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说他是不是我的爱慕者,不然为何一直跟着我,他长得不错,和他谈恋爱也不会亏。”
“你真忘记宇文笙了?”
“没有,或许我和另一个人交往,就会把他忘记。”秦姗愁眉苦脸道。
“别逼自己,我想那个外国帅哥不适合你。”倾狂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说,看来她得让路易斯不再让秦姗看到,这个路易斯不会是故意让秦姗看到他的吧!
秦姗当然对路易斯没有感觉,她不过是想借他来忘记宇文笙。
圣轻鸿很快过来找倾狂,今天他得亲眼看着她把戏拍完。
“你去工作吧,这样一直守着我,会被人说的。”倾狂见圣轻鸿一直守在片场,虽然很开心,但也觉得不太好。
圣轻鸿也不管四周有没有其它人,伸手亲昵的捏了捏她的脸,“要是不想被人说,今天就专心拍戏,明天就去我的办公室,这样就不会有人说闲话了。”
“……”倾狂很无语,难道他真打算天天把她栓在他身边,好吧!这段时间她也没有什么心情再拍戏,她的确也想待在他身边,这样就算有危险,他们也能一起面对。
章节目录 1093.偏偏遇到你【61】
她可以肯定,俄罗斯黑手党下一次的攻击,可能会比那天晚上更猛烈,只是毕竟这里是中国,相信他们不敢明着来什么大举动,OE暂时是不会有事,她就担心圣轻鸿和秦姗。
秦姗下班出了OE便发现有人跟着她,这次她没搭车,而是带着大墨镜在街道上慢慢行走,反正她不是什么大明星,也没有太多人关注她,这倒为她省了一些麻烦。
走走停停,在一个拐角处,她刷地朝右边冲去,最后找了一个地方躲了起来。
路易斯嘴角浮着一丝笑,这丫头最近都喜欢和他玩捉迷藏的游戏,他知道她已经发现了他。
他也不再躲,索性朝右边悠哉的走去,很快秦姗走了出来,双手环胸盯着他,语气有些不善道,“怪叔叔,你为什么总是跟着我?”
路易斯一阵风中凌乱,虽然他是外国人,但中文也听得懂,怪叔叔?他看起来有那么老吗?
明明他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六,这丫头最多也就十八九岁,竟然叫他怪叔叔,路易期想着想着,有些哭笑不得,虽然他的确已经二十九岁了。
“我有那么老吗?”
“在我这个小萝莉面前,你就是有那么老。”秦姗勾唇狡黠笑道。
“……”路易斯眼角抽了抽。
“你为什么总是跟着你,你喜欢我吗?”秦姗很大胆的问道,一点也没有不自在或者害怕。
路易斯摩了摩下巴,似笑非笑道,“本来只是对你感兴趣,但现在听你这样说,我好像真有些喜欢你了。”
“你不能喜欢我,我有喜欢的人。”秦姗立刻表明自己心里的想法,虽然今天和倾狂是那样说,但真做起来,她还是做不到,最多和路易斯做做朋友。
路易斯脸上是受伤的表情,委屈道,“小萝莉,你怎么可能伤叔叔的心。”
“我和你又不熟。”秦姗撅嘴道,转身朝前面走去,见路易斯跟上来后,她再次防备的问道,“你为什么跟着我,有什么企图?”
路易斯哭笑不得,他看起来像坏人吗?虽然他是杀手。
“有人让我来保护你的,所以你不需要防备我。”路易斯耸耸肩膀柔声笑道。
秦姗停下步伐,蹙眉道,“谁让你来保护我的?”
“这个我无可奉告,你只要知道,我不会伤害你,饿了吧!我请你吃饭。”路易斯蓝眸里泛着一抹邪魅的光,脸上柔美的笑容还真给人一种他是好人的感觉。
秦姗上下打量他,最后点头,两人很快到了一家西餐厅,路易斯很会说话,所以一路上秦姗被他逗的笑得嘴巴都合不拢。
“怪叔叔,没想到你这么会逗女人开心,你有没有女朋友?”秦姗笑得眉眼弯弯,一边吃着牛排一边笑问道。
“你想当我的女朋友?”路易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咳咳……”秦姗差点被嘴里的牛排呛到,路易斯迅速把果汁递给她。
平息下来后,秦姗才说道,“我觉得你应该有女朋友。”
“为什么?”
