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我就放心了,你这丫头有时候就是健忘,”楚韬嘴角勾起,眼睛含着笑意,对前面的阳天淡淡说道,“开车吧。”
季午摆着手僵了僵,看着车门关上,门外的人笑颜,让季午脸黑了黑。
“哟,还看,季午,没想到,你对五哥这般念念不忘啊,”阳天透过后视镜,看着季午呆愣着看着窗外,随口出声。
季午一口气没上来,淡淡往前一瞥,“阳天,你真没眼力。”
阳天一噎,正视前方,“季午,你和五哥到底到哪步了。”
季午恶寒,这人也忒八卦了,自己和楚韬一步一步走来,阳天可都看在眼里,随即说道,“阳天,你怎么这么问。”
“季午,你别跟我绕弯弯了,五哥看你那眼神,一天一个样,我能不清楚,也就你,呆愣愣的,哎,看你们两个折腾,我都替你们着急,季午,其他不说,五哥对你可是不一般,虽然我跟着五哥时间不长,但他这人,只要入了他眼,怎么都是好的,其实我还真想不通,你到底怎么会被五哥看上的,如果是我,怎么也不会找个你这么小的,成天提心吊胆,而且还没长全,你早点想通,我也早点安心,你是不知道,我都跟着后面吃挂不少,还不都是因为你,”阳天笑着说道,目光闪了闪。
季午低头沉思,手不知觉的蹭了蹭腿侧,抿了抿嘴,“真心是真心,在有些东西面前,真心就不够看了,阳天,你就别套我话了,现在和五哥这般相处我自在些,可能是自己心里安慰,但多少不会想以后,以后的日子,以后再说吧。”
阳天深深的看了眼,“你自己觉得好就行,不过,五哥想要的,总是会得到,几年时间纠结,到最后,结果还是一样,不是瞎折腾吗。”
季午当然知道,可人总是下意识的为自己考虑多点,规避风险的意识强过心,嘴角淡然,往后一靠,“折腾就折腾吧,不到最后,心难肯定。”
阳天没再说些什么,哎,自己果然不是探口风的料,特别是对上季午和五少这样的,两人分配给自己的任务倒是一摸一样,就是自己夹心饼干做的太憋屈了,你们折腾就折腾吧,现在还附带着自己,如果没那次的一扛,季午也不会老惦记着从自己这边套口风,而五少,他老这么一吭声,自己还能不做,两面不是人啊。
季午淡淡一瞥,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这事,不是楚韬说了算的,也不是自己说了算的,走下去,结果必然知晓。
回到学校,季午平复心情,这多得来的两年,怎么也得过的逍遥些,上上课,看看书,完成规定学习任务,捡起前生的所学的金融专业,报纸信息,在身份证到手的时候,用自己的钱开了个户头,凭着前生的记忆,把钱全部投入股市里。
季午在没遇到楚韬前,觉得钱够用就好,在遇到楚韬后,季午觉得还是多点才行,备着总是好的,未雨绸缪。
暑假寒假,一年一晃而过,已然是1999年了,季午也19岁了,重生回来四年多了,身体抽芽,个子高了少许,可能相由心生,季午这生的面容倒是比前生平和许多,五官也明亮了少许,怎么也算的上是个清秀小佳人了。
家里除了季夏远去国外,季冬和季秋只有暑假寒假回来一趟,其他时间都各自努力着,季扬去年也考上京都理工大学,季春在经过怀孕期后,生了个白胖的小子,大名王瑞,小名海宝,倒是让刘巧凤经常的往县城跑,不,现在不是县城了,改成市。
从楚韬来后,两年多的发展,小城交通便利,城市日益发展,高楼耸立,旧貌换新颜,旅游业带动整个县城的经济,而渔业农业的发展,让人均收入慢慢增高,在县委班子的努力下,合乎改市撤县的标准,在年初,正式改名为海市,由于稳定发展考虑,随着县改市,政府班子成员相应的级别也调整了。
离高考的日子越来越近,季午看着交上去的志愿书,狠狠的松了口气,手指扒拉着算计,没几个月,就该去G市了,虽然季秋过完暑假就大四,怎么的,也能同在一个城市。
