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沌界【37】
“族长,不好了。”
突然一名男子惊慌失措的冲进蓝盈盈的宫殿大声叫嚷着。
蓝盈盈冷冷的扫他一眼,厉声道,“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
“有人攻进了巫族。”男子心惊胆颤的禀报着。
“饭桶,有人攻进巫族,你们不会抵挡吗?去找负责巫族安全的几位长老,让他们用咒术不就行了。”蓝盈盈气定神闲的冷声骂道,他们巫族是没有什么强大的力量,唯一护身的就是巫术和施咒。
男子被骂,行了个礼快速退出宫殿去找巫族的长老。
外面,圣轻鸿一身暴戾之气直冲向巫族的族长宫殿,谁敢阻挠他,他就杀了谁,那些人想对他施咒,咒术还没有出,便被他的黑暗力量摧毁。
此时的他犹如一个杀神,谁敢阻拦他,他就送谁去地狱。
一路杀戮,圣轻鸿带着青龙几人直接朝蓝盈盈的宫殿走去。
坐在宫殿里的蓝盈盈渐渐感应到一股很强大的黑暗力量,是他来了么。
她迅速站起身子,脸色很是凝重,说实话,对圣轻鸿,她竟然打从心里有些发虚。
“族长,你要不要先离开,他们来势汹汹,巫族恐怕……”一直跟在蓝盈盈身边的妇人摇头叹气道,她是巫师,自然算到巫族会有今天的灾难,只是能不能渡过,这个她占不出来。
“玉婆婆,难道我们巫族真的要败在那个女人手里吗?”蓝盈盈脸上全是不甘心,为什么她总是输给沐倾狂。
“这个我占不出来,我只知道巫族有一场大难。”玉芝脸色凝重道。
蓝盈盈心里狠狠惊了下,这场大难,他们巫族还能逃过吗?
想了好一会,她突然冷笑起来,就算不能躲过,沐倾狂也休想好过,倏地,她站起身子朝外面走去。
宇文笙欢正在房间里焦急的想办法,要是他出事了,沐倾狂很快就会跟着出事,他一定要想办法把她体内的生死咒清除掉,他怎么可能让她死。
“你来做什么?”在看到蓝盈盈走进来后,宇文笙欢脸上是愤怒的表情。
蓝盈盈微微笑道,“沐倾狂应该很快就会来,既然她体内的生死咒没有发作,那我只好先动你了。”
宇文笙欢往后一退,警惕的盯着她,他一定不能让自己出事,如果他现在出事,倾狂就不会有很多时间去解生死咒,只要他们俩个都没事,他一定会想到解决生死咒的办法。
“你敢。”宇文笙欢挺直身子冷冷道,脸上少了以前那份稚气。
“他们都要灭巫族了,我还有什么不敢的。”蓝盈盈阴测测的笑,现在的她已经走投无路,既然巫族保不住,那她就要看着沐倾狂体内的生死咒发作。
宇文笙欢伸出双手,全身释放着一股蓝光随时准备和蓝盈盈攻击。
蓝盈盈双眸里光芒一闪,宇文笙欢只感觉全身无力,该死的,她竟对他施展巫术,他狠狠咬着双唇,不让自己受她控制。
“不要再挣扎,你抵挡不住的。”蓝盈盈眼里的光芒更是耀眼,即而一步步朝宇文笙欢走去。
章节目录 1018.混沌界【38】
宇文笙欢不断往后退,为了倾狂,他绝对不能让自己有事,蓝盈盈眼里是势在必得的光芒,只要抓住宇文笙欢,她就有威胁沐倾狂的机会。
眼见她离宇文笙欢越来越近,突然一道龙啸声在宫殿里响起,下一秒,地面晃动起来,只见龙驰从地底下钻了出来,紧接着是沐俊,小柯。
外面响起一阵嘤嘤嘤的叫声,肥肥正带着沐倾狂朝宫殿飞来。
正朝宫殿走来的圣轻鸿看着半空中的沐倾狂,眉头蹙了蹙,她怎么跑过来了?
