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开始,她去卡维斯大陆接近沐倾狂便是带着目地的,蓝盈盈让她对沐倾狂施巫术,刚开始她的确准备对她动手,但在相处中,她一点点被感染,所以一直没有行动。
到最后,她更是下不了手,她甚至忘记自己接近沐倾狂的目地。
那一次对圣轻鸿的茶下药已经让她后悔死了,之后,她再也不愿意动手。
“没有为什么,因为她是该死的人。”蓝盈盈轻轻的说,双眸里一片漠然,似乎别人的生命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她只知道杀或者不杀。
“不,我不要对她下手。”蝶影忍着痛苦摇头道,看着沐倾狂和圣轻鸿那么相爱,她很羡慕他们,更舍不得去破坏那美好的爱情,她虽然没有爱过,但也被他们感染。
所以她不会对他们动手的。
“啊啊啊……”突然蝶影翻滚起来,全身上下是钻心般的疼痛,那种感觉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能活生生被痛苦折磨着,虽然如此,她也没有改口。
蓝盈盈见她那么执着,眼里浮上一层寒意,她蹲下身子,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叹气道,“蝶影,你何必这么执著,这样受苦只会是你。”
随着她手指的抚摸,蝶影体内的疼才慢慢平息下来,此时的她全身无力躺在地上,瞳孔里一片黯淡。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我还不动手,别怪我不顾姐妹之情,你好好想想。”蓝盈盈将一颗药丸塞进蝶影的嘴里,即而转身离开。
蝶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随着吞下药丸,她的力气慢慢恢复,眼泪在这刻控制不住往下掉落,她该怎么办,她不要伤害他们,可是她不动手,她就会死,她又不想死……
沐倾狂在桃园里修炼很久,不断吸收桃花散发出来的精气,随着她炼化那些精气,她体内多出一股既让她陌生又熟悉的力量,丹田处凝聚的那股力量是她那一世的特殊力量么。
在感觉差不多后,她退出境界,反正不能一次恢复,她不可以操之过急。
远处的圣轻鸿身上散发着璀璨黑亮的光芒,那些黑光为他增添了一丝魅惑还有一些神秘。
圣轻鸿睁开眼睛便看到沐倾狂站在远处笑看着她,即而他眼里光芒一闪,化成灵魂体朝她飞去,示意她屏气不要出声。
章节目录 989.混沌界【9】
沐倾狂定晴看去,只见远处一道身影飞快闪过,虽然很快,但她也看清是蝶影,这么大半夜,她怎么还在桃园里。
等蝶影离开很久后,圣轻鸿才放开捂着她嘴巴的手,脸色紧绷道,“她有问题。”
“你怎么知道?”沐倾狂眨眼道,其实她心里也有一些疑问。
“这个时候,她不应该出现在桃园里,虽然我们在,但我们是在修炼,我不相信她是大半夜来逛桃园的。”圣轻鸿沉声道,眼底闪着冷冽的寒光,他们中间果然有人隐藏着,看来上次在茶杯下药的人也是他们中间的人。
那天晚上,只有花心,君笑卿,蝶影三个去过他们的新房。
沐倾狂一脸沉思,即而也想明白了,难道上次对轻鸿下药的人是蝶影。
这样的想法让她全身冰冷,蝶影在她看来只是可爱活泼的小姑娘,她真的会害他们吗?
