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温和的说道,“那我先进去,你先坐着休息一下,马上就开饭了,”楚韬停顿了一下,一字一句,“小伍,有些事你该清楚的。”
季午点着头,“你先进去吧,有些事,回家再说。”
家,楚韬目光泛起喜悦,嘴角勾起,揉了揉季午的脑袋,“那我先进去了,你先休息,吃过饭就回家。”
季午看着消失的背影,怎么就觉得这人情绪太激动了。
楚韬在书房先是汇报了一番自己的工作,看着老爷子肯定的点头,心中多少有些怔松感,随即听到老爷子对季午的态度,当下松了口气。
“小五,季午那丫头不错,你看着好,就定下来吧,不过,你什么时候告诉你家老头子,”楚老喝着茶,淡淡问道。
楚韬目光淡然,嘴角翘起,“不急,你看过就行,等结婚的时候再通知吧。”
楚老咳嗽两声,瞪了眼楚韬,“你,”忽而叹了口气,“你啊,就算他们不赞成你走体制,也别老僵着,有空也去看看,你爸我知道,脾气和我一模样,吃软不吃硬,你又是这样,哎,你妈那里。”
“等以后再说吧,反正这么多年我习惯了,”楚韬平静说道。
楚老目光黯然,“也罢,你妈我也说过,但太好面子了,成了现在这样,亲生的反而不亲近,小五,那丫头,你还得等几年,可别让人给拐跑了。”
“在我眼皮子底下,没那么容易的,放心,”楚韬笑着说道。
“她对你,”楚老还是有些担忧,两厢情愿,总比一厢情愿好。
“她还没想好,可能这丫头懒散,年龄又小,不过,我总能让她想通的,”楚韬目光隐晦,语气平静。
“那就好,别太强硬了,别把人给吓跑,”楚老说道。
楚韬点着头,推了推眼镜,“放心吧,过个几年,你还要抱重孙呢。”
“好,我等着,”楚老开怀一笑。
“老爷子,明天我就回海县了,晚宴我就不去了,”楚韬直截了当。
“知道,看你上午过来,我还能不明白,你的事,我已经安排好了,到时,你和那丫头一起回京都吧,你先去党校进修,”楚老点头说道。
“好的,不过,那个王家的王敏辉,”楚韬想起后,说道。
“哎,王老头也担心呐,你看看,能一起回来最好,”楚老惆怅一声。
楚韬笑了笑,“到时给你电话吧。”
三人一桌,温馨的吃过饭,楚韬带着季午和楚老告别,转身回自己住的辰园。
季午沉默的坐在车后,被楚韬搂住,抬头看了眼,摸索出那对镯子,递到楚韬面前,“这太贵重了,你收着吧。”
楚韬接过,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看来,老爷子不光喜欢,还真是非常喜欢。
楚韬看着松了口气的季午,似笑非笑,拿起季午的手,直接给套了进去,“给你的,你就留着,我要来何用。”
季午刚松的心,刷的提了上来,“五哥。”
“这是我媳妇才能戴的,老爷子早就和我说过,以前我还偷着拿出来,不过,被揍了一顿,现在到你手中,说明他认可你了,小伍,你还要躲避到什么时候,”楚韬慢慢悠悠的说着,忽而一冷,直指季午的心。
季午低头看着像手铐的那对镯子,鼻子一酸,抬头看向楚韬,话说到这份上,其实早就明白了,但过不了自己心底的坎,季午自卑吗,自卑过,前生为什么往上爬,说到底,就是自卑,不想别人看不起,但今生,想不在意别人眼光,乐呵的就这般过,却遇上楚韬,家世在那里,成就在那里,人在那里,自己和楚韬一比,简直低到尘埃里,所以才不信,所以控制着自己的心,就怕最后人心两失。
可现在这人步步为营,而自己那坚定的心岌岌可危。
季午深叹一口气,或许是注定的,跨前一步,其实不是那么容易,但又不是那么困难,季午抬头看向盯着自己的楚韬,那目光深沉,季午心微微触动。
“我只是不明白,你怎么就认定我了,”季午低声说道。
楚韬看着肯说出心中想法的季午,心一颤,逼到这份上,这样的季午让楚韬心疼,但有些话,的确该说清楚,要不然,这丫头死死咬着底线,不放松。
楚韬一把拉过季午,搂在怀里,头埋在季午的肩膀上,深吸一口,“开始的确把你当个可交往的人,对你,只是有些兴趣,想探究你心底的秘密,其实到现在,我还是有很多想不明白,但却不需要去追究了,因为,你人就在我眼前,而在这过程中,我拿起来,却放不下了,小伍,有些事,计划没有变化快,不过,我认准的,也只是你这个人,无关其他。”
