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目光越发温润,这生有季午相伴,足以。
而隔天,知道季午回来的季冬,找上门来。
季午躺在后院木屋前的躺椅上,树荫遮蔽,手中摇着蒲扇,悠闲的盯着不远处水中钓鱼浮萍,听着脚步声,侧头看了过去。
季冬有些无语,后院还是第一次过来,看到如此相似的场景,暗叹,季午的确找到幸福。
季冬对唐叔点了个头,就走到季午身边,看着旁边的小凳子,一屁股坐了下来。
“小伍,你这生活让人羡慕的想抽你,”季冬低声说道。
季午忽而一笑,放下手中的鱼竿,从旁边圆桌上拿起新的茶碗倒了一些,递到季冬面前,“酸梅汤。”
季冬一饮而尽,“再来点,这天气太热了。”
季午耸了耸肩膀,依言,边动作边说道,“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我昨晚接到二姐电话了,小伍,二姐,”季冬看着季午摆着手,随即停下话语。
“没事,她脾气我早就知道,没坏心,”季午笑着安抚。
季冬叹息一声,“二姐说,等她想回来的时候,再告诉你,她说,昨天有些话,你别放在心里。”
“亲姐妹,没有隔夜仇,只是从那次她为了谢钦责问我开始,我觉得自然而然相处就好,放心吧,四姐,我说的话,可能比她说的更难听吧,”季午淡淡一笑。
“你没事就好,”季冬心松了送。
季午正想说话,就听到脚步声,好奇的看了过去,眯起眼睛。
而季冬顺着季午眼神看了过去,顿时翻了翻白眼,这人怎么就跟着自己了,想起这段时间,隔三岔四的碰上,有些无语。
周楚慢慢走来,对唐叔点了个头后,站到季冬和季午身边,嘴角抽了抽,“季午,你这生活和老爷子差不离了。”
“是吗,我可没觉得,你怎么过来了,你和季冬一前一后,倒是凑巧,”季午目光来回。
周楚目光一瞬不瞬的看向季冬,“是真巧。”
季冬哼了一声,没理睬周楚。
周楚摸了摸鼻子,随即看向季午,“我听我妈说,沁姨同意了,所以来恭喜你呗。”
季午诧异的转头看了看,嘴角翘起,“恭喜,你确定。”
“当然,咱现在算是一家人了,对吧,季冬,”周楚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季冬压根没睬,盯着水中央。
而季午目光不明的看了眼周楚,低声说道,“那你得叫我小舅妈了。”
“咳,那什么,季午,小舅又不在,咱别讲究了,”周楚尴尬的说道。
“随你吧,如果你叫我小舅妈,我四姐也得跟着长一辈了,”季午别有意味的说道。
周楚脸色一变,看了眼季冬,“不能这么算的。”
季午摆着手,“我无所谓的,别让你小舅听到就行。”
周楚神情一紧,点着头,“那肯定的,放心吧。”
季午看着周楚和季冬的气场,挑了挑眉头,目光看着院门晃动一下的唐叔,随即说道,“你们两先聊着,唐叔找我,帮我看着点鱼竿。”
周楚一听,连忙说道,“行,没问题,你忙吧。”
从中午一直到下午,在楚韬回来之前,周楚念念不舍的走了,而季午趁着空闲,坐在客厅,看着季冬说道,“你和周楚。”
“小妹,”季冬脸色红了红,忽而变白。
“我和他没什么,”季冬直言肯定。
季午往后一靠,半响后,“你的事你自己有数,不过,顺着心走,别后悔就行了。”
季冬一听,就有些明白,暗叹一声,果然看出来了。
“小伍,四姐现在只想着事业,其他退后,我不是睁眼瞎,我知道周楚的意思,我觉得,我和他不可能,所以也没必要把精力放在上面,”季冬说道。