“走吧!我们回去休息。”圣轻鸿打横将她抱起朝他们的院子走去。
这一晚,沐倾狂有些失眠,她无法接受身边的人对自己的背叛,如果蝶影真要害她,应该早就对他们下狠手了,但之后,她一直都没有再动手。
蝶影也失眠了,她在床榻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她心里异常的矛盾,不知道自己该动手还是不动手。
翌日,桃园里鸟语花香。
朱雀很早起来给大家做早饭,他们正准备吃饭时,蔚迟雪提着一个竹蓝走了进来,昨天在看到王后气呼呼走后,她和蔚迟曜便回了蔚府。
“我做的包子,你们可以尝尝哦。”蔚迟雪活泼的笑道,爷爷说要去天门宗处理他的事情,也不让她跟着,她闲着无聊便来了桃园,顺便给他们送早饭。
朱雀闻着香气四溢的包子,夸赞道,“蔚小姐做的包子真香呢。”
“谢谢夸奖,你们要是喜欢,我可以天天给我们做,反正我在家也没有事做。”蔚迟雪甜甜笑道,她一个人在蔚府无聊死了,桃园好热闹,她喜欢这个地方。
“不需要。”突然旁边的青龙冷冷开口道。
他的三个字如一盆冷水泼在蔚迟雪身上,蔚迟雪先是一怔,即而挑衅道,“这位大叔,我没和你说话。”
大叔?朱雀,白虎,玄武三人眨了眨眼,青龙何时升级为大叔了,他也就才二十三四岁啊……
“哈哈哈,青龙,你老了!”白虎幸灾乐乐祸的偷笑,英俊的脸上是得瑟的表情,一副他很年轻的样子。
青龙冷冷扫一眼蔚迟雪,又狠瞪一眼白虎,即而低头吃早饭,根本没把他们放在心上。
他不喜欢这段时间有陌生人进入桃园,谁知道她们在打什么主意,这个关键时刻,他必须谨慎。
蔚迟雪在心里把青龙问候了一百遍,然后提着竹篮气呼呼的离开。
“我说青龙,你会不会太不解风情了,人家美女给我们送早饭,不是很好吗?”玄武笑眼眯眯道,这样朱雀就不用每天早上那么早起来做早饭,虽然他喜欢她做的早饭,但还是不想她太累。
章节目录 990.混沌界【10】
“就是,她做的包子比我做的好吃多了。”朱雀一边啃着包子一边夸奖道。
青龙扫他们两人一眼,沉声道,“你们了解她吗?万一她带着异心,伤害了主人,你们谁负责?”
他的话落,玄武,白虎,朱雀脸上都不再是嬉皮笑脸的表情,全部变得一阵凝重,他们好像还真的不太了解蔚迟雪,但她是蔚迟曜的孙女,应该不会害他们的吧!
“嗯,青龙说得对,我们还是小心为好。”花心吃着包子赞同道。
旁边的影蝶脸上依然是活泼的笑,心里却是如针扎般,即而甜甜笑道,“我们还是谨慎些好。”
圣弑天,叶名裳,醉玲珑也是连连点头表示赞同,昨天那个女人气呼呼的离开,她一定会想办法伤害倾狂的,他们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精神。
沐倾狂和圣轻鸿出来时便看到大家都在沉默的吃包子。
“怎么了?”沐倾狂感觉他们的气氛不对,要是平常,一大桌子不知道多热闹。
“那个蔚迟雪刚来过,她说以后天天给我们送早饭,青龙说不需要,怕她是带着别有目地来的。”花心嘴快直接说了出来。
沐倾狂皱眉,蔚迟雪?
那个可爱的姑娘,她是蔚迟曜的独孙女,看她的样子倒不像是什么有心计的人。
“没事,让她来吧!如果真有人要害我们,这样防也是防不住的,或许只有对方动手,我们才知道她要做什么。”沐倾狂风轻云淡的笑道,昨天晚上,她已经想通了。
原本她决定今天早上找蝶影单独谈谈,后面她决定不谈了,要是她找她谈,这样反而会打草惊蛇。
其它人都盯着沐倾狂,她也太淡定了吧!
