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了摸鼻子,反应快的说道,“我陪季春换衣服的,那个,小伍,楚书记,你们两个。”
  季午低头推让了半响,发现那手臂越搂越紧,无语的瞪了眼楚韬,平复心惊,转头看着季春,尴尬的一笑。
  “大姐,姐夫,那个,我和楚书记有些事要谈,就先走了,晚上酒席我准时过来,爸妈那里,大姐帮我说一声,”季午顾不上其他,当机立断,说完后,连忙拉着楚韬就往楼梯走去。
  楚韬非常配合,单手搂住季午的腰,对呆在那里的两位新人点了点头,目光含着笑意,语气平静,“王希,和你爸说一声,我就先走了,新婚愉快。”
  季春还没反应过来,就见自己家小妹和那个男人消失在楼梯间,深呼一口气,转头看着王希,语气有些颤抖,“刚才是小伍吧。”
  王希听了楚韬最后的话,木楞楞的,怎么也想不到季午那丫头会和楚书记在一起,而且两人如此亲密,听到季春的话,直接搂住自己媳妇的肩膀,低声说道,“是小伍,你没看错。”
  “另外一个,不是刚才和爸坐一起的那个县委书记吗,王希,小伍她,”季春六神无主,被雷劈了也不过如此吧。
  王希苦着脸,看着媳妇不稳,单手拍了拍,“是的,你没看错,是咱县的县委书记,叫楚韬来着,他和我爸倒是挺熟的,媳妇,这事别乱说啊,咱就当没看到。”
  “怎么可能当没看到,那是我妹子,怎么会这样的,王希,我心里慌着呢,”季春皱着眉头,不敢往下想,想起刚才那两人亲昵的模样,心一紧。
  王希也慌着呢,这事怎么看怎么不对,搂住季春,低声说道,“媳妇,别慌,到底怎么回事,咱不清楚,等有空,问问小伍。”
  “对,问小妹,这丫头怎么什么事都不说,藏在心里,王希,你说,小伍不会和那位有什么吧,看着不对,那位年纪也太大了,应该早就成家了吧,王希,”季春欲哭无泪。
  王希沉思着,耳边听到大厅门口喊着自己和季春的名字,连忙高声答应,低声对季春说道,“好了,别想太多,我抽空问问我爸,那位的情况,现在想什么也没用,等问过小伍就知道了,今天是咱们的好日子,你可别想太多。”
  季春无法,点着头,叹了口气,心急也没用,“恩,我知道,我不多想,现在想太多也没用,小伍是个有主意的,不会乱来的。”
  季午离开季春的视线后,就停下脚步,转身看向腰际的手臂,叹了口气,“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楚韬淡定的松手,双手抱在胸前,自言自语的说道,“真是巧了,刚才。”
  季午开始倒没想起,听楚韬这么一说,眉心跳动,是巧,忽而想起什么,目光一愣,该不会这人早就看到季春和王希了,抬头看向楚韬,“你早就看到我大姐和姐夫了吧。”
  楚韬镇定的推了推眼镜,平静的说道,“真没,刚才就注意你了。”
  季午拍了拍自己额头,哀悼一声,“这次被你害惨了,大姐肯定会问起。”
  “照实说就行了,你和我的关系又不是见不得人,你小叔不也知道了,”楚韬淡淡说道。
  季午噎住,目光徘徊,对楚韬说道,“我怎么不知道,我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小叔知道什么了。”
  楚韬回了个笑脸,想起什么后,随即说道,“不是有事要和我谈的吗,到哪里去,丫头。”
  季午没好气的回道,“去你家,阳天开车等在哪里。”
  季午不察,被楚韬拖着就往前走,“松手,我自己走。”
  楚韬握着季午的手,捏了捏,就当没听到,“抱都抱过你了。”
  季午脸沉了下来,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吧,“我那是生病。”
  “说起生病,上次你可是招呼没打就跑了,到底怎么回事,”楚韬明知故问,就是不松手,“最后还是问了你小叔才知道,你就不知道我也心急。”
  季午叹了口气,边走边说,“你不是知道吗。”
  楚韬低头一笑,意义不明的说道,“小伍,我该知道什么。”
☆、89第八十九章
  季午哼了一声,两人走出门外,那边车里的阳天一眼看到,利索的把车开了过来,看着相携而来的两位,嘿嘿一笑,把车停在两人面前。....
