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要说,以后还得让这两位多多帮忙,打打掩护呢,“大姐,大姐夫,你们也知道,楚韬这人,我看不透,但对我真不错,我也不想因为其他一些原因,就远离了他,大概以后还会时不时的交往下去,但这事,我不想太多人知道,毕竟他处在那个位置,比较惹眼,让人知道了,对我对他都不好。”
“他对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季春就怕季午和自己以前一般,而且看起来,这个姓楚的比起姓任的更加难搞定吧。
季午苦笑一声,到底怎么回事,自己也不知道,不是玩玩,难道是真的,季午有自知之明,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原来定下的目标好像越走越远了,抬头认真的看向季春和王希,“不管他怎么想,我知道我怎么做就行,大姐,大姐夫,我还小呢,有些事现在考虑太早,而他这般年纪,过不了多久也该成家了,不管他怎么想,时间总能证明的。”
季春深吸一口,“他还没成家,”看向王希。
王希点着头,“是没,问过我爸了,只是还没告诉你,”转头看向季午,从季午目光中,王希知道季午早有谋算,想到这事其实也是因为自己和季春,看向季午的眼神截然不同于以前,随即说道,“这事,我和季春不会乱说的,你自己有主意最好,有些人,不是我们能掌握住的,有些事,也不是我们说了算的,这个楚韬背景不简单。”
季午心一窒,嘴角勾起,“恩,以后不定要麻烦你们,不过放心,我和他正常相交,你们也别担心了。”
季春和王希深深看了眼季午,发现季午原来早就长大了,两人暗叹一声。
“麻烦什么的就别说了,要不,就别住校了,住我们家吧,小伍,”王希提议道,不放心让季午单独住。
季春连忙点头。
季午摆了摆手,“你们刚结婚,我就去当电灯泡,我才不干呢。”
季春和王希看着季午坚定的态度也无法,只是关照以后多多来往,有什么事要说一声。
季午听着大姐大姐夫的嘱咐,嘴角微微翘起,目光闪了闪,那种温馨的关心和挂念,让季午心有感触,这重来一次,得到什么,又失去什么,是不能单纯衡量的,最起码,自己现在真能体会那种血脉相连的亲情。
过完年后,季夏季冬季秋陆续回校,季午在送季秋的时候,看着不同于以往的三姐,没说什么,只是拍了拍季秋的肩膀,“三姐,别忘了,你还有我们这帮姐妹的。”
季秋有些了然,季冬最后也和她说过这番话,现在季午又说,季秋俨然有不明白的道理,不过,自己的事,自己解决,离开家,才知道家里姐妹就算矛盾再深,那还是爱你的,而外面,你对别人再好,也是隔着肚皮,或许她们多少也看出自己的变化,但没人诧异,反而默默的站在自己身边。
季秋抿嘴一笑,搂住季午,“小妹,以前我太直了,有时说话不经过脑袋,你就忘了吧,以后,三姐不会了。”
季午伸手搂住,低声,“恩,姐妹没有隔夜仇,就算二姐和你吵的再凶,她也担心你的,你也担心她。”
季秋点着头,看着季午小人样,上手弹了个额头,“就你能,小伍,好好学习,三姐相信你能考上的,最好和我在一个地方,我有时候找个人说话都找不到,季风这家伙,每次找他,就不见他人影。”
季午点着头,“知道,我也想离家近点,而且和三姐一个地方的话,也好有个照料。”
季午送季秋上了车,看着老妈神色怔然,叹了口气,握着刘巧凤的手,“妈,三姐没事的。”
“是没事,整个寒假她最不对劲了,又不肯说,不过,到底有些大人样了,一个两个在外,总是会担心的,你也快高三了,以后一年也就见个两三次,妈既高兴你们能干,又不高兴你们远离,哎,”刘巧凤看着车消失在视线里,低头对季午说道。
季午蹭了蹭刘巧凤的手臂,“大姐还在呢,靠着近,妈,家里装个电话吧,这样,你也能经常和季夏季冬季秋她们说说话。”
