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关系,只要我自己知道,你和爸不偏心就行了。而且,我也不想你和爸太累,这身体啊,年轻的时候不知道,我不希望以后,你们这里那里的不好,不想那么忙来忙去。这边我也做顺手了,不多,就今年,明年两年吧,到了后年暑假结束,如果那时候有必要去上学,我就直接去,妈,家里好,我才能好的,大家才能好,这些我都知道,虽然你和爸不说,但外面还是欠了很多钱,我做个两年,到时候家里这些外债肯定能还清,说不定还能存到一些,到时候二姐也出来了,三姐四姐也该独立了,我们这些小的也就不用你和爸烦心,这边,你和爸再接手,田想种多少就种多少,妈,你说呢。”
  刘巧凤听的一愣一愣的,合着这一年不到的时间,小女儿把家里的人以后和未来全部安排了,而且还附带着安排了自己和丈夫,怎么越听越觉得季午这丫头想的也忒远了吧。
  刘巧凤听着听着,直视季午,越发觉得季午看不透了,想起什么后,低声说道,“那个,小伍,你就这么笃定你能直接上高三,别人学校能让。”
  季午笑了笑,“妈,你可别忘了,咱二叔是做什么的,他老丈人多多少少跟县里高中有些关系,我只要成绩达到那个标准,这些都不是问题的。”
  刘巧凤有些不相信,但听了季午这么说,也没反驳,只是有些疑问,“你二叔会帮忙。”
  季午知道老妈为什么这么担心这个问题,一直以来,二叔和自己家也只是普通来往,随即说道,“或许会的,妈,这个你就别操心了,现在说这些太早了,而且,去不去学校,我现在还真没这个心,所以,到时候再说,你也别担心了,就算我不去读书,也会好的。”
  “不行,你想让我和你爸被吐沫星淹死啊,”刘巧凤觉得什么时候去学校倒不是问题,有问题的是去不去。
  季午瞄了眼急起来的老妈,喝了口茶,不紧不慢,“妈,我知道,你和爸不就担心别人说你们偏心吗,这事我刚才就说了,只要我不这么想,就行了,所以,就按我刚才说的定了,以后也别提上学的事。”
  刘巧凤被季午直接利索的一唬,楞了楞,然后眼睛瞪大,“好啊,我现在总算知道了,你这丫头,合着不想上学了吧,你的上进心呢,我现在后悔死了,怎么就听了你说的,让你缀学,虽然你没闲在家,虽然你真帮着家里增加收入,可是,如果你一开始提议提议,我和你爸也能把这些做好的,根本用不着你缀学啊,小伍,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就打这主意了,不想上学了。”
  季午一听上进心这词,就想到自己猝死,眼睛无力的闭上,叹了口气,季午知道她回来后,有些避世的心理,不愿再上进,重来一次的人生,季午想随心所欲的活着就好,哪怕一辈子不走出这个村庄,哪怕一辈子做个没学历没文化的人。
  “妈,我承认,我是早就打定主意了,学校上不上,对我来说,真不重要,去年正好赶上家里困难,我顺应家里的需求,就提出缀学,其一为了减轻你们负担,其二为了家里增加点收入做点事,其三就是为了我自己,所以,妈,这两年就别提这个事了,或许等我想通了,也就去学校。”
  刘巧凤心里惊了又惊,果然如此,刘巧凤神情不定,暗想着,季午这丫头整天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什么时候没了好胜心好强心的,这一瘫索性瘫到底了啊。
  刘巧凤看着季午的眼睛,看出那种坚定,叹了口气,这丫头到底也是为了这个家才会这样的,刚才季午的那番话,让刘巧凤有些揪心,几个大的个个上进,而这最小的,怎么会成这样了,难道真被自己那一巴掌给打蒙了。
  季午在门口送走老妈,深深呼吸一口屋外自由的空气,看着黑下的天空,往门框上一靠,目光停在前面白晃晃的水流上。
  季午知道这事早晚得说个明白,现在的季午真的不想再过以前的日子,可能物极必反吧,季午也了解自己现在的心态,不想重蹈覆辙,那就别踏出这个村庄,季午知道她是个权欲非常强的女人,而一个人的本性也不是说变就变的,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自己调整一段时间,适应这种无欲无求的生活,那样才会真正的改变。
