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是谢家,”周楚淡淡说道,其实内心的确欣赏季午,连带着对季冬也有不一般的感受,可看到小舅这般对待季午,非常危险,就是不知道,自己说出这番话,这丫头明不明白,人还小,路还长,想了不该想的,未来就真抹杀了,特别是小舅这样的,冷心冷情,看着对人温和体贴,转眼间,就能让人生死不能,他有能力,有手段,有心机,而季午和小舅两人差距太大了,横隔在两人中间的问题太多,结果能有什么好的,特别是小舅两年后,就得回京都,这里的生活和记忆不复存在,季午如果动心动情,以后也能想象,没有谁可以替代小舅那般的人,等着季午的后果不是好的。
☆、85第八十五章
  季午笑了笑,其实从周楚眼中可以看到那抹担忧,虽然不深,但季午却很明白,这小子每次都以告诫的口吻,其实却只是提醒一番。 .〗
  周楚看了眼季午,惨白的脸色有些红晕,看着不算太严重,低声说道,“季冬也回来了,你以后少让她打些工。”
  季午抬头看了眼,目光含着警惕,“周楚,我四姐的事,你管的太多了。”
  周楚一笑,“是调查了一下,上次以为是我小舅把电话号码给你的,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季冬,这丫头不错,就是太不注意自己了,你有空好好跟她谈谈吧,也算我多管闲事一把。”
  季午目光盯着周楚看了看,嘴角勾起,“我知道了,不过,希望你以后离季冬远点。”
  “这就是我的事了,季午,你先管好你自己吧,”周楚淡淡一瞥,转身就往外走去,靠近门边,“季午,季冬和你不同,也和季夏不同,她理智,所以你担心的不会出现,我只是比较欣赏她而已。”
  季午看着关上的门,往后一靠,只是欣赏,周楚,喜欢一个人就是从好奇开始的,不过,季午还真不担心季冬,不论谁碰上这般死脑筋的季冬,都会头疼的,而周楚,季午淡淡一笑,其实需要提醒的人,反而是他自己吧。
  季午恢复了些力气,上手摸了摸额头,直接翻开被子,下了床,看着身上换过的外衣,叹了口气,直接穿上鞋子,穿好外套,整理了一下自己,慢慢的走出房间,直奔季小鹏家。
  季小鹏唉声叹气的在房里转着,下午接到楚记的电话,整个人都蒙了,季午那丫头上次说的好好的,怎么就来这一出,什么叫找季午有点事,她一个小丫头片子,能和你个记有什么关系,而且还是几天,季小鹏回来后,和收拾好回家的季春撒了个谎,说是季午学校还有事,要多呆几天,让季春回家和大哥大嫂说一声,季小鹏不知道自己对不对,但知道,楚韬和季午可不是那平常的相交,不一般哪。 .〗
  季午敲响门,季扬被王丽一瞪,连忙赶去开门,有些诧异,“小伍。”
  季午点头,无力的扶着门框,嘴角含着笑意,“怎么,好久不见我,这么想我。”
  季扬切了一声,“快进来吧,看你脸色不太好。”
  季午点头,跟着季扬走进屋子,看向沙发那边的王丽,高声问好,“小婶,小叔呢。”
  王丽也很诧异,连忙丢下手中的针线活,走到门边,一眼,“怎么了,小伍,你看着气色不太好,你大姐下午就回去了,还是和季冬一起走的。”
  “恩,我知道的,我找小叔有点事,今晚可能麻烦小婶了,”季午委婉的说道。
  王丽看着季午的样子,有些心疼,还别说,和季午相处过一段日子,倒是对这个侄女关心一些,摆着手,“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住你大姐房间吧,以后她也难得住过来了,她结婚也没几天,要不,明年你就别住校了,住小婶这吧,反正那房间也空了。”
