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找帮手了。”
周寒之头疼的轻抚额头,瞪了眼被周楚扒拉着的林麒,嘴角轻笑,“哥哥我还用不上这小子帮忙,不过,看着你身后的人眼熟啊,来,让我看看。”
周寒之刷的探手,拉过身后的季午,抬高季午的脸,“啧啧,小丫头,这么久不见,水灵了,怎么和杨家小子走一起了,难道和某人分道扬镳了。”
季午眉心跳动,扒拉开下巴上的手,“周二哥,好久不见了,你这动手动脚的毛病还没改。”
好吧,这一突发状况,让两边人马一阵静谧。
周楚还真不知道自己家二叔和季午如此熟悉,不过,看着二叔调戏那模样,心中没底,真假,周楚还能分辨一二,从二叔眼里,分明看到惊喜。
林麒双手扒拉着嘴上的手臂,动作瞬间停下,眼睛瞪大,趁着周楚愣神间,拉开,出口,“靠,这丫头厉害啊,二叔也认识。”
周楚一听,连忙捂住,就怕林麒不知道状况,又说些什么不得了的。
而那边的杨铭抄在裤兜里的手紧了紧,目光盯着季午,“季午,你认识周二哥。”
季午看着拉着自己手臂的周寒之,微皱眉头,“有话说话,先放开。”
“丫头,这般久,你就这态度,真伤心啊,你来京都我也不知道,要不一起吃个饭吧,”周寒之压根忘了身前身后的两队人马,心中为这一缘分而怔然。
季午脸黑了黑,转头看向杨铭,“送这里就行了,我和他们认识,你放心吧,这事,以后再和你说。”
杨铭看着僵持在那边的一堆人,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眼季午,笑容收敛,淡淡说道,“那我等着,季午,我们可是朋友。”
季午看着转头就走的杨铭,松了口气。
而耳侧传来声音,“朋友,丫头,你又做了什么事了,我怎么每次见你,你都给我个惊喜啊。”
周楚看着走掉的杨铭,也松了口气,这场合,真不适合周家杨家纠缠,特别中间夹着季午,所以没出声,而且二叔也没在意杨铭的动静,以前二叔碰上杨家的某个,那是天雷勾动地火,双方不争个输赢,永远不会平息的,这事,怎么看,周楚心有忐忑。
林麒不干了,这些人打了半天哑谜,还被周楚压迫着,连忙拉开嘴上的手,深深呼吸一口,“哥,你想闷死我啊,不就个丫头吗。”
林麒上下打量着季午,看着真和二叔有些熟悉,怎么看,觉得怎么不对。
“二叔,你看上这丫头了,那抢过来就行了,杨铭那毛小子肯定争不过你,”林麒鉴定完毕后,大咧咧说道。
周楚悲愤了,二不过三,直接又捂住,这小子,怎么每次都让自己跟着后面擦屁股。
季午闻言看了过去,深深的看了眼周楚,目光瞄了眼林麒,心中知道大概。
周寒之扑哧一笑,拉着季午的手,转身看着身边的林麒,嘴角勾起,“不错,你小子有时候说话就是对味,”低头看向季午,“你那位朋友走了,丫头,看着,别人也不太看重你啊,不如,一起吃个饭吧。”
季午看着妖孽般笑颜的周二,皱了皱眉头,低声说道,“刚吃过了,下次吧,我该回去了。”
周寒之笑颜如花,凑近,“别急啊,太久没见,也该叙叙旧了,现在怎么在京都的,还和杨家那小子搞一块,你和韬子,不会掰了吧。”
周楚脸黑漆漆,可这场合真不知道该如何说,一个二叔,一个小舅,哪个都吃不消,目光盯着季午。
季午不明所以的看了眼,看着抓紧自己的手,有些不解,不就见过一次吗,何至于此,抿了抿嘴角,“这事你问周楚吧,我真得走了,你知道的,五哥有时候不放心我在外太久。”
周寒之笑起,手一松,目光盯着周楚,然后转头看向季午,“原来如此,那我也不能强人所难,帮我给韬子带声好。”
季午点着头,松了口气,手摩挲着手臂,暗道,该青紫了。
