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了,现在看他情绪这么激动,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们大家都先出去,让笙笙先休息。”宇文家老爷子扫了一圈众人淡淡道,孙子可是他的心疼肉,现在看他心情不好,他也不想招惹他。
众人只好离开去找医生,从医生那里了解到他的腿伤不是很严重,这才放心。
苏黎见宇文老爷子走了,便向医生打听宇文笙是怎么来医院的,见医生描述秦姗的样子,她脸色变得一片冷沉。
当天晚上,宇文笙睡的很不好,就算上了药,腿还是隐隐抽痛,他最想的就是秦姗过来陪他,哪知道那个死女人竟然真的不来看她,他想去找她算账,偏偏他的腿不方便。
“秦姗,你没事吧!”倾狂和圣轻鸿一起来的医院,在看到秦姗坐在窗口发呆时,她心里全是愧疚,她和宇文笙的事,路易斯和她说了。
秦姗看着她来了,一直控制不住的眼泪还是掉了下来。
“倾狂,我很担心他。”秦姗呜咽道,嘴巴上说的再厉害,心里是却控制不住想他,担心他。
章节目录 1103.偏偏遇到你【70】
倾狂走上前抱了抱她,低声道,“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们。”
她没想到宇文笙当时会救秦姗,他心里应该是有她的吧,不然怎么会将他推开,要是他没推开她,中枪的肯定是秦姗。
秦姗茫然不解的盯着她,她出事关她什么事?
倾狂自知瞒不住便将自己被追杀的事告诉了她。
秦姗听得目瞪口呆,结结巴巴道,“你的意思是,那些人想杀你,因为我是你亲近的人,他们便对我动手了?”
这是躺着也中枪啊……
“就是这样,所以这段时间你要小心一点,圣轻鸿会派人保护你的。”倾狂安慰她,不管怎样,她是不会再让人伤害秦姗,要是她出什么事,她会内疚一辈子的。
“靠,是什么人要杀你啊,这么狠毒。”秦姗破口大骂,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
倾狂突然笑了起来,“你难道不怪我给你带来了危险?”
“呸,我们是朋友,我怎么会怪你,要怪只能怪那些坏蛋,我想他们的目标是你,你才要小心些。”秦姗脸上露出担忧的神情,心里免不了担心宇文笙,看来她真应该远离他,想必宇文家也不会再让她接近他了。
倾狂重重点头,她和圣轻鸿会小心的。
“他,他没什么事吧!”
“没,就是脾气大,把他的家人也全部赶了出去。”秦姗咬牙道,这人耍起脾气来还真像个小孩子似的,反正现在有宇文家的人守着,她也没有机会去看他。
“你不去看看他?”倾狂笑道。
“不了,我不想再接近他。”秦姗下定决心道,那天那三人死了,也就不会再有人知道他们的关系,而且宇文家在B市有头有脸,那些人应该也不敢明着对他做什么。
倾狂点点头,她知道秦姗是不想给宇文笙带去危险,或者暂时这样也是好的,她真不想再牵连太多的人。
当天晚上,倾狂带秦姗离开了,也没有让她单独回家,把她带去了圣轻鸿西郊的别墅,这段时间,他们就全部住在一起,这样也好有个照应。
