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初的确是她爹和其它几个叔叔伯伯一起商量把他们赶到那个小镇上去的。
“如果你真要那样做,我也不会放过你的。”沐清蓝扬了扬下巴,一脸尊贵又骄傲。
沐倾狂脸上全是讥笑,沐清蓝这算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么。
“我累了,请回吧!”沐倾狂开始赶人。
沐清蓝瞪了瞪沐倾狂,拂了拂衣袖转身离去,绝美的面容上全是怒气,她来这里是想和沐倾狂好好说话的,她不希望沐家因为沐倾狂的回来变得支离破碎。
那样的话,他们还怎么支持莫辰云。
而且沐倾狂这次回来和莫纤凉走得那么近,如果沐倾狂掌管了沐家,以后,她会不会去支持莫纤凉。
想到这里,沐清蓝美艳的脸一片冰冷,眸底闪着一抹凌厉的寒光,她不允许任何阻挡莫辰云的前途。
沐倾狂站在房间的窗户边,看着这一片陌生的星空,以后的路她怎么走?
第二天,沐倾狂很早去了青云宗,她刚走进去便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一些旁系外系被选进来的人都主动过来和她打招呼,她只是微笑点头。
她不知道这些人当中,有多少是真心想和她相处的,又有多少是故意接近她的。
“倾狂,没想到这么几年不见,你竟然会变得这么神奇。”一个十二岁的少女满脸羡慕又崇拜的盯着沐倾狂。
“只是运气好。”沐倾狂谦虚的说道。
“运气不会降临在每个人身上,要是不努力修习,就是有运气也不会有成就。”
“要是我能够像你这样,估计睡觉都会咧嘴笑。”大家见沐倾狂不那么高人一等,便敢大胆的和她说话。
沐倾狂看着他们淡淡的笑,也不多解释什么。
章节目录 88.把手放上去
没多久,青云宗门口传来一阵热闹的脚步声,渐渐,一队人拥着沐清蓝从外面走了进来。
沐清蓝看了看不远处的沐倾狂,没有作任何停留快速朝青云宗里面走去,昨晚,她想了很久,她必须快速修习,只有她变得更强,才能守护她要守护的。
那些跟在沐清蓝身后的人看向沐倾狂时全是蔑视,因为他们觉得,未来谁是沐家家主还不知道呢。
就算她沐倾狂想做下任家主,那得有本事活到那个时候才行。
那些人瞧不起沐倾狂,沐倾狂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总有一天,她要让他们看清楚,只有她沐倾狂才最有资格做沐家的家主!
“九小姐,四位长老找你,请跟我来。”
沐倾狂正要进学堂,突然一个弟子走到她面前恭敬的说道,少顷,她在所有人羡慕的目光中离开。
“九小姐,四位长老在这里,请你进去。”那名弟子带沐倾狂来到一个房间。
她刚推开门,只感觉里面一片漆黑,只扫一眼,她警惕起来,她察觉得到里面有四个人,犹豫了一会,她迈步沉稳小心翼翼的朝里面走。
才走两步,沐倾狂便感觉一阵急风朝她攻来,她迅速升起斗气防身,同时身子如利箭般闪躲开,但另三个方向又有强劲的斗气攻来,四面夹攻,最有利的躲避方法便是朝上面冲。
她飞身跃起的瞬间,房间突然亮了起来,只见四个长老穿着同样的长袍打坐在四个方向。
“反应不错。”大长老沐峰夸奖着。
二长老,三长老,四长老同时微笑着点头。
“长老们夸奖了。”沐倾狂双手抱拳在前不骄不傲道。
沐峰从地上站起,走到沐倾狂面前,满意的笑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青云宗的关门弟子,从此一定要遵守这里的规矩,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不准向外面的人透露。”
