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三刀比起以前用的更加熟练,更加让人看不出来。
  刘巧凤揉了揉额头,不知道这样的小女儿还会变成什么样,但有一点,刘巧凤看出来了,季午比以前成熟了,藏起她的那些小心思,不动声色的就达到她的目的了,只能说,比以前更胜一筹,可能还不止一筹,好多筹。
  刘巧凤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赞同季午说的,现在家里的情况,可能也容不得她不得不相信,而且季午说话和做事,有种说不出来的自信,不自不觉的影响着刘巧凤的判断,能让她信服和信任不一样的小女儿,或许,她真的可以期待小女儿现在的改变,能为家里带来不同以往的生活。
  接下来的几天,刘巧凤凑了个晚饭时间,在餐桌上直接宣布了季午以后的打算,让家里早有准备的几个还是比较诧异,不过刘巧凤说一就是一,到底是家里做主的,除了季大鹏目光了然的盯着季午看了看,其他几个也只是窃窃私语了一番,心中多多少少有些想法。
  而季午只是在刘巧凤说出决定的时候,点了点头,一言带过,不上学是她自己考虑清楚的事,让餐桌上的几个姐姐依然不解。
  
☆、第九章
  季午坐在书桌前,听到开门声,转身看到推门而进的季春,“大姐,有事。”
  季春轻轻关上门,走到床边坐下,看着伏在书桌上写东西的季午,柔柔的问道,“小妹,你真不上学了。”
  季午低头随口答道,“恩,妈不是说了吗。”
  “小妹,上次二婶给我介绍了一家人,我看着还不错,要不,我跟妈说说,你。”
  “别,你那事,妈说给我听过了,而且那家人我打听过,不行,这事,你也别想了,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说,大姐,家里再穷也不需要你为了钱嫁给你不喜欢的人,妈也知道了,所以,你趁早别打这个主意。”
  季春抬头,掩饰不了脸上的惊讶,“小妹。”
  “大姐,我不上学是我自己决定的,以后宽松了,我还是会上的,只是现在在家帮帮忙,让爸妈少些负担,再说,你不嫁人,你那工资,也会让家里也宽松点。”
  季春脸色变了变,叹了口气,“小妹,大姐不中用。”
  “大姐,你可别这么说,家里现在吃的用的除了爸妈辛苦,其他还不是你赚回来的,你不中用,就没人中用了,放心好了,爸妈不会让你嫁给那家人的,这事还是要你心甘情愿,你以后也别提这事了。”
  季春抿了抿嘴角,这几天,从听到小妹不去上学,就开始左右为难,左思右想,不想小妹这么小就辍学,也只有自己能为家里做点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嫁给二婶提过的那家人,但现在听小妹这么一说,心中竟然松了口气,说她不为自己考虑那是不可能的,谁不想嫁给自己心中的人,那家人,季春听二婶一说,早就有耳闻,不是良人,但为了家里,季春咬咬牙,也会下定决心的。
  而现在季午的说辞,让季春真正有些心安,就像小妹说的,再穷,只要大家努力努力也会过去,但如果嫁给那样的人,让她割舍心中那份等待的感情,季春也会后悔和委屈的,不是她不愿为这个家努力,而是每个女人都会有自己爱情和婚姻的憧憬。
  季春和季午谈了会,这才放下心中所想,神色轻松的走了出房门。
  不一会儿,季夏又推门走了进来,直接坐在刚才季春坐的床边,招呼也没打,对整理书桌的季午干净利索的问道,“为什么不读书。”
  季午把桌子上刚写好的收拾起来,看着没敲门就进来的二姐,转了个方向,对着季夏现在的表情,看了看,低声说道,“二姐,你应该知道的。”
  季夏等了半天等来这句,直接止住下面的话,脸色忽明忽暗,用手指了指满不在乎的季午,然后用手揉了揉眉心,半天静谧,“小妹,二姐知道,可是也犯不着你辍学啊,到时问二叔家再借点钱就行了,等二姐出来,总是能还上的。”