  季午先坐了进去,楚韬跟着,坐好后,楚韬对前面的阳天吩咐道,“回家。”
  季午手紧了紧,沉默的看着窗外,有些事,的确要说清楚,早晚也得说,不明不白的最要不得,不过,这人到底怎么想的。
  季午有自知之明,要说楚韬对季午动情动心,季午只会嗤之以鼻,但从种种迹象表明,这人的确对她不一般,季午越想越头疼,眉头紧紧皱起。
  楚韬低头看着失而复得的人坐在身边,身心终于松了松,懒散的往后一靠,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阳天透过后视镜,看到五少那抹笑意,身上一寒,目光看了看沉默中的季午,默默祈祷,这丫头又掉进狼窝了吧,五少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阳天开车进了县委大院,把车一停,连忙开门,看着身后两人,知趣的消失,把空间留给楚韬和季午。
  季午进门后,平静的往沙发边走去,一屁股坐下,酝酿着说辞,就见面前递来的茶杯,茫然的看了过去。
  “喝点茶暖暖,”楚韬平静的把茶递到季午手中,直接往季午身边一坐,推了推眼镜。
  季午握着茶杯,低头,余光瞄了瞄身边不动声色的楚韬,低声说道,“五哥,你不该让我大姐误会。”
  楚韬一笑,淡淡说道,“误会什么了,丫头。”
  季午无语的看向手中的杯子,叹了口气,转头正面盯着楚韬,“五哥,咱俩太亲近了。”
  楚韬正经的点了点头,“是亲近,那是因为,我是你五哥。”
  季午切了一声,喝了一口茶后,把茶杯放到桌上,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认真而严肃,“五哥,你到底怎么想的。”
  楚韬嘴角微微翘起,“小伍,这该问你,你不都明白了,上次兔子似的一溜烟跑了,招呼也没打,是不是听人说了些什么。”
  季午淡淡一笑,点着头,实事求是的说道,“是的,听人一说,我也意识到和你不易太接近,我们两个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
  楚韬想起隔天就被自己踢回京都的周楚,目光闪过一丝寒意,直接俯身,和季午四眼相对,嘴角轻启,“现在才想起来,丫头,你不觉得太晚了。”
  季午往后仰了仰,眼睛眨巴两下,对楚韬这一动作早就习惯成自然,淡淡说道,“不算晚,五哥。^//^”
  楚韬听着那小嘴说出的话,目光暗了暗,冷笑一声,“我怎么不知道,你季午听别人说什么,就相信什么,什么时候,你变的这般犹豫不决了。”
  季午心一顿,是犹豫不决,看着近了面前的脸,心纠结,恍然间,发现自己好像真是在乎这人,习惯他对自己的好,没有半点利益和利用,但是,楚韬对自己,要的不仅仅是一般的交情,他要的是,季午没办法给。
  季午看着近在咫尺的眼睛,那饱含着的意味,让季午心一颤抖,发现自己果真失策,以前从来就没联系起这番动作这番示好,季午转头,目光看向别的方向,语气淡淡,有些茫然,“五哥,你要的,我给不了,像你这样的人,要什么没有,我这样的,不是我小瞧自己,真没半点能让人惦记的。”
  楚韬捏起季午的小下巴,身体靠近,呼吸相缠,“丫头,你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了,你也别躲了,你也知道我的性格,所以你并没有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反而想找我好好谈谈,不就是打着主意,想说服我,也说服你自己,不过,有一点估计错了,我并不是一时兴起,周楚错打错着,我也就不需要忍着,看着你浑然不觉,说那些无关痛痒的话,每次我心里无奈却又无法,现在说开,倒也是好的,因为这事,早晚让你知道。”