季午心一顿,是的,计划没有变化快,这不,自己就招惹上你这魔星了,看来,自己老牛啃嫩草啃定了,季午随即惆怅一笑,睡过了,见过家长了,手腕上还被套牢了,人生就像个圈,从原来的出来,却跳到另外一个圈,不过,生活还在继续。
季午眨巴两下眼睛,自己的心可不是那么好得到的,那要看你楚韬付出多少,也罢,来京都已是注定,和楚韬相交也是注定,那就顺其自然,自己心动的也只是楚韬这个人而已。
季午现在开始想着,如何在这般环境里,继续做闲人,这个志向是这辈子唯一不变的。
“五哥,你说咱俩成了,你喊我小叔,你开的了口吗,”季午突然一句,透着疑问。
楚韬身体一僵,继而紧绷,慢慢拉开季午,看着眼前的人,声音不稳,“刚才说什么了。”
季午眨巴两下眼睛,平静的说道,“我觉得,你叫我小叔,你能叫的出口吗。”
楚韬嘴角泛起笑意,慢慢变大,“丫头,只要他能答应,我肯定能叫出口的。”
楚韬狠狠的拥住季午,看来这趟京都来值了,守得明月开啊,这丫头终于觉悟了。
季午感受到楚韬心中的愉悦,伸手搂住楚韬的脖子,或许真可以试试,不后悔,不后退,不过,慢慢来,感情这东西,越久才越纯,季午期待,这生能拥有前生没有的,或许,楚韬真能给自己,让自己的心被彻底占据。
回到辰园,唐叔看着并肩而入的两人,喜悦一闪而逝,随即一丝不苟的迎上前,低声说道,“四少来了,在客厅。”
楚韬搂住季午,停下脚步,“什么时候到的。”
“35分20秒前来的,”唐叔伸出手,低头看着手表报时。
季午无语的盯着,这唐叔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啊。
楚韬好笑的看着季午,拍了拍,对唐叔说道,“知道了,你先忙,我带小伍过去看看。”
唐叔一个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季午怔了怔,比起阳天,这位才是来无影去无踪吧。
楚韬低头,“唐叔就是这样,你会习惯的,走吧,介绍四哥给你认识,上次你睡着了。”
季午点着头,扒拉开肩膀上的手,看着黯然的楚韬,直接伸手握住他的手臂,“注意场合。”
楚韬一松,推了推眼镜,目光带着笑意,“恩,知道了,媳妇。”
101第一零一章
客厅里,楚博帽子扔在一边,身上穿着军常服,而身后站着事妈萧明,低头细数着明天的工作安排。
楚博心不在焉的边听边点头,目光一直盯着客厅大门,忽而挥手。
身后的萧明闭嘴而立,顺着目光看了过去,微微露出一丝惊讶。
楚博余光瞄了眼萧明,放下手中茶杯,蹭的站起,定定的看着携手而来的两人,有些怔然,半响,随即出声,“小五。”
“四哥。”
“嗯。”
季午和楚韬同时开口,继而四眼相对。
楚韬笑开,搂住季午的肩膀,低头轻说,“丫头,你这答应的可真爽快,四哥叫我呢。”
季午尴尬一笑,用手肘推了推身后的楚韬,暗道,谁知道,刚才那声音可够洪亮的,自己可是条件反射。
楚博愕然,听着自己家弟弟和旁边那丫头同时答到,有些不明所以,目光来回打量,开口问道,“那个。”
楚韬笑起,搂着季午走近,握拳后,对着楚博肩膀轻捶一击,“四哥,什么时候到京都的,不会先来我这里了吧。”
楚博一听,爽朗一笑,“刚到就来你这里了,”随即,拍了拍楚韬肩膀,眯眼看着身边的丫头,彼有意味的说道,“这就是昨天你怀里的那个。”
“四哥,这是季午,刚才你叫小五,这丫头以为叫她呢,我媳妇,”楚韬低头看着季午,手中捏了捏,“丫头,我四哥,楚博,跟着我叫四哥就行了。”
“季午,”楚博瞪大双眼,那眼神把季午定在当场,恨不得戳个窟窿出来,半响后,忽然一句,“这未成年吧。”
季午皱了皱眉头,自己好歹19了,身份证都领了,看向楚博,军人,还有那明晃晃的肩章,随即想到刚见过的楚老,心中了然,虽然对军人天生心有敬意,不过,季午直接伸出一根手指头,笑眯眯的说道,“成年一年了,四哥。”
