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转,靠近季春耳边嘀咕两句,就见自己媳妇利索的跑到对面季午身边。
“小伍,你不会已经和他,”季春担忧的看向季午。
季午黑线的看着大姐那探究的目光,“大姐,你可瞎想,我可守身如玉。”
“那你和他真谈了,可你们俩差距太大了吧,”季春松了口气,继续问道。
季午目光在王希和季春两人间徘徊,低头叹息一声,伸手,看着手腕上某人不许自己拿下来的手镯,惆怅说道,“我也知道,大姐,但是,现在再说什么都晚了。”
季春连忙拉住季午的手臂,细看,深吸一口气,半响怔然。
而王希想起什么后,摇着头,低声说道,“小伍,你和他以后。”
“有没有以后,我也不知道,现在就这样吧,他对我,的确是真心实意,”季午知道这次避无可避,怎么也得和大姐大姐夫通通气,以后还得靠他们呢。
季春眼睛红了红,伸手搂住季午,“小伍,你和姐说实话,你真喜欢他,还是因为其他原因。”
季春没办法想象,但多少心里还是有些准备的,毕竟看过楚韬怎么对待季午,也能联想一二,但是,季午才高考结束,而那个人却工作至今,岁数差距,生活差距,特别是家庭差距,能坐到市一把手的位置,可不是随便谁都能的。
季午扑哧一笑,和楚韬的分离的黯然消散一些,摇着头,“大姐,我和他一起,就为了他这个人,其他的,我现在也没办法考虑不是吗,我是怎么样的人,你也清楚,为了其他原因,我何必如此,他虽然大点,不过,大点会疼人,现在让我说,以后和他肯定在一起,我是没办法说出口的,因为这种事本身就没个定数,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季春哑口无言,的确,“那他对你。”
“他对我很好,我们家也就这样,他看上的也只是我这个人罢了,”季午笑着说道,或许还带着点自己不知晓的轻松。
王希看着媳妇这般,低声插话道,“媳妇,别太担心,小伍这么说,说明她想的周全,能让小伍决定和我们坦言,也说明楚书记对小伍的确好。”
季春嗔了王希一眼,“你刚才不也担心的,小伍不说,我当然瞎想了。”
王希摸了摸鼻子,“媳妇。”
季春转头看向季午,“如果你考上,那得四年,那人等的了。”
季午看着恢复正常的大姐,松了口气,摆着手,郁闷的说道,“考上了也在他眼皮子底下,这个你们就放心吧。”
“怎么回事,”王希问道。
“他可能要调动工作,以后不可能呆在咱这地方的,”季午低声,“这事你们两知道就行了,别说出去。”
王希坐直身体,调动可不是说着玩玩的,特别是那个位置,“确定。”
“恩,虽然他没明确说明,但差不多吧,大姐大姐夫,我和楚韬的事,你们俩知道就行了,毕竟说出来,估计有人会编排,楚韬倒是无所谓,我自己有些担心,爸妈那里也别说,等以后吧,”季午叹息说道,毕竟自己太小了,自己不觉得,但架不住别人会乱想。
王希和季春面面相觑,看来那个楚韬对小伍的确用心了,想说什么到底没说出口,看着季午如此理性分析,两人缓缓的点了个头。
“以后有事,记得和我说说,小伍,你,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毕竟你还小,有些事你可能想不到,不过,你得保证要爱惜你自己,别等你大了,再后悔,到时候,就来不及了,”季春不放心的说道。
“恩,知道了,大姐,”季午说完,耳尖的听到卧室里的哭闹声,随即说道,“大姐,海宝醒了吧。”
季春侧耳后,连忙站起,跑进卧室,半响,抱着自己儿子出来,季午上学的时候偶尔过来逗弄一番,倒也喜欢这个小家伙,走到季春身边,“大姐,我抱抱吧,有些日子没见,这小子长开了,胖了好多啊。”
104第一零四章
