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刘巧凤想了想,这一个月还没到吧,这丫头现在怎么就窝不住了,摆了摆手,无力的说道,“去吧,去吧,顺便给季春带些衣服,上次回来她冬衣没怎么带,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了。”
  季午笑着点头,“好,妈,那我这边你就帮我看着啊,我真不想去的。”
  “行了行了,你就放心吧,是我主动帮你看着的,整天掉钱罐子里了,记得别乱花钱啊,”刘巧凤唉声叹气,对上一个季午太累了,比那几个丫头加一起更累人,但现在就这丫头在身边,想找个人抱怨抱怨也找不到啊。
  星期天中午,季午照例被季大鹏送到镇上汽车站,跳上去县城的中巴车,下车后,这次季午没在县城里晃悠半天,而是直接去了小叔家。
  王丽听到门响,从厨房出来,看了眼客厅的几个人,眼睛含着笑意,“我去开门吧,季春陪着王希聊聊。”
  打开门后,王丽刚才的笑容凝固在脸上,有些头疼,这几天还想着这丫头怎么没过来,人啊,禁不住念叨,这不,季午又来了,王丽挤出一丝笑意,“小伍又来了,快进来吧。”
  季午笑脸相对,直接把手中每次必买的水果塞到王丽手中,嘴中谦虚着,“麻烦小婶了,今天来早了点。”
  王丽无语的接过季午手中的东西,拿人家的东西手软,这话真没错,眼睛暗自翻了个白眼,心想,你这丫头什么时候嫌麻烦自己了,就把这当家了吧。
  季小鹏坐在客厅,看着一边喝茶的王希,和另一边的季春,满意的点着头,听到门边季午的声音,探头看去,招着手,“小伍来了,快进来。”
  季午换好拖鞋,把背包往门口柜子上一放,直接往客厅走去,目光盯在季春旁边的那位年轻人,上下打量一番,坐姿挺拔,五官硬朗,皮肤有些黝黑,看起来比较正直,心中暗自嘀咕,小叔的速度也太快了吧,一个月没到,就把大姐的青年才俊给找来了,目光看向坐在那边的季小鹏,张张嘴,做了个口型。
  季小鹏看着季午这丫头无声的口型,青年才俊,有些笑意,不紧不慢的对季午点了个头,尽在不言中。
  季午低下头乖巧的走到沙发的另外一边,一屁股坐了下来,“小叔,大姐,这位是。”
  季春一听,脸色红了红,不好意思的看了眼旁边坐着的王希,有些吞吞吐吐,“小伍,这位是王希,是来拜访小叔的。”
  季午有种豁然开朗,原来如此的感觉,想起那封信上的名字,目光看看王希,又看看季春,暗道,这也太巧了吧,小叔随便找了个,竟然把大姐心念念的人给找来了,以前的大姐早已做人妇,而现在竟然让这两人相见,冥冥中自有定数啊。
☆、第三十一章
  季小鹏看着季春和王希的互动,暗自笑了笑,就对季午说道,“小伍,这个是我老友的儿子王希,”然后看向那边的王希又说道,“王希,这是季春的最小的妹妹,季午,你就叫她小伍吧。”
  季春在小叔家碰上王希,非常惊讶,看到许久未见的王希,她一边是惊喜,一边是委屈,不知道为什么王希回来竟然没告诉她,有些患得患失。
  而王希来到季小鹏家,从进门开始,就目不转睛的盯着多年没见的季春,心不由自主的跳动着,本来打算回来安定好,就去找季春的,没想到会这么快就相见,这次来这里,还是因为父亲提起季叔的麻烦事,才知道缘由。
  当时王希就顾不上刚转业回家,自告奋勇的接了这个任务,压根没顾得上王敏辉疑惑的眼神,心念念的想着自己牵挂了这么多年的季春,心中有喜,又有怒,喜的是,终于见到心上的人,怒的是,没想到会有人想对季春下手,而且还是那个任诚。
  下午王希刚上门,季小鹏看到季春和王希两人的不对劲,继而的熟稔,就有些好奇,王希倒是非常主动的向季小鹏交代了和季春认识的过程,毕竟当兵多年,性格比较直爽,言语中带着直白,不时的表现出和季春的熟悉,以及对季春的态度,就差说,季叔,这是他未来的女朋友,那什么青年才俊你就别找了,他就是。
  而季春脸一直红着,没想到小叔说的解决,竟然是让她和王希同出同进,有些不知所措,但想到这个月那个男人越来越放肆的出现在她的周围,季春不知觉的打了个寒颤,也顾不上其他,只说听季小鹏的吩咐,而眼神不知觉的飘向多年没见的王希,如果不是在这个场合遇见,季春真想好好的问问王希,为什么回来了也没去找她。
