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叔说你什么也没交代,就一个人回海市,你可别生气,”楚韬就怕季午又多想。
“是吗,”季午说道。
“当然,”楚韬附合。
季午忽而无声一笑,扒拉这人握紧的手,伸手就拎起楚韬的耳朵,面无表情,“那你回京都后,怎么一个电话也没给我,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走的那天晚上,情绪就不对,不说也罢,竟然跑到外地去,你说情况所逼,我相信,可那么多天,开始可能真没办法联系,但后来呢,你存着心让我担心你,h市那帮子人不好搞定吧,可你有个阳天,说联系不了我,你不觉得太假了,怎么,你大概想着,是谁告诉我的,不是你心里想着的那个人,你放心吧,有些事,我总要办法知道的。”
楚韬沉默以对,被季午拎着有些吃痛,可也没动作,让季午出出气也好,可心中却想着,如果不是母亲告知,还有谁,难道是阳天。
季午挑了挑眉,手上用了些力气,看着楚韬皱起眉,心中舒畅许多,这些年一直被这人一步一步的带到坑里,以后可没这么容易了。
“说不出话来了,哼,楚韬,有些事不是你想当然所以然的,也没人永远站在原地,那天晚上的事,开始我没想通,但后来,我大约知道了,你那占有欲又开始作祟,你果真缺少安全感,就算我说过,我喜欢你,你看着相信,但却心有忐忑吧,归根到底,你还是不相信我,今天这么早就过来,又来苦肉计了,想让我爸妈同意,直接釜底抽薪,打的好主意啊,”季午平静的分析,一一道来。
楚韬面色一沉,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季午,心中越发没底了,如果开始季午的举动让楚韬放心,可现在不笑不恼的季午,让楚韬不确定。
季午冷淡一瞄,心底笑开,你也有这时候,以前自己把这家伙宠的太过了。
“别这么看我,我虽进了你楚家门,可还不是你的人,楚韬,我知道那次你为什么离开,可是,你的想法是好,但一个人的想法永远存在偏激,上次我用杨铭算计你,我以为你也该明白了,遇到问题,你会和我说明,但你却没有,而是一个人憋在心里,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媳妇,”楚韬目光一沉。
季午一噎,松开手,看着发红的耳朵,满意的抿了抿嘴,慢慢站了起来,和楚韬四眼相对,一时静谧。
118第一一八章
楚韬想说什么,又开不了口,他把一些事埋在心底,不是不想说,而是,习惯了,有什么事,习惯自己一个人处理。
季午抬了抬下巴,“吃完你再睡会吧,起来就和阳天回去,我家小,可供不了你这尊大佛。”
季午转身就想走,被楚韬快速拉住,季午低头,看着握紧自己手臂的修长手指,慢慢转身。
“季午,”楚韬抬头目光坚定。
季午看着还是啥也不说的人,叹息一口,摇着头,就想扒开手臂上的手。
楚韬惶恐起来,这样坚决的季午真没见过,以前都是温温和和,而现在。
楚韬一把拉过季午,拥入怀里,搂着的手,紧了紧,低头看着挣扎的季午,目光深情,脸色阴郁。
季午扒拉半天,透出脑袋呼吸一口,暗道,这家伙想让自己想通,其实真没必要,自己早就想通,要不然也不会让他见季冬,而回来的这些天,季午就知道这人上次仓促去外地,肯定又有什么想法,思前想后,也就那次和周二的遇见,但这也不是他丢下自己,啥也不说的理由。
季午眨巴两下眼睛,既然自己想着和他走下去,那就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就像他母亲所说,什么事都是他一个人扛着,未来两人差距会越来越大,季午不希望两人走到他母亲所说的那一步,所以说,有时候的确要听听长辈所说,也感谢他母亲那番谈话。
“小伍,你是不是见过我母亲了,”楚韬低声。