“臭女人,休想害我的主人。”沐俊双手插腰满面怒气的瞪着蓝盈盈,想着倾狂体内的生死咒没法解,他恨不得立刻将这个女人碎尸万断。
“真是一个毒蝎心肠的女人,难怪你这么老了还没有人要,活该。”小柯斜着眼睛看蓝盈盈嘲讽道。
“今天,我们一定要杀了你,毁了你的巫族。”龙驰俊美的脸上闪着萧杀的光芒,他为沐倾狂感到愤怒,这个女人为什么要对她下那么狠的毒手。
蓝盈盈看着面前的三个小孩,突然疯狂的大笑起来,“就算我死了又怎样,就算我现在不能毁掉宇文笙欢又怎样,她体内的生死咒一样会发作,她早晚得死,哈哈哈……”
只要想到沐倾狂最后也会死,蓝盈盈此时再也不害怕。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小柯怒声骂道,双手挥动,几条绿藤朝蓝盈盈抽去。
蓝盈盈身上蓝色的光芒一闪,双眸里闪着魅惑的光扫向沐俊,龙驰,小柯三人。
“你们不要看她的眼睛,那是迷惑人的巫术。”宇文笙欢见状大声提醒着。
小柯三人立刻让自己不去正视蓝盈盈的眼睛,运起体内所有的力量朝蓝盈盈身上攻去。
沐倾狂很快在宫殿外面落地,圣轻鸿飞快朝她走去,抓着她的肩膀担忧道,“怎么跑出来了?”
他是不希望她来的,他希望她在家里好好休息。
沐倾狂瞪了瞪他,埋怨道,“谁让你一个人行动的,又把我丢下,我讨厌你丢下我。”
她才不要一个人睡在那里,其实她是害怕自己一睡不起。
如果没有牵挂,她不在乎一睡不起,可他是她心里最深的牵挂,要是她真的一睡不起,她就再也不能见到他,那样她会觉得很遗憾的。
“笨,我怎么会丢下你。”圣轻鸿深情款款的说,心里却是一抹绞痛,他现在其实是害怕的,只不过他不敢表露出来,他害怕失去她,失去他们真的会死去。
如果死了,他们的爱情呢,也将会随风消失。
他不想就这样结束,他渴望和她相濡以沫到白发苍苍。
沐倾狂露出绝美的笑,她当然知道他不会丢下她,她是怕自己会离他远去,所以她不敢深睡。
“走吧!”圣轻鸿牵起她的手朝宫殿里走去。
沐倾狂微微笑,跟着他一步步走进宫殿。
宫殿里,小柯,龙驰,沐俊三人正和蓝盈盈战斗着,只一会儿的功夫,蓝盈盈便被小柯的绿藤紧紧缠着,但她很快化身成一条七彩小蛇朝外面迅速溜去。
走进来的圣轻鸿一眼便看到地上地七彩小蛇,右手伸出,强劲的黑暗力量将蓝盈盈紧紧的束缚着。
章节目录 1019.混沌界【39】
沐倾狂冷冷扫了一眼地上的蓝盈盈,她真的是蝶影的姐姐吗?都是七彩巨蟒?