“嗯,我知道了。”沐倾狂严肃道,她当然不会把沐家的隐私透露出去。
“倾狂,过来一下这里。”二长老沐建朝沐倾狂招了招手。
沐倾狂看了下朝他走去,其它三位长老同样走过去。
只见前面的祭台上放着一颗很大的水晶球,非常的透亮。
“把手放上去。”沐峰慈祥的笑道。
沐倾狂不解,她不知道这个水晶是做什么的。
“倾狂,把右手放进去,所有进来青云宗的弟子都要经过这一步测试。”三长老沐庆捋着胡须淡淡笑道。
沐倾狂听他这样说,便把自己的右手轻轻放上去。
随着她把手放上去,只见水晶球表面出现如闪电一样的纹路,下一秒,水晶球闪出红色的光芒。
这样耀眼的红光一出,四位长老脸上是深深的震惊,双眸睁得猛大,就在大长老想说话时,水晶球又泛起绿色的光芒,四人看得目瞪得口。
再然后,蓝色的光芒,灰色的光芒,金色光芒,白色光芒,黑色光芒………
看着这七道光芒,沐倾狂已经猜到他们要测试什么了,她迅速把手收回来。
章节目录 89.四位长老被吓住
砰砰砰砰………
就在她收回手的时候,四道砸地的声音响起,沐倾狂看去,抿了抿嘴巴,故作惊讶道,“四位长老,你们,你们怎么了?”
其实她心里笑死了,估计他们已经猜出她是召唤师,又见她是全能的,所以被吓晕倒了。
大长老沐峰很快反应过来,他坐起身子,布满皱纹的脸上全是惊讶,伸着颤抖的手指着沐倾狂,嘴巴抖动道,“你,你是召唤师?”
其它三位长老震惊过后,也快速坐起身子,像怪物似的盯着沐倾狂,即而四人都一阵热泪盈眶。
沐倾狂看着他们的模样吞了吞口水,他们要不要这么激动啊!她不过就是召唤师,他们要不要激动的掉眼泪……
“四位长老,你们不要吓我啊!”沐倾狂蹙着眉头焦急道,这个世界的人真是太不禁吓了。
四长老沐旭擦了擦眼泪,声音颤抖道,“你是召唤师,为什么不和我们说啊!”
沐倾狂盯着他们不说话,她在考虑要不要和他们说实话,还是假装不知道自己是召唤师。
“倾狂,你可以把我们当自己人,我们不参与沐家什么权势争斗,我们只培养沐家的后代。”沐峰一脸真诚的说道,这是沐家青云宗四位长老的责任,他们不参与家族权利,也不参与沐家外面的生意,他们青云宗只培养沐家后代,希望能让新一代年轻人为沐家争光。
“这里没有别人,你可以相信我们。”二长老沐建凝重道,沐家竟然出了一个召唤师,这是几百年来都没有的事,竟然还出现在他们手里,他们能不激动么,估计今天晚上,他们四人都不用睡觉了。
沐倾狂目光锐利的扫视他们四人,回来时,沐战和她说了,青云宗的四位长老是最公正的。
因为以前的沐倾狂不能修习,所以从来没有和青云宗接触过,自然也不了解这里。
“你们没有看错,我的确是召唤师,而且还是五项全能的。”沐倾狂声音轻轻的说。
四位长老听后全部发出激动的声音,看来这丫头已经在修习了,天啊!这四年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奇遇,一个以前什么也不能修的人,不仅可以修习斗气,还能修习召唤师,这是多么幸运的人啊!
“你不是五项,你是七项全能,光元素和暗元素也召唤系的。”沐旭若有所思道,一颗心激动不已,这是沐家多么崇高的荣耀,召唤师啊召唤师。
沐倾狂凝了凝眉,“那两项我不懂,而且我感应不到太多的光元素和暗元素,只有风火雷水土比较多。”
“倾狂,你是沐家未来的希望。”沐峰重重拍了拍沐倾狂的肩膀,脸上全是兴奋的笑容。
“唉,沐家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召唤师,以祖宗们的记载,你是第一人。”三长老沐庆深深感叹道,沐家每一个年轻后代到了修习的年龄都会检测,看看有没有能够成为召唤师的人,但一直以来从来没有出现一个。
章节目录 90.他们捡到宝了!
