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以为她会很生气,很难过,可现在她看到的她完全没有生气,没有难过,相反她现在一脸的幸福,是因为她身边的银发男子吧!
看来她心里是真的不爱钟离暮了,都说怨的深也就是爱得深,但她现在一点怨的样子也没有。
不过她很支持她的做法。
“你现在看起来很幸福。”蔚迟雪一脸羡慕的说。
沐倾狂甜蜜一笑,更是握紧了圣轻鸿的手,圣轻鸿听着这句话,原本冷绷的脸终于舒缓开。
“好了,今天已经太晚,大家早些休息。”蔚迟曜拉了拉蔚迟雪,不再让她多说话,这丫头就是话多。
“我带你们去休息吧!”蔚迟雪热情的说道。
蔚迟曜示意沐倾狂他们跟蔚迟雪去休息。
这一夜,混沌界还是安宁的,但从明天开始,这里将再也不会有安宁。
章节目录 979.收拾五大帝国【49】
神族宫殿。
“离漠上神,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她?”金灿灿又辉煌的宫殿主位上,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面色冷沉的问着站在大殿中央一袭修身白袍的赫连离漠。
赫连离漠眼睑微抬,淡声道,“我为什么要直接杀了她。”
“她会伤害神族。”钟智辉沉声道,她竟然回来了,他已经感应到她的气息。
“王,如果神族就这样被她灭掉,那神族也不需要再存在混沌界,难道神族就这么一点实力?”赫连离漠冷冷道,他没想到一个神族的王竟然会怕沐倾狂,说出去真是可笑。
钟智辉被赫连离漠这样一说,脸上全是不自在,奈何他又不能对他怎样。
赫连离漠如今可是混沌界神族中第一个羽化成上神的人,虽然他是王,手里掌管着神族王印,但在实力深厚的上神面前,权有时候根本不算什么。
这也是他为什么顾忌着沐倾狂,不愿意让她再回神族。
当年,她的实力在神族中屈指可数,他们取心的事被她知道后,她大开杀戒,神族死了很多强者,他现在担心沐倾狂回来后会再次大开杀戒,他不想神族被她弄乱。
而且她这次回来,一定会报仇的。
神族是他的,他不允许任何人破坏这里。
“她实力并非普通人。”钟智辉冷冷道。
“她现在还没有恢复那一世的力量是,我不会对一个普通的人类下手,想让我解决她,必须得让她恢复那一世的力量,我要和她公平战斗。”赫连离漠语气不容人拒绝的说道。
钟智辉没想到赫连离漠会这样说,听说现在的沐倾狂实力也差不,恐怕还没给她恢复那一世的实力,她就会对神族动手。
“王最好不要轻易动手,因为她是我的对手。”赫连离漠冷傲的说出这些话,即而转身走出宫殿。
钟智辉坐在那里沉思,渐渐,双眸里露出一抹狠厉的寒光,他绝对不会坐以待毙。
宫殿的另一座小殿里,钟离暮临窗而站,优雅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痛苦。
那一年,沐倾狂跳下诛神台接受惩罚,之后没多久,他也跟着跳了下去,前面九世时,他都没有任何记忆,直到第十世,他出现在卡维斯大陆,之后以前的记忆慢慢苏醒。
他才知道,他来卡维斯大陆是为了等一个人。
他承认那年接触沐倾狂时的确是带着目地的,因为她在神族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她体内有独特的力量,父皇和母后都让他去接近她,然后窃取她的心脏自己练化。
但在和沐倾狂相处中,他是真的爱上她了。
得知自己的心,他无法再对她动手,所以不管父皇和母后如何催他,他始终都没有动手。
直到那天,他和母后吵架,哪知道会被沐倾狂听到,如果她听到他后面说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大开杀戒。
他告诉他母后,就算是死,他也不会取她的心脏,但她应该没有听到。
估计就算她听到,恐怕也不会相信他。
有谁会相信一开始就欺骗了自己的人。
章节目录 980.收拾五大帝国【50】
现在想起沐倾狂挖自己心脏的那刻情景,钟离暮感觉到生不如死的痛,早知道会爱上她,早知道她会那么痛苦,他宁愿一开始就没有接近她。
但现在一切都迟了。
听说她想起了跳下诛神台那一世的事,她一定很恨很恨他吧!