季午想到这一年,每过几个月,例行公事般的从家回校,顺路去一趟县委大院,和楚韬一起吃个晚饭,喝上特地煲的汤,然后闲聊一会,再被阳天一路洗脑的给送回学校。
开始季午还有些忐忑,不过,楚韬除了时不时吃点自己小豆腐,也没太过激进,让季午倒是放心不少,不过,每次看到楚韬隐晦不明的视线,季午总是担忧,就怕哪天一个不慎,在自己没远离前啥也不剩。
好在楚韬答应下来的事,没出尔反尔,对自己,越来越亲昵,但在失控前,总是能控制住,而且海市的事务的确让楚韬繁忙起来,除了自己主动送上门,其他时间,并没有时不时给季午惊吓。
安平无事的过完一年,让季午的心灵越来越强大,也让季午的脸皮越来越厚实。
季午趁着高考前最后一个月,周五晚上回了趟家,在家休息了一天,周六下午就往学校赶去,高考越来越近,如季午这般有过一次经历的人,也多少紧张起来,可能周围的气氛带动,季午倒是正儿八经的开始复习,认真以待。
下了公车后,季午走过一个路口,学校大门就在眼前,忽而眯眼盯着开出校门的车,季午眉心一阵跳动。
看着刷的停到自己面前的车,前车窗降下,那熟悉的人,牙齿一露,“季午,真巧。”
季午很想转头就走,看了眼身边来来往往的同学,瞪了眼阳天,“你怎么来了。”
阳天余光瞄了眼坐在后座不动声色的五少,上下打量着季午,目光带着愉悦,“我跟五哥来的啊。”
季午转头看了看,脸色忽变,怎么平静了一年,又来这一出了,笑着说道,“原来如此。”
后面的车窗伴着季午的声音,降了下来,季午一瞥,叹息一声,这人渐渐成熟,比起两年前更显气度,不过,脸色不太好,阴晴不定啊,随即走了两步,“五哥。”
“上来吧,省的阳天明天过来接你,”楚韬声音平和,目光隐晦不明。
季午单手指了指自己,“我。”
“恩,怎么这么早就上来了,没在家里多呆一天,”楚韬平静问道。
“快高考了,我也得自觉点,虽说学校没补课,我还是觉得在学校里看书事半功倍,在家里总是心不在焉,”季午解释道。
“那上来吧,”楚韬等待着,不动声色。
季午余光看了眼身边走来走去的人,利索的开了后车门,钻了进去。
刚上车,楚韬升起车窗,就把季午拉进怀里,头靠在季午的脖颈间,深吸一口,心才安定少许,差一点,就见不着这丫头了,这丫头也太能了,这次,说什么也得教训一番,要不然以后非得上了天。
季午有些蒙,一动不动,有些疑问,上手点了点楚韬的脑袋,低声,“怎么了,五哥。”
楚韬慢慢抬头,看着眼前的人,双眼幽静,初长成,如水般透彻,举手抬足间已有气韵,一年而已,虽然也偶尔相见,却越来越不满足那少许的时间,真上心了。
95第九十五章
楚韬嘴角淡然,目光不明,捏了捏季午的小脸,摩挲几下,越加光滑,抬手间,就把季午的脑袋压向自己,对准唇瓣啃咬起来,霸道而不容拒绝,从未有过的直接,直接探入口中,口舌交缠,余光看着季午迷离起的眼眸,深深吸允,压□体的悸动,把刚才心底的压抑全部发泄出来,直至季午无法呼吸,才慢慢退开一些,轻轻含着,口舌舔舐。
季午无力的承受,好像越来越习惯这人的气息,不讨厌,还带着少许动情,微微颤抖的睁开眼睛,鼻息间狠狠的吸入空气,不过,今天这人不太对劲,季午静默以对。
楚韬眯眼看着红肿起来的嘴唇,满意的退开,轻啄几下,单手搂住季午的腰间,往后一靠,神色不明的摩挲着季午的头发,长发及腰,很是顺滑,淡淡一笑,“你倒是习惯了,嗯。”
季午脸皮厚实,初吻早就没了,多啃几口,咱也不怕,反正也享受到,只要别再近一步,季午当然早就习惯了。
“不是你让我习惯的,”季午平息心情,抿了抿嘴角,平静说道。
“你啊,”楚韬好气又好笑,无奈的叹息,“拿你怎么办才好。”
季午听出少许无奈和感慨,有些不明,但知道,肯定不对,看着这人云清风淡,但压抑着情绪,低声问道,“碰上什么事了。”
