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偶尔帮着收拾一下,季夏,你可别拿以前的眼光看小伍了,小伍真和以前不同了,你待会劝她回学校,语气可别太冲,她现在是个有主意的。”
  季夏喃喃自语,怎么就一年不见,季午这么能干了,“怎么可能。”
  季春知道一年没回来的季夏心里肯定受到冲击,就连她这个从头到尾瞧着的人,也有些不可置信,别说季夏了,伸手拍了拍季夏的肩膀,“二妹,季午可不是以前的小妹了,这一年,更加不同,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她打得什么主意,也看不清她怎么会成这样的,哎,看来我们这些做姐姐的不关心她,才会如此。”
  季夏怔了怔,看着手中的篮子,缓慢的点了点头,然后一步一步的往木屋走去。
  季午把琐碎的事干完后,就呆在木屋里,躺在床上看着书,这么多年,初中高中知识早就还给老师了,现在重来一遍,季午还是有些吃力,不过最起码还是有些熟悉感,比起以前一窍不通好多了。
  季午察觉到屋外的交谈和脚步声,想了想,眼中带着了然,扔下书本,慢吞吞的下了床,拖上布鞋,啪嗒啪嗒的往门口走去,一眼,一笑,果然不出所料,算算时间,季夏是该到家了。
  季午倚在门框上,顺手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对来人笑道,“二姐可算舍得回来了。”
  季夏其实有一肚子的话想对季午说,可是对上季午那透彻的目光,想起那次暑假季午对自己说的话,不自在的挺了挺胸,敛起脸上的急切,慢慢说道,“小妹,快一年不见,你变邋遢了。”
  季午低头看着衣服皱巴巴的缩在身上,不在意的一笑,接过季夏手中的篮子,转身往屋里走去,边走边说,“邋遢就邋遢吧,我可是比不上二姐,你身上的这身裙子看起来不错啊。”
  季夏跟着季午往屋内走的脚步顿了顿,随即笑道,“咱家小妹眼力渐长呢,这可是我用打工的钱买来的。”
  季夏特意咬清打工这两个字,就是想让季午知道,这是她自己挣来的,而不是用了家里的钱。
  季春看着季夏和季午你来我往的,夹在中间,感觉分外明显,连忙打岔,“小妹,季夏可是给家里每个人都买了,妈让你晚上回家吃晚饭,所以季夏没拿过来,回去你就看到了,季夏想着我们呢。”
  季午坐下刚摆好饭菜,闻言,上下打量了着面前有些自满的季夏,笑言,“真的,那我可得好好看看,这可是京都买回来的,谢谢二姐了。”
  季夏听到季午的感谢,摆了摆手,刚才的不自在瞬间消失,“姐妹嘛,不用谢了。”
  季夏刚说完,就看见朝自己使眼色的季春,想起在家里说起的那件事,神色正了正,顾不上季午正在吃饭,语气有些严厉,“小伍,听爸妈说,你不想读书了。”
  季午一筷子饭刚塞嘴里,被季夏突如其来的话噎住,顿时咳嗽起来,双眼瞄了瞄自己前面的季夏和身边的季春,一阵头大,这事还有完没完了,走了一个又来一个,是不是等季秋和季冬回来,自己还要挨一轮,爸妈怎么就不放过自己了。
  季午连忙喝了一口汤,顺了顺自己的气,意味不明的看了眼季春,然后对季夏说道,“二姐,这话我可没说过,我只是在家帮几年忙而已,等家里好转,我就去学校,你别听爸妈大惊小怪的。”
  季夏可不是季春,上手就想拎起季午的耳朵,就想着要好好训训这个丫头,能上学当然要上。