刘巧凤刷的看向季午,笑着点头,“这个主意好,看着村里好几家已经通了电话了,我还和你爸商量到底需不需要,本来打算明年再说的,你这么一说,早晚得装,我回去就和你爸说一声,以后有事,家里也能直接知道,不需要跑你二叔家去联系了。”
季午点着头,挽着刘巧凤往家里走去。
过了两天,季午没等来装电话的,反而收拾行李,准备去学校了。
到了学校,照常整理宿舍床位,和班主任关于学习又聊了会,下午就窝在书桌前,翻看新的书本,上学期季午考试成绩在中等偏上一点,偏科有些严重,死记硬背的几门季午的确有些头疼,不过,好在理解能力加深,有些也能编出个四五六来。
92第九十二章
开学几天,季午忙着调整自己的生理钟,教室和宿舍两点一线的生活才渐渐正常。
这天周五晚上,林芳吃完饭回到宿舍,就跑到季午身边叽喳着,季午边听边附和。
“小伍,告诉你一件事,”林芳瞄了眼那边几个的动静,凑到季午身边低声说道。
“什么事,神神秘秘的,”季午笑着说道。
“晓蕾和蒋少明的事被班主任知道了,”林芳低声说道。
季午一听,倒也认真起来,“他们成了,什么时候的事,现在不是刚开学,怎么可能。”
林芳叹了口气,双手撑着季午桌面,托着下巴,低声,“他们两个上个学期结束的时候就谈上了,我也是过年来了才知道,晓蕾只是无意中透露出来的,今天下午自习课,老师把他们两个给叫到办公室去了,小伍,你说,会怎么样。”
季午摸了摸下巴,蒋少明啊,没提及的时候,季午真就给忘记了,浅浅一笑,有些释然,前生关注的事,今生早已忘怀了,人心果然会变。
季午蓦然抬头,看到林芳瞪着自己,摆着手,解释道,“没笑他们,我就觉得他们怎么在高三才开始谈,不靠谱吧。”
“可能高三快结束了,以后各奔东西,不想留遗憾吧,晓蕾其实早就喜欢上蒋少明了,哎,就是拿着架子,不过,到底还是同意了,你说,怎么这么快,班主任就知道了,”林芳担忧的问道。
季午摇着头,“这可说不好,不过,你到时安慰安慰她吧,这种时候,基本上老师都抓的紧,特别是蒋少明这样的优等生,”还有一句没说,特别是蒋少明这样的家世,上次看到蒋文斌,季午就知道,蒋少明家教比较严,就是不知道,老师会不会通知家里,如果那样的话,王晓蕾面临的更加难堪,如果蒋少明一力承担这件事,基本不会出现意外的状况,前生好像没听过通报批评的消息,但也可能是自己没注意到。
林芳点着头,拍了拍季午的肩膀,“知道了,不过,我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现在还没回宿舍呢,不行,我再去看看。”
季午没说什么,这与自己无关,看着林芳急匆匆的跑出宿舍,就知道又去看看王晓蕾有没有回来,旁边几个高声问道,“小伍,你和林芳又嘀咕什么了。”
季午转头看了看,现在的女孩子太八卦了,摇着头,“没什么。”
“真没什么,不会是谈王晓蕾的事吧,”其中一个高声说道,有些幸灾乐祸在其中。
季午淡淡一笑,转身继续翻看书本,在这种年纪,比学习,比长相,比穿着,比男朋友吧,人的嫉妒是天生的,如果是以前的自己,季午也会嫉妒,想起以前,季午微微惆怅,蒋少明和楚韬根本不能比,但那时,自己还就喜欢蒋少明,对楚韬也只是远远的敬畏,而现在,楚韬在自己身边,或许触手可及,蒋少明却已然是过去了。
季午这么一想,书也看不下去了,放下书本,拿起钥匙,转身出门,沿着小道晃悠着,不知不觉中走到操场后面的小树林里,看着黑下的天空,往旁边的石凳上一坐,双手托着下巴。
季午有些惆怅,这么久,楚韬并没有打扰自己的生活,从开始的提心吊胆,到现在的悠闲放松,季午不愿去想,又不得不去想。
从小叔那里得知,旅游的项目已经上马,城市规划正在进行中,可能这段时间楚韬也的确忙,季午倒是祈祷这位多忙点,那么也没空来折腾自己了。