季午轻抚额头,“你自己决定吧,我不多说,咱家就你最冷静,最犟,认定的不回头,我只希望四姐幸福,如果真没意思,明明白白告诉他吧,如果动心,也明明白白告诉,感情这东西,经不起折腾,不管怎么样,我总站在四姐这边的。”
季冬抬头看了眼季午,点了个头,“谢了,小妹,让我想想吧。”
吃过晚饭送走季冬后,卧室大床上,季午叹息靠在楚韬怀里,不自觉的问道,“如果周楚娶了季冬,我们该怎么称呼,不是乱套了吗。”
楚韬好笑的看着季午杞人忧天样,点了点季午的小鼻子,“现在想太早,周楚,我是看出来了,不过,季冬,好像还没心思吧,就算成了,当然按各自叫法,我总不能叫周楚姐夫,那小子总不能叫我妹夫吧。”
季午头皮发麻,想起那种情景,忽而一笑,“我想着四姐叫我小舅妈,我就浑身发毛。”
“你啊,这是他们的事,你四姐有得磨呢,就算成了,也得等到咱家小子出来了,”楚韬含笑而说。
季午想着两人的性格,点了个头,“的确会这样。”
季午一个不察,被楚韬压在身下,“五哥。”
楚韬眸色渐深,俯身深吻,慢慢往下,单手拉开季午的睡衣,声音低沉,“媳妇,你眼里都没我了,嗯。”
季午推拒一番,被楚韬含住胸前时,呻吟出声,断断续续,“五哥,你。”
“专心点,媳妇,好几天没喂饱他了,你忍心,”楚韬沙哑,透着诱惑,低头啃噬,充满侵略的手指,在季午身上点起火。
季午忽上忽下,慢慢沉沦,暗道,这人太熟悉自己的敏感之处了,一个回合都招架不了。
夜已深,而卧室灯光昏暗下来,人影晃动,纠缠,声音弥漫。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的补上,达娃说话算话,嘿嘿,调戏亲们一把,果然有人冒泡了
一时间,整个卫生间内静谧,两厢交火,而水声忽起。
季午的手慢慢往上,在楚韬胸前停下,轻柔摩挲,感觉到楚韬微僵的身体,嘴角翘起。
楚韬单手搂住季午光滑的腰际,一手在季午后背抚摸,渐渐往下,侧头含住那小巧的耳垂,声音沙哑而磁性,“媳妇,别玩过头。”
季午拉开些距离,挑了挑眉头,单手拉下楚韬睡衣的系结,绕在手里把玩,身体往前倾,双峰直接和坚硬的胸膛碰撞,大胆的屈高修长的腿在楚韬双腿间磨蹭,笑着说道,“五哥,我真没玩儿。”
楚韬在季午碰上的瞬间,感受到季午腿侧若有若无的碰上自己坚立不屈的欲,望,下身僵硬,某处愈发难以控制,手紧了紧,忍耐出口,“季午。”
“恩,五哥,你的睡衣,我帮你脱了吧,”季午越发胆大,从开始的紧张,到现在的放开,反正早就被这人看过了,怎么也要好好欣赏回来。
季午说完,没等楚韬反应过来,抬手刷的拉下楚韬的睡衣,往旁边一扔,上下其手,来回抚摸胸膛,不时的用手指点点,目光停在胸膛前的两处,不客气的上手捏了捏,耳边听到闷哼一声,手上更加用力起来。
楚韬在水火中纠结,眼底越加深邃,欲,望染上眼眸,额头有少许汗滴,眯眼盯着季午的动作,忽而一笑,“媳妇,你在玩火。”
季午抬头瞬间,眼角泛着桃色,嘴角轻启,“五哥,这话你说了好多遍了。”
季午小手摸到楚韬内裤上,伸手拉开,忽而一松,抬头看着楚韬忍而欲发的表情,透着愉悦,该,每次都是自己在他身下求饶,怎么也得让这人尝尝滋味。
俯身就吸允起胸前那硬起小点,一口含在嘴里,舔舐而逗弄,虽然季午没取悦过别人,但前生那么大年纪怎么可能不知道,感受楚韬微颤抖,就知道这是一处敏感点。
楚韬再忍着就是圣人了,直接拉下自己最后的遮挡,快速褪下,双手搂住季午的两瓣小屁股,让自己身下硬,起往前顶了顶,让这丫头知道什么是玩火**。
季午一惊,慢慢拉开距离,低头,一瞬不瞬的盯着,脸色早已红起,随即自然而然的伸手点了点,然后握住,看着猛然变大,心跳加快。