  季夏心中酸涩,在京都,因为家境不好,被同学排挤,就努力让自己缩小与同学的距离,可是这些都需要钱,而家里的情况季夏也知道,根本没办法给她那么多,只能自己想办法,最后决定去做那份工作,所以寒假没回家,而工作性质有些难以启齿,所以不敢跟家里说,只能编造个谎话。
  现在听爸妈的话音,这一年,家里情况好转些,而季午多少为家里创造些收入,所以觉得不能耽搁她,就想让季午继续上学,可是这丫头怎么就拎不清了,能上学总是好的,难道一辈子呆在村里,那只会越来越穷,难道这丫头想养一辈子的鸡鸭吗。
  
☆、第二十四章
  季午低头躲过,然后抓住季夏的手臂,慢慢说道,“二姐怎么一回来就盯着我了,我想听二姐打工的事,上次你写信回来,我还真没看懂,那什么翻译真有那么多钱吗。”
  季夏停住动作,眼睛转了转,拿回自己的手臂,恢复刚才的姿态,双手抱着胸,哼了一声,“你当然不懂,等你上了大学就该知道了。”
  季午看着季夏避重就轻,转移了话题后,也明智的不追问下去,季午有些了然,季夏根本不是在一家外资企业当翻译,季夏学的是英语专业,现在才大二结束,专业课也才开始学,怎么可能去做什么翻译,不过,看到季夏现在安好,季午也不想挑明,慢慢来吧。
  季夏被季午那一问,表面看着镇定,其实有些心神不宁,看到季午那洞察一切的眼睛,季夏压根忘了她是来劝劝季午上学的,心不在焉的和季午说了些无关紧要的,等季午吃好饭,收拾了一下,就连忙和季春回了家。
  刘巧凤照例满怀希望的询问,看着季夏别开的目光,心中明了,叹息一声,止不住有些沮丧,大丫头是老师,对上小伍不行,二丫头是大学生,对上小伍还是不行,那么季秋和季冬就更加别提了,刘巧凤觉得一家出五个凤凰的愿望在季午这边,被打击的一点也不剩了。
  刘巧凤有些心灰意冷,对季午毫无办法,只能寄予她自己能想通了,败了一个又一个,哎,刘巧凤闷着一肚子气,转头就去干活,心中暗道,幸好季午没住家里,眼不见为净,要不然,这心啊,看到季午一次,就得抽个半天吧,还是去年决定太草率了。
  晚上,季午拾掇好鸡鸭鱼的需求,又转悠了一圈,看着没什么问题,就把屋子一锁,转身就往家里走去,边走边想到季夏刚才的神情,不知觉的摇了摇头,这事,季午她还真不好直接问季夏,看来还得等着机会,只希望季夏别一头发懵,干了什么不能干的。
  晚上,家里除了在县里备考的季秋和季冬,其他人都到齐,一餐丰盛的晚饭吃的热热闹闹,最主要是季大鹏和刘巧凤感觉热闹。
  先是大女儿季春能够去县里当老师,就已经让夫妻俩乐开怀了,然后季夏又回来,而且懂事不少,一个人在京都,边学习边打工,也能自给自足,怎么不让季大鹏和刘巧凤更加开心,而县里正在准备高考的两个女儿,虽然还没考上,但季大鹏和刘巧凤觉得这是早晚的事,所以带着一种非常微妙的愉悦,除了季午。
  季夏边吃饭,边观察着对面的季午,眉头皱了起来,中午到现在,季夏从心虚到正常,刚调整好她的心态,就想起中午被季午一打岔而忘却的事,目光在季午的脸上停了下来,放下筷子,转头对季春说道,“大姐,听妈说,你这次调到县中心小学了,那么这次去学校,是不是能分到宿舍啊。”
  季春一听,点了点头,噎下嘴里的饭菜,“对,肯定会有的,校长提过的,怎么问这个。”
  “我就想着,大姐如果能早点去,季秋和季冬也不用白花那住校的钱了,不过现在也不晚,还有季午呢,对吧,小伍。”
