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道一直以来我都有所疑惑,但始终不愿,也不能往深处想的视线。
我看着她,轻轻地问,有些艰难:“妙因,你们家……秦律师,最近一直很忙吗?”
她浅浅一笑:“嗯,听说最近在接一个跨国并购的案子,过两天,他可能要去新加坡。”
我安慰地拍了拍她的手:“男人总要忙事业的,他事业有成,也有你的功劳啊,要不怎么说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总有一个伟大的女人呢。”
她想了想,也释然地笑了。
很快,暑假到了。
顺理成章地,和以前念书时候的周末一样,我和唐少麟结伴回家,那时,一起回去的,还有沙沙,三个人总是在路上打打闹闹的,不知疲倦,让邻座为之侧目,现在回想起来都感慨,还有一种不真实感,真不知道那时候怎么那么有精力。
但是,不一样的是,这次,顺理成章地,在父母多次的旁敲侧击下,我把唐少麟带回了家。
七年前的彼时,我开开心心地在子默怀里,筹划着,要把他带回家给父母看看。
七年后的现在,第一次,我正式带回家的男孩子,是唐少麟。
或许,这就是造化弄人吧。
我心中又是微微一叹。
不出意外地,爸爸妈妈十分开心。
对唐少麟,他们是久仰大名,如雷贯耳。
从初中、高中连连获奖,到唐少麟同学出国留学,以三级跳之姿获得名牌大学博士学位,他曾经、一度、经常是Z市晚间新闻的座上客,不光是我们这些同龄人对他仰慕有加,钦佩不已,估计连Z市电视台一些资深播音员都熟悉这个名字。
对于我老妈这种以电视为生命的家庭妇女而言,唐少麟的名头更是响当当之又响当当。
所以,我们家以最高规格来接待他。
除了我爸我妈,还有哥哥嫂嫂,连同三岁的侄儿,齐齐联袂出席。
当我和唐少麟一起出现在我们家客厅的那一霎那,我吓了一大跳。
空气中到处弥散着空气清新剂的味道,到处都是整整齐齐的样子,茶几上摆着鲜花,桌上铺着雅致的桌布,居然,居然……还变戏法似地,摆放了成套的吃西餐用的刀叉。
而且,我的老爸,老妈,哥哥嫂嫂,就连那永远像皮猴一样的小侄子,都俨然一副盛装打扮的样子,仿佛接待什么要不得的贵宾一般。
我想我是要晕了。
我偷偷瞥了一眼唐少麟,他居然还是一副诚诚恳恳的样子。
肯定心里已经笑翻天了。
他肚子里有几根肠子,我比他自己还清楚,哼哼。
也许就是这样,我们才总是……
我不能再想了,我的心里微湿。
我看着爸妈,有些想埋怨,但是,看着他们又兴奋又有些不安的样子,我又把到口的话吞了下去。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这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
爸妈自是殷勤地,一刻不停地劝吃劝喝,一副恨不得把全桌饭菜尽数灌到唐狮子嘴里的架势。
哥哥嫂嫂又是用那副雷打不动的霹雳表情看着我,因为虽然慕名已久,但是他们以前还真的从来没见过唐少麟,哥哥还冲我竖了好几次大拇哥。
外带诧异地看了我好几眼。
到底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嫂嫂的神色居然也有些诡异。
用脚趾头想他们也没什么好的想法。
我装作看不见。
唐少麟一直很有礼貌地坐在那儿,喝着酒,吃着饭,间或很得体地,说上两句话。
吃完饭,大家移坐到小会客室,老妈泡上茶,大家坐着聊天。
直到这时,我才知道,在唐少麟随身携带的电脑包里,居然放的不是他宝贝得要死的二房姨太太IBM,而是给我们全家带的礼物。
给老爸的Goldlion领带,给老妈的LV小包包,给哥哥的Zippo打火机,给嫂子的Channel香水,就连小侄子,他也记得带了一个精巧的航模玩具。
显然,嘴上不说,他对此次见面,极为极为重视。
爸妈他们很是惊喜,他们交互看了好几眼,想必心里十分快慰。
我的心里,却突如其来的,在感动之余,有些酸楚。
唐少麟,永远对我最好的唐少麟。
不一会儿,全家上阵,齐心协力把我踢出门:“汐汐,少麟好几年没回来了,带他出去逛逛。”
嫂子干脆直接给我拿来了包,小侄子也有样学样地给我拎来了鞋。
这是我至亲至爱的家人吗?我极其无奈。
我想,就算我现在宣布:“我今晚不回来了。”
他们也会齐齐鼓掌,外带欢呼。
我不是没看到老妈看着唐狮子时,眼中一直有大片大片的星星在闪烁。
果然是那个什么什么的,越看越有趣。
片刻之后,我就有些狼狈地,和唐少麟站在街上,大眼对小眼。
他看着我,一刻不停地在笑。
我有点生气,瞪他:“看什么看,我脸上有字啊。”
他毫不示弱地回瞪我:“你脸上又没花,看一眼不行啊!”