楚博一噎,伸手就拍了拍季午的小肩膀,“不错,是个胆大的,那我叫小伍,还是弟妹啊。”
季午被那一拍,肩膀下沉,这手劲可够大的,看着楚韬拉过自己,安抚一笑,转头看向楚博,“叫我季午就行,弟妹,还没到那份上。”
楚博摸着下巴,小辣椒啊,朝着楚韬玩味一笑,“小五,你家的,你吃的消不,这丫头,嘴皮子利索啊。”
“四哥,”楚韬冷光一扫,“这丫头还小,你给我有数点。”
楚博经常被自己家弟弟呛声,但为了个丫头,可是第一次,随即摆着手,“行了行了,我不就说了一句吗,你这小子藏的可够紧的啊,你,”楚博刚想问楚韬是认真还是玩玩,目光被季午手腕上的闪亮给吸引,目光一沉,随即看了看季午,深吸一口气,“看来,还是得叫弟妹,是吧,小五。”
楚韬一眼,就知道自己四哥怎么就改口了,嘴角翘起,点着头,“的确是这样,四哥。”
楚韬看着楚博欲言又止,又看了看季午有些不自在,低声对季午说道,“丫头,晚上要吃什么去厨房吩咐唐叔,我和四哥谈些事。”
季午点着头,松了口气,上午见了老了,现在就见小的,精神紧绷,“那我先出去了,”抬头和站立在面前的楚博打了个招呼,又对他身后沉默着的年轻军人点了点头,转身就往外走去。
楚韬看着消失在门口的身影,慢慢走到沙发,坐下,往后放松一靠,看着随后坐到自己身边的楚博,平静问道,“吃过饭了没。”
楚博压根对这不感兴趣,给萧明一个眼神,看着客厅仅剩下自己和楚韬,低声说道,“你什么时候定下来的,见过老爷子了,怎么说的,这丫头还小吧,小五,你真想清楚了,还有谁知道,你和这丫头多久了,你怎么就没告诉过我呢。”
楚博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看到楚韬冷光扫来,随即噤声。
“四哥,你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楚韬摇着头,叹了口气,瞥了一眼。
楚博往后一靠,抬头看着天花板,声音严肃,“小伍,你可别为了和爸沁姨憋气,随便找个,那季午,是叫季午吧,看着太小了,怎么看,和你也不搭,别随便弄个丫头糊弄糊弄他们,她手腕上套着的是老爷子给的吧,这么说,老爷子也同意了,小伍,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四哥,纠正你一点,以后叫弟妹,别季午季午的,”楚韬不轻不重一句。
楚博噎下刚想说出的话,转头盯着楚韬,想看出点什么,但却什么也没看出来。
“四哥,这丫头放在我心里的,你对她态度好点,我们刚从老爷子那边回来,这事已经定了,你也别再说了,我希望你能赞同我的决定,就算不赞同,也别反对,她的确比我小10岁,不过,我等的了,”楚韬直言不讳。
楚博难以置信,刷的站起,来回走了几步,有些急躁,刷的低头看着楚韬,“小10岁,小五,你,”楚博连忙摆手,“你让四哥想想,我被你这么突然一下,给搞昏头了。”
楚韬低头,悠哉的给自己泡了杯茶,还给楚博茶杯里续了些,边品边等待着。
楚博摸着下巴,想起刚才那丫头的小摸样,点着头,虽然小,但落落大方,看着不是胆小的,最主要是,自己家弟弟喜欢,不过,怎么就喜欢上了,这才多久没见啊,怎么就喜欢上了,10岁啊,楚韬这小子什么时候喜欢上老牛啃嫩草了。
楚博刷的坐下,拿起杯子猛灌一口,转头,“小五,你要娶这丫头。”
楚韬风轻云淡的点了点头,一派自然,“当然,不然,我带这丫头见老爷子干什么。”
楚博倒吸一口冷气,“老爷子怎么就同意的。”
“我家的,谁看着不喜欢,四哥,你说对吧,”楚韬反问。
“是,你的眼光,那是肯定的,”楚博硬着头皮,点着头,怎么就觉得自己家弟弟去了趟小县城,脸皮越来越厚实了,“这丫头哪里的。”
楚韬看着转回正题,低声说了一番,最后说道,“你也别查了,老爷子早就查过,我也查过,如果你要资料,下次我带给你,四哥,不管怎么样,我希望听到你赞同,毕竟,这么多年,也就你和我呆的时间最长,也最了解我。”
楚博哼唧一声,“这么大事,你不是也没早告诉我。”