  季午额头黑线出现,无力的抬头看着季夏,叹了口气,怎么二姐战斗力十足啊,中午才被自己一打岔,怎么这么快就回过神了,现在还能想起这茬,随即懒懒的点了点头,“二姐,我不是早就说过,还得等个两年,而且妈也同意了。”
  刘巧凤一听,瞪了眼季午,她也不想同意啊,可是你季午油盐不进,谁也拿你没办法,现在你二姐问你问题,竟然把什么事都推到自己身上了,刘巧凤胸口起伏,这难道就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吗。
  季夏没想到季午会这么轻飘飘的回答,看了眼刘巧凤,目光带着火气,这事,可是老妈让自己上的,让她劝季午上学,让她敲敲边,可是现在连条缝也没留下,还用老妈的话把自己给堵住了,随即看着对面的季午说道,“行了,行了,我也就一提,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二姐,你这一提,提的好,”季午转头对刘巧凤忧心忡忡的说道,“妈,我现在才想到,大姐如果住校她一个人多不方便,以前在镇上,都是熟悉的人,现在可是在县里,谁知道安全不安全,妈,”季午眼睛盯着刘巧凤,话中有话的暗示着。
  刘巧凤筷子顿了顿,连忙看向季春,左看右看,自己大女儿可是未婚大姑娘啊,被季午这么一说,刘巧凤多少有些担心起来,“对,小伍说的,我还真没考虑到。”
  季夏生气的脸瞬间憋不住了,扑哧一声笑开,“妈,你就瞎操心吧,别听小妹说的,大姐这么大人,能有什么不安全的,学校也有其他老师住的吧。”
  “二姐,大姐可是女孩子,而且刚过去,也没认识的人,万一有个什么事,家里也不放心啊,”季午语气沉重,一副为季春考虑的神情。
  刘巧凤摆了摆手,止住季夏反驳的话语,转头对季大鹏说道,“大鹏,你说呢,小伍这么一说,我还真不放心了。”
  季大鹏看着桌上对准他的几道目光,正想让媳妇别瞎操心,就看到小女儿看着自己,眨巴了一下眼睛,眼神分外熟悉,季大鹏立刻想到差点没保住的那条烟,话到了嘴边,立马转成,“恩,我也不放心,季春这丫头看着是最大的,也是最懂事的,但她个性太软,万一在学校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刘巧凤点着头,非常赞同丈夫的话,皱了皱眉头,看向季午,意义明确,你这丫头提起的,怎么也得解决了。
  季午心一松,“妈,你看我干什么啊。”
  刘巧凤瞪了眼季午,“你不放心你大姐,那你说说该怎么办,要不就向你二姐说的那样,去跟你大姐做个伴,反正两年和现在也差不了多长时间,早晚得去学校的,你的活,我和你爸接手,到时候让你二叔帮帮忙,季风读的一中不行,那就去差点的三中,我就不信,难得求二叔家一次,也办不了。”
  季午看着威胁起自己的老妈,目光闪了闪,心中暗叹,其实真不需要威胁自己的,老妈这一威胁,还正中自己下怀,季午急忙反驳,“妈,你可是答应我两年时间的,不带反悔啊,大姐那事,我觉得不如就住小叔家。”
  “不可能,你小婶不会同意的,季秋和季冬上学的时候我还提议了一下,话还没说出口,你小婶就帮着季秋和季冬忙上忙下的办理住校手续了,根本没机会让我说出来,”刘巧凤一副季午真敢想的表情。
  “小妹,你可真能想,我那时候去一中上学,小婶可是明里暗里话中有话的说,季扬要安静学习,家里不能人太多,”季夏对季午的提议嗤之以鼻。