楚韬没说,而是摇了摇头,目光盯着季午,眼睛眯起,“丫头,你到底对我怎么想的。”
季午不防,怎么也想不到这人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凭着楚韬自信而霸道的性格,这话中怎么带着些软弱,季午心一窒,疑惑的看向楚韬。
“怎么现在问这个,”季午答非所问。
“呵呵,从说开后,你的确接受我对你的好,看着也愿意我亲近,可你的心,季午,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楚韬平静问道,敛起眼中的冷冽。
季午心一突,暗道,难道这人是因为自己,季午想起,楚韬可是刚从自己学校出来,这般模样,怎么看,怎么像受了刺激,想起什么后,季午脸色变了变。
楚韬搂住季午的手,紧了紧,叹息一声,“是个石头我也给捂热了,季午,你的心太冷了。”
季午低下头,心一酸,沉默不语。
楚韬一把,压下季午的头,脸蹭了蹭季午的发丝,拍了拍季午的后背,笑开,“好了,这说明,我还是比不了你心硬,丫头,虽然我是失望,可是,你想的,大概不可能实现了,好好考试,我在京都等着你呢。”
季午连忙撑起,眼睛瞪大,也顾不上其他了,“你改了。”
楚韬平静的点了点头,目光徘徊,“我早就说过,你是我预定下来的,怎么样,也得在我眼皮子低下,现在这般社会,总有些不长眼的,你越来越大,离远了,我不放心的。”
季午瞳孔一缩,这人可真狠,胸口起伏,正想说什么时候,只听车子刹车声,前面阳天说道,“到家了。”
楚韬拍了拍季午的脑袋,看着开门的阳天,点了点头,直接拉起季午,往外。
季午不上不下,有些怔然,这家伙竟然把自己的志愿改了,那不是说,自己一年的计划全白瞎了,釜底抽薪这一招,真是好啊。
季午沉思中,等回神后,才发现已然坐在书房的沙发上,手中拿着一个资料袋。
季午低头看了眼,又看了眼对面慵懒而靠的楚韬,“这是。”
楚韬低头倒了杯茶,端起,慢条斯理的品饮,抬了抬下巴,“看看吧。”
低头翻开文件袋的封口,季午疑惑的拿出里面的资料,眼睛瞪大,连忙拿起,细细翻看,手微微有些颤抖,不过,看到最后几张照片,季午蓦然一笑,照片中的季夏虽然有些疲惫,却精神昂然,双眼流光,蜕变吧,眼神更加犀利了,或许该说,人生掌控在她自己手中了。
季午刷的抬头,目光怔然,微微闪动,嘴角轻启,“谢谢。”
楚韬随意放下手中的茶杯,嘴角勾起,往后一靠,“顺手帮你查的,你一直想着不说,我总要让你放心,不过,”楚韬低头一笑,含着无奈,“不过,你倒是给了我一个惊喜。”
季午听着加重的惊喜两字,眼睛眨巴两下,手握紧后松开,叹了口气,“不还是给你知道了。”
季午看着面前的人,心中无法用语言描述,今年也29了,也该到结婚成家的时候,可是不见动静,难道真能和自己耗下去,低头看着手中季夏近一年的状况,季午鼻子一酸,单手摩挲着手中的纸张,这般对自己的用心,季午能感觉到,这一年里,季午看着和楚韬平和相处,但多少带着警惕,因为如楚韬这般的人,的确容易爱上,特别是这人全心全意的宠着你,把你放在手心上,季午不是木头,如何心不起涟漪,可真因为这样,季午努力克制,一是不想打乱自己计划的安排,二是不想在以后被楚韬放开时,人心而失。
或许季午是清醒的,或许季午是理智的,但有时候,心不知不觉中也会沉沦,季午目光闪了闪,暗恨这人怎么还是单身,又暗恨这人怎么抓住就不放手。
楚韬目光沉静,在季午脸上徘徊,真想把这丫头的脑子撬开,这般明显,这丫头就是不肯上前一步,现在还想着怎么远离,这次去二中,也是为了教育这块例行检查和指导,期间想起季午的高考志愿,顺手调出看了看,才发现一直在自己身边的人,竟然还想着其他,楚韬手紧了紧,原以为这丫头已经在慢慢靠近,慢慢走近,事实让自己哑口无言,看来,不亏为自己动心的丫头,平时依从而温馨相处,难道是假象,楚韬不自觉摇了摇头,他能从季午眼里看到那偶然的动心,可就算这样,这丫头还是想着远去,楚韬那自以为掌控的心,也出现裂痕。