“就按倾狂说的,大家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别弄得紧张兮兮的。”圣轻鸿面无表情的淡淡的说,他怎么可能让他们轻易伤害倾狂。
蝶影听着这话先是一怔,即而只是浅浅的笑,心里也不再矛盾。
早饭过后,沐倾狂继续她的修炼,圣轻鸿同样修炼,虽然他把扭转乾坤练会了,但还是没有突破那个巅峰。
“请问神女在吗?王要见她。”突然一道冷傲的声音在桃园门口响起。
青龙和白虎一直驻守着桃园门口,听着那侍卫的话,眉头蹙了蹙。
“你去通知下主人。”青龙看着白虎淡淡道。
沐倾狂才刚进入境界,听着白虎的通报不得不退出境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她是故意不去见他的,既然他派人过来请,她就去见见他。
圣轻鸿原本想要跟着她一起去,但沐倾狂拒绝了,她一个人去就行。
金鸾殿里,沐倾狂一身紫色长裙站在大殿中央,目光清冷的与一身明黄袍子的钟智辉相视。
“王,好久不见。”沐倾狂似笑非笑道。
钟智辉看着沐倾狂有一丝恍惚,但他很快回过神,脸色冷峻道,“神女回来为什么不先来见我?”
“我为什么要先来见你,我记得好像没有这个规矩,在神族,我不受任何人管。”沐倾狂微微扬唇狂傲笑道,身上散发着一股不容人小瞧的霸气,他还以为她是以前那个娇柔的弱女子么。
章节目录 991.混沌界【11】
钟智辉闻声原本冷峻的脸此时更是冷峻,深遂的双眸里浮上一丝怒气。
“大胆,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神女?”他冷冷的嘲笑道,眼底有一抹复杂的光,他应该恨她,她更不应该存在神族。
“我为什么不能是以前的神女,当年,你们让我跳下诛神台接受十世轮回,如今第十世我已经回来,你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王,我真是太小看你了,在我第十世刚出生时便派人对我下那么狠毒的血咒,只可惜,我后面解了,但你们伤害了我心爱的男人,我恨你们,这次回来,我不会再让你们欺负。”
沐倾狂也不遮掩,直接将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聪明如王和王后,他们又怎么会猜不到她回来的目地,既然如此,她也不和他们打哑迷。
“你,放肆!”钟智辉满面怒容吼道。
“放肆?王自己可以放肆就不允许别人放肆么,欺负我的人,我一定会全部讨要回来,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沐倾狂身子站得笔直,全身洋溢着一股毁灭之气。
钟智辉脸色变得越来越差,胸口憋着一股熊熊怒火。
“你真以为你可以在神族兴风作浪,神族中赫连离漠已经羽化成上神,就算你拥有特殊的力量又怎样,你依然打不过,你以为我会让你在神族中惹事。”钟智辉站起身子一步步朝大殿中央走去,脸上闪着得意的光。
沐倾狂冷笑,“我的那世力量没有恢复前,赫连离漠不会对我动手,不过王要是对我动手,我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一双我杀一双,或者,神族将会从混沌界消失。”
“你说什么!”钟智辉面色猛地一变冷声道。
“就是你听到这样,惹怒我,最后我会灭了神族,神女?呸,我根本不在乎这个身份,这一世,我就是沐倾狂。”沐倾狂微扬着下巴看着离她只有几步之遥的钟智辉,冰冷的双眸里全是挑衅的光芒。
她对神族根本没有什么感情,除了舍不得那座桃园,如果赫连离漠真的要杀她,那她必定会和圣轻鸿联手灭了神族,谁来阻挡,谁就是他们的敌人。
“你……”钟智辉有一瞬间愣住,这还是以前的神女么,说话如此粗俗,他以为轮回十世,会将她的性子磨的很温和,哪知道反而越嚣张了。
那一世,她说话都是温声细语,脸上总是带着甜甜的笑,而且特别有礼貌,怎么现在变成这个样子。
“王,我要说的就是这么多。”沐倾狂勾唇邪气一笑,即而转身大步潇洒的离开。
钟智辉久久的愣在原地,太大胆了,太嚣张了,她这个样子像谁?
