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去,没去成,这次过年,正好凑空去找季秋,季风和季秋岁数差不多,小时候就玩在一起,而且季秋又像男孩子,所以比较投缘,而其他的几个姐姐妹妹,季风倒是没多少感觉,唯一的弟弟季扬又一直待在县里很少来往,所以也只对季秋有些感情。
  季风平时又不怎么碰到季秋,毕竟一个在县四中,一个在县一中,现在他又是高二,老妈管的严,想了想,就对季二鹏低声说道,“爸,这次过年,我想去大伯家住几天。”
  话刚完,季二鹏还没来得及说,马舒云耳尖的听到了,厉声说道,“不准,你心都玩野了,明年你就上高三了,给我待家里。”
  季风被老妈喷了一头吐沫,苦着脸,对季二鹏猛使眼色。
  “舒云,刚才我接到小弟电话,季扬过年也会去,要不这次就让季风也去玩两天吧,”季二鹏还是有些妻管严的,但心里却不想跟大哥家远了去。
  “季扬也去,”马舒云听到重点,连忙问道。
  季二鹏点了点头,“我每次想回去,你都拦着,今年就让季风去走动走动吧,总不能每年都让大哥来一趟就走,以后会越来越远的。”
  “你这是怪我了,季二鹏,我不让你去,那是乡下咱家没房子没地,去了干嘛,你舍得让你大哥大嫂兴师动众的为你忙前忙后,我只是不想麻烦他们,而且,每年大哥大嫂一大家子来,我哪次不是好吃好喝的供着,你真没良心,”马舒云眼睛红了红,瞪着季大鹏。
  季风见风使舵,连忙上前搂住老妈的肩膀,“妈,那我不去了。”
  “这次想去就去吧,反正你弟弟季扬也去,你们两个照应着点,虽然不怎么见面,但是你给我记住了,对他好点,照顾点他,知道吗,别一去就和季秋疯,”马舒云哪里能让儿子不去,小弟季小鹏已经升上主任了,虽然自己家没什么事求着,但指不定以后需要啊,而且,看着季小鹏那架势,离出头日也不远了。
  季风无语的看着老妈,叹了口气,心中知道老妈打得什么主意,但不管怎么说,到底目的达到了,倒也是点了点头。
  而旁边的季二鹏当然也知道,不过也没说什么,只是嘱咐了一声季风,让季风照顾点季扬,因为这也是季小鹏电话里关照的。
  季大鹏回到家,和媳妇说了下过程,就见自己媳妇笑起来,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还能怎么,咱家也算是礼尚往来了,以前每次去,我心里就揪着,借钱,还钱,都得腆着个脸,不借,我还得好声好气的说不好意思,这次去,终于不是去借钱,而是送东西,大鹏,这感觉真好,”刘巧凤连忙说道,深深的吐了口气。
  季大鹏挠了挠短发,嘿嘿一笑,想起什么后,说道,“对了,二鹏和小鹏让季午继续上学。”
  刘巧凤点了点头,脸色沉重,想到小女儿,就满脑子的苦恼,这事还真得让季午那丫头自己决定,因为她现在太有主意了,“这事不急,过两天,我抽空问问五丫头,就算小伍上学,我们两个应该也能接手那边。”
  季大鹏听媳妇这么一说,就把这事扔一边了,掏出烟,正准备抽。
  “你打电话没,”刘巧凤瞪了眼丈夫,“别告诉我,你忘了。”
  季大鹏手中夹着烟,还没点,一听,猛拍大腿,烟也飞了,“我还真忘了,就光顾着和二鹏说话了,后来二鹏媳妇回来,我就走了。”
  刘巧凤上手就扭了扭季大鹏的后腰,“我不管,你得找个时间去二弟家给季夏打个电话,我真不放心。”
  “行了,”季大鹏嘶了一声,暗道,自己媳妇手劲越发重起来,连忙说道,“过年的时候,反正我们也要去,到时再打电话吧。”
