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全是不屑的笑芒。
倾狂微微笑,朝秦姗竖起大拇指。
徐柒听得脸色一片红一片白,胸口不断起起伏伏,眸子里全是怒气。
“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吵起来了。”远处的舒婷突然走了过来,清纯的脸上带着不解,然后看向倾狂,露出甜美的笑。
倾狂看向近距离的舒婷,她也就二十岁的样子,出落的婷婷玉立,一张瓜子小脸,的确很漂亮,打量完后,她拉着秦姗就走,她不想和舒婷有接触,自然不会理会她,管她是什么最佳女演员还是影后还是什么。
“舒婷姐,你看她。”徐柒跺跺脚道,怎么说舒婷现在都是OE正当红的女明星,这个倾狂真是太不给面子了。
舒婷看着倾狂的背影挑眉,清纯的笑着说,“没事,以后别再闹事,人家可是有后台的。”
报纸上刊登了那么多,虽然她是艺人,知道有些是绯闻,但不管倾狂和总裁是不是绯闻,他们之间的关系始终是不一样的,她们现在要是找她麻烦,那也就是找自己麻烦。
“哼,不就是仗着总裁才敢如此嚣张。”徐柒恶声恶气道。
舒婷笑,至少倾狂有总裁仗着,她们是想接近总裁都没有机会,昨天她本想透过经纪人想见圣轻鸿,但秘书室直接回了一句话,BOSS说不见。
在这点上,她就知道自己输了,至少倾狂还能够见到BOSS不是吗?
秦姗演戏,倾狂偶尔看看,偶尔玩玩游戏,过得很逍遥,直到圣轻鸿出现在她们拍摄的地方。
“上班时间玩游戏?”圣轻鸿的声音在倾狂身后响起。
“不可以吗?”倾狂头也不抬的继续玩。
“很好。”
“你来这里做什么!”倾狂听着那低沉的两个字,抬头才发现是他,眼里有些惊讶。
那天她在微信加他为好友后,他就离开了,还不忘给她发了一条微信。
“视察工作。”圣轻鸿抬头朝拍摄场地轻扫一眼,那些导演和其它人看着是他,立刻全部打招呼。
当舒婷看到圣轻鸿真人后,眼里全是惊艳,这比视频上更迷人,只不过他是站在倾狂身边,目光也一直停在她身上。
倾狂撅嘴,她以为他会说是来看她,她自作多情了。
“这是顺便,主要还是来看女朋友的。”圣轻鸿摸了摸她的头嘴角微扬。
倾狂低垂的头抬起,嘟嚷道,“谁稀罕,我又不是你的女朋友。”
心里却是有一丝暖洋洋的感觉,昨天他的微信是这样说的,倾狂小姐,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不过她没有回微信,只是拿着ipad傻笑了一会,她才不要那么快答应他,她要考验下,如果她真答应了,他之后出轨,那样估计她会杀了他。
没动刘少谦,那是因为她不喜欢他,可是现在她似乎是喜欢圣轻鸿的,所以她没法接受那样的背叛。
章节目录 1065.偏偏遇到你【33】
“既然没事,跟我走吧!”圣轻鸿将她从椅子上拉起,倾狂坐了太久,身子有些发软的朝下面滑,圣轻鸿眼快手快将她抱进怀里,她的身子软绵绵的,抱着很舒服。
倾狂抬头便发现四周的人全部盯着他们,伸手去推他,“大家都看着呢。”
这样一闹,她估计真成了OE所有员工饭后闲聊的对象了,谁让她现在被他们的BOSS亲昵的抱在怀里,而某人却一点放手的样子也没有。
“我抱女朋友不允许吗?”圣轻鸿抬头冷冽的眼神朝围观的人扫去,众人瞬间反应过来,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倾狂。
这时候几名记者跑了过来,对着倾狂和圣轻鸿一阵猛拍。
“圣总裁,请问你是来探倾小姐的班吗?你们看起来很亲密。”一名女记者目光盈盈的盯着圣轻鸿瞧,她一直想采访圣轻鸿,但都没有机会,没想到今天会这么幸运,这样近距离看他,真的的是英气逼人。
圣轻鸿双手依然抱着倾狂的腰,一贯的挑眉倨傲的瞥众记者一眼,“恋人难道不能亲密?”