暑假季秋和季冬因为各自原因并没有回来,不过都和季午通过电话,但怎么问,也没问出季午到底考哪里,其实这问题,季午自己也不清楚,家里其他人也问过,但被季午糊弄过去。
季午考完早就估算过自己的总分,按照自己的成绩,季午对京都大学一点信心也没有,考的很好,估计才能挂上分线档的尾稍,但楚韬说过,他来安排,季午也就放开,对季午来说,哪个学校都无所谓,只要是师范类的,毕竟以后暑假寒假可休假,每个星期雷打不动两天休假,做老师,在季午心里是最合适的职业。
不管如何,通知书如约而来,刘巧凤和季大鹏乐呵的找不着北,乖乖,京都大学啊。
季午盯着手中的通知书,恨不得盯出个花来,怎么可能,不过,如何有楚韬,或许不可能也会变成可能吧,被爸妈那殷切的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找了个借口就往市里去了。
刘巧凤乐呵呵的忙着给季二鹏季小鹏通报喜讯,而季午下车后,直奔大院。
阳天打开门,嘿嘿一笑,“季午,你真准时,五哥在楼上书房等着你呢。”
阳天瞄了眼季午手中的通知书,心中有数,这封信还是自己过手后送到季午家的。
季午和阳天打了个招呼,就直奔二楼书房。
楚韬拿下眼镜,靠在沙发,闭目养神中,就听书房门碰的打开,转头过来,目光中带着了然,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声音低沉,“来了,媳妇。”
季午把手中的信封往楚韬身上一扔,往楚韬旁边一坐,疑惑的问道,“怎么可能,我那总分怎么就多出来了。”
楚韬揉了揉眉心,把身上的信封往茶几上一放,伸手拉过季午,低头一吻,熟悉而自然,捏着季午的耳垂,笑着说道,“加分了呗。”
季午怔了怔,抬头看着楚韬,欲言又止。
楚韬搂过季午的肩膀,放松的靠在季午身上,抚了抚季午的头发,“就为这事跑来的,我以为你想我了。”
季午穷词,尴尬的笑了笑,伸手搂住楚韬的脖间,“哪能,我这不是有些纳闷吗,来看你,顺便问问而已。”
“那正好,既然家里知道你要去京都上学,就早点收拾一下,下个月月初,你就和我一起回去吧,”楚韬平静的说道。
季午拉开一些距离,疑惑问道,“这么快。”
“不算快了,去党校名单已经下来,我这边工作也到尾声了,对你来说是快了些,不过,趁着开学前,你也得熟悉熟悉京都,不是吗,”楚韬低声说道。
季午眯眼看了过去,往楚韬肩膀一靠,“也是,是得熟悉熟悉京都了。”
楚韬顺了顺季午的头发,低头在发顶一吻,目光柔和,身心安逸,“丫头,你可别后悔啊,得到再失去,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来。”
季午心一窒,伸手拍了拍楚韬的手臂,顺着握住楚韬的手,肯定的说道,“大概你没机会做出什么事来了。”
楚韬楼紧了一些,拉过季午的脑袋,低头看着,对准宵想很久的那处一吻,渐深,用舌顶开季午的口齿间,探入其中,心微动,情正溶。
季午和楚韬安静的靠在一处,一起吃了个午饭,看着时间,季午才起身准备回家。
楚韬俯身轻啄几口,才慢慢松手,最后告诫,“不想我上门去接你,我就在市里等着你,总要等你到了,我才会动身的。”
季午叹了口气,无力的点头,“知道了,五哥,你这话说了不下五遍了。”
楚韬捏了捏季午的鼻梁,“是我唠叨了,对了,你大姐可能过不了多久也会去京都的。”
“怎么回事,”季午诧异,随即想到王敏辉的确在楚韬走后不久,也就调动了,具体去了哪里,自己还真不知道,现在想起,那大姐和王希必定也会随之而动的。
楚韬眯眼,嘴角含着笑意,“这事有空再和你说吧,不过,你大姐和王希还没那么快,我告诉你,只是让你做个准备。”
季午点着头,心中衡量一番,“知道了,是不是王叔要调走了。”
“你这脑瓜子倒是聪明,的确如此,而王希调动还要等一段时间,”楚韬承认道。