  季午知道爸妈肯定会失望,虽然她现在是打着为家里增加收入的旗号,但多少还是为自己打算多一点,才不想去学校,谁家的爸妈不希望女儿儿子成龙,但现在的自己,可能真的不能如他们所愿了,但季午不后悔这个决定,因为现在的生活确实是季午所想要的,而上学,只有等到她真正想通后,才会继续。
  季午沉重的目光消散,转身关上木屋的门,走到床边,看着窗户透进的月光,和着衣服往床上一躺,双手垫在脑后,眼睛盯着屋顶,不一会,嘴角微微一笑,心中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现在的她反而开始在乎起家人的想法了,这是那个时空早已忘却的,这样也好,现在的季午除了家人,其他还有什么可在乎的。
  刘巧凤回去后,一夜没睡,一边高兴季午真心为了这个家,一边苦恼季午现在的想法,不读书,代表一辈子靠天靠地吃饭,虽然季午没说不去,但最起码现在,季午是死心踏地的想呆在家里了,刘巧凤左右为难啊。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季午看着送饭来的老妈,那脸色变来变去,每次对上自己就欲言又止,而且频繁的对着自己唉声叹气,季午就当没看见,这事得老妈自己想通。
  谁知道,刘巧凤还没想通,接着季大鹏也跟着苦恼了,听了媳妇说的事,季大鹏立马找上季午。
  季午看着走了老妈,又来老爸,当下就把那些话又老调重弹了一遍,这下好了,原来对着一个老妈,季午就觉得头疼,现在时不时就出现在她周围的老爸,边抽着烟,边用那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瞄来瞄去,看的季午胃疼心疼。
  这两人还没解决,暑假就到了,刘巧凤和季大鹏接过季午给的分成,喜悦是喜悦,可一想到这丫头从此荒废下去,那钱在刘巧凤和季大鹏眼里有些碍眼,吃人家嘴软,收人家手软,这些收入可是季午起早贪黑,亲手给挣回来的,除了些重活让他们两口子上,其他都是季午一手承包,这钱收了吧,还真没理由去强硬要求季午什么。
  季午汇报了一下,这半年的支出和收入,看着那边拿着钱全然没兴奋的爸妈,心中了然,不过也没说什么,在家吃了午饭,藏好自己的那一份,就回到木屋那边,窝在屋前长大些的果树下,晃悠着身下的躺椅,看着书。
  刘巧凤和季大鹏真心没什么办法了,想说说季午,没底气,不说说季午,夫妻俩心里憋着一口气,两人越发不知如何是好,也更加确定,现在的季午根本不是他们夫妻能对付得了的,论气势,比不上,论理由,更加比不上,拿出父母的款,可别,家里用的存的钱,那可是季午挣的,两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季午逍遥自在,开始还觉得这丫头多少会顾及他们的感受,可到现在,任是没看出来,反而比以前更加懒散,一天比一天悠哉。
  季春放假后,先去县城看了趟季秋和季冬,买了些用的吃的,好好的鼓励了一番为高考做准备的两个妹妹,然后回到家,就见爸妈神色恹恹,不明所以,而季大鹏和刘巧凤看着大女儿回来,就么多日子憋着的心事,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季春当然不相信,但看到爸妈那为之苦恼的脸,有些诧异了,“爸妈,小妹真这样说的。”
  季大鹏和刘巧凤颓废的点了点头,刘巧凤连忙说道,“大丫头,你要好好的说说小伍啊,她原来的成绩还不错,退学的时候,那个老师也可惜着呢,现在一年快到了,家里也好转了,我接手这丫头的活应该没问题,但是,现在这丫头有些拧巴了,怎么就一门心思的不想上学了,那时候让她退学,我和你爸,开始也不同意的,但听了这丫头的话,觉得只要家里好转,立马让她继续上学,早知道现在这样,我和你爸肯定不同意啊。”
  
☆、第二十一章