蓝盈盈见自己被捆住,只能不断挣扎着,但圣轻鸿的黑暗力量岂是她可以挣脱开的,此时,她就如岸板上的鱼肉,任由人宰割。
沐倾狂走上前一脚朝蓝盈盈身上重重踩去,这一踩,蓝盈盈哀嚎一声,原本的蛇身迅速化成丨人身,双手紧紧抱着肚子,痛苦的低吟着。
“把解生死咒的办法告诉我。”圣轻鸿走上前,语气满是萧杀,银瞳里闪着嗜血的光芒,这是他今天来巫族的目的,只要他们告诉他解咒的办法,他就放过巫族。
蓝盈盈听到这里得意的大笑起来,“生死咒根本没有办法解,就算你杀了我也没有办法。”
圣轻鸿双手握拳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右手再次释放一股黑暗力量朝蓝盈盈身上击去。
蓝盈盈惊恐的叫了起来,身子在地上不断翻滚抽搐,脸上是扭曲的神情,眼里既是愤怒又是痛苦。
圣轻鸿还想再逼问,沐倾狂阻止了她,蝶影肯定不会骗她,她说没有办法,那可能真的没有办法,她只能等死,只能认输么。
花心站在门口呆呆的盯着远处的宇文笙欢,他好像比以前瘦了很多,脸上是憔悴的神情,他的眸光一直定在沐倾狂身上,看到这里,她只感觉心里突然一痛,酸酸的,涩涩的,疼疼的。
“主人,对不起。”宇文笙欢像上小孩子一样低垂着脑袋认错,他去卡维斯大陆时以前的记忆被封印了,他根本什么也不知道,不然是绝对不会将生死咒的子咒传到沐倾狂的身上。
沐倾狂看着宇文笙欢摇头,淡笑道,“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我没怪你。”
她们是同病相怜,两人都中了生死咒,他们都是将死的人。
圣轻鸿满面怒容的瞪着宇文笙欢,即而放开沐倾狂朝他走去,伸手揪紧他的衣服,暴怒道,“怎么解生死咒!”
他现在只想知道解生死咒的办法,其它的,他都不在乎。
宇文笙欢抬起头,湛蓝的眼睛里全是愧疚自责。
“我不要愧疚自责,我要解生死咒的办法。”圣轻鸿此时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咆哮道,一想到沐倾狂要离他远去,胸口便是一波波的巨烈的疼痛,那股疼痛似要将他炸开。
“这个没有办法解。”宇文笙欢咬了咬唇道,然后又说,“我会去找办法的,我一定会救主人的。”
圣轻鸿放开宇文笙欢收回自己的手,他的手有些颤抖,甚至全身有些颤抖,宇文笙欢都说没有办法解,那就真的没有办法解了。
“轻鸿……”沐倾狂走上前抱着他温柔的唤道。
圣轻鸿低头看着她,银瞳里全是心疼还有不甘心。
宇文笙欢看着这一幕,心里更是愧疚还有痛恨自己,是他拆散了他们么,如果不是他,他们又怎么需要生死相别,他们这一路本就很坎坷,如今好不容易可以幸福,却要……
“把这里毁了,我要巫族永远消失。”圣轻鸿斩钉截铁准备无情道,他不管什么无辜的人,他只想要巫术咒术永远的消失,彻底的消失。
章节目录 1020.混沌界【40】
青龙等人听没有解救的办法,一个个异常的暴怒,疯狂的冲出大殿,看到巫族的人就开始攻击,他们要把这里毁掉,让巫族的巫术和咒术永远消失在混沌界,免得以后再祸害别人。
他们更加没法接受沐倾狂体内的生死咒,如果不能解,她岂不是要再次离他们远去。
这么多年的等待,不就是为了和主人相遇,以后好好守护她,但现在……
巫族的几位长老飞快赶到了蓝盈盈的宫殿,当他们看到青龙等人在攻击巫族时,一个个念动巫术企图控制青龙等人。
沐倾狂见状,拉着圣轻鸿朝外面奔去,两人手里各持着雪花神剑和指天剑,两剑挥出,纵横激荡的剑气将那几位长老直接甩飞出去,不等那几位长老站稳身子,两人再次向前攻击。
巫族人的反抗更是激怒了青龙等人,他们纷纷冲出宫殿朝其它地方攻击着。
沐倾狂体内有洛雪给她的神力护体,圣轻鸿有黑暗力量护体,那些巫术对他们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雪花神剑和指天剑的力量将那几位长老击的连连倒退,他们不能施展巫术和咒术便再没有什么抵抗力,沐倾狂和圣轻鸿要解决他们易如反掌。
小柯和龙驰负责看守蓝盈盈,蓝盈盈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她想溜出去,却不想四周的黑暗力量让她根本无处可逃,外面的厮杀声让她明白,巫族今天是毁定了。
原本安静的巫族今天异常的热闹,圣轻鸿杀红了眼,一想到沐倾狂体内的生死咒没有办法解,他就无法接受,恨不得将巫族所有人千刀万剐。
他们好不容易经历了这么多,原本以为解决掉混沌界的麻烦,他们就可以过平淡幸福的日子,却不想……
沐倾狂同样杀红了眼,那一世,她和天刹一起杀养她们的人时,明明知道自己会死,她却一点也不害怕,但此时,知道自己要死,她却很害怕,或许是因为心里有了牵挂,所以很舍不得吧!