  季午一听,目光含着莫测,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慢慢走到季夏前方,俯身,凑到季夏面前,笑着说道,“二姐,你可别忘了,上次和三姐为什么争论的,二婶那里,你又不是不知道,二姐,就是不知道你去开口,二婶会不会答应。”
  季夏看着近在咫尺的小妹,楞了楞,低头躲开季午咄咄的目光,呐呐的说道,“二婶是对我比你们好,可是如果我去说,二婶也不会答应的。”
  季夏瞬间抬头,“小妹,你变了,以前的你,可是会算计着让三妹或四妹缀学,怎么也不会轮到你,你的好胜心呢。”
  季午慢慢直起身子,走到书桌前,手指划过堆放整齐的初中课本,挑了挑眉,“二姐,人总是会变的,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这事的确是我提出来,妈才会同意的,所以,你也别问我为什么会这么选了,现在想想,人总是会变的,你不也变了,自从你去了京都,你就和我们姐妹远了。”
  季午转头朝着季夏意义不明的一笑,“二姐,咱家就你长的最好,你可别在京都里把自己的本性给丢了。”
  季夏一听,脸色蹭蹭的变黑,刷的站了起来,高声,“我什么时候变了。”
  季午看着有些气急的季夏,淡淡一笑,拉起季夏的手,看着想抽出手的二姐,抓紧,翻看了一眼,“二姐,最起码这双手可不是农家孩子该有的,白嫩无茧,”季午抬头,松开季夏的手,抬了抬下巴,“二姐,你可别被荣华迷花了眼。”
  季夏急忙把手放到身后,有些哑口无言,想了想,无力辩解道,“小妹,你还小,这事你现在还不明白,二姐不会变,就算三妹老针对我,我也只是自个生生气。”
  季夏越说自己也感觉越空白,看着季午那种什么都了然的目光,顿时不知所措,声音高了些,“小妹,我知道家里的情况,可是我的情况你们了解吗。”
  季午看了眼季夏,还好,最起码最后说出她的心中所想,摇着头坐在凳子上,看着窗外黑色的夜,声音悠远而绵长,“二姐,你能来问我,我心中还是有些高兴的,我知道你也是关心我,毕竟在家里,我和你呆的时间最长,那时候,我就跟着你后面,你到哪里我也到哪里,那时候,我总是羡慕你得到很多人喜欢,嫉妒你可以有好吃的好玩的,而那些你所拥有的,我知道是你努力来的,可心中总是会和你比较,然后患得患失,但总想着朝你努力。现在,二姐你也考出农村,去了京都,做妹妹的我,也为你高兴,但是,你自己也觉得不太对了吧,你和以前真不一样了,虽然这些我的确没资格说,可不管怎么样,就算二姐变了,你还是我的二姐,我只是希望二姐别把家里人忘了一干二净,有什么事,也可以和我们姐妹谈谈,或许我们真不了解二姐在学校里的生活,但是,二姐不说,我们怎么知道。”
  季夏眼睛红了红,撇过脸轻轻把眼角擦拭了一下,抬头看着屋顶上的木梁,这是乡下所特有的,城市里全部是砖瓦结构。
  一年的大学生活的确让季夏改变之多,随着身边同学的互相攀比,季夏越发厌恶自己的出生,后来直接对同学闭口不谈家庭条件,也渐渐开始学着打扮自己,让自己跟她们更加接近一些,可是自卑的是心理,这是永远也改变不了的,除非嫁个有权有势有钱的人,让自己一跃成为高人一等,但是对现在的季夏来说何其难。
  季夏知道小妹说的对,正是因为小妹说的,才让季夏更加难堪,毕竟以前跟着自己的小妹,竟然开始对自己说教起来,而且用的那种不温不火的语气,好像什么都被她看穿。
  季夏低头,半响后,瞥了眼看着窗外的季午,声音有些低沉,“小妹,二姐只是不甘心,我长的好,我成绩好,除了我出生不好,为什么我就被别人踩在脚底,二姐知道你们看我不顺眼,可是我也不想的。”
  季午叹了口气,笑了笑,“二姐,我也没说什么,只是为你累而已。”
  季夏看着闭口不谈一句的季午,慢慢站了起来,走到季午身后,看着窗户倒映着两个人的身影,深呼一口气,“看来,你是打定主意想呆在家里了,这次算我白为你操心了,不过,小妹,三年,等你二姐三年后出来工作,你立马给我上学去,二姐不会让你荒废掉的。”