洛雪不像,圣家那个男人也不像,早知道如此,当初她跳诛神台时,他应该让巫族的人用巫术直接封印她,让她永远不能转世为人,但当时碍于神族中那么多长老在,他也不好动手脚。
现在一步走错,没想到会惹来这么大的麻烦,她的神情看起来很认真,似乎真的会灭了神族。
章节目录 992.混沌界【12】
钟智辉在心里冷冷一哼,他怎么可能让一个少女毁了神族,这里是他的,永远是他钟家的。
赫连离漠不愿意动手,那只好他们自己动手了。
沐倾狂出了宫殿便朝她的桃园走去,一路上碰到神族中很多有地位的长老,那些长老看她时目光很复杂,如果当初她没有在宫殿里大开杀戒,他们也不会同意让她跳下诛神台。
原本他们以为轮世十次,她会洗尽铅华,除掉身上的煞气,但此时的她看起来似乎更有煞气,这让他们心里有一股非常不好的预感。
“神女请留步。”突然一位年老的长老叫住了沐倾狂。
沐倾狂停下步伐转身朝他看去,勾唇浅浅笑道,“不知道宗长老叫我何事?”
宗相缓步走上前,对着沐倾狂低下头算是行过礼了。
“神女已经转世十次回归,为何你身上还有这么多的煞气。”他也不遮遮掩掩,直接说出心里顾忌,这份煞气让他怀揣不安,总感觉将来有什么不好的事在神族里发生。
沐倾狂轻轻笑,“宗长老应该知道,当一个人心里积了很多仇恨时,便会有煞气。”
“仇恨?”宗相脸色一变,看来他的顾虑不是多余的,“当年你为什么血洗宫殿?”
“王竟然没有告诉你们?”沐倾狂冷笑,也是,钟智辉和舒雅怎么可能和神族中的人说,是他们要神女的心脏,神女反抗最后才血洗宫殿的,那样的话,他还有什么资格让她跳下诛神台。
当年要不是心如死灰,只想远离这肮脏的地方,她又怎么会自愿接受惩罚。
“什么?”宗相满脸疑惑,他还真的不知道当年的事情,当时他们赶到宫殿时便看到神女拿着雪花神剑到处凶狠的残杀,这样一幕让他们所有人都觉得她疯了。
之后更没有想到,她会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给钟离暮,那一刻,她放弃反抗,所以众人商议让她跳下诛神台接受惩罚,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
当年他是有些奇怪,神女从来都是知书达礼又拥有一颗善良的心,怎么会无缘无故残杀那么多同胞,但他去查,却什么也查不到,王和他们说也不知道为什么。
“你们应该都知道,我是神女,体内天生拥有特殊的神圣力量,你们尊贵的王和王后便让他们的儿子来接近我,企图取出我的心脏练化,这样他就会拥有神圣的力量,早日羽化成上神,我得知了这件事,才会血洗这里。”
沐倾狂看着四周金碧辉煌的宫殿冷冷道,脑海里是她当年在这里大杀四方的情景。
那一世,她在这里真的杀了很多无辜的人,现在想想还是有一些罪恶感。
宗相听得目瞪口呆,眼里全是震惊,脸上是不可置信。
“这,这怎么可能?”他努力平息心里的惊讶,结结巴巴问道,王怎么可能会是那种人,神族在钟智辉的打理下一直安居乐业,从这里来说,他的确是一个好的王。
沐倾狂侧身看着他,挑眉沉声道,“有什么不可能,知人知面不知心。”
章节目录 993.混沌界【13】
宗相愣住,看得出来,神女似乎对王有着很大的怨恨,难道真如她所说的那样,王为了得到她的心脏,故意让钟离暮接近她?所以她才会血洗宫殿。
可是他还是有些难以相信,因为他不觉得王是那样的人。
沐倾狂冷冷看他一眼,潇洒的转身离开,他们相不相信是他们的事,她对不对付王是她的事。
她刚走出宫殿便看到一抹蓝色身影朝她走来,正是那天跟着舒雅的女子。
沐倾狂只扫她一眼便知道她是巫族的女子,她差点忘记了,舒雅就是巫族的人。
蓝盈盈目光淡如水的盯着沐倾狂,步伐缓慢的朝她一步步走去。
沐倾狂站了一会,面无表情的朝她走去,当两人走到一起时,蓝盈盈突然撞了下她一下。
“不好意思,撞到你了。”蓝盈盈声音温和的说道。
沐倾狂冷冷扫她一眼,迈步便走,眼里的寒意更浓,嘴角是狠辣的冷笑,巫族,看来这个种族她必须灭掉才行,免得他们总是用那些恐怖又狠毒的巫术来害人。
蓝盈盈想在她身上做手脚,她就装作不知道好了,她以为她现在还会怕她那些巫术?
