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下,“你的手机哪里来的,你当天到了后,给妈打了个电话,说是等学校开学,再告诉妈电话号码,妈相信,我可不信,我宿舍来电显示可是手机号,小伍,你老实交代吧。”
季午摸了摸鼻子,压根就没想在季冬面前藏着掖着,但还没轮到自己解释,这四姐一通一通的把自己说的一愣一愣。
“四姐,你的问题也太多了,”季午淡淡一瞥,单手撑着下巴,抬了抬眼帘。
季冬喝了一口茶,神情严肃,“我也不想,但是,你没开学就来京都,我还是听妈说起才知道,来了又没和我联系,你先说你住哪里。”
“住朋友那边,”季午刚顺口说完,就见季冬瞪眼,连忙说道,“男朋友那边。”
季冬扑哧一声,把嘴里的茶喷出,咳嗽几声,双手撑着桌子,低声问道,“男朋友,小伍,你。”
季午耸了耸肩膀,一副就知道说出,季冬是这表情的模样,摇着头,叹了口气,“四姐,是你让我说实话的,真是男朋友,不过,我住客房,放心好了。”
季冬眨巴眼睛,有些楞神,上下打量着季午,果然变样了,不像以前邋里邋遢,反而有些娇俏的模样,“小伍,你谈男朋友了。”
季午点着头,“大姐大姐夫知道,现在多个你。”
季冬深吸一口气,目光盯着季午想看出点什么,“大姐大姐夫没反对,那个男的是谁,小伍,你还小,别被人骗了,今天跟我回学校住吧,你一个人住那边我不放心。”
季午看着一通说的季冬,眯起眼睛,果然会说了,果然能说了,“四姐,你先听我说完吧。”
季冬刷的没了声音,目光不明的盯着季午,“那你先说,不管怎么样,你得和我住,你住在外面,我不放心。”
季午叹息一声,“这人和我一起从咱市里来京都的,小叔比较熟悉,大姐大姐夫都认识,或许你也见过,就是上次大姐结婚时,你低声问我的那个人。”
季冬倒吸一口气,“那个坐在王叔旁边的。”
季午点着头,看向季冬,“四姐,所以说,谁骗谁,还不一定呢,那人情况在那里,我的情况也在这里,我除了个人,啥也没有,所以,你真没必要担心,就算以后分手,我还年轻。”
季冬连忙摆着手,“小伍,你和他,不是,他结婚了没有。”
季午瞄了眼,就知道自己家四姐担心的是这个问题,原则上的问题,“没。”
“那就好,小伍,他家里怎么样,对你真心的,你真考虑清楚了,”季冬快速问道。
“不真心,我也不会同意,四姐,他家里还不错,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我和他,我的确想清楚了,要不然也不会告诉你,”季午委婉的说道。
季冬往后一靠,沉默中,半响后,低声无奈说道,“其实我真不赞同,因为你太小了,不过,我了解你,如果那人不真心,你大概也不会松口,你和二姐不同,你本身就没多大追求,看人比较准,如果你喜欢,也只是喜欢上他那个人,小伍,我就怕你后悔。”
季午点着头,要说在家里,谁会认真听自己的意见,那必然是季冬了,重生后,自己和季冬相处的最久,自己了解季冬,就如季冬了解自己一般。
季午笑了笑,“后不后悔,大概不是我说了算的,不过,四姐,你放心吧,我不会那么快就把自己给舍了,我也不想以后人心两失。”
季冬一怔,诧异的盯着季午,这话太理智了,半响,“这事我不问了,你自己看着吧,不过,以后有什么事,得先让四姐知道,别藏在心里,最好找个时间,让四姐见见那个人,你毕竟是我的妹子,就这么不声不响把人拐跑了,我怎么也得当面看看。”
季午点着头,笑开,季春和王希不会把这话说的理所当然,但季冬会,因为季冬考虑的都是自己,不会因为楚韬其他方面而妥协,“恩,有空让四姐见见。”
季冬点着头,目光盯着季午笑开的脸,或许该相信季午,这笑容,现在真实多了。
“我的事说完,四姐也该说说你的情况了,你不会又留在京都打工吧,”季午神情一正,认真问道。