众记者先是一怔,然后恍然大悟,拿起相机咔嚓咔嚓。
“请问你们确定恋爱关系了吗?”
“没错,她是我的女朋友。”圣轻鸿抓住怀里想走的某个女人,伸手把她的脑袋按在他的胸口,说话的语气斩钉截铁,他就是要告诉所有人,怀里的这个女人是他的女人,早一些贴上他的标签总是好的。
倾狂皱了皱眉头,手在他腰上掐着,他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这样说后,他就再也没有反悔的余地。
那边的拍摄听着圣轻鸿的话,再次停了下来。
舒婷的手指甲狠狠刺进肉里,她咬了咬唇然后松开,目光平静的盯着圣轻鸿的背影,她没有机会了么。
其它人无一不在羡慕嫉妒倾狂,秦姗笑眼眯眯的,她是真的为倾狂感到高兴,BOSS好像对她是真心的,不然怎么会在媒体面前公开。
这不仅在告诉所有人倾狂是他的女人,同样在告诉大家他是倾狂的男人。
“恭喜圣总裁,请问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只要她愿意,我随时都可以。”圣轻鸿难得的对记者一笑。
倾狂突然抬起头,拉着他就走,他在说什么,他们还没有谈恋爱,结什么婚啊啊啊……
记者还想追上去问,但在看到圣轻鸿回头带着警告的冷酷眼神后,不得不停下步伐。
“你干嘛那样对记者说。”倾狂拉他到一个无人的地方质问道。
“你不喜欢?”圣轻鸿脸色沉了沉。
倾狂抿了找唇,她不是不喜欢,“我感觉好像在做梦,这一切发生太快,有些不太真实。”
圣轻鸿看着她郁闷的样子,将她拉进怀里,是他做的不够好,没有让她有安全感。
也是,他和她才见几次,他突然表白,就对她那么好,她一定很难接受。
“我会让你安心。”圣轻鸿伸手拨弄着她微卷的长发,银瞳里带着一抹自信的光芒。
倾狂靠在他怀里没有动,她应该顺着心里的想法,相信他么。
章节目录 1066.偏偏遇到你【34】
其实她防心很重的,会答应和刘少谦相处,那是因为观察了很久才会生出尝试的想法,只是谁会想到他会经不起身体的诱惑,难道谈恋爱的两人就必须做那种亲密的事么。
她觉得那种事应该是水到渠成,任何一方勉强,都不能称之为ML。
那天过后,倾狂的生活和以前一样,每天早晚,圣轻鸿都会接送她上下班,很自然的,她上了娱乐报纸的各种头版,之后,《爱你是最美好的事》这部电视剧因为她,也深受媒体的关注,电视还没拍出来,就火了起来,而她自然比女一二号都要火。
“倾狂,你看你,这就叫,你不想火都难,这是注定的。”秦姗拿着报纸笑嫣如花道,已经拍了一个月,她现在已经慢慢进入状态,每次导演都对她的表演很满意,因为有了肯定,她不再畏缩,而是放开手脚很自然的去演。
倾狂慵懒的扫了眼报纸,伸手按了按额头,最近她走到哪里,记者就跟到哪里。
前些天,因为记者追的太厉害,圣轻鸿便带她回家了,第二天报纸上便说,圣轻鸿带她回了他们的爱巢。
爱巢两个字在她心里掀起很大的浪潮,同时她心里也有一些渴望,渴望拥有一个家,家里有一个她爱又爱她的男人,那样应该是她人生中最幸福的事。
她从小没有家,和天刹相依为命,最渴望的莫过于一个温暖有爱的家。
