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韬莫属,那些退路,在楚韬没放开前,季午不会再想起,有时候,人必须学会勇气和信任。
楚韬单手拍了拍趴在自己怀里的人,这么小,想的却很多,有时间真怕自己一松手,这人就跑的无影无踪,一直紧追不舍,慢慢挖坑,知道这丫头早晚得面对自己的心,但心底总是忐忑,目光盯着柔顺的长发,心安处是归属。
半响,季午揉着眼睛,推开,放下手后,瞪了眼面前笑颜,“你这人太了解我了,一松一紧的,我发现,我就是被你攥在手心的。”
楚韬无辜一笑,“我也是被你攥着,这样公平,不是吗。”
季午扑哧一笑,低头看着皱起的睡衣,蹦下床,“不带大清早的就煽情,待会四姐就到了,你给我表现好点,要不然,你以后别想见我爸妈。”
楚韬刷的站起,整理了一下季午的衣服,低声一笑,“是,媳妇,保证乖巧,那我就等着见爸妈了,这可是你说的。”
季午哼哼两声,连忙转身往门口走去,半路,被楚韬拖着从暗门进入客房。
季冬一路沉默不语,看着前面阳天嘿嘿一笑,巴拉巴拉的一通说,嘴角抽了抽。
阳天口干舌燥,目光透过后视镜往后看,半响,挤出一句,“你们姐妹两真像。”
季冬抬头一瞥,脸色平静,但心底却没主意,握紧双手,“恩。”
阳天一路上就没见后面的丫头说话超过三个字,咂舌暗叹,这丫头就该进保密局,看着熟悉大门连忙停下车,轻呼一口气,和不爱说话的人套话,这活,打死阳天以后也不干了。
季冬下车后,转头看着眼前的院落,手更加紧了,跟着停好车的阳天,往大门内走去。
刚进门,迎面而来的唐叔对阳天点了点头,交接后,就带着季冬往内院走去。
一路,季冬心越来越沉,那个楚书记,季冬也只是听说,在大姐婚礼见过一面,但印象不深,越往里走,季冬心中暗叹,这就是季午所说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那其他奋斗了一辈子的,买个房子的,不是不要活了。
唐叔余光打量着季午的四姐,心中点着头,这丫头倒是有些沉稳,和季午倒有些相像,就是不知道其他几个姐姐是怎么情况。
季冬听着身边的管家,边走,边用那平稳的语气介绍辰园概况,脸色沉了下来,到了客厅门口,已然是冷若冰霜的模样了。
季午坐在楚韬身边,低头看着书,而楚韬悠闲的翻看着报纸,两人听到动静,转头看了过去。
季午笑颜以对,就想迎上去,但身边的楚韬一把握住,让季午无法起身。
“四姐,你来了,唐叔,”季午被楚韬握着细腰,无法脱身,用手肘推了推,只能坐在楚韬身边和季冬打了个招呼。
“知道了,茶,”唐叔点着头,转身就往外走。
季冬目光在季午和楚韬身上徘徊,刚才的忐忑有些消散,对季冬来说,既然是小妹自己选择的,那么最起码不该失礼,而这人对小妹,那藏不住的宠溺,季冬还是能看到的,不说其他外在条件,就这个人,季冬心底倒是同意了。
楚韬淡淡点了个头,“来这里,就当家里一般,坐吧。”
季冬一听,压力徒增,话里话外,透着一种含义,点着头,不自在的在季午对面坐了下来,嘴角紧闭,目光透着探究。
季午忽而一笑,“四姐,这是我男朋友,楚韬,”抬头看向楚韬,“五哥,这是我四姐,季冬,上次大姐婚宴,我四姐见过你一面。”
楚韬点着头,温和一笑,“听小伍提起过你,在学校怎么样,快毕业了吧。”
季冬瞄了眼季午,咳嗽一声,怎么就觉得没当姐姐的范,倒是像应聘时的紧张,随即想起楚韬的工作,倒也释然,“挺好的,还有一年了。”
楚韬又关切的问了几个问题,对季午的这个四姐有些满意,不浮夸,不像季春温和软弱,不像季夏势力要强,看着平平稳稳,如果走体制,也该是四平八稳。
季冬手一直握紧,在一问一答中,就觉得自己不是来考察小妹那位的,而是被考察的,有些尴尬的瞄了眼季午。
季午笑眯眯,有些了然,伸手推了推楚韬,“五哥,你不是还有事吗,去书房吧,我好久没见四姐了,今天要好好聊聊。”
楚韬低声一笑,揉了揉季午的头发,亲昵的说道,“好,那你好好陪陪季冬吧,带她四处逛逛,吃过午饭再走,我正好还有事,就不陪你们了。”
季午点着头,看着俯□准备亲吻自己的楚韬,轻轻一推,眼睛眨巴两下,“我四姐在呢。”