季午了然一笑,“那我先回去了,大姐有大姐的生活,只是我爸妈,哎,五个,都不在身边,我有些放心不下。”
“那等以后咱俩结婚,你把他们接过来就行了,反正辰园大着呢,”楚韬比较直接的说道。
季午一瞪眼,“这事早着呢,而且他们过不惯的。”
“那以后再说,媳妇,告别吻,”楚韬拉着转身就往门外走的季午,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季午耳根一红,看着天色,狠了狠心,踮起脚尖,轻碰后,转身就往外走去。
楚韬靠在门边,双手抱在胸前,看着季午消失的身影,怔然一笑,有付出,总是有回报,虽然还没达到自己的要求,不过,也算是进步了。
季午回家后,接下来的日子,好好陪伴在刘巧凤和季大鹏身边,做足孝女姿态,拒绝爸妈提议的酒席后,找了个时间,到市里和小叔详谈一番,又和季春王希交代一遍,在最后要走的那个夜晚,季午找上刘巧凤。
“妈,这个存折你帮我保管吧,”季午递上银行存折,上面是自己从户头里取出的一小份,足够家里急用和其他。
刘巧凤知道季午提前去学校,满心不舍,这四年里,季午蜕变的太厉害,有时候,刘巧凤都忍不住怀疑这最小的女儿还是最初的那个吗,因为成长的太快。
看着递来的那存折,刘巧凤目光透着诧异,“你自己留着吧,家里不缺你这份。”
季午塞到刘巧凤手里,“家里急用就拿出来,不急,就帮我存着,妈,大姐出嫁,二姐出国,三姐四姐虽然还在上学,但明年就毕业了,也顾不着家里,我也要去京都,家里就你和爸了,你们自己注意点身体,有病别拖着,吃的用的也别省着,我的学费我自己早就存够了,你们俩也别老想着我们,也为你们自己打算打算,妈,以后我会经常打电话的,田里的活,你和爸以后就出钱雇人做,自己别累着。”
刘巧凤低头看着手中的存折,欣慰的点着头,眼圈也红了红,伸手揉了揉季午的脑袋,“知道了,我帮你存着,你自己在外也注意点,幸好你季冬和季扬都在京都,有事你就找他们,以前的你啊,我是恨不得变个样,后来你变成那样,妈又担心了,这几年你为家里也操心很多,我有时候希望你别太懂事了,左右为难吧,不过,看到你考上大学,妈也放心了,那段时间你天天窝在木屋里,真把妈给吓着了,幸好后来你自觉的去学校,妈才松了口气,以后你的路是你走的,妈不要求你大富大贵,只希望你平平安安。”
一通长谈,隔天早上,季午顶着黑眼圈,收拾好行李,告别父母,坐上去海市的中巴车。
季午刚下车,就瞄见车站大门口等着的阳天,行李被接了过去,跟着走到车站外。
楚韬看着如约而来的季午,心跳加快少许,面色不露,看着坐进来的季午,伸手拉近,抬起季午的小脸,笑着说道,“没睡好。”
“恩,和我妈聊了一宿,五哥,我先眯会,”季午靠在楚韬怀里,看着阳天开动,低声说道。
楚韬单手轻抚季午的背,“睡会吧,到省城再叫你。”
这次不赶时间,到了省城,楚韬季午和楚博见了一面,还一起吃了个中午饭,下午,楚博直接把楚韬和季午送上飞机。
季午因为昨晚没睡好,整个路途昏昏沉沉,下了飞机后,就迷迷糊糊,再次醒来的时候,人已然躺在辰园的客房大床上。
伸了个懒腰,眯眼坐起,看着坐在床边盯着自己的楚韬,忽而一笑,“什么时间了。”
“快吃晚饭了,先洗个澡,看来,把你累着了,”楚韬含笑说道,上手捏了捏季午红扑扑的脸颊。
“这是在京都了,”季午后知后觉,环视房间,这才发现有些眼熟。
“恩,到家了,你行李我帮你收拾好了,衣服都在衣柜,洗澡水给你放好了,洗漱好就来餐厅,我在餐厅等你,”楚韬细细交代,上口啃了一嘴,这才满意起身,转身往外走去。
季午熟门熟路的走进卫生间,洗漱好后,换上自己带的衣服,白色短袖汗衫和短牛仔裤,拖着拖鞋就往餐厅走去。
唐叔翘首期盼,看着向餐厅走来的人影,咳嗽一声,转身对坐在旁边单人沙发上的楚韬认真说道,“我去厨房吩咐一声,准备开饭。”
