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的。”
  季秋一口气没上来,什么时候自己老爸开始吊人胃口了,又往季大鹏那里蹭了蹭,“爸,有多长,多长,我也想听听,我和四妹回来路过村里,的确听村上人说的都是小妹的事,到底怎么回事啊。”
  季大鹏嘿嘿一笑,“别理他们,养鸡养鸭又不丢人,你也别打听了,这事你自己问小伍去。”
  而厨房里,季冬在灶后烧着火,看着老妈在灶上忙来忙去,想了想,小妹缀学回家,也只是帮帮家里的忙,让爸妈少负担一些,怎么回来看不见她,而且村里人怎么会说小妹闲话,别人家女儿儿子也有缀学在家了,为什么就盯着小妹。
  季冬满眼问号,抬头看着忙着的刘巧凤,探头问道,“小妹呢。”
  刘巧凤瞪了眼坐在灶台后烧火的四丫头,叹了口气,“待会你去送饭给她,自己问她。”
  季冬点了点头,“哪里。”
  刘巧凤回到,“原来菜地那里,先做饭,怎么你这丫头开始多话了。”
  四人吃过饭,刘巧凤把早就留着的饭菜盒子和汤水放在小篮子里,递给季冬,看着季冬身边的季秋,瞪眼说道,“你怎么也跟着去,家里一堆活。”
  “妈,我不是好久没看小妹了吗,想她了,”季秋死皮赖了的跟着季冬身边,心中痒痒的,就想去看看小妹,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季冬接过篮子,看了眼身边的季秋,摇着头,就转身往院子里走去。
  季秋叹了口气,幽怨的盯着季冬的身影,对身后的刘巧凤说道,“妈,我这是被四妹抛弃了吧,是抛弃了吧。”
  刘巧凤一个巴掌拍上季秋的后脑勺,“想你小妹,你怎么还不去,就你最会来事,记得快去快回啊。”
  季秋摸了摸鼻子,连忙往外走,边走边想,怎么现在是她最会来事了,哎,别人都说距离产生美,怎么老妈和小妹,这么近距离的呆在一起一个月,反而亲昵多了,刚才偷看了眼,老妈留着给小妹的饭菜比刚才全家吃的可是好多了。
  季冬和季秋两人从院子出来,走过院子前的水泥地,然后从田埂走过,来到树林,穿过树林中的小道,两人看到眼前的一幕,都愣在那里,半响后,相互看了眼,慢慢的走了过去。
  季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心中咂舌,暗道,这还是自己家菜地吗,怎么就一个月没见,两个木屋竖立在这里了,木屋旁还栽了几颗不高不矮的果树,木屋前坐在躺椅上,戴着草帽,悠闲摇晃,喝着菊花茶的那不就是小妹吗。
  季午刚给鸡鸭鱼喂完食,洗好手,戴上草帽,就在木屋前的躺椅上放松下来,太阳光还算温和,季午慵懒的摇晃了几下。
  季午身下的这个躺椅,是特地让来根叔给她做的,现在看来,非常实在和实用,这些日子除了给鸡鸭鱼喂食累点,其他真是非常闲,季午从旁边木头小圆桌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心中暗叹,果然在为家劳心劳力的同时,也不能忘记给自己捞点好处啊,人啊,只要心自由,什么都自由了。
  
☆、第十三章
  季午看着面前清澈的水流,嘴角微微翘起,听到树林小道那边的动静,转头把草帽往上推了推,看了过去,有些意料之外,“三姐四姐。”