  刘巧凤这才放手,“你啊,让你做个事,你也忘,就是不知道季夏现在怎么样了。”
  “季夏这么大了,你不是也说,她聪明,放心吧,”季大鹏只能安慰起自己媳妇,谁让他一高兴,把这事给忘了。
  快过年了,全家总动员,忙碌的准备过年的东西,而今年过年比较宽裕些,刘巧凤就想着给这几个丫头每人买件新衣服。
  “妈,我就不要了,”季午一听刘巧凤的打算,就直接回绝,现在的衣服还真没季午想要的,买回来也浪费,索性不要了,穿大姐上次给她的,也还行,反正自己也呆在家里,穿什么都无所谓。
  旁边的季冬沉默着,这些外在的东西对季冬来说真没那么在乎,自己家也就大姐和二姐的衣服最多,后来季春工作就更多了些,而二姐有时穿穿大姐的,有时也磨蹭着爸妈给她买一些,所以家里三个小的,基本就穿季春和季秋穿过的,反正也没坏,只要能穿都一样。
  “小妹,你真不要,”季秋把凳子移到季午身边,凑上前问道。
  
☆、第十七章
  季秋心里想的与季冬季午不同,刚才一听老妈的打算,非常高兴,多少年了,衣服是一个穿过,然后下一个接着穿,直到破损,可是这衣服质量好啊,经过这么多年,楞是没怎么破,现在总算老天开眼,让老妈想起家里还有三个小的经常穿两个姐姐的衣服,一件自己的也没有,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对季午的回绝有些不解。
  刘巧凤也正眼看了看季午,“怎么,以前你吵着不想穿你姐的,现在我给你买,你还拿乔了,不要也得要,算是给你的奖励。”
  季午郁闷的低头,拿起八仙桌上的茶杯猛灌了一口,抬眼瞥了眼瞪着自己的老妈,无力的点头,“行,妈,我要还不行吗。”
  季春温和一笑,现在能这样,她心中到底好过了些,这么多年,看着妹妹们穿自己的衣服,心里多少有些别扭,这次,老妈能舍得,季春也为家里的状况变好而高兴。
  年初一,季大鹏和刘巧凤看着早起的几个丫头到他们房间给他们拜年,穿着漂漂亮亮的,每个人都是一身新衣服,心中感慨万分,暗道,又是新的一年了,以后会越来越好,这些丫头也越长越大了。
  随后,季大鹏和刘巧凤乐呵的给每人一个红包。
  季午接过红包,拉了拉身上的红棉袄,眉心直跳,无力的谢过爸妈后,随着几个姐姐一家一户的去拜年,村里有些人,对季午来说早就模糊记不清楚,趁着这次,倒是重新又认识了一遍,一圈下来,压岁钱是没什么,但兜里全是糖果。
  季午每到一家,这家人第一句就凑到她身边问问去年的收成,哎,季午知道乡下是淳朴,可还真有点应付不了这种明面上的围攻,因为这些熟悉的村里乡亲并没多少坏心思,最多也只是打听打听而已,所以季午模糊的回了两句,就连忙拉着几个姐姐就往家里去。
  年初二,季大鹏和刘巧凤就带着四个丫头去了镇上季二鹏家里,其实在季二鹏和季小鹏成家后,开始还来了乡下几次,但是随着季大鹏家丫头越来越多,生活上有些吃力,导致家里太穷,无法接待这两个弟弟,毕竟来一次,总得做一桌子菜,不好也拿不出手,太好,经济上又承受不了,所以,到后来,季二鹏和季小鹏心中也有数,索性不回乡下,而是季大鹏反过来每年带着全家跑一趟城里和镇上,也算是三家一年一次的团圆了。
  因为人多,所以大家只是走着去镇上,花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中午之前就到达,季二鹏和马舒云表现的非常热情,大家相互拜了年后,季二鹏留着客厅招待季大鹏和刘巧凤,时不时的问问旁边季春工作上的问题,马舒云在厨房忙上忙下,而季扬只顾着和季秋勾肩搭背,不一会,俩人就脚底抹油,溜了出去,所以客厅就剩下季午和季冬沉默的坐在一边,而季午也乐意这样,索性窝在沙发上抱着热热的茶杯,喝着茶,磕着瓜子。