  季春听了爸妈的话,想起季午去年到今年的行为举止,慢慢的察觉出一些蛛丝马迹,从季午退学回来后,季春就没听季午提起过学校的事,也没提起和她要好的同学,这样看来,季午的确不想上学了,可是不上学,代表着没有学历没有文凭,季午以后怎么办,难道像爸妈一样,一辈子呆在农村。
  季春看着爸妈忧心忡忡的神情,安慰一番,想起什么后,说道,“爸妈,这事我会说说小伍的,放心吧,她如果看见季秋季冬能考上大学,肯定会有想法的,过段日子就回神了,爸妈,那个我有件事得跟你们说说。”
  刘巧凤听了季春的安慰,心理好受多了,看着大女儿眼睛含着喜色,心松了松,猜测道,“不会是找对象了。”
  “妈,瞎说什么哪,”季春不好意思,脸微红,“爸妈,那个,我新学期会调到县中心小学去当老师,暑假过后,就要去。”
  刘巧凤和季大鹏四眼相对,面露喜色,异口同声,“真的,大丫头。”
  季春点着头,放假的时候,听到这事,自己也比较意外,但校长非常确定的告知,让季春不可置信,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能去县中心小学去当老师,瞬间有些蒙,不到半天,学校其他同事知道后,一个个的恭喜声,才让季春回过神,所以听了爸妈吩咐看完季秋和季冬,立马回到家,就想把这消息告诉他们,也让他们高兴高兴,谁知道,家里小妹竟然不想去上学了,这事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刘巧凤看着大女儿那肯定的点头动作,顿时笑开,忘了刚才烦恼着的事,拉着季大鹏的手臂,摇晃起来,“大鹏,咱家季春出头了,竟然能去县里中心小学,真是太好了。”
  季大鹏还是比较稳重,忽视那双颤抖的手,忽视那直楞楞的眼神,那的确是比较稳重,半天才说道,“恩,以后也能找个好人家。”
  季春一听,脸红了红,“爸妈,你们又说了,还早着呢,不过,我去了县里的话,以后你们可以轻松点,我工资也会多一些。”
  刘巧凤和季大鹏被这个消息震的乐开花,满心满眼都是喜悦,连忙点着头,“是啊,是啊,家里会越来越好的,好啊,咱家又有好事了。”
  中午,季午拖着布鞋,摇晃着手中的枝条,赶着鸭子下水,然后开始清理鸭舍的卫生,眼睛下面,蒙着一块自己缝制的口罩,身上穿着干活的外套,动作利索的收拾好后,这才跨出围网,慢慢直起腰身,一把拉下脸上蒙着的口罩,深呼一口气,看着清洁干净的鸭圈,满意的点了点头。
  回到木屋前,就脱下外套,走到果树下,挂在树枝上,然后去池塘边洗了洗手,又顺带着洗了把脸,就听到身后有人叫她。
  季午摸了把潮湿的脸,睁开眼睛,转头看了过去,笑开,“大姐,什么时候回来的。”
  季春看着季午的样子,微微皱了皱眉头,顺手就把篮子搁在木屋前的圆桌上,走到池塘边,“刚到家,上午去了趟四中,看了看季秋和季冬,她们两个没多久,就得高考了,时间紧张,送了点东西,我就回来了,这不,刚和爸妈吃过,就给你送饭来了。”
  季午点了点头,笑了起来,“去县城了,估计三姐四姐都没空和你聊吧。”
  “哪里有空,把东西给了她们,她们就回教室去了,还没说上话,”季春话里话外的提着季秋和季冬,就是不见季午一丝动容,随即说道,“看她们这么认真刻苦,我觉得这次肯定能考上大学,再过个四年出来,分在城里工作,那就是城里人了。”
  季午好似没察觉季春话中话,用手臂上的袖套随意擦了擦脸上的水珠,然后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看着远处说道,“是啊,三姐四姐成绩好,如果发挥正常的话,肯定能考上的,而且爸妈早就开始存她们的学费了,这下我们家可是有三个大学生了,爸妈肯定被村里人羡慕死了。”
  季午说完后,转头看着河边站着不动的季春,“当然,还有大姐,也是爸妈的骄傲。”
  季春目光盯着季午的眼睛,在那坦然的目光中,看不到一丝的羡慕和憧憬,心中止不住的打起鼓,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怎么小妹还是无动于衷啊,难道真的像爸妈说的那样,不想上进,学不进去了。