之后的两天,秦姗硬忍着没有去看宇文笙,只给他发了一个信息,让他好好养伤,那天晚上他推开她的事,她很感激他。
宇文笙看着这短信,直接将手机从窗口扔了下去,一直大骂没良心的。
苏黎有些头痛,儿子这两天不吃不喝,她炖了汤,每次他就吃几口,才两天,她便感觉他瘦了。
“笙笙,你到底要妈怎么样才好好吃饭,你这样腿伤怎么能够快些好。”苏黎满面愁容又心疼的看着宇文笙,从小到大,他都是她心头的宝。
宇文笙撇开脸,沉声道,“妈,你是不是去找过秦姗,让她离开我。”
苏黎愣了下,最后如实道,“是的,她不合适你,你爷爷也不会让你娶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人。”
“谁说我要娶她了。”想着这两天她对他不闻不问,他心里是控制不住的怒火。
“你的意思是不娶她,那你和萧萧的婚事。”苏黎脸上有些诧异,她还以为儿子一定要娶秦姗呢。
章节目录 1104.偏偏遇到你【71】
“我谁都不娶!”宇文笙斩钉截铁道。
苏黎刚刚放心的神情又担忧起来,“你是宇文家唯一的传人,都二十六了,到了结婚的年龄,而且萧萧家也不错。”
“妈,我们家地位不低,为什么要娶一个家境不错的,难道你们还希望萧家来抬高我们宇文家的地位不成,反正我是不会娶她,不管是爷爷出面还是谁,除非你们想让我死。”宇文笙情绪激动道。
苏黎听着这话,吓得脸色苍白,急忙说道,“你别激动,什么死不死的,你这孩子真……”
“不娶就不娶,现在赶紧给我把伤养好。”突然病房的门推开,宇文家老爷子走了进来,脸色威严的看着宇文笙,这死小子真是让人操够了心,偏偏大家都拿他没有办法。
“还是爷爷好。”宇文笙难得露了一抹优雅的笑。
宇文家老爷子听着这话,威严的脸不再那么紧绷,苏黎有些哭笑不得,坏人都让她做了,不过看到儿子笑了,她心里也高兴。
“别给我带高帽子,那天晚上怎么回事,那小丫头都没来看你?”宇文家老子是什么人,堂堂的B市军区首长,她要知道那晚的事很简单,看了那个街道的监控画面,他有一些惊讶,没想到他家小子会为了救一个小丫头让自己受伤。
“谁稀罕她来看我。”宇文笙傲娇道,一脸的都不在意。
宇文家老爷子坐在旁边,面不改色道,“既然如此,我去找她,你是为了她受伤的,她总该给个说法。”
“不行,你不能去找她。”宇文笙激动的说,因为想坐起,碰到了右腿,疼得他一阵呲牙咧嘴。
老妈去找她,就让她那么冷漠的对他,要是爷爷再去质问她,那个死女人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不再见他,就算要个说法,这件事也得他自己去。
宇文家老爷子看了看他的表情,皮笑肉不笑道,“不想让我去找她,那就好好养伤。”
宇文笙撇了撇嘴,似笑非笑道,“爷爷,你要是去找她,那我就一辈子躺医院里。”
“你,你这个死小子,蹬鼻子上脸了!”宇文家老爷子恨恨的瞪着他,孙子这会儿是不是真动心了,他倒是没有门户之见,孙子一直游世人间,他还想有一个女人能够栓住他,重点是,他想抱曾孙了。
宇文笙挑了挑眉,笑得无比得瑟,这叫你有政策,我有对策,谁怕谁!