舍不得和他分开,舍不得和他就这样结束。
一天之间,巫族被毁的彻彻底底的,天门宗的人也没有过来插手,蔚迟曜更是没有过来劝沐倾狂。
宇文笙欢听着外面的哀嚎声,心里是异常的矛盾,怎么说那些人都是他的族人,但他现在能阻止么,他阻止得了么,他恨恨的看向蓝盈盈。
“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巫族也是毁在你手里,你如何面对死去的巫族祖宗。”宇文笙欢愤怒的瞪着地上的蓝盈盈。
蓝盈盈神情扭曲的笑道,“宇文笙欢,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现在眼睁睁看着外人毁掉巫族,你又做了什么,你又如何面对死去的巫族祖宗?”
“你是族长,我又不是族长,更何况这一切都是你引起的,你一个族长都没法阻止,我一个小小圣子又如何能够阻止。”宇文笙欢冷哼道,他承认他对不起巫族,但他更对不起沐倾狂。
所以他不会阻止,他也没有能力阻止这场战争。
章节目录 1021.永远相随【1】
蓝盈盈目光怨毒的看着宇文笙欢,阴笑道,“巫族毁掉就毁掉,我更期待的是你和她的生死咒发作,我会等着你们的,哈哈哈……”
听到这里,宇文笙欢脸色一片苍白,他不怕死,他怕的是沐倾狂会死。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我踹死你,踹死你……”花心突然冲了进来,对着蓝盈盈身上狠狠的踢着,她从来没有这样恨过一个人,但现在她打从心里恨蓝盈盈。
一个是她最好的朋友,一个是她偷偷喜欢的人,如果他们都死了,她该怎么办?
蓝盈盈被踢的一阵鬼哭狼嚎,全身上下血淋淋的,那张精致的脸更是被花心用刀划出无数的刀口子。
花心泄愤够了才停下来,即而走到宇文笙欢面前,揪着他的衣领,霸道的说,“我不准你死,你必须好好的活着。”
宇文笙欢怔了怔,双眸有些黯淡,他当然想好好活着,只要他好好活着,沐倾狂便不会有事,但是生死咒迟早有一天会发作,这个根本不容他控制。
“我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回答我!”花心满面怒气的吼着宇文笙欢,想着他要死,她心里是说不出的难受,这是她第一次喜欢一个男子,都还没有说出口,对方却要永远离开她。
“我,我也想好好活着,可是……”宇文笙欢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这个生死根本不是他决定的。
“我不要什么可是,我要你说,我不会死。”花心撒泼的咆哮道,如果他死了,倾狂也会。
宇文笙欢没想到花心会这么激动,看着她难过的样子,他只好说,“我不会死。”
他会努力做到不去死,但是……
圣轻鸿和沐倾狂停下来时,两人手里的剑上全是鲜红刺眼的血,空气里是浓烈刺鼻的血腥味。
“狂儿……”圣轻鸿丢掉手里的剑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原本冰冷的银瞳此时充满了柔情。
沐倾狂也丢掉手里的雪花神剑,双手紧紧的拥着他,她不知道她还能这样抱他多久,所以此时此刻,她很依恋他的怀抱,真想这样抱着一辈子都不放开。
两人抱了好一会才拿起剑朝蓝盈盈的宫殿走去,蓝盈盈躺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在看到沐倾狂来了后,双眸微亮,露出得意的神色。