  季午一惊,瞪大眼睛,回不了神,“五哥,你到底想要什么。”
  楚韬手指轻抚上季午的脸颊,划向嘴唇,看着粉嫩的小嘴,单指摩挲,目光渐渐深沉,越发忍耐不住,这丫头,是该好好教训一番。
  季午察觉不对,手指所到之处,让季午一阵心悸,目光闪了闪,就想往后退。
  楚韬另外一只手搂住季午想要后退的腰,拉近,低头看着挣扎中的季午,俯身就吻了上去,动作快而准,两唇相碰,楚韬一阵轻叹,细细品味,上次趁着这丫头睡梦中,没敢深吻,这次,却肆无忌惮,吸允着湿润的唇瓣,单手压着季午的脑袋,看着半响不肯放松的季午,搂住腰的手,瞬间一紧,让季午痛声一喊,趁着空隙,舌头探入,吸附着,越加深,越加情动。
  季午无法呼吸,被动的仰头接受着,整个人颤抖起来,眼神一寒,却无法反抗,垂着的手,紧了紧,渐渐握成拳头状,被楚韬带动着,眼神渐渐迷离。
  楚韬身下一紧绷,从强硬霸道,放慢,温柔而缠绵的吞吐着季午的小舌,感觉到这丫头呼吸困难,满足的贪婪的亲啄几下后,放开,头靠在季午的额头,鼻尖相触,看着季午睁开的眼睛,嘴角带着一丝笑意,沙哑的说道,“味道不错,丫头,我想要的你现在该知道了吧。”
  季午趁着楚韬愣神间,快速推开,脸色黑漆漆,伸手就一个拳头揍了过去,正中楚韬眼睛,看着捂着眼睛的楚韬,季午呆愣愣,想起后,连忙用袖口擦了擦嘴唇。
  而楚韬单手捂着眼睛,揉了揉,想起上次函风司机老王两天才消肿的眼睛,嘴角似笑非笑,看到季午的动作,脸忽而阴沉下来,冷声说道,“丫头,你再擦一下,我不介意再来一次。”
  季午的手顿了顿,脸色有些惨白,转头看向楚韬,有些心惊,呐呐的半天,才说道,“楚韬,要玩这些,你找别人,这么长时间,你真有耐心,但我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把我玩在鼓掌间,是不是特有成就感,你这样的要什么没有,我招谁惹谁了,你怎么就找上我了,不就是利用你对付任家,你不也得到你想要的,怎么就这般记在心里,和我这小丫头片子玩这一出,你真够狠的。”
  楚韬的脸完全沉了下来,越听脸色越加难看,挑了挑眉头,语气越发平静,“继续,我倒是想听听,在你心里,我是怎么样的人。”
  季午看着楚韬冷冽的眼神,发现这人越发看不透,心有忐忑,刷的站起,淡淡说道,“你什么样的人,我不了解,可是,你真没必要为我花这份心思,我有自知之明,这么长时间,我看出你对我的关心,所以我也真心以待,但没想到,你打的这个主意,楚韬,你想些什么,我不想知道,但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在相处下去了,你有你的路要走,我也有我的路要走,以后,路归路,桥归桥。”
  季午一通发泄出来,目光盯着沙发上泛着冷意的楚韬,转头就往外走,不能这么下去了,这人太肆无忌惮,本来想着好好谈谈,看来,这次本就不该来这一趟,说远离,就远离,口是心非啥的,不是自己会做的事。
  楚韬猛然站起,抓住季午的手臂,往沙发上一扔,整个人压了上去,脸色阴晴不定,很想揍这丫头一屁股,双手逮着挣扎中的手,往上方一压,两人面对面的看着对方。
  季午平躺在沙发上,微微喘着气,瞪着楚韬,“放开。”
  楚韬用脚压着季午的身下,不动声色的看着对方,目光黯淡,半响,看着不再挣扎的季午,无力的把头垂在季午肩膀上,和季午脖颈相交,叹了口气,低声说道,“你就不想听我说说,丫头。”
  季午无力的看着天花板,余光瞄了眼身上的这位,眉头皱了起来,自己果然退步了,这样的人真不能惹,平静的说道,“说什么也改变不了,我就不相信,你对我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所以,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怪我识人不清,真心把你当成可相交的人。”