“喂,发什么呆,你看这张,拍的多好,BOSS多护着你。”秦姗说着眼里全是羡慕的光。
倾狂扭头看去,那天她和他出去吃饭,之后在餐厅门口被记者围堵,很多人,圣轻鸿怕别人挤着她,一手将她紧紧护在怀里,一手防着其它人靠近她,那个时候,她趴在他怀里,有一种安心。
“你们俩个是确定在一起了吗?”秦姗见倾狂只笑不语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还没有,我突然间对自己没信心了。”倾狂有些抑郁,或许是对方太好,她以前杀了很多人,他知道后,会不会觉得她很血腥又残忍。
秦姗冲她翻了翻白眼人,伸手戳着她的脑袋,“都说恋爱中的女人会傻,你还真是,你就是最好的,最独一无二的,如果他不能包容你的所有,也不配你爱他,如果他有缺点,难道你就不爱他了么。”
“切,我才没有爱他。”倾狂挑了挑眉嚷嚷道。
“迟早的事。”秦姗笑得很暧昧,她这个旁观的人都看得到倾狂对圣轻鸿是不一样的,或许这次,她是真的爱了。
倾狂瞪了瞪她,质问道,“你和那个宇文笙是怎么回事?”
“绯闻。”秦姗笑眯眯的。
“一起出入酒店,又去了他的别墅,这绯闻弄的真够大。”倾狂噗笑,即而严肃道,“我不是说不同意你恋爱,只是你应该看准人,宇文笙的形象似乎很不好,他家又有背景,你应该……”
“倾狂,我懂的,他现在已经没有像以前那样花心了。”秦姗淡淡的说,两年前的惊鸿一瞥,她便对他死心塌地,他是高干子弟,身边围绕的各种女人不知道多少,她只是一个小明星,她能有什么奢求。
章节目录 1067.偏偏遇到你【35】
但人都是自私的,特别是动了心的女人,从不在乎到渴望拥有那个人,明明知道没有结果,却还是飞蛾扑火。
倾狂拍了拍他的肩膀,“但他以前名声很不好,不知道有过多少女人,你确定你能驾奴他,你自己好好想想,做什么决定我都不会干涉,我只希望你幸福,因为你是我唯一的好朋友,懂吗?”
“倾狂,谢谢你,可是我好像爱上他了,你说怎么办?”秦姗趴在倾狂怀里呜咽起来,她想控制,可是那颗跳动的心她控制不住。
倾狂在心里叹了口气,她知道她已经做了决定,不过要是宇文笙敢伤害秦姗,她绝对不会让他好过的。
圣轻鸿来接倾狂时,只感觉她脸色有些不好看。
“是不是拍戏太累了,太累那就不要拍了。”圣轻鸿一边开车一边幽幽说道。
倾狂翻白眼,中途换人这样真的好么,她还真不是拍戏拍累的。
“你说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吃着碗里的又看着锅里的。”
“你们?我不在你们之内,谢谢。”圣轻鸿脸色微沉,有些些不悦,然后扭头冷视她,“谁这样对你了?”
看着他一副吃人的样子,倾狂玩心大起,撅着红唇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是你的男朋友。”圣轻鸿咬牙切齿道,他们已经这样相处了一个月,那天他说会让她安心后,她也没有说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但每次他找她,她也没有拒绝,他想这样算是答应了吧!