  季冬和季秋瞪大双眼,盯着慢慢站起身的小妹,从头打量到脚,头上戴着草帽,身上穿着宽大的衬衫,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脚上拖着个布鞋,人还是那个人,总觉得太云淡风轻了,神情慵懒,眼神让人琢磨不透,俩人觉得这压根不是养鸡养鸭的,就像隐居吧,而且这配套设施可真齐全啊。
  季冬听到季午咳嗽声,顿时回过神,走到季午身边,“饭。”
  季午笑着接过季冬递过来的篮子,往里一看,摇了摇头,自己这老妈从她开始住过来后,每天必给自己加餐,多少有点弥补自己或者是多少有了些关心吧。
  季午谢过季冬,把篮子里的饭菜拿了出来,放在旁边的圆木桌上,然后又坐在躺椅一边,拿起筷子,抬头看着直盯着自己的季冬,“四姐,怎么这么看着我。”
  季冬看着圆木桌旁有个小凳子,坐了上去,目光还是紧盯着季午,“怎么会。”
  季午余光看着季秋从来后,就开始在屋里屋外的摸索着,一边摸着还一边感叹着。
  季午听到坐在自己对面季冬的话,放下手中的筷子,正眼看向带着疑惑的四姐,“问我怎么会想起来住这里,还是怎么会养鸡鸭。”
  季冬点了点头,脸色不怎么好看,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自己用的如果是小妹这么辛苦挣来的钱,怎么可能会心安理得。
  “四姐,那次我就说过了,家里也没其他可以走的路,咱家在农村,靠地靠天,其实这是我早就想好的,而且也不辛苦,重活基本是爸妈给做完了,偶尔大姐也帮着我做些,我只要呆在这里守着而已,每天给这些小东西喂喂食,偶尔有空让它们溜达溜达,”季午看着季冬的目光,就知道自己这个四姐又开始胡思乱想了,只好解释清楚。
  季冬刚想说,就见参观完毕的季秋跑了过来,声音高亢,情绪激动。
  “小妹,你这也太爽了吧,啧啧,多有特色啊,而且屋里的那些小凳子床的太好看了,小妹,我今天就住这里,”季秋走到季午这边,看到躺椅,立刻挤了进去,整个人躺了上去,还摇晃了几下。
  季冬看着季午被季秋挤的站了起来,刷的站起,“过分了。”
  季秋正在兴头上,一听季冬的话,连忙抬头,看到季午站在一边,嘿嘿一笑,连忙站起,蹭到季午身边,摆手示意道,“请了,小妹,刚才我激动了,真没想到这里变成这样,你可真是我心中最伟大的人。”
  季秋说完后,对那边的季冬眨巴两下眼睛,小眼神转了转,“四妹,你真不稀罕我了,不稀罕我了呀,有了小妹,我就排到姥姥家去了,哎。”
  季午看着季秋作怪的摸样,笑出声,对季冬摆了摆手,“好了,四姐,我没事,三姐就这脾气,我先吃饭,你和三姐去看看我这屋子吧,以后我可是在这里常驻了,你们喜欢,回来的时候也可以过来。”
  季冬脸色好了些,点了点头,拉起季秋就往屋里走去,季秋连忙嚷着,“别啊,四妹,我刚刚已经看过了,我想去看看其他地方。”
  突然声音在屋里消失,只听到呜呜的声,季午瞥了眼屋内,眼睛含着笑意,开始坐下用餐。
  季午用餐完毕后,把碗筷在池塘里洗干净放进篮子里的时候,那边季秋和季冬把所以的地方都看了一遍,慢慢踏上那延伸到池塘里的木台,走到季午身边,三人蹲在一条线,看着面前的河水,漫天闲聊起来。
  季午把这些事解释了一遍,听到季秋说起村里人的谈论,笑着解释道,“不能理解,所以才会这样说吧,我倒是无所谓。”
  季秋点了点头,带着探究的看了眼季午,担忧的说道,“小妹,如果你不喜欢就别做,你已经为我们缀学了,我不想别人那样看你。”
  季冬也点了点头,虽然听了季午说的话,心中总是怕季午委屈自己。