季午嘴角翘起,声音平淡,“恩,我也不瞒你,的确见过,而且我答应过你母亲,不会说出我和她之间的谈话,所以你也别问了。”
“小伍,”楚韬低头,“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你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没等我,回海市的。”
季午摇着头,“不是主要原因。”
“那你准备和我分手,”楚韬半响,挤出这句话。
季午抬头看着,哼了一声,“如果分手,我会第一个通知你的。”
“那就不是了,”楚韬眯眼,心松了松,嘴角翘起,不是这个原因,看来自己家的,果然立场坚定,没被母亲三言两语的逼迫走,“你刚才说的,我不否认,媳妇,没联系你,一是因为,我想知道你是不是在意我,二是因为,我怕自己又失控,回京都后,知道母亲找过你,我觉得还是当面和你说清楚,所以没给你电话。”
季午点着头。
“小伍,说实话,我到现在也摸不着你的心底,一直是我主动,你被动,我不知道你到底怎么想的,那次,你和周二见面,或许你不知道,周二这家伙早就对你有些兴趣。”
季午没表情的脸,瞬间变了变,周二,那妖孽男都自己有兴趣。
“我性格的确有些霸道,因为母亲的缘故,想要而得不到,所以长大后,就把自己要的攒在手心里,一丝一毫都不放松,”楚韬声音低沉,“后来遇到你,我算计你身边每个人,就想让你没退路,我母亲和你所说,我大约也清楚,无非就是我对你做过一些你不知道的事罢了,幸好你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就怕你乱想,毕竟,那时候,我不在你身边,那晚失控,其实是我心底不安,你越来越大,思想更加成熟,也知道你要什么,不要什么,我就怕有天,你告诉我,你对我的感情只是我一厢情愿,毕竟我大你这么多,所以,我想让自己冷静一些,才急忙去了外地,因为连你也看出我的异常,我怎么能在你面前再次失控。”
季午点着头,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大约这家伙走进死胡同里去了。
“这次过来,我的确是想定下来,也只有这样,我才真正的放心,因为你不到结婚年龄,结婚证什么的,我还得等等,”楚韬自然而然的说出打算,现在再不老实交代,这丫头真该一去不复返了。
季午有些好笑,也只有这人,说话如此理直气壮。
季午看着弱势下来的楚韬,心中暗爽,早干什么去了,该,嘴上平静说道,“行了,先吃点东西吧,这些快凉了,你脸色不好,再睡会吧,阳天也在休息,就在隔壁房间,既然来都来了,我还能赶你走,不过,到时候,你好好和我爸妈解释,他们吓的够呛的,如果过不了我爸妈这一关,你说什么也没用。”
楚韬目光透着欣喜,慢慢松开季午的腰,虽然这丫头还是面无表情,但没再追究,半响,端起碗,拎着一馒头,优雅的吃起,余光直盯着季午的动静。
季午眼睛闪过一丝笑意,未来路还长,你就等着吧。
季午看着真正睡着的楚韬,目光透着温柔,含着笑意,这次,就算了,不过以后,楚韬,咱慢慢来。
轻轻关上门,端着碗的季午看着走出房门的季冬和季秋,点了个头,面对她们的疑惑,直接说道,“我男朋友过来了。”
季冬有些明悟,而季秋不知所云。
季午带头往外走去,季秋看了眼房间,连忙跟上,而季冬了然一笑,这下小妹的心情也该好起来了。
三人一行,刚到厨房,看着坐在的刘巧凤和季大鹏,季秋想问的话,连忙吞进肚子。
“爸妈,过年好,”季秋和季冬连忙出声,拜年。
刘巧凤和季大鹏随意一点头,目光直愣愣的瞅着季午。
“爸妈,新年好,”季午放下碗筷,也跟着出声。
季大鹏严肃开口,“有你这一茬,我和你妈能好,那人还在你房间。”
刘巧凤拉了拉季大鹏的衣角,使了个眼色。
