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双眼,拉开身上不知何时披着的衣服,有种不着地的感觉,双手不自觉的抓紧楚韬,抬头看了过去,半空中,呐呐道,“五哥,我们。”
楚韬看着旁边转头看向窗外的阳天,单手抚了抚季午,凑近说道,“再睡会,还没到呢。”
季午的生生噎住,这情况怎么能睡的着,半空中啊,耳边呼呼声响,连忙爬起。
楚韬扶着,调整了一番,搂住季午的腰,顺了顺头发,“还有半小时就到京都了,饿了没。”
季午转身看向楚韬,好像第一次真正的看清这个人,身体微微颤抖,僵硬的摇了摇头。
“幸好刚才你吃了点,累就靠着我,马上就到了,”楚韬平静说道,目光温润。
季午僵直的靠着楚韬的肩膀,目光怔然,看着外面,有种不确定感,刚才没问,现在更加无法开口,好像有些转不过来,缓不了神。
楚韬轻轻叹息,看着季午的样子,就知道这丫头又不知道想些什么了,不过这样也好,千说万说,不如让季午亲眼看,亲身体会,自己对她的心,上次的志愿,让楚韬的心忽上忽下,似有一只手揪着他的心窝,活了这么多年,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后怕,那次倒是彻彻底底的尝到了,怎么也得让这丫头明白,有些事,不是她说了算的。
从直升机上下来,强风带起季午的发丝,让季午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楚韬牵着季午的手,稳步走着,看了眼,裹紧季午身上的衣服,单手紧搂住。
季午沉默茫然,随即坐进不远处的车里,还是没回过神,看着窗外夜色,路途辗转,停在一座幽静院落的大门外。
楚韬下车后,看了眼沉静中的季午,笑开,一把抱起,转身走进门内,看了眼开门的唐叔,点了点头,就径直走了进去。
穿过园林式的走道,进入房间,满意的环顾四周,把季午轻柔的放在床上,单手松开季午的鞋,捏了捏微凉的小手,俯身靠近,低声说道,“到家了。”
季午刷的看向楚韬,目光隐晦,带着不可置信,深吸一口气,“到京都了。”
楚韬推了推眼镜,点着头,真没看过这丫头如此惊慌失措的表情,上手捏了捏小脸,俯身轻啄两口,坐在床边,“到了,还没睡醒吧,我让阳天准备晚饭,要不,先洗个澡。”
季午连忙摆着手,刷的坐起,“怎么就来京都了,楚韬。”
楚韬听着脱口而出的名字,暗光一闪而过,眉骤然一紧,蓦地站起身,“我去给你放洗澡水,你累了一天了。”
季午看着啥也没回答的人,紧盯着这人消失的背影,耷拉着肩膀,自己这是被拐了吧,猛拍脑门,该,这么大岁数了,竟然震惊如此,不是知道这家伙不是一般的人了吗,也不至于吃惊如此,可真就给唬住了,季午颓废的往床上一倒。
家世就像个魔咒,楚韬背后越厉害,季午越不敢接近,那点点动心,让季午难以肯定。
楚韬从卫生间出来,用毛巾擦拭着手中的潮湿,然后往旁一扔,靠着墙边,目光停留在躺在大床上的人,嘴角泛起笑意,这丫头的情绪强烈的让不远的自己都能察觉,明天,还有事等着呢,得让这丫头快些平复心情。
轻轻走到季午身边,坐下,目光徘徊在脸上,眼睛,鼻子,嘴边,轻声说道,“洗澡水好了,你自己来,还是我帮你,嗯。”
季午刷的蹦起,脸色恢复正常,抬了抬下巴,“我自己来,五哥。”
“真不需要我来帮忙,”楚韬别有意味的盯着季午的胸前看了看。
季午头皮发麻,连忙扒拉开挡着的人,跳下床,连走两步,忽而停下,尴尬的转身,“五哥,衣服。”
“早准备好了,在卫生间外的衣格里,”楚韬看着季午红起的耳根,不再调笑。
季午松了口气,转身就往洗漱间走去,碰的关上门,靠着门后,双手轻抚额头,自嘲一笑,或许现在只是楚韬表现出来的百分之十,但就这些权势,已经让季午却步,随即悻悻一笑,纤细的肩膀轻颤了一下,目光幽幽的望着靠近自己的镜面,慢步走上前,看着镜中的自己,季午揉了揉脸颊。
一路过来,季午的确有些迷茫,那份确定有些动摇,到时,就算楚韬一脚踢开自己,自己真能让楚韬付出代价吗,摇着头,若有若无一笑,不可能,想到楚韬身后会不一般,但没想到如此不一般,太强大,只会让人心生畏惧,而无法抵抗。