季冬一噎,低头沉思,“小伍,四姐还有一年就工作了,想趁着最后一个暑假,多挣点钱,半年后出来实习,就算遇上一些事,我也能自给自足,不过,你放心,四姐没做太累的活,只是在一家律师事务所跑跑腿,也能学到一些。”
季午点着头,心一松,“家里现在有结余的,四姐,你别累着自己,问爸妈要些钱不是什么大事,大不了等以后多多孝敬爸妈,我这里也有些,四姐,咱是亲姐妹,有些事,直接开口。”
季冬目光闪了闪,嗯了一声,随即看向季午,“你那手机。”
季午连忙摆着手,“借用,以后等我有钱我自己买。”
“你有数就好,感情这东西,遇上钱,就会纠葛不清,他对你好是一回事,以后想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季冬直言。
季午笑眯眯的点着头,想起自己户头上的钱,或许以后会更多,但只是个数字,如果没什么事,自己也不会拿出来,因为在季午所想中,钱够用就行,而楚韬给自己的,季午没矫情,因为季午知道,这是楚韬的心,但对季冬和其他人,季午也没办法说清,毕竟有些事只能意会无法言传。
姐妹俩闲聊后,恋恋不舍的分开,季午看着季冬消失在街的尽头,心底微动,不自觉笑开,四姐的关心,让季午心头一暖。
季午在晚饭前,回到辰园,看着开门的唐叔,点了点头,不过,下一句话,被定在原处。
“五少的外甥来了,在客厅。”
季午转头盯向唐叔,一字一句,“外甥。”
“是的,周家长孙周楚,”唐叔毕恭毕敬的回道,好心的帮着季午回忆起几个星期前普及的人物关系。
季午轻抚额头,得,病房那次,周楚这个家伙可是恐吓连带着别扭的关心,好说歹说,让自己远离楚韬,现在怎么就找上门来了。
季午精神一震,带头往里走去,“唐叔,记得泡壶茶来。”
唐叔欣慰的点着头,这才是女主人的架势,那小子经常在这里混饭吃,也该教训教训了,答应后,转身脚步加快的去厨房,抬头看了眼天色,五少也该到家了吧。
107第一零七章
周楚悠哉的靠在沙发后背,听到门口动静,头也没抬,看着手中的报纸说道,“唐伯,你别说了,就算小舅不在家,我也等着,今天不行,我就多等几天,给我收拾个客房出来,我就不信等不到,开始我以为小舅还在海市,今天才从小叔那里知道,原来小舅已经回京都了,唐伯。”
周楚说到最后,转头看向客厅门口,话音戛然而止,稳重如周楚,看到款款而来的人也止不住瞪大眼睛,目光透着惊讶。
季午笑眯眯的走了进来,点着头,“又见面了。”
“不是,你,季午,”周楚手中的报纸滑落,刷的站起身来,往季午身后看了看,皱了皱眉头,“你怎么在这里的。”
季午浅浅一笑,走到周楚对面,慢慢坐下,往后一靠,“别站着了,坐吧,好久没见,你还是没怎么变啊。”
周楚挑了挑眉头,上下打量着,重新坐下,表情微怔,“你怎么在这里的,季午。”
季午抿了抿嘴,转头看向客厅门口,“唐叔,给客人倒些茶吧。”
“是,”唐叔应声而出,有礼而快速的帮周楚泡了一杯,然后又帮季午泡了一杯,退到季午身边,低声问道,“什么时候开饭。”
季午忽而一笑,转头看向周楚,“等会吧。”
“那等你吩咐了,”唐叔直立而起,转身就往外走去。
周楚蒙了,看着眨眼间消失的唐叔,嘴角抽了抽,合着自己是客人了,转头盯着慢条斯理喝茶的季午,“这个,什么情况,季午,你和我小舅。”
季午慢慢抬头,放下手中的茶杯,轻轻往后一靠,平静说道,“你该知道的,就是你想的那样,上次谢谢你了。”
季午加重谢谢两字,真该好好谢谢这位,如果没周楚那次谈话,楚韬压根不会如此紧逼,而自己指不定就考到G市去了,哪会变成现在这般情况啊。
周楚听着最后微带嘲弄的语调,想起什么后,神情瞬间收敛起来,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今天来,也是想和小舅表达自己歉意的,上次没头没脑的和季午说了那番话,就被小舅教训后一脚踢回京都了,这么长时间,以为小舅气该消了,才上门的,哪里会知道遇上正主了,周楚心一酸,只要碰上季家的人,就里外不是人啊。