季午看着小动作,蔫吧的坐到对面,“爸妈,你们商量好了。”
刘巧凤立马开口,“人都到咱家了,我和你爸再商量能干什么。”
季冬走到季午身边坐下,而季秋八卦的竖起耳朵,这新年开头就这刺激,季午的男朋友怎么就睡小伍房间了。
“爸妈,小伍的事,我也知道,那人对小伍真心的,”季冬帮着腔。
季秋连忙搭上季冬的肩膀,低声,“好啊,全家就我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刘巧凤和季大鹏瞪了一眼季冬,刘巧凤胸口起伏,“你知道,怎么就没和我通通气的,小伍小不知道,你怎么做事也没头脑。”
“妈,不关四姐的事,是我让四姐瞒着的,”季午连忙插话。
季大鹏手一挥,“好了,你妈把事情和我说了一遍,现在已经这样了,我和你妈会好好看看的,这孩子看着也有些实诚,这么大远的跑来,也有心了,如果真对你好,我和你妈也不会拦着的,不过,你还太小,有些事,你自己也好好考虑清楚。”
季午连忙点着头,看了眼爸妈,心一松,“知道了,爸妈。”
本来是个新年新气象,却因为楚韬这一出,家里气氛有些压抑,等楚韬穿好衣服,走出后屋时,已然快到中午时分了。
楚韬看着在院子里忙碌的刘巧凤,连忙上前两步,卷起袖口,“妈,我来帮忙吧。”
刘巧凤一个哆嗦,手里洗着的菜滑落到水池里,转身盯着脸皮厚实的某人,尴尬的笑了笑,“不用了,你是客人,坐着就行了,哪能用你帮忙啊,小伍在厨房呢。”
楚韬含笑,温和的说道,“没事,在家里,我也经常做饭的,我来吧。”
刘巧凤被挤到一边,看着利索的楚韬,心中有些满意,就是那声妈,叫的自己有些纠结,就连王希,也只是和季春结婚后才改的口,这人和人,就是不一样啊。
等楚韬拿着菜框跟着刘巧凤进来的时候,厨房内一阵静谧,就连烧火的季午,手伸进灶膛也忘了拿出来。
季大鹏一眼,就有些点头,文质彬彬,不提他那工作,就人长相,非常亲和。
中午饭,开始吃的比较沉闷,后来楚韬陪着季大鹏喝了些酒,慢慢聊着,倒也放开些。
一顿饭下来,刘巧凤和季大鹏对这位突然冒出来的未来女婿,也止不住点头,等拿着楚韬送的礼物,那满意又上一层,不亏是工作的,不亏是年龄大些的,做起事来,一套一套,毕竟礼多人不怪嘛。
而楚韬谈吐,温文尔雅,没那些城里人的高傲,让全家,除了熟悉的季午季冬和阳天,好感蹭蹭往上又涨了些。
到晚间的时候,楚韬三言两语的,倒是和家里人其乐融融,在外人看来,的确就是一大家子。
季午冷眼看着,这人手段不一般哪,当爸妈问起家里的事,只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让季冬朝自己直翻白眼,季午看着老妈老爸一天时间都没到,就拜倒在这人的裤腿下,心中无语。
而听着留客的爸妈,季午看着阳天在楚韬一个眼神下,出门拎着行李进来,无语到达顶点,果然有备而来,如果爸妈不同意,这人就不罢休吧。
吃过晚饭,大家聊了会天,季午带着楚韬去了另外收拾出来的房间,看着新收拾出来的床铺,季午叹了口气,转身盯着关好门,立马抱住自己的楚韬,低声,“你倒是好本事。”
楚韬笑了一声,“最主要咱爸妈眼光好,而且太热情了。”
季午掀起眼帘,“你那爸妈一叫,能不热情吗。”
“我看着爸妈答应的也干脆,不是吗,”楚韬眼睛带着笑意。
季午平静的盯着楚韬,“你倒是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
“这不是怕吓着吗,虽然爸妈年纪不大,但慢慢来,总是好的,听爸妈说,明天你二叔小叔会过来,正好一起见见,”楚韬想着一网打尽,后方稳定,那回京都只需要专门解决父亲母亲了。
季午伸手点了点,“你能叫的出口。”
“那要看你小叔,吃不吃的消的,媳妇,”楚韬低头顺了顺季午的头发,虽然一天没啥好脸色给自己,可言语中,楚韬还是能感觉到季午对自己的在意,不急,慢慢表现。