季午和周楚微点了个头,就擦肩而过,心中有些感叹。
周楚愣愣的看着季午转身而走,心一顿,这次不光辰园不敢去,连小舅都该躲着了,如果小舅知道,周楚身心一寒。
林麒终于解放出来,捶了一击周楚,“哥,你怎么回事啊,不就一个女人吗,不对,刚才好像提到小舅的,”林麒连忙扒拉上周楚的肩膀,低声问道,“她难道也认识小舅。”
“这也是我要问的,周楚,你小子给我老实交代,这丫头怎么就会在京都的,”周寒之单手抄进裤兜,手握成拳,盯着周楚的脸,目光灼灼,嘴角含笑。
周楚看看林麒,又看看周寒之,额头冒起汗来,不老实交代,躲过初十躲不过十五,老实交代,小舅该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了。
硬着头皮,摸了摸鼻子,低声,“小舅和季午住一起的,而且老爷子同意了。”
林麒目瞪口呆,手僵直,“哥,你再说一遍。”
“小舅让我叫季午小舅妈来着,以后你也得叫,林麒,你刚才说的太多了,幸好季午不是搬弄是非的人,”周楚目光紧紧的盯着林麒,而忽略身前听到这一消息微楞的二叔。
“韬子果然把人扒拉到身边了,看来,过不了多久,该喝他的酒了啊,”周寒之笑开,摸着下巴,目光淡下。
林麒全身僵直,有些呆愣,“小舅妈,小舅妈。”
周楚拍了拍,安抚道,“好了,不知者不怪,季午不会找你麻烦的,小舅真不好说。”
林麒很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刚才怎么就控制不住呢,目光哀怨的看向周楚,“哥,你确定那丫头不会放心里,小舅认真的。”
周楚打击的说道,“真的不能在真了,你早做准备吧,不过,这事别在家里瞎囔囔,小舅自有打算。”
季午回到家,想着刚才的一幕,摇着头笑了笑,真是巧合,既然杨铭知道,下次就直接说开吧,对于朋友,季午选择坦言,能不能继续,那得看有没有这缘分了。
而对于周寒之和周楚,还有旁边的那位林麒吧,应该是楚韬另外一个外甥,季午会心一笑,这次相遇,如果让楚韬知道,就不知道会怎么想了。
楚韬在书房埋头翻着资料,偶尔看眼窗外,听到脚步身的动静,直立而坐,单手把文件一推,拿下眼镜,揉了揉眉心。
半响,听到开门声,转头看了过去,嘴角含笑,目光温和,“回来了。”
季午走了进来,顺口恩了一声,端着牛奶,走到桌边一放,抬了抬下巴,“你一杯,我一杯,唐叔交代的。”
“嗯,我喝你那杯,”楚韬看着季午喝完一大半,开口说道。
季午低头看着,嘴角笑开,“唐叔知道你不喜欢,还跟我说什么营养均衡,每天喝那些汤汤水水,你了解我感受了吧。”
楚韬伸手点了点自己面前的,“丫头,帮帮忙吧。”
季午刚走到楚韬面前,就被楚韬一把捞起。
楚韬埋头在季午脖间深吸,磨蹭两下,“你知道我不喜欢,也乐见其成吧。”
季午耳根红了红,感受到楚韬的气息环绕,微不可闻叹息一声,“我只是听唐叔的吩咐,五哥,原来你也有赖皮的时候。”
楚韬皱眉,直接拿起季午喝到一半的杯子,闭眼喝下,转过季午的头,对准,探入口齿间,相濡以沫,直至季午无法呼吸,才慢慢退开,轻舔嘴角边,“这般味道正好。”
季午靠在楚韬怀里,红晕微闪,深吸一口,目光幽静,“下次我不拿给你了,真的。”
楚韬捏了捏季午的小鼻子,低声温柔,“好,以后咱俩喝一杯就行了。”
季午一噎,往后一靠,抿了抿嘴角。
“今天是不是遇到什么人了,看着你不太对,”楚韬淡淡一瞥,低声问道。
季午点着头,伸手和楚韬相握,低声说道,“碰上周二哥,周楚,还有个应该是林麒吧。”