他也喜欢这样的相处,他可以让她慢慢感受到他对她的在乎,让她有安全感。
“圣轻鸿,我还没有答应。”倾狂瞪着眼睛反驳道。
“你准备什么时候结束我的考核。”圣轻鸿败了。
“看你表现。”某女笑盈盈的。
圣轻鸿怒,突然伸手勾过她的脖子,在她惊讶的目光中,低头狠狠的吻住了她,在她挣扎时,灵活的舌滑进她的嘴里,慢慢浅尝她的味道。
他睁开魅惑的银瞳,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只感觉体内有一股燥热,越是发狠的吻着她,似要将她活吞了一样,他以前,好像也做过这样的事。
倾狂只感觉快要窒息,晕沉沉的,脑海里浮出一些画面,好像是一男一女正做着他们在做的事。
看着他含笑的眸子,她狠狠的在他舌头上咬了一下,待他放开她后,她鼓着红彤彤的脸瞪他。
“很好吃。”圣轻鸿嘴角微扬,英俊的脸上露出一抹邪气的笑。
倾狂从来没见过他这样带着一点痞气的笑,看似纨绔,却又那样迷人。
她扭过头去看窗外,她真是中毒太深了。
这天,圣轻鸿没有送她去她的公寓,而是带她去了他在东郊的别墅,倾狂对这里已经很熟,而且她的生活用品全部有,完全可以说是她的第二个家,这些都是圣轻鸿替她准备的。
倾狂回了家,脱掉高跟鞋跑到沙发上去玩游戏,圣轻鸿很自然的去厨房准备吃的。
“圣轻鸿,你快过来。”倾狂突然在客厅里大叫。
正在切菜的圣轻鸿听着她急切的声音,放下刀快速朝她奔去,在看到她沮丧着脸盯着ipad的屏幕时,他想打人了。
章节目录 1068.偏偏遇到你【36】
倾狂抬头便看到他黑着脸盯着她,她眨了眨眼,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伸手拉着他的手,声音软软的,“我的排名掉了。”
“……”圣轻鸿差点吐血,就是掉个排行榜,她那么急切的叫他,害他还以为她出什么事了。
“你不愿意就算了。”倾狂见他不为所动,吸了吸鼻子,就要收回自己的手,她才刚动,圣轻鸿反握住了她的手,下一秒,将她拉起,伸手在她屁股上打了一下,严肃道,“以后不准再这样。”
“你,你打我。”倾狂炸毛了。
圣轻鸿看着她气恼的样子,挑眉道,“以后犯错就是要打。”
“呜呜……”倾狂突然就哭了起来,要多伤心就有多伤心,眼泪如豆子般滚了出来。
圣轻鸿瞬间就慌了,这是他和她在一起后,第一次看到她哭,虽然她演戏的成分可能会比较多。
“乖,别哭了,一会儿再帮你玩。”圣轻鸿抱着她坐在沙发上轻声哄着,这个小女孩还真是把他难住了。
倾狂一边揉眼睛一边偷看他,在看到他脸色柔和后,故意趴在他怀里,把眼泪全部蹭到他衣服上去,听着他温柔哄人的话。
突然间,她好享受这样,因为以前从来没有人这样哄过她,和天刹在一起,那个时候就算有委屈,她们除了互相倾诉便只能往肚子里吞。
“乖,别哭,我错了,我不应该打你。”圣轻鸿认输了,抚着她的背轻声道,她哭,他心里更不好受。
倾狂终于停止了哭声,感觉够了后才说,“以后我不会再对你这样了。”
昨天她好像在哪里看过一句话,女人太闹腾,男人会烦的,她不能总是闹腾他,万一他哪天对她烦了怎么办?