周楚低头沉默,半响,抬头盯着季午,“上次的事,你就别记在心里了,我当时不知道我小舅的想法。”
“如果知道了,你就不会说那番话了吧,”季午继续说道。
周楚一噎,暗道,自己和季午还真没什么交往,上次和她说这番话,也是自己比较欣赏对方,好心办坏事,现在这丫头还问这一茬,自己该怎么说啊。
“如果知道,我大概不会插手的,就算和你有些交情,我也不会说半句话,毕竟,我那小舅不是一般人招架的住的,”周楚选择实话实说。
季午暗叹一声,果然,想想也释然了,毕竟自己和周楚还没到那份上,抬头似笑非笑的盯着周楚,平静说道,“听说你已经从京都大学毕业了,真是不凑巧啊,如果晚些,我们可能同一个学校呢。”
周楚刚低头喝茶,听到季午这话,脸色变了变,深深的把嘴里的茶水给噎了下去,皱着眉头,“季午,这话你可别在我小舅面前提,他。”
“我怎么了,周楚,”楚韬漫不经心的从客厅门走进来,耳边就听到自己外甥在背后说些什么,语气平静,目光锐利。
周楚深深觉得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刚得知小舅金屋藏娇,对象还是季午,内心纠结,因为不想再和季午这丫头搭上边,就怕小舅波及到自己身上,就被小舅逮了个正着。
周楚刷的站起,笑着说道,“小舅,你回来了,你怎么回京都也没告诉我一声。”
楚韬淡淡一瞥,往季午方向走去,“告诉你,你和言旭又该见天的泡在辰园了,你刚才那话,说说清楚,有什么事不能在我面前提,我倒想知道。”
周楚全身一僵,今天怎么就没把林麒给带过来的,那小子一来,估计小舅只会对上他,不会找到自己头上了,失策啊。
楚韬一把拉起季午,伸手揉了揉季午的头发,抬起季午的小脸,对准就一深吻,半响,满足放开,手指划过小脸,笑着说道,“气色不错,看来唐叔的确帮你补营养了。”
季午想起每餐前必喝的汤水,恍然大悟,拍开这人的手,皱了皱眉头,低声说道,“我说呢,原来是你交代的,每次唐叔站在旁边盯着我,我还纳闷呢。”
楚韬似笑非笑,上嘴啃了两口,往沙发上一坐,把季午直接拥入怀里,点了点季午的鼻子,“看来是有效果的,以后继续,抱着感觉称手了些,以前太瘦了。”
季午脸黑了黑,刚想说话,目光瞄见那边呆愣着的周楚,嘴角勾起,伸手搂住楚韬的脖颈,低声说道,“你回来的可真够巧的,你外甥也来了。”
楚韬平静的低头看了一眼,顺了顺季午的长发,往周楚那边一瞥,轻咳一声,“是巧,刚才周楚和你说什么了。”
季午摇着头,余光瞄了瞄僵硬着的周楚,低声说道,“没什么,我只是想起和他一个学校而已。”
楚韬眯起眼睛,“他去年就毕业了,已经不算一个学校了。”
周楚很震惊,非常震惊,目光在小舅和季午间徘徊,以前还以为小舅只是说说,没想到,实际上,眼见为实啊,看着两人之间那不加掩饰的亲昵,周楚总算知道,小舅那次说的实话,真认定季午了,伸手揉了揉脸,深吸一口气,恢复冷静,慢慢坐下。
楚韬看了过去,心中点着头,平静问道,“你怎么来我这里了,你那律师事务所不忙了,听函风说起,你怎么想起来做这行的。”
周楚一听,坐正了些,低声说道,“小舅,你知道了。”
“恩,你小叔提起过,家里给你安排好,你怎么没去,”楚韬低头把玩着季午的手指,漫不经心的说道。
周楚抹额,嘴角僵硬一笑,“那律师事务所,我只是投了资金,也算帮帮朋友,我想先放松几年,等过几年,我肯定听从家里安排。”
楚韬轻哼一声,抬头看了过去,“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别和林麒那小子一样,没轻没重的。”