钟离暮静静看着窗外,她回来了吗?他已经感应到她的气息,她是回来报仇的吗?
翌日,阳光明媚。
沐倾狂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便是欣赏身边的绝色男人,每天早上醒来看着他,她都会无比的安心幸福。
“狂儿,你再这样看着我,我可不保证做些什么。”圣轻鸿睁开妖艳惑人的银瞳,声音懒洋洋的充满了魅惑。
沐倾狂伸手勾着他的脖子,娇媚的笑道,“可是我们一会就要去神族。”
“晚些去。”圣轻鸿淡淡道,手指已经开始使坏。
“别闹,起来了,不然晚上你一个人睡。”沐倾狂抓着他的爪子威胁道。
“不能抱着娘子,我睡不着。”圣轻鸿收回手在她脖子处蹭啊蹭,活像一个没有吃到糖在撒娇的小孩子。
沐倾狂摸了摸他的头,温柔笑道,“那就现在起床咯。”
为了晚上抱着又香又软的她睡,圣轻鸿只好拉着她起床。
出去外面大厅时,蔚家已经把早饭全部准备好,满屋子都是香气。
醉玲珑看着沐倾狂和圣轻鸿携手而来,眼里全是喜意,心里却是浓浓的担忧,在准备来混沌界时,沐倾狂已经把她那一世的事告诉了他们三个。
这让他们非常的震惊,同时异常的愤怒,神族的人怎么可以欺负她一个人。
而且还欺负到她的第十世,简直太可恶,太丧心病狂了。
在得知神族中有一个人羽化成上神,醉玲珑心里是无限的担忧,他们是普通的凡夫俗子,哪里能够跟真正的上神相比,那根本是拿鸡蛋去碰石头。
虽然如此,他们依然要来混沌界,反正神族又不是所有人都是上神,更何况,他们一定要找出下血咒的人。
“你们赶紧过来吃早饭,都是我亲手准备的哦。”蔚迟雪笑眼眯眯道,她的爹娘在一场战争中死去,从小她和爷爷相依为命,以前她是饭来伸手的大小姐,后面,她以为爷爷死了,也就自己学会了生活。
“孙女,你什么时候会做饭了?”蔚迟曜大感诧异,他记得她以前从来不进厨房。
蔚迟雪跑到他身边,扬唇得意道,“本姑娘早就会做饭了,爷爷,以后雪儿天天做好吃的给你。”
以前没有人享受她的手艺,如今爷爷回来,她总算觉得学有所用。
蔚迟曜兴慰的连连点头,心里暖洋洋,看来他离开的这些年,孙女终于长大了。
早饭的桌上,大家其乐融融,有说有笑的。
“倾狂,你打算今天去神族宫殿吗?”蔚迟曜放下筷子后慈祥的笑道。
“嗯,先去报个道。”沐倾狂笑道,她现在必须去桃园,她得恢复那一世的力量。
蔚迟雪闻声,眨眼道,“爷爷,你陪她一起去吧!”