圣轻鸿听后挑了挑眉,这句话他很不太高兴,她不再对他这样,难道对其它男人这样。
他轻轻捧起她的脸道,“你以后可以随时对我像今天这样,我不介意。”
他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人去对别的男人闹腾,那样估计他会后悔死,她闹腾他,那是因为她依赖他,要是哪天她不闹腾他,恐怕她也不会再依赖他,所以不管她怎样闹腾,他都应该接受,更应该把好宠上天,这样就没有其它男人接受得了,到时候,她想跑也跑不了。
这样想后,圣轻鸿眼底露出一抹高深的笑,这个办法可行。
倾狂呆了呆,她看着圣轻鸿含笑的眸子更是不解了,这个男人又在打什么主意,她自然猜不到他在想什么。
直到有一天,她的火爆脾气让很多人不敢招惹她时,她才明白圣轻鸿的用意,这个男人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现在坐好,我先去做饭,吃了饭,我们慢慢玩。”圣轻鸿意味深长的笑。
倾狂还处于呆愣的状态,直到他进去了厨房,她才回过神,拿起ipad继续玩,也不去管圣轻鸿的莫名其妙,反正今天晚上,他必须帮她打到第一名,不然他就不要想睡觉了。
“你干嘛总是挡着我的手,本来我可以消很多的。”
吃过晚饭,两人坐在沙发上继续天天爱消除,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玩了很久,竟然都没有爬到第一。
章节目录 1069.偏偏遇到你【37】
“是你反应迟钝。”圣轻鸿嘴角微扬,心情似乎很好,以前他很不爱玩这种简单的游戏,但自从和她一起玩后,他竟然喜欢了,他喜欢看她紧张的模样,喜欢听她的大呼小叫,喜欢她的各种沮丧表情,每一个都让他心里软的一塌糊涂,真想就这样永远一辈子。
“……”倾狂不说话。
玩着玩着,倾狂越来越沮丧,最后躺在沙发上昏昏欲睡。
“想睡觉了吗?”圣轻鸿见她靠在他的怀里,伸手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伸手去拿她的ipad。
倾狂瞬间惊醒,鼓着脸道,“不睡,你一定要帮我玩到第一名,不然不准睡觉。”
圣轻鸿无奈的笑,捏了捏她的鼻子,好胜心真强。
最后的最后,倾狂还是没能忍住在圣轻鸿怀里睡着了,在看到她皱着眉毛的睡容,他伸手轻轻帮她抚平着,他知道她的防备心很强,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让他接近她,她心里是有他的吧!
这样的认知,让他整个人感觉一阵舒畅,他查过她以前的资料,也知道她以前的事,她的确很缺少爱。
“以后我会好好爱你。”圣轻鸿低头在她额头亲了一下,抱着她朝二楼走去,本来想送她去她的房间,最后还是把她抱去了主卧室,他的房间。
倾狂睡得很安稳,在感觉身边温热的身体后,还主动靠了过去,伸出双手紧紧的抓着身边散发着热度的东西,那阵势就好像生怕圣轻鸿跑掉一样。
圣轻鸿将她搂进怀里,在她的发心吻了吻,亲昵道,“乖女孩,睡吧!”
第二天,倾狂在看到身边的人后,先是愣了愣,然后朝他身上掐去。
“你为什么和我睡在一起?”倾狂恼羞道,这是她第一次和一个男人睡在一起,生气是有的。
“昨晚是你抱着我不放手,还一直说,没玩到第一名不准睡觉,我想走,你不让我走,所以我们睡在一起了。”圣轻鸿脸不红心不跳的淡定说道,银瞳里闪着一抹笑意。
倾狂环顾了下四周,“为什么在你房间里?”
“我想睡觉,你不准我睡,所以你就追到我的房间来了。”圣轻鸿继续忽悠。
“圣轻鸿,你当我三岁小孩子。”倾狂怒,她还没有糊涂到那个地步,而且他说的,她一点印象也没有。
“当然不,你要是三岁,我们年龄差距太大,不适合谈恋爱。”圣轻鸿一本正经的说,清晨的她有一些慵懒,脸蛋因为生气红彤彤的,很是妩媚动人。
“……”倾狂。
她知道她又被他耍了一回,他肯定是故意的,故意一直玩不到第一名,之后等她昏昏欲睡,就把她抱到这里来了,要是她清醒,才不会和他睡在一起。
“倾狂,你怎么无精打采的?”