季午想起楚韬的话,目光有些怔然,自嘲一笑,如果是姓任的那般人,季午有的方法让人知难而退,可对上的是楚韬,季午的手段真不够看,其实不管自己如何回答,这人不会接受否定答案的,季午心中有数,难道一直就这般不上不下,同意了,然后呢。
季午不觉得楚韬会选定自己的最大原因,是因为自己的年龄太小了,整整十岁的差距,如果等自己长大,那还得几年,有多少人会愿意等下去,而等了那么久,什么感情都消散了。
季午扒拉着手指,楚韬不是一般的人,他还有他需要进行的事,而且还身处官场,如果楚韬只是平凡的男人,季午觉得自己或许会坦然接受,但楚韬的身份就存在不可调和的问题,在官场里,想要往上,没有稳定的后方,就算你再有能力,别人也会顾虑这个人的个人问题,自己以前不也这般,闲话太多,那时也多亏自己长的不算太漂亮,要不然,早就风言风语了。
季午叹了口气,前也不是,后也不是,难道自己真要答应下来,和楚韬处个几年,不管未来怎么样,过一天是一天。
那自己规划好的生活呢,季午双手摊开,如果要耗着,自己耗的起,毕竟自己才18岁,就算是五六年,自己也等的起,到时候,楚韬放手的话,自己也能继续下去,这辈子,季午不希望轰轰烈烈,只希望平平淡淡,可现在好像脱离轨迹,就因为他看上自己了。
一时兴起,或一时动情,季午摇着头,不管楚韬对自己到底怎么想的,反之,自己对楚韬是有少许感动,这是不可否认的,但这些是因为他以真心对待,如果这些都没了,季午也会清醒,被动不是季午的习惯,季午只想找出一个最佳方案。
“你是,”一个声音在黑暗里传来。
季午抬头看了过去,眯着眼睛,慢慢站起,“蒋少明。”
“对,你是林芳的舍友吧,上次一起吃过饭的,”蒋少明说道。
蒋少明刚从操场跑完几圈,漫步到树林中,在黑暗里,发现这个一动不动的人影,走近,才有所觉。
季午看着面前的男孩,笑一笑,“你的记性不错,这么久,还能记得我。”
“那是你上次的印象给我太深了,我那两个兄弟还问起过你呢,”蒋少明挠了挠头发,笑着说道。
季午慢慢坐下,看着走近些的蒋少明,发现这男孩不同于那次的爽朗,而带着点点忧郁,心中了然,“那次也只是有人找上我,我才会如此,平时我可没这么犀利。”
“哈哈,你这人看着不声不响,其实心中倒是有主意的,”蒋少明笑声渐停,看着季午身边的位置,也坐了下去,目光有些茫然,一直放在心中的事,有些想说出来的冲动,“我的事,你知道了吧。”
“你的事,”季午淡淡一瞥,忽而一笑,自己可没做心灵药汤的功能,直接站起,“你的事,我还真不知道,快晚自习了,我也该回去了。”
蒋少明一僵,没想到这丫头直截了当的拔腿就走,连忙站起,“你没听林芳说起。”
季午转头,看了看这个男孩,以前想着和他说上一句,但徘徊了一年之久,任是不敢向前,而现在,反而和平交谈,有些事其实就这么简单,季午也确定了自己对这般年纪的男生没办法产生其他感觉,笑一笑,“如果是你和王晓蕾的事,我大概知道了,如果你想听我说什么,抱歉,我真没办法给你想法,因为和你真不熟,不过,有些事避无可避,那就往前。”
季午看着盯着自己的蒋少明,嘴角微微翘起,“该说的我已经说了,我先走了。”
蒋少明没再出声,看着季午远去的背影,摇着头,叹了口气,从不知道自己的魅力这么缺乏,就算是王晓蕾,自己也能从她眼里看到那种爱慕。
或许最美好的初恋都没有结果吧,蒋少明知道,通过这次班主任谈话,自己和王晓蕾之间已经回不到原处了,在办公室的时候,王晓蕾沉默不吭,自己把责任都揽到身上的时候,蒋少明就知道这段感情真就这样结束了,但也愿意为这最初的动心,承担一些什么。
季午在以后的日子里,平常的往返教室和宿舍,而通过考虑,季午也想通一些事,对于楚韬,季午也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半年时间,季午没和楚韬联系,而楚韬也没找季午,双方留给对方一个思考的空间,只怕,下次见面,真如季午说的,避无可避,只能往前了。