章节目录 981.混沌界【1】
“好,我陪他们一起去。”蔚迟曜淡淡笑道。
沐倾狂笑而不语,安静的吃着早饭。
早饭过后,一行人浩浩荡荡朝神族的宫殿走去,不知道是不是钟智辉知道今天沐倾狂会回来,宫殿外面站了一队队气势威严的侍卫。
看着金碧辉煌又熟悉的宫殿,沐倾狂眼里全是厉色,她似乎看到自己当年拿着雪花神剑在宫殿里杀戮的画面。
那天血流成河,她当时只有气愤,没有去顾忌其它无辜的人,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杀掉这里的所有人来泄愤。
这里还是老样子,她都转世那么多次,有些人还好好的活着。
神族的人都拥有半神的力量,所以他们的生命力会很长。
当那些侍卫看到沐倾狂时,眼里全是诧异,竟然是她。
沐倾狂一脸冷若冰霜,双眸里带着慑人的寒光,那些侍卫一看,不由自主的感觉毛骨悚然,或许是他们都想起那一世她杀戮的画面。
“你,你是……”
最为首的侍卫目光不敢直视沐倾狂,语气有些结结巴巴的,他们今天只收到命令,让他们全部到宫殿外待命,并没有命令说要让他们等待谁。
“我叫沐倾狂,也就是你们神族所谓的神女,十世轮回,我终于回来了。”沐倾狂微扬下巴倨傲的说。
即而不等那名侍卫开口说话,带着众人朝宫殿走去。
神族的宫殿很大,分为东南西北四块区域,她的桃园位于北边,虽然那里天气寒冷,但她桃园里的桃花却是一年四季都会绽放,走进去的都会被里面的美景吸引住。
没有人敢拦沐倾狂,一些侍卫早就被沐倾狂的模样吓住,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朝北边走。
一路向北,还没有靠近桃园,沐倾狂便闻到熟悉的桃花香味。
“主人,我们终于回来了。”朱雀有些兴奋的说,那一世她还是一个小孩子,很淘气很贪玩,经常和沐倾狂在桃园里玩捉迷藏的游戏,那里充满了她美好的回忆。
“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毁了那里。”玄武若有所思道,当年神族要惩罚主人,主人跳下诛神台,那里应该被毁了吧!
“他们敢!”青龙脸色铁青道,那里是他们五人最美好的回忆。
沐倾狂不说话,闻着这香气她便知道桃园并没有毁,要是毁了哪里还会有这样迷人的香气。
随着越往前面走,一座很大的桃园出现在大家面前,满园里姹紫嫣红,远远望去,似乎天上落下的一大片朝霞,桃花散发出来的阵阵清香,那么沁人心脾。
“哇噻,好漂亮!”花心双眸冒着爱心泡泡,即而化身成精灵朝桃园里的桃花飞去。
沐倾狂带着众人朝桃园的正门走去,即而看到一抹熟悉的白色身影,钟离暮。
青龙四人在看到钟离暮时,身上都散发着强劲的杀气,都是这个男人,就是他害了主人。
“不要动手。”沐倾狂冷冷道,再见钟离暮,就算想起那一世的事,她也心如止水。
圣轻鸿妖艳的银瞳里带着毁灭的光,要不是沐倾狂握紧他的手,他早就动手了。
章节目录 982.混沌界【2】
钟离暮算到沐倾狂今天会回来,所以他早早来了桃园,因为他有一样东西要还给她,他也想看看她现在过得好不好,就算她要杀他,他也绝对不会还手,这是他欠她的。
“钟离暮,我记得我和你说过,以后永远不再相见。”沐倾狂声音清冷道,语气充满了疏离感。
“倾狂……”钟离暮心里全是苦涩,她脸上没有恨,只有淡漠。
“你也配叫她倾狂?”圣轻鸿阴沉着脸冷笑道。
钟离暮看向圣轻鸿,在心里苦笑,是啊,他没有资格叫她。
“我来这里没有其它意思,是有一样东西要还给你。”钟离暮看着倾狂淡淡笑道,即而念了一个咒语打开桃园的门。
沐倾狂挑眉,他要还给她什么东西?