秦姗这天在拍戏,突然电话响了起来,她接后便走了出去,远远的看到苏黎站在那里。
“你找我有什么事?”秦姗也没有好口气。
苏黎看了看她,叹气道,“你有时间就去看看笙笙吧!他最近不吃不喝,瘦了很多,腿伤一直不好,我很担心他,之前找你的事,的确是我做的不对,现在老爷子发话了,你们想怎样,你们自己看着办。”
秦姗眼底快速划过一抹惊讶,宇文家这是接受她了,但他们接受有什么用,她要的是宇文笙的爱。
“我知道了。”她淡淡的答道,人家放低了姿态,她不可能还一副骄傲的样子。
章节目录 1105.偏偏遇到你【72】
秦姗还是没有去看宇文笙,只给他发了一个短信,让他好好吃饭养伤,宇文笙自然不会回她短信,她也不再理会,她想去看他,但又不敢,倾狂这边的事还没有弄清楚,她不想给宇文笙带去危险,那样只会害了他。
他腿受枪伤,她已经很自责很担心,要是他再出什么事,她怕自己会承受不了。
又是过了三天,她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对方说明了来意,她和倾狂说一声便出去了。
拍摄场地外面停着一辆军用车,那里站着一个穿着军服的中年男人。
“秦小姐,老爷子在车上等你。”
秦姗微微一笑,打开车门走了上去,便看到一身严峻的宇文家老爷子坐在里面。
“爷爷,你好。”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秦姗还是礼貌的打了一声招呼。
宇文家老爷子听着这声爷爷脸上的神情才满意,然后笑道,“年轻人就是喜欢瞎折腾,他现在不吃不喝,不管你心里多不高兴,就算作为朋友也应该去看看他,我们一家现在都拿他没有办法,他的腿伤因为没有养好,现在都化脓了,医生说,再这样恶化下去,可能要截肢。”
“啊……”秦姗听得脸色一片惨白,截肢,他那么臭美又尊傲的人,要是让他截肢,那还不是要了他的命。
宇文家老爷子不说话,只是一脸忧愁的看着她。
“我现在去看他。”秦姗心里慌慌的,她只知道绝对不能让他截肢,这个时候管他什么危险不危险,先解决这个问题再说,宇文家的人这会儿,应该派了很多人在医院保护他。
“小张,开车送我们去医院。”宇文家老爷子见秦姗要下车,便命令前面的司机,一路上,他偶尔看一眼秦姗,秦姗脸上全是担忧,那种担忧是发自内心的。
他抿了抿唇,这小丫头心里是有他家孙子的吧,那还在闹什么脾气,他刚刚故意说的那么严重的。
“笙笙妈妈做的事,你不要放在心上,她也是为了想让笙笙早些成家,你知道的,他形象不好,她担心他的婚事吹了,不过他现在也说了,他不会娶那个萧家小姐,所以你现在不用担心,你们要是觉得可以,就把婚结了。”宇文家老爷子笑眯眯的说,既然这丫头心里有自家孙子,那结婚就是没问题了。
他是恨不得他们赶紧结婚,给他弄个小曾孙出来。
“啊……”秦姗再次震惊的叫道,双眸睁得大大的,不解的盯着宇文家老爷子。
“你好好考虑吧!”宇文家老爷子淡淡的说。
到医院时,秦姗脑袋还是懵懵的,宇文家老爷子没有陪她上去,刚走进医院,她又觉得自己不能空手上去,便去买了一些水果和一束花上去。
她刚走到宇文笙的病房门口,便听到这里的吼骂声,还有摔东西的声音,很快房门打开,两名漂亮的女护士惊慌的走了出来。
秦姗叹了口气,不禁很同情这两名护士,宇文笙发起火来,应该很吓人的,她吸了口气,推开门走了进来,不管怎样,来都来了,不可能就这样走。
章节目录 1106.偏偏遇到你【73】
“滚出去,我说了不吃。”宇文笙不悦的声音吼道,脑袋用被子蒙着。
秦姗把水果和花放在床头边的桌上,扫了眼地上,碗和粥扔的乱七八糟,她走向窗户,将窗帘拉开,打开窗户透气,真不知道爱干净的他,怎么受得了病房里怪怪的气味。