  季夏顿了顿,声音更加低沉,“二姐知道你说话的意思,我会好好想想的,马上就开学了,我也快去京都,家里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就你和爸妈,你照顾着点他们,二姐也不想变,可是有时候不变,就跟不上其他人,我不是为自己辩解什么,有些事不是想当然就所以然的,这些你以后会懂。三妹以前趁着我不在,就和你争锋相对,你也别被她欺负了去,不过,今天听你这么一说,看来一年不见,是长大了,而且有主意了,我也不太担心你,我估计季秋也难占到你便宜,因为我现在也说不过你了,就三年,等二姐三年。”
  季午看着在自己头上摸了一把后走出房门的季夏,微微一笑,眼神有些飘渺,手指无意识的蹭着自己的下颚。
  
☆、第十章
  季午不知道季夏会不会听进去,但季午还是没忍住,说了出来,看到现在开始改变的二姐,季午无法不去想以前季夏的事。
  从听了季夏被自己激出的话,季午就觉得二姐后来的远去可能是注定的,无人理解的悲哀,无人理解的祝福,所有的放在一起,直接导致二姐跟着那位去了国外生活,后来就再也没回来过,或许当时二姐的确如了她的所愿,但以后呢,季午也不知道,二姐过的幸福不幸福。
  那时候,每次母亲提及二姐,就伤心一夜,或许,在爸妈的心中,二姐是他们寄予厚望的一个女儿,但他们哪里知道,季夏从大学出来,没工作几年,就直接傍了个外国老人,还举行了婚礼,这些都让爸妈无法接受,并且大失所望,后来季夏又回来了几次,爸妈从来不肯见她,直到最后留下一句出国,就再也没见过二姐。
  季午揉了揉头发,往后一靠,想到刚才季夏的眼泪,嘴角笑了笑,二姐以前的人生,是她自己决定的,没人了解另外一个人想些什么,以前的那个季夏,或许喜欢那样的生活,她和那位结婚,或许也心怀着梦想,过的好不好,也只有她自己心里最清楚。
  而这一生的季夏,身边多了个拥有未来记忆的自己,那么变数无处不在,刚才两人的对话,让季午知道,或许季夏心中有了她自己的感悟,最后会如何选择,最后她的人生到底是怎样,那是谁也无法猜测了。
  不过,季午知道,自己能做的很少,但季午还是会去对季夏说这番话,那是因为是一家人,什么也换不来血缘的亲情,而二姐这一生,最后到底会怎么样,那也不是季午能控制的,毕竟那是需要二姐她自己去走的。
  从那天后,季夏有些躲着季午的人,躲着季午的目光,季夏开始对季午能看清她的心,不知不觉中表现出那种不自在。
  季秋也不好过,从暑假开始就和季夏不对付,但随着开学的日子渐渐逼近,和季夏之间的矛盾还是没解开,心中就有些委屈,季秋这气来的快,去的也快,所以小眼神时刻关注着她二姐,总想找个机会打破僵局,不过在关注过程中,季秋有些疑惑,非常敏锐的察觉到季夏的不对,顺着季夏那发怔的目光看了过去,就看到小妹的身影。
  这天刚吃过晚饭,季秋跟着季午往屋后走去,远远的看着季午在果树林里,东摸摸西摸摸,就走到季午身后,轻声喊道,“小妹。”
  季午蹲着从地上拿起树上掉下来的小果子,就听到身后的声音,站起身,转了过去,“三姐。”
  季秋嘿嘿一笑,上前就单手搭在季午肩膀上,拿过季午手中的果子,看了看,“小妹,这果子太酸,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知道,就是觉的纳闷,这果树林里的果树也长了这么多年了,果子反而越结越小,也越来越酸了,”季午看着面前一片果树林,个个枝叶茂盛,但是每年零星结点小果子,根本不能吃,记得在10岁左右的时候,那是最甜的时候,后来就不行了,季午早就打这片地的主意了,既然这些果树不行,那就把这片重新整理一下。
  季秋压根没考虑这些,这些果树荒废了太久了,早就不吃树上结出的果实,随手把果子一扔,然后用手拍了拍季午的肩膀,凑了过去,“小妹,你和二姐怎么回事。”