片场休息的时候,秦姗看着她的模样有些担心的问道。
倾狂看她一眼,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早上她被圣先生嘴对嘴蹂躏了很久,明明她是可以反抗的,她却放任了,她在想,下一步,她是不是会被他攻破最后的防线。
不行,她不能再和他住在一起,那样太危险了,他的考核期还没过呢!
章节目录 1070.偏偏遇到你【38】
“没事,昨晚没睡好。”倾狂摆了摆手道,目光看向不远处的拍摄场景,是男一号和女二号的对手戏,女二号对着不爱自己的男一号死缠烂打着。
秦姗凑近她,美丽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狡黠的笑道,“倾狂,我怎么感觉你今天的嘴巴肿肿的?”
“上火……”倾狂不以为然道。
“……”秦姗卟噗笑,她又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哪里会不知道那是被吻的,难怪今天早上BOSS来片场的时候,身上没有那么多寒意,敢情是早上占了某人很多的便宜,所以才会那么平易近人。
倾狂看着秦姗的笑,在心里狠狠骂着圣轻鸿,让他不要吻,他偏要吻,害她今天出来,大家都怪异的盯着她。
以前就算她承认她和他没什么,现在大家一看她的唇,都会认为她和他有什么了吧!
一天的拍摄很快结束,倾狂刚和秦姗走出片场,便看到一个穿着粉色长裙的女子在门口站着,她在看到倾狂来了后,朝她招了招手。
倾狂挑眉,自从那天在西餐厅里见了宋知之一面,后面便没有再见过。
圣轻鸿没有主动说宋知之,她自然也不会找着他问,反正查到的资料表示他们之间没有什么,那她也就没什么好在意的。
“倾小姐,不知道可不可以和你谈一谈。”宋知之笑得很甜美的走到倾狂和秦姗面前。
秦姗自然不认识宋知之,但也敢肯定这女子是来找倾狂麻烦的。
“你先回去,我和她去坐坐。”倾狂推了推秦姗的腰,露出一抹让她放心的笑容。
秦姗见她如此说,便知道没有劝的余地,看了一眼宋知之便走了。
两人很快到了一家高级会所,宋知之知道倾狂最近很红火,便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
“不知道宋小姐找我什么事?”倾狂优雅的喝着茶问着对面的宋知之,她看起来也就十八岁的样子。
“你真的是轻鸿哥哥的女朋友吗?”宋知之拿着茶杯的手紧了一些。
倾狂勾唇一笑,“宋小姐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她想她最近住在圣轻鸿的家,宋知之肯定是知道的,所以她才会找她出来谈一谈吧!
圣轻鸿发微信告诉她,今天临时要出差,让她继续去东郊的别墅住,但他不在家里,她才不会去那座空荡荡的大房子,那样会显得很落寞。
宋知之咬了咬唇,双眸里弥着一些水雾,沉默了许久,似鼓足了勇气,“你要多少钱才离开轻鸿哥哥。”
倾狂先是一怔,即而一笑,笑意却不达眼底,很明显她不高兴了。
“宋小姐认为我和圣轻鸿在一起是为了钱?”她冷笑,虽然她的钱没有圣轻鸿多,但也不缺钱。
“难道不是吗?接近轻鸿哥哥的女人几乎都是为了钱和地位,你说个数,我会给你。”宋知之继续鼓着勇气说道,嘴角有一抹嘲讽,她待在圣轻鸿身边两年多,那些想接近他的女人,她见的太多了。
“宋小姐经常这样打发接近他的女人?”
