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笑,“小婶,打扰了。”
  季午边说边把手中拎着的水果糕点往王丽手中一塞,“刚好到县城有事,顺便来看看大姐。”
  王丽接住季午递过来的,往袋子里一瞄,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来就来,怎么还带东西啊,你姐在厨房洗碗呢。”
  季午抿嘴一笑,跟着王丽进门,换上王丽拿出来的拖鞋,低声说道,“小婶,麻烦你了,我也没想到时间这么晚,都忘了,今晚我就跟我姐睡就行了,小婶也别忙了。”
  王丽正把手中的东西往柜子里放,听到身后季午的话,顿了顿,暗自嘀咕,自己好像没留这丫头吧,怎么这丫头这么自来熟,刚想回头说话,就看到手中季午拎来的东西,眉头皱了皱,随即笑开,“不忙不忙,反正你姐一个人一个房间,你住这里也没关系的。”
  季午换好鞋,嘴角微微翘起,磨蹭了半天才过来,就是想住这里,随即抬头,一脸喜色,“真的,大姐一个人住一个房间,我开始还想着会麻烦小婶呢,这样我也不用想着怎么回去了,毕竟现在没中巴车了。”
  王丽不太喜欢家里人多,同意季春住这里,也是为了季扬考虑,没想到这才几天啊,大哥家的人就开始往这里跑了,王丽脸色变了变,心中暗想,一次就算了吧,反正这丫头又没上学,哪里有时间经常来县城啊。
  季午没管王丽想些什么,早就打定主意,只要住过一次,以后顺便也会来住住的,习惯成自然,由王丽带着去厨房,看到刚洗好碗筷的季春。
  季春非常惊讶,怎么也没想到季午会来看她,这丫头可是在去年退学回去就窝在木屋不动弹,季春虽然对打扰小叔小婶比较过意不去,但还是含着喜悦。
  季小鹏在书房听媳妇一说,知道季午过来,倒没什么意见,心中还想着,这小伍到底是个懂事的,还记得来看看她大姐,和颜悦色的和季午说了两句就回房。
  季扬得知后撇了撇嘴,平时和季午没多少交集,一来是看不惯以前季午那副跟屁虫样,二来是季扬虽然和季午一样大,但比季午高一年级,没什么共同话题,心中没怎么在意。
  而从这天开始,季午开始经常性的往返县城,家里的刘巧凤暗叹上当,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自己拦着不让季午去县里吧,季午就拿上次她说过的话堵住自己的意见。
  而县城里的王丽,早就悔的肠子都青了,有一就有二,看着季午那小人样,每次来都带着东西,不是吃的就是用的,王丽心中虽不喜,但又舍不下老脸,对季午态度强硬,再怎么说,季午那丫头笑脸相对,自己也不能下面子吧,而且和丈夫季小鹏说了说,哪里知道,季小鹏看到季春和季午的姐妹情深,时不时的怀念起以前和大哥二哥的感情,对季午十分欢迎。
  季扬却有些看不惯了,因为每次季午来了,就霸占季春,对季午有些不待见。
  这些季午都知道,但也是没办法的事,不放心季春,只能经常性的过来,所以,这现象持续了半个学期,而通过观察和打探,季午有些明了那个姓任的手段了,看来,这个姓任的还想着让大姐心甘情愿,所以并没有激进,只是通过县中心小学的副校长接触过几次季春,从季春言语中,季午知道大姐对这类的已婚男没啥好印象,反倒是和那位同学通信日益勤快起来。所以,季午放下悬着的心,就怕那个姓任的来硬的。
  这天中午,季午等着来送饭的老妈,刚吃完饭,正想说话,那边的刘巧凤眼睛一瞪,“怎么,又想跑县城去了,我就搞不明白,你这来来回回的,到底想些什么,我可不相信你去看你大姐,要看,整个暑假也没见你表现出来。”
  季午笑了笑,收拾好,转身就去拿了背包,对刘巧凤横眉视而不见,“妈,你可真是会猜,我下午还真得去趟县城,你不是让我看书吗,有些我看不懂,正好去问问大姐,妈,这里你帮着看着点啊,明天我就回来。”
  刘巧凤看着一溜烟不见的季午,摇着头,有些想不明白这丫头怎么就能让她小婶同意住哪里的,开始刘巧凤没管,以为下次这丫头该灰溜溜的回来,哪里知道,她小婶到现在也没什么动静,还真同意季午一次又一次的住那里了。