楚韬看着沉静而娇小的季午,心忽而无法控制,眼神渐渐深沉,就不该给这丫头空间和时间,就该捆着绑着,楚韬慢慢站起。
季午抬头,看着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的人,心揪了起来,往后蹭了蹭,书房静谧中带着压抑,季午看着楚韬渐变的目光和视线,连忙环住胸前,呼吸都变轻了些。
“五哥,”季午不知所措的叫道。
楚韬单手解开西装外套,随手一扔,里面雪白的衬衫露出,修长的手指,从上而下,一颗一颗的把纽扣剥离,隐约间,肌肤浮现。
季午这下头皮发麻,这是在脱衣,蹭蹭的往后移了移,看着面前慢慢凑近的人,心跳加快,双手连忙撑着面前,而眼前浮动的一大块肌肤,若隐若现,让季午头微微侧了侧,耳根红起,高声,“五哥,虽然天气热,可在家里还是别袒胸露背。”
楚韬低头看着敞开的衬衫,似笑非笑,双手撑在季午两边,单脚屈膝在沙发上,靠近季午的耳侧,轻声吐息,“是很热,就咱俩,这没什么。”
季午眉心一跳,被楚韬环绕,空间瞬小,而耳侧那男性呼吸,近在咫尺,手心冒出少许汗渍,看着靠近双手间的胸膛,像触电般,连忙垂下,就想往旁边逃。
楚韬一把抓住,单手抬高季午的脸,居高临下,眯起眼睛,“小伍,你说,如果你已经是我的人,你还会不会想些其他。”
季午咽了咽,眼睛眨巴两下,脸色平静,可心里真没底,这家伙该不会真想把自己给吃了,还未满20呐,僵硬的扯了扯嘴角,笑了笑,“我不是已经是你的人了吗。”
楚韬盯着那双眼睛,视线慢慢往下,瞄准那粉嫩的唇瓣,暗光一闪而过,上手细细摩挲着,手指划过,一阵微热,身下紧绷,余光看着季午颤抖而故作镇定的模样,玩味一笑,“你这丫头就嘴巴子厉害,其实身也不是,心也不是,倒是能言不由衷。”
季午如临大敌,浑身一震,好吧,脑海里浮现那美好的未来在朝自己挥着手绢告别呢,立马反应快的伸手双手,一把拉下楚韬的脖子,趁着楚韬一个不备,翻身压着,两人位置交换。
楚韬眯眼,不动声色,顺从的躺在季午的身下,看着跪坐在自己身上不知所措的季午,好整以暇的盯着。
季午屁股坐在楚韬腰际,双腿跪坐在楚韬两侧,双手扒拉着这人的脖颈,特别是身下的人,微敞开凌乱的衣服,怎么看,怎么像季午霸王硬上弓。
季午深呼一口气,双手死死的掐住楚韬的双肩,安全感才慢慢回来,居高临下,低头,叹息一声,“五哥,那啥,我还小,咱慢慢来。”
楚韬悠闲的伸手搂住季午的腰,慢慢摩挲,单手快速的伸进运动服内,手指间一片柔软,慢条斯理的往上。
季午连忙扒拉开,这一年里,这人最多亲吻几口,牵牵手,揉揉脸的,这肌肤之亲真没有过,心顿时沉了下来,看着平静如常的楚韬,季午有些不确定了。
一番手间交缠,季午气喘吁吁,忽然僵直不敢动,发现屁股下越加明显的硬起,慌乱的看向楚韬,眼镜下的那双眼睛,爆出从未出现的幽深。
季午握着楚韬的手臂,声音有些抖,立马认错,识时务者为俊杰,“五哥,我错了。”
“错哪里了,”楚韬忍耐着身体的悸动,一瞬不瞬的盯着身上的季午,声音沙哑,饱含□。
季午倒豆子似的巴拉巴拉,“我真错了,不该瞒着你,报考G城师范,我不该瞒着你,成绩中等,那什么京都大学,真是遥不可及,我还硬撑和你说我会考上,五哥,我喜欢你,还瞒着你,就想多点时间逍遥一些,我不该知道你喜欢我,还当做不知道,我真错了。”
楚韬眼睛睁大,声音少许激动,“你刚才说什么了。”
季午茫然的看着,重复着,“不该知道你喜欢我,我还当做不知道。”