楚韬抬头,“那丫头来了。”
话音刚落,季午就走了进来。
楚韬摆了摆手,看着快速而稳健往厨房走的唐叔,嘴角翘起,眯眼看向走向自己的季午,目光停在季午露出的大腿上,眉头一挑,慢慢站起。
“坐吧,”楚韬牵起季午的手,带到餐桌边,自己也跟着坐在旁边。
季午点着头,刚想说话,身体紧绷,低头看着摩挲着自己大腿的修长手指,耳根红了起来,转头瞪了楚韬一眼。
“五哥,阳天呢。”
“刚回队里,过段时间才能回来,”楚韬心不在焉的回道,感受着手底下的触感,细腻而嫩滑。
季午点着头,看着还没拿开的手,伸手就想拍开。
“媳妇,我刚才去后院看了一眼,那木屋你准备什么时候去住,”楚韬没停下动作,反而说起其他。
季午一顿,随即想到交代给唐叔的事,连忙问道,“好了。”
“恩,你又养鱼,又种菜的,准备自给自足,”楚韬含笑说道,真真是被这丫头给打败了,寸土寸金的地带,这丫头倒好,放着好好的花园不要,弄了个菜园子。
季午眯眼,淡淡一瞥,“就种点瓜果而已,种菜什么的,我可能没时间,那观赏鱼放着也白瞎,不如放养些鱼苗,以后想吃也方便,你说过的,那地方归我了。”
“归你,随你怎么折腾,不过,看着还不错,等鱼长大些,还可以垂钓,”楚韬点头说道。
“当然,那木屋也好了,”季午想起什么问道。
“和你家里的一摸一样,怎么,才离开,就想家了,”楚韬低声问道。
季午一叹,“也不算吧,只是怀念那种生活而已,那两年是我过的最轻松的两年。”
楚韬知道那两年,但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季午这般小,却想着那种生活,也就老爷子那般年纪的会喜欢吧。
季午嘴角翘起,想起后来那些小区住宅里,每家每户不也在自己家花坛前开辟一块地,种点菜什么的,而现在,人生活在繁华的都市,心却想着宁静,其实这后院,也是让自己放松的一处所在,提醒自己,想要过的生活罢了,别被眼前的一些迷花了眼,再次走上前生的路。
楚韬盯着季午的脸,看到那种惆怅,心一紧,伸手扳过季午的脸,凑近,轻轻的啄了两口,叹息一声,“你高兴就好,后院空着也空着,不过,那个木屋,你就别想着住过去了,我不放心。”
季午回神,点着头,“五哥,谢谢你。”
楚韬单手怜惜的揉了揉季午头发,“和我别说这些,这也是你的家了。”
季午怔了怔,随即一笑,“恩,我会习惯的。”
105第一零五章
唐叔看着餐厅里亲密相处的两个,咧开的嘴瞬间恢复原位,缓慢的走进餐厅,身后跟着刚来辰园的七婶,两人布好菜,就退了下去。
吃过晚饭,季午先回房整理,楚韬回书房和老爷子通了个电话。
季午整理好,因为睡了一路,倒是精神饱满,无所事事,想起什么后,推门而出,闲晃到后院,迎面吹来的凉风,让季午眯起双眼,环顾四周,有种熟悉感,有水有屋,还有新栽种好的果树,后面的树林依旧而立,季午一阵恍惚,就好像还是呆在那个夏末的鱼塘边。
一步一步,走在铺满鹅卵石的小道上,慢慢靠近新建成的木屋,临近水边,推开门,虽然天色昏暗下来,但一目了然,木屋内的布置熟悉而温馨,季午心一动,虽然晚饭前楚韬说起后院,语言中带着随意感,但是,季午认为,这里如果没楚韬安排,不可能这般,因为上次走之前,自己也只是和唐叔顺嘴一说。
季午心头泛起涟漪,目光怔然,手指划过特别定制的木制家具和那个躺椅,季午忽而笑开,心口酸涩而无法言语,眼底慢慢地濡湿。
半响后,伸手擦拭眼角,走到窗口边,目光投向屋外,透着怀念,苦笑一声,虽然相像,但到底不是那个生活了两年的地方,不过,这样也好,在京都的生活或许不是自己想象的那般拘谨而繁忙,闲人自得,在哪里,自己也能过好,只不过,这次身边多了一个人。