  季午和这个只见其名未见其人的王希相互打了个招呼,心中暗想,现在这情形,该不会是假戏真做吧,目光不时的飘向季春和王希两个人,看着他们之间的波涛汹涌,深以为然。
  四人在客厅闲聊着,气氛也越加浓烈,等到季扬打球回来,王丽饭菜也端上餐桌,随着晚饭结束后,季春起身送王希出门,王丽收拾碗筷,季扬回房看书,而季小鹏带着季午回到书房。
  季午把门一关,转头问道,“小叔,这个王希行吗。”
  季小鹏走到书桌前,听了小侄女的话,笑声说道,“你不也看出来了,我也没想到王希竟然和季春早就认识。”
  季午走到季小鹏身边,“小叔,我知道大姐有个同学就叫王希,可是这几年都没出现啊。”
  “能出现才有鬼呢,他被他爸送部队去了,你也别觉得巧合,我也觉得呢,其实你小叔还真找不到什么青年才俊,认识的人少,这个还是我那老友把他儿子给贡献出来的,现在想想,也真是巧,这小子刚转业回来,就遇上这一茬,我老友说试试,没想到,王希还真同意了,不过看刚才季春和王希这小子的相处情况,有可能成真咯,”季小鹏往椅子里一坐,深深觉得这就是缘分吧。
  季午点着头,一脸沉思,“不管大姐和那王希如何,现在能断了那人的想法才是真的,小叔,你那老友不会就是现在的公安局王副局吧。”
  季小鹏掀起眼帘,正眼看了看季午这丫头,没想到这丫头如此熟悉县城的这帮官爷,自己好像从来没在其他人面前提起过吧,“哦,你这丫头倒是能猜。”
  季午看着故作深沉的小叔,一笑,“行了,小叔,就咱俩,你可别摆那谱。”
  季小鹏摆了摆手,语气轻松,“好,不摆谱,在你这丫头面前还真摆不了,这样一来,那个人该摸不着路数了,我也能稍微轻松点,就怕我这位置什么时候不保啊。”
  季午和季小鹏相视而笑,两人用猜也能猜到,那个姓任的接下来该烦恼不知道从哪里插出一脚的王希了,而且会顾忌王希身后的王敏辉,这么一来,最起码到过完年,季小鹏也能和那姓任的相安无事,只要到明年,一切就会好转。
  任诚久久没得到季小鹏的回复心有不满,自喻是文明人,任诚不屑用强硬的手段来得到女人,什么也比不上送上门的,而对上季春,任诚以为十拿九稳,没想到这农村出来的女人眼中根本没有他,所以才找上季小鹏。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季小鹏那边没有任何动静,反而在季春那女人身边出现个男人,任诚调查后,神色有些阴冷,没想到竟然是公安局副局王敏辉的儿子,叫王希,现在刚转业回县里,在他老头子单位上班,任诚舍不得让到嘴的肉飞走,倒不是多看中那个季春,而是没接触过这类女人,但又有些顾忌王敏辉,因为王敏辉是唯一敢和自己家老头对着干的,这个人就连自己老头子都有些避开锋芒。
  任诚左右为难之际,倒是放松了对季小鹏的追究,而随着年底的到来,他家老头子有些坐立难安,上面来了消息,明年初会派人下来直接接手老县长的位置,而新县长,情况不明,身份不明,这消息对老头子来说肯定是意料之外的,而他自己也被任明峰喝令安分守己点,在这关键的时候,任诚无法,只能先把季春的事放一边。
  年底来临,海县车站人来人往达到一个高峰,楚韬披着大衣,从海县的车上走下来,随手掸了掸大衣上不存在的灰尘,双手□口袋,感受着寒风凌烈,入目县城破旧,年味浓烈,不紧不慢的往车站通道走去,而后面跟着拎着行李的阳天。
  “五少,怎么就不让我开车来,这个地方也太远了,”阳天快跑两步跟着楚韬往外走去,边走边说。
  楚韬推了推眼镜,温和一笑,声音低沉,“老爷子交代我别太张扬,这不是挺好的,难得的体验。”
  阳天摸了摸短发,叹了口气,“来就来,也得过完年再来啊,老爷子那里我也没敢说。”
  “你没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给他打了个电话,阳天,你得记住了,以后你跟了我,就是我的人,别让我再说第二遍,”楚韬嘴角带着笑意,转头对阳天看了看,目光含着寒意。
  阳天一个激灵,真想给自己一拳,怎么就忘了这少爷可是心冷的主,看着温和随意,那些手段可不是吃素的,连忙低头,“知道了,五少。”
  “离了京都,你该叫我什么,嗯,”楚韬漫不经心的环顾四周,随口说道。
  “楚县长,我知道了,”阳天立马站的笔直,克制行礼的手臂,低声说道。