  王丽怎么不烦,应该说是从头烦到脚,可是每次季午都带着东西上门,而且又是晚饭后,王丽能怎么办,只能留客了,随着日子长了些,王丽倒也无动于衷了,反正季午有些自知之明,不太出格,每次晚上到,睡一觉后,隔天早上就走了,其实不注意,家里还真没感觉多一个人。
  王丽刚想完,就听到熟悉的敲门声,得,那丫头又来了,看了眼旁边的季扬,“开门去,说不定是你爸回来了。”
  “不可能,爸今天应酬,肯定是季午那丫头,”季扬赖在沙发上不动。
  王丽刚想教训一番,就见房间里的季春走了出来,连忙说道,“春,开门,可能是小伍。”
  季春这两天脸色不太好,一想到那个姓任的男人,浑身不自在,有些神游。
  王丽又说了一遍后,季春这才清醒,点着头,“恩,这就去。”
  季午看着面前打开的门,抬头就见大姐心事重重,心微动,这几个星期,季春越来越招架不住那个姓任的了,但季午一直没什么动作,她现在在等小叔的态度,有些事必须一击必中。
  季午进门后,熟悉的和客厅沙发那边的王丽和季扬打了个招呼,没理睬季扬的怒视,笑嘻嘻的对王丽说道,“小婶,怎么小叔没在呢,这是我顺便买的,带给你们尝尝。”
  王丽看着自来熟坐到对面的季午,心直抽抽,余光看了眼季午放在茶几上的水果,暗自叹息,这丫头可真会做人,连自己这样的也挑不出错来,随口答道,“你小叔有饭局,可能晚点吧,怎么又过来了,小伍,家里又不忙了。”
  王丽问完不抱什么希望,因为每次这丫头都有借口,而且是不重复的,现在也只是顺口一问。
  果然季午把背包往旁边一放,不好意思的回道,“小婶,我学习上碰上些问题,正好顺路来问问大姐,你知道的,我爸妈也不太懂。”
  王丽手紧了紧,这顺路也顺的太远了吧,抬眼说道,“恩,那就问问吧,不过,小伍,你什么时候去学校啊,你小叔可是问过你几次了。”
  季午额头黑线一片,刚从家里的包围圈突破而出,哪里知道小叔又开始围攻了,无力的回道,“快了,等家里好些。”
  季午话刚结束,敲门声响起,季扬飞快的跳了起来,“爸回来了,我去开门。”
  现在季扬真没办法对着季午,一看到季午就全身无力,说她什么,她无动于衷,讽刺她什么,她还能回过来,所以碰上季午,季扬每次到最后只有吃瘪的份。
  季小鹏脸黑漆漆的走进家门,一眼就看到那边游神的季春,上下打量一番,脸色更加黑了起来,目光带着怒气,鞋也没换,往季春那边走去,“季春,跟我到书房去,我有话问你。”
  所有人都有些蒙,不过季春还是听话的跟着季小鹏往书房走去,而王丽和季扬四眼相对,只有季午稳坐沙发,还给自己泡了杯热茶,轻吹后,喝了几口。
  没多久,季春从书房哭着出来,跑进自己房间,门碰的关上。
  王丽和季扬有些坐不住了,王丽连忙站起来,就想安慰一番在这里的季午,这一眼看过去,顿时睁大,这丫头怎么还优哉游哉的,现在季春被说哭了,这丫头怎么就不着急呢。
  王丽满脸疑惑,深呼一口气后,对季午季扬说道,“你们去看看季春那丫头,我去问问小鹏,倒底出了什么事。”
☆、第二十八章
  季扬脸色沉重,看着老妈往书房走去,瞪了眼那边坐着的季午,刷的站起,就想去看看季春。
  经过季午身边的时候,被季午一把抓住手臂。
  “松开,”季扬咬牙切齿,看着季午那轻松样真想自戳双眼,这丫头哪里有做妹妹的自觉,季春姐都哭成那样了,也没见她心急,“你不去,我去。”
  季午摇着头,“别去,让大姐静静吧,现在去问也问不出什么的。”
  季扬把手臂一拉,用手指着季午,“你怎么做妹妹的,现在怎么不关心了,平时跑的倒是勤快。”
  季午叹了口气,没想到这小子还有精力计较这些,也没想解释,低声说道,“大姐这段时间心情不好,我早就知道,但总要她自己说出来,有些事你也没办法解决的。”
  季扬哼了哼,“我就觉得你虚情假意的,没看出你对季春姐在意,也不知道你常常来我家,打着什么主意。”