  季二鹏在聊天过程中,目光投在对面默不作声的两个侄女身上,有些好奇,“大哥大嫂,小伍现在文静多了吧。”
  话一出,季大鹏和刘巧凤四眼相对,他们夫妻俩这半年,天天和季午处在一起,季午那么大的变化现在想想也觉得不可思议,但对不了解季午的二弟,夫妻俩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是的,长大了,也懂事了,”刘巧凤沉默后说道,只能把季午好的一面夸夸,而季午其他的想法和作态,刘巧凤现在也看不太清了,想到这,心中还是有些惆怅。
  季二鹏点了点头,“那大哥大嫂准备什么时候让小伍上学。”
  话一出,夫妻俩又噎住了,这事在年前就问过季午了,哪里知道,那丫头睁大眼睛,无辜的表示几年还没到,等到了再说,压根不想谈这事。
  “二弟,那个家里情况你也知道,等些时候宽松下来,再让小伍去上学,”刘巧凤思考着回到。
  季二鹏一听,脸色就不怎么好,但想想,这毕竟是大哥家里的事,自己这做弟弟的也没资格说,大哥家情况自己也知道,叹了口气,“大哥大嫂,你们也要为小伍考虑考虑啊。”
  季大鹏夫妻俩垂下眼眸,心中暗想,是考虑来着,可那丫头主意大着呢,让她缀学容易,可现在让她上学就难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丫头才会点头,态度强硬点,他们还真怕这丫头又做点什么事,想起上次没同意给她钱,好家伙,这丫头就挑拨他们夫妻俩关系了,而且到现在,他们夫妻俩还不知道,自己的私房钱,那丫头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季大鹏夫妻俩打着哈哈,连忙糊弄过去,不过,俩人眼睛直盯着那边悠哉喝茶的季午,现在想想,如果家里宽裕些,而季午又不上学,他们夫妻俩这偏心的坏印象,肯定人尽皆知。
  季午察觉到投在自己身上的视线,看了过去,对爸妈那暗含汹涌的目光视而不见,点头微笑后,继续埋头嗑瓜子。
  季大鹏夫妻俩一边听着二弟明里暗里的说着他们俩偏心,一边瞧着季午那丫头轻松的摸样,心中憋着一口气,深深觉得半年前的决定太错了,就算让季冬或季秋缀学,也不该让季午这丫头闲赋在家,看来让这丫头继续上学,任重而道远啊。
  吃过午饭后,刘巧凤按捺不住,还是打了个电话给京都的季夏,但是没有接通,而季二鹏和马舒云开始的纳闷,现在倒是明了,一起安慰了一下大哥大嫂,话里话外对季夏表示高度信任,让他们俩放心。
  刘巧凤打了几遍后,也只能作罢,听了季二鹏夫妻俩的话,也知道其实没什么,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担忧。
  最后回去的时候,季大鹏就和季二鹏约好,明天一起去县里季小鹏家,这是每年三家团聚的时候,然后一起在城里吃个团圆饭,在季家,大的给小的拜年,好像从季大鹏开始才形成的,而这比较奇怪的方式,一年复一年,所以大家也早就习惯了,或许这也说明了季家现在的整个家庭关系的状况。
  隔日,季大鹏和刘巧凤起的非常早,而季春季秋和季冬也跟着起早,只有季午在房间磨磨蹭蹭,有些不甘愿。