“当初的血咒是你下的吧!”沐倾狂语气平静的问道。
“没错,就是我下的,王后不想让你安稳的度过最后一世,所以我偷偷给你下了血咒,又故意把你丢出长生境,让你失去父母,没想到你的命还真大,让我们所有人都失望了。”蓝盈盈嘲讽的笑道,她恨,很恨,为什么她没有被血咒折磨死。
沐倾狂挑了挑眉,雪花神剑一动斩断蓝盈盈的双手。
“啊……”蓝盈盈发出一声惨叫,身子不断抽搐着,双眸恨恨的盯着沐倾狂。
“宇文,你会下血咒吗?”沐倾狂看向宇文笙欢。
宇文笙欢双眸睁了睁,答道,“会。”
“你给她下个最狠的血咒。”沐倾狂冷冷道,即而挥剑斩断蓝盈盈的舌头,她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把她的痛苦全部慢慢体会一遍。
章节目录 1022.永远相随【2】
蓝盈盈疼的脸色很是苍白,听着沐倾狂的话,神情一片狰狞,该死的,她竟然敢让宇文笙欢对她下血咒,她现在没有双手,舌头被斩,就算想自杀也做不到,看着沐倾狂那平静的双眸,她竟然感觉毛骨悚然。
她还想怎样对付她,此时此刻,她倒宁愿她干脆利落的杀了她。
沐倾狂冷哼一声,神情一片漠然,扭头看向青龙道,“青龙,你好好看着她,别让她轻易死了,把她和钟智辉舒雅关到一起,给他们也下个血咒,让他们好好享受。”
语落,她拉着圣轻鸿转身离开,她一点也不想待在巫族,更不想待在混沌界,就算最后死,她也希望和圣轻鸿回家,回到属于他们的家。
圣轻鸿抱着沐倾狂快速回到混沌界,醉玲珑看着他们回来,脸上全是忧心冲冲。
“爹娘,我们回长生境吧!”沐倾狂淡淡的说,这里再没有任何东西值得她留恋,会来混沌界,也就是想报仇,现在一切都解决了,她再没有待下来的必要。
醉玲珑看着她平静的脸,心疼的无法呼吸,好不容易找回女儿,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她离开吗?
“好,我们回去。”叶名裳沉声道,眉宇间是一抹化不开的愁。
圣弑天也是满脸的担忧,看着儿子冰冷的脸,他心里异常的心疼,心疼他们俩个。
沐倾狂去找了蔚迟曜,让他送他们几个回去长生境,蔚迟曜很爽快的答应。
“主人,你真的要马上离开吗?”朱雀满脸的不舍,她想跟着她,她舍不得分离。
“嗯,你们以后可以来长生境找我。”沐倾狂淡淡笑道,她不知道生死咒什么时候会发作,更不想让他们四个再次看着她在他们面前消失。
青龙紧紧抿着唇,他哪里看不出沐倾狂的心思。
玄武和白虎一脸的悲伤,还有依依不舍。
“你们四个别这样,我们一定还会再相见的。”
沐倾狂笑着安慰他们,她会努力好好活着。
“主人,对不起。”宇文笙欢蓝眸里浮满了水雾,脸上全是愧疚。
“宇文,你自己好好保重。”沐倾狂淡淡的说,即而看向花心,这个丫头还喜欢着宇文笙欢,可是他体内也有生死咒,这样他们注定是没有结果的。
花心并不打算留在混沌界,更不打算留在宇文笙欢身边,她知道宇文笙欢心里只有沐倾狂一个主人,她更没法看着他在她面前死去,更不想让宇文笙欢知道她喜欢他。
既然是不可能的事,不如扼杀掉。
“主人……”宇文笙欢依依不舍的说道,他会想办法的,他要去找他的娘亲,说不定她会有办法,只要有一丝希望,他都不会放弃。
沐倾狂看他一眼,拉着圣轻鸿朝天阶走去,现在她只想回家,回去长生境,顺便去卡维斯大陆看看沐战和姚婉。
“主人,你等着,我们一定会去找你的。”朱雀大声喊道,等他们好好折磨蓝盈盈,钟智辉,舒雅后,他们四人一定会去找她的。
沐倾狂伸手挥了挥,希望他们还有机会相见吧!