  季午笑了笑,看了眼那边被赶出来的王丽,“我去问问小叔吧,大姐那里现在别去。”
  季扬嗤笑一声,“轮不到你,我妈也会问的,”话刚落,就见老妈神情不渝的走了过来,诧异的走上前,“妈,怎么回事,大姐出什么事了。”
  王丽摇了摇头,“不知道,我还没问两句就被你爸赶出来了,看来这事挺大的,好久没见你爸这么反常了。”
  季扬隐晦不明的看了眼那边站起来的季午,“既然你不让我去问大姐,那你去问我爸吧,我等着。”
  季午看着季扬孩子脾气,凑上前,“行啊,”转头对王丽说道,“小婶,我去问问小叔吧,我也不放心大姐。”
  王丽郁闷的看了眼,自己去不成,你这丫头片子去就能成,随即摆了摆手,“随你,可别惹你小叔再上火了。”
  书房里的季小鹏坐立难安,没想到今天的饭局是为了这件事,怎么也没想到任总会看上季春,谁都知道任总早就结婚了,这算什么事啊。
  认识任诚是因为一次饭局,季小鹏刚分配到县城农业部门只是个小职员,机缘巧合认识了同镇出来的公安局大队长王敏辉,因为是同镇同乡,所以交情一天比一天深,在自己升上副主任的时候,王敏辉已经是公安局副局了,那次认识任诚的饭局也是因为王敏辉,而季小鹏也知道,任家在县城是怎么样的存着,多多少少有些奉承,后来偶尔帮着任诚解决了一件小事,自己也顺利的升上了主任,为了这件事,王敏辉早就告诫过他,别和任家走太近,当时自己根本没听进去,反而对王敏辉有些怨言,或多或少有些远了去。
  季小鹏没想到这次任诚直截了当的对自己说起季春,现在想想,季春从镇上调到县里绝对不是偶然,而是任诚精心安排的,刚才问了一下季春这件事,季小鹏前后联系起来,有些明了。
  任诚大概从那次团圆饭碰上季春后,就相中了季春了,费尽心思接近季春,学校里的那个副校长,季小鹏心中有数,肯定是任诚的人,而季春被带着出去吃过几次饭,根本没对任诚有任何心思,任诚软的不行,就想来硬的,所以才有了今天晚上的饭局。
  季小鹏颓废的往椅子上一坐,双手捂住眼睛,一边是大侄女,一边是副局的位置,季小鹏知道任诚承诺下来,肯定会兑现,但是,季小鹏不是狼心狗肺的东西,这段时间看到季春和季午俩姐妹感情深厚,就想起自己和大哥二哥小时候,大哥对自己真心的,那么他怎么可能把季春送到那种人手里,虽然不了解,但多少季小鹏也知道,这位任总是个花花公子,结婚已经三年了,还流连花丛,身边的女人换来换去,季小鹏该庆幸,任诚不是野蛮的人,不然这么久,季春早就被他糟蹋了。
  季小鹏往后一靠,目光暗淡,如果他这次拒绝,等着他的就是一无所有,拼搏了这么久,季小鹏当然舍不得,但还有其他路能走吗,没有,季小鹏知道任诚的手段,有的本事让他永远也爬不起来,特别是他身后的那位任书记。
  季小鹏不知道如何是好,把季春送到任诚面前肯定是不行的,如果那样做,他不配为人弟,为人夫,为人父了。
  季午走到书房门前,对身后嘲讽着的季扬摆了摆手,推门走了进去,一眼,就看到靠在椅子上萎靡不振的小叔,脸色凝重。
  季午站在门口,心中了然,眼睛带着寒意,姓任的那家伙果然忍不住出手了,看来在季春那边碰的钉子够多的,现在就是不知道自己家小叔到底如何决断。
  季小鹏听到开门声,看了过去,严厉的说道,“出去。”
  季午就当没听到,反而转身关上书房门,隔断了客厅里季扬的视线,慢慢的走到书房书桌前,一屁股坐在季小鹏对面的椅子上。
  “小伍,出去,有事找你小婶去,”季小鹏看着没眼色的季午,眉心直跳。
  季午含着笑,往后一靠,挑了挑眉,慢慢说道,“小叔,这事还真得找你才行,我大姐的事,我总要知道的。”
  季小鹏没什么心情和最小的侄女谈,挥了挥手,“没你大姐什么事,是小叔我自己的事。”
  季午可没管季小鹏多么烦心,“那小叔什么事,说来听听吧,我可没见过小叔这么反常过。”
  季小鹏脑袋直抽,抬眼正视季午,看着带着笑容的脸,无语无言,半响,“大人的事,你少操心,出去,让小叔静一会儿。”