  季午睡意朦胧,低头,边扣着红棉袄的扣子边往外走,看着身上这红彤彤的颜色,眼角就一阵抽搐,这样式也太复古了,整个人形红灯笼,不过,已经穿了几天,也不在乎多几天,等从县里小叔家回来,立马换了。
  季冬洗漱好,就被老妈催着,让她去叫屋子里的季午,走到后屋门前,就看到季午慢腾腾的走出卧室,神色有些萎靡,而且衣服还没扣好,走进屋子,“怎么。”
  季午抬头,摇了摇头,“没事,就是不太想去县里,走半个小时路,还得坐半个小时车,太远了。”
  “不同了,”季冬承认小妹真不一样,以前最喜欢凑热闹,而且也最喜欢小叔家。
  季午一听,笑了笑,嘴角翘起,想到那时候的自己,还真是势力的可以,知道小叔家最气派,每次去玩都非常积极,不过,小叔可不太喜欢自己,应该说,小叔没特别对待过她们这些侄女,基本一视同仁,可能跟小叔坐办公室有些关系,不近不远,不偏不倚,不动声色,这是为官之道,不像二叔家,明着偏心季夏。
  “四姐,你现在才知道啊,我可是变懒了,昨天半个小时的路走的我已经不想去任何地方,不如呆在家里来的舒服,”季午对着季冬倒是直说原因,她对季冬放心,因为有些事,季冬不爱说,不想说,也不会说。
  季冬点了点头,非常诚恳的打击了一下季午,“不行的。”
  季午揉了揉自己的脸颊,把睡意赶跑,听到季冬的话,眉头皱了起来,知道季冬说的实话,无力的回道,“知道,所以我这不是起来了,哎,走吧,四姐,我们再不出去,妈肯定又让大姐进来叫我们了。”
  全家吃好早饭,就立刻动身,走到镇上和季二鹏家在汽车站碰面,然后一起坐车去了县城。
  县城里的季小鹏知道大哥和二哥要来,全家也起了个早,并且在县中心大饭店定了个包厢,然后在家等着。
  
☆、第十八章
  快到中午的时候,季大鹏和季二鹏两家才到,这时三家人齐聚,相互打着招呼拜着年,在季小鹏家里休息片刻,三家人就往县中心大饭店而去。
  三个当家男人带着头,边走边谈,其实也只是季大鹏两个弟弟谈着工作上的一些事,而季大鹏插不上嘴,所以在一边听着。
  后面跟着三个妯娌,刘巧凤知道这场合自己没什么说的,用时髦的一句话来解释,那就是有代沟,所以非常有自知之明,和丈夫一样,只听不说。
  最后面吊着的就是一帮子小的,季扬笑嘻嘻的蹭在季春身边,季风早就和季秋勾搭在一起,活脱脱哥们一般,而缀在最后的就剩下季冬和季午,这两人非常乐意没人打扰,季冬是喜欢安静,而季午早已累的不想说话,只想着快点吃完团圆饭早点回家抱着被子睡大觉。
  三家人一行来到大饭店门口,今年不同往年,规格也上升了几个档次,因为季小鹏高升,所以和王丽一合计,多花费了些钱,定在县中心的大饭店,也是这个县城最好的一家饭店。
  刚进门,季大鹏一家就有些目瞪口呆,金碧辉煌,美轮美奂,地上还铺着地毯,以前每年吃团圆饭也就定在一般的饭店,那个时候就觉得非常不错了,现在和这大饭店一比,那视觉上肯定有些震撼,不自觉的朝自己穿的衣服看了看,有些拘束起来。
  而季午刚踏进饭店,就瞄了眼那边谈笑风生的二叔和小叔,又扫视了眼自己家人的窘迫,低头敛起一抹暗色。
  季大鹏看着迎面而来的迎宾,穿着旗袍,俏丽非常,忍不住开口对季小鹏说道,“小鹏,这里太好了,我们随便找一家就行。”
  季二鹏推了推眼镜,点着头,“小鹏,这次怎么舍得来这么好的地方,我经常来县里开会,也就来过一次。”
  那边王丽一听,插了上来,“他二伯,这不是小鹏刚当了主任,本来就想着请你们来吃顿饭的,正好赶上过年,不如凑在一起。”