季午紧攥着胸前的衣服,看了眼镜里的自己,一如平凡,一如单一,何至于此,退无可退,那么守住自己的心,靠近一步,再前进一步吧,好歹重生一次,未来都见过,还怕什么。
季午想完后,利索脱完衣服,探了探水温,往浴缸一埋,舒服一叹,待会得问问楚韬,怎么让自己跟着来京都的,总觉的哪里不太对。
季午穿好衣服,擦拭潮湿的长发,低头,嘴角抿了抿,虽然以前也穿过好的,但这般的衣服,季午从未买过,毕竟大学半工半读,没钱,出来后,在单位也不能出格,单一色的西装和寸裙,看向镜子,季午才发现,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话没错。
磨蹭一会,开门而出,就见半躺在床上的楚韬眯眼看了过来,季午有种小媳妇的感觉,随即咳嗽一声,“这衣服挺合身的。”
淡蓝色连衣裙,衬得季午更加白皙,那可一握的细腰,让楚韬蠢蠢欲动,及腰长发散开,少女的气息和静谧的双眼,让季午糅合着不一般的气韵,楚韬伸手而待,嘴角扬了扬,眸色有些发深。
“过来我看看,这衣服是让唐叔准备的,看着还不错,”楚韬看着季午没动静,开口说道。
“唐叔,”季午眉头一挑,叹了口气,顺从前进两步。
楚韬触手间,一把拉过,圈上季午的小腰,把头深埋季午的脖颈间,安心一嗅,心一动,声音沙哑,“待会就见到了,这里是唐叔照料着的,在京都,我基本就住这边。”
季午忍着靠近的气息,耳朵微红,刚才不觉得,现在这单薄的衣裙,直接感受着身后的炙热,直接开口,“饿了,五哥。”
楚韬呼吸一顿,有些气馁,这丫头生来就是打击自己的吧,对准季午的脸侧,亲了几口,这才满意的站起,拉起季午,“去吃饭,饿着你,我总是心疼的。”
季午穿着楚韬递来的鞋,跟着楚韬身后,这才打量着整个环境,心中咂舌,自己刚才的房间古色古香,格局周正,一应俱全,摆设装饰看着不菲,而出门后,宛如穿越时空,真正是含有底蕴,细微到角落。
季午跟着楚韬身后,穿过长廊,来到餐厅,侧头,就能从敞开的窗户看到院落中的景色,心中暗叹,现代和古代融合,这处产业,可不是钱能解决的吧。
楚韬看着一板一眼站在餐桌边摆放碗筷的唐叔,点头后,搂住季午介绍道,“唐叔,这是我媳妇,季午。”
季午眉心一跳,伸手就扭了扭楚韬的腰际,有礼的对穿着一身唐装的老年人点头,“唐叔,五哥开玩笑呢。”
楚韬低头看了眼,嘴角翘起,“唐叔,这丫头害羞,以后你得多照看一二,暑假后,就来京都上学了。”
“是,”唐叔眼睛闪了闪,脸色严肃,上下打量着季午一番,低声说道,“眼光不错,就是小了点。”
楚韬笑开,“那当然,这丫头小名和我一样,以后叫小伍吧。”
季午无语的瞪了眼楚韬,余光看着一旁阳天转头偷笑的模样,抿了抿嘴角。
“好,看着有缘分呐,小伍,来,快坐吧,五少回来也不早点通知一声,菜式简单,”唐叔拉开座椅,侧手而立。
季午看向楚韬,而楚韬低声说道,“唐叔就这样,时间长了就知道。”
季午一顿晚饭吃的胃疼,身后站着一位,抬手间,就把要的给放到自己面前,不声不响,神出鬼没,阳天早就不见人影,而对面还有个时不时盯着自己的楚韬。
吃完后,季午松了口气,被楚韬拉着回房。
可季午看着关上门跟着自己往里走的人,这松的气,立马又提起,转身盯着,“不早了,五哥,我先休息了。”
楚韬好整以暇,低头看着,“是不早了,我们得早点休息,明天还有得忙。”
季午呐呐,“我们。”
楚韬点头,推了推眼镜,“这是我的房间,我不睡这里,可没地方睡了。”
“那客房呢,我睡客房吧,”季午连忙说道。
楚韬低声一笑,“丫头,我以为你早就觉悟了,进了我家的门,该是我家的人了。”
季午心一沉,低头沉思,轻声说道,“我现在回去还来的及吧。”
“来不及了,”楚韬直言不讳,搂过季午的肩膀,抬起季午的下巴,俯身,“小伍,在你说出喜欢我的时候,就来不及了,今天招呼没打,就把你带来,因为时间紧,休息一晚,明天带你去见个人,千说万说,不如实际点。”
季午目光闪动,欲言又止。
“放心,我心中有数,你还小,我等着,”楚韬隐晦而说,伸手抱住,紧紧拥入怀里,低声,“你这丫头想什么,我大概知道,这些,我会慢慢告诉你的,好好休息一晚,你只要知道,你是我的,我要的只是你这个人这个心,有些问题,我会解决。”
季午有些蒙,这是传说中的告白。