临近暑假,季午从小叔那里知道,整个海县高速发展,而自己所在的二中,也旧貌换新颜,一栋栋教学楼也破土动工。
这个周五,刚放学,季午就拿着包往家赶,正好赶上饭点,吃完晚饭,刘巧凤听到电话响,连忙起身,“小伍,你洗碗。”
季午点头,“知道了,你去接电话吧。”
季午看着老妈连忙跑到后屋,看了眼坐在那的老爸,笑着说道,“姐她们是不是经常打电话回来啊。”
“恩,知道家里电话后,每个星期,不是季冬,就是季秋,反正轮着,你妈也高兴,总说,这电话装的值,就是花费太贵了,”季大鹏抽着烟点头说道。
季午笑了笑,起身收拾碗筷,随口说道,“多点就多点,让你们放心,就行了,也不用费事的跑二叔家去,或者到村头大头叔家去接电话。”
季大鹏笑开,“村里人羡慕着呢,小伍,爸真没想到,家里能装上电话,亏的你把鱼塘弄起来,那时候我还纳闷你怎么就想到的,不过,现在其他人家个个有样学样,开始还笑话我们家呢,不过,小伍,你听说没,村里准备开田挖塘了。”
“哦,听妈说起过,这事咱家就没必要了,如果征用田地,反正会补贴钱的,而且我们家也用不了那么多田,鱼塘有现在这么大也就够了,再多没必要,你和妈也轻松点,”季午点头说道。
“也是,那么多还真种不过来,现在我和你妈基本就呆在木屋那边,”季大鹏感叹一声。
季午笑了笑,“恩,这样就好,我就怕你和妈不顾身体,钱要挣,身体也要,暑假快到了,到时我就去木屋那边帮你们看着,反正我也没啥事,而且我也顺手了。”
季大鹏看着季午点着头,“家里你最小,却最懂事,好好学习就行了,那里用不到你,不过你想住那边也没问题,其他事,就我和你妈来,你就别操心这些了。”
季午顺从的点着头,“恩,知道了,爸。”
93第九十三章
季午收拾好,把碗筷搬到院子里的水池边,刚想洗,就听刘巧凤推开后屋门,“小伍,你过来,你二姐有事和你说,碗筷我来洗。”
季午甩了甩手上的水滴,边走边问,“妈,什么事。”
“不知道,你去接了不就知道了,”刘巧凤瞪了一眼。
季午进了屋子,走到床头,拿起电话,“二姐。”
“小伍,我以为你今天又没回来呢,”季夏淡淡说道。
“每个月回来一次,二姐,妈说你有事和我说,”季午问道。
季夏叹了口气,怔了怔,随即一笑,“小伍,这事先告诉你,你到时候先给爸妈通通气,二姐马上就要出国了。”
“什么,”季午震惊了,如果是遇上以前的那位,还得等个两年的吧,怎么会这样。
“就知道你吃惊,所以我也不敢和爸妈直接说,你先透个风声吧,我下个星期再跟爸妈详细谈谈,”季夏惆怅一笑。
“到底怎么回事,”季午连忙问道。
“怎么,你就不恭喜恭喜二姐,”季夏调侃着。
“二姐,你说清楚吧,”季午说道。
“小伍,二姐已经找到单位了,没想到凭着自己,也是能留在京都的,小伍,二姐跟你说声对不起,上次的事,二姐太冲动的,其实后来,二姐也想通,你也知道,二姐从小到大就自尊心强,拉不下脸跟你道歉,现在的单位也算是事业单位,不过,刚进去,得先去国外呆个几年,二姐也看开了,不就几年时间嘛,也算是有资历了,回来后肯定不会差的,而且,二姐也年轻,几年的时间,我等的起,”季夏想起那个偏远的国家,心中没底。
季午听着话音,总觉的哪里不对,如果是以前,二姐早就兴奋的没边了,“二姐,什么国家。”
“说出来,你也没听过,二姐心中有数,”季夏避重就轻。
季午有些了然,“单位外派过去的吧。”
“恩,开始就找我谈话,这次不去,二姐在单位也分不到好的位置,还不如拼一拼,”季夏淡淡说道。
季午点着头,这样也好,脚踏实地总比好高骛远来的妥当,“真没什么问题。”
“没,不过,你和爸妈别说太详细,就说单位看中我就行了,最多四年,最少三年,”季夏眼睛红了红。
季午沉默一下,低声说道,“什么时候过去,还来得及回来一趟吗。”