“那肯定不会,放心吧,小舅,”周楚点头附和,暗道,林麒那工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比以前玩的更疯,自己虽然没听从家里安排,但也算小有事业的。
季午在听到楚韬说起律师事务所的时候,神情怔然,余光瞄向那边坐立难安的周楚,心中沉思着。
楚韬微点着头,“你和林麒走的近,有时候也说说他。”
“小舅,这任务你就别交给我了,我和言旭哥天天跟着他,给他擦屁股呢,”周楚立马苦笑一声。
楚韬淡淡一笑,别有意味,“是吗。”
周楚连忙点着头,“小舅,真的,要不下次我把他带过来吧。”
楚韬挑了挑眉头,“好了,下次我碰上,再好好说说吧,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我那不是,”周楚瞄了瞄季午,暗道,还不是为了季午的事,但没想到,小舅这么效率,眼睛一眨,就把人给拐到京都来了。
季午闻言,反手捏了捏楚韬。
楚韬含笑,低头亲了亲季午的发顶,伸手拥紧了些,朝着周楚说道,“你和季午应该认识了,我就不介绍了,虽然我和这丫头还没结婚,但早晚的,以后记得叫小舅妈,别以为季午小,你就不尊敬。”
周楚被雷击中,黑线丛生,两眼发直,小舅妈,目光朝季午看了过去。
而季午瞪大眼睛,抬头,“五哥,现在太早了。”
“不早,让周楚习惯习惯,”楚韬宠溺一笑,自然而然。
周楚面带难色,咽了咽,张了张嘴巴,随即苦着脸,“小舅。”
“怎么,你有意见,”楚韬淡淡一瞥。
周楚连忙摆着手,随即说道,“你和季午的事,家里还没知道吧。”
楚韬目光淡了下来,伸手拿起季午的茶杯,喝了一口,语气平静,“你知道就行,我媳妇,老爷子已经看过了,家里该他们知道的时候,会让他们知道的。”
周楚全身紧绷,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那我妈那里。”
“二姐那边,等有空带这丫头去见见,我会亲自说的,”楚韬加重。
周楚叹了口气,目光闪了闪,不明的看向季午,这丫头是好命,让小舅如此维护的真没见过,哎,老爷子竟然已经见过了,那么在G省的四舅必定也知道,因为四舅和小舅关系最好,看来,自己没让林麒知道是对的,毕竟那大嘴巴,他一知道,全家也该知道了。
“我知道了,小舅,那个,小舅,我看着季午,真叫不出口,”周楚郁闷的直言。
季午扑哧一笑,拍了拍楚韬的手臂,“好了,反正有时间,慢慢来吧,让周楚叫我,我听着就觉得自己老了,唐叔跑来几趟了,开饭吧,周楚也留着吃个晚饭,这事以后再说。”
楚韬点着头,捏了捏季午的脸颊,忽而一笑,“听你的,媳妇,”转头看向那边沉默以待的周楚,“吃过饭再走吧,这丫头以后会待京都,见面是必然的,以后慢慢改口,别让我听到你直呼季午的名字。”
周楚松了口气,感激的朝季午一瞥,擦了擦虚汗,没心理准备,怎么可能喊的出口,这丫头比季冬还小吧,周楚想起后,嘴角抽了抽。
吃过晚饭,周楚自觉的消失,开着车一溜烟的跑掉,以后这辰园还真不敢来了,有个季午在其中,周楚想想头皮就发麻。
108第一零八章
隔天早上,楚韬陪着季午吃过早饭,就回党校学习,而后,过了几个星期,在季午报名的当天才回来,直接在辰园门口接了季午,奔向京都大学。
上午,楚韬陪着季午去京都大学,办理好手续,安排妥当,两人才坐车回家。
前面开车的司机老曹,楚韬给季午介绍后,直接说道,“以后上学让老曹送你,电话你记下来,我那边还得有些日子,等工作安排好,我再送你上学。”
季午看着窗外,听到后,转头看向楚韬,抿了抿嘴角,“五哥,不用了吧,咱辰园前面就是公交站台,我看过,去学校挺方便的。”
楚韬拉过季午,“是方便,但是时间太长,路途太远,老曹一直帮我开车的,人本分,让他接送你,我放心,我听唐叔说起,你刚来京都天天往外跑,我就一直担心,我知道你不愿意麻烦别人,但你得知道,你单独在外我怎么可能安心,丫头,以后你出门,直接给老曹电话就行了,要不你自己考个驾照,我安排。”