楚韬微不可闻叹息一声,捏了捏季午的脸颊,“晚上补一个。”
110第一一零章
季午无语的点着头,看着消失在客厅门口的背影,慢慢站起,走到季冬身边坐下,“四姐,你考察的怎么样。”
季冬翻了个白眼,刚才压根是那个楚韬考察自己吧,一口一个他家小伍,真不知道,自己小妹什么时候变成别人家的了。
季冬沉默往后一靠,“小妹,他不一般。”
季午也跟着往后一靠,伸手垫着脑后,望着天花板,“恩,家世不简单。”
“他对你,占有欲特强,”季冬直言。
“是的,其实我压根没想考京都,但机会一闪而逝,最终变成这样,虽然现在还有些不甘心,但是,因为是他,我愿意妥协。”
“小妹,你是自己同意的吧,”季冬不得不问。
季午笑开,“四姐,这个问题,你早些问我,我的答应是,不同意,但现在,我大概不知不觉中早已接受了。”
季冬微微惆怅,“其实我不太赞同的,咱家和他家不太相配,季夏那次,我开始就反对,是因为发现谢钦那人不诚,而二姐也不真,但你们两个,我能感觉到,那种谁也插不进去的气氛,虽然现在他对你的真心,连我这个外人都能看的出,但,我怕以后,如果他松手,或许因为家庭原因放弃你,而结果,就不是你能承受的住的。”
季午叹息一声,这些自己以前也想过,不过,人总要勇敢一下,如果连这点勇气也没用,季午就不是季午了。
“四姐,如果真到最后,会分开,我就找个老实的嫁了,如果找不到,就悠闲自在一个人,或许以后会一直记得,但不后悔就行,”季午直言,这是没和任何人说过的。
季冬知道季午,了解季午,“小伍。”
“怎么,四姐知道我的,就算最后真和他分开,我也能过好自己的日子,”季午笑着说道。
季冬点着头,叹息一声,“你心中有数就好,我看着,那人对你不同,这种人,如果自己得不到,也会毁掉,我倒是庆幸你也对他有感觉,不然。”
季午点着头,楚韬的确是这样的,不过,好在有耐心,能够等待自己慢慢靠近,如果手段激励一些,那自己和他的结果无法预料。
“对了,他家里,”季冬坐直身体,这个问题最为严重。
季午笑着说道,“见过他爷爷了,他父母,还没见过。”
季冬想起什么后说道,“看来这人倒是帮你安排妥当了,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既然你想好了,四姐支持你。”
“恩,谢了,四姐,”季午心微微暖。
季冬看着比自己小的季午,已然慢慢成长起来,而自己,也得加油奋斗了,事业不立,无以成家。
“四姐,你现在还在那个律师事务所打工吗,”季冬随口不经意问道。
“恩,平时下课后去干些杂活,周六周末两天都在,待遇不错,我也能学到些东西,”季冬回道。
“叫什么名字的,在哪里,万一有事,我直接能去找你,”季午问道。
季冬没怎么在意,直接说出地址和名字,笑了笑,“事务所所长找我谈过,如果可能,我半年后实习可能会在这家事务所实习,毕竟熟悉。”
季午低头沉思中,这的确就是周楚有股份的那家,就是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刻意安排了,不过对上季冬,周楚也别想讨巧。
季午心一松,点着头,“那不错,熟悉点,对你实习有好处,要不要再帮你看看。”
“不用了,小伍,有些事,四姐我自己解决,你呢,学校怎么样,平时时间够不够用,这里离学校还是蛮远的,”季冬关切的问道。
季午一一回答,两姐妹在客厅中,慢慢交心,反而更加靠近。
吃过午饭,季冬对着季午嘱咐一番,看着寸步不离季午的楚韬,季冬心中了然,小妹从四年前开始就淡漠起来,或许这次真的找对人了,有这样一个人暖着季午的心,或许自己可以期待,就算家世不匹配,小妹也可以幸福。
季午和楚韬在季冬走后,两人相处越来越和谐,感情愈发加深,而等到调动通知的楚韬,准备一番,开始新的工作。
两人,一个上学,一个上班,早上楚韬顺路送季午,晚饭前,季午坐老曹车回家,而楚韬总是会晚一些,晚饭后,两人有时在书房,有时一起漫步后院,时间对楚韬和季午来说,不紧不慢。
季午从知道楚韬调任京都监察局,就知道,或许这是楚韬未来的定位,从县委书记到副局,从正处到副厅,三年在别人眼里,已经很快,但对楚韬来说,其实已经很慢了,但楚韬一步一步,脚踏实地,从中,季午就知道,在波澜不惊的心下楚韬未来必定厚积薄发。
