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午往里走。
银行经理看着被人带进来的季午,连忙站起,“欢迎啊,小午,这次来办什么事,还是要另外开一个户头。”
楚韬漫不经心的跟着季午,敛起眼眸中的惊讶,看着和季午热络的经理,牵着季午的手,紧了紧。
季午直接坐到办公桌对面,淡淡一瞥,“吴经理,又见面了。”
楚韬看着眼睛笑成一条缝的吴经理,不动声色的坐到季午身边,推了推眼镜。
“是好久没见了,这位是,”吴经理盯着气度不凡的楚韬看了眼,殷切的问道。
季午笑了笑,“你就别管了,你帮我查下我户头还有多少,我可能有用。”
“好的,我让人泡杯茶来,你们先坐会,”吴经理连忙吩咐下来,帮季午查出金额,看了眼,确定后,直接对季午说出。
季午微微点着头,差不多也该这个数字了,转头看向楚韬,发现某人有些失常,伸手扭了扭楚韬的腰。
楚韬有些不可置信,的确如此,这金额对楚韬来说也很有冲击力度,难道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事,目光一沉,盯着季午。
“这些应该能帮的上忙吧,”季午问道。
楚韬僵硬的点着头,复杂的看了眼季午,低声,“这钱。”
“回家再说,既然够就行了,等周三哥要的时候,直接转账给他,”季午看着楚韬,明白那目光,而现在有些事,也该让楚韬知道,自己一直站在他身后,他能给自己的,自己也能给他,所以,两人是公平的,在爱的基础上。
回到家后,楚韬拉着季午进了卧室,一进门,就把季午扑倒在大床上,有种不安,有种忐忑,以为了解季午的时候,其实还有太多自己所不知道的,深深的探入季午口中,口舌交缠,抚慰自己刚才的患得患失。
季午在楚韬霸道不失温柔的吻中,感觉到楚韬的情绪波动,伸手紧紧抱着楚韬的腰,从开始的被动,化为主动,缠绕着那深情的一吻。
两人气喘嘘嘘,按捺下情之所动,拥抱在一起,额头相抵,四眼相对。
楚韬被季午的主动,安抚下来,心有所感,眼神亮起,刚才的惶恐消散,心安定下来,轻抚着季午的背,声音沙哑,“老实交代,嗯。”
季午勾起嘴角,笑了笑,往前一探,亲了口,还舔了下,感觉到楚韬紧绷的身体,这才退开,安静下来。
楚韬无奈的看了眼身下的丫头,怎么就学会了这一招,竟然挑拨自己,搂住季午的手臂,僵直,低声警告,“小伍,再动,你会后悔的。”
季午眼睛闪了闪,这才开始,以前都是你主动,自己就干瞪眼,果然反过来,很有成就感啊,伸手摸进楚韬的衣服里,手,瞬间暖和起来,舒服一叹,盯着无语的楚韬,说道,“五哥,那些钱,是我这几年自己挣来的,干干净净,其实,如果不是你,我大概从不会想这些,还在海市的时候,就有种直觉,大概一辈子会和你纠缠在一起,所以,我提前做好准备,如果没有你,我大概随随便便考个学校,做份工作,悠荡一生,钱对我来说,再多也没必要,够用就好,但到底还是遇上了你,你这般的人,总要多做准备的。”
121第一二一章
楚韬心头一震,低头,看着身下的人,阵阵触动,修长的手指,划过季午明亮的眼眸,或许这不是情话,却比情话更能触及楚韬心底,因为季午就是这般性格的人,不说,不动,只是默默的放在心里,这丫头一直以来都宠着自己,用她自己的方式。
楚韬目光回转,笑起,更显温柔,嗓音低沉,“其实,你早就爱上我了,嗯,丫头。”
季午一顿,抬起眼眸,嘴角翘起,“或许吧,只是你太强势了,让我没看清楚,也没时间看清楚,只是顺着你的意思,和你在一起。”
楚韬手臂拥紧,翻身而躺,看着身上趴着的季午,伸手点了点季午的鼻子,“你就不担心,钱给我了,而结果不是你所想的。”
“你会吗,如果这么多钱,让我看清楚一个人,我大概会感谢,对你,我也会彻底死心,一个人逍遥自在多好,”季午认真的看着楚韬,轻轻说道。