季夏眼泪滴落下来,声音有些哽咽,“毕业后就走,小伍,可能来不及回去了,要办理的东西太多,小伍,二姐谢谢你,谢谢你那时候的算计,要不然,现在我真什么都没有了。”
“二姐,”季午愕然。
“小伍,那个谢芸还记得吗,上次碰上了,她告诉我,谢钦家里给他定亲了,估计暑假就会办订婚宴,小伍,二姐现在才知道,这种人,怎么是我能控制的,”对谢钦,季夏多少有些好感,不然也不会颓废沉默那么久。
季午怔了怔,“二姐,幸好你不喜欢他。”
“如果喜欢和其他来比,二姐算不得喜欢他,但他却是我第一次想要抓住的人,小伍,你对的,这种人,不是我能抓的住的,就算他定了婚,一样在外流连忘返,呵呵,这样也好,靠谁不如靠自己,小伍,二姐都明白,”季夏单手擦拭了一下眼睛,嘴角微微翘起,有些话,说出来后,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季午叹了口气,“二姐,以后能遇到你喜欢的,我一直相信二姐的,出国的事,如果定下来,我待会和爸妈通通气,放心吧。”
“恩,家里,我最放心你,以前不觉得,现在,发现其实你才是最有主意的,爸妈现在听你的话,你让她们别太累着,以后我拿了工资,会汇些回来,你也好好学习,争取考个好的学习,别吊儿郎当的,知道吗,”季夏拿起二姐的架势。
季午苦笑一声,“知道了,二姐,有空你和大姐她们联系联系,这事,还得你自己说,爸妈这边,我来就行。”
季夏挂上电话,嘴角微微勾起,不管怎么样,既然指定是自己,为什么不去,季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会落到自己头上,但四年回来,怎么也能爬上一个阶层,季夏目光坚定,野心越显,怎么也忘不了谢芸那副嘲弄的嘴脸。
季午慢慢往外走去,心中衡量一番,走进厨房,看着爸妈笑谈的身影,慢慢上前。
刘巧凤和季大鹏有些诧异,听了季午所说,又高兴又担心,但到底是出国啊,多少人做梦也去不了,两人神色不一的回了房,商量了半天,就等季夏打电话回来问清楚,或多或少有种兴奋和担忧,不过,三年,不长不短,两夫妻面面相觑。
季午躺在床上,怎么想怎么就觉得不太对,不应该啊,怎么季夏现在就出国了,而且竟然能留着京都,以前没了谢钦,季夏直接拒绝分配,找了个外企,而现在,本该回归的轨迹,竟然又歪了,季午越想越不对头,但又无法。
第二天起床,季午顶着两个黑眼圈,走出房间,来到院子,就见爸妈也萎靡不振,这季夏的一通电话,让家里三个反应各不同。
生活还得继续,偶尔谈论一下,季午也尽力的安抚刘巧凤和季大鹏,而自己想不通的,也没再多想,季夏既然决定,那必不会更改,自己能做的,也只是宽慰父母了。
回校的时候,季午看着爸妈基本恢复正常,倒是松了口气,出了车站,走到公交站台正准备上车,就见旁边一辆眼熟的车子停靠过来。
季午刚松的那口气,瞬间提了起来,转头就想往公交车上走,就听那边熟悉的大嗓门,“季午,这边。”
其他人刷的盯着季午看了过去,目光说道,有车不坐,还坐公交,脑子坏了吧。
季午揉了揉眉心,垮下肩膀,转身挤出人群,慢腾腾的走到车边,“阳天,真巧。”
阳天嘿嘿一笑,牙齿一亮,“季午,我可是专门等着你的,上车吧。”
季午瞄了瞄后座,松了口气,“我要回学校的。”
“虽然五哥没来,不过,带了句话,考虑好了没,等了半年,也该想通了,再想不通,不介意亲自去学校找你,这这些,”阳天板着脸说完后,笑了笑。
季午无语的看着阳天耍宝,暗叹一声,不是自己有没有考虑好,而是这人忙完了吧,听小叔说,下半年基本没啥事,只要按照规划一一发展就行了,果然人不能太闲,这不,想起自己这一茬了,季午盯着阳天看了看,“说吧,那位到底找我什么事。”