“沐家祖宗终于可以放心,沐家总算出了一位召唤师,以后在雷洛帝都,以致卡维斯大陆能够扬眉吐气了,倾狂,你做得很好,在你实力不强前,千万不要暴露自己是召唤师的身份。”沐建语重心长的交代沐倾狂。
如今沐家出了召唤师,他们必定会以生命去保护她成长,让她站在卡维斯大陆的巅峰。
“我知道,所以我才没有说。”沐倾狂眨了眨眼调皮的笑道,嘴角微微张扬,她知道,她有了四张活下去的王牌,这四个长老一定会保护她。
在看到水晶球时,她就猜到那是用来检测元素力的,她是故意让他们知道她是召唤师的。
“倾狂,你现在几级召唤师了?”沐峰笑问道,这越看沐倾狂越满意,敢情,这次家族大会,他们捡到宝了。
“初级。”沐倾狂有些苦恼道,精神海里的元素力一直很充盈但就是无法晋级。
四位长老微微点头,她现在能够修到初级已经很不错了,四人又给沐倾狂细细交代一番后,才带她去藏书阁。
“倾狂,你能够自己修到斗宗的境界,我想斗气修习方面应该不需要我们给你讲解了,这藏书阁里是沐家收集的所有斗技,你可以随意挑选你想要的斗技学习。”
沐峰带沐倾狂来到一座五层的楼阁,楼阁典雅又恢弘大气。
走进楼阁,沐倾狂但看到整齐有序的书架,每个书架上面都摆满了整齐的书本。
“你跟我上四楼吧!”沐峰笑吟吟道,从一楼到四楼的书是按黄阶,玄阶,地阶,天阶来排的。
沐倾狂现在是斗宗,应该可以学习天阶斗技。
一楼比较多人,四楼很安静,静悄悄里,里面一个人也没有,而且这里的书相比一楼要少很多。
“这里全是天阶斗技,我想黄玄地阶的斗技对你来说也不是特别重要,你就安心在这里看书学习吧!”
“谢谢大长老。”沐倾狂双眸泛着狼光,满脸感激的说道,她进青云宗的目地就是为了学斗技。
沐峰微微点头,即而又带她上五楼,五楼里面的书更少,只有两个书架,书架上摆着一些凌落的书本。
“这里的书全部是关于召唤师的,还有沐家收集的召唤师功法,有时间,你也多学习,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沐峰伸手指了指那两个书架上的书乐呵呵道。
他们四人现在是迫不急待想看到沐倾狂成为高级召唤师的模样,到时候统领万兽,那模样多威风啊,想想都让人激动。
沐倾狂微笑点头,最后走向第四层,上次那两个老祖宗给她的召唤师功法她还没有完全掌控,这个都够她修习很久了,她现在缺的是高级斗技。
昨天她能够打赢沐清蓝,靠的是精神海里奇怪的气泡斗气,如果没有这个斗气,想必她应该会有些难赢。
沐清蓝肯定不止五星斗宗,但也肯定没有达到斗尊的境界,想必应该快要晋级了,她一定要赶在她晋级前,比她先晋级!
章节目录 91.沐倾狂,你找死!
沐倾狂知道从今天开始沐清蓝一定会很疯狂的修习斗气,原因只想打赢她,然后除掉她!
她能努力修习,她自然也会努力修习,怎么可能给她打赢她的机会。
一整天,沐倾狂都待在四楼专心的阅读各种各样的天阶斗技,下午的时候,沐清天和沐清蓝走了进来。
“倾狂妹妹也在这里?”沐清天走到沐倾狂身边阴阳怪气的说道。
沐倾狂抬头扫他一眼,低头继续她的苦读,沐清天见沐倾狂不理他,脸上全是不自在,伸手抢过沐倾狂手里的书,怒声道,“你真以为你是谁了,竟然敢无视我!”