众人跟着快速走进桃园,但此时,他们都没有心思去欣赏这里的美景,他们倒要看看钟离暮想做什么。
桃园深处,钟离暮来到那座石亭,以前他在这里弹琴,沐倾狂便会在前面的空地上舞剑。
沐倾狂看着熟悉的场景,脸上依然是面若冰霜,心依然平静如水,以前的一切对她来说都已经过去。
钟离暮走到石桌边,又念了几个咒语,只见石桌上出现一个泛着晶莹白光的盒子。
“你的心还给你。”钟离暮拿着盒子走到沐倾狂面前。
沐倾狂看着盒子怔了下,她的心竟然还在?
他不是一直想要她的心,那一世,她也如他所愿给了他,他没有练化么。
练化了她的心,便会得到她特殊的力量,这不就是他们钟家的目地。
“哼,别以为你这样,我们就不会怪你,当初你始终伤害了主人。”朱雀气呼呼的吼道,他以为还了一颗心,过去的一切就抵消了么。
钟离暮脸上很平静,他根本就没有想过,把心还给沐倾狂,就能得到他的原谅,他知道,错了就是错了,恐怕不管他如何做,她都不会再原谅他。
“这颗心本来就是你的,我也没有希望还心给你就能得到你的原谅,先恢复力量吧!之后你要怎么做,我都不会回手。”钟离暮再次将盒子往前递去。
当年他拿着沐倾狂的心痛不欲生,他哪里还有心情练化她的心,看着她跳下诛神台,他满腔的悲痛,之后,他将心藏在桃园里,他知道有一天她终会回来,他会亲手还给她,希望能够减少一些罪恶感。
圣轻鸿替沐倾狂接下了,他可不希望沐倾狂和钟离暮因为一个盒子两手相对。
“欺负我的人,我一定不会善罢干休,不管是那一世,还是这一世。”沐倾狂冷傲道,她最恨的还是这一世伤害她的人。
上古巫族是混沌界的另一个小种族,他们是依附神族的,想必是神族中谁对他们下了命令,才会对她下血咒。
“不要再出现在桃园,这里不欢迎你。”沐倾狂见钟离暮直直盯着她,微微挑眉沉声道,不管这一世他是否有帮她,她觉得都抵不过那一世的伤害。
钟离暮听到这句话,心如撕裂的般,他深深看她一眼,即而转身离开。
章节目录 983.混沌界【3】
“这个对你还有用吗?”圣轻鸿把盒子递给沐倾狂,如果没有用,他想毁掉,因为这颗心曾经爱过钟离暮,虽然只是曾经爱过,但他也介意,他不希望这颗心再在沐倾狂体内。
但钟离暮说,这是可以让她恢复力量的东西,他又不想自私的毁掉。
沐倾狂看着盒子久久没有去接,她明白换上这颗心,她就能拥有那一世的力量。
但她又不想换上,因为这颗心曾经爱过别人,她不希望这颗心和她体内的心融为一体,她现在爱圣轻鸿,那她心里从以前到现在都只能有他一个人。
“不要了。”沐倾狂轻笑道,恢复那一世的力量,并不一定要依靠这颗心。
圣轻鸿听着她的话,心里有震惊还有狂喜,但他并没有马上毁掉。
“换上吧!”他将盒子递给她,只要她心里一直是他,他又何必再去在意,他努力这样告诉自己,既然爱她,就应该接受。
“我说不要就不要了。”沐倾狂嘟着嘴瞪着他,即而右手绽放一股火元素力,下一秒,盒子被火包围,紧接着砰的一声,盒子炸的一阵粉碎,里面的心也瞬间支离破碎。
沐倾狂一点也不在意,她现在体内有圣轻鸿的心,她能好好活着,以前的心对她来说毁不毁对她没有任何影响。
圣轻鸿看得目瞪口呆,她就这样毁了,下一秒,他不顾众人在场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说好不在意,但哪个男人会不在意自己的女人的心曾经深爱着别人,每个男人都希望自己在心爱的女人心里是独一无二的,唯一的。
或许这是每个男人的天性,都有一些大男子主义。
圣轻鸿也不例外,他努力让自己不去在乎,但看着沐倾狂这样做,他心里是狂喜和感动的。
“圣轻鸿,你要勒死我啊……”沐倾狂伸手敲打着他的胸口,故意装作不在意,现在这么激动做什么。
不过她一点也不后悔把那一世的心毁掉,她要她的男人知道,她心里从前到以后都只有他一个人。
“狂儿……”圣轻鸿看着她憋红的脸深情款款的叫道,在她说话前,低头猛吻住她嫣红的唇,重重吮吸着。
“……”周围的人看得瞪大眼睛,即而一个个快速朝外面走去。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桃花树下,一蓝一紫两道身影紧紧抱在一起,两颗狂跳的心紧贴着,两人都疯狂的吮吸着对方的唇,似要将对方活吞下去。
许久许久过后,圣轻鸿才放开气喘吁吁的沐倾狂。
沐倾狂窝在他怀里,酡红的小脸犹如一朵最迷人的桃花,她伸手摸着他英俊的脸,娇笑道,“圣轻鸿,你是不是很高兴呀?”