季午连忙打断,这人太过在意自己,有时候想的太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季午直接说道,“别,我听你的,不过,这车别开到学校门口,少些是非。”
“你啊,这事,你直接吩咐老曹就行了,刚才帮你介绍的程校长,你应该认识了吧,你在学校有事就找他,”楚韬点着头,在京都,该高调就得高调,该低调必须低调,这丫头倒是明了,不过,这样也好,在学校低调些,也没人惦记,自己倒是能安心些。
季午了然的点头,“认识了,有事我会找程校长的。”
楚韬把季午送到家,车也没下,拉着季午的手,摩挲一番,侧头亲了亲,“明天去学校,我就不能送你了,你。”
季午抬头目光微动,看着为自己特地回来的楚韬,一笑,直接伸手拉下楚韬,堵住那嘱咐的话语,再慢慢退开,抿了抿嘴角,“知道了,我会想你的,五哥。”
楚韬心微颤,眸光渐深,俯身又一吻,霸道而深情,探索一番后,满意抬头,看着红肿起的唇瓣,笑起,“咱小伍现在知道想我了,嗯。”
季午无语一瞥,刷的跳到车外,对车里的人挥了挥手,“我会照顾自己的,你放心吧。”
楚韬单手摸上嘴角,朝季午似笑非笑,点着头,“恩,听唐叔话,多补补。”
站在门边的唐叔一听,轻咳一声,淡定而立。
季午看着远去的车影,浅浅一笑,转身,慢慢走近大门,和唐叔擦肩而过时,低声说道,“唐叔,咱去后院喝茶聊聊吧。”
唐叔刷的抬头,认真点头,“当然,是该好好聊聊了。”
季午嘴角翘起,带头往里走,忽而出声,“唐叔,每天汇报,辛苦你了。”
唐叔淡淡看着前方,走到季午身边,“不辛苦,我该做的。”
“我觉得,还是我以后每次出门直接给五哥一个电话,省的劳烦你老,”季午笑着说道。
唐叔一眼,嘴角动了动,随即说道,“那最好不过了,五少也是关心你。”
季午点着头,“那以前麻烦唐叔了。”
“不麻烦,”唐叔低声说道,刷的拿出笔记本,“要不吃完晚饭打电话吧,我会按时提醒的。”
季午一噎,转头看向唐叔,嘴角抽了抽,这是怎么样的存在啊,脸皮比自己还厚。
季午叹息一声,“那唐叔按时提醒我吧。”
“好的,”唐叔奋力刷刷写下,低头,目光含着笑意。
季午低头反省,觉得自己脸皮还不够厚实,心灵还不够强大,先遇上楚韬,后遇上唐叔,季午深深发现,自己还远远不及,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隔天,季午照常起床,没有开学的兴奋感,在季午心底,大学只是一条必经之路,期待结果,过程嘛,按自己心走。
在学校不远处,季午就让老曹停下车,整理了一下自己穿的军训服,利索下车。
开学初,学校安排为期一个月的军训,本来楚韬打算帮季午请假的,但季午不希望特别对待,正好锻炼一□体,和楚韬协商后,还是按时参加军训。
季午按照昨天辅导员交代,找到班级所在,看到迎上来的辅导员,微微点着头,打了一个招呼,直接入列。
而即将跟随季午四年的辅导员韩磊,盯着站到队伍中间的季午,目光闪了闪,虽然不知道这学生到底什么来历,但被程校长亲自接送,韩磊多少有些特别对待,只希望这位同学别惹出太多是非。
而季午当然不是无所觉,昨天被程校长亲自带到辅导员办公室,就知道有些事无法避免,但季午秉着平常心,因为不住校,季午只想上好课,完成学业,其他的人际关系,并不在季午考虑范围内,前生在学校努力向上,内部林林总总的黑暗也看多了,所以这生,季午只想单纯的享受大学氛围,毕竟,几年一过,人是物非,学校里的校友,班级里的同学,早就忘却那些最初的热情,大都湮没在现实中。
