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多么老套的剧码,都这个年头了,居然还乐此不疲地轮番上演。
顺水人情,不做白不做。而且,对她而言,唐狮子也不过是块鸡肋,早点斩断孽缘,回去找一个相称的如意郎君,早日开始幸福美满的新生活,绝对是好事一桩。
这点小事难不倒我。我很阿莎力地拍拍他的肩。死狮子,好像又长高了,得踮起脚。
剩下的时间段,在我重新粉墨登场之后,我让莫妮卡充分知道了什么是小鸟依人、柔情似水等等等等中国女性的传统美德。在我和唐狮子天衣无缝无懈可击的二人转表演面前,她有点黯然神伤。
莫妮卡回国后果然找到一个如意郎君,还是中国人。这是后话。
中午,我们四个人浩浩荡荡去吃了一顿标准的中餐,雷尼尔和莫妮卡这两人对筷子的驾驭能力应该不会超过三岁稚儿,偏偏还兴致勃勃得很,不屈不挠地在杯盘之间飞砂走石,唐少麟倒是熟视无睹,我是实在看不下去了,让服务员送上刀叉,任由他们在古老肉、油焖大虾、香菇青菜等等等等上面戳来戳去。
吃完饭,我们先送两位外宾回去休息,相约晚上再一起出来逛逛。
我和唐少麟终于有时间坐下来好好聊聊了。
在我宿舍,我给他泡上一杯清茶,拉过两个椅子,我们两个,沐浴着午后的阳光,静坐在大大的窗台边。
我仔细地看看他,六年不见,他长得更加高大俊逸,当年神采飞扬的跳脱之气少了一些,他的身上逐渐散发出一种成熟潇洒的感觉。
但是,他身上还是充满了阳光般的感觉,甚至,还有着阳光特有的清香。
他就像一首悠扬轻灵的大提琴协奏曲,而那个人呢,永远有着淡淡的哀伤,低低的婉转的夜曲般的哀伤。
我猛地回过神来,林汐啊林汐,有点出息好不好,如今的那池春水,即便吹皱,又,与你有何干?!!
唐少麟看着我,眼里是暖暖的笑意,他带有些微戏谑地:“林汐,六年多不见,变漂亮了啊。”
我也笑:“你也是啊,大帅哥,越来越帅了,呵呵。”突然,想起什么,“对了,你回来的工作定了没?”
他的表情有些若有所思,又有些无可奈何的样子:“林老师,作为一个新时代知识女性,国家大事也就不劳你多加操心了,但是,你平时连校报,学校新闻都不看的吗?”
我有些心虚,最近实在太忙,再加上……
慢着,我似乎听出了弦外之音,大叫着指向他:“你,你,你的意思是说……”
他只是微笑,这头死狮子,六年多不见,的确沉稳多了。
我飞快地扑到大姐那边的书架上去。
大姐一向有收集整理任何东西的好习惯。
以往塞到我们门缝里的校报,我只是大致瞄一眼就随手一扔,最近,则连瞄都懒得瞄了。
但是,大姐一定会整理得好好的。
果不其然,在书架的二楼,有一沓收拾得整整齐齐的校报,我飞快地找到最新一期,然后,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在头版头条,赫然列着一个大大的标题:
“留美学者唐少麟博士被聘为C大物理系教授兼学科带头人”。
然后,底下详细列举了唐狮子在美国的丰功伟绩,譬如,写了多少多少PAPER,做了多少多少PROJECT,得了多少多少PRIZE,如何不受国外高薪诱惑,毅然回国,并婉拒Q大B大的盛情相邀,来到C大,甘为C大的学科建设尽绵薄之力,学校表示热烈欢迎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我简直难以想象,这篇新闻稿的主人公,就坐在我身旁。
顾不上去探究那篇显然是官方文件式的措辞,我先抓住主要矛盾:“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