  季午慢慢站起来,走到书房挂着的书法那边,读出声来,“宁静而致远,小叔现在心不静啊。”
  季小鹏有些暴躁了,这丫头有完没完了,现在这及骨眼上,这季午怎么就拎不清呢,眼睛凌厉的看了过去,和转身的季午眼神碰撞。
  季小鹏心中一跳,坐直了身体,目光带着探究,这丫头一本正经的样子还真是有些委和感,“小伍,这里真没你什么事,快出去。”
  季午笑了笑,晃悠到季小鹏身边,俯身低声说道,“小叔,你都准备卖了我大姐了,怎么就没我的事了。”
  “谁说的,”季小鹏心中一阵翻滚,刷的站了起来,目光死盯着面前的季午,而这丫头压根没在自己目光中退缩,心中打起鼓来,怎么可能,这丫头怎么知道的。
  季午转身走到刚才的椅子上,慢慢坐定,目光盯着小叔眼睛,没有看到任何慌乱,有的也只是对自己为何得知的惊讶,季午心微定,嘴角带起一丝笑意,看来自己这段时间的表现还是起到些作用的,而小叔多少也顾及亲人,没有利益熏心。
  “小叔,你这样站着,我压力大啊,坐下慢慢说,”季午反客为主,倒是招待起季小鹏。
  季小鹏一不察觉,重新坐了下来,刚坐稳,心中开始懊恼起来,刚才失控的是自己吗,而且还在小辈面前,季小鹏开始重新打量起面前稳坐的季午,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大人被这小丫头片子几句话,唬的一愣一愣的。
  季小鹏不自在的咳嗽一声,“说什么啊,小伍。”
  季午笑意浓烈几分,“小叔,这事我早就知道了,你也别藏着掖着,今天晚上,那人许了你什么好处,说来听听吧。”
  季小鹏听到这句话,就知道这丫头的确知道些什么事,而不是这丫头瞎猜测,往后一靠,声音低沉,“你知道了也没用,小伍,这是大人的事,不管怎么说,我不会把季春送到那人身边的,她到底是我大侄女啊,小伍,这事就咱俩知道就行了,别到处说,小叔要想想。”
  季午点着头,深深觉得自己家小叔其实具备混官场必备的心理素质,这事到了现在这一步,没有人能够沉得住气,而小叔还思考着对策,已经不是一般的心稳了。
  “那小叔想到什么没有,”季午不放弃的问道。
  季小鹏淡淡看了眼那边的小侄女,年轻的脸上带着稳重,怎么看,不像是16岁女娃的气场,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叹了口气,看来自己老了啊,季小鹏摇着头,“小伍,这事小叔会想办法的,你也别跟着操心了,最多回老家种田吧,大哥也会收留我的。”
☆、第二十九章
  季午瞥了眼小叔,虽然嘴上这么说,多少心有不甘吧,慢慢说道,“小叔,那人也不过是个仗势欺人的家伙。”
  季小鹏瞪了眼季午,觉得这丫头太小看人了,到底阅历少,“任诚他老头子是任书记,任书记说一句,我只有回家种田的份,你以为你小叔有多厉害,人家一个手指就能碾死我。”
  季小鹏说完后,想想,自己怎么和这丫头片子讨论起这些了,连忙摆了摆手,“行了行了,小叔不会做那些利益熏心的事,季春那里,我看看能不能把她调回去。”
  “小叔,你就想到这些,哎,”季午叹了口气。
  季小鹏一听,差点跳脚,怎么也没想到季午这丫头真敢说,什么时候轮到被小丫头鄙视了,而且,这个小侄女说话也太让人胸闷了,自己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一开口说话,能把死人给气活了。
  季午看着季小鹏的样子,微微一笑,“小叔,你可别朝我瞪眼睛,官路不是只退不进的,这任家现在的确是厉害,可是谁知道以后呢。”
  季小鹏心惊肉跳,还有什么这丫头不敢说的,幸好是家里,“别瞎说,整个海县任家抓在手里,你年纪小,有些事你不懂,官场上,是没有绝对,但在这里行不通。”
  季午摊了摊手,眼睛含着笑意,“本来我有些东西想给小叔看看的,既然这样,那小叔就把大姐调回镇上吧,我回去也跟老爸说说,在咱家附近给小叔划块地,等着小叔和小婶回来种田吧。”