  季小鹏点着头,转身对季大鹏说道,“大哥,没事,难得来一次,就像王丽说的,也没几个钱。”
  季大鹏和季二鹏听了后,就没再说什么,毕竟是最小的弟弟请客,而且也难得,所以对季小鹏的升迁表示高兴后,也感谢了一番。
  三家人在迎宾的带领下来到三楼,沿着长长的走道,迎宾在306房间站立,正准备推开门,请客人进去的时候,对面308的门打开,走出两个年轻人。
  季小鹏抬头看了过去,瞬间脸色变了变,犹豫了一下,连忙上前,“任总。”
  那位后面出来的年轻人顺着声音看了过去,脚步停了下来,不察觉的点了点头,姿态非常高傲,“原来是季主任啊。”
  “哪里哪里,任总来吃饭,”季小鹏语气恭敬。
  任诚没有回答季小鹏的问题,而是扫视了眼季小鹏身后的一堆人,目光在季春脸上停了停,随后对季小鹏说道,“季主任和家里人吃饭。”
  季小鹏有些意外这位任总的问话,连忙说道,“是的,我大哥家和二哥家,一起吃个团圆饭。”
  任诚身边的年轻人神情不耐,“好了没,哥,那边还有饭局呢。”
  季小鹏看了眼任诚,随即说道,“任总还有事,那您就先忙,可别耽搁了。”
  任诚看了眼旁边比他小二岁的堂弟,听到季小鹏小心翼翼的话,点了下头,“恩,那季主任下次见。”
  季午站在最后,余光看着前面你来我往的两个人,目光停在那个任总身上,心中叹息,虽然这个人还年轻,可是季午还是想了起来,而现在眼前的一幕,季午就有些明白了,原来自己小叔的关系在这里,就是不知道怎么搭上边的,不过,看到这个姓任的年轻人,季午就想到那个被双规了的任书记,随即低下头沉思着。
  在他们谈话结束后,季午这才抬起头,看到擦肩而过的任诚目光看向某个方向,就顺着任诚最后那一眼的视线,看了过去,看到自己大姐正和季扬小声说笑着,那笑容在大姐脸色尤为灿烂,季午的心瞬间紧了紧,立马转头紧盯着任诚走远的背影,心中有些不确定,怎么也忘不了,任诚最后那目光中含着的趣味。
  季午知道以前的那次团圆饭也碰上这位任总,但那时候,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位的来历,也没注意过别人的眼神,现在想来,人生重来,好多事不是一成不变的,最起码,现在大姐在这里,而以前,大姐已经出嫁了,有些事的确偏移了轨迹。
  季午或许会纠结任诚那最后的眼神,但不会纠结她阻止大姐嫁给那个镇上的男人,因为谁也说不准,未来是怎么样的,而季午信奉靠自己去创造。
  季午知道在整个家里,二姐季夏是长的最水灵的,集合爸妈的优点,加上她又会打扮,应该算得上村里最好看的。
  下面就该是大姐季春了,大姐长的像母亲,具有女人的柔软和自然美,虽然穿着朴素,但正因为这样,反而更加清丽一些。
  再下来才轮到季秋和季冬,他们长得像父亲,因为是双胞胎,脸盘子差不多,但五官明亮,季秋的爽利和季冬的内敛,才让她们各有不同,容易区分开。
  最后才到自己,季午有自知之明,她集合了爸妈的缺点,这也许是她在家里不怎么讨喜的主要原因,五官属于大众化,有些耐看,说好听点,端正清秀,除了皮肤白皙,头发柔顺,其他就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了。
  整个团圆饭吃的热热闹闹,特别是季小鹏,从见过那位任总后,对两个哥哥的打听绝口不提,但多多少少也能从他含着笑意的眼睛看出点什么。