楚韬目光一沉,抓住季午的手臂,就想转个方向,但瞄到季午皱起眉头,心细的楚韬扒开季午的外套,直接把袖口撩起,目光定定。
“怎么弄成这样的,”楚韬平静的问道。
季午看了过去,也睁大眼睛,开始没觉得,原来青紫成一片了,怪不得,刚才楚韬一碰,自己觉得不舒服。
季午抬头看向阴晴不定的人,随口说道,“没什么事,过两天就好了。”
楚韬修长手指摩挲,皱起眉头,“周二他们吧。”
季午听着肯定语气,微点了个头,大概说了一遍,最后,“真没事,你有时候不经意,也会这般,那个,他们知道我和你的事,没事吧。”
楚韬哼了一声,淡淡一瞥,自己和周二可不一样,自己家的也只有自己欺负,“没事,周二他们反正早晚都知道,如果杨家小子怀疑这怀疑那的,你也别再相处下去了,心不诚,要来何用。”
“知道,我心里有数的,”季午安抚的说道。
楚韬看着刺眼的青紫,低头轻啄,摩挲一遍后,慢慢放下,“今天你先睡,我看完文件就回房,在床上等着我,嗯。”
季午刷的跳下,端着杯子,一笑,“一个星期够了吧,你在我身边,我那睡姿你受的了。”
楚韬一挑眉,点了点脸,“晚安吻,”看着磨蹭不动的季午,拉了过去,“到下星期再说,这两天你就别想了。”
季午讨价还价后,满意的凑前一吻,转身就往外走去。
楚韬看着关起的书房门,目光隐晦不明,上次在海市就觉得周二看季午的目光不太对,往后一靠,手指翻弄着书桌上的眼镜,忽而直立,拎起电话,拨通号码。
“韬子,”周寒之看到来电心中一沉,随手接起。
“周二,你最近是不是太闲了,”楚韬平淡说道。
“哪能啊,工作一大堆,老头子三天两头给我相亲,你又不是不知道,”周寒之笑着说道。
“周二,以后给我远着点季午,”楚韬没兜圈子,直言警告。
周寒之眯眼笑起,“韬子,你多虑了吧,那丫头还没长开,我能看得上,哎,我还真不知道,原来你楚韬也有这天。”
楚韬慢慢站起,靠着书桌,在角落拿出烟,点燃,淡淡吸了一口,两人对着电话半响沉默。
“周二,你那眼神骗不了我,上次咱点到为止,但这次,你有点过分了,”楚韬叹息一声。
周寒之嘴角翘起,“啧啧,韬子,那丫头还不是你家的吧,你这维护劲。”
“已经是了,就差结婚证,”楚韬说道。
“不可能,她,你下不了手,”周寒之手一紧,平静说道。
“同居这么久了,你说呢,”楚韬一笑。
“就算如此,你家老头子那关也难过,我可知道,他和沁姨眼光够高,现在已经帮你物色对象了,只是你不回去,他们也没办法,早晚跑不掉,”周寒之打击道。
“这就不是你该管的了,周二,”楚韬冷光一闪而过,声音淡了下来。
周寒之扑哧一笑,“我才没功夫管这事呢,韬子,”脸色平静,笑容收敛,“那丫头直性,你,你可别伤着她。”
“你远着点就好,她是我媳妇,我自会护着,”楚韬淡淡一声。
“好,好,那就没哥哥啥事了,韬子,你倒是敢把她放到杨家小子身边,”周寒之想起什么后,问道。
“她和杨铭正常相处,我信她,”楚韬直言,“没什么事了,周二,你可别忘了你今天的说的话。”
楚韬挂上电话,身体慢慢舒展开来,深吸一口气,慢慢往外,转身就往卧室方向走去。
113第一一三章
半梦半醒中,季午被灼热的深吻而惊醒,等睁开眼睛时,发现今晚的楚韬霸道而热情,被动的承受一波又一波的悸动,整晚在楚韬的手指和嘴唇下,化作一滩春水。
等周末上午醒来时,季午转头,发现身边空无一人,半响,无力的坐起,看着被子里那露出的肌肤布满触目惊心的爱痕,伸手揉了揉头发,裹着被子往卫生间走去。
卫生间浴缸里,热气腾空,而季午低头看着浸泡在水中的肌肤,叹息一声,有些不解,虽然楚韬前些日子夜夜拥着自己入眠,但也只是点到为止,而昨夜,就像凶兽般,没节制,幸好没突破那最后一道防线,可小屁股和手,都有些红肿而酸痛。