“我为什么不能无视你!”沐倾狂看着空空的手不得不抬头看向沐清天,这人就是一个猪头,连沐清蓝半点也比不上,过来找她耍嘴皮子,只会自找辱罢了。
“你……”沐清天一直无话可说,脸色气得一片通红,额头青筋一条条暴露。
沐倾狂站起身子,伸手抢过沐清天手里的书,冷冷笑道,“想打架?我记得你的等级比我低,如果你想练手,我一点也不介意配合你。”
沐清天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羞辱,垂下的手紧紧握成拳头,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斗气。
沐倾狂面无表情的冷笑,并无半点恐惧。
以前沐清蓝没有欺负她,沐清天可是经常和其它子弟一起欺负她,上次在擂台上不和他挑战,那是为了给沐清蓝一个惊喜。
要是她早暴露了她是斗宗的事,又怎么可能看到沐清蓝那么精彩又错谔的表情。
“沐倾狂,你找死!”沐清天再也控制不住挥动带着斗气的拳头朝沐倾狂身上狠狠打去。
沐倾狂眼底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抬起手拳头直接迎向沐清天的拳头,两个拳头相撞,房间里紫色斗气不断涌动着。
“哥哥……快点住手……”沐清蓝站起身子娇喝着,脸上带着微怒,她以为他们只是吵吵架,哪知道竟然真的动手了,她瞪向沐倾狂,这个臭丫头,她分明是故意激怒沐清天的,就是为了引他在这里动手,到时候她就可以和四位长老告状了。
真阴险!
暴怒中的沐清天哪里会听沐清蓝的,他将体内的斗气全部运起聚到拳头上,虽然沐倾狂那天赢了沐清蓝,但他只认为是她运气好,今天他还真的要和她拼个高低。
沐倾狂淡定神闲的与沐清天对峙着,渐渐,两人强大的斗气扩散到了藏书阁外面,没稍一会的功夫,便吸引了很多人朝藏书阁奔来,自然而然,四位长老也闻声而来。
“放肆!”大长老沐峰双手背在身后,一脸威严的怒声道。
沐倾狂突然闪退开,沐清天气得发狂,挥动一股斗气朝沐倾狂身上击去,如果可以,他今天必须杀了他,这个死丫头,抢了清蓝的家主之位,清蓝可以大方让给她,他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二长老沐建见沐清天还敢动手,气得吹胡子瞪眼,右手闪动,红色的斗气如火般驶向沐清天,挡住了他的去路。
章节目录 92.一个蠢货
“啊………”沐清天刚想冲过去,却被突如其来的火势给挡住,吓得直直朝后倒退,在看到沐建一脸愤怒的瞪着他后,他心里一惊满是懊恼,刚刚被沐倾狂气得怒火攻心,一时忘记几位长老的到来了。
他最讨厌的就是沐倾狂,以前丢沐家的脸,现在回来抢清蓝的位置,又夺去她天之骄女之称,他心里一点也看不过去。
所以刚刚才会那么愤怒,现在平静下来,他才发现自己中计了,沐倾狂是故意引他在藏书阁里动手的,现在四位长老亲眼所见他对付她,看来他是有口说不清楚了。
“四位长老,我不是有意对付她的。”沐清天看着沐建赶紧解释着。
“胡闹,藏书阁是你们可以动手的地方吗?”沐峰拂了拂衣袖沉声道。
沐倾狂咬了咬嘴巴,故作委屈道,“大长老,我本来在看书,是沐清天先抢我的书,还要对付我,我不得不还手。”
“你………”沐清天刚想说什么,但被沐清蓝拉住了。
沐清蓝走上前,端庄大气的说道,“长老,哥哥原本只是想逗逗倾狂妹妹,他们又都是年少轻狂,因为一句口争,便动了手,希望长老们这次能够不处理他们。”
沐倾狂挑眉,沐清蓝的意思分明是说是她和沐清天同时争吵才会引发动手,果然是护她哥哥的。
要不是沐清天抢她的书,她鸟都不会鸟他,一个蠢货!