  季午摇着头,直接躺下,身下是粗糙不堪的原木,头上是晴天白云,“三姐四姐,你们可别这样想,或许我以前是争强好胜,但现在的生活,我很喜欢这样,而且不算太累,还能为家里做点事,所以,你们也别有什么心理负担,我缀学,不是为了谁,而是顺应家里需求而已。”
  季秋和季冬对看一眼后,看到对方眼中松了松,其实心中都明白对方所想。
  季秋直言道,“那你学业呢,你真放弃了。”
  季午摸了摸额头,眯起眼睛,懒散的翻了个身,压根不在乎身上的衣服,单手撑着脑袋,看着旁边蹲着两个怨天尤人的姐姐,从她们眼睛里看到对自己的关心和爱护,“别提什么学业,这样很好,虽然我和爸妈说过会去上学,但这事还得看着,现在,我就想这样,你们也别在提了,你们以前的书本我早就拿来了,有空就看看,不会荒废,如果真到了需要去学校的时候,也会去,顺其自然吧。”
  季冬和季秋原来觉得小妹肯定被老妈那巴掌给打蒙了,有些吊儿郎当的不在乎,但本性或多或少还是没改变的,但从决定不上学后,季冬和季秋就觉得小妹破罐子破摔了,然后到现在这样,明显跟她们心中想的不太一样,而且现在小妹说的话,那种笃定,季冬和季秋就明白了,这事,是季午考虑清楚后才决定的,她心中早就算好了。
  季冬和季秋有些释然,只要是小妹自己喜欢,那么就支持吧,从这以后也不在提及学业的事,反而换了个角度看待季午,现在的季午的确不是原来的季午了。
  三人谈完后,季午看着季秋急不可耐的拿起篮子,慢慢说道,“不用这么急的,反正答应让你还有四姐和我住了。”
  “那不行,你可说了,这里没多余的被子和床,那我得回去让妈给我准备准备,到了晚上那就来不及了,我先回去了,”季秋拎起篮子看着坐在那里的季冬,“四妹,你就呆这里吧,我把你的书带过来。”
  季冬点了点头,看着季秋飞快的奔向林中小道,眼睛带着笑意,转头看向季午,“收到了。”
  季午放下手中书,看向季冬,“收到了,小叔说什么没。”
  “问了。”
  “问爸妈的打算吧。”
  “恩。”
  “你该不会就说是养鱼。”
  “恩。”
  季午了然的点了点头,小叔不像二叔,只懂得做学问,小叔官场混着,虽然是个副主任,但事事都喜欢刨根问底,“你这样说,小叔相信了。”
  “没时间。”
  季午挑了挑眉头,听着四姐短小精悍的三字二字一字,叹了口气,“该不会你去的时候,小叔正好要出门,听了你三字三字往外蹦,时间赶不上,所以就直接写了给你。”
  季冬点了点头,深深佩服起这个变的不一样的小妹了,以前的季午可没这功力,因为一直以来自己说话就简短,家里人也没几个能猜的出来,而现在有了。
  季午突然想到现在的时间,拍了拍额头,怔了怔,95年后小叔官路一直往上,从副主任到主任,再过了两年,又成了农业局副局,但是随着县委书记的变动,小叔身后的人瞬间倒塌,而小叔也因为一些原因,多多少少有些牵连,最后被打回原形,再无启用。
  季午只是知道个大概,因为那个时候,家里经常去借钱的缘故,小叔家开始和自己家远离,而后来出了那事,更加不和自己家来往,虽然后来自己也来到了那个小叔战斗过的官场,不过,早就物是人非了,县也变成了市,整个城市高速发展,而在自己做办公室副主任的时候,小叔还来找过自己,不过那时候的小叔早已没了斗志,也只想着能平安退休,而自己看在过去的情分上,还是帮了一把手,让小叔调动了一下,脱离那个半死不活的状况。
  
☆、第十四章