季午没想出头绪,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人情绪有些波动,不知道怎么会这般反常,既然不想告诉自己,那就等着,但这种经历,季午可不敢再享受一次,那被挑拨的不上不下,而随波逐流的真不是自己吧,季午哀悼一声,脸皮红起,快速爬起,擦干身体,换上衣服,走出卫生间。
入目的卧室,还带着没消散开的情,欲味道,刚才没注意,现在却清晰,季午,当下连忙收拾起床铺。
换好新的床套被套,拉开窗帘,天气渐冷,而窗外阳光却更加温和,深吸一口气,正想往外走去,就听床头手机响起。
“媳妇,”楚韬低声传来,“醒了,嗯。”
季午一愣,坐到床边,“刚起来,五哥。”
“昨晚没和你说,我现在在外地,大概过两三个星期回去,你乖些,昨夜我,”楚韬目光定定,“昨夜我太过了,你还好吧。”
季午揉着小腰,随口说道,“你说呢。”
“是我不对,媳妇,”楚韬往后一靠,看着窗外,目光闪了闪,“我不在你身边,你自己照顾好自己,还有两个星期你就期末考了,等我回来,我送你回去,记得想我。”
季午没说话,听出楚韬声音的异样,手指揪着身边的床单,“我知道了,我等你。”
季午看着那边挂断,心有疑惑,季午本身就是个敏感而细微的人,刚起床没看到楚韬,就心有不解,而经过昨夜,这人却出差外地,如果有事,这人大概早就告诉自己,可只是一通电话,而且还语焉不详,季午怎么看,怎么不寻常。
楚韬看着手中的手机,冷光扫视前面的阳天,“有什么就说,别跟个女人一样。”
阳天开着车,支支吾吾,余光飘了飘,低声,“五哥,这活不是分配给监察二室的吗,怎么你临时决定去了。”
楚韬叹息一声,低头,把玩着手中的手机,“不放心而已,专心开车吧,我眯一会儿,到地叫醒我。”
阳天闭上嘴巴,这说辞就五少自己也不相信吧。
楚韬放松一靠,紧了紧衣服,双手抱在胸前,暗自思量,不离着季午远一些,自己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就自己看来,季午压根不知道周二对他有别样的心思,可一看到季午,楚韬那占有欲越发强烈。
先是杨铭,后是周二,昨晚开始并不想折腾季午的,可就是控制不住,当时就想贯穿这丫头的身体,让这丫头实实在在的属于自己,一边失控,一边理智,楚韬也不好受,特别是对这一情况不知道的季午。
微不可闻叹息一声,想着,还是远些好,让自己平静一下,调整自己的状态。
季午虽有所察觉,但还是摸不着头绪,休息一天,精神恢复饱满,周一,倒也正常的上学。
季午低头翻看书本,余光看着直奔自己而来的杨铭,笑了笑,到底没到那个年纪,就一天时间,就忍耐不住了。
杨铭往季午身边一坐,把书本往桌前一扔,手指敲了敲,看着转头看向自己的季午,“季午,你。”
季午放下手中的书本,侧头看着,“有什么就问吧。”
杨铭撑着脑袋,低声,“季午,不是我想问,就是有些别扭,你大概不知道,我家和周家有些小纠葛。”
“了解,那天我就看出来了,我和周楚见过几面,和周二也算认识,另外一个,不熟悉,只是我男朋友和周家关系比较密切,你也知道,我这样的,可没本事和周家搭上边,”季午如实相告,但再深点,季午也不可能直言。
杨铭心一松,点着头,“那就好,不过,我看周二好像对你。”
“说话别说一半,这事也算我一时头脑发热,”季午说起当时的那次路遇,目光盯着杨铭,最后,“大约就是这样吧,那时候虎头虎脑的,压根不知道周家呢。”
