山上面飞下去,这是天要下红雨了么!
圣轻鸿轻挑眉毛,面色冷酷的盯着他们,伸手便要攻击他们。
蓝媚和常青天心里一惊,挥动双手作好攻击的准备。
“不准动他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