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吴沁让叫的,怎么可能,目光炯炯有神,冷光一闪,哼了一声,“我的确还没承认呢。”
“是,那我还是叫你声,伯父吧,这样的话,妈也不会说我不礼貌了,”季午无辜的朝楚军一瞥。
楚军摆了摆手,眉头皱起,这话怎么就弯弯绕的,伯父,妈,伸手点了点季午,“你都叫我媳妇妈了,你还叫我伯父,这是哪通哪啊。”
季午连忙认错,眼睛眨巴两下,“那该叫什么。”
楚军就想跳起来抽着丫头一击,这小姑娘和楚韬一般样,说话拐着弯的,让人恨的直咬牙,随即往后一靠,自己媳妇都认了,难道真想通了,不过看着自己媳妇被这丫头送回来,好像的确如此啊,不高兴,怎么可能喝这么多,平时,自己媳妇滴酒不沾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季午,穿着整齐,不是现在小年轻那般妖里妖气,说话不卑不亢,落落大方。
楚军摆了摆手,“行了行了,随便你吧,不过,我还要考察考察,说实话,你配不上楚韬,他母亲既然同意,我也随你们折腾去了。”
季午一笑,点着头,“爸,果然跟妈说的一样,家里都听她的,我知道我配不上楚韬,可楚韬选了我,我怎么也不会放手的。”
楚军叹了口气,看着对面的小丫头,摇着头,笑骂道,“别拍你母亲马屁了,她又听不到。”
“那是爸疼妈呗,楚韬和你一般样,”季午连忙说道。
楚军点着头,忽而严肃的脸笑起,“好了,也别拍我马屁,只要楚韬母亲同意,我也没什么要说的,楚家已经这样了,也不在乎什么联姻,一直以来,楚韬没带你回来,他母亲怎么可能同意,我当然和楚韬母亲站一起了,楚韬那小子也不服个软,上次还给我脸色看,哎,他和他母亲一直僵着到现在,看你和楚韬妈妈相处还不错,我倒是放心了,有空就让楚韬回来看看,不过。”
季午连忙坐直,总要演到最后,不能功亏一篑啊。
“不过,你们年纪相差太大了,你还有三年才毕业,你准备让楚韬等你三年吗,”楚军认真问道。
“爸,”季午脸皮厚实,顺口而叫,“这事我会和楚韬商量的,毕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总有法子,我也舍不得让他等着,他也快三十了。”
“好,好,你能这么想就好,季午吧,你能让老爷子同意,让他哥哥姐姐同意,让他母亲同意,其实我也看出来,你还是有点聪明的,虽然我没见过你,可你那些资料都在我这里,楚韬以后的路,可不是他一个人走的,你也有份,我倒是希望你把聪明用在那上面,让楚韬少辛苦点,我看得出来,楚韬那小子非你不可,但现在一直僵在这里,我也左右为难,现在他母亲同意,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希望你们两个好好过日子就行,等你和楚韬商量好,把你爸妈带京都来,凑个时间见见,这些是必须的,”楚军惆怅而道。
季午连忙点着头,“知道了,爸。”
楚军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多少有些不放心卧室躺着的吴沁,摆了摆手,“好了,你也早点回去吧,告诉楚韬一声,让他有空经常回来看看吧。”
“爸,我会转告的,不过,他有没有时间,我可不能确定,”季午知道这是想让楚韬陪陪楚韬妈妈,可这事,自己真插不了手,有些事,不能强求吧。
楚军眯眼看了过去,忽而笑开,“你这丫头和楚韬小子有点像,行了,你尽力吧。”
季午点着头,手松开,想起什么后,磨磨蹭蹭的看了眼楚军。
“有什么就说,别磨磨唧唧的,”楚军刚想站起,就见这丫头表情,忽而出声。
季午低声,有些不自在,“爸,妈说。”
楚军坐直,抬了抬下巴,“说什么。”
“妈说,给我准备了什么,我也没问清,可她,”季午支支吾吾,就是说不清楚。
楚军想起什么后,刷的站起,爽朗而笑,“你这丫头还不好意思,爸妈都叫了,哎,我知道了,你等着,先喝点茶吧,那小脸跟个猴屁股一样,你们婆媳俩倒是有些像,这一喝酒,脸就红。”
季午点着头,毕恭毕敬的嗯了一声,看着上楼的背影,伸手抚了抚胸前,这事季午听楚家二姐提起过,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也不差临门一脚,索性承认到底吧,季午双手拜了一下,楚韬妈妈醒来该有多后悔啊,即使心不甘情不愿,咱也生米煮熟饭了。
季午听这脚步声接近,连忙坐正身体。