“长老,我看我以后不能再来藏书阁了,不然我看一次书就要被人抢一次,那我还看什么,我走了。”沐倾狂也不是吃素的,沐清蓝护沐清天,她可不会护,吃了亏,她怎么能够就这样忍受。
四位长老见沐倾狂要走,急忙将她拦住,脸上洋溢着慈祥又和蔼的笑,努力劝着她不要走。
“长老,我看你们就不要为难了,反正我是刚来青云宗的。”沐倾狂一脸平静的说道,那模样要多乖巧就有多乖巧。
沐清天在心里憋着气,真是一巴掌抽飞沐倾狂,真会演戏,刚刚和他说话时可没那么安静乖巧。
“不行,你是斗宗,你必须在这里学习高级斗技,清天,从现在开始,倾狂在四楼的藏书阁,你就不准进来,她不在,你才可以进来。”沐峰安慰好沐倾狂后,抬头满脸严峻,语气不容人拒绝的说道。
沐清天那火爆性子哪里接受得了,瞪大眼睛就要反驳,但沐清蓝比他先开口了,“大长老,我知道了,我会好好看着哥哥的。”
“清蓝……”沐清天脸上全是愤怒和不甘。
沐清蓝冰冷的眸子瞪他一眼,沐清天乖乖的闭嘴,而后两人和四位长老告退。
沐倾狂得到这个满意的处理,双眸笑眯成一条缝,终于赶走了苍蝇,以后她可以专心学习斗技了。
她可不想每天学习时,都有人来找麻烦,那会是一件让人很郁闷的事。
“倾狂啊,现在你可以专心学习了,以后能不惹他们就不要惹他们。”沐峰语重心长道,在心里叹口气,大家族就是这样,子弟多了,难免会有各种斗争,这是千古万年不变的规律,谁强谁就能走到最后。
章节目录 93.沉稳的沐清蓝
不过现如今,在他们四人眼里看来,沐倾狂必定是会走到最后的那个人。
“嗯,我知道啦。”沐倾狂摆了摆手,快速朝书架走去,专心学习那些斗技。
经过今天这一闹,大家都知道沐倾狂在青云宗有着别人不可侵犯的地位,不然大长老怎么会那样安排沐清天,这,这是多么偏心的事情啊!
要是沐倾狂白天一直待在四楼的藏书阁,那沐清天岂不是只有半夜才能进去翻找斗技书。
藏书阁的斗技书是不允许带出去的,只能在里面看,然后自己熟记。
“清蓝,必须把那个臭丫头赶紧除了。”沐家大院,沐清天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全身上下洋溢着一股盛怒,今天气死他了,大长老竟然那样安排他,他何时受过那样的对待。
沐清蓝悠悠的喝着茶,训斥道,“你太冲动了,沐倾狂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任由你欺骂的小女孩,她现在就是一把锋利的剑,谁碰上她,那锋利的剑刃必定会划你一刀。”
“可我就是看不过去。”沐清天一副不甘心的样子。
沐清蓝瞪他一眼,冷笑道,“我早和你说过,不要欺负弱小,在他们面前,你只能一时之爽,要是遇到强者呢,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强者,一个真正的强者是不屑去做那些无聊的事,有那些时间,不如拿去好好修习。”
“清蓝,我……”