有了桃花精元帮她护身,那些巫术根本进不了她体内。
圣轻鸿一直站在桃园门口,见沐倾狂回来后快速迎上去,但沐倾狂似乎有些不太高兴。
“怎么了?他欺负你了?”圣轻鸿语气冷酷道,眸子里却是满满的关心。
沐倾狂伸出双手抱着他,小脑袋在他胸口蹭了蹭,心里有些闷闷的,很是难受。
刚刚回桃园前她顺便去看了一下大夫,她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怀孕,但是听到结果后,她心里是又恨又难受。
大夫说她身体以前受到咒术的折磨,恐怕很难怀上孩子,或者说,这一生根本不会有孩子。
她和圣轻鸿那么期盼孩子,要是她不能生孩子,就算他不在意,她自己也会很在意。
她渴望拥有属于他们的孩子,想帮他生孩子,有一个像她或是像他的孩子。
圣轻鸿似感觉她的不对劲,他伸手轻轻抬起她的头便看到她在哭,晶莹的泪水灼痛了他的心,让他一阵慌乱。
“狂儿,你怎么哭了?”圣轻鸿声音有些颤抖,看着她哭,他心里很难受很心疼,他帮她擦着眼泪,但那眼泪像断线的珠子越来越多。
沐倾狂想着自己不能生孩子,就异常难受,不知不觉就想掉眼泪。
她无法接受自己不能生孩子这件事。
“狂儿,不要哭,有什么事说出来,我们一起面对。”圣轻鸿柔情似水的哄着,心里却是涌起一股熊熊怒火,刚刚到底谁惹她了,他要灭了那个人。
竟然敢让他的女人这样凶哭,他说过再也不要看到她的眼泪。
“狂儿,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圣轻鸿轻轻捧起她的脸柔声哄道,她脸上晶莹的泪水让他心里是抽搐般的疼。
沐倾狂也不想让他太担心,便努力控制住自己的眼泪,即而趴在他怀里闷不作声,她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他,她不能生孩子的事。
章节目录 994.混沌界【14】
如果告诉他,他是不是会和她一样痛苦难过,如果是不告诉他,她能一直隐瞒下去么。
“抱我回去。”沐倾狂声音淡淡的。
圣轻鸿打横抱起她朝桃园深处走去,回到房间,他将她轻轻放在床榻上,拿着被子帮她盖好,即而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陪着她。
沐倾狂紧紧闭着眼睛,长而卷的睫毛上似乎还有晶莹的泪水,圣轻鸿低下头温柔的吻着她的眼睛。
“轻鸿,如果我不能生孩子,你会不会嫌弃我?”沐倾狂睁开眼睛,目光清亮的看着他。
圣轻鸿怔了下,挑眉笑道,“傻瓜,你就因为这个所以才哭?”