然后,我们就面对面站着,一直对峙,互瞪对方。
蓦地,回过神来,我们都齐声大笑。
好久好久好久,我都没有这么开心了。
我看着少麟,心底一片温馨。
那晚,他送我回到我家门口时,我看着他那双含笑的双眸,第一次,主动地,环住他,主动地,吻了他。
我知道,素来自制力超群的他,十分地开心。
因为,他搂住我腰的手,微微地,在颤抖。
我心里的坚冰,渐渐地,渐渐地,在融化。
我知道,他依然在耐心地等。
我也是。
从那天以后,我们经常出去玩。
我们一起去逛街,去爬山,去看云海。
只是,因为招商,因为翻新重建,老街已经没有了当年那种纯天然的韵味。
而且,七年多过去了。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景犹在,人已非。
坐在青翠的山峰顶上,我静静靠在唐少麟身边,看着云卷云舒,间或,跟他相视一笑。
我们出去玩的时候,他总是安安静静地迈着长腿,一言不发地走在我身边。
我说话的时候,他就回应我几句,我不说话的时候,他就陪我沉默。
更多的时候,我还是跟当年一样,在唐少麟身边,唧唧喳喳地跟他聊着种种八卦轶闻,或者,仍像七年前那样,跟他玩笑打闹一番。
有时候,我们仍然会斗嘴斗得不亦乐乎。
有时候,我们俩还去他姑妈的茶馆去听听音乐,喝喝茶。
有时候,我看着那个熟悉的位置,会若有所思。
唐少麟只是拍拍我的头,不说什么,然后,陪我听音乐,喝茶。
偶尔,我们也帮姑妈招呼招呼客人,或是和他们一起吃吃饭。
几年不见,唐姑父和姑妈都老了。
但是,姑妈还是那么体贴细心,姑父还是那么幽默爱开玩笑。
一天,我们吃饭的时候,重提当年,姑父笑着挤挤眼:“看来人是没有十全十美的,少麟这个小子什么都灵光,什么都无可挑剔,唯独……”
我微垂下头,瞥了一眼唐少麟。
他不动声色地,低头吃菜。
姑父继续津津乐道:“你们认识也有十几年了吧,而且算起来,汐汐当我们干女儿都快十年了,”他有些夸张地叹了口气,“可是,我们的侄媳妇呢,到现在都……”
我有些尴尬,脸微红,继续低头。
姑妈看了看我们的脸色,用筷子敲敲姑父:“瞧你,为老不尊,”她一边往我碗里挟菜,一边笑眯眯地看着我们,“孩子们的事,他们自然会有主意的,是不是?”
我忍不住抬头,向唐少麟看去。
他也正在看我。
然后,朝我微微一笑,若无其事地将我碗里的肉搛了过去:“姑妈,汐汐不爱吃肉。”顺带瞪了姑父一眼,“还有,想让我快点帮你修好那台电脑的话,就……”
姑父老顽童般嬉笑着,拍拍胸口,飞速埋下头去吃饭,不再说话。
我不禁莞尔。
我想起了当年在G大校门口小饭馆里相似的那一幕。
于是,我瞪了唐少麟一眼:“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动不动就要威胁人!”
而且,目无尊长。
姑父朝我眨眼:“还是我的干女儿好,”他跟姑妈相视一笑,意味深长地,“没办法,一物降一物,看来,少麟只能交给你管教了!”
我看着低着头,嘴角微扬的唐少麟,再看看那两个笑得诡异的长辈,涨红了脸。
又上了两只老狐狸,再加上一只小狐狸的当!
其实,我知道,我清楚地知道,我的干爹干妈,就像我爸妈一样,一直以那种长辈的慈爱、耐心地乐观其成。
我还知道,实际上,他们很希望很希望亲上加亲,希望我不再只是他们的干女儿,而是……
我也希望。
只是,面对唐狮子爸妈的盛情邀请,我一直推脱着,不到他家里去做客。
或许,我还需要再多一点点时间。
只要一点点就好。
唐少麟也不多说什么,那天晚上,他送我回来的时候,在我家门口,他环着我,贴住我的额头,轻轻地:“没关系。”他顿了片刻之后,重又开口,“等你什么时候想清楚了,再去,好不好?”
我抱住他,同样贴着他的脸,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天晚上,目送唐狮子离去,我开门的一霎那,我又有了那种强烈的芒刺在背的感觉。
已经好几天了,那道迫人的视线又出现了。
向莎翁致敬 正文 第三十六章
章节字数:3096 更新时间:08-04-10 14:45
我疑疑惑惑地向后看,看向那道视线。
这次,不是我的幻觉,我是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一个人。
秦子默。
他就站在对面拐角处的那棵木棉树的树影里,静静地站着。
他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我。
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是,显然已经站了很长一会儿了。
那么,刚才,我和唐少麟的一举一动,他全部都已经看到了。
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现在的他和我,转身之间,已成陌路。
我垂下头去,我看到一双脚,慢慢地向我靠近。
半晌,那双脚停在了我面前。
一个声音轻轻响了起来,略带暗哑地:“林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