  季午微微低头,躲开季春灼灼的目光,心中呜呼哀哉,走了老妈,又来了老爸,自己好不容易让他们不管不问了,这么快,大姐又冒出来了,这事什么是个头啊,自己也就是想清静几年,想安稳的过几年平淡的日子,怎么就这么难呢。
  季午就当没看见大姐幽幽的表情,看向不远处的圆桌,笑着说道,“大姐,什么菜啊,今天你回来,爸妈肯定做好吃的。”
  季春无语的看着走到圆桌前的季午,额头跳动着,从没脾气的季春,火气蹭蹭的往上涨,合着她明说暗说,这丫头啥也没听懂,就知道吃。
  季午浑然不觉,拿出饭菜,把凳子拖了过来,一屁股坐下,埋头开吃,边吃边对慢慢走过来的季春说道,“大姐,你烧的菜味道就是好,我一吃就能吃出来,妈烧菜,根本看不着油,我都以为我吃的是水煮青菜呢。”
  季春深呼一口气,然后又慢慢的吐出来,低头看着季午,入目的就是脑勺后那根马尾巴在左右摇晃着,不知觉的皱起眉头。
  季午快速消灭午饭,谢绝季春帮忙,自己动手洗干净后,放回篮子里,淡淡瞄了眼季春,就发现季春脸色变成黑漆漆,头上有种冒烟的感觉,想了想,就把篮子递了过去,笑着说道,“大姐,麻烦你送饭了,晚上让妈送过来就行,你刚回来,也好好休息休息,那我先忙了。”
  季春一把接住塞到自己手里的篮子,看着如风般刮过她身边的季午,这才发现季午这丫头只留了个背影给她,人早就跑进小屋忙这忙那,压根忘了她还在这里。
  季春到底没问出口,或许不知道该如何问,或许不知道该怎么问,季春觉得作为季午的大姐,对季午还真没上心,季午的改变,其实家里人都清楚,但又有几个去亲自问问,又有几个去真正了解现在的季午,或许,季午变成这样,大家都有责任吧。
  季春话到了嘴边,还是噎了下去,现在她没资格去质问季午为什么不去上学,季午退学是因为家里原因,现在家里好些,就让季午去上学,如果以后又不好呢,那么季午是回来还是继续,季春自己问自己,在这个家里,一旦面临困境,爸妈不会让上大学的季夏放弃,更加舍不得让即将考上大学的季秋和季冬放弃,那么剩下的还是季午,这对季午何其公平,而且现在家里的好转,还是季午带来的。
  季春头脑有些转不过弯来,神色茫然的回到家,刚走进院子里,刘巧凤就迎了上来。
  “怎么样了,说通了没有,小伍怎么说的,”刘巧凤接过季春手中的篮子,急忙问道。
  季春无意识的松开手,怔怔的看了眼老妈,张了张嘴巴,叹了口气,“妈,小妹看着好像比以前开心多了,她。”
  刘巧凤眼色还是有一些,一听大丫头说的话,瞪了眼,“你不会压根没和小伍说吧,你这做姐姐的,难道想看着小伍一事无成,就这样下去。”
  “妈,小伍这一年可不算是一事无成吧,”季春说道。
  刘巧凤发现成语用错了,摆了摆手,打着哈哈,“反正就是这意思,你也想她好吧,那就说服她去读书,你妈我老了,想当年,我也算是上过学的,所以更加了解不读书的苦,以前那些回城的同学,哪个不是混成丨人样了,就我,跟着你爸,一事无成,成了个老农民,最大的成就,就是生了你们几个,就想看着你们一个个学业有成,然后变成城里人。”
  季春知道老妈这生的愿望,所以不管家里多穷,哪怕借钱,也要她们一个个的去读书,就是希望她们成龙成凤,现在看到季午这样,老妈肯定心中不舒服。
  “妈,那个,我有空会找小妹好好谈谈的,你放心吧,她说需要两年时间,这两年我们总能说服她的,”季春无可奈何的说道,想起刚才季午的举动,那丫头明显察觉到她的意思了吧,可就是拐着弯的转移话题,季春知道自己也不是个劝人的料,想了想,对刘巧凤说道,“妈,看到小妹那样,我开不了口,要不然,等季夏季秋季冬她们回来,让她们试试看吧。”
  
☆、第二十二章
  刘巧凤一听,大失所望,做老师的大丫头也失败而归,估摸着其余三个丫头齐上阵,结果也不会太好,但季午只有一个人,家里这么多人,就不相信了,纠正不了那丫头的想法,“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大丫头,你有空还是敲敲边吧,这小伍,我和你爸还真是招架不住了。”