“当然高兴。”圣轻鸿也不掩饰自己的心情,他就是很高兴,非常高兴,特别的高兴。
“小样,那你还让我换心。”沐倾狂嘟嘴道,水润润的唇被吻的有些红肿。
圣轻鸿忍不住在她唇上轻轻一吻,把玩着她的青丝道,“他不是说可以让你恢复力量,我希望你恢复力量。”
“没有那颗心,应该还有其它办法。”沐倾狂笑眯眯道。
章节目录 984.混沌界【4】
“应该?你还没有想到其它办法,那你怎么可以马上毁了。”圣轻鸿的脸微有些抽搐,与自己那点小私心比起来,他还是很希望她更强,这样就没有人能够欺负她,虽然他会一直在她身边保护她,但他还是希望她拥有强劲的力量。
沐倾狂吐了吐舌头,掐着他的脸道,“你不要这个样子嘛!没有办法,我们可以想办法,回到桃园后,我觉得自己体内有一种莫名的气流在涌动。”
她有意识和思想时就一直住在这里,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想她的力量和这片桃园肯定有关系。
只要她回到这里,力量便会慢慢恢复的吧!
圣轻鸿听她这样说,微微放心,或许这片桃园真能让她恢复力量。
“走,我带你去我住的地方。”沐倾狂拉着他欢快的朝桃园里面走去,很快,一座小小的精致的院子出现在他们面前。
看着那座院子,圣轻鸿双眸眯了眯,钟离暮以前肯定经常来这儿吧!
他们会不会像他和她现在一样,亲密牵手,亲密相拥,亲密的接吻,甚至……
他有些不敢想下去,虽然只是那一世,他还是会很疯狂的嫉妒。
“狂儿,我觉得你这个院子应该换了,这里太丑。”圣轻鸿冷着脸酷酷道。
沐倾狂卟噗笑了起来,在心里大呼,真是一个可爱的男人,吃醋也不用说她的院子丑吧!
“我觉得挺漂亮的,走,我们进去。”沐倾狂拉着他走,可是圣轻鸿不愿意走。
沐倾狂怒了,掐着他的脸凶悍道,“圣轻鸿,你太小气了,以前钟离暮是来过这里,但我们从来没有在这里亲吻,他更没有在这里住过,而且我也没有成为过他的女人,本来我是打算过了十四岁就嫁给他的,甚至决定在洞房那晚把力量给他,可惜他没那个福份。”
以前她是一个很知书达礼又很保守的小女孩,没有成亲前,哪里会和钟离暮做那些亲密的事。
曾经有一次,钟离暮控制不住想吻她,但被青龙四个小鬼破坏了,因为他们觉得钟离暮抢了他们的主人。
圣轻鸿怔住,她没有成为过他的女人,更没有和他亲吻过。
“我们进去吧!突然我觉得这里景色挺好的。”圣轻鸿露出邪魅的笑,拉着沐倾狂朝院子里走。
“……”沐倾狂嘴角狂抽,大男子主义伤不起啊!