季午嗤了一声,推开楚韬就往外走,被楚韬一把抓住,看着楚韬那变深的眸色,还有什么不明白。
季午嘴角抽了抽,轻轻说道,“在家里,你就给我老实点,我爸妈知道,你吃不了兜着走。”
楚韬摩挲着季午的手,俯身一个深吻,看着季午没闪躲,满意一叹,半响,退开,轻啄几下,嗓音低沉,“知道了,媳妇,晚安。”
季午看了眼关上的门,摸了摸嘴角,笑开,走进自己房间,看着房间里等着自己的季冬和季秋,翻了翻眼。
“这么晚,怎么没睡,”季午问道。
季秋眨巴两下眼睛,伸手就搂住季午的肩膀,“小伍,你太不厚道了,这事,我最后一个知道。”
“你那位,不也是让我们最后一个知道吗,”季午反驳。
季秋一噎,郁闷的摸了摸鼻子,“小伍。”
季冬笑起,季秋对上季午压根不够看,摇着头,“我就说吧,你偏要来找小伍算账,你自己也藏着掖着,压根没立场。”
季午转头看了眼季秋,笑起,“怎么,心里不舒服,我找了个年纪大的,你以后不能大咧咧的叫妹夫。”
季秋郁闷的点着头,爸妈看到小妹那位的表面,自己可看到那温和下的强势,看到那脸,虽然笑眯眯,可自己真就下不了口叫妹夫,太憋屈了。
季午伸手拍开季秋的手臂,挑了挑眉头,别有意味的看了眼季冬,“其实,三姐,你不还有个妹子,等季冬什么时候带回来,你那愿望肯定能实现的。”
季秋连忙转头盯着季冬,目光灼热,狠狠的点了个头,“对,我怎么就忘了,“连忙蹭到季冬身边,“四妹,你可别像小伍,找个这么大的。”
季冬无语,开口说道,“没事我回房睡了,明天二叔小叔要过来。”
季秋连忙跟上,喋喋不休,而季午看着平静下来的房间,忽而一笑,岁月静好。
119第一一九章
初二,楚韬形影不离的跟着季午,季午去镇上买菜,某人就跟着帮忙,在院子里收拾,某人也跟着帮忙,在厨房里忙碌,某人还是跟着,时不时搭把手,乐在其中。
这番下来,季午倒是知道这人必定打着主意,在看到老妈老爸笑容满面的看着自己和楚韬时,心下了然,淡淡瞄了眼身后含笑的某人,也随他去了。
季二鹏和季小鹏两家到时,季午和楚韬在厨房忙着,季冬和季秋被刘巧凤吩咐,端着茶水和瓜子花生来后屋。
当季二鹏和季小鹏和大哥大嫂闲聊中,得知季秋找了一个,季午也找了一个的时候,对大哥大嫂那满脸笑容有些明了,也很期待的想见见这位最小侄女的那位。
当楚韬含着笑意跨进后屋的瞬间,屋内不和谐的听到茶杯翻落的声音。
季小鹏一眼,端着茶杯的手不稳,哪顾得上桌面上横着的茶杯,心有疑惑,忽而站起,迎了上去,“楚书记,你来海市也不招呼一声,好久不见了。”
楚韬含笑点了个头,“季主任,不,现在该是季副县长了,我是昨天刚到的。”
季大鹏和刘巧凤知道楚韬工作和身份是一回事,看到小弟迎上上前奋力握手又是另外一回事,心底有些惊愕,两人面面相觑。
虽然是认识,可季大鹏还是介绍一番,可在说道楚韬是小伍的男朋友时,季小鹏脸色忽变,继而有种早该是如此的表情,那段时间季午和楚韬的关系,季小鹏就惊过一回,而现在再来一次,季小鹏倒觉得大约是意料之中吧。
而季二鹏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有点承受不住,对楚韬的出现,忽上忽下,坐立难安,虽然没见过这个海市以前的第一把手,但口口相传,多少有些明了,可这人就在自己眼前,还可能是未来的侄女婿,那手心多少有些冒汗。
等季大鹏介绍完毕后,楚韬那自然而然的二叔和小叔一叫,季小鹏尴尬的站着,顿时手脚慌乱起来,连忙摆着手,道着,“不敢,不敢。”
季二鹏当下站起,和季小鹏并排,这人可是以前的父母官啊,虽然已经调动到别的地方,可留着的班底多少能说的上话,也连声道着,“是啊,是啊。”
楚韬别有意味的朝季小鹏看了眼,笑着说道,“现在是私下相处,这声当得,毕竟你们是小伍的二叔小叔,不是吗。”