“那不是,这丫头还没同意,我只能一直拖着,幸好上午老爷子敲敲边,这丫头才松了口,你可别把人给吓跑了,上次周楚和周二周三到我那边,就把这丫头给吓的躲起来一年,”楚韬目光含着笑意,想起那时候季午的反应。
楚博刚想说什么,看到楚韬那不加掩饰的笑容,宠溺的目光,怀念的眼神,心一突,果然真动心了吧,这般笑容,多久没见了,楚博皱了皱眉头,低声说道,“老爷子看着好,应该是个好的,小五,这事还有谁知道,爸和沁姨呢。”
楚韬一听,笑容淡了下来,摩挲着手中的茶杯,低头一笑,“父亲母亲那边,等以后吧,最起码,我得让这丫头全心全意依赖上我,现在也就老爷子,你,周二周三周楚他们知道,他们我都吩咐过了,四哥,你可别在父亲母亲面前说起,现在还不是时候。”
楚博目光一淡,叹了口气,只要说到家里,这小子就这般不上不下的模样,摆着手,“我可不会多嘴,你多关照周楚那小子吧,多管闲事总少不了他。”
“放心,他不敢的,”楚韬似笑非笑,上次收拾后,乖巧多了。
楚博看着楚韬的神情,就知道这事不会改了,想起自己家弟弟还得等个几年,心头一跳,“小五,那个,弟妹,我刚才看了看,觉得你眼光还是不错的,真的,就是年纪太小了,所以,如果你真上心了,必要时候必要手段,别让人给跑了。”
楚韬淡淡一瞥,老爷子和四哥担心如出一辙,点着头,嘴角勾起,“谢了,四哥,这丫头跑不了的。”
楚博伸手拍了拍楚韬的肩膀,感叹道,“没想到,咱家小五比四哥我利索多了,四哥高兴,跑不掉,好啊,认定就别婆婆妈妈,速战速决,咱老楚家,讲究的就是效率。”
楚韬看着开始还提心吊胆,现在就督促自己奋勇前进的四哥,无语一叹,季午这丫头刚扒拉到手,还没捂热,当然的一步一步来,就四哥这样的,到了这把年纪没找到,大概太效率了。
不过,楚韬点着头,“知道,过几个月,这丫头就来京都上学,一个屋檐下,早晚的。”
“那就好,”楚博肯定的点着头,爽朗一笑。
102第一零二章
在客厅俩兄弟密谋中,季午正拿着令牌当令箭,收拾出一间客房,一个晚上,已经是季午的极限了,看着楚韬越来越沉的目光,季午哪敢把自己洗洗送到那大床上。
满意的环视焕然一新的客房,余光瞄到身边站立的唐叔,季午黑线转头,“唐叔,好了,你有事就忙你的吧。”
唐叔沉默后,随即正儿八经说道,“我没什么事要忙,现在正好有时间,小伍,我正好详细了解一下你的喜好。”
季午抬头,看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本笔记本的唐叔,深吸一口气,“没必要吧,唐叔。”
“当然有必要,五少交代,以后你可是重点照顾对象,我得先准备起来,等你和五少回来,一切妥当,你有什么喜欢吃的菜,味道,口味,颜色,不喜欢什么,对了,还得带你熟悉一下辰园,有没有喜爱的花木,有没有特殊要求,”唐叔噼里啪啦一通,脸色认真,低头,下笔如有神。
季午脸色变了变,发现自己来京都后,有些事怎么就不正常了,而且,这位唐叔,真是见未所见啊。
季午在唐叔密切而期待的目光下,败下阵来,“那我随便说说吧,唐叔。”
“马虎不得,”唐叔盯着季午。
季午摆着手,“行行,那咱详细点,慢慢来。”
季午从开始,不情不愿,到最后侃侃而谈,一个问,一个答,两人越谈越投机,从房间出来,边熟悉环境,边闲话,而唐叔奋力执笔,一条一条记录在案。
等季午一路参观到后院,神色茫然,若有所思,昨天是晚上到达,压根没来得及细看,而今天上午为了去见老爷子,压根没精力去注意,现在漫步在辰园里,了解整个院落的格局和分布后,季午深感楚韬果然不是一般人,从前院到中庭,再到后院,古色古香,幽径曲折,繁花似锦,特别来到后院,季午眨巴两下眼睛,咽了咽口水,目光有些呆滞,转头看向旁边的唐叔,“唐叔,这是公园吧。”
唐叔放下手中的笔记本,抬头,一本正经,“比公园小,这里不常来,所以一直空着,本来等着五少成家,再规划翻新的,现在看来,不如下个月就开始动工,等你和五少回来,也该完工了。”
季午连忙摆着手,倒吸一口气,暗想,楚韬这人的确深不可测,这份家底,不是谁都能拥有的,不过,季午倒是对这片有水有树林的地方情有独钟起来,眯眼环视,打着主意。