  楚韬眼睛淡淡一瞥,“别让我听到什么五少,不过,现在我还不是什么楚县长,直接叫我楚哥吧。”
  阳天左右为难,张了张嘴,声音挤到嗓子眼,就是没出声,心中哀悼一声,让他叫五少楚哥,回去还不被那群兔崽子给挤兑死,他可不敢跟这位少爷一个辈。
  楚韬余光扫视一眼,嘴角弯了弯,老爷子的心思他怎么会不明白,不过让阳天跟着有利而无一害,他何乐而不为,楚韬站在车站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暗道,最多三年吧,老爷子把他放到这里,不就是想缓和他和他家老头子的关系吗,三年后,他还是得回到那个权力集中的京都,不过,三年也足够了。
  楚韬正准备带着阳天往外走去,就听喧嚣的人群中有人喊道,“小伍,你快点。”
  楚韬听到小伍这个词,有些敏感,顺着声音看了过去,一眼就看到人群里的那个少女,不是楚韬眼力过人,而是那个少女太特立独行。
  在一群四处奔走的人流里,她脸色平静,无乐无喜,漫不经心,身上穿着洗旧的棉袄,下面是发白的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棉鞋,头发一把扎起,有些随意,整个人内敛而宁静,最多不会超过十八岁,但有着显而易见的沉稳。
  而那个少女好像察觉到他的目光般转头,看向自己这个方向,隔着数十人的距离,眼神一霎那间相互碰撞,楚韬眯起眼睛,因为那少女的目光中带着愕然和了然,随即就见那少女低头,跟上前面的妇女往车站里走去。
  楚韬听着前面妇女对那个少女叫唤着小伍,估摸着那个少女在家里排行第五,和自己倒是如出一辙,楚韬饶有兴致的紧盯着少女进站的身影,似笑非笑,让旁边不明所以的阳天不知觉的打了个寒颤。
☆、第三十二章(倒v)
  楚韬看着那个少女消失在眼前,这才收回目光,心中有所想,随即对阳天说道,“走吧,阳天,尽快查清海县政府官员的名单和人际关系,过几天,我们还要去趟省城,过完年,我们才会正式踏上这个海县。”
  “看来,提前来这一趟,也不错,”楚韬说话声到最后越来越小,有些自言自语,瞥了眼低头的阳天,推了推眼镜,快步就往外走去,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
  季午低头往前走着,发现身上一丝压力消失,身心一松,眼睛眯起,虽然离着有些远,但季午知道刚才的一眼,没认错,心中有些疑惑,楚韬为什么现在就出现了,哪里又改变了,季午想起刚才那抹探究和玩味的目光,低头思考着,怎么这位楚县长提前来临海县了。
  季午认识楚韬,在前生,当时已经是县委书记的楚韬来到季午就读的二中视察过,季午当时在人群中看过一眼,那时候她的目标,就是期待自己变的强大而如这个男人一般,所以就一眼,季午也没忘记过,而在季午进入市政府工作时,还特意去查了下这个男人的资料,但却一无所获。
  这个男人对季午来说,是不可超越的,不光是心理强大,手段更是强大,想到任家的下场和海县日益的变化,季午对这个男人也有些畏惧,看着温文尔雅,随意亲和,其实心机深沉,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则不留余地。
  季午摇着头,记起刚才那个眼神,不自在的向身上看了看,也没发现哪里不对,眨巴两下眼睛,刚才是错觉吧,听到前面老妈的声音,随即把这些抛之脑后,但心里深处,季午对楚韬这个男人更加忌惮几分,单一个眼神,就让季午深感不同。
  “小伍,想什么呢,看看你二姐和四姐出来没有,上次季夏打电话给你大姐说的就是这个时间吧,”刘巧凤回头看了眼季午说道。
  季午抬头,听到老妈的话,忽而一笑,刚才想的已经于她太远了,今生的她也不会踏入官场一步,而那个男人也只是一个存在,想再多,不如过好眼前的生活。
  季午知道有些轨迹是注定的,而楚韬的到来,就能够加快任家的覆灭,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做过那些事,任家的结局早就注定,自己也只是加快一些步骤而已,为了季春,为了这个家,这是必须的,季午知道小叔不久也该来找她了,这么好的机会,小叔不再进一步,真是浪费她重生回来的先知先觉了。