章节目录 1023.永远相随【3】
玉门山上,赫连离漠悬浮在半空中,目光淡淡的看向走在天阶上的沐倾狂,生死咒是没有办法解的,但他知道,他们一定还会再相见的,他摇头叹息一声,最后消失在原地。
回到长生境,沐倾狂只感觉很轻松,一切恩恩怨怨终于全部解决。
“累吗?”圣轻鸿抱着她轻声道,英俊的脸一直紧紧绷着。
沐倾狂伸手揉着他的脸,娇笑道,“圣轻鸿,你再这样绷着脸,我要生气了。”
圣轻鸿不说话,只是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眼眶里有些湿润。
沐倾狂挣扎着从他怀里抬起头,便看到他布满水雾的双眸,这让她心里狠狠一疼。
“轻鸿,我不准你哭,我们都不要难过,反正人早晚都得死,我们总有一天要分开的。”沐倾狂强颜欢笑的安慰着圣轻鸿,天知道,她说这话时,心里是撕心裂肺的疼,她又怎么舍得和他分开。
“我不要分开。”圣轻鸿声音哽咽道。
沐倾狂眨了眨眼道,捏着他的脸道,“那我们一起死。”
“好。”圣轻鸿斩钉截铁的答道,如果她死了,他绝对不会一个人活在这世上。
“笨蛋,既然我们说好了,那以后的日子,我们都要开开心心的过。”沐倾狂捧着他的脸凑上去亲了一口。
圣轻鸿伸手按着她的脑袋,与她唇舌相缠,那力道似要将她吃下去。
沐倾狂躲,圣轻鸿强势又霸道的不让她躲。
“轻,轻鸿,我想沐浴,身上好脏……”沐倾狂伸手推着圣轻鸿,他们俩人的衣服上全是血迹。
圣轻鸿放开她,抱起她朝冰宫后面的温泉飞去。
圣弑天等人都没有去打扰他们,知道沐倾狂体内的生死咒不能解,他们只想让他们俩个单独多待着。
小柯等人脸上都是愤怒和忧愁,可是他们却一点忙也帮不上,这让他们很郁闷。
温泉里,圣轻鸿温柔的帮沐倾狂擦着背,沐倾狂安静的依偎在他怀里享受着。
圣轻鸿帮她洗完,又快速清洗自己,即而抱着她上岸,从空间戒指里拿出新衣服给她穿上。
“轻鸿,你真好看。”沐倾狂勾着他的脖子笑嘻嘻道,这一生,她见过很多英俊的男子,唯独他是她觉得最好看的。
圣轻鸿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宠溺的笑道,“你家夫君自然是最好看的。”
“那可不一定哦。”沐倾狂狡黠一笑。
圣轻鸿双眸危险的眯起,搂着她的腰,似笑非笑道,“那你认为谁最好看?”
“不告诉你。”沐倾狂神秘一笑,即而挣开她的怀抱朝外面跑去,在门口时,她转身勾唇笑道,“追上我,我就告诉你。”
圣轻鸿挑了挑眉,和他比速度?