“我们要做的是顾全大局,而不是呈一时之快,你以为现在杀沐倾狂那么容易么,她是未来的家主,又是四位长老面前的红人,而且又和三王爷关系那么好,要是她现在在沐家出事,必定会有人找沐家的麻烦,我们一定要稳,绝对不能让别人钻了空子。”沐清蓝眉头深蹙沉稳道,那副成熟的模样根本不像一个十四岁的女孩。
沐清天被沐清蓝说得全身不自在,他目光清亮的盯着面前的少女,她有着举世无双的容貌,更让他佩服的是她这份沉稳又细腻的心思,清蓝清蓝,你是未来的太子妃,将来万人之上的皇后。
或许只有你配站在那个位置,因为你是骄傲又尊贵的沐清蓝,独一无二的沐清蓝。
沐清蓝目光深遂的看向远处,一时输不算什么,走到最后才是赢家。
“清蓝,哥哥真佩服你。”沐清天宠溺的笑看着她,心里在自叹不如,他的本意是想好好帮她,她自己不找沐倾狂出气,他就帮她出气。
“哥哥不用佩服我,这都是逼出来的。”沐清蓝低垂着头,双眸里全是冰冷。
之后的几天,青云宗里的所有弟子分成了两部分,一边是沐清蓝党,一边是沐倾狂党,那些嫡系旁系外系都纷纷找好自己要支持的对象。
虽然沐倾狂在四位长老心目中有着很高的地位,但愿意支持她的人还是很少,因为他们都觉得沐清蓝的地位是沐倾狂震憾不动的,她可是未来太子妃,将来沐家还不是一样会在她手里。
沐倾狂每天和丑丑在藏书阁里看书,晚上便去外面修习斗技,顺便修习召唤师的功法。
章节目录 94.我快要闷死了
莫纤凉依然每天来找沐倾狂,沐倾狂可没有时间陪他,便把他打发了回去,这让他一阵郁闷。
不知不觉间,一个月的时间过去,沐倾狂已经悄悄突破到一星斗尊的境界,不过她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就算是四位长老也没有说。
“九小姐,家主请你过去。”沐倾狂刚回到小院,伺候她的一个丫头立刻走上前去禀报。
沐倾狂扬了扬下巴,沐荣德终于找她了,这一个月倒是风平浪静,也没搞什么暗杀,估计他自己也很清楚,暗杀她根本行不通。
沐家主院的大厅里,沐荣德和他的几位夫人在那里有说有笑的。
“不知道家主找我什么事。”沐倾狂走进去也懒得行礼,现在没有外人,她想他们都不需要演戏。
果然,沐荣德还真的不演了,他满脸嘲讽的盯着沐倾狂,没好气的说,“沐倾狂,明天你和清蓝一起进宫。”
“进宫做什么!”沐倾狂问道,一双黑溜溜的眸子四处转动着,她那个所谓的姑姑要出手了么!
“你姑姑听说你回来了,所以想见见你。”沐荣德似笑非笑道,分明是不怀好意的。
沐倾狂挑了挑眉毛,她能不去吗?她在心里冷笑,沐荣德那模样就是在算计她,此时,她是不去也得去,好吧!那就去看看她那个所谓的贵妃姑姑。
不过她差不多猜到他们在打什么主意。
第二天,沐倾狂没去青云宗,一大清早便和沐清蓝一起朝皇宫的方向奔去。
沐倾狂坐在马车窗边,双手托着下巴朝帝都张望着,这段时间,除了上次和莫纤凉出来外,她都没有好好逛下这里,在看到墙壁上贴着她那晚的人皮面具画像后,她偷笑起来,没想到那群笨蛋还在寻找呢,那张人皮面具早就被她扔了!