“因为你油嘴滑舌,肯定会有女人上勾。”秦姗眨眼笑道,虽然糖衣炮弹,但还是有很多女人喜欢听甜言蜜语。
章节目录 1094.偏偏遇到你【62】
路易斯挑了挑眉,看着秦姗古灵精怪的模样,笑道,“并不是每个人女人都会上勾。”
曾经就有一个女人没有上勾,到至今都没有上勾。
“你有喜欢的人?”秦姗突然凑上前笑得很是高深莫测。
“你猜错了。”路易斯面不改色的说。
秦姗伸出手指头摇了摇说道,“你骗人,我从你的眼神可以看出,你有喜欢的人,但你还没有勾上她。”
她爱过人,自然懂那种眼神,那是爱却没有得到的神情,她还不是一样,爱却没有得到。
“真聪明。”路易斯不得不佩服秦姗,原本他以为她只是一个天真单纯的小丫头,没想到竟然会猜到他的心事。
秦姗吐了吐舌头,她们不过是有一样的遭遇,和聪明无关。
正当她和路易斯聊得很开心的时候,一道高大的身影走到她的桌边,只见一个棱角分明的男子面目阴沉的盯着眉开眼笑的秦姗,男子一身名贵修身的黑色西装,身上释放着一股凌人的霸气。
“秦姗,你竟然和别的男人约会。”宇文笙目光咄咄的盯着秦姗,这丫头最近吃火药了,对他爱不理不理,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神经病了,以前是她缠着他,他觉得她可有可无,现在她不缠,他反而不舒服了。
秦姗扬了扬精致的小下巴,目光含笑的娇声道,“笙少,你的女伴还在等你,我约会关你什么事。”
“你是我的女人。”宇文笙咬牙切齿道,他的女人只能由他甩,而不能是她甩了他,现在秦姗分明就是想要甩掉他,她真是太天真,惹了他,还想甩了他,门都没有。
这辈子,他不想放手,她永远都别想甩掉他。
秦姗放下刀叉,优雅的笑道,“笙少是指我和你上过床,现在这个时代,男欢女爱很正常,改明儿,我和别人睡一觉,那我就是他的女人了。”
“你敢!”宇文笙额头青筋直露,他一直以为秦姗是一只温顺的小白兔,现在的她哪里是小白兔,分明是一只野猫,她还想和别人睡,想都不要想。
“有什么不敢。”秦姗挑衅的说,她现在一点也不怕他,大不了她离开B市。
宇文笙看了一眼路易斯,伸手去拉秦姗,秦姗却用力甩开他的手,以前她在他面前温顺,那个时候她天真的以为,总有一天,她会打动他,会收服这个浪子,之后的相处,她觉得她也没有那么大的魅力。
一直以来,她都不愿意放弃,直到宇文笙的妈妈找到她,是啊,她只是一个没名没气的小明星,更没有任何家世,她怎么可能配得上宇文笙,既然他们注定走不到一起。
她也就开始正视自己的感情,如果宇文笙都不爱她,她还坚持个屁,那样只会让他妈妈认为她贪图荣华富贵,她除了当大明星这个理想,就只有一个小小的愿望,那就是有一个幸福的家,家里有她心爱的男人和他们的孩子。
“从今天开始,我和你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以后都不要来找我。”秦姗站起身子与宇文笙平视,他比她高很多,看他她还得抑着头。
章节目录 1095.偏偏遇到你【63】
那年那天那晚,她第一次遇到他,那天晚上公司有活动,她不得不去,在走廊上遇到正在抽烟的他,只一眼,她不知不觉被他吸引,之后她便开始关注他,去了解他。
明明知道他是B市有名的花花公子,她还是飞蛾扑火,她想宇文笙就是她命中注定的劫。
宇文笙脸色一片铁青,目光冷冷的看着她,身上散发着雄性的掠夺气势,有那么一瞬间,秦姗以为他会霸道的将她带走,但是他没有。
“好,别以为没有你,我就活不下去了。”宇文笙冷笑道,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开,第一次有女人敢这样对他说话,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甩,这些都让他气得快爆炸,偏偏又不知道该怎么对她。
在他的记忆里,秦姗是跟他最久的女人,而且这一年多,他也就只有她一个女人,虽然他经常和其它女人出入一些场合,但也就和她们逢场作戏,从来没让她们上过他的床。