  季春有些疑问,目光看向刘巧凤,有些不明白最后一句话的意思。
  刘巧凤想起那天,季午无意识散发出的那种气势,深深觉得可能是错觉,但现在,在季午那丫头面前,刘巧凤还真就无法训斥了,所以才会向丈夫诉苦,然后季大鹏亲自上阵,哪里知道一个回合下来,大鹏就被季午拿捏住,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但可以肯定让季大鹏熄火的一定和他那宝贝烟有关系,因为那天从季午那里回来后,大鹏就在房间里面翻箱倒柜的,估摸着把他那宝贝烟换了个地方,自己夫妻俩不是现在小伍的对手,就想让季春上,好吧,半个回合也没有吧,大丫头也熄火了。
  刘巧凤看着季春的疑惑,脸色变了变,这事可不能说出去,做父母做到这份上,太丢人了。
  刘巧凤摆了摆手,转身拎起墙角的锄头,往院子外走去,“季春,我去屋后干活,你把你房间收拾一下,顺便把其他丫头的房间也收拾一下,过不了多久,这些丫头也该回来了。”
  季春点了点头,知道老妈说这话的意思,季夏不久前寄回来一封信,上面可是说了回来的时间,算算日子,大约后天该到家了,老妈一直担心季夏,看不到人,总是不放心,心里肯定算着季夏回来的日子。
  刘巧凤晚上送饭时,目光不住的打量着那边慢吞吞用饭的季午,然后开始每日一说,絮絮叨叨的说着知识改变命运,学习使人上进,读书成就未来,自从那次知道季午打算后,刘巧凤骂不得,打不得,只能每天游说,不管怎么样,多说总比少说好,说不定,哪天,这丫头就改主意了。
  季午拿话当菜,吃口饭,转头认真的听一番,然后继续吃口饭,又继续耐着性子听一段,总之在话结束的时候,季午也用饭完毕,然后笑着点头,“妈,你说的太好了,就妈这觉悟,都是以前那年代闹得,要不然准是人才,妈,下次再说说吧,我觉得听你这么一说,饭也吃的多了,你看,我这些日子都养胖些了。”
  刘巧凤收拾碗筷的手,顿了顿,刷的抬头看着那边笑眯眯的季午,眼角直抽,手抖了抖,快速把盒子碗筷收拾进篮子,哼了一声,站了起来。
  “小伍,你这态度不对,”刘巧凤忍不住开口说道。
  季午也跟着站了起来,走到刘巧凤身边,上手就抱住刘巧凤的手臂,“妈,我真心夸你来着,你这是想多了。”
  刘巧凤哭笑不得,怎么现在这丫头戳起人心口,那么准,“小伍,妈只是让你想明白,人啊,还是要靠自己,你的那几个姐姐以后再好,那也是她们自己努力的,虽然你们现在姐妹情深,可是你一天不努力,就会活在最底层,你说,到时候,你那几个姐姐嫁了人,谁来帮你,爸妈总是会老的,你爸对他那两个弟弟好吧,那肯定是好的,我嫁给你爸的时候,二鹏和小鹏还没成家,有好的都紧着他们,你看现在,他们成家立业了,只顾着他们自己的小家,而你爸还是农民一个,靠谁,还不是靠自己。”
  季午明白也了解,老妈说的是对了,可是现在压根跟她的目标不符合,上辈子就是这样努力的,那结果,季午现在还没忘却,所以说,过什么生活,那得看你自己想要什么,而目前,季午想要的不多,就是做个自由的人,而另外一方面,说到底,季午也觉得她现在不能适应学校的氛围,毕竟这么大人了,和一帮少女少年们呆在一起,季午无法想象。
  季午低头沉思,随即嘴角弯了弯,语气低沉,“妈,你说的我都知道,我又没说不去,只是得等个几年,放心吧,妈,家里操心的事这么多,我也不想你整天操心,妈,你就信我吧。”
  刘巧凤暗自叹息,这话说的,好像什么都懂似的,你才16好不好,还没到36啊,位置颠倒了吧,怎么就反过来宽慰自己了,她才是当妈的,不操心,怎么可能。
  刘巧凤伸手就点了点季午的额头,两眼一瞪,“你可记住你现在的话,什么时候去,我也不管了,但是,你给我上心点,别整天懒散,全家就你最悠闲,我和你爸都看不过去了,挣钱是事,学习也是事,书也给我多看看,你要向你姐姐们学习学习,知道吗,我觉得,最好这个暑假完了,你就想通,正好你大姐去县里中心小学当老师,那边肯定有宿舍,到时候,你就住那里,也省的你一个人住校,我不放心。”