军训期间,季午早出晚归,也没娇气,该做的做,而班里连季午在内三十位是女生,八位男生,女人多,是非多,没几天军训,季午就一目了然,有些庆幸自己没住在学校,就这般看来,以后的人与人之间太过复杂,对季午来说,还是简单一些为好。
而那些同班同学,除了开始对季午没住校有些诧异,但看着季午不太爱搭理人,虽然有问必答,说话也温温吞吞,但本身没什么特别之处,久而久之,也只知道班里有季午这么一个人而已。
军训结束后,季午开始京都大学生活,开始辅导员韩磊特别关注季午一段时间,但看着季午比较沉默,独来独往,没上进心,也不想担任班委,辅导员韩磊,倒是心一安,也就放开,只是平常班里有事,才会特别打个电话,关照一声。
正式开学后,经过军训的季午,倒是养成好习惯,每天起床,先围着后院跑一圈,伺弄那些瓜果,喂喂鱼,然后吃早饭。
吃完早饭,回房整理一番,出门坐上老曹的车到学校,在不远处下车,步行进学校,因为是大一,基本是基础科目,所以在阶梯教室上课,而且是几个班级一起,而季午按照课表准时到教室,中午在学校食堂凑合一顿,下午继续,如果有班会,辅导员提前给季午一个电话,如果没有,季午上完课后,就直接到校门不远处等老曹,准时返回辰园吃晚饭。
晚饭过后,给楚韬打个电话,然后去后院溜达一圈,在木屋把当天的课后作业做完,然后回主屋客房洗漱,在床上看会书,闭眼休息。
上学后,时间规律,一晃而过,在星期五下课后,季午收拾好,拎着挎包,直接出校门,走到老曹停车的地方,看着熟悉的车,季午打开后门,直接坐了上去,察觉不对,忽而一惊。
“五哥,”季午瞪大双眼,目光中透着喜悦,或许季午自己也没察觉,那是一种自然的感情流露。
楚韬慵懒的靠着,伸出一只手,把季午一拉,用力抱住,低头,嗅了嗅秀发上的清香,抬头季午的下巴,霸道而快速的吻了下去,直到季午透不过气,才渐渐温柔舔舐。
嘴唇沿着季午的嘴角啃噬一番,直至身体紧绷,楚韬才难舍的拉开些距离,轻啄几下,声音沙哑,“想我没,媳妇。”
季午喘着气,忽而一顿,目光灼灼,伸手搂上楚韬的腰际,靠在他怀里,低声,“想。”
楚韬嘴角翘起,修长手指划过季午的脸侧,捏了捏,“实话。”
季午一顿后,点着头,轻哼哼。
楚韬眼角泛起笑意,手紧了紧,凑到季午耳边,“五哥更想。”
季午的手瞬间被握上,带到某处,脸刷的黑了下来,身体僵直,这禽兽,就那么一个亲吻,就起了反应,这是憋太久了。
楚韬愉悦的大笑,点了点季午的鼻子,低声,“夜夜想着。”
季午耳根微红,立马转移话题,“怎么今天回来了,你也没告诉我。”
“给你个惊喜,学习结束了,这两天正好可以呆家里陪陪你,”楚韬宠溺的看了眼怀里的人,温柔说道。
季午暗道,是自己陪你吧,想起什么后,忽而一笑,“那正好,我四姐想见见你,你一直没时间,要不就明天吧。”
楚韬挑了挑眉,这丫头藏着掖着已成习惯了,怎么这次这么爽快,“叫季冬的。”
“恩,因为我没住校,她总是不放心,”季午直言,季冬的性子比较犟,所以上次直接说实话,经过几个月,季冬越来越频繁的问起,也许现在正是好时机,因为自己也有事问问季冬的。
“那行,你晚上打个电话给她,我让阳天明天去接她过来,”楚韬笑着说道,一步一步,这丫头的心开始敞开,有进步了。
“阳天回来了,”季午诧异问道。
楚韬脸色沉了下来,“丫头,你太关心阳天了。”
季午嘴角抽了抽,“阳天跟着我们从海市来京都的,我才关注点,”随即想到什么后,目光不明的看向楚韬,伸手点了点楚韬,低声,“五哥是吃醋了。”
楚韬淡淡的一瞥,轻叹一口,握紧季午的手,放到嘴边亲了一口,“媳妇,你该知道的,我只在乎你。”
季午神色一怔,咬了一下嘴唇,目光盈盈,“五哥,你也该知道的,除了你,我没在乎过其他人。”
109第一零九章
回到辰园,迎面而来的赫然是刚回归的阳天,小伙子脸色黝黑了一圈,精神奕奕,明显比前段时间精瘦一些,但加上那激动的脸,有些不太和谐。