  季春一般是随波逐流,虽然想住校,可听了爸妈和小妹那么一分析,倒是有些担心,知道家里人是为她好,倒也安静的坐在一边,没发表什么意见。
  季午正贪吃的吞下一块红烧肉,慢慢的回味着,听了季夏的话,抬起头,回道,“哎,算我瞎想吧,我也知道小婶大概不同意的,这不是没办法的办法吗,我就想着季扬也该高二了,正好大姐住他家,小叔和小婶工作没啥时间,正好大姐给他补习补习,而且季扬也最听大姐的话,听妈和二姐这么一说,看来是我多想了。”
  季午把话一撂,埋头扒拉着饭,眼睛眯起来,心中暗想,把大姐安排进小叔家,一来防止大姐住校出意外,二来想把小叔也牵连进这事里,至于小叔会如何去做,下面自己才好安排。
  刘巧凤听着小女儿那不温不火的话,倒是觉得这丫头分析的好,转头看向季大鹏,“大鹏,我觉得小伍这话说在点子上,大丫头住过去,还能帮帮她小叔,不像以前季夏季秋和季冬还是个学生,需要小叔照顾,这次,我觉得她小婶该同意的。”
  季大鹏听媳妇说什么就什么,点着头,接下这任务,“那我有空去趟大弟家,给小弟打个电话问问,不成,你可别怪我。”
  刘巧凤点着头,看着季春想说什么,连忙说道,“大丫头,这事也是为你考虑,妈开始把事想简单了,你还是个未婚大姑娘,真住校,我也不放心,住小叔哪里,学校里遇到什么事,你也能问问小叔,而且,你和季扬那小子不是好着吗,他肯定也欢迎的,这事就这样定了,虽然小伍有时候脑筋转不过弯来,但有的时候说的也对的。”
  
☆、第二十五章
  刘巧凤瞄了眼那边端着碗吃饭的季午,眼角开始抽了起来,怎么这事季午一提,她就觉得季春住校不太对呢,怎么这件事就像被季午这丫头牵着鼻子走一样,刘巧凤又看了眼毫无知觉的季午,随即摇了摇头,觉得应该是错觉。
  季午埋头吃饭,察觉到老妈的目光,挑了挑眉,非常想叹口气啊,怎么又挤兑自己了,不过季春这事只要老妈同意,那季春也没啥发言权了,如果按照自己的想法,小叔十有□会同意,毕竟季春不像季秋季冬是学生,平时还能给小叔家帮帮忙,做点家务活,而且还能看着季扬,多好的事,小叔和小婶肯定不会放过的。
  没几天,接到大哥电话的季小鹏和王丽商量过后,给了季大鹏一个肯定的答复,而其中的功劳,季扬也占主导作用。
  刘巧凤听了消息,就放下季春的事,转头为即将高考的季秋和季冬忙碌起来了,不时的吩咐两个休息在家的季春和季夏经常送些东西去县里。
  而季午得知消息后,一脸不出所料,吃完饭后,看着远去的老妈,慢慢走到池塘边,嘴角含着深意,笑了笑,把脚上的凉拖往旁边一踢,光着脚探进池塘水里,舒服的叹了口气,在水中晃荡两下后,整个人往后一仰,躺在木台上,看着天空的白云,眯起眼睛。
  接下来的日子里,季午轻松非常,安排好季春,接下来的半年,季午也早有计划,而爸妈和大姐二姐屡次试探她的想法后,越来越失望,也默认了她的选择,除了每天轮番给她送饭时忍不住唠叨几句,其他时候,季午照常过自己的日子。
  对于她们习惯性的唠叨,季午从开始的郁闷,到习以为常,最后拌着她们的话题当菜,扒拉起米饭来更加香甜,有时兴致来了,还和她们探讨一番育人育树的差别,好歹季午当了几年的分管教育系统的副局,说的一套接着一套,直接堵得刘巧凤和季春季夏哑口无言,面临崩溃,眼角直抽。
  而且也导致刘巧凤和季春季夏每每看到季午开口,就立马闭口不谈,面对这么能侃的季午,她们又想不通了,季午这丫头什么都明白,怎么就不肯上学,深深觉得现在的季午没人能看的明白。