季午神色一敛,接下来,未雨绸缪,有些事必须了解清楚,特别是楚韬这样的家世,不说尽力协助,但愿不拖后退,在京都,自己只要在楚韬身边,就不会远离漩涡,就算自己不想,但有些人有些事,避无可避吧。
季午轻抚额头,这些虽然楚韬没提起过,但自己到底不是这般小的年纪,该懂的自己也懂,既然认定,该自己考虑的也要考虑清楚。
季午想起楚韬说起的父母,想来以后肯定会遇见,而其中关系,季午多少有些明了,楚韬既然不想说,自己也无需去问,只要做好准备就行,目光染上少许冷厉,清心寡欲很久,但本性却没消散,触及季午的底线,一旦对上,季午还是季午。
耳边听到门边动静,季午敛起眼中的暗色,平静的转身看了过去,怔了怔。
楚韬含笑而立,就知道这丫头跑到这里来了,慢慢走近,双手环上季午的腰际,埋在脖间,深嗅,“睡不着吗。”
季午放松往后一靠,整个人被拥在楚韬怀里,低声,“恩,睡久了,来这里看看,唐叔辛苦了,这里很好。”
“喜欢就行,唐叔高兴着呢,”楚韬抬头说道。
两人静静相拥,看着天色渐黑,静默中,感觉心渐靠近。
楚韬抬手打开木屋内的灯,橘黄铯灯光,染上一层朦胧,转过季午的肩膀,低头,“小伍,明天早上我得去党校了,虽然说是不能外出,但有时间,应该能出来一趟的,你一个人待在辰园,我有些不放心。”
季午抬头看着灯光下温和的男人,刚洗浴后,带着清香,身上穿着宽松的睡衣,头发还没干透,没戴眼镜的双眼,一眼望到底,那熟悉的宠溺,让季午不自觉伸手抚上那微皱的眉梢。
“没事的,我也就逛逛京都,熟悉一下,再去看看四姐,五哥,你忙你的,我会安排好自己的,”季午淡淡安抚,看得出来这人对自己越加在意和疼宠。
楚韬点着头,“出门和唐叔说一声,他会安排司机的,你才刚来,我却忙起来了,真舍不得啊,”目光渐深,“你这丫头,让我走到哪里都放不了心。”
季午看着瞄向自己渐沉的目光,脸变了变,“五哥。”
楚韬沉默而复杂的盯着季午,慢慢低头,覆上那唇瓣,细细品味,慢慢捻磨,撬开季午紧闭的口齿,渐渐深入,大力吸允,手不自觉的搂住季午,用力入怀。
季午头昏气喘,手中推拒慢慢无力,沉入楚韬怀里,抬头被动的承受那微热的气息,脸上红晕渐显,眼睛迷离。
一吻后,楚韬退出些,含住季午的嘴唇,细细啃咬,余光见季午深深呼吸,目光暗了暗,进了楚家门,便是楚家人,那些压抑着的情绪,喷涌而出。
“小伍,再等你两年,再长,我可能等不了了,”楚韬声音低沉,嗓音急促。
季午的手被楚韬带着,压到某个地方,让季午浑身一僵,热度刷的上升,不可控制的颤抖了一下。
楚韬低声一笑,从季午的嘴角慢慢细吻,延伸到脸庞,继而一口含住露出的小巧耳垂,带着情,欲的舔舐。
季午慌乱的心不可控制的想避开,被楚韬一手固定,只听到耳边,“丫头,帮帮我,嗯。”
季午连着脖子也红了起来,说起来,前生那么多年,还真没想过这些,虽然都懂,可真没碰上过愿意让自己亲近的男人。
“五哥,”季午声音颤抖。
楚韬一把抱起季午,就近原则,两步间,把季午放在木屋里新布置的床上,内心为唐叔这一周全满意的点了点头。
季午趁着这一空挡,就想翻身下床,可瞬间,直接被楚韬干净利索的压在床上。
楚韬把头埋在季午的脖颈间,啃了啃细滑的肌肤,顺着往下,锁骨。
季午敏感而加速呼吸,隔着单薄的衣服的胸前,被楚韬揉搓,差点就尖叫出声,连忙伸手阻止,“五哥,别。”
楚韬单手拉起季午的手,直接探入自己的睡衣里,被季午碰触的那瞬间,让楚韬情不自禁深吸一口气,抬头,饱含**的声音,“小伍,帮帮五哥,嗯。”
季午手发烫,整个人动也不敢动,欲言又止。
楚韬动作没停,手快速翻起季午衣服的下摆,卷起,顺手把衣服下面的白色胸衣推上,跳出两个小白兔,光滑而粉嫩,气息瞬间不稳,目光染上暗色。
季午吓的一愣,在回神后,就见伏在胸前的脑袋,正啃噬着,倒吸一口气,连忙说道,“五哥,你,别。”
楚韬舌尖舔过粉红小点,一口吞下,深吸啃噬,□一紧,更加坚硬。