秦姗乖巧,懂事,温顺,这些都是他喜欢的,之后他也就习惯了她,没想到前段时间,不知道她发什么疯,不让他碰,也不让他找她,那个时候他就感觉很憋屈,哪知道他死皮赖脸去找她,这女人还是不理他。
后面他就不去找了,心想冷落她一会,哪知道就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秦姗站在原地,目光深深的盯着宇文笙的背影,她看着他拉着那个女人一起亲密的离开,胸口是撕心裂肺的疼,天知道她说出这些话用了多大的力气。
“他就是你喜欢的人,既然喜欢,为什么要说这些话。”路易斯走到她面前叹息道,他看得出来,她很爱那个男人。
秦姗抬头看了看他,目光里聚满了泪水,委屈道,“你不知道,你不懂的。”
“他应该是喜欢你的。”路易斯蹙眉道,他是男人,宇文笙如果不在乎,又怎么会那么暴怒,如果是他,面对不喜欢的女人,不管对方怎么做,他都不会有半点生气样子,因为他不在乎。
“你不懂,他从小被各种人拥护,我这样做,无疑是让他丢了面子,他才会这么生气。”秦姗很有自知之明,那个混蛋要是心里有他,他们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路易斯淡淡的笑,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感觉,面前的小萝莉会和原本那个傲气的男人走在一起。
“我送你回去。”路易斯拿起她的包很绅士的笑道。
秦姗没有拒绝,微微点头,和他一起走出西餐厅,路易斯招来车,两人一起离开,只不过秦姗没有看到远处一辆黑色奥迪停在那里,车里正坐着宇文笙。
“笙少,我们,我们还不走吗?”副驾驶上的女人拉着宇文笙的手娇滴滴道,脸上露出妩媚的笑容。
宇文笙目光冰冷的盯着秦姗和路易斯离开的方向,这个女人吃豹子胆了,竟然敢和那个外国男人一起离开,还敢当着那个外国男人甩了他,长出息了。
“滚下去。”宇文笙手腕一动暴怒道。
章节目录 1096.偏偏遇到你【64】
旁边的女人被宇文笙的态度吓了一跳,还想再撒娇说什么,但在看到他杀人般的眼神后,吓得快速跳下去。
宇文笙开动车朝秦姗离开的方向追去,三年前,他出车祸失了忆,以前的事只有模模糊糊的记忆,之后一段时间,他很安静,很不喜欢见人,更不喜欢那些灯红酒绿的地方。
但后面被发小拉出去,他才渐渐放开,开始慢慢融入那个圈子里,他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因为宇文家在B市有权有地位,四周的人都附合着他,慢慢的他找到一种优越感,习惯在这个圈子里混。
最近他家爷爷帮他谈了一门婚事,他根本不愿意娶,他现在也就二十六岁,根本没有想过结婚。
本想找秦姗,想去那里找点安慰,哪知道这女人跟他闹脾气,这会儿,他心里更是烦躁,他只知道她是他的,修想和别的男人有关系。
秦姗坐在车里目光看向窗外,她想她和宇文笙彻底完蛋了吧!
这样也好,只要那混蛋以后都不要来找她,总有一天她会把他忘记,然后重新开始。
突然,车子踉跄了下,秦姗迅速扭头看向路易斯,“怎么了?”
路易斯原本平静的脸变得一阵紧绷,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虽然刚刚没有枪声响,但他也知道是消音枪攻击了车子,在这样的闹市,那些人不敢弄出枪声。
“师傅,开快些。”路易斯沉声道。
“现在是下班时间,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司机慢幽幽的答道,车费可是计时的,他不可能超出平常的速度。
路易斯双眸里寒光闪动,似笑非笑道,“知道车子刚刚为什么会震一下么,因为有枪攻击,你要是想死,那就慢慢开好了。”
司机闻声,不以为然的笑道,“这位先生,你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有枪攻击我的车子。”
路易斯冷笑,从衣服里拿出枪抵着司机,“现在相信了吗?”
从后视镜看到抵在脑袋上的枪后,司机脸色大变,慌张的快速踩动油门朝前面冲去。
秦姗脸色也是一变,吞了吞口水,“路易斯,你,你怎么会有枪?”