楚韬送走楚博和萧明后,走过长廊,就见不远处一前一后而来的季午和唐叔,嘴角含笑,上前两步,搂过季午的腰,低头问道,“唐叔带你看过了。”
季午沉默的点着头,淡淡瞥了眼。
楚韬心一沉,对唐叔摆了摆手,随即拉着季午往书房走去。
关上书房门,转身,抬起季午的小脸,温和的问道,“怎么了。”
季午叹了口气,摇着头,往沙发走去,坐下后,目光盯着楚韬,欲言又止。
楚韬走到季午身边,坐下,单手搂住季午的腰,平静说道,“你不说,我说。”
“在想,这地方我怎么得来的,”楚韬一语正中。
“五哥,”季午转头,正坐,表情严肃,“你和周三,就是上次在咱市投资旅游项目的周函风到底什么关系。”
楚韬推了推眼镜的手,顿了顿,转头,目光带着锐利,嘴角勾起,伸手点了点季午的小鼻梁,“丫头,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的。”
季午松了口气,果然不出所料,如果只在官场,楚韬就算家底丰厚,一辈子也买不了这园子,通过这里的环境,季午想到和楚韬关系密切的周函风,一个在商,一个在官场,又是从小长大,那么也就说的通了。
季午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问出口,但如果自己真想和楚韬走下去,有些事,不可能藏着掖着,虽然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但不涉及私密的事,季午希望两人能做到相互坦诚,毕竟,很多小细节决定成败。
“五哥,周函风的公司是不是有你的一份,”季午半响后,还是问出。
楚韬含着笑,一把搂过季午,真没想到这丫头能想到这份上,宠溺的捏了捏小脸蛋,声音温柔,“你可真敢想,怎么想到的。”
季午听着楚韬的语气,拉开脸旁的手,“那就是真的了。”
楚韬低头,修长的手指一寸一寸的把玩着季午的小手,听到季午的话,低声一笑,“的确是真的,丫头,要什么奖励。”
季午舒了一口气,往楚韬身上一靠,淡淡说道,“奖励就不需要了,不过,后院那处地方归我吧。”
楚韬手一顿,喃喃道,“小伍。”
“五哥,我不是扭捏的人,答应和你一起,不是嘴上说说,听你话里话外,我肯定要来京都上学的,就算京都大学考不上,肯定也是其他学校,按你性格,你怎么也不会让我住校,那就是说,我来京都必定住这里,就算不住这里,你也会安排其他地方,”季午语气平静,一一分析,这人不会忍受自己不在他眼皮子底下的。
楚韬手紧了紧,察觉到季午的瞪视,才放松一些,拿起季午的手腕看了看,愧疚一闪而过,轻轻抚摸,“对不起,丫头,刚才没控制住。”
季午单手抽出,抬头看向楚韬,“五哥,你别说,这些你没想过。”
好吧,现在主动权移交到季午手上了,既然承认自己的心,季午不会后退,反而奋起,怎么的也不能总处在楚韬下风,不是所有的事,自己都是被动的。
楚韬细细观察着季午的神情,笑起,嘴角慢慢变大,整个人显得真实起来,单手抱起季午,两人四眼相对,语气带着不确定,“小伍。”
季午语气平静,“五哥,从我答应你开始,我就认真对待。”
“小伍,我只是有点不敢相信,”楚韬一瞬不瞬的盯着。
季午脸黑了黑,吧唧一声,直接伸手扭了扭楚韬的腰,“你以前说一不二的劲头呢。”
楚韬心忽而跳动,眼角带着□,用力的抱着,平息心中的悸动,低声说道,“小伍,这么说,你同意上学住这里了。”
季午暗道,不同意,你楚韬也会想着法子让自己同意,还不如自己主动点,看着楚韬从未出现过的失常表情,季午就觉得值了,心弦拨动,或许这人对自己,真是放到心里了,而具体有多深,季午现在还不知晓。
“不同意,你会如何,”季午反问,有些好奇。
楚韬恢复冷静,嘴角翘起,笑着说道,“不同意,总有法子让你同意。”
“那不就是了,我何必,反正最后结果都一样,折腾半天,还是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