季大鹏也点着头,这话中听,再高职位,在家里,楚韬到底是季午的那位,两天下来,自己和媳妇也看出,这楚韬对季午一心到底,早晚是一家子。
“爸妈也赞同,二叔小叔就别客套了,”楚韬推了推眼镜,轻描淡写的说道。
季小鹏真心胃疼了,那声爸妈,可比自己这小叔来的刺激,余光瞄了眼理所当然的大哥大嫂,嘴里连忙说道,“不需要客套,不需要。”
而刘巧凤两个妯娌目光闪了闪,这大嫂家,一个比一个厉害啊,季春嫁给王希,已然让她们俩惊讶了,但这个,更加是不得了啊,两人对看一眼,心中各有心思。
季二鹏和季小鹏看着楚韬坐下后,也跟着坐下,但坐立难安啊。
楚韬淡淡一瞥,心中了然,态度温和,和季二鹏季小鹏闲聊一会,才让季二鹏和季小鹏不至于毕恭毕敬,慢慢放开,虽然还带着谨慎,但笑容却真实了一些。
吃饭时候,季小鹏紧盯着出现的季午,心中叹息,或许早就知道季午不是一般的人,自己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其实算起来,季午在其中的分量不清,但是,真没想到会有今天这一出,看来楚韬早就打季午的主意了吧。
季小鹏余光不时的看着两人互动,看着以前那个老谋深算,狡猾如狐狸的楚书记,对季午流露出那宠溺的表情,季小鹏心底多少有些舒畅,在楚韬手下的日子不好过啊,被这人指挥来指挥去的三年,这样看来,倒是有些乐呵,到底还是成了自己的侄女婿了,不过,季小鹏可不敢让楚韬叫自己小叔一声,从海市出去的楚韬,比起以前来,更加成熟和稳重,表情收放自如,心思更加莫测。
而季二鹏没有季小鹏那些经历,看着楚韬对季午宠爱有加,心底的那点不舒服倒是消散了些,而后看到自己家小弟那诡异的表情,心底多少有些好笑,毕竟以前季小鹏可是在楚韬的手底下做事的,而现在却情况反转,这么一想,也放开些。
季大鹏和刘巧凤如何不知,在送走季二鹏和季小鹏两家后,转身问着自己未来女婿,“小鹏和你认识。”
楚韬搭着季午的肩膀往院子里走,看着未来岳父岳母淡淡一笑,点着头,“以前在县委上班,多有往来,当然熟悉。”
季大鹏和刘巧凤看着委婉而言的楚韬,心底舒了口气,满意的点着头,其实不用楚韬明说,看着开始季小鹏那模样,就一目了然了,心中也对楚韬的能量惊大过喜,怕季午压不住,不过,看到楚韬两天的表现,事事顺着季午的态度,夫妻俩觉得也许不用他们操心,毕竟儿孙自有儿孙福吧。
到初三,楚韬提议带季午回京都,话里话外提及给老爷子拜年,季大鹏和刘巧凤相商后,觉得情理之中,直接把季午打包,让楚韬带回。
季午看着叮嘱自己的爸妈,对楚韬的手段更加佩服不已,虽然脸色还是平静如初,但也点头同意了。
初三下午到省城,晚上到京都,看着开门而迎接的唐叔,季午有种回归的感觉,或许,心安处是家吧,早已习惯这里的环境,和自己身边的这个人了。
初四,楚韬带着季午去老爷子那里吃了顿饭,而老爷子看着相携而来的两个,爽朗笑开,闲聊了一下午,直到晚饭前,楚韬和季午才回到辰园。
初五上午,两人都没外出,季午窝在客厅沙发,端着热茶,看着报纸,而身边搂住季午的楚韬,低声细语,时不时偷两个吻,享受温馨时光。
季午放下手中的茶杯,余光看了眼不安分的往上爬的手,转头看了过去,“过年你也不回去吗。”
楚韬手一僵,目光淡了淡,随即伸手捏了捏季午的脸颊,低声说道,“本想今年带你回去的,但是,既然母亲已经见过你,那咱也不需要上赶着去凑热闹了,父亲和母亲那边,你无需在意,等以后安排好,再去见他们吧,现在陪着你,不是很好。”
季午淡淡一瞥,低头看着报纸,“随你吧。”
“不过,过几天我准备带你见见大哥他们,他们从林麒那小子嘴里知道你,总要让你露露面的,”楚韬说道。
季午抬头,看着楚韬认真的表情,“也好,既然你见过我爸妈了,我怎么也要见见你那些家里人。”
楚韬凑近,偷了一口,退开后,似笑非笑,“丫头,你什么时候恢复正常啊。”
季午深深看了一眼,嘴角勾起,“怎么,就许你反常,不许我反常。”