季午悠哉的记着笔记,听到铃声后,阶梯教室人头攒动,而季午单手撑着下巴,低头看着书本。
“哎,又是你,”旁边的人转头看向抬头的季午,眼睛弯了弯,一笑,两酒窝闪啊闪。
季午转头看了过去,“你。”
“杨铭,上次介绍过的,”杨铭笑着说道。
季午轻抚额头,点着头,“你好。”
“你大概不记得了,我已经自我介绍过三次了,不过真有缘,我是管理系的,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不介意自我介绍一下吧,”杨铭现在心底有些郁闷,对自己的外貌有些不自信了,难道真是长了张大众脸。
季午不自在一笑,“可能忘了,季午,季节的季,中午的午。”
“季午,倒是少见的生僻,好像在学校没怎么见过你,也就上课的时候,才见到,”杨铭笑着说道。
季午本不想理睬这种搭讪,但想起什么后,点着头,回答道,“我不住校的。”
“原来如此,我也是,不过宿舍偶尔还去去,中午可以休息一下,”杨铭自来熟的套着近乎,虽然这叫季午的长的也就清秀可人,但那种沉淀的气质,可不是谁都有的。
杨铭比较热情,开朗,帅气,不知觉流露出京都人的痞性,而那两个小酒窝,倒是让季午想起蒋少明来,不过,蒋少明是真爽朗,透着孩子气,而杨铭那偶尔闪过的光,季午就知道,两人只是表面相像,杨铭看着简单,却有着深沉。
而接下的日子,季午时不时的碰上这位杨铭,季午开始有些警惕,但了解后,就有些释然,在杨铭身上,季午没有感觉到那种倾慕,两人也只是有些话题,随即倒也正常相处相交,只是保持适当距离。
杨铭对季午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从开始也只是想了解,当得知自己和季午没有住校,有些微妙的认同感,而相处后,杨铭能感觉到季午身上有着成丨人的思想,无人倾述的话语,反而能和季午聊到一处,久而久之,有种红颜知己的感觉,因为杨铭能够感觉到,季午对自己并没有爱慕,反而保持不逾矩。
两人君子之交,但别人却不这么看,特别是杨铭的同学,而季午的同学,也私底下窃窃私语,但一段时间后,看着如常相处的两个人,倒也淡去,这说明,八卦也是有时限的。
这天下午上完课,季午和杨铭点了个头,就径直走出教室。
“季午,等等,”杨铭追了上来,双手抄在裤袋里,走到季午身边。
“有事,”季午转头问道。
“没事我能找你,下个周末我生日,去还是不去,你倒是给个话啊,”杨铭在一个星期前就通知季午了,可这人压根忘了吧。
季午恍然,忽而一笑,“抱歉,杨铭,我忘了,如果人多,我就不去了。”
“没几个,都是我发小,学校里的我也交往不深,没必要,怎么样,给我一个面子吧,”杨铭苦着脸说道。
“我就不去了,不熟悉,”季午回绝道,和杨铭也只是一般相交,有些场合真没必要。
“季午,你再想想吧,我下星期等你答复,也就吃个饭,就想介绍你认识我那些发小,他们听我说过你,就是不相信有人没拜倒在我裤腿下,我怎么也得让他们开开眼,”杨铭眨巴两下眼睛。
季午扑哧一笑,摆着手,“你就显摆吧,拜倒在你裤腿下的太多了,我那班里十有□,你就自足吧,差我一个不差。”
“不行,我等你,”杨铭死咬着不放。
季午叹息一声,往前走去,看着跟上来的人,摇着头,人都有过年少,而自己重来一次,虽然年龄变小,但还是那个谨慎细微的季午,走到校门外,看着还跟着自己的杨铭,转过身来,余光瞄向一边后,半响说道,“不介意我带个人,我就去,如果不行,我也没办法。”
“行,没问题,带几个都可以,”杨铭心满意足,“你回家吧,要不我送你,我车停前面。”
季午摆着手,看见缓缓驶来的车,心中了然,“不用了,我车来了。”
杨铭转头看着季午朝一辆车走去,心一顿,那牌照可是不常见啊,看着季午打开车门,走进,摸了摸下巴,沉思中。
楚韬往前一瞥,看着车开动,余光瞄了眼擦肩而过站立在校门口的阳光少年,握着季午的手紧了紧。
季午皱起眉头,“五哥。”
“抱歉,丫头,”楚韬回神,低头,看着季午手腕上的一抹青紫,心微疼,手指轻轻抚过,“刚才走神了。”