楚韬似笑非笑,往浴缸一躺,拉下季午,“媳妇,咱慢慢洗,既然是你开的头,就别后悔。”
楚韬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季午扑在楚韬身上,季午刚想说话,就被楚韬一口深深吻住,直接撬开季午的口齿,探入,轻轻搅动着季午生涩的舌头,四唇不在分开,楚韬来回梭巡,爱抚,原始的情,欲相缠,而握着季午的手,移到季午胸前,揉搓,感觉到季午舌尖从生涩到配合,楚韬另外一只手移到季午双腿间,抚上花,核逗弄。
季午猛的颤抖,手无意识的抓住楚韬结实的肩膀。
而楚韬仿佛不急不躁,修长的手指在季午花,核上抚弄,顺着水流,往花,心徐徐推进,狭窄的幽径紧紧吸附,慢慢一进一出。
季午一时眩晕,微颤,整个人在水里漂浮,目光迷离,透着渴求。
楚韬吸允着口中的芬芳,从温柔到狂乱,恨不得直接吞下去,身下紧绷,额头汗滴流下。
一吻完毕后,季午在楚韬退开瞬间,大口的喘着气,眉心跳动,怎么又被这人挑动的无法自制,回神后,季午直接撑着浴缸边缘,快速直立,双腿岔开,坐在楚韬腿间。
低头瞄了眼身下渐深的眼眸,一眼,心跳起,季午忽而嘴角翘起,没等楚韬动作,动作快的,伸手握住楚韬那直立的欲,望,上下揉搓。
楚韬一个不察,深吸一口气,随即半躺着,看着面前的春色,眼底欲,望越发热烈,见季午小手忽上忽下,自己身下那处更加坚,硬,目光紧盯着季午上下晃动的白嫩浑圆,愈发难捱,伸手袭上,感受手中那柔软,捏而挤压,慢慢抬头啃噬着那傲然挺立的粉红。
“媳妇,快些,嗯,”楚韬声音饱含情,欲,全身集中在某处,随着季午小手而轻哼。
季午目光闪了闪,忽而停下,时机到了,单手撑起身体,跪立而起,把自己早已润滑的花,心对准那高耸的欲,望,慢慢磨蹭,身体摇晃。
楚韬眯眼,双手搂住季午的腰稳定,目光中带着不可思议,嗓音低沉,“丫头,你确定。”
季午感受到花,心处更加坚硬的欲,望,抬头,目光染上一层魅惑,无声一笑,身体直接往下沉。
楚韬闷哼一声,身下欲,望突破某处障碍,直接顶到最里,感受着幽径里强力的吸附力,控制不住的就想动起来。
季午皱起眉头,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瞬间的挤入,疼痛难耐,深吸一口气,发现楚韬的动作,连忙哀求,“等会,五哥。”
半响后,楚韬隐忍而不发,在失控的边缘,身上跪坐着的季午开始慢慢抬起身体,上下动了起来。
进进出出,初次承受的狭小幽径被那越来越坚,硬的欲,望撑大,刺,穿,而季午坚定的压倒着楚韬,压根不给楚韬反攻的机会,自始至终,掌控着身下楚韬的情,动,悸,动,快而慢。
楚韬被动承受季午带来的一波又一波热浪,在水中感受那身心结合的兴奋和肆意,单手握着季午的腰,另一只手狠狠的揉搓着季午晃动的圆滑,不时啃噬,身下快,感,欲而喷,发。
卫生间热气上升,镜面倒影出浴缸里,一上一下两个人影,相互纠缠,不知淋漓。
随着季午一瞬的后仰,身下紧,缩,而楚韬那到达顶点的欲,望,在幽径中,释放,伴随着一声闷哼,季午软软而无力的趴在楚韬身上,身体在快,感极致下颤抖。
楚韬紧紧搂住,享受着这一刻的巅峰,半响,手轻抚上季午的后背,抬起季午的下巴,吻上那粉嫩的小嘴,满足一叹,温柔而贪婪。
127第一二七章
上学后,季午作息正常下来,关于季夏的事,季午并没有太过纠葛,因为季夏最终没打来电话,,在季午看来,或许季夏心中有数。
而关于季冬和周楚的事,就如楚韬所说,没人能预料到最后会如何,季午只是默默支持季冬的选择,有些事,不是别人说了算的,需要她自己去体会。