楚韬用力一抱,走向床边,轻柔的放下,点了点季午的小鼻梁,“我先去洗个澡,等着。”
季午看着转身往洗漱间走去的楚韬,眼睛眨巴两下,手抚上胸口,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反应剧烈,这是传说中的心动吧。
98第九十八章
季午躺在床上,看着柔和的灯光,扒拉着手指,听到动静,刷的看了过去,一眼,咽了咽口水。
楚韬穿着睡衣走出,带子随意一系,胸前敞开,若隐若现,用毛巾擦拭完潮湿的头发,往旁一扔,没戴眼镜的双眼,慵懒而锐利,盯着床上的季午,身下一紧,暗叹,有些话说的太早也是一种罪,和这丫头靠的太近也是一种罪。
季午往后蹭了蹭,面一红,想起什么后,跳起,低声问道,“五哥,那个衣服。”
楚韬了然,嘴角含着笑意,转身往衣柜走去,半响,转头,“抱歉,唐叔好像没给你准备睡衣,不介意,穿我的吧。”
季午低头看了眼身上的衣服,手摸索一番,“也行。”
等季午换好,磨蹭出来,不自觉的拉了拉下摆,尴尬的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楚韬,“五哥,真没客房。”
楚韬看了过去,眯眼,自己的睡衣睡裤穿在季午身上过大,不过,短装在季午穿起,反而像长装的感觉,笑开,放下手中的书,“客房没收拾好,今晚就将就一下。”
季午浑身不自在,将就,和个男人同个房间,怎么能将就呢。
季午瞄了眼大床,够大,目光闪了闪,妥协说道,“那一人一半吧。”
楚韬点着头,“恩,你先睡,我再看会书。”
楚韬看着打了个哈欠,利索上床,裹好被子,靠近床边的季午,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下手的时候,不过,在这般环境里,静下心是不可能的,楚韬翻了翻几页后,站起,关了大灯,留下床前灯,翻身上床。
季午浑身僵直,敏锐的察觉身边一动,闭着的眼睛抖了抖。
楚韬靠在床背,直接单手拎起季午裹着的被子,看着警惕盯着自己的双眼,微微一笑,“裹这么严实,你不热,丫头,放松点。”
季午扒拉着被角,能不热,不过,裹着紧点总是有些安全感的。
楚韬一叹,躺下后,伸手搂过季午,看着挣扎着而贴紧自己的身躯,捏了捏憋红的小脸,声音沙哑,“别乱动。”
季午很想再重生一次,那么凭着这生的记忆,打死也不会把自己送到这人眼前,可是,没有早知道,僵硬的躺在楚韬怀里,一动不敢动。
楚韬抬起季午的下巴,轻轻吻了上去,低声,“就这样,睡吧。”
季午身后被楚韬轻拍,渐渐放松下来,一天两场考试,又颠簸了这么久的路程,在昏暗的灯光下,呼吸渐渐平稳,睡意袭来。
楚韬安抚着,半响,低头看着这丫头真就睡了过去,苦笑一声,□的紧绷,让楚韬压抑而欲出,目光瞄着季午露出的白皙,呼吸沉重,手中紧了紧,对准季午的下巴,啃舔,渐渐往下,深吸一口气后,平复着心情,心中的人已然在怀,这种感觉真是从未有过,提前一天回来给老爷子做寿,就是不想碰上父亲母亲,也特地把这丫头正式带给老爷子看看,安了老爷子心,也安了这丫头的心。
楚韬知道,季午一直抗拒着走近自己,虽然看到她眼中对自己的动心和信任,但这是不够的,她总留着一条后路,随时准备撒手,楚韬当然不允许。
知道这丫头顾及自己身后的背景,那就一一告诉,知道这丫头担心自己随时松手,那就亲口告诉,楚韬指尖划过季午的脸,眼睛,鼻子,和嘴唇,叹息一声,如果睁开眼,也如这般乖巧多好,不过,自己喜欢的就是那双眼睛,能看懂自己,能看透心灵,无声一笑,真不像19岁,自己19岁时,刚从想而不得中清醒过来,规划人生,而这丫头,先解决季春,后解决季夏,凭着她自己,一手策划,这份机智和理性,每每想起,楚韬总是暗叹不已。
或许这辈子,有这丫头陪伴,也该无怨了,自己身后的女人不能一味的软弱,该出手的时候必然狠厉,该温和的时候必然冷静,虽然小了些,虽然有些事还不是考虑周全,但有自己,楚韬目光停在季午的肚子上,或许,拥有一个完整的家,拥有自己的孩子,才是以后为之努力的。
天蒙蒙亮,季午惬意的伸了伸懒腰,抬手间,碰触柔软,刷的睁开眼,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