  季午和刘巧凤等了不一会,就见季夏和季冬大包小包的出来了,两人上前拎起季夏和季冬的其他行李,离别半年后的团聚,笑语不断。
  “三丫头昨天就到家,就剩你们两个了,“刘巧凤上下打量着半年没见的季夏和季冬,看着没什么变化的两个丫头,笑容止不住的挂在脸上。
  季冬看了眼前面走在一起的刘巧凤和季夏,慢慢蹭到季午身边,低声问道,“怎么样。”
  季午转头看了眼照旧朴实的季冬,笑道,“还能怎么样,吃过干活,干完睡觉,每天重复着过,四姐,我发现你好像开朗多了。”
  季冬敛起脸上的欢喜,瞪了眼季午,“你又知道。”
  “哟,四姐,你这不光是质变,也开始量变了,这三字改四字了,”季午从重生回来后,和季冬待的时间最长,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季冬不同以往的性格,原来的季冬可是从不主动开口的,这次不光主动和自己打招呼,语句的字数也发生改变了,果然是大环境改变人啊。
  季冬淡淡瞥了眼季午的神情,“学习怎样。”
  季午刚乐开,一听,淡淡一笑,“四姐,学习我安排着呢,你知道的,早晚我还是得去学校,你放心吧。”
  季冬满意的点了点头,“那就好。”
  季午呜呼哀哉,点着头,这世界怎么了,她不就是想清静的过个两年时间,调整一下自己吗,昨天季秋回来,第一句就是,你还没去学校,到底什么时候想通啊,今天季冬回来第二句,也是这意思,二不过三,季午还没想完,那边的季夏和刘巧凤聊完后,凑到季午这边,开口就问道,“小妹,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学校,我听妈说,现在家里好了不少,你到底怎么想的。”
  季午无力的瞄了眼季夏,想了想,嘴角微翘,凑到季夏耳边,低声说道,“二姐,大姐找了个男朋友了。”
  季夏立马把刚才的问题抛到脑后,脸色正了正,“真的,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的,大姐给我写信打电话也没说过啊。”
  季午看着话题转移的十分顺利,眼睛眯起,低声说道,“别那么大声,爸妈还不知道呢,回家你自己问大姐吧。”
  季午忽悠走季夏,察觉到旁边的视线,黑线的看了过去,“四姐。”
  季冬眼睛死盯着季午,刚才的话可是多多少少也听到一些,一脸不可置信,目光透着灼热,“快说。”
  季午拍了拍额头,果然沉默的人也抵抗不了八卦,叹了口气,“你自己问大姐吧,就是那个咱都知道的大姐同学,还不知道能不能成。”
  在季春不知道的时候,季午利索的靠这消息转移了一干人等的视线,把她们对准自己的矛头,调转到季春方向,心中还默默祈祷着,大姐,她是不得已的,反正你和那个王希同学感情发展挺顺利的,这事,早晚得全家知道。
  经过一段时间一段路程,终于在晚饭之前四人回到家,全家团圆,年节的气氛越来越浓烈,全家热闹的吃完晚饭后,无所事事的季夏季秋季冬,就不时的往季春房间跑着,到最后,季春也忍受不了层层拷问,直接找到窝在房间里的季午。
  “小伍,”季春敲完门后,推门而进,就见季午窝在被子里,趴在床上看着书。
  季午一听动静,把被子翻开,头冒出来,心中了然,故作惊讶,“大姐。”
  季春坐在床边,嗔了眼季午,手指点了点季午的额头,“那件事,是不是你告诉她们的。”
  季午笑了笑,连忙把被子裹在身上,正对着季春坐好,用手顺了顺乱糟糟的头发,“大姐,你藏着掖着没用的,早晚得知道,我这不是给你先预热一下,反正她们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
  “你啊,我和王希还没到那一步,”季春脸红了红。
  “哪一步,说说,大姐,”季午不耻下问,打破沙锅问到底。
  季春就没见过这么没眼力的,无力的看着季午,“小妹。”
  “大姐,好男人看准了就得抓住,不是我说,通信这么多年,如果只是好朋友,根本就没必要,一般按步骤是男追女,可是这也不是常识,如果自己喜欢,不想错过,那就不要放弃,女追男,也可以的,”季午虽然不知道她们的进展,但还是能看得出来那个王希对大姐一往情深,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还没确定下来,季午不希望大姐后退,哪怕不往前,也得站在原地,爱情什么的可是靠自己去争取的,现在机会缘分一应俱全,还磨蹭什么。