“保护你,当然得配枪,坐过来,不要靠近窗户边。”路易斯口气不容秦姗拒绝。
秦姗迅速朝他靠近,路易斯看了看前面的道路,突然朝前面的副驾驶钻去,“你去后面,我来开车。”
现在他必须甩掉后面的车,不然他们中间绝对会有人被攻击。
司机脸色惨白,毫不犹豫的快速朝后面钻去,他现在可不想死,他开车时,手脚都是颤抖的。
路易斯接过车后,把油门踩到最高,顿时车速快了很多,虽然可以暂时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但想甩掉他们可能也不行,现在他必须找一个地形复杂的地方,然后下车甩掉他们。
“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复杂的地方。”
“前面右转,那里是一个很大的闹区。”司机快速答道,现在他是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今天怎么就这么倒霉。
章节目录 1097.偏偏遇到你【65】
路易斯扭转方向盘快速朝右边奔去,后面的宇文笙见状,飞快扭转方向盘跟上去,刚刚他好像看到前面的车踉跄了下,而且他们突然加快了速度,这让他异常的愤怒,这是想甩掉他么。
哼,他的车技岂是他们想甩就能甩掉的。
也不知道开了多久,路易斯开口道,“一会车停,你们马上下车。”
司机重重点头,此时他哪里还管车要不要,先保住命要紧。
路易斯在一个小街口处停下,飞快打开车门下去,见秦姗下去后,拉着她飞快跑进一条巷子,司机见状,在旁边找了一个角落躲了进去。
宇文笙见路易斯拉着秦姗的手跑,双眸一片血红,竟然敢拉他女人的手,他停下车,飞快追了上去。
他刚跑没多久,只见一辆黑色的轿车停下,从上面走下三名黑衣人,他们看了看空落落的车,飞快朝前面追去。
躲在旁边的司机见他们走远了,迅速朝自己的车跑去,踩动油门狂倒车出去。
“怎么回事?”秦姗跑得上气不接上下,小脸憋得一阵通红,为什么会有人要杀她。
“先别说话,找到安全的地方,我再告诉你。”路易斯露出安慰她的笑,这丫头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危险的时刻吧,不过她看起来还算淡定。
秦姗紧紧闭着嘴巴,只跟着他奋力往前面跑。
“秦姗,你给我站住。”突然宇文笙暴怒的声音在他们后面响起。
秦姗一个踉跄差点不稳摔倒在地,幸好路易斯及时扶住了她,她转身便看到宇文笙朝她跑来,这让她脸色猛地变得惨白,哆嗦道,“快点走。”
这个混蛋怎么跟来了,后面可是有人要杀她,万一他被那些人伤害了怎么办。
从来没有哪一刻,秦姗心里这么慌过害怕过,她害怕宇文笙出事。
所以想让路易斯带她甩开宇文笙,偏偏宇文笙会错意,他以为秦姗不想见他,想跟着路易斯走,在他面前,敢这样挑衅他,他怎么可能服输,所以加快速度朝他们追去。
刚刚宇文笙那一道怒喝声,让后面追来的三个黑衣人听得清清楚楚,他们快速辩认出秦姗往哪里逃了。
“秦姗,你给我站住,给我站住。”宇文笙在后面不断吼着,这一声声吼听得秦姗胆颤惊心。
秦姗停下步伐,怒声道,“你吼个屁啊,给我闭嘴。”
宇文笙走上前瞪着她,“我就要吼怎样,你再跟他跑试试看。”
“不要脸。”秦姗挑眉骂道。
宇文笙刚想说话便看到路易斯手里的枪,脸色猛地一沉,将秦姗拉到怀里,警惕道,“你想怎样?”
“你们躲旁边去。”路易斯拿着枪沉声道,看来他必须解决掉那几个人才行。
“快走啊,有人要杀我。”秦姗扯了扯宇文笙的衣袖,现在可不是和他吵架的时候,路易斯应该不是普通人,他有枪,那就表示他枪法肯定精准,她和宇文笙可是菜鸟,还是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宇文笙脸色猛沉,拉着秦姗正要走时,只见三个黑衣人拿着枪朝他们攻击着。
“死女人,快走。”宇文笙将秦姗朝旁边推去,同时拿出一柄枪朝对面的一个黑衣人扫去。
**帝凰和君风华,君安染的故事是在《特种兵痞妃:狂倾天下》的番外帝凰的故事,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章节目录 1098.新书《腹黑萌宝:至尊废材娘亲》
这章不是正文,而是作品相关,也不需要你们花钱订阅的。
特种兵系列一《特种兵痞妃:狂倾天下》里面是帝凰爹娘的故事,番外是帝凰君风华等人的故事。
特种兵系列二《腹黑萌宝:至尊废材娘亲》
简介:
妖娆又腹黑的特种兵为国捐躯,穿越后是相府养在外又病又废的嫡出小姐,身边还多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宝贝。
宝贝很强大很腹黑,从此某姑娘带着超级宝贝和兽宠踏上一条轰动神武大陆的强者之路!