  这个圆桌上,只有季午埋头沉思,不声不响,对面前难得的伙食改善也无动于衷,直到团圆饭快结束时,季午这才抬头,沉重的神情变的如以前般懒散,不察觉的看了几次意气风发的小叔,带着深意,赶在最后时刻,把面前季冬夹给她的菜一扫而空。
  团圆饭结束后,告别季小鹏夫妻,其他人就从县城回到镇上,然后季大鹏夫妻和季二鹏夫妻直接在车站分开,季大鹏和刘巧凤带着四个女儿和多出的两个侄子就回家了。
  在镇上往季家村的路上,前面季风和季扬呼吸着自由的空气,兴致盎然,边走边玩闹,像脱缰的马,季春含笑看着,季秋陪着玩闹,季冬沉默走在季午身旁,而季午双手插在裤兜里,慢慢的晃悠着跟着大部队往前走。
  季午看着季冬眼睛不时的看向自己,挑了挑眉,就知道她四姐有话说,“说吧,四姐,怎么了。”
  “你不对,”季冬半天哼出声,眼睛直盯着季午。
  季午弯了弯嘴角,笑开,用肩膀顶了顶季冬,“四姐,你也太关心我了,真感动啊。”
  “别贫,”季冬知道季午转移话题,在吃饭的时候,就察觉到季午的不对劲。
  “知道了,就感叹感叹,记得小时候我经常欺负四姐来着,哪里知道,现在最关心我的,就是四姐,”季午也有些感慨。
  季冬抿了抿嘴,心中暗道,如果季午和以前一个样,自己真没那么多闲心,而现在,季午给了她很多感想和感受,所以才会一点一点的接近,一点一点的在乎,然后改变看法,最后真把自己的这个小妹放在了心上。
  季午感慨结束后,看着季冬还是直楞楞的盯着自己,无奈的摆了摆手,“行了,我说我说,其实真没什么事,就是想着二姐而已,现在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季冬信以为真,叹了口气,“恩。”
  季午说到季夏,心中有些想法,总觉的反常即为妖,但现在再如何设想也没用,只能等着季夏的消息了。
  而大姐季春的事,季午早在吃饭时就想通了,心中也有了些底,不变应万变,最好是自己猜测错误,最不好,那她也会应对的,毕竟季午掌握着别人所没有的资源。
  
☆、第十九章
  时间很快,季风和季扬呆了没几天,刘巧凤就催着这两个侄子回去,不是不留客,而是他们父母早就交代过。
  季风和季扬一听,就闷闷不乐,一个霸着季秋,一个霸着季春,这日子过的随心所欲自由自在,虽然大伯家房间少,让他们两人睡一个房间,不怎么习惯,但没爸妈管着,所以怎么也不肯回去。
  刘巧凤说了几次,两个侄子就当耳旁风,当下就逮着和大丫头三丫头玩牌的季风季扬,没好气的说道,“你们再不回,明天你们爸妈就该来接了。”
  季风撇了撇嘴,“大妈,不能多呆几天吗。”
  季扬放下手中的牌,看了对面的季风,笑了笑,“大妈不管这事,管这事的是你爸妈,我决定等着我爸妈来接我,他们不来,我就不走。”
  季风瞪了眼季扬,知道这个比自己小一岁的弟弟精明,嗤了一声,“你倒是不怕,我妈打起我来,忒狠。”
  刘巧凤看着这两个侄子自顾自的说着话,咳嗽一声,“别想了,明天你们大伯抽空送你们走,你们爸妈早就嘱咐过。”
  不管季风和季扬如何无赖折腾,还是被季大鹏送走了,因为这是季二鹏和季小鹏早就交代过的,毕竟高中阶段,不能放任,玩几天可以,时间不能太久。
  季风季扬一走,家里也没那么热闹了,季秋空虚无聊窜上窜下,季春安心帮着家里做事,季冬埋头看着书,而季午从季风和季扬来了后,就早出晚归,联系鸡鸭鱼苗的供应人家,确定数量时间和价格,为新的一年开始做准备,等季风和季扬走后几天,季午才安排妥当,空闲下来后,懒散的呆在家里搂着被窝休息起来。