耳边听着季午的小猫叫声,似笑非笑抬头,单手把握着,修长手指碾压而把弄,“小伍,五哥大你十岁,这么多年压抑,你了解的。”
季午欲哭无泪啊,第一天,屁股还没坐热,这人就想着法子折腾自己了,咬着牙,狠狠心,“我帮你,你先松开手。”
“乖,丫头,”楚韬目光闪过一丝意味,翻身把季午放在自己身上,抓着季午的小白兔没松手,反而捏了捏粉嫩的小点,听着季午轻吟一声,心微动。
“那个,我不太会,”季午目光闪了闪,无辜的说道。
“有我呢,”楚韬盯着季午泛起红晕的脸,嘴角翘起,目光灼热。
季午眯眼,手被带着往下移,忽而碰上火热而坚硬的那处,咬着下唇,抬头盯着好整以暇的某人。
楚韬那地方被这小手握住时,整个人紧绷,额头汗滴冒起,“丫头,动动。”
季午无语的抬头看着木屋屋梁,这人就是自己的魔星啊,闭上双眼,手开始上下摩挲,忽而察觉胸前触感,低头看着揉搓着自己胸前的手,悲愤欲绝,还没长大呢,这人可真敢下手,咬着牙,吞下不自觉呻吟出的声音,手上的动作从慢到快,半响,手心那处一跳,耳边听到身下释放后闷哼一声,季午无力的趴在楚韬身上。
楚韬深喘着气,慢慢平息,摸索到季午的小手,拿起睡衣口袋中的手绢轻轻擦拭,随手一扔,把季午的手放到嘴边,轻轻一吻。
抚了抚季午的发丝,整理好季午的衣服,就怕再一眼,平息的欲,望又复苏,伸手抱紧季午,低声说道,“丫头,成年男人的需求你或许不明白,但天天看着你在我面前晃动,我不可能一直能控制的住的,我希望这辈子只有你。”
季午掀起眼帘,抬头一看,怔了怔,从楚韬目光中,看到那种深情,季午心一颤,低头无声。
楚韬低头吻了吻季午的发顶,叹息一声,“放心,两年,我还是能等的,不过再长,我想等也控制不住的。”
季午就像被下了判决书般,心一沉,两年,神情微怔,或许两年是这人的极限了。
季午有些庆幸,有些释然,说到底,自己和楚韬相比,用心太少,而他却用心太过,不过,也让季午也明了,这人是真的想绑住自己一辈子了,心口滋味无法言语。
楚韬轻抚着季午的后背,此时此刻有一种满足,到底这丫头还是属于自己了。
106第一零六章
隔天早上,季午从客房大床上醒来,睁开眼的刹那间,有些茫然,继而想起昨夜的那番纠缠,哀悼一声,拉起薄被,闷头而叹。
估计昨晚在楚韬怀里睡着了,最后被抱回房间的,不过,好在那人没趁人之危又做什么,倒是直接把自己放在客房里。
季午刷的睁开眼,慢慢坐立,伸手看着爪子,眼睛眯起,差点就被吃了,不过,两年,季午现在想起,虽然楚韬说话算话,这两年,还真不好说,但,楚韬的直言,最起码让自己安心不少。
季午洗漱好,拉开衣柜,看着一大半是楚韬让唐叔给自己定做的衣服,摇着头,伸手拿起自己的长裤短袖运动服,在家里,保守为好,还是少露点为妙。
打开房门,抬头瞬间,季午一愣,入目的是站立而久的楚韬,眯眼看了过去,这人含笑而靠,双手抱在胸前,眼神泛着淡淡光芒。
“早,媳妇,”楚韬看着开门而出的季午上前,单手搂腰,低头一吻,自然而然。
季午心一悸,随即一笑,“早,五哥。”
楚韬携着季午往外走去,两人漫步柔和的晨光中,一路到餐厅。
吃完早餐,楚韬整理了一番,接过唐叔递来的包,牵着季午的手直至门外。
楚韬低头揉了揉季午的头发,俯身在额头亲了两口,低声说道,“真想把你带在身边,在家有事就问唐叔,出门的话,跟唐叔说一声,早去早回,你那学校等我回来带你去看看,自己一个人,就别去了,你房间抽屉里,有我给你的手机,想我就打电话给我,里面的号码早就存好了,记得出门带在身上,我看你衣服少,又让唐叔帮你准备了些,你记得看看,不喜欢就换,过些日子我才能回来,晚上不习惯就给我电话,我总是在你身边的。”