宋知之咬了咬唇,似豁出去的说,“没错。”
章节目录 1071.偏偏遇到你【39】
“这次恐怕让你失望了。”倾狂手指敲着桌子一下一下的,看来他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真的很喜欢他呢。
也是,他那么优秀,又英俊,应该是很多少女心目中的理想男人。
宋知之脸色微变,双眸睁大了一些,眼底有些错谔。
“我和他在一起不是为了钱,是因为他这个人。”倾狂幽幽笑道。
宋知之有些慌了,她看得出来倾狂真和以前那些女人不一样。
“你,你想嫁给轻鸿哥哥,他不会娶你的。”宋知之咬牙很确定的说,轻鸿哥哥是她的,而且爸爸妈妈也同意他们在一起。
三年前,爸爸妈妈突然带着圣轻鸿回家,当时他虽然穿着看起来很奇怪,但她一颗芳心还是动了。
他似乎失去了记忆,很多东西都不知道,前两个月,是她和爸爸妈妈教他的,等他了解一切后,他处事的能力手断,更是让她打从心里崇拜又佩服,那个时候越发的喜欢他,便决定非他不嫁。
可是去年她对他表白,他却说只把她当妹妹,他不会娶她,虽然如此,她依然没有放弃。
“你确定?”倾狂毫不在意道,她明白宋知之为何这样说,不就是她的爸爸妈妈收圣轻鸿为义子,她相信他就算为了报恩,也绝对不会屈身娶他们的女儿。
“爸爸妈妈会让他娶我。”宋知之斩钉截铁道。
“那他为什么现在都没有娶你,还把我带到你面前。”
“你……”宋知之有些恼羞成怒,“喜欢轻鸿哥哥的女人很多,总有人会比你更优秀更适合他,你会有很多情敌,你以为你能赢到最后。”
倾狂噗笑,这个小姑娘还真是小,她还怕情敌不成?
“我若在他心上,情敌三千又何妨,相反,你若不在他心上,就算没有情敌,你也是输家。”倾狂似笑非笑道,她和宋知之不是一样的人,不会死缠烂打。
对方没把她放心上,她自然不会把对方放心上,那样的话,他爱和谁在一起就在一起。
宋知之听着这些话,一张靓丽的脸憋得一阵通红,刷地站起身子,指着倾狂厉声道,“你不会那么容易嫁给他的。”
语落,转身便走。
“宋小姐,你还没付钱呢,是你要请我谈一谈的,这钱应该你付。”倾狂说完,慢条斯理的站起,提着包包迈着八寸的高跟鞋潇洒的从宋知之身边走过,留下站在原地气急败坏的宋知之。
倾狂并没有回圣轻鸿的家,而是回了自己的公寓,拿出手机便看到圣先生的微信。
“有没有按时吃饭?”圣先生。
“本想按时吃,但被你的爱慕者耽误了时间。”狂小妞。
“(?o?)”圣先生。
“你的爱慕者找到我,让我离开你,还说我可以随便开价钱,圣先生,你觉得你值多少钱?”狂小姐。
“无价。”圣先生。
倾狂发了一个鄙视的表情过去,那边不再理她,她捧着手机笑了一下,这么小气,她又没说把他卖掉。
圣轻鸿不在,她就随便填饱下肚子,之后便去跟游戏作战。
章节目录 1072.偏偏遇到你【40】
准备睡觉时,倾狂收到了圣轻鸿的微信,只有两个字,晚安。
虽然只有简单的两个字,倾狂这一夜却睡的无比香甜,第二天,她继续去了拍摄场地,虽然她今天没戏,但她还是决定去陪陪秦姗,反正她在家里闲得无聊。
就在她开着跑车快到OE集团门口时,一辆黑色的车子朝她飞快冲来,倾狂高挑了下眉毛,眼底是一阵慑人的寒意,方向盘一转朝左边转去,右边那里有一辆车开来,要是此时,她撞过去,恐怕那辆车就要暴废了,因为她已经把油门踩到最大。
那辆黑色的车子分明就是想撞她的车,而且还是有预谋的!
砰的一声,黑色的车子横冲直冲过去,她的红色跑车因为疯狂左转,撞在了防护栏上,力道太大,车头都撞歪了,她的右手也被撞到,此时是锤心的疼,她已经很久没受过伤了。
秦姗接到她电话时,吓得魂飞魄散。
“怎么回事?我知道你车技很好,怎么会撞车?”