“媳妇,逍遥自在你就别想了,你没这机会了,我一直以为你也就是点小聪明,却不知道,大智若愚,遇上你,也许是我做的最好的事了,”楚韬低声而道,目光灼灼。
季午和楚韬脖颈相交,紧密相拥,温馨而放松,相互感受着对方的心跳,同一呼吸,同一频率。
隔天下午,周函风听着电话里的交代,慢慢放下,随即吩咐下去,看着账户中多出的资金,慢慢走到落地窗边,真真没想到是季午,那个小县城出来的丫头,而季午的能力,让周函风为楚韬放下心中担忧,但是,周函风却有些看不清楚季午了,想到什么后,周函风连忙走到电话旁,给律师打了个电话。
半响,周函风带着那份股权书,直接驱车往楚韬的辰园而去。
到达时,跟着唐叔一路来到书房,推门而进,就见书房内弥漫着和谐而温馨。
楚韬在办公桌前低头翻看文件,而季午坐在不远的沙发盘腿看着书。
“来了,到账了吧,”楚韬抬头一瞥,平静说道。
周函风随手关上门,和抬头看过来的季午点了个头,随即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把手中的文件袋递了过去,“到账了,谢了,顺便把东西送过来。”
楚韬放在手中的资料,接过,大约翻看一遍,推了推眼睛,似笑非笑,“我以为还要一段时间呢。”
周函风有些尴尬,毕竟对季午不了解,所以对楚韬这一动作多少有些抵触,虽然早就安排人弄好,可想等等看再说,可被季午这一手震了震,有那么多钱的季午,何必在乎这些。
“韬子,我也是为你好,”周函风脸色如常,低声说道。
楚韬摆着手,“我了解,你这趟来,不会就是顺便送这个的吧。”
周函风余光瞄了眼窗边沙发的人影,转头对楚韬说道,“南门那边不能一直拖着,但现在没好的方案。”
楚韬顺着周函风的目光看了过去,低声一笑,“我可不是你的智囊团,你找我,也没用吧。”
周函风从楚韬这里知道那笔资金来源,就对季午有种直觉,毕竟这么一大笔钱,没犹豫就转到公司账户,季午不可能不知道其中的困境,所以,没点底气,季午怎么可能这么爽快,不是胸有成竹,就是信任楚韬。
不管哪种原因,对周函风来说,都是希望,或许能从季午这边知道些什么。
“韬子,你家的,就没说过什么,”周函风低声。
而那边听到动静的季午,淡淡看了眼,目光了然,嘴角翘起,暗道,这京都就没平常人,转账太爽快了,也是一种错啊,这也能让别人想出些什么,幸好早有准备,毕竟也是自己的钱投进去了,可不能血本无归吧。
“没提过,她学的是教育专业,可不是策划专业,”楚韬淡淡一瞥。
“那她也没学过金融专业,不一样这么厉害,韬子,这事真不能拖着,上面也有压力的,”周函风嗤了一声。
楚韬听了这话,看向季午,嘴角含笑,这丫头能大方的出手,肯定有后招,虽然没说,但也等着函风上门吧。
季午和楚韬四眼相对,两人目光一碰,明白对方所想。
“媳妇,你说呢,”楚韬往后一靠,直接把问题抛给季午。
季午看着两大男人盯着自己,慢慢放下手中的书本,明知故问,“说什么。”
周函风眉头皱起,打死他也不相信自己刚才说的这丫头没听见,咳嗽一声,“这事韬子肯定和你说过的,你就不怕你资金有去无回。”
季午忽而一笑,没再转圈圈,在背后摸索一番,抽出几张皱巴巴的纸,站起,走到办公桌前,放了上去,叹息道,“我这不是相信五哥和周三哥吗,你们说的我真没什么概念,不过,我听了五哥和我说起南门街那边的状况,如果是我,我倒想有个这般的场所,现在高楼耸立,到处商业街,逛到哪里大同小异,我就随便写写,你们就随便看看吧,真没什么建议,我个教育学的学生,让我去策划,真做不来。”
季午说完后,蹭回沙发,盘腿悠闲的一靠,继续低头看书,沉默不响。
楚韬推了推眼睛,在周函风下手前,拿过写满东西的纸张,低头看去,压根无视虎视眈眈盯着自己的周函风。
半响后,楚韬抬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季午,果然自己家的不一般,自己眼光果然好,一面又一面,这辈子有的机会慢慢挖掘。