季午被楚韬搂着肩膀,嘴角弯了弯,“阳天,看着气色不错,小腰瘦了。”
阳天翻了翻白眼,想起被队长训了又训的几个月,心中暗叹,能活着回来已经算不错了,僵硬的脸笑起,“季午,你就埋汰我吧。”
楚韬瞄了瞄,点着头,“是瘦了,晚上让唐叔加个菜吧。”
“别,五哥,我消受不起,队长有交代,定点定量,如果下次再成那样,我估计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阳天连忙说道。
季午扑哧一声,抬头看向楚韬,“我先回房了,给我四姐打个电话。”
楚韬嗯了一声,亲了亲季午的脸侧,松开手,看着远去的身影,脸上淡淡的笑意,转头,脸色冷静,“受训了。”
“恩,被队长一脚踢到深山老林去了,回来后队长找我谈话,五哥,以后我可是跟着你混了,”队长在阳天面前放了两个选择,而阳天选择了五少,通过三年和五少的相处,阳天觉得,比起那些大佬,宁愿跟着五少,做生不如做熟吧,而且从五少对季午的态度来看,五少绝对是念旧情,专心到底的人,这般坚定意志的人,阳天只要听从就行了,以后必定不会亏待自己,也乐的轻松。
楚韬眯眼看了过去,推了推眼睛,嘴角翘起,“恩,那以后就跟着我吧。”
阳天黑黝黝的脸笑起,牙齿咧开,直立,“是。”
上次和老爷子通过话,楚韬知道阳天可能会归队,毕竟阳天只是借调过来了,而这次回来,老爷子打算重新安排一个,但楚韬没表示,只是一句,让阳天自己选择,而结果也没出乎自己的预料,现在这般,阳天以后就是自己的人了,而熟悉的人,楚韬用起来也方便多了。
周六早上,季午睁眼就看到俯身亲吻的人,眼睛眨巴两下,推开后,郁闷问道,“我记得我锁上房门的吧。”
楚韬一把捞起这丫头,往床后一靠,轻描淡写,“我的房间和这间是相通的,你不知道。”
季午一噎,抬头,“我怎么会知道。”
楚韬忽而一笑,揉了揉季午的脑袋,扑棱两下,“大概唐叔没和你说起,来,我带你看看。”
季午被楚韬一把抱起,腾空的瞬间,季午搂上楚韬的脖颈,来到房间墙壁竖立的穿衣镜前,有些不解。
楚韬单手轻轻推开这扇暗门,走进,入眼的赫然是楚韬的卧室。
季午呆愣,不自在的低下头,折腾半天,还是和这人一个房间吧。
“以后你睡不着,欢迎过来我这边,丫头,”楚韬低头看了眼,不可抑制的笑起,“我睡不着,不知道,你欢不欢迎我。”
季午目光闪了闪,半响,一笑,“两年,五哥,食言而肥啊。”
楚韬目光定定,随即淡淡一瞥,低声一叹,“有些话说过后,五哥也会后悔的,对你,我的承诺永远算数,不过,等哪天你真正把我放到心里,我想,这两年几年的也没必要遵循。”
季午心一顿,目光投向别处,低声,“也就你这般直言,我只是有点不甘心而已,五哥,最起码现在,我已经把你放到心上了,但是没你深。”
楚韬走到床边,放下季午,俯身,盯着季午的双眼,目光一瞬不瞬,“你能说出来,我觉得,我的努力没白费,没我深,就没我深吧。”
手指划过季午白皙的脸庞,看着抖动的睫毛,目光宠溺,“小伍,咱就这样,以后一直这样,我先喜欢你,先爱上你,比你多,比你深,这些我都愿意,以后就这样一直宠着你,在你学习的时候,我已经工作,在你毕业的时候,我帮你安排,在你如花绽放的时候,我已成熟,等你成熟,我再教你生活,我总是早你一步,带着你往前走,就这样一辈子,嗯。”
季午刹那间心头翻滚,眼前湿润,猛的扑上楚韬,抱紧,有些人一直不说,但行动早已表示,季午心口酸涩,这样的一个人,让她如何不感动,或许重生一次,遇上楚韬真是幸运,在季午早就对爱情无视的时候,楚韬一点一点的拨动自己的心,原来如此,原来是你啊。
错的时间遇到的人,不如不见,对的时间遇到的人,就得紧紧抓住,季午真正的觉悟,这辈子如果和一个人纠缠一生,那非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