而这学期,季午除了和楚韬点滴相处,反而和吴沁相见频繁起来,虽然每次都针锋相对,但关系在别人看来,的确相交渐深,而了解吴沁性格的季午,心中有些了然,或许吴沁早已接受,只是拉不下面子而已,而季午也作配合状,当做不知道罢了。
到寒假前,季午趁热打铁,拖着楚韬回了趟楚家,和楚军吴沁吃了顿饭,相当于正式见面,而这顿饭刀光剑影,季午和吴沁三言两语相互埋汰,楚韬和楚军沉默相对,时不时的帮着自己媳妇说上两句,整个场面意外的和谐而热闹。
从那天回来后,楚韬对季午刮目相看,以前虽然听季午说过,但真正见到季午和自己母亲相处的场面,楚韬的确有些吃惊,也从中看出,季午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则搞定,从自己母亲偶尔对季午流入出的关心,楚韬心底那最后的担忧彻底消散,或许父亲也看出来,才会承认季午的吧。
而随着年节的到来,季午知道季秋快结婚,所以和楚韬商量后,就呆在京都过年,到时候,正好和季春季冬趁着季秋结婚的时候,一起再回海市。
第一次在辰园过年,季午作为女主人,忙碌起来,整个辰园气氛浓烈,后院也被季午带着阳天唐叔整理一番,年三十晚上,季午先和爸妈通了通电话,又和季春季秋季冬逐一联系,在到季夏的时候,季午还是打了个电话。
“二姐,”季午靠在楚韬的肩膀低声说道。
季夏一震,看着窗外,叹息一声,“小妹,我没想到,你还会和我联系。”
“二姐,咱是亲姐妹,你可别忘了,”季午平静说道。
季夏点着头,“恩,上次让季冬给你带话,其实我已经想好了,只是不知道怎么和你说,有些事,我的确清楚,呵呵,罢了,小伍,二姐道歉。”
“二姐,你什么时候想回京都,告诉我一声,这事,我答应你,不会变的,”季午试探说道。
“好了,小伍,你也别和我兜圈子了,现在我还不想回去,努力了两年,我不想功亏一篑,上次二姐没转过弯来,后来和季冬聊了会,我倒是释然了,你们都长大了,我还一直以为你们小,反而是我自己,一直没看清楚,这次三妹结婚,我回不去,我这个二姐当的,反而让你们几个小的操心,其实,我自己知道,从头到尾,我只看到自己,太小心眼了,呵呵,听季冬说,你们准备在京都给爸妈买套房子,方便他们来京都,二姐这些年也有些积蓄,我也拿出一些,也该尽尽孝了,”季夏惆怅而道。
季午叹息一声,“你自己留着吧,在国外,爸妈也不放心的。”
季午和季夏通完电话后,忽而淡淡一笑,季夏也该成熟了,等再回京都,或许真不一样了。
年初,季午和楚韬开始出门拜年,老爷子那边,楚爸楚妈那边,还有楚大哥楚二姐楚三姐家也去了一趟,毕竟季午算是进了楚家门了,也只是差最后一道手续。
等到季秋结婚那天,季午和楚韬,季春一家,还有季冬,一起回到海市,隔天从g市的迎亲车队一直开到季家村,同上次季春出嫁一样,送走了季秋,忙碌了两天,大家又陪着刘巧凤和季大鹏几天,才一一返回京都。
刘巧凤和季大鹏听到季春她们准备在京都买房子的打算,那种嫁女儿的心酸消散开来,心中五味俱全,高兴带着欣慰。
回京都后,过完年,季午已然21岁了,而无知觉的季午,压根没料到某人早就虎视眈眈想把自己算计成已婚妇女。
季午重生已经6年了,前生好像早已远去,而这个秘密,季午一直藏在心底,或许等季午老去的时候,会把这,当成个梦说给楚韬听,但现在,季午不会提及,这或许是唯一瞒着楚韬的。
冬去春来,天气渐暖,季午发现自己有些变胖的趋势,想到唐叔每餐前的汤水,季午也释然了,而和楚韬提及过两次后,被楚韬三言两句便忽略了,只是平时少吃了些,倒也没在意过多。