“你看看吧,”楚韬递给急切的周函风,往后一靠,脸色露出一丝放松。
周函风低头翻看,在原来建筑的基础上改造,南门街靠水,本是几百年前的建筑,弄堂狭小,人口众多,三教九流,已然是京都一块民工聚集地,这次拿下,本想推倒重来的,而季午的建议,加上那不能动的周家大宅,的确适合,民俗的,也是永恒的。
周函风越看越觉得适合,而投资反而减少,那搬迁资金却充足起来,在一成不变的现代商业里,的确剑走偏锋。
周函风收好手中的纸张,转头深深的看了眼楚韬,别有意味的一笑,“你家的,的确不错,你眼光好,我等着喝喜酒。”
楚韬微微点着头,含笑而道,“别盯着我家的,自己想,自己去找。”
周函风摆着手,“看我二哥就知道,天天躲着老头子,我还有几年呢,这次谢了,你家的那份,到时少不了她的。”
“随你吧,不过,希望你以后少来点,我家媳妇没那么多时间,”楚韬淡淡一瞥。
周函风刷的站起,看着窗台阴影下安静的人,嘴角笑开,对楚韬点了点头,“放心,我可没周楚那般不知趣,先走了,也谢谢弟妹了。”
楚韬看着关上的书房门,拿起函风带来的文件袋,走到季午身边坐下,递了过去,“这是你的,媳妇,自己收好,咱家经济都掌握在你手里了。”
季午低头,放下手中的书本,接过后,没打开,颠了颠,挑了挑眉,“我怎么觉得我以后是个管家婆了,哎。”
楚韬一把抱起季午,俯身亲啄几口,顺了顺季午的头发,低沉而感触,“管家婆,这话我爱听,不过,家里的事唐叔处理,你就安心吧。”
季午把手中的文件袋往旁边一扔,看了眼楚韬,拿下他的眼镜,在他脸庞一吻,笑着说道,“我不上进,你真不是埋汰我。”
楚韬微不可闻叹息一声,“咱家后花园你都能改成菜园子,我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反正有我,你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只知道,这辈子你就这样,我也宠你一辈子,虽然有时候,我也诧异,你有能力,却从不想做些什么,只想平静,我总觉得,你不是这般年纪,而且,看起来,是我宠着你,其实,是你宠着我吧。”
季午心一顿,随即伸手搂住楚韬的脖颈,眼睛眨巴两下,“那你看我多大了。”
楚韬失声一笑,低头,两人鼻尖靠近,“多大,如果你不是20,我早就把你吞进肚子了。”
季午看着靠近的嘴唇,慢慢接近,手一紧,两人相碰,季午看着微楞的楚韬,主动的探入楚韬的嘴里,口舌交缠,感觉到楚韬身体的僵直,才慢慢退开,看着那双渐深的眼眸,快速跳下,拿起书本,“五哥,我去厨房看看,马上该开饭了。”
楚韬无奈的看着季午一溜烟就跑了的身影,低头看着渐起的那地方,往后一靠,手紧了紧,从海市回来后,这丫头开始时不时的挑拨自己,每到关键时候,就抽身而出,如果自己不松手,这丫头就说起上次自己承诺,楚韬深深觉得自己痛并快乐着,自找罪受啊。
不过,看到季午主动,楚韬无法,也只能默默被这丫头折磨,单手蹭了蹭下巴,或许早些时候吃干抹净,也没多大问题吧,唐叔给季午安排的三餐,让季午半年的确变了很多,个子高了些,皮肤更加白皙,那小脸嫩滑,最主要,该发育的地方都发育了。
楚韬揉着脸,觉得自己有些禽兽,脑子里浮现的全是季午那柔软的身体,如果季午再来几次,楚韬怀疑自己压抑久了,以后会不会有问题。
楚韬嘴角泛起一声笑意,低头,眼睛闪过一丝算计,心中沉思。
122第一二二章
年节气氛慢慢淡了下来,楚韬没休息几天,就按时上下班了,而季午给家里通通电话,在后院折腾折腾地,闲赋时,看看现在的专业书和以前的专业书,日子温馨而稳健。
期间,季午和楚韬去见了楚家的大哥二姐三姐,这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对季午倒是和蔼可亲,特别是楚家二姐,应该是对季午态度最好的,季午估摸着,周家那几个,也许早就提前和楚家二姐说起过自己,因为从楚家二姐眼里,季午看到的是那种了然的目光。