“我今天去看大夫了,大夫说我很难怀孕,或者永远不会怀孕。”沐倾狂说这话时心如针扎般疼,比她受血咒折磨时还要疼。
“就算你永远不会怀孕,我也不会嫌弃你,没有孩子,有你陪我一生就好。”圣轻鸿握紧她的手斩钉截铁道,虽然他渴望孩子,但孩子和她比起来,他更愿意要她。
沐倾狂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她知道他不会嫌弃她,可是她自己会自责,两个爹和娘都那么渴望她能生个宝宝,虽然她也知道他们就算知道她不能生孩子也不会怪她。
但她心里还是会有疙瘩。
“笨蛋,不准再胡思乱想,更何况大夫也说了很难怀上,并不代表没有希望,只要我努力点,说不定哪天就有了。”圣轻鸿朝她暧昧的眨眨眼。
沐倾狂听得哭笑不得,此时他还有心情开玩笑,“讨厌。”
见她终于笑了,圣轻鸿脸上的笑容更浓,即而爬上床将她紧紧抱在怀里,霸道的说,“我不准你再胡思乱想,你要是再胡思乱想我就吻你,吻得你失去所有思考能力。”
“轻鸿……”沐倾狂低声叫道,他总是这样呵护她,总是以她为主,她知道他其实很想要孩子的。
“乖,睡觉,说不定睡一觉,你明天就怀孕了。”圣轻鸿继续逗弄着她。
沐倾狂嘴角抽搐,要是睡一觉能够怀上孩子,她就努力睡。
第二天,蔚迟雪还是提着包子来到了桃园,同行的还有蔚迟曜,此时的他脸上全是笑容,昨天他去了天门宗,该解决的人已经解决了,天门宗得知神女是和他一起回来的,便让他来当和事人,让她不要在神族里惹事。
“咦,今天怎么少了一份。”朱雀看着包子怪异道。
蔚迟雪甜甜笑道,“因为有人不需要,所以我少做了一份。”
说着,她还挑衅的看向青龙,她为什么要给他做,是他说不需要的。
朱雀,白虎,玄武三人相视一眼,即而偷笑起来,青龙依然冷着一张脸,听蔚迟雪那样说也没有过多的神情,只吃着朱雀准备的早饭。
“蔚老头,你的事解决了?”沐倾狂和圣轻鸿迈步走进大厅,昨晚想了许久,她情绪算是安定了一些,或许正如轻鸿所说,她还不能马上放弃。
“那是当然,害我的人,我必定要立刻解决。”蔚迟曜傲然哼道。
章节目录 995.混沌界【15】
沐倾狂微微笑,“看来我得学学你,害我的人,我也得立刻解决。”
蔚迟曜脸色微变,他怎么有种想自打嘴巴的冲动,他为什么要在沐倾狂面前炫耀,这不是在告诉她,对于害自己的人要立刻解决么。
她现在回来,不就是来找害她的人。
明明他是来劝和的,现在怎么感觉有种变成怂恿的意味了。
“哈哈,你可不能学我。”蔚迟曜打着哈哈笑道。
沐倾狂看他一眼,似笑非笑道,“说吧!天门宗让你带了什么话过来。”
蔚迟曜怔了怔,即而也不遮掩的笑道,“天门宗让你和神族好好相处,把以前的事全部忘记,以后天门宗会保护你,不让任何人伤害你。”
“哦?是吗?”沐倾狂冷笑,让她和神族好好相处可以,但必须解决掉那几个伤害她的人,不然她是绝对不会罢休。
要是她不解决那几个人,就算她想和神族好好相处,他们也不会放过她。
“当然,这是天门宗宗主的保证。”蔚迟曜淡淡笑道,但看沐倾狂的眼神,似乎她不会答应。
沐倾狂想了一会后,扬声道,“想让我和神族好好相处也不是不可以,但必须解决掉伤害我的那几个人,不然,我也不怕你们天门宗。”
“……”蔚迟曜嘴角抽搐,这么说来,她还是要和王斗上一斗。
“你们这些自私的人,我的女人为何要忍气吞声,就是她愿意, 也不愿意。”圣轻鸿面无表情的冷酷道,他说过不会再让她受委屈,所以伤害她的人,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都会让他们消失。
蔚迟曜抿唇看向圣轻鸿,现在的状况似乎根本不受他控制。
“你们难道真要和神族大战?”想了好一会,蔚迟曜凝声道,眉头深深的蹙着,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神族将来会很混乱。
“不是我们想大战,是神族欺负我的女人时,就应该想到这后果,你自己可以找欺负你的人报仇,为什么我们就不可以。”圣轻鸿满脸不屑的冷笑道。
蔚迟曜被他说的浑身不自在,好像他说的也没有错。
“爷爷,就是啊,为什么神女姐姐不能报仇,我觉得对于欺骗自己的人就应该狠狠欺负回去。”蔚迟雪握着拳头很确定的说,眼神带着挑衅似的盯着青龙,哼,她和他扛上了。
他不让她来桃园,她偏要来!