  等季秋和季冬终于从高考大军中凯旋而归时,家里的人都对季午这事都死心了,劝也劝过了,季午就是咬着牙不松口,想想,反正季午才16,还能给她晃荡两年,经过以刘巧凤为核心的家庭会议后,大家达成一致,把这权力直接移交给季午,最好她自己能快些想通,最不好,也就是等到两年后,到时必须去学校。
  刚到家的季秋和季冬根本不知道家里为了季午这个问题少女竟然展开了这么久的斗争,还轮番上阵,最后竟然不敌而退,在她们回来之际,这事也成定局了。
  季秋和季冬还没放下从考场出来后的忐忑,就从季春和季夏那得知整件事的过程,俩人听的一愣一愣的,深深对远在木屋里悠哉着的季午发至肺腑的佩服,在佩服的同时,想到她们自己,又有些不安,说到底,季午退学是因为她们,而家里好转后,季午不去上学那肯定是有原因的,而最大的原因,这两个丫头脑补起来,如果她们这次考上大学,那么家里负担就会更加重吧,所以忍不住的怀疑季午是为了她们才如此的。
  季秋和季冬听了季春季夏的话,被刘巧凤好好的打量询问一番,就放下行李,迫不及待的去找季午,想要问个清楚。
  季午睡在木屋前树下的躺椅上,慢慢的摇晃着,单手遮着眼睛,看着渐渐长大的果树,感觉时光的流逝,一年了,整整一年了,季午伸出手,抚摸着手心中冒出的几个老茧,笑了笑,这种日子虽然苦些,但体力劳动远比脑力劳动来的轻松些,不需要夜夜啃噬着被权欲所左右的心,不需要提防着别人抓住你的把柄,不需要日日辗转反侧,这一年,季午渐渐放开她的前生,真正的活了过来。
  季午看着日头,扒拉着手指算了算,目光朝着林子的那条小道看了看,季秋和季冬也该回来了,那么索性一起解决,让她真正的拥有几年平静的生活。
  季午刚放下手,就见林子里人影晃动,嘴角微翘,人未到,声先到。
  “小妹,三姐回来啦,”季秋快步走在前面,把身后的季冬甩的老远,直接奔向木屋。
  季午无语的看着木屋前左顾右盼的季秋,慢慢的站了起来,无语的叹了口气,“三姐,我在这里。”
  季秋闻声,刷的转身,看了过去,眼睛睁大了少许,用手指了指季午,呐呐的说道,“小伍,你现在也太不修边幅了吧。”
  季午头发随手抓成一个马尾巴,松松垮垮的,上身穿着白色汗衫,娇小的身材显得汗衫非常宽大而不合身,下面穿着黑色的运动裤,一个裤腿卷到大腿上,一个卷到小腿间,一上一下,整个人看起来的确不修边幅。
  后面的季冬也来到季秋身后,目光盯着几个月没见的季午,一直平静的眼神,也闪了闪。
  季午看着这两位的架势就知道为什么而来的,心中苦笑,就自己这事,上到老妈,下到这些姐姐们,哪个不是兴师动众的,其实对她自己来说,真不算什么事,可是对家里人来说,要接受太难了,果然自己当初就该少给些钱爸妈的,要不然也不会家里一有好转,就让自己重新上学。
  季午随意摆了摆手,无力的重新躺下,对身后的两位说道,“屋里还有凳子,自己搬吧,可别站着,我压力大。”
  等季秋和季冬坐到季午身旁,季午面对好久没见的季秋和季冬,看着她们两个为难的样子,也止不住的笑开了,“怎么,刚考完回来就来看我,我怎么不知道,你们这么想念我了。”
  “你还笑,我和四妹回家,你都不来接我们,”季秋嘟着嘴。
  季午瞥了眼,“有大姐二姐接还不够,考的怎么样我就不问了,估摸着你们会发挥的很好的。”