  “妈,这事以后再说吧,看着季午那样,先让她休息一下,”季扬开口说道,眼睛翻了翻,真没看出来,这季午收买人心倒是一流的,家里从爸到老妈,再到自己,每个人多多少少也有些挂心这丫头。
  “对,你先找你小叔,我先收拾一下房间啊,晚饭吃了没,”王丽说道。
  季午笑了笑,“小婶,你就别忙了,晚饭我吃过了,那我先找小叔去。”
  季午推开房门,就见小叔转悠着,笑了笑,关上门后,慢慢走到沙发那边,往上一坐,伸了伸僵硬的腰。
  “小伍,”季小鹏刚转身,就看到沙发上的季午,心一跳,随即说道,“你这丫头,怎么进来也不说一声。”
  季午摊了摊手,“看着小叔想事情,就先不打扰了呗。”
  季小鹏往季午身边一坐,认真的看了看,“气色不好,怎么回事,那个楚记说你和他在一起,你现在怎么又来这里了,你老实给小叔说说,别编瞎话。”
  季午苦笑一声,点着头,“刚从医院出来,昨晚受凉,小叔,我就知道你肯定想多了,这不,出院就过来了。”
  季小鹏打量了一下季午,果然神色不好,“不严重吧。”
  “没什么大碍,现在好多了,”季午回道。
  “你和楚韬到底怎么回事,小伍,你说实话,”季小鹏单枪直入。
  季午摸了摸鼻子,往后一靠,调整了个姿势,瞄了眼季小鹏,有些话,真不敢说太多,但有些话,又不想乱编,只能半真半假,“小叔,如果我说,我和楚韬真没什么,你信吗。”
  季小鹏摇着头,没见过楚韬在工作外特别问起的人,除了季午,可见不一般,要不然上次也不会特地跑去质问这丫头。
  季午浅浅一笑,“就知道这样,小叔,其实,这事还得怪你。”
  “怪我,”季小鹏不解。
  “恩,那张纸条,你还记得不,你怎么就不换换呢,这楚韬盯上我,就知道任家的那些秘密从我这里出来了,他看过我的笔迹,所以关注上我了,”季午如实说道。
  季小鹏一顿,拍了拍额头,“对。”
  季午顺着往下说,“这些人,对不了解的总是想尽办法弄明白,你有过这经历,所以别人这般,也说的通,一来二去,我就和楚韬接触多了起来,但也只是这样。”
  季小鹏点着头。
  “小叔,这事你也别想多了,反正过个两年,这人也会调走,到时候谁还会记得一个小丫头片子,”季午淡淡一句。
  季小鹏正眼看了过去,“两年,小伍,这事你没说过吧。”
  季午双手一摊,“我这不是觉得没必要吗,小叔,有些事,知道多了反而有碍,你现在到了这一步,只有等这位走了,才可能动动,反正尽心尽力做事就行了。”
  季小鹏摸着下巴,“小伍,这事你听楚韬亲口说的。”
  “恩,亲口说的,这位是从京都来的,小叔,我现在就一说,你听完就行了,”季午看了眼季小鹏,其中意味很明确。
  季小鹏点着头,怪不得了,要什么有什么,一年之内就把海县把握在手中,而且今天接待的那两位,看着就不一般,这么大的投资,怎么可能说来就来,“恩,放心吧,小叔有数。”
  季午点着头,小叔有时候其实很细心的,“所以他调走是必然的,人不可能一辈子吊在咱这个小城里吧,所以,你真没必要担心,而且,我也不是看不清的人。”
  季小鹏松了口气,心安定不少,瞄了眼季午,“以后少见见,谁知道他的心思。”
  季午一笑,有些温馨环绕,点着头,刚想说什么,就见房门敲了声,小婶把头探进来,“小鹏,电话。”
  季小鹏看了看季午,对媳妇说道,“马上来。”
  季午叹了口气,暗道,不会是他吧,抬头看着站起往外走的季小鹏,“小叔,如果是那位,你知道该怎么说吧。”
  季小鹏脚步一顿,转头看向季午,“不会吧。”
  “我出院没来得及通知他,其实也该谢谢他的,小叔,你大概听了医院熟人说起我,才把我接回来的,对吧,”季午撒谎眼睛不带眨巴一下。