  季午低头,扒拉着手指算着时间,觉得今年可能就是小叔攀上关系的一年,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小叔的确和那位后来被双规的县委书记有了些渊源,不过,估计不太深交,而是走了些其他关系,要不然,小叔也不可能还能呆在单位里,按理,早该回家吃自己了。
  季午眼睛闪过一丝冷意,眯起眼睛,随即摇了摇头,不想了,这事到时再说吧,而且,现在这些事对她来说,太远了。
  两天后,季秋依依不舍的瞄了眼季午,被季冬拖着,坐上季大鹏的车,大声对季午说道,“小妹,我那被子你可别让妈带回去,下次回来,我还要住你那里。”
  季午笑了笑,点头,“行了,知道了。”
  “你就会来事,小伍,你别听你三姐的,你是在那里干活,她倒好,回来两天也不帮我干些事,整体窝在你那,还想着下次,我待会就去把她那些东西搬回来,”刘巧凤瞪了眼坐在后座上的季秋。
  季秋哭丧着脸,低声说道,“我不管,我去了,也帮着小妹干活的,妈,你不能剥夺我为小妹干活的权力。”
  季午拉了拉准备上前给一巴掌的刘巧凤,“行了,妈,等她住够了,又得嫌弃我那了,不过,这次,三姐的确帮我干活了。”
  刘巧凤这才熄火,用手指了指对自己做鬼脸的季秋,“好好学习,跟你四妹多学学,整天没个正行。”
  季大鹏载着季冬和季秋准备走,而前座的季冬微微侧头看着季午。
  季午对上季冬的眼神,有些了然,随即笑了笑,朝季冬微微点了点头。
  季冬眼睛亮了亮,明白季午的意思,现在已经到了这一步,小妹一门心思的想呆在家里,而且,也是心甘情愿的,没有任何异常,看着她和季秋能去学校,小妹也没任何异色,季冬心中一阵触动,抿了抿嘴,目光闪动了一下。
  季冬和季秋回了学校后,季午的日子照过,全身心的围着养殖场打转转,而季春周末偶尔回来帮帮忙。
  时间飞快,季午看着不知觉就长大的鸡鸭,还有池塘里不时蹦上来的鱼,心中有种满足感,那是不同于以前完成一个计划,完成一次会议,走上一个台阶的那种满足,这种满足中带着喜悦。
  而更喜悦和满足的是,鸡鸭长大后,分批卖出后,拿回来的那一张张票子,虽然比起她以前的工资少了又少,比起她收受的不值一提,但是,这是季午亲手照料,亲手得来的,而且其中还有属于季午自己的那一份,那是不同的感觉。
  季午知道,那次突兀的决定,是对的,学校给不了她这些,而她拥有的已经够多,为家里分担,还能过自己想过的生活,还有什么不能满足呢。
  天气一天天变冷,季午开始把最后一批卖出,而池塘里的鱼也开始着手准备打捞,联系买家,一项项事有条不紊的安排下去,待寒假前夕,刘巧凤和季大鹏请了一帮子村里爷们,开始清理池塘。
  池塘收尾用了两天时间,放干鱼塘,围网捕捞,运出村子,最后和买家结算,季午全程指挥,当拿到最后一笔钱的时候,季午真正的松了口气,虽然了解物价,虽然知道这事能成,到底心中还是有些忐忑,经过半年时间的摸索,查资料,四处讨教,什么事都亲历亲为,季午从中学到不少,虽然没走什么弯路,但有些也没做好,不过这样也算不错了,季午笑了笑,小富即安吧。
  季午知道从现在开始,村里的那些闲置的池塘肯定会家家户户利用起来,但那又怎样,自己家有了个好的开始,最起码这几年会慢慢好起来,等着几个姐姐出来后,也就不需要像现在这样事事计较了,而到那时,能挣多少是多少。
  季午虽然这么想,可是刘巧凤和季大鹏并不是这么想,虽然不知道小女儿这半年到底手中有多少钱,但是最后的那笔交易金额,刘巧凤和季大鹏可是瞪大眼睛的,而且村里一大半人也把眼光对准自己家。