  期间,季夏的信到底还是寄了回来,刘巧凤看着二女儿的消息,终于放下一直吊着的心,全家或许有些感染,在这寒假最后几天,反而个个精神高亢起来,除了季午。
  季午也看过那份语焉不详的信,季夏提到的工作在季午看来压根对不上号,没做过这份工作的人,当然不会了解其中过程,这就像那些伪造工作经历和学历的人一般,一看一问,就知道不对,但这事,季午藏在心里,并没有说出来,反正等季夏暑假回来,再详细了解,只要人安好,季午还是不担心的,毕竟二姐这么大人,多少心里也有些底。
  这天早上,季春就去了镇上,因为学校要开学了,下午,季秋和季冬也准备去学校,这是最后一个学期,所以两人也要早点回校为高考做最后的奋斗。
  家里人一一分离,季午也整理好她自己的东西,窝到木屋,开始新一年里的工作。
  冬去春来,天气越来越暖和起来,季午厚重的衣服变成了单衣,行动起来更加方便,而且有了去年的经验,季午更加得心应手,轻松起来。
  平时注意鸡鸭的卫生,打扫打扫它们的屋舍,幼苗的时候,需要煮食拌着青菜剁碎喂养,长大后,直接喂稻米,而池塘的鱼苗,喂喂食,注意雨天的情况,毕竟这会导致鱼缺氧而窒息现象,晚上偶尔起夜看几次,在农村偷盗还是有的,但有人住着,这些都能避免掉,事做完后,风和日丽下,季午就看看书,悠哉悠哉。
  这天傍晚,季午看着天色,把鸡鸭关进屋舍,走到木屋前的台阶上洗好手,然后把专门干活的外套一脱,就着微暖的流水洗涤了一下,拧干后,晾到木屋旁的两颗果树中间系着的长绳上,这才转身回到屋子里,因为距离家还是比较远,所以这里根本没通电,这也导致季午早睡早起的习惯,天渐黑,没什么事,就回屋休息。
  季午收拾了一下屋子里床上散落着的书本,放到床边唯一的书架上,然后把屋外的躺椅圆桌搬了进来,然后又走进小屋收拾了一下,把下午烧开的热水壶拿进木屋,就等这老妈送晚饭过来。
  刘巧凤拿着篮子快步走来,穿过林子,看着木屋安静下来的四周,满意的点了点头,别的不说,就季午这丫头管理能力,还真是一把好手,什么事都能做的妥妥的,根本不用自己和丈夫操心,而且有些事还会抢在自己没考虑前,就提了出来,所以这么久,刘巧凤对小女儿的表现越来越欣慰,越看越觉得不错。
  刘巧凤现在回头想想,其实以前季午这丫头也是家务好手,做饭做菜都不错,但那时候,自己还真没注意,因为注意到的就是这丫头不好的地方,性格太浮,夸大其词。
  刘巧凤不知道季午这丫头怎么会变的,因为一般人性格突变,那肯定是遇到什么比较大的打击,但刘巧凤还真找不出点蛛丝马迹,不过,已经这样了,刘巧凤也把这些抛到脑后,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女儿,而且为了这个家,也做出她自己的努力,虽然现在看起来,更像是这丫头早就算计好的,但说到底,这事也是自己和丈夫同意的,都怨自己和丈夫不中用啊。
  刘巧凤摇着头,叹了口气,家里这些丫头们越长越大,心思越来越多,自己管不住了啊。
  刘巧凤走到木屋前,看着打开的门,走到门口,就瞅见屋内晃动的人影,“小伍,做什么哪,吃晚饭了。”
  季午把下午收回来晾干的衣服叠好,正准备放进床下的箱子里,就听到门外的声音,连忙答道,“妈,你来了,我放衣服呢,等会。”