  “你怎么知道的,小妹,”季秋诧异的问道。
  季冬也抬起头,目光中透着疑惑。
  季午心中想到,没什么意外,肯定和以前那般,得偿所愿呗,两人都考中了她们填写的志愿,一个是本省G市G大新闻专业,一个是京都H大法律专业,前面的是季秋,后面的是季冬,而家里的二姐也在京都外国语大学英语专业,以后该和季冬一起去学校了。
  季午别有意味一笑,“看着你们轻松的样子,想想也知道,不过你们来我这里,不会是来兴师问罪的吧,就为了我没去接你们。”
  季秋嘿嘿一笑,看了眼季冬,猛使着眼色。
  季冬眨巴两下眼睛,刚想说出她那三字经,就被季午打断了。
  “如果来问我不去上学的事,爸妈和大姐二姐应该和你们俩说过了,所以你们也别问了,”季午堵住季秋和季冬的问题,直接说出,“我是为了我自己,和你们无关,别多想。”
  季秋砸吧两下嘴,有些骇色,猛的盯着季午看了又看,吞吞吐吐,“小妹,你。”
  季午摆了摆手,“就知道你们两个瞎想,我最后说一遍,我会去学校的,但不是现在,而且都是我自己决定的,跟你们所有人都无关,也跟家里情况无关。”
  季冬看着直接说出原因的小妹,眼睛淡了淡,愈发觉得小妹越来越有自己的主意了,不过这样的小妹,季冬知道自己有些欣赏起来。
  季秋还想再问问,就被旁边的季冬拉住衣服,还被季冬瞪了两眼。
  季秋苦着脸,得,想问的是你,不想问的也是你,委屈道,“四妹。”
  季冬摇着头,转身看着季午,“知道了。”
  季午松了口气,连忙点头,就怕这事没完没了的,果然还是季冬深的她心啊。
  “有数点,”季冬没等季午点完头,又说道。
  季午笑开,“知道了,四姐。”
  季秋在一旁一头雾水,压根没搞懂她们之间的哑谜,深感代沟问题,连忙插嘴道,“不带这样的啊,四妹小妹,你们打什么哑谜啊,我怎么就没懂。”
  
☆、第二十六章
  季午和季冬相视而笑,直接无视那边黑线中的季秋。
  季午解决了最后的一轮,终于放下心了,整个暑假自得其乐着,身心放松。随着季秋和季冬的录取通知的前后到达,家里的气氛达到一个欢乐的顶峰。
  刘巧凤整天咧嘴笑着,而季大鹏也跟着乐呵,季春和季秋眉宇间闪着喜悦,更别提季秋和季冬,而得之消息的季二鹏和季小鹏,也真心为大哥家两个侄女开心,而他们的媳妇在季大鹏家没提借钱的事后,也有了几分真心。
  季二鹏和季小鹏一合计,准备给两个侄女办个酒席,就当做叔叔的为两个侄女送上一份心意,而且也算是三家热闹热闹。
  季大鹏和刘巧凤听后,也高兴的同意了,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季春考上大专,那时候只顾着凑钱,季夏考上大学,那时候只顾着借钱,而这次两个弟弟家能做到这样,让季大鹏和刘巧凤有了些欣慰和满足,看来,没什么没钱,如果这次再问两个弟弟家借钱的话,也不可能让两个弟媳同意。
  季大鹏和刘巧凤知道家里的转变其实是季午带来的,但只要一想到那丫头的德行,两人就相视无言,真正是对季午又爱又苦恼啊。
  酒席定在风镇最好的饭店,三家齐聚,季二鹏和季小鹏对季秋和季冬能考上好学校言语间不时流露出赞扬,王丽和马舒云也面露欣喜,再怎么说,几个侄女好了,以后成家了,也不会忘记她们家的好,而且对季风和季扬也有帮助,锦上添花这事谁都愿意干。