“再前面,”楚韬追问。
“京都大学什么的,我没能力考,还硬撑着和你说我会考上,”季午想着说道。
楚韬脸色变了变,挣开季午的手,搂住季午的腰,有些紧,“不是这一句,下面一句。”
季午眨巴两下眼睛,“下面一句,我喜欢你,还瞒着你。”
“对,就是这一句,”楚韬嘴角飞扬,看着眼前的人,目光透着欣喜,“小伍,你说你喜欢我。”
季午点着头,脸色平静,“不喜欢你,我怎么可能和你相处这么久,也没办法接受你老是亲我的。”
楚韬双眼亮起,直接拉下季午的脑袋,对准,亲吻上去,满意叹息一声,情不自禁,深深的抚慰着心中的满足,口舌相缠,从未有过的温柔和柔情。
季午喘不过气,哼哼半响,才推开,正想说话,书房门刷的打开,季午和楚韬眯起看了过去。
阳天进也不是,出也不是,双眼瞪大,乖乖里格东,这季午几个月不见,功力渐长吧,这怎么颠倒过来了。
楚韬寒光扫了过去,平静的说道,“有事。”
阳天抖了抖,摸了摸鼻子,侧过脑袋,余光还瞄了瞄,低声说道,“晚饭好了。”
说完,连忙关上书房门,单手抚慰了一下扑通扑通的小心肝,嘿嘿一笑,摇着头,季午这丫头不看不知道啊,居然把五少给压了,霸王硬上弓。
季午脸红了红,磨蹭着从楚韬身上准备下来,其实心中给阳天打了个满分,这时机选的太好了。
楚韬刷的坐起,搂住季午,低头轻啄了几口,慵懒的嗓音响起,“这次就算了,京都大学我安排,你好好复习就行了,没下次了,丫头。”
季午连忙点头,眼睛眯起,狡诈一闪而过,“我会努力的。”
“这话我爱听,帮我扣起来吧,在家,袒胸露背也不太好,”楚韬淡淡一瞥,吩咐道。
季午睁大眼睛,低头一看,耳朵微红,顺从的抖着手,快速而准确的扣起衬衫的纽扣,心一松,还好自己转弯快,要不然,袒胸露背的该轮到自己了。
96第九十六章
季午看着调头而飞奔走的车影,淡定的顺了顺头发,转身,往学校走去,目不斜视。
楚韬,静谧中,季午喃喃自语,已然陷入一个局,有一种进退维谷的两难,千回百转,目光弥漫,随即而定,深叹一口气,感情这东西真是无法言喻,楚韬干净利索的一刀斩断自己的后路,季午只能往前了,既然你楚韬认定,她便拭目以待,现在才一年而已,再过一年,二年,三年呢,说到底,季午虽然知道楚韬的心,但还是不确定,不过,就这样改变了志愿,季午想起,只能暗叹一声,G市看来真的没办法去了,未来在京都吗。
季午眉头微皱,就不知道回归繁华都市后的楚韬,那颗真心又能坚持多久,而自己,在没深陷其中之时,还能不能拔腿而出。
真真没想到,重生一次,竟然和这样的人牵连上,而且越纠缠越紧,也离自己早就规划好的生活,慢慢远离,不过,只要楚韬付得起代价,季午也会承认自己的心,没什么,比得上顺其自然,只是心有不甘啊,总想挣脱,走自己的路,而那人却不放手,让自己慢慢偏离,或许楚韬的这颗真心,的确值得这个代价,但到底如何,季午只会慢慢等待着,被动也好,主动也好,已经偏离的轨迹,季午还是会走下去,或许到时候,不会孤单只影,而是同肩并行。
希望如此,不然,季午会让这人付出代价的,随即双目染上一层冷锐和坚定。
季午慢慢伸手触摸着嘴角,刚才的热度好像还存留,抿了抿嘴唇,会心一笑。
阳天站在楚韬面前,细细交代路上和季午的问答,余光看着五少露出的笑意,阳天抖了抖。
楚韬推了推眼镜,看了眼站立难安的阳天,平静说道,“你好久没训练了吧,”上下一番打量,“胖了些了。”
阳天低头,摸索上自己的肚子,微微恍惚,跟着五少两年时间了,平和的让阳天早就忘了曾经经历过的以往,叹了口气,低声说道,“平时有训练的,五哥。”
“我知道,这段时间我不怎么外出,你明天去省城四哥那边,我交代好了,”楚韬含笑,淡淡说道。
阳天一紧,连忙站直,服从命令,高声,“是,”想起什么后,“那谁来照顾五哥啊。”