  楚韬鼻尖闻着季午的味道,身下贴着起伏的线条,开始没怎么注意,现在在紧密的相触间,楚韬不可控制的起了反应,听到季午的话,声音沙哑,低声说道,“小伍,你嫌弃我比你老吧。”
  季午怔了怔,“说什么呐。”
  “不嫌弃我老,你怎么就笃定我不会喜欢你,你第一个想法,就是我不会认真,其实也就是觉得我和你相差太大的缘故,我不认真,何必对你百般迁就,我不认真,何必对你嘘寒问暖,季午,其实你心里早就知道,我对你到底是不是真心,其实,是你自己不能接受,我对你动心,丫头,虽然我比你大,但我等的了,我庆幸你比我小这么多,再没遇到什么人之前,就被我遇见,”楚韬淡淡说着,平复着身体的躁动。
  正在这时,大门推开,声音传来,“这门怎么没关好,三弟,你说,韬子怎么这么快把周楚那小子给踢回京都了。”
  季午现在顾不上和楚韬谈论谁是谁非了,连忙推拒,低声说道,“快起来。”
  楚韬不紧不慢,转头看向门口方向,单手揉了揉季午的脑袋,低声说道,“没事,熟悉的人。”
  季午翻了翻眼,现在这情形被谁看到都有事吧,“你快起来。”
  周寒之大咧咧的晃进屋子,停下脚步,看着客厅沙发上的一幕,目瞪口呆,被身后的周函风推了推也无所知觉。
  周函风顺着二哥的目光看了过去,直接咳嗽几声,目光转向别的地方,冷声说道,“大庭广众,韬子,你注意点影响。”
  周寒之清醒过来,张了张嘴巴,直愣愣的看着楚韬,“韬子,你也太急色了吧,你这小媳妇还太小,你这么快就下手了。”
  楚韬淡定的起身,转身拉起季午,余光看着想跑路的季午,单手控制着季午的肩膀,紧紧搂住,大方的坐下,朝周家两兄弟冷声说道,“进来也不知道敲门。”
  周函风听了楚韬的话,脚步往客厅方向走来,边走边说,“敲门也没人听到,下次注意点,亲热也得把门先关上。”
  周寒之跟随,忽然扑哧一声笑出来,走到楚韬面前,低头,“韬子,你的眼睛,哈哈,函风,咱这趟来的值了。”
90第九十章
周函风淡淡一瞥,嘴角微微露出点笑意,对周寒之说道,“是挺值的,我可是从来不知道,让人近不了身的楚家五少,也会被人揍一拳。”
季午不明,随即想到什么后,余光瞄了瞄身边的楚韬,顿时了然,真不怪自己,刚才太顺手了,那么一击,现在特别明显,就像个黑眼圈,季午抿了抿嘴角,低头沉默。
楚韬低头瞄了眼季午,忽而一笑,低声说道,“这事没完,待会再算。”
周寒之看着面前两人互动,对季午的好奇心蹭蹭往上,抬了抬下巴,“韬子,介绍介绍吧。”
楚韬看了眼周寒之,嘴角勾起,“周二,你好像对我家的,兴趣特别大,我觉得,你真该找一个,好好过过日子了,别光盯着别人家的。”
“哟哟,咱五少吃醋了,”周寒之笑着说道,别有意味的看向旁边的季午,“丫头,要不你自己介绍介绍。”
季午很想跑路,对这样的场合心中有些抵触,但被楚韬搂住的力道,控制住,微微抬起眼帘,不轻不重的笑了一声,回道,“我怎么看着眼熟,五哥,不介绍介绍。”
楚韬神情一松,满意一笑,指了指对面的两个,“上次路上遇到的就是他们,这次他们专程来海县找我的,周函风,周寒之,周楚的小叔,二叔,这位,你别看这年轻,其实已经30几了,直接叫他们周二哥,周三哥就行。”
周寒之不干了,“韬子,我风华正茂呢,这丫头你可还没介绍。”
季午对两位点了点头,想起什么后,诚恳的说道,“上次的事抱歉了,我忘了那条路整修过,后来找到这里的吧。”
周函风脸色有些不好,看了眼二哥,冷声说道,“是找到,不过浪费了几个小时。”
季午淡淡一笑,“找到就好,要不然,我心难安啊。”
周寒之看着自己家小弟无语的模样,扑哧一笑,“妹子,那次来了,我们就看到你了,不过,你那时候正睡在韬子怀里呢,啧啧,真是好命啊。”
季午一听,脸色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