“哪敢,是我的错,咱爸妈可吩咐我好好照顾你来着,媳妇,咱和好吧,”楚韬手紧了紧。
季午低头沉默,被楚韬一拉,整个人趴在楚韬身上,不可控制的和楚韬面对面,看着面前的人,季午叹息一口,伸手点了点楚韬的额头,“以后有什么事,得跟我说。”
楚韬点着头,目光灼灼。
“以后别再给我消失的无影无踪,”季午继续说。
楚韬伸手拿下季午的手,放在嘴边,吻了一下,“听你的。”
“以后别乱吃醋,”季午可没那么容易放过。
楚韬一怔,无奈而笑,点着头。
“你爸妈那里估计你有安排,但安排好,得提前和我说一声,”季午认真看着。
楚韬手抱紧了些,这丫头了解自己,低声,“恩。”
“你这辈子就别想把我甩了,所以,给我安分守己,别招惹其他姑娘,那什么相亲,你想也别想,”季午平静的说道。
楚韬嘴角笑开,点着头,“有了媳妇,我哪里想其他,去找你前,父亲给过我电话,我给拒了,放心吧。”
季午眯起眼睛,嘴角翘起,“记得你说的两年,不到两年,你给我控制点。”
楚韬手一僵,玩味一笑,随即点着头,“当然记得,我会好好控制的,放心,媳妇。”
季午听着那加重的好好,瞪了眼楚韬,正想说话的时候,听着客厅外零碎的脚步声,推了推楚韬。
楚韬浑然不觉,亲了季午一嘴,这丫头理直气壮,讨价还价的小摸样,真真是让楚韬心痒痒,好在总算阴转晴了。
120第一二零章
门口传来一声咳嗽,两人转头看了过去,就见唐叔放开嘴边的手,镇定自若的说道,“周三少来了。”
楚韬看着怀里挣扎的季午,松开手,让季午坐到自己身边,揉了揉季午的头发,抬头,“让他来客厅吧,唐叔。”
季午正想站起,让出空间,但被楚韬轻轻拉住,抬头看了过去。
“都是熟悉的,没事,”楚韬温柔低语,“不过,这人无事不登门,你也听听。”
季午点着头,这不就有效果了,嘴角泛起一丝笑意,直接拿起报纸,往后一靠,沉默的看起来。
周函风对唐叔点了个头,就往客厅里走,“韬子,我有事找你,”直接坐在楚韬对面,目光停留在楚韬身边的季午身上,欲言又止。
“函风,你没事也不会找我的,说吧,没外人,”楚韬直言。
周函风看了眼楚韬的神色,正了正身体,“韬子,南门街那块的地有些问题。”
楚韬波澜不惊,推了推眼镜,往后一靠,单手把握着季午的发丝,低声,“说说。”
周函风瞄了眼低头看报纸的季午,随即说道,“前期都准备好了,但是,有人把周宅作为文化遗产申报上去,那块老宅在整个规划的中心地带,我刚找人去看了,在竞标下来的同时,就递上去了,现在已经保护起来,那块地不拆,作为商业区建造,显然不可行的,只能另想办法了。”
“查出是谁,”楚韬单枪直入,击中红心。
周函风目光淡了淡,“还能有谁,杨家老三呗,他和我不对付,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估计等着看呢。”
“资金跟的上吗,”楚韬了然的问道。
周函风往后一靠,皱了皱眉头,“现在手上几个项目同时进行,这边如果拖下来,肯定跟不上的,每天都是钱。”
楚韬点着头,“那我跟二姐说一声,看看她银行能不能贷一些。”
“恩,现在只能这样了,”周函风点着头,瞄了眼季午,随即说道,“你交代的事,你真想好了。”
楚韬一听,嘴角笑起,低头看了眼季午,揉了揉季午的头发,点着头,“想好了,我现在走体制,以前是没办法,现在有她,当然是最好的选择,我信她。”
“既然你决定,那下次我把东西带过来,我也希望她真能够相信,”周函风别有所意的看了眼无所觉的季午。
“恩,谢了,函风,”楚韬笑着说道。
周函风摆了摆手,“兄弟就别说这些,这样也好,省的我一直不安,那我就先走了,资金的问题,你搞定,我就不操心了。”
楚韬看着站起的周函风,“那我就不送了,有消息就通知你。”
周函风转头看了眼楚韬身边的季午,说了一句,“我二哥,你别放心里,他那人就那样。”