而楚家大哥,严肃而正直,往那一坐,就有种军人的气场,季午不卑不亢,倒让楚家大哥没说什么,沉默或许就表示赞同吧。
楚家三姐问的最多,这性格多少和她儿子林麒有些相像,虽然说话有时候非常犀利,但季午能感到楚家三姐没针对自己。
一顿饭下来,饭桌上的人,很少提及楚韬的父亲母亲,或许也不想破坏气氛,而季午也没问起,就当自己不知道,通过这顿饭,季午眼见为实,楚韬虽然没有得到母爱,却真正得到这些兄姐的爱护,而被楚韬认定的自己,也被他们接受下来,没刻意刁难。
季午回家后,一直思考,或许这些权势之家,反而更注重亲情,毕竟来的不容易吧,也或许,自己的资料早就在他们案头,也知道楚韬对自己的认真,所以才会认同自己。
对季午来说,能认同是最好的,不认同也不能强求,现在来看,除了反对的楚韬母亲和未见过的楚韬父亲,季午得到楚家大多数人的认同,已经算得上楚家的人了。
时间一晃而过,开学后,季午又恢复了以前那般轻松而悠闲的学校生活,见过楚韬关系亲密的家人后,季午心定了下来,除了晚上时不时出现在自己床上的某人让季午有些头疼,其他应该说,一切平淡如常。
五月中,天气暖和起来,这天星期二下午,季午上完课,拿起书包就往学校外走,中途手机响起。
“哪位,”季午看着陌生号码,有些不确定。
吴沁神色不明,坐在车里,看着从校园里走出来的季午,低声,“楚韬妈妈,季午,我想和你聊聊,不介意一起吃个饭吧。”
季午慢步走着,跨出校园,看着拐角出熟悉的车,挑了挑眉头,笑着说道,“好的,不过,我先让司机回去,到时麻烦你送我回去了。”
“当然没问题,”吴沁目光一沉,随即说道。
季午和司机老曹招呼一声,就转身往吴沁这边走来,对准备下车的人摆了摆手,自己打开后车门,坐了进去。
季午看着雍容而坐的吴沁,嘴角翘起,把包往旁边一靠,往后一靠,侧头低声,“咱俩一起去吃饭,别人肯定以为是姐妹,有什么事,不如直说,我怕到时,我吃不下。”
吴沁看着自来熟的丫头,一噎,脸色有些不好看,但想起什么后,也往后一靠,“季午,吃不下,也是你消受不起,胃口别太大。”
季午扑哧一笑,不知道为什么,和楚韬母亲一起,就像同辈相交,而自己嘴上总想调侃一二,心中暗想,或许这人和楚韬太相像,让自己有种放开的感觉,在楚韬那里吃瘪,总想着在同样的人身上找回来的缘由吧。
“或许,我这人就喜欢小菜加稀饭,那些高档的,真是吃不消,”季午含笑说道。
吴沁敛起眼底的愕然,目光盯着季午看了看,从第一次见面,这丫头就坦坦然然,和她年龄及其不符,一点小辈的样子也没有,在京都圈子里,那些世家的小辈,看到自己,哪个不是低眉顺眼的,而季午却不是,若无其事,就好像自己只是吴沁,无关楚韬的母亲,无关自己身后的家世。
吴沁冷哼一声,“别以为楚韬哥哥姐姐接受你,你就是楚家人,我和他爸是不会同意的,我不应声,你永远进不了楚家门。”
季午摸了摸下巴,转头看着吴沁,一瞬不瞬,点着头,“这些我知道,楚韬心中想的我也知道,虽然他没表示出来,但多少也希望你们同意吧,不然早就安排我和你们见面了。”
“你倒有自知之明,不过,我真小看你了,季午,竟然让楚韬和他爸翻脸,也不愿意去相亲,我就不明白,你有哪里好的,”吴沁上下打量着,也就脑瓜子聪明点,这长相清秀,除了那双深沉的眼睛吧。
季午叹息一声,“我也想知道呢。”
吴沁一噎,淡定的撩了撩发丝,“你要多少钱,才肯离开楚韬。”
吴沁也不想用这手段的,但只要是人,都有贪欲,对季午这丫头,吴沁觉得软刀子真没用,而现在连着楚韬的哥哥姐姐都和她见过了,吴沁再不出手,就怕来不及了。
季午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