嗖的一下,他如离弦的箭朝沐倾狂冲去,但沐倾狂现在的速度也不慢,蓝天白云,冰天雪地,只见一紫一蓝两道身影在飞快的奔动。
沐倾狂脸上是灿烂的笑容,偶尔转身朝还在后面的圣轻鸿做个鬼脸,圣轻鸿自然是让着她,等她觉得玩够了,他才加快速度朝她靠近,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她抱进怀里。
章节目录 1024.永远相随【4】
“看你还往哪里跑?”圣轻鸿将沐倾狂紧紧的抱在怀里,咬着她的耳朵呼着热气亲昵道。
沐倾狂也不挣扎任由他抱着,还主动伸手勾着他的脖子,娇俏的笑道,“谁说我要跑了,我是故意让你抓住的。”
“……”圣轻鸿。
“告诉我,谁最好看?”圣轻鸿依旧抓着这个问题。
沐倾狂吐了吐舌头,她故意转移话题,他也不忘这个,她伸手揉捏着他俊美绝伦的脸,很认真的说,“或许你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男人,但在我心里,你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男人,最好最疼爱我的男人,圣轻鸿,我爱你。”
“沐倾狂,我爱你。”圣轻鸿听得心窝里暖暖的,即而低头重重吻住她的唇,灵活的舌头死死勾缠着她的舌不放,似要将她生吞活剥。
“轻,轻鸿,你的手……”沐倾狂在他怀里颤抖,现在他们可是在外面,他的手竟然滑进了她的衣服里,要是有人跑过来,他们岂不是要现场直播,他脸皮厚,她脸皮可不厚。
圣轻鸿咬着她的耳朵低声笑,“狂儿,你想歪了,我只是想帮我整理好衣服。”
“……”沐倾狂脸红如滴血,伸手在他背上狠狠拧了一把,竟然故意捉弄她。
圣轻鸿爱极了她脸红的样子,要多迷人就有多迷人。
“我们回去了。”沐倾狂转身朝前面走。
圣轻鸿迅速追上,看着她红彤彤的脸,忍不住再次捉弄她,“狂儿,我怎么感觉你一副浴求不满的样子。”
“你,混蛋。”沐倾狂恶狠狠的瞪着他,这个死男人,他自己明明刚刚就是……竟然把责任全部推脱给她,“从今天开始,我们分房睡。”
哼,分房睡,看你还捉不捉弄我。
圣轻鸿的脸瞬间黑了,好声哄道,“狂儿,我错了。”
沐倾狂撅着红唇故意不搭理。
“娘子,我错了。”
“……”
“宝贝娘子,我错了。”
“……”沐倾狂依然不理。
回到冰宫,圣轻鸿一副谁欠了他几千万两的样子,因为路上沐倾狂就是闭嘴不说话,不管他如何哄,她就是不吭声,这让他悔得肠子都青了,真是一失中成千古恨,娘子不理他了。
晚上,沐倾狂果然把房间和窗关得死死的,就是不准他进去。
对于此种情况,花心和小柯等人只能深表同情,看着圣轻鸿一副怨妇的样子,他们只觉得特别好笑,一瞬间,大家都忘记沐倾狂体内生死咒这件事了。
圣轻鸿当然不会就此罢休,所以半夜,他还是用瞬闪进了房间,看着被子下的一团,他飞快跑过去,脱掉鞋子快速钻进被窝里,将里面柔软又香的小东西抱进怀里又啃又亲。
“圣轻鸿……”
“叫夫君……”圣轻鸿纠正她,双手在她身上四处点着火,嘴巴也没有停着。
沐倾狂睁开黑溜溜的眼睛看着面前双眸炽热的男人有些好笑,“矫情。”
“娘子说的对,我就是矫情,我知道我欠了你很多,所以现在来还账了。”圣轻鸿声音沙哑性感的邪魅笑道。
章节目录 1025.永远相随【5】
“……”沐倾狂石化,他为什么不说她欠了他很多,他是来收账的?