“这个你就放心吧,也就一个月,”楚韬看了眼,说道。
阳天点着头,摸了摸鼻子,顿时想起,两眼一瞪,这压根不是为自己考虑的,原来在这里等着,目光哀怨,不就是打扰了这位和季午那丫头相亲相爱吗,哎,不过,阳天觉得还真有必要去集训一个月,平和使人安逸。
一个月后,高考三天,季午恍然而出,回身看着呆了两年的学校,人未离开,却以怀念了,前生今生的校园,以后可能再也不能重温。
季午转身往宿舍方向走去,低头沉默的收拾行李,就如林芳和自己告别时候的沉重,又一次深深体会,幸好这生,季午在同学里不显,而人际关系也只是表面来往,并没有什么值得季午难舍难分的,除了这所学校和老师。
季午看着前来接自己的大姐和大姐夫,帮着自己把行李拿到楼下,放到车上,回身看了看住了二年的宿舍,低头打开后车门,坐上去,就见大姐和大姐夫还站立在车外,正想出声,就见他们神色不定看向某个方向。
季午顺着目光看了过去,拍了拍额头,得,这人可真敢出现,余光瞄了眼进出的同学,认命的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楚韬从车上下来,看了眼自动走出来的季午,推了推眼镜,和王希季春微微点了点头,转身看向季午,低声问道,“考完了。”
季午点着头,暗叹一声,“你怎么来了,这场合。”
“接你回去,都瘦了,”楚韬没在意旁边两人炯炯有神的目光,而是单手揉了揉季午的头发,亲昵的把前面的发丝顺到季午耳后,说道,“得补补。”
王希和季春眨巴两下眼睛,深吸一口气,王希反应快的连忙上前,“楚书记。”
楚韬单手搂住季午的肩膀,不着痕迹的扒拉到身边,转身看向王希和季春,看着伸手而来的王希,有礼的一握,随即松开,“私下叫我五哥吧,我和你爸,一码归一码,你和季春先回去,这丫头先在我那边住几天。”
王希张了张嘴巴,“楚书记,”看到楚韬含笑的眼神,随即改口,“那个,五哥。”
“过几天我送她回去,”楚韬强硬而直接,嘴角带着笑意,一派自然。
王希咽了咽,摸了摸鼻子,和季春刷的看向季午。
季午伸手在楚韬身后扭了扭,面露笑容,“大姐和大姐夫先回去吧,爸妈那边,大姐打电话说一声吧。”
王希神色有些严肃,拍了拍季春,发现媳妇还没回神,目光看向季午,“那我和你大姐就先回去了,你。”
季午开口,“我有数,放心吧。”
楚韬正想开口,就被季午拖着往车那边,只能和站立的王希季春微微点了个头,顺从而走。
季午看着还搂住自己的手臂,拉开,瞪了一眼,“我大姐大姐夫在,你倒是直言不讳,还让我住你那里几天,让他们心里怎么想,注意场合。”
“早晚得知道,反正你也毕业了,再说,认识我的人又不多,”楚韬微笑着说道。
早和晚,季午另可选择晚,现在大姐又该乱想了吧,瞥了眼,“越晚越好。”
楚韬笑了笑,“小伍,你就藏着掖着吧。”
两人往车后一坐,阳天低头抖了抖,随即开动,而路边两个石化的人,目送车远去。
“王希,小伍和姓楚的不一般,”季春回神说道,微微皱起眉头。
王希叹了口气,单手搂住媳妇,宽慰着,“是不一般,帮她瞒着吧,她不想说,咱也别问,她心中有数的。”
季春点着头,“几个妹子从我工作后,就很少和我说些她们心里的话了,季夏一个电话,就出国了,季冬倒是来些电话,只说学习,季秋很少联系,打电话也只是嘻嘻哈哈,季午,哎,小伍什么都不说,看着一天比一天稳重,我好像插不上手,家里爸妈也多少听她安排,就连我们的事也是小伍出的手,受了委屈,从来不吭声,反正从她缀学后,我就看不透了,现在,更加是,我也知道,她不想说,我也问不出什么,她和那个人关系太亲密了,那个人看她的眼神,就像你看我一样,可能更加深。”
“反正吃不了亏的,我们以前的事,我问过我爸,不过,没提季午,听我爸说起,我觉得小伍做事一套一套的,就算那人对小伍不一般,也要看小伍愿意不愿意,放心,这丫头不是一般人就能糊弄住的,”王希淡淡说道。