而这天周五下午,季午刚下课,就听到手机的铃声,忽而想起什么,拿起看了眼,意料之中。
“妈,又想我了,”季午边往外走,边小声说道。
“你这丫头,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想你了,今天楚军不在家,约你一起吃个饭,”吴沁平静说道。
“你家的不在,我家的还在呢,回去晚了,楚韬又该唠叨了,”季午无语望天。
“别以为我不知道,他现在不在京都,快些,老地方,”吴沁嗤了一声。
季午笑起,“妈的消息可够灵通的,今儿早上楚韬才去外地,你也太关心楚韬了吧。”
“季午,你,我关心儿子天经地义,”吴沁快速说道。
“是,是,就是不让当事人知道,放心,我可不会在楚韬面前说起,你还是做你的偏心后妈吧,”季午嘴角翘起。
“没大没小,快过来,老地方,”吴沁扑哧一笑。
季午让司机送到私房菜馆门口,低声吩咐几句,拿起包就往里走,这里就是第一次吴沁喝醉酒的地方,而后来,不知道吴沁出于什么心理,每次吃饭必定和季午来这里。
季午看着老位置上向自己招手的某人,嘴角笑起,走了过去,在对面坐下。
“妈,我是你儿媳妇,不是闺蜜,”季午调侃道。
吴沁淡淡一瞥,端着茶杯优雅的喝了一口,放下,“你还记得,和我说话没大没小,不过,小伍,你叫我妈挺顺口的,什么时候让你爸妈来京都一趟啊,这事早晚的。”
季午往后一靠,“等我毕业后吧,我和五哥也就差最后一道手续了,没必要那么急,再说,妈,你不是还没接受我吗。”
吴沁瞪了一眼,“我是没接受,可楚家上下都接受了,你就不怕楚韬那小子等不了,在外。”
季午连忙摆着手,“妈,五哥不会的,我相信他,我只是觉得还太小,也不急在一时。”
“随便你们吧,楚韬那小子从来是自个打定主意的,他可是无所谓我和他爸同意不同意,对了,你知道,季冬和周楚到底怎么样了,”吴沁想起什么说道。
季午轻抚额头,“你怎么想起来问他们的,也太八卦了。”
“我怎么就不能打听了,楚韬二姐可是知道季冬了,我作为周楚的长辈,当然要问问,”吴沁哼了一声。
季午摇着头,“你是没事找事做吧,他们的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四姐已经从周楚那事务所出来了。”
吴沁认真的看了眼季午,忽而一笑,“你别说,季冬性格和你还真像,你们两个反而像双胞胎。”
季午点着头,“就是像,我才放心她,这事,她自己有主意。”
“你怎么就不问问我,楚韬二姐有没有插手,”吴沁问道。
“二姐打过电话问过我了,其实,我就觉得,你们怎么就没考虑过辈分问题,”季午忍不住问道。
吴沁往后一靠,叹息一声,“我和楚军相差二十多,比楚韬大哥也就大个几岁,这事,谁看着都觉得不靠谱,但我和楚军也这么多年下来了,这样的家庭,你说他们会纠结辈分问题吗,只要周楚喜欢吧。”
季午点着头,“看周楚和我四姐的缘分吧,这事谁也说不准。”
128正文完结
两人聊着,菜上齐,季午埋头,扫视一眼桌上的菜式,季午心有感动,基本都是自己喜欢的,但季午也没说什么。
吴沁夹了些菜给季午,忽而说道,“小伍,你胖了。”
季午低头看了一下,郁闷的点着头,“是的,我也纳闷呢,现在少吃了些。”
“少吃多餐吧,楚韬那小子疼起人来,连他爸也不及,竟然把你养的白白胖胖的,”吴沁扑哧一笑。
季午无语的看了眼,夹着小黄鱼吃了一口,瞬间,胃翻滚,立马侧头干呕起来。
吴沁先是一愣,刷的站起,走到季午身边,“怎么了。”