楚军好笑的看了眼,别说,这丫头还是有些合自己胃口的,一是楚韬自己看上的,二是自己媳妇同意的,三是这丫头本身,通过刚才的谈话,楚军觉得虽然家世不好,但架不住本人进退有度,看着不是那种小家子气。
楚军伸手把盒子放到季午手上,眯眼看着季午一如平静,心中不自觉点了个头,“你好好保管吧,这和楚韬的那块是一对,家里几个都有,没想到,老四的那块没给出去,楚韬这小子倒是提前了,话我也不多说了,我让人送你回去,晚了,估计那小子要上门找人了,我也去看看楚韬妈妈,你这丫头,下次可别让她喝那么多了。”
“是,爸,我记得了,这次也是高兴,哪里敢有下次啊,”季午心头一跳,连忙站起,知趣的消失。
季午一路上摸着那盒子,单手蹭了蹭下巴,这事该怎么和楚韬说。
季午知道楚韬打的什么主意,不就是等自己大些,吃进肚子,然后再生个小子,顺其自然,让楚韬爸妈接受吗,楚韬对他父母一直是这种态度,远离而不在乎,可季午不愿意这样,总要让他父母同意,所以今天看着机会送上门,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让楚韬他爸应下来,通过观察吴沁和楚军,季午知道这两人都为对方考虑,再加上晚饭那一出,季午觉得,如果楚韬爸爸同意,自己手里有了楚韬未来媳妇那东西,那么,楚韬妈妈只能把这口气噎下去,无话可说,最多就是以后和自己眉来眼去,刀光剑影。
季午扒拉着手指,算着日子,目光定了定,嘴角似笑非笑,反正双方都见过父母了,那么也该理所当然,低头看了眼自己发育良好的身体,嘴角翘起。
124第一二四章
车一停下,季午刚出车门,就见大门打开,唐叔迎了上来。
“回来了,”唐叔瞄了眼转头就开走的车。
“恩,辛苦唐叔了,五哥让你等着的吧,”季午点头招呼一声,歉意的说道。
唐叔关上门后,跟着季午,“五少在书房,要夜宵吗。”
季午想了想,摆了摆手,“不用了,唐叔先去休息吧,我去书房看看。”
季午敲了一声,打开书房门,看着一片漆黑,摸了摸头发,有些疑惑,刚想转身,就被人一把拖进,压在墙壁上。
季午抬头,在黑暗里的视线渐渐亮了少许,闻着某人洗浴过的味道,心有些安定。
楚韬阴晴不定的眯眼盯着,随即闻到一股淡淡的酒味,单手拥紧,头靠在季午颈间,低声道,“怎么现在才回来的。”
季午心一窒,抬头揉了揉肩膀上的脑袋,“多谈了会,没事的。”
楚韬抬头,单手抬起季午的下巴,凑近,“你去喝酒了,我母亲为难你了,小伍,你。”
季午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忽而一叹,“喝了点,真没事。”
楚韬不让季午和父母见面,就怕季午抵不住他们的冷眼相待,所以两边一直拖着,等到这丫头真正属于自己,结婚证一领,父母不认也得认,楚韬不想把矛盾扩大,所以也没阻止季午去见母亲,毕竟第一次,季午可没当一回事,但这次,楚韬知道后,一直坐立难安。
楚韬有些后悔,早该在知道的瞬间就去的,俯身轻啄几口,不放心的问道,“真没事,那你为什么去喝酒,也没告诉我一声。”
季午听着,嘴角勾起,“五哥,回房再说吧,你抱我,我可累了。”
楚韬盯了半响,叹息一声,伸手抱起季午,来的卧室,一脚踢开,而后关上,单手打开卧室里的灯光,把季午放在床上,盯着季午那小脸,伸手划过,“喝多了,嗯。”
季午摇着头,沉默不语。
楚韬伸手捏了捏小脸,无奈的说道,“你不想说,就不说,只是有委屈,别放在心里,我总是在你身后的,先洗个澡。”
季午点着头,看着走进卫生间的人影,随手把手中的包往床头一放,抬头看着天花板,手心有些冒汗,咬着嘴唇想到,这人也控制不了多久,不如自己来,早晚得走这一步,把这人吃到肚子里,才安全,以后可是真正属于自己了,季午一直被某人压迫的哀怨冒了上来,怎么也要压倒楚韬,随即,季午想起自己做的事,叹息一声,听到脚步声,笑着看了过去。
楚韬拢了拢睡衣,走出卫生间门,盯着床上的人,摇着头,走近,坐到床边,“好了,去洗洗,还是我帮你,嗯。”
季午眯眼而笑,点了点头,“好,五哥,我太累了,要不你帮我吧。”
楚韬上下打量,眉头皱起,有些不确定,“真让我帮忙,嗯。”
季午伸手,静默而待。
楚韬笑起,这丫头知道喝酒,早晚自己会找她算账,她倒是自觉,眉头一挑,似笑非笑,“那我可真帮你洗澡了,你可别后悔啊,丫头。”
季午看着抱起自己的楚韬,安稳的呆在他怀里,随着他往卫生间靠近,季午心忽上忽下。
楚韬把季午放在洗脸台上,转身关上门,漫不经心的往墙上一靠,盯着季午说道,“要不要我帮你脱衣服,嗯。”
季午抬头一看,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