季午看着面前的人絮絮叨叨,心下感叹,伸手环住这人的腰,紧抱一下后,慢慢松手,抬头平静说道,“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这里是家,我等着你回来。”
楚韬似笑非笑,上手捏了捏季午的小鼻梁,“这话我爱听,别住后院木屋,平时转悠转悠没事,晚上回主屋休息。”
季午点着头,看着忽而拥紧自己的人,微微眨巴两下眼睛,眼底有些潮湿。
楚韬顺了顺季午的长发,微不可闻叹息一声,俯身亲了亲季午的发顶,利索转身,坐进司机开的车里,降下车窗,看着站在门边的季午,朝前一摆手,敛起笑意,神情淡然,正视前方。
季午眯眼盯着车影消失,暗叹一声,转身间,蓦然停下脚步,“唐叔,你。”
唐叔无所觉的望了望天空,天气好啊,这小两口难舍难分啊,随即神色恢复正常,“中午吃什么,小伍。”
季午顿时黑线丛生,别以为自己没看见,低头往里走去,边走边问,“唐叔,你跟着五哥多少年了。”
唐叔正眼看了过去,欣喜一闪而过,随即一本正经的回道,“八年还差二个月零五天。”
季午低头一笑,这唐叔真是神奇的存在啊,然后问道,“那是在五哥大学的时候吧。”
“是的,”唐叔有问必答。
“唐叔,京都我不熟悉,你给我讲讲吧,特别是五哥家里,老爷子虽然见过,但还是不太了解,还有其他一些亲戚关系,也给我说说吧,我今天正好闲着,咱中午就随便吃点吧,”季午摆开长谈的架势,目光盯着身边的唐叔,期待的眨巴两下眼睛。
唐叔心底一笑,这些五少早就交代过,只要季午问起,自己便回答,但没想到,这丫头所感兴趣的不单单是五少的事,看来这丫头并不是她所表现的那般冷情,由此及彼,说明这丫头真心想和五少相处下去。
“你愿意听,我便说说,不过,午餐随便不得,我现在就去交代七婶一下,然后我们坐下慢慢说,喝茶还是喝咖啡,”唐叔低声说道。
季午心一定,点头着说道,“茶吧,咱去后院喝去。”
“好的,”唐叔眯眼看了过去。
整个一天,季午在唐叔这里听了很多消息,吃过晚饭,一个人呆在书房,翻看起报纸和内部时政资料,通过自己记忆中的重大事件,结合听的和看的,季午理顺了一些思路,有些前生没弄清楚的,现在联系起来,反而恍然大悟。
季午化了三天时间,边看边问边整理,终于搞清楚自己所在的楚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并对和楚家来往的或对立的,心中有些了然。
而第四天,季午才动身出门,和唐叔招呼一下,谢绝用车后,自己独自走出辰园。
而站在门口扒拉着门边的唐叔,在季午消失后,立马打通楚韬的电话,交代一番后,才悠闲的跑到后院,泡茶喝起。
季午对着手中的地图,闲逛了一上午,在外随便吃了个午饭,直奔股市交易所大厅。
在交易所呆了几个小时候,在晚饭前,回到辰园。
而接下来的日子,季午基本中午后出去一趟,晚饭前到家,经过几个星期,季午需要的都整理完毕,心中有底,空闲起来,随即和季冬约好时间,碰了个面。
“四姐,你瘦了,”季午摆弄着面前的水果茶,关切的看向对面的季冬。
季冬一瞬不瞬的盯着季午,随即开口,“怎么今天才和我联系的,我打电话回去,妈说你已经安顿好了,你现在住哪里,学校还没开学的吧。”
季午摆着手,总算见到四姐以后犀利的一面了,不亏为做律师的,“四姐,你好歹让我缓缓,你现在不说则已,一说我就招架不住。”
季冬瞄了瞄,“你给我老实交代吧,我才不相信你和妈说的,住在朋友家,你什么时候有京都的朋友了,也就糊弄爸妈。”
季午叹了口气,往后一靠,“我也没想瞒着你,这话说来长,不过,四姐,你真瘦了,你和季秋都没回去,她,我知道,肯定和同学去旅游了,你肯定不是。”
季冬看着小妹转移话题,淡淡哼了一声,这丫头太胆大了,来了京都这么久,也没和自己联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