杨铭扑哧一笑,“就该这样,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啊,看不出来啊,季午,你也有彪悍的时候。”
季午淡淡一瞥,“我说的,你相信就相信,不信我也没办法,我的确和周家没多大关系,不过,因为你算的上朋友,我也就解释一二。”
杨铭露出经典的小酒窝,摸了摸鼻子,“季午,既然你坦言,我还能说什么呢。”
季午和杨铭相视而笑,解开心结后,友情更进一步。
季午回到辰园,第一件事就是打了个电话给楚韬,不知道为什么,季午一天心神不宁,但压根没通,听着那头的关机声,季午微怔。
而放下后,随即接到季冬打来的,两人通话一番,季午听着那头季冬和自己约定好一起回家,想了想,便同意了,只等考完试,两人再详谈。
这夜,季午没怎么睡好,早上起来,盯着镜子里的黑眼圈,怔然中,恍然大悟,自己好像真离不开楚韬了,会担心,会牵挂,就一天没消息,季午就有些想念。
季午把这些放在心底,脸色恢复平静,心中沉思。
考完试最后一场试出来,季午精神萎靡,这段时间压根没睡好,因为楚韬的电话一直不通,而且也没接到楚韬的电话,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季午从开始焦虑,到后来的冷静,心底有什么裂开。
开完班会后,季午最后一个走出,漫步校园。
不知不觉也半年了,过年后,自己也该20,五年的时间,算起来不是很长,而生活平平淡淡,除了生活中多出个楚韬,可以算的上真就活的比较闲了,可自从楚韬出门后,半点音讯全无,开始唐叔还安抚自己,不定碰上紧急事务,季午当然也担心,可一个星期,两个星期,季午反而平静下来,不管怎么样,季午等着,总想听楚韬亲自说明。
走出校门,还没来得及往平时等车的地方走去,一辆车停在季午面前。
季午停下脚步,看着降下的车窗,心一顿,虽然没见过楚韬父母的照片和真人,但这女人的眼睛却和楚韬如出一辙。
“季午吧,”车内的吴沁漫不经心的看向车外站立的人,目光透着探究,随即一笑,温和的点着头,“有空聊聊吗,我是楚韬的妈妈。”
季午恍惚一下,那笑容如此熟悉,别人开门见山,季午当然不会故作不知道,有礼的点了个头,“当然有空。”
前面车门打开,出来一个人,转到后车门,对季午比划了个请姿势,季午手抓着包,紧了紧,轻呼一口气,坐了进去,听着门关起,车发动。
季午侧头打量着装扮精致的女人,看着很年轻,随即想到什么后,倒也了然,毕竟比楚韬的父亲小很多,也算得上典型的老夫少妻,转回目光,不动声色,看向窗外。
吴沁观察着季午的一举一动,微微摇着头,有些惋惜,如果不是这般家世,配上楚韬的确可以,大方而理智,作为一个贤内助,这是必不可少的,而且楚韬一去两个星期,也没见这丫头慌乱不堪。
通过放到自己手里的资料,吴沁知道,楚韬和季午两人并没有联系,能沉得住气,可见不一般,虽然季午到现在可能不清楚楚韬的情况,但自己却知道,楚韬那边调查进展不顺利,并且遇上一些事,但吴沁并不担心,有个阳天跟着,凭着楚韬的性格,没什么是他不能解决的。
可这个丫头,吴沁嘴角笑起,不清楚具体情况,两个星期倒也耐的住。
一路沉默,两人各自思量,如果开始吴沁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倒是刮目相看了,对上这样的季午,吴沁倒重视起来。
两人在幽静的咖啡馆外下了车,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吴沁直接做主,让服务生上了两杯咖啡,低头搅动,放松一靠,优雅的喝了一口。