季午摆着手,连忙端起旁边的茶杯喝了一口,“妈,你坐吧,没什么事。”
季午刚说完,坐正,那呕吐**又冒了上来,连忙伸手捂住嘴巴。
吴沁连忙抚了抚季午的后背,“受凉了。”
季午摇着头。
吴沁眯眼盯着季午,瞬间想起什么后,脸色变了变,走回座位,拿起包,对季午说道,“去医院看看,回头再吃。”
季午抬头,眨巴两下眼睛,慢慢放下手,“不需要吧。”
“怎么不需要,你万一有什么,楚韬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快点,”吴沁当下做主。
从医院出来,季午脸色一直苍白,而旁边的吴沁单手抚着,目光带着笑意。
季午转头,一瞬不瞬,半响,挤出一句,“妈,不会是误诊吧。”
“想什么呢,怎么可能,军区总医院妇产科主任会给你误诊,季午,你不会高兴傻了,现在我不接受也得接受你了,谁让你母凭子贵呢,”吴沁埋汰的说道。
季午摇着头,“妈,我真有了,我才21啊,我还在上学呢,还有两年才毕业,这。”
吴沁伸手点了点季午的额头,“说什么傻话,我以前让你晚点,你自己不听,现在有了,不管怎么样,总得生下来。”
季午平复心情,低头沉默,想到楚韬这段时间的努力,脸色一变,自己这是被楚韬算计了。
季午低头看着丝毫不见突起的腹部,单手摸了摸,抬头看向吴沁,“真有了。”
吴沁咳嗽一声,点着头,不忍打击,看到季午那神色,做妈的当然了解自己儿子,估计儿子忍不住出手了,“是有了,先回去,然后通知大家一声。”
吴沁送季午回到辰园,这是吴沁第一次踏进这里,让季午放松的靠在客厅沙发后,立马打起电话,而旁边站立的唐叔,目光闪了闪,耳朵竖起,等听到季午怀孕的时候,爆出精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季午那肚子,嘴角激动的抽了抽。
不到一会儿,一个个的都赶了过来,季午缩在沙发上,无语的看着围着自己打转的老爷子,哀悼一声,怎么老爷子也来了,余光瞄了眼四周坐满的人,好家伙,这次全体出动了,除了不在京都的楚韬和楚博。
老爷子爽朗笑起,往旁边一坐,敲了敲手上的拐杖,“好好,楚韬也该成家了,先联系楚韬,让他快点回来,再给季午家打个电话,让g省的小四去接,马上去安排酒宴,通知宴请的客人,对了,帮小伍休学,等孩子生下来,再去。”
季午脸黑了黑,听着一连串的命令从老爷子嘴里冒出来,无力往后一靠,得,就没自己什么事了,这就安排好了,季午觉得楚韬必定算到这点,这下,啥都齐全了,估计再过两天,自己就成已婚妇女了。
季午一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在楚家效率的传统下,刘巧凤和季大鹏隔天就被楚家四哥接了过来,而楚韬也在当天从外地赶了回来,接着,得知消息的季家的几个也连忙赶了过来。
等季午回神时,自己家和楚家已然达成共识,结婚证,结婚照,结婚典礼,一流程畅通无阻的开始了。
季午满脸黑线的看着手指上套牢的婚戒,然后瞄了眼那小红本,这一个星期不到,季午已经正儿八经的是已婚了,这速度,坐着火箭也赶不上吧。
卧室轻轻打开,刘巧凤和季大鹏带着几个女儿走了进来,看了眼坐在床边穿着婚纱的季午,又好气又好笑,两人相视一眼后,坐到季午身边。
“小伍,爸妈也不说什么了,你这丫头真是会搞突击,把我和你爸吓的心肝扑通扑通的,哎,不过,好在楚家做事还算周全,要不然,真舍不得让你这么早就嫁了,”刘巧凤顺了顺季午的头发,低声说道。
