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有感受过的,那样一种痛楚。
一个夜晚,我独自一人上完自修,走下主教楼长长的台阶,准备穿过律园,穿过天桥,回馨园的宿舍。
走在那条长长的林荫道上,踩着渐渐飘落的黄叶,闻着幽幽的桂花香,听着落叶的沙沙声,我的心里,是莫名的萧索。
“林汐。”有人叫我。
我转过身去。树影里走出一个人。
是唐少麟。
好久不见了,他好像瘦了一些。
他走过来,接过我的书包,帮我背着,然后,他什么都不说,只是默默陪着我,慢慢地,和我一起,走在深秋的校园里。
我们就这样沉默着,一起穿过律园,穿过天桥,穿过馨园。
在馨园拐角处的一个小喷水池边,他停了下来。
“林汐。”他静静看着我,完全没有以往的年少轻狂。他的身上,仿佛一夜间褪去了狮子的戾气。
我有些不解地看向他,他继续平静地:“林汐,不要担心我给你带来困扰,我只是要把沙沙宴会那天没讲完的话讲完。”
我继续怔怔地,看着他。
“你记得吗,那天,我说,你真的很傻,你是个傻瓜,可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