“你们还来做什么!”宇文笙拿开被子吼道,但在看到窗户边那道熟悉的身影后,愣了愣,秦姗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收身羊绒短裙,胸是胸,腰是腰,臀部又圆又跷,看得他口干舌燥。
他已经半个多月没有碰她了,她今天这身打扮,让他体内直冒火。
但因为她这么多天没来看他,他撇天脸,傲娇道,“你来做什么。”
秦姗也不和他计较,她目光停在他身上,几天不见,他真的瘦了,虽然如此,在她心里他的魅力依然不减,侧脸的轮廓还是是那么的迷人。
她也不说话,走到另一边去捡地上的碗。
“谁让你做那个的,起来。”宇文笙见她蹲下身子去捡地上的碗,还要去扫地上的粥,激动的大吼大叫,他的女人不需要去做那些,他迅速在床边按了按。
秦姗拿起碗走到桌边,冷冷的瞪着他,“多大的人了,还耍小孩子的脾气。”
宇文笙睁大眼睛瞪了瞪她,即而伸手一拉将她扯到怀里抱住,非常委屈的说,“还不是被你气的。”
秦姗噗的一笑,在他手上掐了一把,“不要把责任推到我身上,放开我。”
宇文笙哪里愿意放,她没来看他时,他心里想着各种要怎么收拾她,现在她来了,他心里除了舒坦就是舒坦,只想这样抱着她。
他想他的脑袋一定是坏了,怎么就习惯她了。
“我想你。”宇文笙像个小孩子似的闷闷说道,而后抬起她的下巴深深吻了上去,力量异常的大,让秦姗感觉嘴巴一阵发麻,舌头被他咬得也有一些些疼,她伸手推了推他,而他拿着她的手伸进了被窝里。
在碰到某个东西后,秦姗满脸通红,偏偏这个时候,房间的门被人打开。
秦姗瞬间惊醒,抽出自己的手推开他,恼羞成怒的瞪着他。
“你们滚出去。”好事被打断,宇文笙异常的不满。
那两名护士脸色变了变,在看到宇文笙情绪不好时,转身便走。
“你再这样,我就走了。”秦姗板着脸瞪他,腿快要断了,还敢耍流氓。
宇文笙轻哼一声,朝护士道,“你们俩个赶紧把地上的东西收拾干净,然后出去。”
他可舍不得让秦姗去收拾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更舍不得她走。
两名护士手脚很麻利的迅速把地上收拾的干干净净,即而快速退出去。
“我饿了。”宇文笙看一眼秦姗可怜兮兮道。
秦姗无奈,只好拿出一个苹果坐在沙发上削,这里是特殊病房,里面的装潢犹如一个家。
宇文笙见秦姗离她那么远,一张俊脸绷得异常难看,她竟然防着他。
“你过来,我现在腿受着伤,又不能对你怎样,还怕我吃了你不成。”宇文笙扁着嘴非常的不悦。
章节目录 1107.偏偏遇到你【74】
秦姗才不过去,想着原本的画面,她的脸控制不住红了下,虽然他们早就不是什么纯洁的男女,但每次那样她依然会脸红。
宇文笙目光停在她身上,她低着头在削苹果,但他依然看到她脸红的样子,粉嫩嫩的,真想让人咬一下,在他的记忆中,她不是最漂亮最勾人的女人,偏偏却能吸引他的目光。
特别是最近她的反常,他一直以为她是温顺的小白兔,当她反抗时,他才反应过来,原来她也可以那么凶悍,那么有脾气,他反而觉得这样很有个性。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贱贱的,明明被她怒吼,他却乐在其中,或许是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这样吼他,才让他觉得新奇。
秦姗削好苹果后,走到床边递给她。
“你喂我吃。”宇文笙提着要求。
秦姗鼓着脸瞪他,怒道,“你又不是手受伤。”
“我手没力气。”宇文笙嬉皮笑脸道。
“你没力气,刚刚还抓我的手……”说到这里,秦姗的脸控制不住再次红了。
“怎样?”宇文笙痞笑的盯着她,趁她不注意,双手一勾就将她抱到怀里,她一挣扎,他便可怜兮兮的说,“别动,再动我的腿真的会很痛。”