“倾狂啊倾狂,我快要闷死了……”丑丑窜出魔兽空间发着牢马蚤。
沐倾狂瞪它一眼,“要是觉得闷那就去药宗会偷东西啊,那里那么多的宝贝。”
“我可不想被抓。”丑丑呲了呲牙,上次它去了药宗会,他们那里现在守候的可严格了,它才懒得去。
“没出息。”沐倾狂笑骂它。
丑丑睁大金眸瞪她,怒声道,“以后不准骂我没出息,我本来有出息的,被你这样一骂会真变得没出息的。”
沐倾狂白了它一眼,懒得和它理论,没多久的工夫马车到了皇宫的门口,或许是在电视里见多了皇宫的场面,沐倾狂也没多大的惊讶,皇宫不就是金碧辉煌,恢弘大气又气势磅薄。
沐清蓝先下了马车,即而有人请沐倾狂下马车,沐清蓝冷傲的扫她一眼便朝皇宫的后花园走去,沐倾狂只得跟上。
两人在一个太监的带领下,最后来到后花园里一座不大不小的宫殿。
“姑姑,清蓝来看你了。”沐清蓝走到一个凉亭里温柔的叫道。
只见一个红木搭成的八角凉亭里放着一张精致的贵妃榻,上面躺着一个衣着华贵的女人,贵妃榻旁边站着两个身着宫服的丫环在轻轻摇着扇子。
章节目录 95.初见贵妃姑姑
“哦,清蓝来了。”贵妃榻上的女人快速坐起身,小脸上并未施什么粉黛,但怎么看怎么美,娇嫩的皮肤水灵灵的,一双眼睛妩媚动人。
沐倾狂看她一眼微微诧异,她好年轻,就如同二十岁左右的女子般,难怪那么受皇上的宠爱,这样绝美的佳人谁不喜欢。
这是沐倾狂第一次见到沐家的贵妃沐采青,以前她根本没资格出现在这样的大人物面前,她脑海里的记忆好像有一次是沐采青回家探亲,那天沐家张灯结彩到处喜气洋洋,每个人都盛装打扮迎接沐采青。
唯独她被关在屋子时,当时爹娘满脸的愧意,因为沐荣德发话了,她这么丑不准带出去,免得吓到贵妃娘娘。
以前的沐倾狂自然是逆来顺受,所以也没什么意见。
现在的沐倾狂只感觉可笑,以前觉得她吓人,现在竟然还召见她,一会儿岂不是要吓死她这位贵妃姑姑。
“姑姑最近可好,我带倾狂妹妹来看你了。”沐清蓝漂亮的脸上闪着绝美的笑容,她和沐采青站在一起,一个是妩媚动人,一个是冷艳迷人。
沐采青哦了一声,抬头朝凉亭外面看去,当她看到沐倾狂后,双眸微微睁大,眉头深深的蹙起。
“沐家的孩子脸上怎么会长那样的胎记。”沐采青轻喃道,而后脸色恢复正常,朝沐倾狂招了招手,和善的笑道,“你就是倾狂,上来这里坐。”
沐倾狂不喜不惊,一步步走上去,而后弯腰行礼。
“倾狂见过贵妃娘娘。”她和沐采青不熟,可不敢直接称她为姑姑,而且这姑姑长得太年轻,她都叫不出口。
沐采青站起身子打量着沐倾狂,许久过后笑道,“你长得不错,只是那块胎记影响了你的美貌,要是没有那么胎记,想必你也会是一个小美人。”
“贵妃娘娘夸奖了。”沐倾狂谦虚道。
“这里没有外人,你就叫我姑姑吧!不要弄得太生疏,我们现在是一家人,说不定以后会变得更亲。”沐采青妩媚的笑,话里有话的说道。
沐清蓝站在旁边面无表情,清冷的眼底却是一抹冷笑。
沐倾狂眨了眨眼,她当然听出了沐采青话里的意思,她这姑姑是打算把她许配给皇家的皇子们吗?