  年前,季午站在木屋前,看着有些萧条的四周,满意的笑了笑,然后对屋子里收拾东西的季春说道,“走吧,大姐。”
  季春把木屋里的东西归整好,和季午一起回家,边走边说道,“小妹,季夏来信说,过年不回来了。”
  季午一听,“怎么回事。”
  “她说找了个工作,开始打工,而且来回要花费很多,所以索性放暑假再回来,”季春满脸担忧,“我还没跟爸妈说呢。”
  季午点了点头,“回去就告诉爸妈吧,省的他们担心,二姐心里有数,应该没什么事的。”
  季春会意,“这半年的确要钱要少了些,就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外过年。”
  “二姐那聪明劲,也不需要太担心,有空再写封信问问吧,”季午嘴上这么说,但心里觉得好像有什么脱离原来的轨迹。
  两人谈谈走走,不一会就到了院子门口,看着院子门打开,俩人对看一眼。
  “我想是三姐和四姐回来了,”季午边说边走进院子,果不其然,就看到季秋在院子里围着洗菜的老妈转悠着。
  季午上前和老妈季秋打了个招呼,就准备往房间去,虽然老妈昨天就把自己房间清理过了,但还是去看看,这么久没住,自己总要再整理一遍。
  刘巧凤一见五丫头,连忙拨开挡着自己的季秋,潮湿的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走到季午面前,“那边都收拾好了。”
  季午点着头,“大姐帮忙的,妈,我先回屋了。”
  “那个,”刘巧凤想到五丫头没提起的钱,有些想问,凑到季午耳边,“多少。”
  季午了然的笑了笑,“妈,你也太心急了,晚上再跟你一一汇报。”
  刘巧凤猛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笑开了,“对,晚上再说,今晚做顿好吃的,你这丫头都饿瘦了,先回房收拾一下吧,被子都给你晒过了。”
  季午一笑而过,往屋子方向走去。
  刘巧凤看着季午的身影,嘴角上扬,暗道,这丫头也太精了,这半年的时间,那边的事,全部是这丫头自己经手办的,自己和丈夫还真不知道她手里有多少,开始的时候不放心,自己还陪着,就为了看看这丫头行不行,后来看着不错,也就丢给这丫头自己做主了,哪里知道,最后联系买家收购,这丫头自己楞是一个人操办妥妥的,钱压根没从自己手上过,现在看来,那30%,这丫头是真想揣在她兜里了,不过,想到就半年,能有这样也不错了,也没让自己和丈夫烦心,最多帮着做点重活。
  刘巧风脸上带着喜悦,又夹杂着苦恼,真是拿这小女儿没办法了,现在越来越不一般了。
  “妈,你发什么呆啊,”季秋用手拉了拉楞神的老妈,顺着刘巧凤的目光看了过去,“小妹怎么了。”
  刘巧凤回过神,瞪了眼季秋,“去洗菜去,还吃不吃馄饨了。”
  季春笑着上前,“妈,我帮三妹吧。”
  季秋苦着的脸顿时笑颜如花,立马点着头,“对对,这水太冷了,一个人洗这么多,那手指得长冻疮了。”
  刘巧凤无语的摇了摇头,想到家里就差季夏,突然说道,“怎么二丫头还没回来,去年这时候,也该到家了吧。”
  季春刚走到水池边,听了刘巧凤的话,怔了怔,咬了咬牙,转头对身后的老妈说道,“妈,有件事还没跟你说,季夏可能不回来了。”
  
☆、第十五章