阳天挠了挠头,“季午,半年时间没见你,你真够忘的彻底的,不过,你可别当着五哥的面这样说,他可是时不时念叨着你,等你等了半年,就没见你主动上门,这次,他可是忍不住了,我该说的都说了,真没了。”
季午点着头,幸好有阳天,要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对付那位呢,“知道了。”
季午认命的打开车门,往里坐。
“别,后面,季午,被五哥看到,你不想我活了吧,”阳天连忙说道,瞪着季午。
季午缩回身子,摆着手,“就你讲究。”
“季午,不是我讲究,是五哥讲究,你没看到我现在不敢叫你小名,那是五哥特别关照过的,你以为我想,”阳天看着坐到后面的季午,利索的发动,呼啸而去。
季午看着熟悉的大门,手握拳,深呼一口气,看着旁边的阳天打开门,点了点头,往里走去。
楚韬靠在沙发上,看着报纸,听到门口动静,慢慢放下手中的报纸,看了过去,目光灼热,但声音平静,“来了。”
季午看着关好门,一溜烟就消失无影的阳天,脸黑了黑。
转头看向客厅方向,笑了笑,“五哥,好久不见了。”
“是很久了,我以为你快忘了我这门朝哪个方向开的了,”楚韬淡淡一瞥,低声说道。
季午怔了怔,“哪能,听小叔说,这段时间你们都挺忙的,我也不好上赶着凑热闹。”
季午边说边往沙发边走去,正想坐在楚韬对面,就见楚韬对自己招了招手,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过来,这么久,倒是和我生分了,”楚韬目光淡了淡,平静说道。
季午心一顿,手紧了紧,顺从的走到楚韬身边,刚想坐下,就被楚韬一把拉进怀里,季午抖了抖。
楚韬看着填满怀抱的人,微微叹息一声,有种满足,低头看着全身僵直的季午,忽而一笑,“怎么,不习惯。”
季午低头,能习惯吗,一来就上手,是人都不习惯,单手抵着楚韬的胸口推了推,轻声说道,“那个,五哥,我还是坐旁边吧。”
“不习惯,就早点习惯,”楚韬不容有拒,平淡的说道。
季午心一窒,抬头看向楚韬,“五哥。”
楚韬单手搂住季午的小腰,另外一只手抓住季午抵着自己胸前的小手,放在掌心摩挲,嘴角勾起,“让你悠闲了半年,别告诉我,你什么也没想。”
季午一动不敢动,就怕这位突然变身,上次的经历还在脑海里,被压着的瞬间记忆犹新啊,“怎么可能。”
“那就是想好了,”楚韬低头,抬起季午的下巴,盯着那幽静的双眼,挑了挑眉头,“说来听听。”
季午一噎,上手扒拉开下巴上的手指,理所当然的又被楚韬攥到手掌中,轻轻揉搓,鸡皮疙瘩冒起,“那个,我觉得吧,”季午舔了舔下唇,脸皮厚了厚,轻声说道,“五哥,你让我再考虑考虑吧,我还太小,要不等个几年,我思想成熟了,咱再讨论这个问题。”
楚韬气急而笑,目光盯着季午的嘴唇,心一紧,上手压住季午的后脑勺,一点一点的靠近,鼻尖想碰,呼吸相缠,轻启嘴角,“等几年。”
季午僵直着身体,就怕一个不慎碰上面前的嘴唇,眼睛左右瞄了瞄,随口说道,“恩,不多,就两三年。”
楚韬感受着季午谈吐间的呼吸,身体微微发热,目光渐深,又凑近一些,看着一指距离的粉嫩嘴唇,自然而然的轻轻一碰,看着缩了缩的季午,嘴角勾起,“你说,我能等吗。”
季午大骇,这人不光敢想,还敢做,自己这身体可才18啊,这啃的也太早了吧,季午狠了狠心,先下手为强,空着的手刷的缠上楚韬的脖颈,一个拉扯,和楚韬脖颈相交,季午放松后,笑着说道,“五哥,我还没高考呢,明年肯定忙,你不是让我考京都大学的吗,这些事,我现在真没办法考虑,你就让我再悠闲个一年两年,其实,我对你有些好感,可真分不清到底是什么感觉,正好空个两年,也让我好好考虑考虑,行吧。”
楚韬单手摸了摸季午的脑袋,淡淡一笑,这丫头和自己玩这一手呢,“这么说,你对我其实有感觉的,但不想这么快就定下来,因为要忙着升学考试,希望我别时不时找你,对吗。”