秦姗知道自己正趴在他右腿这边,她还真不敢乱动,宇文家老爷子说的那么严重,要是真压伤了怎么办。
“流氓。”秦姗骂了一声,只好拿刀削着苹果喂给他吃。
宇文笙吃得津津有味,他以前怎么就没觉得苹果这么好吃。
苏黎提着骨头汤来时便看到腻在一起的两人,她敲了敲门,秦姗扭头看到是苏黎,神情微,便要起来,但宇文笙不让,还做出一脸痛苦的样子,吓得秦姗都不敢再乱动。
“这是我刚煲好的汤,你喂他吃吧!笙笙,你不要欺负人家。”苏黎放下汤,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儿子好不容易吃东西,她也不会打扰他们。
秦姗脸红的不行,被苏黎这样看到,她还是很窘迫的。
“你还不放开我。”秦姗没气的说,这人脸皮简直比猪皮还要厚。
“不放。”
“你不想让我喂你喝汤了。”秦姗挑眉瞪他。
宇文笙一听,这才眉开眼笑的放开她,秦姗实在受不了他这份幼稚,喂他喝完汤便准备离开。
她离开时便看到宇文笙那张黑黑的包公脸愤恨的瞪着她,但她有工作,不可能一直陪着他,走到门口,她说道,“我明天再来看你。”
宇文笙听着这句话,绷着的脸才放松。
秦姗刚走出医院,便看到那辆熟悉的军用车,那名司机已经等在那里。
“秦小姐,老爷子让我送你回去。”司机很礼貌的笑道。
秦姗本想拒绝,但想着有人要杀她,最后还是坐上军用车。
回去拍摄场地后,她脑海里全是宇文笙那张脸,她觉得她中毒太深了,对于宇文家老爷子说的把婚结了,她并没有放在心上,宇文笙不爱她,她是不会结婚的。
倾狂的戏拍完后,便被圣轻鸿天天拉去了他的办公室。
章节目录 1108.偏偏遇到你【75】
“我这样待在你的办公室好吗?”倾狂走近圣轻鸿的办公桌边,一直玩游戏也会很无聊的,这几天她想了一下,决定去趟俄罗斯,她想查出是谁下命令要杀她的。
圣轻鸿抬头笑看着她,“你想做什么?”
倾狂眨了眨眼,他怎么知道她要做什么。
“我想去俄罗斯。”倾狂也不隐瞒,既然已经决定和他在一起,她就什么都不会瞒着他。
圣轻鸿朝她招手,倾狂也不矫情的走过去,刚走近,便被他抱在腿上,自从那天答应嫁给他后,这男人总是吃她豆腐,而且最近,两人也是同床共枕,每天晚上都被他捏来揉去。
其实她已经接受他了,就算他对她做什么,她也不会反对,可是他又不对她做什么,难道让她主动?
“我和你一起去。”圣轻鸿捏了捏她粉嫩嫩的脸宠溺的笑道,这两天那些人没有行动,但他知道,一直有人在监视他们,他的人已经和那些人交过手,最近越来越多的俄罗斯黑手党潜来了B市,他们也应该去做个了结。
倾狂眨眼,“这样行吗?”她是担心他公司的事。
“当然行,你忘记我以前不在国内,也是交给别人打理的。”圣轻鸿淡淡笑道,有个电脑,他就能操控一切,当初他花了半年时间才把电脑研究的熟练。
“好,那我们一起去。”倾狂扬唇笑道,把他一个人丢在B市,她还不放心。
倾狂打电话和叶商欧阳静商量了下,决定让他们留在B市和路易斯一起保护秦姗,他们俩个去俄罗斯,圣轻鸿那边会有人相陪。
临近下班时,倾狂接到骁东峻的电话,他说在OE楼下。
“那个,我下去一会。”倾狂笑眯眯道。
圣轻鸿在唇上亲一口,霸道的说,“不准太久,不然我会吃醋的。”
倾狂主动送他一个吻,嗯了一声朝楼下走去。
她刚走后不久,圣轻鸿的手机响起,他看一眼脸色微微一变,快步朝外面走去。
倾狂坐的圣轻鸿专用电梯,她刚走出大厅门口便看到骁东峻抽着烟倚靠在车边,倾狂警惕的朝四周扫视一眼,“你怎么来了?你不要靠近我,我现在是一个危险的人物。”
“你也知道自己危险,我建议你躲一段时间。”骁东峻脸色黑沉道,她怎么会惹上那么强的对手,以他的人了解到,俄罗斯黑手党派了很多人来B市。