  “什么,“刘巧凤提高音量,“大丫头,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这大过年的,她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季秋一听,从水池里面拿出手,凑了上来,“大姐,二姐不回来过年了。”
  季春看着季秋变来变去的脸色,想到暑假这两个妹子还没和好如初,就知道季秋心中胡思乱想了,连忙回答老妈的话,“没,妈,季夏找了个工作,又怕来回路费太贵了,所以写信告诉我,等到暑假再回来。”
  季秋一听,神色松了松,刘巧凤一听,楞了楞,神色带着不渝。
  当全家知道季夏留着京都后,家里的气氛有些沉闷,毕竟过年这么多次,哪次不是全家团圆,今年少了季夏,那种感觉总是有点不对。
  吃过丰盛的晚饭,季冬被季秋拖着去了季春房间侃大山,而季午直接来到父母房间。
  房间里的刘巧凤和季大鹏相互看着对方,心中有些担忧,季夏虽然这么说,但到底在京都做些什么,两人还真不知道,而且,让季夏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异地,不放心啊。
  季午推门就看到爸妈两人,一个坐在床上,一个坐在凳子上,相互看着,季午把门关上,看着还是没啥动静的爸妈,慢慢走了过去,咳嗽一声。
  刘巧凤惊醒,拍了拍胸口,“小伍,你门也不敲一个。”
  季午摊了摊手,往老妈身边一坐,“妈,敲了,你们没听到,是不是想着二姐的事。”
  刘巧凤点了点头,“那么远,我们又没办法去看看她,要是出个什么事。”
  而季大鹏听了自己媳妇一说,脸色微恙,粗声责怪自己,“都是我不中用啊,让丫头们也开始操心了,如果家里有钱,她们这些小的也犯不着为这些烦心。”
  “大鹏,”刘巧凤听到季大鹏这么说,心里不好受,抬头看向丈夫,眼神柔了柔,“季夏是个聪明的,放心吧,我已经让大丫头写了一封信去问问清楚了,再不行,到时去二叔家打个电话去学校,我记得我这里好像有他们学校里的电话的。”
  季午慢慢抓住刘巧凤的手,紧了紧,“爸,妈说的对,二姐是我们家最伶俐的,也最会料理自己,不会有什么事的。”
  季大鹏听了媳妇和女儿一说,叹了口气,知道这也是安慰自己,这么多年,媳妇和女儿们跟着他这个不中用的受苦了,也只有田里的活,是他一手包揽,干活行,论其他,季大鹏也知道,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刘巧凤知道丈夫心中想些什么,这么多年跟着他,苦也苦到现在了,还有什么好计较的,只想着能把这几个女儿拉扯大,然后看着她们一一嫁人,也就圆满了,自己也没什么所求,到老,就和丈夫这样过。
  季午看着气氛不对,低头把早就整理好的钱和账目拿了出来,放到刘巧凤面前,“妈,刚才你问我的,我已经算好了,这是给家里的。”
  此话一出,刚才还沉浸在回忆里的两个,立马刷的看了过来,刘巧凤动作快的把面前的钱和账目拿了过来,细细看了一遍,然后又仔细的点了一遍钱,最后抬头,“不对啊,小伍。”
  那边的季大鹏也按捺不住,连忙坐到媳妇身边,接了过来,也重复了一遍刘巧凤的动作,虽然知道数目不对,但看到这半年里挣的,季大鹏还是喜形于色,自己家还差两个弟弟家一些钱,有了这些,以后最起码不用去借了,而慢慢的,也能把那些钱给还上。
  季午就知道自己老妈精明,看着问话的老妈,微微一笑,“妈,你可别忘了,还得留下一部分作为明年的花费。”
  刘巧凤拍了拍大腿,“是的,我刚才还没想到,不错,不错,小伍,你那部分呢。”
