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向您问一个问题……”
坐在她对面的男人只是略略一怔,便微笑地,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那就是,像您这么事业有成的青年才俊,工作以外的个人生活一直十分低调。”主持人的语气略显忐忑,“今天,借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您能谈谈吗?”
她的眼中露出一丝丝期盼。
他仍然微笑,但语气温和而不失距离:“很抱歉,无可奉告,”他交握双手,“因为,至少目前,我仍然单身一人。”
女主持人继续锲而不舍地:“那么,我可不可以问一下……”
他浅浅一笑:“可以,”他看了看手表,礼貌地,“但抱歉,只能再问一个问题,因为待会儿,我还要去出席一个典礼。”
女主持人试探地:“那、您、曾经爱过什么人吗?”
我心里又是微微一震。
他侧过头,似是思索了片刻,片刻之后,他缓缓地:“是的,”他的脸庞开始柔和,“我曾经爱过一个女孩子。”
我的眼前,渐渐开始模糊。
主持人的声音中多了几分雀跃:“您能多谈谈吗?”
“抱歉,我不能。”我又听到那个熟悉而磁性的声音,他的声音,安宁而平静,“我只能说,她会永远和我的青春,我的回忆同在。”
女主持人又说了些什么,我听得不太清楚。
我只听到,在节目的最后,在主持人说完结束辞后,他开了口:“对不起,我能不能,再多说一句话?”
我抬起头去,下意识地,擦了擦眼睛。
我看到他的脸朝摄像机方向转了过来,他卸下了方才的庄重,眼睛里是暖暖的,纯净的笑意。
依然是当年那种坦然,温暖,而略带捉狭的笑容。
然后,我看到他轻快地,几乎是调皮地眨了眨眼:“生日快乐!”
我坐在地毯上,我微微一笑。
少麟,你还记得,今天是我的生日。
又过了半天,我抬起头。
子默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地出去了。
我随手关上电视。
我一直回想着那个温暖的笑容。
过了很久,我又几乎是下意识地,打开电脑。
我的电子邮箱里静静躺着一封信。
是少麟写来的,非常简短:
汐汐:
我会尽力追寻我的幸福。
请一定记得,比我幸福。
PS:生日快乐。
少麟于罗马
我看着,我微笑。
我明了他的全部涵义。
有朋若斯,夫复何求。
过了一会儿之后,我起身,拉开门。
一阵寒风迎面袭来,木屋外的走廊前,子默的身影,沐浴在温哥华的斜阳中。
他背靠着廊前的木柱,静静地抽着烟。
我看着他的背影,我看着他若有所思的神情。
我知道,从心底,他对少麟的歉疚,不会比我少,只是,他一如既往地,闷在心底。
我走了过去:“子默。”
唔,天真的很冷,只穿着薄薄一件毛衣的我下意识搓了搓手。
他回眸,微微一笑,迅速将烟掐灭。
我用力瞪他:“又抽烟?”
医生早就给他下过戒烟令。
他妥协地对着我笑:“一点点。”
我转身要走。
他探出手,反身搂住我,顺势密密包住我冰冷的手。
我挣扎了一下,挣脱不开,索性埋头到他的胸前,赌气不看他。
他好脾气地伸出手,揽住我。
他的身上,依然是那种好闻的馨香,带着淡淡的烟草味。
我心里一动,下意识地,在他的毛衣上蹭了蹭,唔,好舒服。
我又蹭了蹭,真的好舒服。
一直以来,我都很喜欢那种在毛衣上蹭来蹭去的感觉,那是一种属于童年,属于阳光,属于家的感觉。
只是,很多很多年来,都没有这样的回忆了。
他的身体明显一僵,他的下巴摩挲着我的头发,哑哑地:“汐汐……”
他的声音有些奇怪。
他的动作也有些奇怪。
我伸出手去,有点担忧地摸了摸他的额头:“怎么啦,不舒服?”
他轻轻地呻吟了一声。
我凑近他:“到底怎么啦,唔……”
我的唇被狠狠堵住了。
他将我紧紧抵在木柱上,几乎是有些专横地撬开我的唇,他的唇,他的舌,趁势滑了进来。
他的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来势汹汹。
他的手,也开始在我身上重重游移。
院墙外,传来清脆的口哨声,还有夹杂着的笑声和鼓掌声。
一定是那些每天傍晚准时路过的滑滑板的街头少年。
我很窘,拼命推他:“子默,子默……”
光天化日之下,很丢脸哎!
他又呻吟了一声,没好气地:“我亲自己的老婆,不行吗?”
说罢,弯腰一把抱起我,回到屋内。
向莎翁致敬 正文 第五十二章(完)
章节字数:2233 更新时间:08-04-10 14:55
木屋里面,正燃烧着熊熊的炉火。
他放我躺在地毯上,他的身体,热热的,紧压着我的。
他依然吻着我,吻得我有点晕头转向。
但是,我还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子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