  刘巧凤进屋,环顾四周,心中止不住又犯嘀咕,每看一次这屋子里的装饰和那些特意打造的家具,都有些疑惑,真心觉得这些款式自己从来就没见过,可放在这个屋子里,被季午这丫头这么一布置,顿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温馨而美观,不像乡下人能用的,可能城里人也达不到这般。
  刘巧凤把篮子放到圆桌上,然后把里面的饭菜盒拿了出来,一一摆放好,对蹲在床边整理衣服的季午说道,“快来吃吧,今天晚了点,别饿着。”
  “恩,就来,”季午把箱子重新塞到床底,拍了拍手,就坐到圆桌边的凳子上,打开盒子盖子,挑了挑眉头,“妈,怎么舍得买肉了。”
  季午重生到现在,快一年了,在家,一顿三餐基本看到的是绿色,刚开始的时候,季午还非常高兴,毕竟好久没吃过这些纯天然的蔬菜了,但时间一久,季午还真就怀念起大鱼大肉来,鸡鸭鱼在去年年底,已经实现,可是肉,季午就吃过寥寥几次,扳指都能数的过来。
  刘巧凤看着吃着香的季午,笑开,坐到季午对面的凳子上,“怎么,你以为你妈小气,不舍得买,以前是真的吃不上,最多买点鸡骨头什么的,现在有些积蓄,总是想给你改善改善的,而且,你这段时间真瘦了。”
  季午喝了一口韭菜蛋汤,抬头看了看温柔看着自己的老妈,不知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满脸问号,“瘦了。”
  刘巧凤点着头,目光盈盈,心中一酸,“你自己在这里也注意点,靠着水边,湿气重,晚上多盖点被子,别以为天气暖和了,你就少穿衣服,知道吗。”
  季午目光闪了闪,随后抬头笑言,“妈,这事,你说过好多次了,我知道,虽然可能真瘦了点,不过现在我还真皮实了,力气也大多了。”
  刘巧凤看着埋头吃饭的季午,伸手把季午旁边掉落的头发撩到她耳边,语气分外和蔼,“小伍,你看离暑假也近了,还有两个多月时间,我想着,暑假结束后,你也该去学校了,时间太长,你也跟不上,而且,我看这里也上了轨道,我和你爸看着也忙的过来,大不了,明年把田给别人种点,咱家少种点,就行了。”
  季午抬头看了看老妈温和的脸,把碗里最后一口饭扒拉进嘴里,吃完后,从裤兜里掏出一块手绢来,轻轻擦拭了一下嘴。
  刘巧凤在这静谧的时间空间里,有种不舒适的感觉,虽然季午没出声,但就是这般的季午让刘巧凤有种畏惧感,怎么形容呢,对,就跟自己家小叔季小鹏那般,眼睛淡淡一瞥,自己和丈夫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
  季午擦完嘴后,把面前的菜盒汤碗整理好放进篮子里,这才转头看向那边坐立不安的刘巧凤,低声道,“妈,是不是有人说什么了。”
  
☆、第二十章
  刘巧凤眼睛瞪大,想了想,然后微微点了点头,“恩,现在村里人都说我和你爸老偏心,让小的在家里做牛做马,让大的去读书,我看着家里有些结余,不如,让你继续上学。”
  季午站起,走到床边,拎起热水壶,从床头柜抽屉里拿出两个杯子,然后朝两个杯子里倒了少许热水,顺手放了几颗晒干的野菊花在里面,然后双手摇晃了一下,端给刘巧凤一杯,自己面前放了一杯。
  “妈,实话跟你说吧,我今年十六,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读书上,如果真要去上学,我会在十八岁直接读高三,现在我已经在看高中的课本了,其实这些我早就想好了,现在别人说什么,与我们有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