青龙无视蔚迟雪的眼神,他就是觉得这个女人很幼稚。
“宝贝孙女,这,这个……”蔚迟曜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了,他也有自己的立场,有自己的职责,所以私心的只想让这场战争平息,大家都友好相处。
沐倾狂目光森冷,凌厉道,“昨天去见王回来时,蓝盈盈故意撞了我一下,她这是想对于我施巫术,蔚老头,你觉得他们这是在放过我吗?”
蔚迟曜脸色微变,蓝盈盈他是知道的,是王后身边的人,更是巫族的人。
蝶影闻声,眼底快速闪过一抹异样,姐姐还是动手了么。
圣轻鸿银瞳里杀意一闪,冷酷道,“狂儿,你昨天为什么不说。”
章节目录 996.混沌界【16】
沐倾狂握了握他的手,安慰他道,“我们现在不要对付她,来个将计就计不是更好。”
圣轻鸿听后也压制不住心里的怒火,竟然还敢对他的女人动手,巫族,该死的巫族。
“他们太可恶了!”朱雀一拳打在桌子上愤怒的说道,竟然又对主人下手。
“主人,我们不能再忍了,一定要灭了巫族。”白虎满身杀气腾腾道。
“那个什么蓝盈盈的,我看应该马上解决掉她。”花心鼓着腮绑子怒道,怎么会有那么坏的女人。
沐倾狂想了一会,也不怕蔚迟曜听了去,轻笑道,“既然如此,我们就从上古巫族开始。”
灭了巫族,她看王后还敢不敢让人对她下巫术。
蝶影闻声,眼角跳了跳,巫族是她的家,看沐倾狂这气势是要毁了那里,她咬了咬唇,她该怎么办?
“好,听主人的,不能再让他们以为我们是好欺负的。”玄武站起身子气势冲冲道,巫族的人竟然敢对主人下那么狠毒的血咒,这次他们一定要将那里灭掉。
“倾狂,只有蓝盈盈要伤害你,巫族里也有很多无辜的人,我们要是灭了那里,会不会不太好。”蝶影一脸顾忌的说道。
沐倾狂看了看她,她说的似乎也有理,当年血洗宫殿时,她就杀害了很多无辜的人,如今还要再重演么。
“没什么顾忌的,巫族有人敢对狂儿动手,那就表示巫族已经是听王后的,要是我们只杀了某个人,巫族其它人一定会反抗来找我们算账,这种时候,我们就应该杀伐果断,只有全部灭掉,才不会留后顾之忧。”
圣轻鸿轻扬下巴冷血又无情的说,那些人的生命和他没有半点关系,他只知道巫族的人伤害了他的女人,他就要灭掉!