“嗯,我打算明天去俄罗斯。”倾狂耸耸肩膀道,他们大老远跑来杀她,她就去他们的老巢。
骁东峻扔掉手里的烟,激动道,“你疯了,这不是送上门让人对付么。”
“我那么容易让他们灭掉么。”倾狂冷笑道,上次那么猛烈的爆炸,她都没有死,她想她的命硬着。
骁东峻刚想说什么,便看到圣轻鸿朝他们奔来,神情一阵冷峻。
“倾狂,快走开。”圣轻鸿跑向倾狂沉声道。
倾狂反应过来时,被骁东峻拉着快速跑开,只见他们刚站的地方有一个深坑,倾狂抬头朝四周扫去,这里是高楼大厦,根本分不出那些狙击手在哪里。
章节目录 1109.偏偏遇到你【76】
圣轻鸿奔到倾狂身边,将她护在怀里,神情一片苍白,刚刚差一点点,不过现在他倒不担心那些狙击手,想必他们自身都难保。
“我们走。”圣轻鸿拥着她冷冷道。
骁东峻看了一眼倾狂的表情,便知道自己输了,他输给了面前的这个男人。
“骁东峻,我的事你不要再管,以后离我远一些,我不想带给你麻烦。”倾狂面无平静的说道,即而和圣轻鸿转身朝OE大厅走去,但她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远处开来的车,只见那车窗口有两柄枪正对着她和圣轻鸿。
这样的发现,让她瞳孔猛地一缩,伸手用力将圣轻鸿推了出去,她反手一枪射向那辆车,但她还是受伤了,一颗子弹直直打在她胸口。
圣轻鸿和骁东峻反应过来时,倾狂的身子正往下掉落。
“倾狂……”圣轻鸿声音颤抖着,抢先一步将她接在怀里,在看到她胸口的血迹后,双眸一片通红,全身散发着一股毁灭的萧杀之气。
骁东峻抬头看去,那辆车已经离开,他走上前,心狠狠揪痛。
倾狂觉得胸口很痛很痛,脑袋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渐渐,她脑海里出现很多画面,慢慢变得熟悉。
旧金山的爆炸,她和天刹去了地府,两人没有喝孟婆汤,她的灵魂去了一个叫沐倾狂的女子体内,她到了一个叫卡维斯大陆的地方。
那里是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斗气,召唤师。
有一天,她遇到了圣轻鸿,之后,他们相爱了。
学习斗气,召唤师,改变寒体,血咒,分离,长生境,成亲,亲人们,朋友们,混沌界,巫族,生死咒,昆仑镜,她和他被洗去记忆来到21世纪,还有花心,宇文笙欢。
原来21世纪的她已经死了,只不过灵魂又回来了。
她努力睁开眼睛,伸手去摸圣轻鸿的脸,他们真的相遇了,再次相爱,她的轻鸿,她的男人。
“圣轻鸿,我爱你。”倾狂笑嫣如花道,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很幸福,这个男人一直是她的男人。
圣轻鸿眼眶泛红,伸手握紧她的手,霸道的说,“倾狂,我爱你,你一定要挺住,不准丢下我。”
“嗯,我不会丢下你的。”倾狂小声说道,虽然她胸口中了枪伤,但她知道自己不会死,因为她心脏的位置是偏右的,所以那颗子弹并没有击中要害之处。
她现在倒是挺感谢这颗子弹,没有这颗子弹,她又怎么会想起她和轻鸿以前的事。
倾狂很快被送进了医院手术室,圣轻鸿和骁东峻一直在外面守着,秦姗听说倾狂中枪,吓得也赶紧跑了过来,脸上全是害怕。
“你急什么,她不会有事的。”宇文笙拿着拐杖拍着她的背安慰着。
秦姗抬头泪汪汪的看着他,她能不害怕么,他的枪伤在腿上,倾狂的枪伤可是在胸口,那里是致命的地方。
“别怕,别怕,相信我,不会有事的。”宇文笙将她搂进怀里好声的哄道,看着她哭,他心里有些些泛疼,最不愿意见她哭了。
章节目录 1110.偏偏遇到你【77】
过了很久,手术室的灯才灭了。