  季午正想着自己的事,哪里知道季秋会问这事,转头认真的看了眼季秋,“是吗,我怎么不知道,三姐又怎么知道的。”
  季秋摸了摸鼻子,咧嘴一笑,“我那不是时刻注意着二姐又有什么小心思吗,这才发现的,小妹,说说吧。”
  季午看了眼肩膀上的手臂,看得季秋不好意思的缩回她的手,这才转身靠在果树上,双手抱着胸,和季秋面对面,“三姐,你和二姐的事我不管,所以,你也别拿我做借口吧。”
  “那什么,我怎么敢拿你做借口,现在小妹你可是我心目中最伟大的人,这话让四妹听到了,又该对我说三字经了。”
  季午无语的摆了摆手,“别,你别把我跟季风哥放一起,我可是记得你以前就这么对季风哥说的,好像每次你跟着他出去玩,你就来这么一句。”
  “小妹,你现在真是我心中最伟大的人了,你知道不知道,四妹看到我想去问你为什么不去上学,就拿眼睛瞪着我,我就没见过四妹这么维护你过,不过你这次的确出乎我们的预料,现在我也不好奇你为什么不去上学,但是现在的你,我就觉得忒对我胃口,小妹,你可别变回以前的样子,我可受不了。”
  “三姐,我可不想对你胃口,季扬对上你胃口,后来一见到你就躲着,我可不想。”
  “那个,那不是偶尔见一面,表现的热情了点嘛。”
  “是热情,热情的把人吓成那样。”
  “季扬那小子,觉得跟女孩玩丢份呗,以为我不知道,我又不蠢,他越是那样,我就越喜欢逗他,”季秋刚说完,这才发现怎么话题偏到姥姥家了,连忙抓着季午的肩膀,凑了过去,“小妹,你这是转移话题吧,说说,我就特好奇,二姐怎么现在见你就像老鼠见猫。”
  季午摊了摊手,“三姐,我真不知道,你问二姐吧。”
  “哼,你这小丫头越来越滑溜了,以前问你一句,你可以答十句,现在倒好,不想说的,怎么也不说。”
  季午笑了笑,拿下扒拉着自己肩膀的手臂,“行了,三姐,你想问,就去问二姐,不就是想和好,别拿我当幌子。”
  “我可没,她不爱搭理我,我也不想搭理她,一个学期过去,看谁先低头,”季秋哼了一声,有种被季午说中的恼怒。
  季午摆了摆手,“行了,二姐快去京都了,你死鸭子嘴硬吧,你再不和她和好,这可得等到过年了,还是三姐你不好意思去。”
  季秋欲言又止,刷的转身,高声说道,“你别激我,小妹,我还就敢去问,我可不是为了和好什么的。”
  季午看着季秋远去的身影,摸了摸额头,嘴角露一丝笑意,然后继续在果林里摸索着,开始安排以后的计划。
  季夏回校的那天,季秋红了红眼睛,两姐妹整个暑假的恩怨好像在这离别的氛围中有些消散了,季秋拉着季夏说着话,被刘巧凤扒拉到一边,让季大鹏骑车带着季夏往镇上去,而门口送别的季春季冬和季午,也多多少少沉浸在这氛围中。
  季夏的路程非常之远,先是从家到镇上,在从镇上坐车到市里,然后从市里坐火车去京都,用时长,路程远,所以每次也只是过年或暑假才会回家,也因为这是第二年,比起第一年来好了许多,但总是有些离别的伤感。
  自从季夏走后,季秋整个人有些萎靡,季冬一如既往的沉默,而大姐季春帮着家里忙来忙去,开学也就意味着大家得分离了。
  先送走季夏,然后季春也提前去了镇上小学,开学前老师总是会早几天,季春从开始当老师基本每个星期才回家一次,平时就住在小学教师宿舍里。
  季春走后,轮到季秋和季冬,因为镇上没高中,所以姐妹俩是在县里四中上学,而每次去也是坐车,因为平时来回要花钱,所以基本每个月才会回家一次,而这个学期开始是高三,也就意味着更加繁忙起来,刘巧凤给了些钱让季冬保管,就把这两个女儿送走了。
  现在家里只剩下季午,因为季午在镇上上初二,而校长又是自己家亲戚,所以缀学这事提出后,二叔强力反对,但最终还是被他大哥季大鹏说服,这才点头答应,但还是留下了季午的学籍,也备季午以后上学之用。
  所以季午开始悠闲的呆在家里,而她的目的也如她所料般达到了,做闲人,做最闲的人。
  