哼!她的婚约岂是由别人作主的,她最不愿意和皇家扯上关系,所以更不会嫁入皇家。
这会儿,她已经明白沐采青今天叫她来的用意,摆在她面前有两条路。
一是离开沐家,放弃家主之位。
二是乖乖嫁入皇家,由她沐采青掌控。
沐倾狂扫了一眼沐清蓝,嘴角泛着高深莫测的笑,沐清蓝啊沐清蓝,你不愧是高手,难怪会那么淡定。
“倾狂身份太低下,不敢。”沐倾狂低头轻笑道。
沐采青伸手去扶沐倾狂,她的手温柔的捏着她的手,妩媚的笑道,“姑姑可没觉得你身份低下,说不定将来你的身份会比我更高,姑姑一人在这宫里待的可孤单了,不如倾狂来陪我怎样。”
“倾狂不配,我觉得清蓝姐姐更合适。”沐倾狂拒绝道,她才不来这狗屁皇宫。
章节目录 96.腹黑的沐倾狂
她沐倾狂才不愿意被束缚在皇宫里。
“你这孩子说什么笑话,清蓝将来是太子妃,自然不会住在皇宫,姑姑今天叫你来是有一件好事和你说。”沐采青轻声训斥着,即而拉着沐倾狂到桌边坐下,白嫩嫩的小脸上全是开心的笑意。
沐倾狂目不转睛的盯着沐采青,她打算把她许配给哪位皇子?
“我想让你进宫做皇上的妃子,宫里最近需要一批妃子,你这么年轻,虽然脸上有一块小胎记,但我相信你这么楚楚动人,皇上会更怜惜你的。”沐采青勾了勾唇说着她的想法,双眸期待的盯着沐倾狂,等待她的回答。
“………”沐倾狂听后面不改色,心里却把沐采青骂得一个狗血淋头。
靠,竟然想把她许给当今的皇上,那个老男人,NND,沐倾狂真想大暴粗口,指着沐采青一顿臭骂。
但这里不是现代,要是在现代,她早就让沐采青死了又死。
如今的她,每一步都是惊心的,她必须顾全大局,她沐倾狂可不是好欺负的。
“姑姑,你太高看我了,沐家嫡系中漂亮女子不少,那样才能吸引皇上的目光。”沐倾狂淡定从容的笑道,她知道沐采青是拿这件事在给她下马威,在逼她离开沐家。
沐采青叹了一口气,一副为沐倾狂着想的样子,“倾狂,姑姑也是为你着想,你这个样子很难找到好人家,我已经和皇上说过的,他说愿意接纳你,来到皇宫,从此以后你就可以过锦衣玉食的生活,难道不好吗?”
锦衣玉食你个滚蛋!
沐倾狂在心里大骂一通,面上却是客套的笑容,“姑姑操心了,倾狂想过了,要是这辈子没人愿意娶我,我就不嫁了。”
她在心里冷笑,嫁给那个老男人,她还不如不嫁,更何况,她沐倾狂现在根本不想嫁人。
“倾狂,这怎么可以,一个女人总是要找个依靠的。”沐采青故作一脸惊讶的担忧道,整一个好姑姑的形象。
沐倾狂微微笑,要真是为她担忧,也就不会把她推给那个老男人。
说来说去,就是为了让她放弃沐家家主的位置。
“姑姑,你不知道的是,其实我已经活不了多久了,我不想连累别人。”沐倾狂说着说着呜咽起来,伸手擦着眼睛。
沐采青和沐清蓝眼里同时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
“你们看。”沐倾狂突然咬破自己的手指,顿时,一滴黑色的血从她手指里流出,“其实我中了剧毒,我的血都变成黑色的了,这是超级巨毒,任何人碰上这血便会传染的。”
沐采青看着那黑色的血,脸色果然变了,心惊的盯着沐倾狂,似乎在思量在她的话是真还是假。
“姑姑……”沐倾狂说着就伸手去抓沐采青。
沐采青看着她流血的手身子朝后面退去,突然她身下的椅子动了动,她一个不稳便掉在地上。
“姑姑,你怎么了,你没事吧!”沐倾狂满脸惶恐的盯着沐采青,伸手就要去拉她,心里却是笑死了,刚刚她用了一些力量在她的椅子脚上,所以她才会摔到。
章节目录 97.你搞什么鬼!
沐采青看着沐倾狂还在流黑色血的手指,脸色涨得一片苍白,伸手指着她尖叫道,“你不要过来,不准过来。”
她也是修习的人,自然知道只有中了毒,血才会变成黑色。
沐倾狂手指滴出来的血又黑又浓稠,看样子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