  季小鹏一听,有些意动,从头到尾,这谈话的节奏被季午这丫头控制着,开始自己没多想,但现在有些回过味来,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丫头话中有话,挑了挑眉,语气也带着亲昵和轻松,“别和小叔卖关子了,有什么就说什么,现在你小叔我破罐子破摔,没啥怕的。”
  季午点了点头,到现在,季午的心才安定下来,小叔转变的态度,慢慢的信任,让季午更加有把握了。
  季午低头从运动衫的袋子里掏出一张纸条,慢慢的把皱巴巴的纸条展开,从桌子上推了过去。
  季小鹏一见季午这样子,有些哑然失笑,怪自己怎么就相信这丫头的话了,这也太不靠谱了,漫不经心的拿起那张皱巴巴的纸条,看了看,这一看,眼珠子盯在上面,脸色变来变去。
  季小鹏带着少许的颤抖,抬头看着季午,又看了看纸条上的字,语气有些严肃,“小伍,这是真的,不是闹着玩的。”
  季午缓缓的点了点头,“真的,”看到季小鹏想说话,连忙截住话语,“小叔也别问我怎么知道,怎么得来的,因为我是不会说的,这事,现在也就你知道。”
  季小鹏目光微不察觉的闪了闪,彼有深意的看了眼季午,点着头,“小叔心中有数,不问就是了,不过,我得去确认一下,这样小叔才能放心,毕竟是任家,一个不小心,我们季家都得交代了。”
  “当然,不过这事,小叔知道就行,我只希望小叔能够顶住姓任那家伙的手段,我希望大姐能安然无恙,”季午明白,所以也说的非常诚恳。
  季小鹏放松开来,一笑,随即想到什么后,“小伍,就这把柄,可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就怕到时候反而说不清啊。”
  季午摆了摆手,“等着吧,小叔,明年任家就得忙起来,那姓任的家伙也没空想我大姐的事了,而且,小叔手中的东西也会派上用场,我只需要小叔周旋个几个月,到时,小叔就知道该不该出手了。”
  季小鹏不知道为什么季午这么笃定只需要到明年,看着季午那肯定的目光,季小鹏说服自己,如果这纸条上写的是真的,那么季午现在说的,估计也会实现的,反正已经到了这步,最多就是回家种田吧,季小鹏点了点头,“不过,季春那里。”
  “我就想着,大姐也到年纪了,怎么就没几个青年才俊追呢,小叔,你该多费费心,看看周围有什么适合的人选,只要呆在大姐身边半年时间也就行了,有了青年才俊在大姐身边,安全总能保证的,”季午把这问题扔给季小鹏。
  季小鹏拍了拍额头,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对对,我得给季春好好找找,那家世必须好一些,让那姓任的不敢正大光明的动手。”
  季午和季小鹏两叔侄女相视而笑,尽在不言中,一大一小狐狸就在书房里把季春的事敲定,而季小鹏也从开始的茫然到现在的振作,等着他的路,还有很远,如果按季午的推断,季小鹏也能想象到,他能从中获得的多少利益。
  “行了,公事说完,该说私事了,小伍,你什么时候上学啊,”季小鹏好心情的调侃季午,虽然有些看不懂这丫头,但不管如何,还是自己的侄女,得叫自己一声小叔。
  季午黑线的看了眼小叔,无力的说道,“小叔,你又来了,这事我早就说过了,等后年吧,我还想在家里晃悠个几年,而家里情况,到那时候也该好转了。”
  季小鹏笑开,摇着头,说到底真不想季午荒废,而且从今天两人的谈话中,季小鹏开始重视起这个默默无闻的小侄女了,“你心里有数就好,到时候,如果小叔没下去,学校什么的,小叔帮你安排,怎么样。”
  季午看了看,刷的站起来,“我先去看看大姐,指不定心里瞎想什么呢,小叔也该急着去确认一下我说的,我就不打扰了。”
  季小鹏看着季午晃悠出去的身影,等门一关上,收敛起脸上的笑意,有些沉重,想了想,拨了个电话给王敏辉,现在能找的就只剩下王大哥了,而且平时里,自己也看得出来,王敏辉非常看不上任家,或许这也是王大哥迟迟没升上局长的原因吧。