☆、第十一章
  季午正式休息在家,就开始着手她早就考虑好的计划,用了两天时间把整个水中央这块土地考察了一遍,选定了靠水边的一块地,也是自己家的菜地。
  这块菜地地理位置对季午养殖来说是最理想的,东边是荒废的田地,前面就是池塘,西北边是片树林,北边树林中有一条小路通向自己家方向,途径一块田地,就到自己家小院了,距离不算太远。
  季午定下地方,就把需要购置的做成表格,一目了然,也把需要建造的花费详细整理,因为年代毕竟久远了,有些物价也不太熟悉,所以,季午明里暗里的问了下爸妈,这才把需要的钱算好,看到最后出来的总价,季午想到以前听爸妈提起过的那件事,再结合现在家所剩的钱,心中大概有了个数。
  没几天,季午就拿到季冬给她寄回来的信,看着信里的那张小叔写好的证明,心中大安,这是在季冬准备回学校时候,季午就吩咐过的,季午估计四姐刚回学校就去了趟小叔家,把这事办了,季午有了这些,就准备找爸妈详谈自己准备做的事了。
  吃完晚饭,刘巧凤看着把碗筷一扔就出厨房的五丫头,皱了皱眉头,“大鹏,小伍说是帮家里做事,怎么一在家,倒是整天不见人影了。”
  刘巧凤抱怨着,边收拾边对旁边不动如山的丈夫季大鹏说道,“大鹏,你听我说话没,你说,这五丫头搞什么鬼,嘴上说的好听,也没见她有什么动静。”
  “好像天天跑荒地,你不是同意她养些鸡鸭吗,估计找地方呢。”
  “那也不需要跑荒地那边,咱屋后就行,”刘巧凤疑惑的说了声。
  “到时候你问问她吧。”
  刘巧凤刚把碗筷洗好端回厨房,就见季午拿着些东西走进厨房,连忙逮住季午就问道,“小伍,你现在在家,也别天天往外跑,你说养些鸡鸭,我过两天去镇里看看,这件事,可是你自己说的。”
  季午看着老妈抱怨的神情,暗道,这还没等几天,就开始教训自己了,心中笑了笑,往季大鹏旁边一坐,对刘巧凤说道,“妈,你说的这事,我正好想跟你们商量一下。”
  季大鹏一听,也坐直身体,脸色有些认真,他一开始不同意季午缀学,但到底被自己媳妇和季午说服,才同意下来,但对于季午养鸡鸭这事还真不抱有希望,少了,不如不养,多了,就季午一个人还真顾不过来,而且还是个毛丫头,做事不牢靠啊。
  刘巧凤闻言,擦了擦手,走到餐桌前,坐在了季午对面,对季午说道,“说吧,你又有什么幺蛾子了。”
  “妈,咱可是签了协议的,这事我怎么可能忘了,不过,我们可是早就说过,你们出钱,我出力,喏,这是要用到的钱,还有其他一些需要爸安排一下。”
  季午把手中的表格递了过去,看着认真看着的老妈,挑了挑眉,暗想,下面还真得好好说服说服,要不然啥也别想做成了。
  刘巧凤一看最后的那数字,顿时跳了起来,用手指了指端坐在那里的季午,“小伍,家里没这么多钱,而且也用不到这么多,你这数也太大了,而且你还要圈地,围林,还要造个屋子,这也太多了,你可真会想,真敢想啊。”
  季大鹏也认识几个字,听自己媳妇一说,拿过她手里的几张纸,一看,眼睛也瞪了起来,得,怪不得媳妇这么嚷起来,自己这小女儿也太精了,这最后的钱就和媳妇藏柜子里的那数一摸一样,把这些拿出来,家里面还真没余钱了。
  季午摇晃了一下手指头,不紧不慢,“妈,这钱家里有,再多就真没了,我心里有数。”
  刘巧凤被季午气的胸口起伏,想起上次这丫头好像在床边看到自己数钱,“不行,我不同意,你这场子太大了,万一有个什么,那家里就揭不开锅了。”
  季午看着老妈头发竖起,笑了笑,朝那边沉默着不说话的季大鹏又笑了笑,“爸那里还有,万一什么的,也不会揭不开锅。”
  季大鹏压根没想到火烧到自己身上,听小女儿一说,顿时想起自己藏在棉鞋里的那些私房钱,那可是这么多年自己慢慢存起来的,季大鹏没什么爱好,就喜欢抽烟,而刘巧凤对季大鹏抽烟的钱控制的好好的,每次给季大鹏,只少不多,这些私房钱也是以防万一,他偶尔想抽烟的时候还能偷偷买个一包。