  酒席后,生活恢复平静,而季家的院子里,还是笑语连连,特别是季秋,对于她以后的生活充满了幻想,从农村走到大城市,那是做梦也想去看看的,而季冬和季秋一对比,反而显得沉稳多了,没有高考的压力,季冬趁着在家里的时间,埋头帮季午干起活来。
  季夏看到季秋季冬考上大学,也为她们高兴,上个暑假和季秋的不对眼,早就忘却了,而且自己现在也能挣钱,面对季秋也理直气壮起来。季秋直脾气,过年的时候由于季夏没回来,倒是反思了一下她的过错,在知道季夏能够打工挣钱,言语就不像以前那么直白,整个暑假两人反而要好起来。
  日子一晃,暑假结束,季夏携着季冬提前出发去了京都,紧跟而后的季秋大咧咧的拒绝爸妈的提议,自己一个人包包一背,去了省会城市G市,开始她新的生活。
  三个人一走,家里一下子空荡荡,季春也接到去县中心小学的通知,准备起来,而随着季春一走,家里才真正的安静下来。
  刘巧凤把几个丫头房间收拾好,不用的东西归整一番,叹了口气,心中对几个女儿能够出息又是高兴又是舍不得啊,人还没走多久,刘巧凤就觉得家里像少了些什么,季秋和季冬不能像以前一个月回来一次,最起码得等着到过年才能见到,而季春的每个星期改成了一个月回来一次,毕竟不是靠着家的镇上,而是在县里了。
  刘巧凤做好午饭,和季大鹏随便吃了些,就把季午的饭放到篮子里,“大鹏,我去给小伍送饭去了。”
  季大鹏看了眼桌子上的碗筷,点了点头,“这里我收拾吧,哎,几个丫头一走,轮到我洗碗筷了。”
  刘巧凤斜了眼丈夫,“就我们两个人吃,几个碗而已,下午我得帮着小伍把围栏再修修,昨天跑了两只鸭子。”
  刘巧凤穿过林子,快速的走了过去,经过小屋,就见季午在里面烧水,连忙把篮子往木屋内的圆桌上一放,转身走到小屋里,“小伍,这里我来,你先去吃饭吧。”
  季午坐在小凳子上,在灶台后往灶膛里塞着稻草,看着灶膛跳跃的火苗,有些出神,听到进门的刘巧凤的说话声,慢慢抬起头,笑道,“妈,不用,水快滚了。”
  刘巧凤走到季午身边拎起季午,“一边去,先去吃饭,饭冷了不好,妈来。”
  季午无奈的让出位置,“好吧,那我先去吃饭了。”
  季午吃好饭,收拾好,就见老妈拎着热水壶走进屋子,接过热水壶放在床头,直起身子就问道,“妈,围栏什么时候修一下。”
  “现在,东西也带来了,”刘巧凤回身拿起放在屋外的工具,就往鸭舍走去。
  不一会弄好后,刘巧凤回到木屋前,脚步在门口停了下来,看到屋里的情形,眼睛就直了,目光含着哀怨,抬头,深呼一口气后,慢慢的走了进去。
  “小伍,你也太闲了吧,”刘巧凤真是憋不住了,倒不是她嫌弃季午不干活,这里的活季午安排的井然有序,基本没啥要自己操心的,但是,刘巧凤就是看不惯这丫头懒骨头般的躺着,人不大,却一点也没年轻人的活力,村里老少爷们干完活,不是打牌就是唠嗑,那是农村特有的。可是季午呢,刘巧凤看着躺在屋子里躺椅上的季午,衣服松垮垮的穿在身上,大腿翘着二腿,眯着眼睛,整个优哉游哉的模样,刘巧凤能不气。
  季午察觉到上方的阴影,微微睁开眯起的眼睛,看着老妈头发好像又竖立,语气无力,“妈,活干完了,我就不能歇歇了,我也不能一天到晚的没事找事干啊。”
  刘巧凤一口气不上不下,想到从上个暑假开始,只要自己对上季午就没讨到好,刘巧凤脸色正了正,好声好气的说道,“小伍,不是妈不让你歇歇,你这样一点也没活力,就像村里幺阿婆,天天蹲在村头树下无所事事,过一天是一天,你还小,就算家里同意你的决定,可是你也不能不动弹啊,别一天到晚的干完活就窝在你这个木屋里,我也没让你一天到晚的做事,就算你要休息一天两天的,我还是同意的,反正田里也不忙,我和你爸总有个人能帮着照顾这边,我就怕你闷出毛病来。”