医院里,秦姗脸色苍白的看着医生帮倾狂包扎右手,一颗心还是急速的跳个不停,当听到倾狂在电话里说出车祸时,把她吓死了。
倾狂淡淡道,“那辆车失灵才会撞上来,没什么大事,你不要担心。”
“这还不叫大事,难道要流血才叫大事,那失灵的车都跑了,这个一定要叫警察查出来,让他出来道歉认错。”秦姗满脸怒气的愤愤不平道,直觉告诉她这件事不简单。
倾狂的车技很好的,而且那辆车怎么可能就正好在OE门口失灵,还跑那么快,车牌号都遮了,这根本就是故意的。
“好啦,不碍事,你赶紧回去拍戏,我今天没戏,我一个人没事的。”倾狂推了推秦姗的腰,露出一抹让她放心的笑,心里却是有些冷,这件事想必没那么简单。
她出事后,除了撞她的那辆黑色车,还有右边那辆车也飞快走了,分明就是要把她逼向死路,撞不死她,也要让她自己去撞防护栏,好高深的计策。
“不去,我和导演请假了,我陪你。”秦姗鼓着脸坐在床边不走,她的右手不方便,她怎么可能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
倾狂无奈,见她神情认真,也就不再催她。
待医生走后,秦姗想了一会道,“昨天那个女人是谁,好像来者不善,你说今天这事会不会和她有关。”
也不是她多想,昨天虽然宋知之脸上带着甜美的笑,但那笑就是让她看了虚假,她在娱乐圈见过的人虽然不多,但也不少,是不是在装,她也差不多能够看出点。
倾狂摇头,虽然宋知之对她充满敌意,但她还不敢叫人在OE门口杀她,除非她想和圣轻鸿的关系彻底破裂。
“她是圣轻鸿的妹妹宋知之,没有血缘关系,一心想嫁给他,昨天挑衅我来了,不过我把她气倒了。”倾狂耸耸肩膀不以为然的笑道,想着昨天宋知之吃憋的表情,她就觉得愉快。
秦姗嘴巴张成了O形,敢情是情敌找上门来了,还是BOSS名义上的妹妹?
章节目录 1073.偏偏遇到你【41】
“会不会是你气到她,所以她找人要干掉你。”秦姗发挥她的大脑无限想像着,最后还一副肯定是这样子的表情。
“她不敢的,你不要乱猜,也就是普通的车祸而已,我现在可以回家了,我不喜欢医院的味道。”倾狂皱着鼻子道,在旧金山的医院里待了那么久,她着实很讨厌医院。
秦姗听她这样说,心里还是没放心,“对了,你告诉BOSS了没有?”
“这点小事不要告诉他,他出差了。”倾狂很严肃的和秦姗说,她不想打扰他的工作,她又不是什么骄气的小姑娘。
秦姗吐了吐舌头,扬言要去洗手间,倾狂只好等。
倾狂让秦姗送她回了公寓便她去忙她的工作,反正家里有泡面,中午她也饿不到。
躺在沙发上,她脸色一片阴沉,眸子里是一抹狂风暴雨般的戾气,突然门铃声响起,她迅速从沙发下面拿出枪,轻手轻脚朝门口走去,在看到外面是骁东峻后,她才开门。
“你没事吧!”骁东峻盯着她手腕上的绷带,向来邪魅的笑脸变得很是黑沉,眸光一片深遂幽冷。
倾狂朝沙发走去,“没什么大碍。”
骁东峻会知道,她也不觉得奇怪,他肯定派了人在她四周,这个人啊,还真是……
“撞到手还没大碍?是不是得住院,缺手断腿,你才觉得算大事?”骁东峻口气带着浓浓的怒意,跟着她在沙发边坐下。
倾狂看了看右手臂,笑道,“我又不是第一次受伤,倒是你,以后不要让人再跟着我。”
骁东峻目光清亮的盯着她,双手握成了拳头,她一定很痛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