  季午无语的低着头,可在听到最后的时候,目光变了变,慢慢抬起眼帘,“妈,你说大姐去县里当老师了,什么时候的事。”
  刘巧凤眉开眼笑,“小伍啊,你可要上进,你大姐暑假结束刚得到的通知,新学期就去,要是季春早点能去县里,季秋和季冬也不用住校了,不过,还有你呢,到时候,你就跟你大姐住,又省钱,又可以相互照顾着点,多好。”
  季午的面容,慢慢的淡了下来,有种凝结的平静,一字一字,“真的。”
  “那当然,现在镇中心小学老师全知道了,村里人估计也快知道,我就说,我们家季春聪明能干,要不然县里中心小学怎么就选季春了,小伍,你可要好好努力啊,向你大姐看齐,知道吗,你以后只要有你大姐一半能耐,能捧上铁饭碗,我和你爸也满足了,季夏季秋季冬都是好的,就你,怎么就不想读书了。”
  季午听着刘巧凤又老调重弹,已经没心情听下去了,季春的事,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季午知道,那次猜测成真了,可是没想到是这种方式,看来那个姓任的家伙,还是有些手段的。
  季午送走刘巧凤后,就关上木屋的门,走到窗户面前,抬手拉开挂着的花布窗帘,目光盯着远方,天空一个月亮,水里一个月亮,明晃晃的,照在季午的心上。
  季午眼睛眯起来,掐着手指算了算,不一会儿,嘴角扯出一丝笑意,而眼神更加冷淡下来。
  季午整理了一下前生的记忆,对海县的转折点可是记忆犹新,那可是人人都知道的。
  那个姓任的家伙,全名任诚,人称任总,县中心的大饭店就是他的名下,自喻为成功人士,说到底不过是仗着他家老头子的势力而已,这种人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老子。而他老子,全名任明峰,海县现任县委书记,人称任书记,算得上是海县的一把手,土生土长的海县人,自从他上任以来,就把海县牢牢的掌控在他手中,整个县委班子成员,基本以这位任书记为第一人。
  季午知道任家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但算算时间,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才会湮没,而季春暑假过后,就得去县中心小学了,这不长不短的时间,季午如果放任不管,那么等着季春的可不是什么好事,毕竟那个姓任的家伙,看着是个斯文人,骨子里就是一斯文败类,三年前就和现在副县长潘长全的女儿结了婚,结婚缘由,在季午了解现在海县的局面,想想也知道,现任的县长快退休了,下面的接班人还没选定,而作为一把手的任书记怎么可能会让意料之外的人登上那个座位,所以才乘势和最有可能升上来的潘家结为亲家。
  季午说姓任的家伙是斯文败类是有原因的,听说他结婚后,仅仅三年时间,就藏娇无数,虽然是道听途说,但不管如何,这姓任的,都不是个好人。
  季午叹了口气,心中暗想,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只有等到那个人,她才有把握加快任家的颠覆,不过,在这等待的时间里,季午还需要在以后的半年时间里,看住季春,以防万一。
  季午不知觉的皱了皱眉,哀怨的看了眼外面明亮的月亮,觉得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以后一段时间真的闲不了了,最起码在这件事解决前,是不可能安心睡觉,放心养鸡鸭了。
  揉了揉双颊,季午跺了跺发麻的脚,转身环顾四周,目光闪了闪,不管怎么样,谁让自己的生活不平静,自己就让他的生活不平静,谁让自己无法做闲人,自己就让他做一辈子的闲人,好不容易得来的重生,就想着平淡过日子,谁挡着自己的路,自己就让他无路可走。
  季午在黑暗的屋子里勾起一抹笑意,楚韬,海县比较传奇的空降县长,海县后来的县委书记,把海县成功变成海市的领路人,季午怎么可能不知道,但涉及他的资料少之又少,在他成功改变了这座城市后,一去不复返,而季午现在等的,就是这个人。
  