“我赞同。”青龙沉声道,他们不能留下仇恨的尾巴,绝对要一次解决干净,如果神族再不放过主人,他觉得就是把神族灭掉也没什么,当然前提是他们的实力能够灭掉这里。
“我也赞同。”白虎点头道。
“圣帅哥说的好像很有理,我也赞同。”花心嘿嘿笑道。
接下来,朱雀玄武红鸾等人都赞同圣轻鸿的话,蝶影听他们这样说,心里很是矛盾,她是巫族的人,她怎么忍心看着自己的家族被灭,可是她又对沐倾狂下不了手。
蔚迟曜听得目瞪口呆,许久过后,他才结结巴巴道,“你们,你们不会是说真的吧!难道真要灭了巫族,巫族的巫术可是很厉害的。”
“那又怎样?”沐倾狂冷笑道,她的力量差不多快恢复,等她恢复了力量,那些巫术对她来说什么也不算。
“你们这样只会让状况越来越乱。”蔚迟曜有些头痛,他真不应该答应天门宗来当什么和事的人,现在和沐倾狂根本就是没法沟通。
反正不管他怎么说,沐倾狂是势必要报仇。
“我只想报仇。”沐倾狂心硬的说,她要是再心软,只会给别人欺负自己的机会。
王后都已经动手了,她为什么还要顾忌,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
章节目录 997.混沌界【17】
蔚迟曜只能在心里叹气,他不知道要如何阻止这场战乱,难道天门宗要眼睁睁的看着?
“你不用再来劝,如果天门宗阻止,那我们只好为敌。”沐倾狂面色冷酷的淡漠道,他们没有经历那种被骗的滋味,自然能站着说风凉话,要是他们被骗着挖心,看他们还能不能如此淡定。
“这……”蔚迟曜一脸苦恼。
“爷爷,你们为什么要阻止啊……”蔚迟雪现在知道沐倾狂是真回来报仇的,她也听说了当年她为什么会血洗宫殿的事,所以她支持沐倾狂,女人难道就应该被人欺负么。
蔚迟曜看着蔚迟雪不知道要如何解释,他也知道沐倾狂心里有恨,王和王后这次似乎太过分了,竟然在她第十世转世时就对她下血咒,之后还派赫连离漠来找她。
幸好赫连离漠并没有立刻对沐倾狂动手。
“这件事我会和天门宗说的,至于天门宗要怎么处理,我也无法阻止。”蔚迟曜叹气说道,天门宗自然是护短的,他们不可能因为神女就放弃钟智辉。
“如果天门宗要阻止,我们只好战场上见。”沐倾狂沉声道,等她力量恢复,她也未必会怕天门宗。
蔚迟曜欲哭无泪,他已经可以预感到将来的战火。
见无法劝,蔚迟曜只好带着蔚迟雪离开。
等他们离开后,沐倾狂用过早饭便去打坐恢复自己的力量。
“姐姐,你是不是对倾狂动手了?”蝶影找到蓝盈盈,眼里全是伤痛。
蓝盈盈勾唇微微笑,“你看出来了?”
蝶影不说话,她当然不会告诉她,沐倾狂已经知道她对她下巫术的事。
“倾狂准备灭掉巫族,那里是我们的家,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被毁?”蝶影目光定定的盯着蓝盈盈,她希望这样的话可以让她放弃对付倾狂。
蓝盈盈挑眉,眼里泛着冷光,“就她也想灭掉巫族,真是异想天开,蝶影,你既然担心巫族,那就应该动手,只有她死,巫族才会好好的,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巫族被灭。”
“姐姐,你还不明白吗?我今天来找你,是想让你收手,或许这样倾狂就会放过巫族。”
啪……
洪亮的巴掌声响起,蓝盈盈收回手,冷冷盯着蝶影,“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你就那么怕她,竟然还劝我收手。”
蝶影捂着自己的脸,面上没有半点表情。
“我不会收手的,如果你不想看着巫族被灭,就对她动手。”蓝盈盈冷冷的说,眼里闪着警告的光芒,“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
语落,她转身离开,她已经对沐倾狂下了巫术,很快,她就会受她的控制。
蝶影看着蓝盈盈的背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