“娘亲,有人要劫我们的财。”
“先劫财后卖人。”
“娘亲,有人说我们是废物。”
“用你的拳头告诉他什么是废物!”
“娘亲,那里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叔叔。”
“美男当仆人,养眼。”
宝贝出动,少顷,拖回一个俊美又妖孽的男子。
“女人,你是否还记得当年那个被你蹂躏的男子?”某男双眸潋艳生辉,似笑非笑道。
宝贝傻眼,某姑娘满头黑线……
这是一篇小白搞笑欢脱无节操又萌又宠的甜文。
女佣兵系列一《绝世女佣兵:笑看天下》完结
女佣兵系列二《绝世女佣兵:天下无双》完结
女佣兵系列三《黑道女佣兵:我本张狂》完结
女佣兵系列四《废物五小姐:天才魔妃》完结
章节目录 1099.偏偏遇到你【66】
但是他们这边只有他和路易斯两个人,而那边却有三柄枪,所以很不幸的是其中一名黑衣人原本是要杀秦姗的,秦姗因为被宇文笙推开,所以那一枪打在他的腿上。
秦姗站稳身子转身便看到宇文笙的腿上正流着血,这样的一幕,惊的她目瞪口呆,胸口是铺天盖地的痛,刚刚要不是他推开她,那一枪会不会打在她身上。
“混蛋,谁让你推我的。”秦姗走上前朝宇文笙撒着泼,她宁愿那一枪是打在她腿上。
路易斯在解决一个黑衣人后,手枪超快的打向另一个黑衣人,他的枪是消音枪,但宇文笙的枪不是,所以刚刚那一声响迅速惊动了四周的人。
宇文笙的腿受了伤,站在那里不能动,见秦姗吼他,也不甘示弱的吼道,“我就是要推你,你管得着吗?”
“你……”秦姗才说一个字,眼泪就如断线的珠子往下滑。
宇文笙第一次看到她哭,突然间有些不知所措,只能不耐烦的说,“你哭什么哭,还不赶紧扶我走,想让我残废啊……”
“你残废关我什么事。”秦姗一边抹眼泪一边吼,早知道会残废,就不要推她。
“你这个死女人,没良心的……”宇文笙面色冷沉的吼道,也就她敢这样和他说话,要是别人,他早就一脚踹开了。
路易斯扶了扶额头,幸好那三人给解决了,但现在还不是他们吵架的时候好不好。
“我说两位,你们要不要走,还有你腿上的伤不赶紧取出子弹,估计真要废了。”路易斯双手环胸似笑非笑道,他还真佩服他们,现在竟然还有心情吵嘴。
秦姗听到废了两个字,眼泪迅速停止,伸手就去扶宇文笙,宇文笙瞪她,“不是不关你的事,你扶我做什么。”
“走不走,不走就把你扔下。”秦姗吼他,一副他要真不走,她就走了。
宇文笙气结,一副要吃人的模样,他四周的人都不敢这样和他顶嘴,她倒好,今天把他气得个半死。
“我腿痛,走不了。”宇文笙口气不再那么冷硬,他现在是真的腿痛,哪里可以走。
秦姗看着他腿上的伤口,那里还流着血,不免心疼起来,想了想便说,“我背你。”
宇文笙愣了下,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他看了看她的小身板,怀疑道,“你确定你背得动我?”
“还是我来,先离开你们再吵。”路易斯走上前,现在他也顾忌不了那么多了。
宇文笙也不矫情,直接趴到路易斯背上,他现在腿痛是真的走不了,不然怎么可能让这个他讨厌的男人背他。
秦姗迅速跟上,跑到马路边去叫车。
到医院取子弹时,宇文笙一声哀嚎,这比他上次出车祸后的感觉还要痛。
听着那声哀嚎,秦姗心里是波涛凶涌的疼,在看到手术灯熄灭后,她迅速跑上前,急声问道,“医生,他的伤怎么样?”