  季小鹏看了看纸条上的字,有些心惊肉跳,这个任家也太无法无天了吧,纸上总共写了三件事,可就是这三件事,每件事都让季小鹏触目惊心。
  其一,任老头子竟然在省会城市G市还有个家,而且还生了个比季扬小不了多少的儿子,这藏的够久够严实的,其二,任老头贪污款巨大,竟然放在那个隐蔽的地方,真不知道季午那小丫头怎么能够知道的,其三,几年前国有资产的几个厂子竟然七拐八拐的都在任诚名下,这可是谁也不知道的啊,怪不得,没几年,任诚越做越大,而这张纸条就这三项,具体的事项都列的清清楚楚,季小鹏越发觉得季午那丫头摸不着看不透了。
  门外的季扬和王丽看着进去半天才慢悠悠走出来的季午,四眼相对,透着不解。
  “季午,我爸怎么说的,”季扬高声问道,“大姐到底什么事啊。”
  季午笑了笑,“小婶,季扬哥,听小叔说,是大姐工作上的事,没事,我先去看看大姐,估计她还没想通呢。”
  季扬压根不信,跟着季午就想往季春房间去。
  季午站在门前,转身对季扬说道,“女孩子谈事,你个男孩子也想听,我倒是不介意。”
  季扬面红耳赤,胸口起伏,“我,我就担心季春姐。”
  季午上手摸了把季扬的头发,“行了,我知道了,我把你的意思转达一下吧。”
  季扬呆愣,忘了反应,就被季午占了便宜关在门外,眼睛瞬间火苗蹭蹭往上涨,就想拍门。
  “季扬,你站门口干什么,”季小鹏打完电话后,心中一阵轻松,想起刚才对媳妇态度不好,连忙出来准备说说好话,就见季扬站在季春门前。
  季扬紧了紧手,埋怨的看了眼季小鹏,“爸,你怎么为了点工作上的事就骂季春姐。”
  季小鹏一愣后,想到什么,苦笑一声,“爸性子急,是不是季午进去看季春了。”
  季扬点着头,“爸,真是工作上的事,季午没骗我,可是,你刚才把妈都赶出来了,跟季午那丫头有什么可说的。”
  季小鹏看着季扬那神情就知道,这小子又在季午那里吃瘪了,“是工作上的事,爸没控制住脾气,现在就去向你妈道歉,你也该回屋里看书去了,别打扰季春和季午。”
  季扬摸了摸鼻子,看着老爸和老妈两人不一会就进入甜言蜜语阶段,顿时眼睛抽了抽,看了眼关着的房门,叹了口气,得,明天等那丫头走了,季春姐还是自己的。
☆、第三十章
  季春一个人坐在床上,手上拿着信,边哭边看着,想到刚才小叔质问的语气,季春就坐立难安,打死她也不可能和那个任总有什么关系的,刚来学校没多久,就被副校安排接待一些领导,就是那时候,才遇上那个姓任的男人。
  季春了解自己,从小到现在,没怎么和异性接触过,唯一深交联系的就是王希,那也是因为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级的缘分,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两人相伴而行,最后自己考上师范,而王希因为成绩不好,被他父亲直接送到部队,两人才分隔两地,但通信一直没有断过。
  想到王希,季春带着少女的红晕,虽然王希没对她说过爱不爱,但季春知道,王希因为无法承诺而没许下诺言,但两人的确有些心知肚明,季春一直等着王希的回归,就像等着自己所憧憬的爱情。
  季春不知道那位任总为什么若有若无的在自己身边转悠,而副校也经常让自己陪着领导吃饭,不多不少的几次,季春再木楞的人也能察觉不对,但到底隐忍下来,没想到小叔竟然知道,还问自己是不是对那个男人有想法,怎么可能,季春当场就哭了下来,这对她来说,是不信任。
  季春听了小叔说起那个姓任的背景,心中忐忑不安,而且还是个已婚男人,更加让季春无法忍受那种强加在她身上的恶感。
  季春摩挲着手中的信,看着最后的落字,那两个字深深的印在季春心中,如果为了自己,那个姓任的男人对上小叔,季春不敢想,也不敢去面对,到时候她到底该如何是好。