院子的确很精致,地上有几个小花圃,院子四周种了一圈桃树,整个院子被桃花的香味浓浓的弥漫着。
沐倾狂拉着圣轻鸿朝她住的房间走去,这里和以前没有一点变化,而且地上看起来很干净,竟然没有灰尘,她想了想,想必是因为钟离暮将这里封印起来的原因。
“这就是我的房间。”沐倾狂推开一间屋子笑着说。
圣轻鸿四处张望,还真是女子的闺房,装饰的很温馨很精致,到处一片粉嫩嫩的,她以前就住在这个地方么。
“以后这里只准我进,其它男人都不可以。”圣轻鸿抱着她强势的说。
“霸道。”沐倾狂伸手戳着他的鼻子。
章节目录 985.混沌界【5】
圣轻鸿握紧她的手,邪魅的笑道,“我只对你一个人霸道。”
“希望你能一直坚持下去,记得只准对我霸道。”沐倾狂扬着唇娇俏的笑,一个人对另一个霸道,那是因为在乎,就好像她对他也会很霸道,她不希望他对其它女人霸道。
“傻瓜,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还有谁能让我霸道。”圣轻鸿低头额头与她额头相对,即而轻轻吮吸着她的唇,深深的,浅浅的,充满了柔情。
沐倾狂动情,伸手勾着他的脖子,热情的回应着他,火一点就着,圣轻鸿抱起她朝床榻走去。
“呃,这是白天……”沐倾狂有些的,小脸一片酡红,煞是迷人。
“我们又不是第一次白天。”圣轻鸿轻笑。
“他们会过来……”沐倾狂朝窗口看去,生怕一会儿青龙他们过来,要是让他们看到,那她找个地洞钻进去算了。
圣轻鸿伸手一挥,一层黑色结界将整个院子护了起来。
“一只苍蝇也进不来。”
“……”沐倾狂。
“狂儿,帮我生个孩子。”圣轻鸿摸着她滚烫的脸邪气笑道。
沐倾狂眨眼,这段时间,他们一直没有做保护措施,按理说,她应该会怀孕,可是现在一点迹象也没有。
“轻鸿,今天,好,好像不行了……”沐倾狂脸上露出抱歉的笑,因为她感觉下面有一股液体在流动,那种熟悉的胀胀感,她要是没猜错,好像是大姨妈光临了。
圣轻鸿不解的盯着她,刚探进她衣服的手僵住。
“我来月事了。”沐倾狂吐了吐舌头嘿嘿的说。
圣轻鸿先是愣住,即而从她身上退开,将她抱在怀里,咬着她的耳朵道,“看来我还不够努力。”
沐倾狂卟噗笑,他明明很努力了好不好,哪次不是被他折腾的翻来覆去,……
可是为什么她没有怀孕,听到他提孩子,突然间她也很想要个孩子。
“孩子顺其自然就好。”沐倾狂趴在他怀里轻笑道,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安。
两人在房间里磨蹭了好一会才出去,朱雀很活泼着的带着众人在桃园里参观,但很快来了一队人打扰了他们的好兴趣。
只见为首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带着一队女子气势傲然的走进了桃园。
青龙四人看到她时,眼底全是寒光,她是神族的王后,钟离暮的母后。
“哟,神女回来后,这里果然变热闹了,只是她是不是转世十次转的有些糊涂了,回神族,不是应该先去宫殿面见王的吗?”舒雅气势逼人的一步步朝青龙他们走去,语气满是盛气凌人和讥讽。
“就算我们主子不去,也论不到王后来插嘴吧!”朱雀眉毛高挑,不屑的说道,她讨厌这个阴险的女人。
舒雅目光冷峻的看向朱雀,冷笑道,“盈盈,过去掌嘴,一个下人也敢如此我说话,真是太没规矩了。”
她身边站着一名身材高挑的蓝衣女子,女子脸上带着一张薄薄的蓝色面纱,只露出一抹清澈的眸子。
蓝盈盈看了看看朱雀,迈步朝前走去。
章节目录 986.混沌界【6】
青龙等人见她走后,迅速走上前挡住朱雀,全身杀气腾腾,其它人同样充满杀气。
“我才刚回来,王后就想来闹事?谁敢动我的人,我就扇死她!”沐倾狂冷傲的声音在桃园里清晰响起,即而她和圣轻鸿手牵手出现在大家面前,一身的萧杀之气,脸上并无半点惧意。
蓝盈盈走到一半停了下来,抬头朝沐倾狂看去,在看到她身边的圣轻鸿时,眼里闪过一抹惊艳。
沐倾狂笑了笑,朝舒雅走去,皮笑肉不笑道,“桃园这样低贱的地方,王后也会踏入,难道王后也要步入低贱的队伍?”