“医生,她怎么样?”圣轻鸿镇定的问道,进医院前,倾狂和他说,她不会离开他,他相信她,所以这会儿,他倒不是那么紧张无措了。
“子弹已经取出,幸好她心脏位置是偏右的,不然恐怕再高超的医术也没法救她。”医生不禁为倾狂感到庆幸。
众人一听这话便知道倾狂脱离了危险,这才放下心来。
骁东峻呆呆的靠在墙上,一路上,他想了很多,他知道自己再也没有希望,倾狂为了圣轻鸿竟然可以挡枪,那就是把他看的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
圣轻鸿正准备进手术室,便看到倾狂被推了出来,此时的她还处于昏迷的状态,看着她苍白的脸色,他一阵心疼,便跟着一起去了高级病房。
“病人需要休息,你们不要打扰她。”护士看着房间里的几人小声道。
圣轻鸿看了看骁东峻,花心,宇文笙,“你们都出去,我在这里守着她。”
他要等她醒来,他要她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他。
骁东峻没有再待下去,宇文笙拉着秦姗走了,顿时病房里只剩下圣轻鸿和倾狂。
圣轻鸿拿着她的手紧紧握在手里,想着原本她推开他的一幕,他现在心里还是一阵后怕,如果她的心脏没有长偏,她是不是就会永远离开他。
“笨蛋,谁要你帮我挡了。”圣轻鸿无奈的说道,他说过要保护她,现在却成了她保护他,这让他心里更是自责。
倾狂虽然处于昏迷状态,但她脑海里一直闪着在卡维斯大陆的一切,那些记忆,是她最美好最珍贵的记忆,现在终于全部回到了她的脑袋里。
她是半夜醒的,房间里一片漆黑,她却感觉很安心,因为她的手正被一双温暖的大手包裹着,她知道是圣轻鸿的手。
想着过去的种种,她有一些想哭,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她的手一动,圣轻鸿就醒了,他打开床头的头便看到倾狂泪眼汪汪的,这副情景把他吓坏了。
“倾狂,哪里不舒服,你告诉我……”圣轻鸿心里有些慌张,见她醒了,又有一抹惊喜。
看着他紧张无措的样子,倾狂又笑了起来,“傻瓜,我没有不舒服。”
“那你怎么哭了?”圣轻鸿这会儿有些不解了。
“我是幸福的想哭。”倾狂又哭又笑。
“……”圣轻鸿。
“你别动,躺好,不然会扯到伤口的。”圣轻鸿见她要挣扎着起来,双手按着她的肩膀不让她动,见她不是身上不舒服,他也就放心了。
倾狂很听话的不再乱动,胸口还真有些疼,她就是想抱抱他,三年时间,难怪她总觉得自己在等什么,原来是在等他。
“饿不饿,想不想吃什么?”圣轻鸿替她整了整被子。
“我不饿,你上来抱着我睡觉好不好。”倾狂眨巴着明媚的大眼睛撒着娇道,她现在就想让他抱着她。
圣轻鸿有些不愿意,怕自己弄到她伤口,她这可不是小伤,但在看到她楚楚可怜的眼神后,只好妥协的掀开被子躺下,伸手环着她的腰。
章节目录 1111.偏偏遇到你【78】
倾狂紧紧靠着圣轻鸿,心里是控制不住的甜蜜,她的爱,她的男人,幸好她遇到了他。
想想,他们错失了三年,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虽然有些些小遗憾,但毕竟他们现在已经在一起,未来,他们还会有很多的时间,可以慢慢细水长流,相守到老。
倏地,她眨了眨眼,脑海里浮出秦姗的模样,她不就是花心么,虽然换了名字,但那长相没有变,宇文笙虽然不是原本的模样,但他就是宇文笙欢吧,毕竟他的身体是没有了。
还好,他们也相遇了。
突然间,她很感谢上天给了他们这个机会,可以让他们把自己的爱延续下去。
如果他们都死了,她会感觉更遗憾,毕竟她和圣轻鸿还有很多事没有完成。
细细想来,她和圣轻鸿一路的风风雨雨够多了,没想到到了21世纪还是有人要杀她,到底是谁?