这事真让自己和丈夫惊讶,那天忽而到来的人,简单一句后,就把自己和丈夫接到京都,一个星期,自己才平静下来,现在回头一想,自己家这攀的也太高了,除了吃惊就是吃惊。
而身后围上来的季春她们,笑看着蔫耷耷的季午。
季春说道,“小妹,你现在也算是做妈妈了,这事虽然急了点,但也算情理之中,反正休学一年,也没关系。”
季秋扑哧一笑,“小伍,你这速度,我拍马也赶不上,一眨眼,老母鸡变鸭,我比你早结婚,你现在比我早怀孕,哈哈。”
季冬走到季午身边,她了解季午,估计小妹压根没回神,低声说道,“早晚的事,其实我们都有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双喜临门。”
季午抬头看了眼,眼睛红了红,“我也没想到这么快,哎,”季午低头看了眼肚子,这小东西来的也太快了吧。
婚礼虽然急,但架不住楚家人多,妥妥帖帖,而穿着婚纱的季午,露了个面,就被楚韬送回辰园。
中午在饭店宴请客人,晚上在辰园,季家和楚家两家同聚,唐叔忙里忙外,院子里两家人,透着热闹和喜悦。
楚韬在酒席上陪了会,独自离开,从厨房出来,端着碗,慢慢走向卧室,推开门,看着红色铺满的房间,嘴角笑开,一眼,盯着靠在床边穿着大红旗袍的季午。
“先吃点再休息,累了吧,”楚韬坐到季午身边,温柔而望。
季午目光一瞬不瞬,这几天,自己还真没反应过来,不过,现在已成定局了,季午伸手接过,低头吃了些,随即放到床头柜上。
“楚韬,你可真狠,”季午低声。
楚韬笑起,单手轻轻的搂住季午的腰,另一只手,抚上季午的肚子,侧头在季午脸颊一吻,“我不想主意,还得等几年,媳妇,我比你大,也比你先老,早点要个小子,我放心。”
季午半响,叹息一声,伸手搂住楚韬,“那你也得跟我说一声,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我们俩同居这么久了,名分早就定了,你准备到现在了,还说没准备好,媳妇,”楚韬无奈说道。
季午往楚韬身上一靠,伸手覆上楚韬的手,两人十指紧扣。
“五哥,我二姐打了个电话给我,让我早生贵子,你说是小子还是丫头,”季午忽而出声。
“都一样,小子归我管,丫头归你管,”楚韬轻轻的说道。
床头的大红喜字透着温馨,季午点着头,“五哥,你娶我会后悔吗。”
“现在不后悔,以后也不会,因为,你不会让我有后悔的机会,”楚韬似笑非笑。
季午一瞥,“的确如此,其实有句话我想对你说。”
“嗯,说吧,”楚韬伸手揉了揉季午的头发。
“你比我大,别人一直说你老牛吃嫩草,其实,我才是,”季午模糊的说道。
楚韬忽而一笑,似懂非懂,“你心理年龄和我差不多,我只看出这一点。”
季午点着头,心一松,嘴角泛起笑意,“也算吧。”
季午和楚韬交错的手,在灯光下,两个婚戒显得格外明亮,而耳边不时传来前院热闹的声音,季午穿着大红旗袍靠在一身黑色西服的楚韬身上,相视而笑。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到这里也该完结了,幸福都是一样的,小伍和五哥一路走来,最主要他们知道自己要什么,所以没那么多曲曲折折,有的也只是磨合,季冬和季夏结果在番外。
达娃想说,幸福到眼前,也要去争取,不要错过,希望亲们,像小伍一样遇到五哥,然后嘿嘿。
感谢一路支持达娃的亲们,感谢给达娃票票的亲们,感谢留评的亲们,感谢潜水的亲们。
新文已开,娱乐圈小人物史,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