她可没有忘记,舒雅以前说桃园是个低贱的地方。
“你……”舒雅气急败坏道,她竟然敢说她低贱,不就是神族公认的神女,但那又怎样,她现在已经不是那一世的神女,她要杀掉她轻而易举。
这样想后,她伸手朝沐倾狂掐住,手心释放一股强劲的神力。
圣轻鸿双眸一沉,走到沐倾狂面前,右手翻动,雄厚的黑暗力量如汹涌的海水朝舒雅撞去,很快,黑暗力量将舒雅的神力全部吞噬掉,即而如离弦的箭朝她攻去。
舒雅瞳孔一缩,抓过旁边一个丫头朝那股力量丢去,自己快速闪退开。
“啊……”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响起,下一秒,原本被舒雅丢出去的丫头变得四分五裂。
看着这一幕,舒雅狠狠一惊,黑暗力量,好强大的黑暗力量。
“你是谁?为什么来混沌界?”舒雅双眸狠厉的盯着圣轻鸿,脸色微有些苍白。
“他是我的夫君,我来这里,他当然也来这里。”沐倾狂依偎进圣轻鸿怀里,小鸟依人的幸福说道。
她绝美又发自内心的幸福笑容刺痛了舒雅的双眸,她嫁人了,可她那笨儿子心里竟然还装着她,可恶!
蓝盈盈心里全是惊讶,那个男人竟然有黑暗力量,他到底是什么人?
“哼,你竟然把其它地方的人都带来混沌界,你以为混沌界是你家吗?”舒雅咬牙切齿的恨恨道。
沐倾狂挑了挑眉,狂傲的笑道,“王后说得还真得对,桃园就是我的家,我想带谁都带谁,但这里不欢迎某些阴暗的小人,所以,你们赶紧滚出去!”
想让她对她恭敬,呸,不过就是一个心里阴暗的老女人。
这次她和她斗上了。
当年,她偶然听到她和钟离暮的谈话,其实她都有听完,她知道是舒雅和钟智辉让钟离暮那样做的,虽然他最后对她动心,但这样有瑕疵的爱情她不要,所以她亲手斩断那一切。
舒雅气得全身发抖,伸手指着沐倾狂久久说不出来话来。
今天早上她就知道沐倾狂回来了,原本她以为她会过来恭敬的给她们请安,没想到她直接去了桃园,之后久久不出现,这阵势分明就是没有把她这个王后和王放在眼里,所以她带着一行人主动来找她。
本想好好教训她一顿,没想到经过十世的磨难,她反而变得嚣张了。
“王后还不走,难道需要我动手,当年我能屠杀这里,如今也可以!”沐倾狂挺直身子霸气的说,明亮的眸子里是慑人的森冷寒光。
章节目录 987.混沌界【7】
舒雅闻声气得身子更是发抖,是什么让她如此嚣张,她看得出来,她以前的力量还没有恢复,她看向旁边一身冷酷又尊傲的圣轻鸿,难道是因为他?