楚韬点着头,摆了摆手,看着周函风走出去,低声一叹,现在可不敢放心里了,再来一次,这丫头大概会跳脚吧。
季午低头,一边想着周函风提及的南门街,一边想着刚才两人打得哑谜,前一个,季午的确知道后来发展,季冬偶尔提及过这个地名,而后一个,季午就觉得和自己有关。
季午抬头,目光含着深意,盯着楚韬,“老实交代。”
楚韬看着以前不过问,而现在改变态度的季午,心中有所觉,似笑非笑,单手搂住季午,“你想知道。”
“当然,你们俩打着哑谜,虽然不清楚,可我知道说的那个人,必然是我吧,”季午瞪了眼楚韬。
楚韬笑了笑,点了点季午的小鼻子,“就你脑瓜子聪明,我和函风这么多年兄弟,我信任他,他也信任我,在我没进体制前,我和他做些了事业,后来入了体制,我退出,但他那里还是有我股份在,我和他并没有书面的协议和约定,后来做大了,函风说过几次,我也没同意,只是每年拿些分红。”
季午点着头,有些事的确不能用金钱衡量。
“不过,这次,我让他把我名下的股份放到你名下,”楚韬低头。
季午瞪大眼睛,天上掉馅饼了。
楚韬看着没惊喜,反而沉思的季午,捏了捏季午的脸颊,笑开,“其实这决定,为我考虑,也是为函风考虑,毕竟以后我和他都得成家,有些事的确该明确,反正你是我媳妇,我的,也是你的。”
季午一噎,这人太会煽情了,其实归根到底,一是为了他自己,毕竟体制内不宜经商,二是为了绑住自己,他太了解自己的性格了,有这股份和没这股份都差不多,胸无大志,可就这一手,的确让自己心安,三,大约是为了应付他父母吧,有了这些,自己对上他爸妈,也该理直气壮些。
季午深深的看了眼楚韬,这人无时无刻不在算计,有种挫败感。
“怎么,不开心,”楚韬眯起眼睛,俯身亲了亲季午的嘴角,明知故问。
季午摊了摊手,“你都决定了,我能说什么,不过,有句话说的好,你的,都是我的。”
“别想那么复杂,我只是想给你,”楚韬低声一叹。
季午当然了解,无力一靠,“随你吧,我就等着数钱就行。”
“行,以后还是函风在前,我在后,你就等着数钱就行,”楚韬好笑的看着季午那苦瓜脸,单手揉了揉她的眉心,“也就你这般,什么也看不在眼里,对上我母亲,也没什么在意。”
季午摇着手,“你母亲看着和你一般,她性格,我大约了解,不可怕,其实,五哥,我觉得对上你父亲,我可能气场会不足。”
楚韬嘴角翘起,从季午的态度来看,真没把母亲的谈话放在心里,这样很好,随即宽慰的说道,“我父亲,你见到就知道,其实比母亲更好相处,军人出身,比较爽利,只是我的选择,大都是他不赞同的,才说不到一起。”
季午点着头,认真听着,现在也该了解了解。
楚韬和季午闲聊一会,皱起眉头,想起函风说起的事,叹息一声。
季午余光看了眼,伸手握着楚韬的手,现在的楚韬比起以前来,更加真实,有或多或少的情绪,不像以前在自己面前,只是那种云淡风轻的模样。
季午伸手抚平楚韬的眉,想起什么后,说道,“你们刚才的事,我都听到了,五哥,如果是资金,我或许可以帮忙的,毕竟现在也属于我的了。”
季午说的自然而然,也没矫情。
楚韬目光盯着季午,单手握着季午的手,细细摩挲,低沉的嗓音,“你说你有办法,丫头,这不是小数目,最主要现在是年初,就算和二姐说一下,也得等一段时间的。”
季午瞪了眼楚韬,“五哥,我在你眼里,是不是除了吃,就是睡。”
“还有脑瓜子会算计,”楚韬含笑而对,伸手顺了顺季午的发丝,“这事我来安排,你就别跟着我操心了。”
季午伸手就拎起楚韬的耳朵,俯身看着,“我说我能帮上忙,你不相信。”
楚韬挑了挑眉头,扒拉下季午的手,似笑非笑,“那媳妇儿,你就帮帮我吧,我当然相信你。”
两人吃过午饭,季午瞄了眼一直含在笑意的脸,拎着楚韬,直接让阳天开车去银行。
等楚韬跟着季午来到银行门口时,心中有些想法,但脸色平静,不紧不慢的跟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