  刘巧凤目光顺着季午看了过去,看到自己丈夫脸色一阵红一阵绿的,就知道被小女儿说对了,连忙坐到季大鹏长凳上,桌子一拍,脸凑了过去,“小伍说的是真的。”
  季大鹏苦哈哈的皱了皱眉头,那掐在手中想点的烟半上不下,嘿嘿一笑,“媳妇。”
  刘巧凤看着季大鹏的神色,就有些了然了,毕竟夫妻这么多年,一举一动都非常熟悉,眉头一皱,就知道他有什么小心思,刘巧凤现在知道这季大鹏的确藏有私房钱,刷的站了起来,“好啊,季大鹏,你可从没跟我说过啊。”
  “媳妇,那不是留着以防万一嘛,就像小伍说的那样,”季大鹏趁着刘巧凤没注意,瞪了眼季午,心中暗想,这钱藏的那么严实,这丫头怎么就知道的。
  “你看小伍干什么,她不说,我还真不知道,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了,原来你还有这花花肠子,真没看出来啊,季大鹏,”刘巧凤眼尖的看到丈夫冲着季午瞪眼,立刻拉起季大鹏的衣领,使劲的摇了摇。
  季大鹏无语的把媳妇的手扒拉开,上手就抚了抚刘巧凤的后背,低声说道,“别让小伍看笑话,这事我待会再和你说,真的,媳妇,那钱全给你,我真没什么其他想法。”
  刘巧凤一听,立马转身看着端坐在那里的季午,看着小女儿气定神闲的模样,一口气没上来,好不容易缓了缓,“小伍,你怎么知道的。”
  “妈,其实我真不知道爸把钱藏在柜子最底下那盒子的棉鞋里,真的,我也不知道,你镜子后面也藏了个信封,里面有多少钱,我真的不知道,”季午耸了耸肩膀,暗想,这可是老妈老了的时候,说笑给她听的,没想到现在还真就开始藏私房钱了。
  季大鹏抚着媳妇的手停了下来,立刻看向季午,原来媳妇和自己一样啊,转头就向刘巧凤高声说道,“好啊,刘巧凤,你不也藏了私房钱,你怎么就不让我知道。”
  刘巧凤脸色黑了黑,摸了摸额头,伸手就扭了扭季大鹏的后腰上的肉,低声说道,“这事,回房说,现在先问清楚小伍到底怎么知道的。”
  刘巧凤现在的确拿小女儿没办法了,自己也就没同意她要的钱,怎么就弄出这么多事来,私房钱谁没几个,自己的确也藏了些,没放在公帐上面,以备不时之需,现在就纳闷了,季午怎么就知道的。
  季午看着那边爸妈互相瞪着眼睛,慢慢晃悠到两人旁边,“爸妈,这是私事,咱现在谈的是公事,等这边谈完了,你们回房慢慢聊吧。”
  刘巧凤伸手就想拎着季午的耳朵,被季午利索的躲开,“小伍,不是妈不同意你,是你这花费太大,而且还不知道做不做的成。”
  季午笑了笑,“妈,你可别忘了,我也有30%在里面,我能不考虑妥当吗,要不然我缀学为了好玩,这事就这样定了,反正你和爸的私房钱还有些,家里急用总是够的,明天把我要的给我,反正我现在在家,这事还得我安排,不如就给我总管得了。”
  刘巧凤瞪大眼睛,得,这丫头开始翻天了,这刚回家,就把家里财政一把抓,以后还得了,不过看到丈夫对自己使了个眼色,刘巧凤停下要回绝的话语,眼睛盯着身边毫不退缩的季午,心中细细琢磨开来。
  刘巧凤回头想了想,这丫头要钱,也是为了把她想做的做成,也是为了这个家,或许有些私心,毕竟她要了30%的收成,但也不会开这种玩笑的,虽然自己不太懂,但刚才看的那个计划还是不错的,如果让刘巧凤自己去做,肯定舍不得下本钱,没那个魄力,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刘巧凤看着季午那自信的目光,心中有些动摇了。
  
☆、第十二章
  “你把这事具体的说说吧,有些我和你爸还没看懂,”刘巧凤静下心来,和季大鹏坐好,让季午把她的设想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季午一听,就感觉到老妈松了口,笑了笑,暗道,有戏,走到桌子旁,拿起桌上的纸张,开始把她的规划和养殖规模说了个透彻,每个人需要做的事,以及大概需要多久才会开始回钱,全部细细的分析了个遍。