季午低头摩挲着手中的杯子,一心一意,好像没在意面前的人是谁。
半响,吴沁笑着开口,“你倒是沉的住气,我小看你了,也是,没一点手段,怎么能让楚韬对你如此在意。”
季午单手拿起杯子,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放下,抬头看了过去,面对如楚韬一般笑容的女人,季午心中有些纠结,瞬间的想亲近,但心底却戒备。
季午也往后一靠,目光游离,低声,“有话就直说吧,虽然楚韬没说起过你,但我一直准备着,这天见面避无可避。”
吴沁目光渐深,“你才19吧。”
“过年20,”季午点头说道。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不知道怎么和男人相处,你现在这样,岁月催人老啊,”吴沁淡淡一笑。
季午心一顿,有些人不可怕,怕的是一边软刀子,一边打击你抬不起头,季午随即笑起,“叫你伯母太老,叫你阿姨,就不知道你接不接受。”
吴沁一噎,直视季午,“现在的孩子不得了,嘴皮子利索。”
“还好吧,我一般不怎么开口的,”季午受之有愧,淡淡一笑。
“我也不兜圈子了,你和楚韬不适合,其实今天我见了你,倒有点喜欢你,人不大,但知情知礼,有些话,我不说,你也该知道,我们这样的家世,你消受不起,”吴沁直言,眼里倒是有些欣赏,真是可惜了。
季午看到那一闪而逝的光,低声一笑,“你找我的时间可真够巧的,应该也知道楚韬消失了两个星期,为什么消失的,看着你不担心,我倒是不着急了。”
吴沁看着季午言及其他,目光冷了下来,嘴角含笑,“巧不巧,我也得等你考完试,你才能静的下心来和我聊聊,你大姐倒是好运,和王家的最小的孙子结婚了,也抓紧着生了个小子,而回王家的时机选的真好,王家老爷子就算不同意,也只能接受下来,那是你大姐的运气,你二姐,攀上谢家,可半路就被甩了,而谢家动了点手段,直接把你二姐给派到国外,等你二姐回来,谢钦大概也该结婚生子了,可惜了,你四姐,现在和周家大孙子勾勾搭搭,看着没什么想法,不过,谁知道想些什么,而你,倒是会把握机会,远着京都,就让楚韬对你死心塌地的,还把你弄到京都大学,你是不是也想着早点怀孕,生米煮成熟饭,让楚家无法,接受下来,主意打的是好,不过,你太小了。”
季午手紧了紧,居然还有自己不知道的,王家的事,二姐的事,四姐的事,面色不露,心底却不平静。
“你以为这些楚韬不知道,王家王敏辉回来,就是楚韬安排的,倒是让王家欠他一个人情,你二姐的事,就是他透给谢家的,要不然,他一个副局,却在这么短的时间掌握局势,那是谢家还人情的,你四姐的事,楚韬也知道,周楚那小子投资的律师事务所,可真会选时间,拐着弯的让你四姐去就职,季午,你季家,虽然都是女孩子,可真不能小觑,当然,在这其中,你是最会动心思的,竟然让老爷子也点头同意了,不过,有点你失算,我和他爸不可能接受的,这次楚韬回来,我就开始安排相亲,除非他不认我和他爸,那我只能称赞你有本事。”
季午目光一沉,他了解楚韬,利益最大化,可不知道,楚韬能做到如此极致,其他不说,就四姐的事,从来没和自己提起过,这其中缘由,季午现在有些明白了,顺其自然,如果周楚和季冬真成了,那么楚韬在周函风那里的投资,会更加稳健吧。
季午手握紧,他知道这是楚韬本性,就算是自己,他有时候也算计一二。