  季大鹏拉了拉自己媳妇的衣角,对媳妇现在的话有些无语,猛使眼色。
  季午余光看着爸妈的互动,低声说道,“妈,你这过河拆桥也太快了吧。”
  “没,你妈也就是问问,”季大鹏抢在刘巧凤前面打着哈哈,“对吧,媳妇。”
  刘巧凤看着丈夫的神情,笑了起来,摆了摆手,“行了,大鹏,我也就问问,不放心钱给小伍保管,她还小,”刘巧凤转头看着季午,“要不,把钱放妈这里,给你算利息。”
  “不用了,妈,你手里的我都保管过,那么一点,放心吧,”季午直接堵住老妈的说辞,转移话题,“爸妈,明年开始可能会家家户户养鱼了。”
  刘巧凤刷的站了起来,“小伍,这事你不说,我也知道,大鹏,村里人是不是找你打听过了。”
  季大鹏苦着脸,点了点头,“巧凤,他们问的,我还真没办法回答,毕竟我现在才知道,家里到底赚了多少。”
  “那就好,”刘巧凤点着头,看着那边的季午,“小伍,你说怎么办啊。”
  “妈,别管这事,他们做他们的,我们做我们的,只要别打我家主意就好,爸找个时间,送点东西给村长家吧,这事他们问起,让村长替咱们挡着,也花费不了什么,而且村里跟上风,咱家也不显眼,挣多少,各凭本事吧。”
  刘巧凤很想反驳,因为她看到了前景,但回头想了想,正如五丫头说的那般,季家村,家家户户多多少少都分到池塘的,别人想做这事,自己也拦不住啊。
  刘巧凤和季大鹏对看一眼后,嘲讽的说道,“刚开始的时候,个个说你闲话,现在倒是转过弯了,小伍,妈心不顺。”
  季大鹏抚了抚媳妇的后背,“巧凤,像小伍说的,各凭本事。”
  季午站了起来,这事提一下也就可以了,别让爸妈以后找村里人麻烦,有些事可以计较,有些事真没必要计较太多,“那我回房了,爸妈,家里留着的鸡鸭鱼,你们找个时间送点给二叔和小叔家吧,也别多说,不然两个婶子又想太多了。”
  刘巧凤点了点头,“恩,这事是得先办,让你爸去,你二叔和小叔还是尊敬大鹏的,正好给二丫头学校打个电话,我真不放心。”
  季午看着没什么事,就退出爸妈屋子,轻轻关上门,走到院子里,寒风呼呼的吹着,季午裹紧身上的棉袄,抬头看着乌黑的天空,暗想,这是第一步,从困境中出来就好,以后慢慢来吧,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全家平安幸福。
  家里的气氛因为季夏的原因还是有些压抑,不过,有了季午的那笔钱,刘巧凤和季大鹏到底心中安定不少,除了还不知道的季春季秋和季冬,但她们三人多多少少心中也有些数,只是知道的不太清楚,因为这几天每顿饭的菜式,她们还是可以看的出来,家里正在往好的方面发展,所以,总的来说还是轻松开心的做着过年准备。
  季大鹏在过年前两天,把自家的那些东西准备好,先是去了趟县城,然后又去了趟镇上,而季小鹏和季二鹏比较诧异,但看着大哥家能比以前宽松点还是满怀高兴,也问了问缘由,只是知道了个大概,心中倒是对季午这个最小的侄女看法有些转变,在家里困难的时候,还能顾着家里,看来也是个纯良的丫头,不过,多少有点为这丫头惋惜,在季大鹏回去的时候,还叮嘱着,不能荒废了季午的学业,等家里好些,最好还是让季午上学。
  季大鹏知道这两个弟弟心是好的,不过成了家后,先顾着的总是他们的小家,其实季大鹏自己也一样,所有对两个弟弟也温和相待,点头称是,会考虑季午的学业。
  季大鹏走后,县城季小鹏一家三口人看着厨房的那一堆东西,相互看了看。