☆、第二十三章
  季夏穿着花色的连衣裙,踩着高跟鞋,拎着行李包下了中巴车,站定后,环顾一眼这个她长大的风镇,呼吸了一口带着泥土气息的空气,暗道,回来了。
  季夏眉目间流露出怀念,一年的大学,在季夏来说,眨眼间就过去了,可是就一年未回,季夏就开始深深想念这个并不繁华的小镇,或许用落后来形容更恰当一些,也只有在这里,季夏觉得才能做回自我,恢复本性。
  季夏目光落在车站外的人影上,高举起手,摇晃了几下,喊道,“爸,这里。”
  季大鹏顺着声音看了过去,立刻推着自行车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着季夏一番,不住的点头,“好,回来就好,你这丫头,过年也不回来,可让我和你妈担心死了。”
  季夏一听,微楞,不自在的低头,目光有些回避,低声说道,“爸,是我不好,我只是想趁着寒假打打工,最起码,能让家里减轻一些负担,我是做姐姐的,总要为其他三个妹妹考虑考虑吧,最小的季午还退学在家,我还想让她读书呢。”
  季大鹏叹了口气,说来说去,还是自己不中用,家里小的,一个个开始为这些烦心了,这事不怪季夏,季大鹏拍了拍季夏的肩膀,然后把季夏身边的行李包拎起,架到车座旁边,用绳子捆绑起来,对旁边站立着的季夏说道,“回家吧,回来就好,你妈在家等着你回去呢。”
  季大鹏看着在后座坐稳的季夏,就跨上车往家里骑去。
  季大鹏骑车路过村里的小路,村里人看着一年未归的季夏,纷纷热情的打着招呼,交头接耳。
  季夏坐在后座,听着乡音,嘴角挂着笑容,不时的和村里人打着招呼,心中有种充实感,这可是在大城市里所没有的。
  季夏到家后,刘巧凤拉着季夏看了又看,和季大鹏表现的如出一辙,看着越来越俊俏的二女儿,止不住的满心欢喜。
  季春站在一旁,柔声说道,“二妹,你可让爸妈担心死了,信上写的不详细,爸妈打电话去你学校又没人接。”
  季夏一听,看着季春和爸妈,“是我不好,爸妈,大姐,我没写清楚,学校放假,电话肯定是不通的,以后不会让你们担心了,我会记得写清楚些。”
  刘巧凤看到季夏懂事些,还用她打工的钱给家里人买了些东西,心里虽然有些责怪这丫头乱花钱,但还是止不住的有些开心,毕竟是季夏自己挣来的。
  刘巧凤拿起季夏给自己买的衣服,满心欣慰,不容易啊,这二丫头也想着家里人了,当下就把衣服套在身上,听着季夏和季春的夸奖,面露笑颜,顿时觉得年轻了好几岁。
  不过在脱下衣服的瞬间,刘巧凤看着季夏那身光彩艳丽的连衣裙和高跟鞋,皱了皱眉,深深觉得季夏看着是懂事些,可还是喜欢打扮,不过现在用她自己的钱,刘巧凤倒不好多说些什么,刘巧凤转头又想起季午,把现在通身带着气质的季夏和窝在木屋里面的季午一比较,刘巧凤脸色沉了下来。
  季夏还不知道季午的事,看到老妈突变的神情,疑惑的问了问大姐季春。
  而季春这两天的察言观色还是有些用的,当下就明白老妈肯定又想起季午了,看着季夏送上门来,觉得可以把烫手山芋放到了季夏手上,就把季午的事说了一遍。
  季夏头上青筋直冒,就一年不见,怎么可能,季午那丫头鬼精鬼精的,能上学还不赶着就去,怎么可能不想去,而且竟然喜欢养鸡养鸭养鱼了。
  午饭过后,季夏抢走大姐给季午送饭的活,就急急的奔向她还没去过的木屋,而季春担心季夏对季午说话太狠,也跟着季夏后面而去。
  季夏刚出林子,就觉得眼前一亮,有些震惊,而刚才的怒气顿时消散了一些,看着收拾的井井有条的鸡舍和鸭舍,还有木屋周围的花花草草,开始对季春和老妈说的话表示怀疑,怎么可能,季午一直是典型的偷J耍滑的料,什么时候这么能干了,越发不相信,把目光投到季春脸上,迟疑的问道,“这些真是小妹自个干成的。”
  季春一听,就知道自己这个二妹想些什么,温和一笑,“恩,从头到尾我可是看着的,真是小伍干成的,家里去年和今年已经拿了小伍的两笔钱了,这里都是小妹管的,爸妈没过问,我也只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