  季春低下头,心底对王希是喜欢的,王希对她也带着那份感情,但两人到现在也没说破,其实多少是季春知道王希的家世后有些退缩,而王希可能不能确定季春的心意,而不敢明说,季春听了季午的话,目光盈盈,温柔一笑,“你这丫头,鬼精鬼精的,你说的大姐明白,但是,有时候你得考虑一些其他。”
  季午看了眼季春,想了想,凑到季春身边,用肩膀顶了顶季春,“大姐,你可是我们村里数一数二的,那个王希能找到你,那是他眼光好,咱家就差钱和权,但有的却是人,只要有人,这些都不是问题。”
  季春怔了怔,盯着季午上下打量着,嘴张了张,叹了口气,“小伍,你还小,其实爱情不光是两个人的事,还是两个家庭。”
  季午点着头,往后一躺,笑开,“大姐,我是小,可是我却知道,如果一个男人顶天立地,那么这个问题是他该想的,而不是你在这里猜测,或许往前跨一步,你会发现,你所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第三十三章
  季春知道季午说的有些道理,但只要面对王希的家庭,季春还是有些自卑和不自信,“小妹,你说的,我会想想的。”
  “那行,可别钻死胡同里去,有些事,两个人不光要分享甜蜜,忧伤也得分享,那才是爱情,”季午点着头,认真的看着季春,不希望大姐在这一步退缩,不管以后如何,现在不要后悔才是真的。
  季春楞在那里,目光上下打量着季午这丫头,突然一笑,“小伍,你老实交代,你怎么知道这些情情爱爱的事。”
  季午一瞥,嘴角翘起,笑道,“我是不知道,我还小着呢,不过看到大姐和大姐夫,我这不是有感而发吗。”
  季春刷的站起,就知道这季午又调笑自己,上手对准被子侧的某个部位,拍了一下,正好正中,“你这丫头越来越油嘴滑舌了,我还没跟你算账,现在季夏季秋季冬都知道了,爸妈也快知道了。”
  季午捂着自己的屁股,哀怨的看了眼暴起的大姐,真真没想到,大姐也有着火辣的一面,“大姐,我这不是让她们多给你点鼓励,放心吧,爸妈肯定最后才会知道的。”
  季春知道这丫头做什么事都有些目的,果然如此,叹了口气,“我是说不过你,但是你可给我记住了,千万别告诉爸妈,等确定下来再说吧,小伍,说实话,我就觉得我配不上王希,他那样的家庭。”
  季午点着头,凑到季春身边,搂住季春的肩膀,低声说道,“大姐,不自信,那是因为你喜欢,自卑,那是因为你在意,除去这些,你能够在任何人面前抬头说话,不是吗,所以,这些不光是你的问题,也是那个王希的问题,好好跟他谈谈吧,我希望大姐能幸福,如果以后王希欺负你,我带着季夏季秋和季冬给你欺负回来。”
  季春听着季午句句戳到心窝里的话,眼睛红了红,点着头,“恩,我会找个时间和王希好好谈谈的,小伍,大姐会幸福的。”
  季午看着大姐走出房门的背影,嘴角弯了弯,有些事,得大姐自己想通,有些路,得大姐自己去走,只希望这一生,大姐能够幸福,找到属于她的归宿,这也算是自己重生一回能改变的事吧,不枉自己重新活一遍。
  楚韬端着茶杯,站在酒店客房的窗户前,耸立已久,现在落脚的地点是这个县城最大的一个酒店,也是楼层最高的一个酒店,楚韬摩挲着手中的茶杯,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热茶,目光扫视了眼窗外,他脚底下的这个小县城,不算繁华,但透着生机,这是他未来三年里的立足之地,也是他新的起点。
  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楚韬转身慢慢走到门口,打开,微微点了下头,就转身往里走去。
  阳天看着楚韬的背影,进门后,随手关上,跟着楚韬来到沙发边,站立后,把包里的文件拿出,递了过去,对着沙发上的楚韬低声说道,“这是我这两天查到的,五,”阳天下面的少字还没出口,就被楚韬似笑非笑的一瞥,给吞下肚子,脸色变了变,“五哥,你看看吧。”
  楚韬放下手中的茶杯,接过阳天递来的文件,低头细细翻阅着,半响,往后一靠,揉了揉太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