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直垂着头。
心痛得,几乎无法呼吸。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抬起头,下意识看看窗外。
天已经完全黑了,深秋的寒意一点一点,侵蚀着我的全身。
可是,手术室的灯,依然亮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
又过了一会儿,一个医生走了出来。
我们一怔,接着,立刻跑上前。
医生摘下口罩,露出十分冷静的一张脸,他看着我们,面色恒常而例行公事地:“病人破裂的脾脏已经摘除,也输了血,但是,他头部伤势严重,需要在重症监护室进一步观察治疗。”
他的脸上,除了疲惫之外,并没有太多表情。
作为一名医生,这种场面,想必他已经见得太多。
他又看了我们一眼,顿了片刻,缓缓地:“另外,他头部仍有淤血,可能会长时间昏迷不醒,也有可能……,所以,最好尽快通知他的父母家人,”他蹙了蹙眉,直截了当地,“而且,要有心理准备。”
我怔住了。
我看着他的唇一开一阖,但是,我几乎,抓不住他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我的头,仿佛被重锤敲击般,痛得欲裂。
片刻之后,我听到少麟的声音,冷静而模模糊糊地,说着些什么。
我低着头,朦朦胧胧看到,一双脚,渐渐远去。
一瞬间,我的心中,清晰地掠过那个青翠崖边的孤单背影,还有那轻轻的一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