“子弹已经取出,幸好不是很深,不过可能要住院一段时间。”医生淡淡的说,里面那位可是B市有名的人物,上次他出车祸也在他们医院,所以他认识,自然会帮他以最好的医术去医治。
章节目录 1100.偏偏遇到你【67】
秦姗听医生这样说,提着的心终于微微放下,很快宇文笙被人推了出来,出来第一眼他就在寻找秦姗。
“你过来。”他伸手指着秦姗。
秦姗快速走过去,看了看他腿上缠着的纱布,眼眶有些发红。
“你哭什么,我又没什么事。”宇文笙见她一副要掉眼泪的样子,蹙了蹙眉头,他不喜欢她哭的样子。
“没事你刚刚哀嚎什么。”秦姗绷着脸没好气的说,然后看向旁边的护士,“你们为什么没有给他麻药针?”
护士看了看宇文笙,刚想说话但被宇文笙打断了,“不就是取颗子弹,需要打什么麻药针,我讨厌那个麻木的东西。”
“你……”秦姗瞪了瞪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宇文笙挑眉看她一眼,示意护士推他去特殊病房,刚刚他是故意不打麻药针的,他就是想让秦姗听听,取子弹是很痛的,希望她对他温柔一点,哪知道这死女人对他还是这么凶。
他这段时间分明就没有惹她,他堂堂笙少何时到了需要靠这个来得到女人的温柔对待,等他的腿好了,看他怎么收拾她。
“路易斯,你先回去吧!我在这里陪陪他。”秦姗虽然嘴巴上很凶,心里却很担心宇文笙。
路易斯笑了笑,“你去陪她,我就在医院,你记下我的号码,有事给我打电话。”
说着,把自己的号码告诉秦姗,今天晚上的事,他还得和倾狂说下,得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这次他们没有得手,免不了会有下次。
秦姗记了路易斯的电话后,快速朝宇文笙追去,待护士出去后,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俩个。
“过来。”没人后,宇文笙朝秦姗招了招手,她离他这么远做什么,他现在腿都不能痛,还能对她做什么,他讨厌她这样防着他。
秦姗抿了抿唇,还是走了过去,她刚靠近床边,宇文笙便将她拉到他怀里紧紧抱着。
“你干什么,压着你腿了。”秦姗急忙挣扎,腿都受伤了,还敢耍流氓。
“别动,让我抱一下,你再动就真压到我腿了。”他是右腿受伤,她现在压着他的左腿倒不碍事,这么久没抱她,他就是想抱抱她柔软的身子,然后再亲亲她。
秦姗双眸瞪大,看着面前近距离的俊脸,伸出手就去推他,他竟然吻她。
宇文笙不放,紧紧扣着她的后脑勺,灵活的舌在她嘴里攻城掠池,品尝着他熟悉的味道,也就几天没吻她,却感觉好像很久没吻她一样,怎么尝怎么都觉得不够。
秦姗虽然依恋他此刻的温柔,却也不能让他放纵下去,伸手在他腰上狠狠掐了一把,趁他呼痛间,将他推开。
“就不能消停一点吗?”秦姗扬着脸狠狠瞪着他。
宇文笙满足的笑道,“又不是嘴巴受伤,你担心什么。”
秦姗恼羞成怒的瞪他,“你躺下睡一会。”
“不要,你坐过来陪我说会话。”宇文笙虽然在外面是一副花花公子的形象,但并不代表他什么事都不懂,秦姗会这样对他,肯定是有原因的,他现在就想弄清这个原因。
章节目录 1101.偏偏遇到你【68】
秦姗想了想,最后还是走了过去坐下,看着他缠着纱带的腿,口气缓和了些,“你想说什么?”
“为什么突然远离我?”宇文笙面无表情道,没错,她现在的样子就是要远离她,他不准她这样做。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再和你待在一起,如果你觉得我主动提出远离你,伤了你的面子,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要甩了我,我也不会有意见。”秦姗低垂着头道。
现在他还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远离他,这个男人根本没有心。
“秦姗,你休想甩开我,当初可是你先招惹我的,现在就想结束,没那么简单。”宇文笙愤怒道,他看得出来,她是真的想和他结束,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很不愿意。
秦姗抬头优雅的笑看着他,“我突然间觉得累了,我陪了你一年多,所以我们不要再纠缠了好吗?我不小了,不想再这样玩下去,我想找个适合我的人谈恋爱,结婚生子。”
宇文笙听到这里,脑袋如爆炸开一样,一想到她在别的男人身下,和别的男人生孩子,他就恨不得掐死她。
“你想让我娶你?”