一夜好眠,沐倾狂第二天睡的很沉,到中午才醒来,她睁开眼便去找罪魁祸首。
“娘子,昨晚满意吗?不满意,今天晚上继续。”圣轻鸿低头亲了亲她红肿的唇,眼里全是得意的神色。
“禽、兽……”沐倾狂恨恨的瞪着他,她觉得有种被拆了的感觉,这家伙不动则已,一动就是狼性。
圣轻鸿冲她眨了眨魅惑的银瞳,毫不谦虚的说,“娘子,你真是太夸奖了,要知道,不是谁都能配得上禽兽这个称呼。”
“……”沐倾狂风中凌乱,他这是在以禽兽为荣,不是应该以禽兽为耻的么。
脸皮太厚的人伤不起,她只能泪流满面,默默承受某人的摧残。
其实她并不讨厌做这件事,相反,她渴望这样下去她能怀孕。
如果她死了,要是能留下一个孩子,爹娘他们就不会太伤心,这样,他也就不用跟着她死。
说好一起死,可又怎么舍得让他死,如果有他们的孩子,他一定会疼惜,一定舍不得追随她去,但她的肚子就是不争气。
“发什么呆,在你夫君面前,还能想其它事。”圣轻鸿低头在她锁骨上重重吮吸起来。
沐倾狂一个激淋反应过来,朝他的脖子上吻去,双手也在他身上四处游移着。
“狂儿……”圣轻鸿身子僵硬,这应该是她第一次主动,她的手随便一动,都能让他全身血沸腾,差点控制不住,如果不是昨晚折腾的太久,现在他一定不会放过她。
“别动。”沐倾狂声音娇娇软软的,听得圣轻鸿全身一阵酥麻,在她小手的游动下,他再也控制不住化身为禽兽。
主动的后果就是,沐倾狂再次被摧残,摧残的后果就是一天都没有下床。
傍晚,圣轻鸿把吃的端到房间,然后将沐倾狂连被子一起抱到桌子边。
“乖,吃点东西再睡。”圣轻鸿温柔似水的轻笑道。
沐倾狂睁了睁眼,看着桌上的食物,乖乖的点头,她是真的有些饿了,他慢慢的喂,她一口一口的吃,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也能享受这样的对待。
圣轻鸿将她喂饱好后,才把她放回床榻上,他要走,她拉着他不准走,圣轻鸿只好钻进被窝里抱着她睡。
沐倾狂在他怀里寻了一个最舒服的地方趴着,脑袋枕在他的手臂上,她真的好贪恋这种生活,她不想死,很不想死。
“别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圣轻鸿温柔的拍了拍她的背低笑道,他感觉到她的身子在微微颤抖。
沐倾狂很快平息下来,突然,她激动的坐了起来,眼里带着明亮的光,紧接着,她看到圣轻鸿的银瞳变得越来越炽热。
“你,你不要乱看。”沐倾狂红着脸道,急忙拿过被子去挡,她都没有穿衣服。
圣轻鸿摸了摸鼻子,轻笑道,“你自己突然坐起,我以为你又要勾引我。”
“……”沐倾狂嘴角抽搐,狠狠剜他一眼,她才没想那样,因为她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章节目录 1026.永远相随【6】
“怎么了?”圣轻鸿将她搂进怀里,收起脸上纨绔的笑意。
沐倾狂依偎在他怀里,眉飞色舞的说,“轻鸿,你还记得我是从21世纪来的吗?以前钟离暮和我说,回不回21世纪看我自己的选择,我现在中了生死咒,早晚有一天会发作,我现在是不是可以选择回21世纪,那里是我熟悉的,我想去那里。”
想到这里,她眼里全是雀跃的光芒,或许真的可以试一试。
“那我怎么办?”圣轻鸿紧紧抱着她,他不要她一个人去21世纪。
“笨,你也可以去啊……”沐倾狂揪了揪他的脸,这样想后,她心里突然畅快起来。
圣轻鸿想了想,双眸一亮,她的提议未不可,“那我们怎么过去?”
沐倾狂想了好一会后,“或许有一个人可以帮我们,赫连离漠。”
他是上神,他一定有办法可以帮他们,她希望她死了,他能帮她把灵魂送去21世纪,这样到时候圣轻鸿就可以来找她。
“他……”圣轻鸿淡淡道。
翌日,沐倾狂和圣轻鸿满脸笑容的走出冰宫,圣弑天等人看着他们脸上的笑容,均是放了心,不管以后怎样,他们都希望他俩可以开开心心的度过每一天。
“爹娘,我们打算去卡维斯大陆看看。”沐倾狂巧笑嫣然道,只要可以和圣轻鸿再在一起,不管去哪个世界,她都愿意尝试一下,现在对于死,她已经不害怕了。
“好,我们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醉玲珑慈祥的笑道,她不知道女儿还有多长的时间,所以她想去哪里,她都不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