季午叹息一声,抬起楚韬的脸,“有话就说,这不是你的风格。”
楚韬浅笑一声,拿下季午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亲,“丫头,我是不是太老了。”
季午蓦然抬头,深深一眼,语气平静,“你刚才看到了。”
“恩,原来我家小伍也有朋友,”楚韬语气微冷,波澜不惊。
季午一噎,这人醋劲又上来了,往后一靠,看着窗外。
楚韬脸色一沉,转过季午的脸,“小伍。”
“两人相处,最起码是信任,五哥,你不信我,”季午淡淡说道。
楚韬心一揪,眯起眼睛,看了季午一眼,“如果是你说的话,我都信,我只是不相信其他人。”
季午低头沉思,一直以来,楚韬的占有欲太重,重的有时候让季午喘不过气,但季午了解,老爷子说过,楚韬年少的经历才会导致他现在这般,可在季午看来,如果楚韬一直这样下去,以后和自己必定会有一番争执。
季午听着楚韬的话,一时不知如何,的确,楚韬相信自己,因为几年的接触,他太了解自己的性格了。
“五哥,如果我有异性朋友,你会怎么看,”季午目光定定,随即问道。
楚韬目光一冷,看着季午,身体僵直,随即慢慢闭上眼睛,往后一靠,握着季午的手,反而更加紧。
“丫头,说不在乎,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我在乎你的感受,”楚韬声音传来,有些无奈。
季午低头看着两人相交的手,知道楚韬的妥协,心一窒,目光深沉。
“不过,希望你对我没什么隐瞒,因为关于你的事,我总是太过在乎,有时候,我也怕自己,一时蒙蔽眼睛,而造成不必要的误会,”楚韬睁开眼,目光阴沉。
季午看着如此的楚韬心中起伏,伸手捏了捏楚韬的脸,转身靠近楚韬怀里,在楚韬肩膀上蹭了蹭,“那个杨铭,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我也不隐瞒你,的确如此,”楚韬回道。
季午叹息一声,“我和他正常交往,保持距离的。”
“是的,我都知道,所以一边看着有人在你身边,一边告诉自己,别太过要求你,想给你自由空间,又怕你走的太远,”楚韬敛起眼眸中的寒意。
“杨铭邀请我去吃顿饭,你认为我该不该去,”季午试探的问道,就想知道楚韬的底线,在两人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在季午发现楚韬开始抗拒自己身边所有人的时候,季午早就打算好了,而杨铭,虽然是送上门的,可这段时间相处,季午倒是觉得可相交,或许和楚韬说开这些后,季午并不介意和杨铭保持交往。
楚韬脸色淡了下来,低头盯着没闪躲的季午,“你说呢。”
“五哥,”季午目光深邃。
楚韬似笑非笑,搂近季午,俯身看着季午只闪现自己一个人身影的瞳孔,嘴角勾起,“你摆了个龙门阵,就等着我哪天控制不住,嗯。”
季午眨巴两下眼睛,“别转移话题。”
“小伍,你这脑瓜子怎么长的,把精力用在算计这方面,太浪费了,”楚韬笑着说道。
开始可能没转过弯来,但看到季午直言不讳后,楚韬瞬间明白了,倒是苦笑一声,不过,看来这丫头也发现自己最大的优点和缺点了,想改可没那么容易。
“如果我控制不了,一下把你吃了,你到时都没地方后悔,”楚韬叹息一声,低声说道。
“我有数的,这点事,还没到你失控的底线,”季午说道。
楚韬低头吻了一下季午的发顶,低声,“以后有事就直接跟我说,我总会调整好的,这大半个月,工作也三心二意的,就怕你这丫头又想些其他心思。”
季午点着头,看着楚韬松口,“知道了,五哥。”
楚韬玩味一笑,捏了捏季午的下巴,俯身轻碰,“那个杨铭你可知道家世。”
季午一听,坐正了一些,难道自己一碰,又碰上个不得了的。
“你啊,杨家的最小的都能让你碰上,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不过,好再,他对你也没什么,如果真有什么,倒会让我费心一番,”楚韬平静说道。
季午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