  季小鹏叹了口气,上手指了指季午,“你啊,那人我一见压力就大,现在,你这丫头竟然让我对他撒谎,行了,我知道该怎么说了。”
  季午看着季小鹏带上房门,神色淡淡,往后一靠,笑容不复存在,其实周楚说的对,有些事,别拖拖拉拉,最后对谁都不好,季午苦笑一声,轻抚额头,闭上双眼。
☆、86第八十六章
  楚韬听着季小鹏的解释,淡淡嗯了一声,没说什么,直接挂上电话,刷的站起身,盯着阳天看了过去,不温不火的说道,“这么大个人,你都看不住。”
  阳天无语的望着天,刚回来接这位去医院,哪里知道,整个病房不见人影,回来就开始打电话,现在知道这丫头竟然已经到了她小叔家,阳天抹额,低声说道,“是我的错,五哥。”
  楚韬往沙发上一坐,摆了摆手,语气淡淡,“是我的错,就知道这丫头看出点什么,但没放在心上,到底是什么时候。”
  楚韬沉思着,拿下眼镜,单手揉了揉眉心,忽而看了过去,“好了,没你的事,不过,给我查查,是不是这丫头自己跑走的。”
  阳天立马站直,高声说道,“是,五哥。”
  楚韬看着消失在眼前的阳天,往后一靠,懒散的盯着电话,单手不自觉的敲了敲,难道在病房表现太过了,让这丫头警惕起来,还是昨晚,这般缩回乌龟壳的季午,楚韬有些难以接受。
  隔天早上,楚韬整理衣服走到楼下,瞄见坐在客厅的两大一小,无视的走到餐桌旁,一丝不苟的吃着早餐。
  周楚眼巴巴的看着小舅,摸了摸鼻子,看向小叔,低声说道,“怎么了,小舅竟然无视我,无视你们两个还差不多吧。”
  周函风瞄了眼,“你昨晚跑哪里去了。”
  “函风,别说小周楚了,这小子来的那天,我去接他,你知道我看到什么,竟然帮着一个丫头拎行李,人还对他没什么好脸色,估计昨天又去了呗,”周寒之调笑着。
  周函风转头看向周楚,“看上了。”
  周楚脸黑了黑,连忙摇着手,“怎么可能,别听二叔瞎说。”
  周楚说完,刷的站起,蹭到楚韬身边,低声问好,“小舅。”
  楚韬瞄了眼,不轻不淡,点了个头,随即看向客厅的两位,“没事别在我这里转悠,函风,你得把事情抓紧办办,别给我拖着,那个季主任还行吗,不行,给你换一个。”
  “不用了,我是把这小子送过来,马上就走,”周函风淡淡说道。
  周寒之一看,也跟着说道,“我也马上就走,不过,怎么没见你那丫头。”
  楚韬淡淡一瞥,哼了一声,“人有事,你以为谁都像你闲着,赶紧给我把规划做好,省的我重新找人。”
  周寒之叹了口气,摸着下巴,在这里,也就那小丫头看着有趣点,其他还真没兴趣,不过,从昨天就没看见,这楚小子藏的够深的,周寒之瞄了眼若有所思的周楚,嘴角勾起。
  楚韬意义不明的看了眼周楚,放下碗筷,穿上外套,直接往外走去,到了门边,转身盯着周楚,“等我下班回来,有话对你说,你今天就呆在家里,帮阳天干些活吧。”
  周楚单手指了指自己,只听到门外一阵汽车声,看向小叔和二叔,“刚才小舅对我说的。”
  周函风和周寒之点着头,“是的。”
  阳天收拾着碗筷,同情的看了眼周楚,你谁不好惹,偏去惹五少,好吧,昨天自己不辞辛苦的从医院调查了一番,那丫头跑走的原因竟然出在周楚身上,这事,五少听了,也就嗯了一声,原来在这里等着呢,阳天环视了屋子,好久没打扫了,这得多少活啊,目光投向浑然不觉的周楚,嘴角翘起,有人背黑窝的感觉真是好。
  周函风和周寒之拍拍屁股,对周楚交代一番,也跟着出了门。
  阳天嘿嘿一笑,牙齿一闪,收拾好厨房,走到客厅,看着茫然站在客厅的周楚,上前拍了拍,“周少,咱开始吧。”
  “开始,”周楚还没从楚韬那吩咐中恢复过来。