“好了,该说的我已经说了,季午,你能看到楚韬的野心,那就了解身后有个家世对他更加重要,可你,却一无所有,被他宠着,却无自由,他知道,你已经对他动了心,所以出去两个星期,半点消息也没有,他要的是个听话的季午,虽然现在看不出什么,等到楚韬越来越往上,你在他眼里便可有可无,高兴就哄着你,忙起来,当然就顾不上你,到那时候,你要做的,就是在家里等着,提心吊胆,这不是爱,这是占有欲,”吴沁眯眼说起,以过来人身份温和提醒,但心底想什么,却无人知道。
吴沁知道,楚韬的事,只有在季午身上下功夫,吴沁想让季午自己看清,而不是用些强硬的手段,那些不入流。
半响,季午慢慢恢复冷静,抬头淡淡一瞥,“你说的,我知道了,但有些事,不是我说了算的,其实我有个疑问。”
吴沁看着阴晴不定的季午,嘴角翘起,点着头,“什么疑问。”
“你看着很关心楚韬,但,怎么所以人都认为你不是,”季午目光灼灼,低声问道。
吴沁一僵,忽而一笑,淡定的撩起脸侧的发丝,目光深深的看了眼季午,“哦,你怎么就看的出来。”
季午端起冷却的咖啡,一饮而尽,慢慢放下,“我能感觉到,虽然不知道,你在别人面前是怎么表现的,但从你和我谈话,我能感受到,或许你不是不爱楚韬,而是太爱了,楚家的事,我大概了解一二,四个成年的孩子,做后妈的确辛苦,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排挤,那就得一视同仁,可这不是一般的家庭,你能做的,只能对其他几个更加好,忽视你自己最看中的,反而促进楚韬和其他几个人之间的感情,我看到老爷子对楚韬的关心,远远大于其他几个,我当时就很纳闷,但现在我就想通了,你来找我,我早就预料到,如果你不关心楚韬,那么现在我该面对的是楚韬的父亲,相比起男人来说,他更加注重家世,儿子的成就。”
吴沁心一窒,笑意收敛,冷淡说道,“这些事,不是你该知道的。”
季午看着和楚韬一摸一样的神情,叹息一口,“的确,不过,我站在楚韬身边一天,我就该为他考虑,这些我从没说起,因为他从来没对我说过,或许是难以启齿,或许是无关紧要,但他不说,我也不问,你说的事,我会考虑的,但这事,不是我说了算,我理解你的做法,但不赞同。”
吴沁沉默的看着季午,发现,这孩子不是一般的会看透人心,这些年,就连自己家大哥,也时常责怪自己,而自己,选择了就不后悔,自己了解楚韬从小不服输的个性,权谋策略对他来说,已经印在心底,而没个好的联姻,他心中想要的需要他一步一步往上,这条路,不好走。
这季午是好,可太小,无法给楚韬带来其他的东西,越往后,两人的差距越来越大,那不如一开始,就找个能给楚韬带来利益的婚姻,哪怕以后楚韬满足心底的野望,再寻求其他来填补。
季午看了眼,慢慢站起,有礼的说道,“今天谢谢你请我喝咖啡,我也该回去了,我知道,你只是针对我,所以,我放心,我几个姐姐的事,也谢谢你告知。”
吴沁慢慢抬头,恢复笑容,亲切的说道,“谢就不用了,你好好想想我今天的话吧,为了楚韬,你还是远着点好,今天的事,我希望就我们俩知道。”
“当然,我没嘴碎的毛病,不过,我和楚韬如何,还真不是我能决定的,礼尚往来,我也说一句,你近期最好注意点你大嫂,别到最后,得不偿失,”季午说完后,转身就走,往后潇洒的摆了摆手。
吴沁听着最后一句话,还没回神,就见季午消失在视线里,本不会把这警告放在心里,但想起刚才季午说的那番话,不是一般的敏锐,吴沁连忙打了个电话出去,等挂掉后,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是不是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