季春看着消失的车影,点着头,“恩,我相信小妹的,只是希望,她能和我说说心里话而已。”
季午坐在后座,看着凑上来的楚韬,瞄了瞄,很想上手一个巴掌过去,这人从听了自己说出喜欢两个字后,真心猖狂起来。
楚韬轻啄了几口,满意暗叹一声,单手捏了捏,“真瘦了。”
“还好吧,考完也就轻松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季午别有意味。
楚韬推了推眼镜,从侧拿出食盒,打开,香味飘出,递到季午面前,抬了抬下巴,“先吃点东西,只要你尽力,肯定能考上的,因为你那志愿书,我就帮你填了个京都大学。”
季午刷的转头,目光紧紧盯着,抿了抿嘴角,“你可真狠。”
楚韬把勺子塞到季午手中,目光带着笑,“对你不狠点,你指不定又想什么招了,冷了就不好了,待会路还长着呢。”
季午不明所以,不过顺着接来,看了眼,倒是胃口大开,低头小口的尝了尝,“什么路还长着,五哥,你的手艺渐长了。”
“喜欢就好,”楚韬并没说些其他,而是温柔的专注着季午的一举一动,目光柔和。
吃完,收拾好,季午接过楚韬递来的手绢擦了擦,转头看向窗外,皱了皱眉头,“五哥,这路不对吧。”
楚韬懒散的靠着,一手握着季午,低头摩挲,听了季午的话,头也没抬,平静的说道,“这路没不对,去省城就是这条道。”
季午转头看了过去,看着沉默着的楚韬,蹭了过去,“去省城。”
“嗯,你先休息一会,具体去哪里,反正待会就知道,”楚韬掀起眼帘,搂过季午的腰,顺了顺头发。
前面阳天无声一笑,余光看向季午,嘴角得瑟,这丫头还是搞不清楚状况,哎,五少这招明晃晃的把人给拐跑了,刚才这丫头大姐大姐夫真心不够看啊。
季午看着不打算说出来的楚韬,暗叹一声,也没再问下去,靠着楚韬,慢慢眯起眼睛,随着阳天平稳的开动,车内温度适中,有些迷糊。
97第九十七章
在季午被楚韬抱起时,有些惊醒,掀起眼帘,抬头,“五哥。”
楚韬低头一看,安抚一笑,顺手拍了拍,“再睡会,还没到呢。”
楚博拉了拉头上的军帽,余光瞄了瞄被衣服裹好的人形,看着面前的楚韬,低声说道,“现在就走。”
楚韬点了点头,看了眼运行起的飞机,“恩,四哥,老爷子吩咐,我总要回去一趟的,你呢。”
“明天再走,那个,小五,你怀里的,”楚博目光炯炯,就差动手扒拉开看看了。
楚韬瞥了眼四哥,嘴角弯了弯,“你弟妹,刚从考场出来,累着呢,等你回去再介绍吧,谢了,四哥,这边事多,还真凑不出空,亏得你帮我安排好。”
“弟妹,”楚博一惊,目光打量,心痒痒,忽而一笑,“跟四哥别客套了,这个,要不,四哥和你一块回去吧。”
旁边站立直直的萧明咳嗽一声,低声说道,“首长,明天上午你还有事。”
楚博皱了皱眉,摆了摆手,“好了,事妈一个,我这不是就一说,”随即目光盯着楚韬,“小五,你和弟妹先走吧,那边机场安排好了,大哥派车过去接你。”
楚韬似笑非笑的看着楚博和萧明,点着头,“谢了,四哥,那我先走了。”
说完后,抱着季午,带头往直升机那边走去,阳天和楚博敬了个礼,连忙跟上。
几个回旋,升起,盘旋后,呼啸而去。
楚博拿下帽子,笔直的看着远去的黑点,转头盯着萧明,低声问道,“看清小五怀里人的样子没。”
萧明怔了怔,摇了摇头,“真没看清楚。”
“这小五藏的可够深的啊,不行,咱立马回,我得打个电话给老爷子,”楚博带上帽子,风风火火的就往车那边走去,“让人把小五的车开回去。”
萧明摸了摸下巴,连忙跟上,嘴角泛起一丝笑意,随口答道,“早就安排好了。”
当季午在摇晃噪声中清醒过来,瞪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