“没有,我有自知之明,怎么可能配得上鼎鼎有名的笙少。”秦姗嘲讽的冷笑,就算他愿意娶,她还不愿意嫁,他不爱她,她嫁他一个空壳做什么。
宇文笙突然抓着她的手,挑眉道,“我妈妈找过你?”
“没有。”秦姗很平静的说,不管苏黎有没有找她,她都会正视她和他之间的关系,分开是迟早的事。
“说真话。”宇文笙双眸凌厉的盯着她,这段时间他就和她有绯闻,还上了报纸,家里又给他介绍了一门婚事,他不难想到家里会有人去找她,肯定是让她远离他。
他突然冷笑起来,这一年多,她对他就没有一点感情么,他可记得清清楚楚,当初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现在就这样退缩了?
秦姗甩开他的手,冷冷道,“没错,你妈妈的确找过我,但这不是我远离你的原因,是我自己不想再游戏人间,我想安定下来。”
“所以想甩了我?”宇文笙讥笑道,这两年来,他一直过得很优越,她想甩就甩掉他么,还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这样做,这场游戏,他没喊停,她休想安定下来。
“我们还是分开吧,这样对彼此都好。”
“你觉得你以后的老公会要你,你不要忘记你已经是我的女人。”宇文笙咬牙切齿道。
秦姗突然笑了起来,“被笙少睡过的女人不少吧,难道她们都不嫁人了,大不了我也找个睡过女人的男人嫁了,要是他真心爱我,便也能够接受我。”
“你敢!”宇文笙伸手捏着她的下巴气急败坏道。
“有什么不敢,B市是你的天下,并不代表其它地方也是你的天下。”秦姗毫不惧怕的与他对视,心里是一波波疼痛,如果他真的爱她,就算宇文家的人全部反对,她也会愿意跟在他身边,就算他娶其它人,她想就是当小三也愿意陪着他。
章节目录 1102.偏偏遇到你【69】
只是他并不爱她,所以她不会再死心塌地的跟着他。
宇文笙看着她的神情,收回自己的手,怒声道,“滚,滚出去……”
说完,他撇开脸不再去看她,脸上一片冷漠,他怕她再在这里待下去,真会掐死她,今天他受的气已经够了。
秦姗抿了抿唇,看他一眼,淡淡道,“你好好休息,我会通知你的家人。”
她刚走出病房便听到里面砸东西的声音,秦姗紧紧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即而飞快的朝外面跑,但有一只手拉住了她。
“你现在不能乱跑。”路易斯一直在外面守着,刚刚的情况他已经和倾狂说了,倾狂说她马上过来,让他看住秦姗。
秦姗伸手抹了抹眼泪,呜咽道,“我不想待在这里。”
“外面太危险,我找了一个病房你先休息,倾狂一会过来。”路易斯扶着她朝一个病房走去。
秦姗见倾狂要来,立刻收拾好自己的眼泪,她可不想让她看到她哭鼻子的样子,然后她又打了一个电话去宇文家,告诉他们宇文笙住院的事,不管怎么说,他腿受伤,是需要人照顾的。
宇文家的人一听宇文笙受枪伤住院,吓得魂飞魄散的朝医院奔来,宇文笙可是宇文家唯一的后代,要是他出什么事,宇文家就后继无人了。
所以他的爷爷爸爸妈妈甚至姑姑姑父全部赶了过来。
秦姗躲在远处的角落里,看着一大堆人围在病房里,她吸了口气,少了她,他还是有很多人关心她。
砰……
突然病房里传来摔东西的声音,秦姗身子颤了颤,宇文笙不生气时便是那种优雅的人,没想到生起气来竟然是这般样子,和他在一起一年多,她从来没有见他如此暴怒过。
“你们全部出去,围在这里说七说八,我怎么休息,是不是想让我腿断了。”宇文笙绷着脸沉声道,即而拉过被子蒙住头,不想看见任何一个人。
苏黎一脸心疼,儿子受枪伤把她吓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