  季午暗道,送上门了,慢慢的坐起身来,一脸诚恳,“真的,妈,你说笑吧,你可是早就说过,我如果要拿那30%,就别想着你和爸帮我看着这边,怎么现在改主意了。”
  刘巧凤眼睛一瞪,“当时我也就是说说,哪有家里人分那么清的,也就是你会算,我和你爸有时间的话,当然能帮你看着这边。”
  “真的,妈,如果我休息个一两天,这里你和爸帮我看着真没问题,我的那份还是我的,”季午顺着刘巧凤的话说了下去。
  刘巧凤用手点了点季午的额头,“就你精,我和你爸不在乎你那份。”
  季午刷的站了起来,一扫刚才的颓废,就往床边走去,蹲□子拖出床底的箱子。
  刘巧凤一脸好奇,看了过去,“怎么了,小伍。”
  季午从箱子里摸出早就准备好的背包,拿了出去,又把箱子放回原处,转身走到刘巧凤身边,笑着说道,“妈,那你就帮我看个一天吧,开始我还不知道怎么和你说呢,没想到妈真英明,让我休息休息了,我早准备去大姐那边,看看她,顺便在县里买些参考书。”
  刘巧凤看着季午听风就是雨,到现在还没转过弯来,眨眼就看到季午背起包,换上门边的鞋子,准备出去的样子。
  刘巧凤连忙阻止道,“小伍,你说你今天要去县里,怎么没和我说过啊。”
  季午换好鞋,把卷起来的运动裤裤腿放下,整理了□上的衣服,看着刘巧凤笑着说道,“妈,我是没打算今天去,但是你都同意了,我也只好顺便去一趟,这里就麻烦妈帮我照顾一天吧,明天我再回来,那我就先走了,还要让爸送我去镇上呢。”
  刘巧凤还没来得及说啥,就见季午刷的人影不见了,连忙走到屋外,就想追季午,可是刚跨出一步,就听到耳边鸡鸭的叫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刘巧凤没想到自己顺口随便一说,就被季午这丫头钻了空子,暗自抽了自己一个嘴巴,让你嫌弃季午那丫头太闲,让你看不上季午懒洋洋的躺着,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而且,那丫头以前也没多关心她大姐啊,怎么季春才走了两天,就开始想她大姐了。
  刘巧凤无奈的转身回屋子,这里离不开人,季午不在,自己还真得看顾好,没想到这丫头算起来一套接着一套的,如果自己不答应,估计这丫头也不会提起吧,毕竟她可是非常在乎她那份分成的,哎,等这丫头回来再慢慢算账吧,就不信了。
☆、第二十七章
  季午看了眼季大鹏骑车远去的背影,跳上去县城的中巴车,到了县城下车后,季午先在图书馆买好自己需要的参考书,然后不紧不慢的在县城晃悠了小半天,随便在面摊上吃了碗面条,看着天色,这才一步一步的往小叔家走去。
  季小鹏一家刚吃过晚饭,季扬起身回房间写作业,季小鹏回书房看报纸,而季春勤快的帮着王丽开始收拾碗筷,随后两人在厨房洗洗刷刷。
  这时客厅传来一阵敲门声,王丽有些纳闷,把手中的碗往水池里一放,转身对季春说道,“春,我去看看。”
  王丽走到门前,打开,看着门外的季午,目光透着不解,比较诧异,“小伍。”
  季午微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