  “小鹏,你大哥家今年不错啊,”季小鹏媳妇王丽笑嘻嘻的说道,从嫁给季小鹏,就没指望他和乡下大哥家不来往,毕竟是他大哥供季小鹏读出来的,而以前,每年都是自己家送东西给他们,今年倒是难得,“那大哥家借的钱什么时候还啊。”
  季小鹏笑着说道,“借钱会还的,大哥说一就是一,性子直,不会少了你的,现在能越过越好,我心里总算是安心了,那么多侄女,哎,我有时候觉得我们家有个季扬我都养不了,别说大哥家那么多女儿了。”
  “爸,你埋汰我吧,今年过年我去大伯家住几天,好几年没去了,”季扬最喜欢的就是大姐季春,最不喜欢的就是三姐季秋,不过算算时间,的确好久没去过了。
  
☆、第十六章
  季扬刚说出口,那边的王丽皱了皱眉头,看了眼丈夫,然后说道,“你去住哪里,你大伯家人多,地方少,有你住的吗,”王丽当然是反对儿子去乡下,不是不让儿子去,而是怕儿子住不习惯,在丈夫面前,措词委婉,不想让季二鹏想太多。
  “他想去,就让他去吧,我们也好多年没回去了,每次过年都是大哥一家过来吃顿饭就走,我又忙,如果就季扬一个人,还是能住的,”季小鹏拍板决定。
  “太好了,妈,爸可是同意了,”季扬挑眉一笑。
  王丽了解丈夫的性格,所以也没反对,只是用手指点了点季扬的额头,“随你,我就怕你住不习惯,不过,你得把功课全部完成了,今年高一了,给我用功点,别跟那些狐朋狗友天天混在外面。”
  镇上季二鹏家,一家三口,看着季大鹏没喝口茶就走匆匆走掉的身影,面面相觑,低头看着门内一堆东西。
  刚回家的季风不明状况,倒是先开了口,“爸,大伯家的小妹不是刚缀学吗,现在这情况,不对啊。”
  季二鹏刚和大哥谈过,当然知道一些,推了推眼镜,咳了一声,“不懂别乱说,这些是你大伯自家的,看来,我得让季午恢复学籍,大哥也真是的,其他几个都能上学,就最小的缀学,现在情况好点,可别耽搁季午。”
  “就你大哥家,二鹏,不是我说,大哥老好人,大嫂死脑筋,我可不相信,上次给季春介绍那家人,大嫂还挑三拣四的,不会是大嫂心里有了其他人家,准备把季春嫁出去吧,要不然,按照大哥家的状况,就算是自家的,也该拿去卖,怎么舍得送给我们,”马舒云不太看得上季大鹏和刘巧凤,要她说,那一家子也就季夏以后会不错,所以马舒云才会对季夏好,这也不能怪她势力。
  “妈,你给大姐介绍的那家人也就你看的不错,他配不上大姐的,”季风撇了撇嘴说道。
  季二鹏也点了点头,“舒云,你啊,我算是大哥大嫂养大的,14岁那年爸妈就走了,你以后对大哥大嫂尊敬点,虽然大哥家穷了点,但是以后的事谁说的清楚,而且现在我觉得大哥也开始上进了,现在大哥家改变不多,但慢慢总会好的。”
  马舒云哼了哼,没搭理丈夫,对乡下的大哥大嫂还真没办法尊敬的起来,自己家乡下的房子和田地全部给了大哥家,也算是还了丈夫那么多年的养育之恩了,所以那时丈夫提议的时候,自己也没反对,但这么多年,每次上门就是借钱,自己倒是羡慕丈夫弟弟家了,远在县城,什么事也麻烦不到他们,也就自己家倒霉。
  马舒云压根不相信丈夫说的话,就凭季大鹏和刘巧凤的为人处事,能越来越好,天才知道,等着看着吧,以后只会越借越多,现在连最小的季午也缀学了,能有什么好的,不过,这些,马舒云也只在心里想想,毕竟丈夫对他大哥还是有些尊敬的。
  那边季风听了老爸说起大伯家的概况,心痒痒的,暑假自己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