她从哪里找来的帮手,该死的!
她在心里冷笑,她以为这样,她们就拿她没有办法了么。
“你会后悔的。”舒雅意味深长的笑道,即而带着一众人扬长离去。
沐倾狂眸子一片深沉,她总感觉舒雅嘴角那抹意味深长的笑让她心里忐忑不安,这样感觉让她觉得很不好。
“朱雀,你带大家先下去休息。”沐倾狂淡淡的说道,身上再没有原本的凌厉之气。
朱雀轻轻点头,示意花心等人跟她下去休息。
待所有人走后,圣轻鸿拥着她道,“别担心,一切有我。”
沐倾狂回抱着他,小脑袋在他胸口蹭了蹭,她总感觉神族的王和王后在酝酿着什么,似乎注定她这次回来也一样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
她不甘心,她不会就这样任由他们欺负。
钟离暮去找舒雅时得知她去了桃园,便心急如火的朝桃园奔去,此时他已忘记沐倾狂说过的话,他不想让他的母后再伤害她。
“母后,你去桃园做什么!”半路上,钟离暮看着舒雅一身凌厉之气朝他所在的方向走去。
舒雅蹙了蹙眉走上前,语重心长的劝道,“离暮,你赶紧把她忘记,你以为你跟着她跳下诛神台,她就会原谅你吗?不要做梦了,她已经嫁为人妇,以后都不要再想着她,你把她的心藏到哪里去了,为何不自己练化,这样就能助你快速羽化成上神。”
钟离暮刚刚还温和的脸瞬间变得一片铁青森寒,“母后,我说过,我不会再伤害她,她的心我已经还给她了。”
“你说什么?你……”舒雅心里是熊熊怒火,她的儿子怎么这么傻,被一个情字完全毁了,要是当年他不跳下诛神台,他练化沐倾狂的心,此时的他肯定是尊贵的上神,她的儿子一定会是最优秀的。
“母后,你要是再伤害她,不要怪我不顾忌母子之情,当年我真的很后悔被你和父皇说动去接近她,我现在后悔了,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的儿子很痛苦。”钟离暮一脸悲痛的看着舒雅冷冷道,即而拂袖离去。
舒雅胸口被一股怒气狠狠堵着,都怪那个贱丫头,要不是她,她的儿子怎么会这样和她说话。
“盈盈,你的人准备好了吗?”舒雅沉声道。
“王后,都准备好了。”蓝盈盈淡淡道。
“那就动手吧!这次我要她万劫不复,永远不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舒雅咬牙切齿的恨恨道,目光里全是狠毒之色。
蓝盈盈目光一片平静,轻轻嗯了一声。
夜,月光如水,桃园里芳香四溢,桃花依然绽放着,一簇簇粉红在月光在照耀下,光彩照人。
沐倾狂吃过饭便去了她以前经常打坐的地方,她要恢复那一世的力量。
圣轻鸿站在远处,看了她一会,也进入打坐的境界。
章节目录 988.混沌界【8】
“蝶影,蝶影,蝶影……”
躺在床榻上的蝶影突然听到一道很柔软很亲昵的声音在呼唤她,听着那声音她瞬间睁开了眼睛,脸上全是痛苦之色,下一秒,她化身成一条很小的七彩蛇,即而飞速窜出桃园。
黑漆漆的森林里,蝶影痛苦的蜷缩在地,她面前站着一名蓝衣女子。
“蝶影,你越来越不听话了,你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吗?”蓝盈盈声音很轻柔道。
“姐姐,你放过我吧!好痛,好痛,我受不了了……”蝶影在地上痛苦的打着滚,只见她身上不断溢出鲜艳的黑血。
蓝盈盈朝她一步步走去,淡淡道,“受不了?既然受不了,为何不按我说的去做。”
蝶影抬头目光冷冽的盯着蓝盈盈,“为什么要害她,她并没有伤害我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