  季午走进房门就看到呆愣着那边的季春,微微叹了口气,知道大姐又在胡思乱想了,慢慢走到床边,坐在季春身旁,眼睛瞄了眼季春手中的信,看到个王希的名字,季午皱着眉头想了想,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位大姐的同学,或许在季午印象里没怎么在意过季春以前的生活吧。
  季午单手握着季春的冰冷的手,看着季春惊诧的抬头看自己,然后急忙把信塞进信封,季午眼睛弯了弯,“大姐,别藏了,家里除了爸妈,其他几个都知道这位。”
  季春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想起在小妹面前的形象,连忙用手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小伍,你说什么呢。”
  季午一把搂住季春的肩膀,心底深处有种悸动,这就是亲情吧,多少年没有去在乎过,这次不管怎么说,也得让大姐幸福的过下去,低声说道,“大姐,小叔让我告诉你,那边的事他会解决,让你放心,不过,我有些听不明白,大姐,倒是什么事,让小叔把你说哭了。”
  季春感受着季午从未表现出来的亲昵,听了季午的话,心中微安,不想让季午知道这件事,也不想让爸妈知道这些,“没什么,你就别打听了,是大姐不对,小叔也是为我好。”
  季午看着季春柔声说道,心中有些沉重,或许在家里,只有大姐是不计得失,满身心的为这个家考虑的,让季午来,季午做不到,心中有些微疼,故作轻松的说道,“不听就不听,大姐这么大人了,竟然被小叔说哭了,又没什么大事,反正小叔也会解决的。”
  “恩,小叔能解决的,”季春松了口气,顺着季午的话说了下去,就怕季午打破沙锅问到底,不过知道小叔能解决,季春多少有些安心。
  季午陪着季春一个晚上,两姐妹不知不觉中竟然谈了一夜,多年来的隔阂消散些,双方态度和感情加重些,而季春或多或少的被季午的语气带动起来,没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中,也听了季午的话,认为小叔有能力把刚才的事办妥,整个人轻松起来。
  季午隔天早上,看着季春如常的上班后,就告别小叔小婶回家去了,最后看到小叔投来的那一眼,季午知道,以后有了小叔在前面,自己和家人会更加好过一些,只要小叔能够支撑到明年,那未来的路,也会走的更加远。
  季午回到家,就被刘巧凤絮絮叨叨的教训了半天,但现在的季午已经练就了一身金刚不坏之身,任你说任你打,都当耳旁风。
  刘巧凤说的嘴干舌燥也没见季午眨巴一下眼睛,哭笑不得,魔星啊,命中的魔星,刘巧凤已经对季午不抱任何希望了,只希望这丫头别哪天干出什么惊人的大事,就该阿弥陀佛了。
  季午照常过日子,只是这一次,明显比前段时间笑容多了一些,刘巧凤看着安分在家的季午,终于松了一口气,以为自己说的话起了作用。
  刘巧凤看着埋头吃饭的季午,满意欣慰的说道,“天天跑县城,又没什么事,现在多好,安稳呆在家里,你想你大姐也不需要隔几天就去一次吧,你小叔小婶怎么就没烦你的。”
  季午眯起眼睛,是没烦,那是她用小金库里的钱起的作用,看到小婶每次的目光,季午也只是当没看见而已,脸皮早就练就厚实,这点目光,季午当然能承受的住了。
  “妈,你不说我还真忘了,小叔让我这个星期天去一趟,既然你说别去,那我就不去了吧,我也觉得呆家里好,”季午点着头比较赞同的说道。
  刘巧凤还没收起来的笑容顿时定格,头转了过来,“你小叔让你去的,真的。”
  季午点着头,上次回来就跟小叔约定以后一个月去一次,估摸着小叔也知道自己前段时间跑的勤快的原因了,而现在也该到时间,“是的,妈,我是那种撒谎的人吗。”
  刘巧凤真想抽自己一个嘴巴,该,有些人就是不禁夸,刚说季午这丫头好来着,现在又出幺蛾子了吧,还是有些不信,“让你去干啥。”
  季午耸了耸肩膀,“我要是知道,我还去干嘛,不如呆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