等她伤好后,她必须去趟俄罗斯,将要伤害她的人揪出来灭掉,她不能再让任何人破坏她的幸福。
这一夜,她睡得异常安稳,只因为圣轻鸿在她身边,没想到三年不见,他在这个世界也混得风生水起,真不愧是圣轻鸿,走到哪里都是优秀的。
突然间,她好想念卡维斯大陆上的亲人朋友,他们过得好吗?
翌日,倾狂醒来的时候,身边没有圣轻鸿,她摸了摸旁边,还有他的温度和味道,想必是刚出去不久。
她想动,却发现胸口有些痛,她暗暗尝试着用以前的方法运气,发现根本不行,要是她能有那一世的力量该好多。
这样她就能用斗气召唤术攻击俄罗斯的黑手党,只可惜现在这个世界根本没有魔兽,她也不能召唤,不然她背后也会有很强大的势力。
她暗暗感应空气,让她有一些泄气,好像感应不到元素力。
少了斗气和召唤师的力量,她觉得很遗憾,即而她微微一笑,反正她恢复了记忆,其它事可以慢慢来,等圣轻鸿也恢复记忆,他们或者可以想办法回去卡维斯大陆。
21世纪和那个世界相比,她更喜欢那个世界,因为那里有很多她在乎的人,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天刹,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
她微笑的时候,圣轻鸿正好推门进来,他手里提着浮着热气的瘦肉粥,他怕她醒来会饿,便去买东西了。
“痛不痛?”圣轻鸿快速走过去坐在床边,见她脸上有些红润,总算松了口气。
“不痛。”她摇头笑道,就这样看着他,痛也就不痛了。
圣轻鸿看着她的傻样,眉宇间终于露出一丝笑意,“我喂你喝点粥。”
“我没刷牙也没洗脸,还有,我想,想上洗手间。”说到后面,倾狂的声音如蚊鸣,小脸有些些红,“你,你去叫护士来。”
圣轻鸿看着她害羞的模样,轻笑道,“我来。”
“不,不要,我会很紧张,你出去啦。”倾狂用被子盖着头,虽然她和他再亲密的事都做过,但此时此刻,她还是有些放不开。
章节目录 1112.偏偏遇到你【79】
圣轻鸿拗不过她,只好去请护士过来,护士很快帮倾狂处理好,又给她注射了药物才出去。
一切弄好后,圣轻鸿才一勺一勺喂她喝粥。
“倾狂,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秦姗大清早就跑了过来,昨天晚上,她都睡不安稳。
倾狂抬头看着面前焦急的秦姗,微笑道,“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我还要和你们一起回另一个世界。”
圣轻鸿和秦姗听着后面一句话莫名其妙,另一个世界是什么地方?
还好秦姗的戏也拍完了,所以这段时间,她就住在了医院,一会陪宇文笙,一会陪倾狂,她是很想多去陪倾狂,但她一直被圣轻鸿霸占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