  “开始干活呗,从楼上开始,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平时没怎么整理,现在一层灰,快过年了,总要打扫一番,请人也不安全,来吧,周少,”阳天开始分配任务。
  周楚无语的看着手里的抹布,盯着储藏间,这是什么事啊,小舅怎么一年不见,开始训练自己干活了,不过,心中有疑惑,还是认命的开始,毕竟后面有个盯着自己的阳天。
  楚韬下班回来,对司机老秦挥了挥手,就往家里走去。
  “周少,开门,是五哥回来了,”阳天喊道。
  “周楚,别在我小舅面前叫我什么少的,我不想死的太惨,”周楚无力的走到门口,打开门,看着一步一步慢慢走近的楚韬,语气轻松,“小舅,你可算回来了。”
  楚韬淡淡瞄了眼,满意的点着头,阳天有时候办事也靠谱,“恩,跟我上楼。”
  周楚连忙关上门,好吧,小舅终于正眼看自己了,连忙快步跟上。
  楚韬走近书房,把外套一脱,往沙发上一扔,对站在那的周楚招了招手,指了指对面,“坐吧,有事问你。”
  周楚蹭了过去,有些忐忑,现在有些看明白了,低声问道,“小舅,我没做什么事吧。”
  “嗯,是没做什么事,你昨天和季午说了些什么,”楚韬盯着周楚问道,脸色有些阴沉。
  周楚被冷光一扫,怔了怔,惊讶的看向楚韬,不会吧,“小舅,我就和她叙叙旧。”
  “那怎么你一走,那丫头就偷跑出院了,她身体还没恢复过来呢,”楚韬语气平淡,但谁都能感受到那份沉重。
  周楚皱了皱眉头,张大嘴巴,眼睛带着不可思议,“小舅。”
  楚韬哼了一声,往后一靠,叹了口气,“你小舅妈跑了,你说怎么办呢。”
  周楚跳起,小舅妈,什么情况,呐呐的说道,“小舅,你开玩笑呢吧。”
  “我没这闲功夫和你开玩笑,周楚,把你说的再说一遍,”楚韬厉光一闪,语气越发淡了些。
  周楚心头一紧,自己好心办坏事了,坐到楚韬身边,“小舅,你对那丫头。”
  “就她了,老爷子也知道,你倒好,人我还没看牢靠,你这一通说,让我去哪里找,”楚韬拿下眼镜,捏了捏鼻梁。
  周楚猜中开头,没猜中结尾,所以悲剧了,目光透着茫然,一瞬不瞬的盯着楚韬,怎么也无法把那丫头和小舅联系起来,虽然是欣赏季午,可配小舅,远远不及吧。
  “小舅,你来真的,”周楚最后憋出一句。
  楚韬慢慢站起,走到窗台前,看着远处,微点着头,“嗯,你有见过小舅对哪个人这般过,我以为你早该知道了,现在寒之函风也比你明了,你这脑袋怎么长的。”
  周楚猛拍了一下,对,林麒这小子可是发表过高论了,自己还比不上林麒那二世祖吗,看向窗边孤单的身影,周楚心一沉,事态真严重了,小舅妈啊,季午那丫头,周楚哀悼一声。
  楚韬慢慢转身,看了眼低头沉思中的周楚,叹了口气,“好了,该你知道的知道就行,别让我知道,你和你二叔般碎嘴,把你昨天说的再说一遍,详细一些。”
  周楚认命般的看清事实真相,不是季午这丫头想些有的没的,而是小舅早就想些有的没的了,哎,低头,边思考,边复述一遍,期间忐忑的看向楚韬,说完后,周楚松了口气,看着楚韬没什么动静,“小舅,就这些。”
  楚韬点着头,指了指门方向,“让我呆一会,你先下去帮着阳天做饭吧。”
  周楚指了指自己,连忙反应过来,刷的起身,往门外走去,走到门边,转身看了眼,低声说道,“小舅,要不,我再找季午谈谈,这次肯定会反过来说的。”
  楚韬摆了摆手,转身看向窗外,而周楚轻轻关上门,摇着头,这真不怪自己,好心办坏事,谁知道这事反着来的,还是林麒这小子心思活络,小舅看上的人,也太不同了吧,典型老牛啃嫩草啊。
  楚韬手指揉了揉太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