季午睁大眼睛,这话给曲解的,不过,季午点了点头,“对。”
楚韬勾起嘴角,看着扒拉着自己脖子的季午,怎么也不肯和自己面对面,低声一笑,“我早就说过,我等的起,只要你别跑的不见人影,我总是会同意的,小伍,我的感情,不是你说不接受就不接受的,晚个一年两年的,结局还是一样,你确定。”
季午连忙点头,“我也说过,时间证明一切,我这不是担心我对你动心了,你倒是一脚把我踢了,我怨不怨啊,咱细水长流,反正我也跑不掉,我这不是,努力想考到京都去吗。”
“这话我爱听,不过,你担心的,真没必要,”楚韬淡淡说道。
季午心一顿,嘴角翘起,“那就说定了,咱还像以前一般相处,那个,你可别再做过分的动作了。”
“过分的动作,”楚韬脸沉了下来,答应不答应,在楚韬看来,也只是让季午点个头而已,这人放在自己面前,虽然不能下手吃了,但不碰不触,楚韬还真做不到。
季午心一松,抬起头,和楚韬面对面,耳朵微微红,低头看着,“就是这样的,五哥,我还是坐旁边吧,咱俩现在太亲近了。”
楚韬别有意味一笑,搂住季午的手紧了紧,“早点习惯也好,再说,你也不讨厌,不是吗。”
季午心一跳,眯起看着面前的楚韬,这人真是个衣冠禽兽,这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占自己便宜。
楚韬嘴角勾起,冷笑一声,捏起季午的下巴,“小伍,有些事,我可以答应,有些事,我是不会让步的,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你想考虑就好好考虑,我也希望听到你肯定的答复,毕竟两情相悦,总比一厢情愿来的强,但其他的,你就别想了。”
季午眼睛瞪大,张了张嘴巴,心中叹息一声,果然人比人气死人,迂回战术,拖延战术啥的,在楚韬眼里真不够看,人明确肯定,不管你想什么,他要了就要了,这也太霸道了吧。
楚韬淡淡一瞥,上手捏了捏呆愣着的小脸,情不自禁的凑上去,轻吻一口,满意暗叹,嗓音低沉,“高考前,我不会经常找你的,这段时间我也忙,你这态度,我很满意,说明,你心里还是有我的,我也不担心了,不过,在学校少接触些其他男生,我知道,你可能没这个心思,但指不定其他人会有想法,你只要记住了,你是我预定下来的,就行。”
季午完全蒙了,这人不霸道,霸道起来不是人啊。
94第九十四章
季午双眼瞅着面前的人,好像就从来没认识过,这才是楚韬的本□。
季午颓废的耷拉着双肩,最好的方案在这人面前,压根一招不到就白瞎了,不过,季午精神振了振,最起码还有一年多时间好好计划一番,到时候,考哪里,可是自己说了算。
楚韬淡淡一瞥,看着季午脸上的表情,心中叹息一声,这丫头想些什么,自己如何不知,不过,既然她需要空间,就给她空间,反正才18,等考上大学,那以后的时间就是自己的了,楚韬伸手揉了揉季午的脑袋,“快点长大吧。”
季午瞪了眼,长大被你吃吗,季午现在有觉悟了,这人的眼神一天一天的变化,怎么可能不知道,那其中蕴含着的意味,到时,别没等到这人放手,自己就一干二净了。
季午有些担忧了,到了两年后,这人在家里压力下,真会放手吗,无意识的摇了摇头,疑惑一闪而过,目光停留在含笑的脸上,总是有机会的,周旋个两年,到时候再说,如果这人对自己还一如既往,季午或许会改变态度。
楚韬和季午聊了会学习上的,生活上的,看着天色,楚韬也没强留,直接让阳天送季午回校,不过最后,楚韬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小伍,我不去找你,你要记得来家里,时间长了,我等不到,你知道的。”
季午连忙摆着手,对车外的人说道,“怎么会,五哥,我空下来,肯定会来看你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