  刘巧凤和季大鹏听完后,对看一眼,心中暗想,如果真能做成这样,那么的确有钱赚,而且刚开始用的钱也不多,需要造的鸡鸭棚,还有季午说的木屋也没多大花费,木料都是现成的,然后让村里熟悉的做个几天,也只需要供几顿饭而已,需要的也只是鸡鸭鱼苗的钱,以及鸡鸭鱼的饲料和防疫花费,按季午说的,等到回了钱再慢慢扩大,一步一步来,那么家里的钱真好够用。
  季午看着讨论一番后,终于点头同意的爸妈,眼睛闪过一丝笑意,钱到了自己手上,那就是自己说了算了。
  接下来的日子,季大鹏领着村里几个大汉开始在自己家靠水边的菜地上造起了个木屋,木料全部是季午早就相中的屋后那一片。
  木屋是季午休息的地方,方便就近守着鱼塘和鸡鸭,木屋旁边还盖了个小木屋,里面垒了个土灶台,方便季午在鸡鸭小的时候煮些喂食和烧些热水。
  木屋完工后,开始在东边荒地圈起一片地连接着池塘,在池塘边又造了个鸭舍,西边林子里也围起一片,在靠近木屋附近也造了个鸡舍,然后在木屋前方做了个木制的延伸台,方便季午喂养池塘里的鱼和取水。
  在建造的时候,季午和刘巧凤开始联系好鸡鸭鱼苗,另外刘巧凤听了季午的话,带着周末回来的季春,也开始整理屋后那片砍空了的地,准备把菜园子放到屋后,旁边再重新栽上些果树。
  季春知道这些是小妹的主意,但自从那次谈过话后,对季午比较信任,而且这事,爸妈也都同意,所以只跟着季午和刘巧凤身后打打下手,积极的干着活,这事好了,那么全家也会更好的,季春心中知道,所以没发表自己什么意见,只是埋头苦干。
  时间不长不短,在季秋和季冬第一次回来的时候,季午心中的那个小型养殖场已经初成型了,小鸡小鸭也适应了现在的住所,小鱼苗们也畅游在池塘里,屋后的菜园子的小菜苗也在生长中,钱也被季午用的差不多了,而季午也把自己屋子里的东西搬到木屋,开始了她与众不同的闲人生活。
  季秋和季冬从村子里经过的时候,看到村里人闲着聊八卦,就听到小妹的名字,俩人细细的听了听,大多是惋惜小妹竟然缀学在家养鸡鸭这件事,季秋和季冬对看一眼,连忙往家的方向走去,经过那条不算长的河堤岸,路过几间空下来的老房子,走到院子门口。
  季秋推开院子门,就听到屋里老妈和老爸的谈笑声,这才放下心中的焦虑,能笑出来,说明小妹还真没啥事,带头走了进去,而季冬跟着。
  刘巧凤正在院子里择菜,季大鹏坐在刘巧凤旁边抽着烟,两人谈谈笑笑,就见院子门打开。
  “三丫头四丫头回来了,”刘巧凤连忙把手中的菜往篮子里一扔,走到季秋和季冬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两个女儿,看着全好好的,这才放心。
  季秋上前拉住刘巧凤的手臂,“妈,想我没,我可想你,烧的菜了,我和四妹吃了两个星期咸菜,两个星期白米饭。”
  “太夸张,”季冬冷不丁的插嘴说道,然后四处看了看,“小妹呢。”
  季秋顿时被四妹打击的撇了撇嘴,连忙搭上季冬的肩膀,摸了摸她的头发,哀怨的说道,“四妹,我发现你现在心里只有小妹没有我了,我也就稍微夸张了点,我这不是想着妈做的饭菜吗。”
  刘巧凤看着季秋这丫头的活宝样笑了起来,上手就拍了她一个脑袋,“就你贫吧,帮着把菜择一下,季冬把你们的包放进屋子,然后帮我做饭,你们小妹还等着我送饭过去呢。”
  季冬和季秋两人眼睛刷的盯着老妈,那眼神透着不解,而刘巧凤压根没看到,“快点快点,别磨蹭了,这个星期你们大姐学校有事不回来,你们正好帮我干点活。”
  季秋和季冬无语的对看一眼,一个去择菜,一个放完行李就跑到厨房帮忙。
  季秋坐在院子里的小凳子上,想到刚才听到的事,就凑到季大鹏旁边,“爸,小妹到哪里去了。”
  季大鹏抽了一口烟,眼睛眯了眯,看着三丫头那好奇的眼光,摇了摇头,“这事说起来长啊,是不是听到村里人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