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着京都,难道还想过个两年,和自己的交情继续保持下去,何至于此。
  “五哥,你,”季午疑惑的看向楚韬。
  楚韬了然一笑,“恩,实话跟你说,这边我也呆不长,好不容易有个人和我处得来,我也舍不得,小伍,我对你的不同,你自然也能了解,你本身就是个聪明的丫头,过个两年,我也该离开这里,要说最让我放心不下的,那就是你了,从小到现在,我这人独惯了,好不容易能遇上一个入我眼的,我也不想就这样结束,考虑考虑吧,一年的时间,凭着你的聪明劲,京都大学总是能考上的,而且还有我,学业上不懂的,我这不是现成的老师,好歹也是研究生毕业。”
  季午有些感动,楚韬能说出这些,可见的确把自己放在不同的位置,手心紧了紧,抬头看着楚韬真诚的双眼,呐呐的说道,“五哥,这事我真没考虑过,不过,我会想想的,其实,你还真是高看我了,我现在成绩中等水平,就算用功一些,也不会一冲而上,不过,听了五哥的话,我倒是觉得自己有些小气了,开始我真对你有些防备,毕竟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看不透你想些什么,现在,我觉得能遇到你,也挺好的,如果学业上有不懂的,我肯定会问你的,至于京都大学,我可不敢保证,这得顺其自然。”
  楚韬眼睛闪过一丝暗光,嘴角翘起,看着这丫头又靠近自己一步,满意的点了点头,克制冲动,只是伸手拍了拍季午的肩膀,说道,“恩,听你说出来,五哥也心满意足了,你这丫头人小,主意倒是多。”
  楚韬只是先给季午提个醒,但也没太过,只是让季午早些做好心理准备,不论一年后如何,京都是必须去的,不去,楚韬也有的是办法让季午去。
  季午知道这位对自己有时候不正常,刚才还疑惑来着,现在看来,没遇到什么可以相交的,而自己又歪打正着的和这位遇上,哎,季午今天听楚韬这么一说,倒是说的通了,要不然,何必对自己这般重视。
  楚韬心中大定,不想太频繁接触季午,但又控制不住自己捏捏这丫头小脸,揉了揉这丫头脑袋,就怕时间一久,这丫头会有所察觉,现在,一步一步来,让季午习惯成自然。
  不远处装木楞的阳天张大嘴巴,看着季午是个聪明的,对上五少压根不够看,人现在打算把你扒拉回老窝,这丫头倒好,还一脸茫然,哎,还是五少技高一筹啊。
  两人聊着聊着,季午吃饱喝足,就开始犯困了,忍不住打起瞌睡,而楚韬坐在一旁,看着季午迷糊的样子,嘴角勾起。
  正在这时,门厅那里传来敲门声,楚韬皱了皱眉头,看向阳天,“去看看。”
  季午费力的睁开眼睛,探起脑袋,被楚韬一推,又倒回原地。
  “先睡会,待会送你回去,“楚韬淡淡说道,安抚着季午,看着季午闭上眼睛,顺毛轻抚着,眼睛含着笑意。
  门那边,传来一阵声音,随着阳天的关门声,几个脚步越来越近。
  楚韬刚才听了季午所说,就心中了然,肯定是京都的函风,而另外一位,料想不错,该是周家老二,周寒之。
  “韬子,”周寒之和周函风跟着阳天往客厅走来,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楚韬,笑着招呼道。
  楚韬点着头,眉头一皱,轻声说道,“你们两个给我轻点。”
  周函风和周寒之停下脚步,四眼相对,有些不明所以,目光看向楚韬身边睡着的人形。
  楚韬看向周函风,又看了看周寒之,单手拍了拍有些动静的季午,低头瞄了眼,随即抬头说道,“周二怎么也跟着过来了。”
  “怎么,就不兴哥哥来看看你,我家三弟帮着你忙前忙后的,我总要来探探底,”周寒之笑意不明,而目光被楚韬身边吸引,慢慢走了过去,低头一看,扑哧一笑,“哟,楚家五少什么时候也金屋藏娇了,这位看着眼熟啊。”
  周函风不明的看了过去,一眼,低声说道,“路上遇到的那个丫头吧,二哥。”
  楚韬哼了一声,现在可以肯定,刚才季午的确遇到这两位了,淡淡一瞥,指了指对面沙发,“坐着聊吧,小声点,让这丫头睡一会。”
  随即把目光投向站在一边的阳天,“泡些茶来,这两个你应该听过,周家兄弟,周寒之周函风,随意点就行了。”
  周函风看向阳天,低声问道,“老爷子给你的。”
  楚韬一笑,点着头,“不放心我呗,跟着还有些用处。”
  阳天点头恭敬的和周家俩兄弟招呼一声,就转身去厨房。
  周寒之目光一直盯着季午身上,摸着下巴,大腿翘着二腿,晃悠了两下,看向楚韬,“韬子,不介绍介绍这位。”
  楚韬不轻不重的看了眼,推了推眼镜,“周二,你怎么还改不了这嘴碎的毛病。”
  “韬子,哥哥不远万里,来到这里,就这样对我,真伤心,这丫头是谁,你这么护着,”周寒之单手捂着胸口,哀怨的看了眼楚韬。
  周函风对这楚韬摊了摊手,冷语说道,“与我无关,他跟着我来的。”
  楚韬皱了皱眉头,“周二,你不会又被你家老头子逼着相亲,你说你这么大把年纪了,天天就没个正行,如果我是你家老头子,直接发配到山沟沟里去。”
  周寒之笑容僵在脸上,“韬子,我比你大不了几岁吧。”
  “是不大,和我四哥一样岁数,”楚韬言语犀利,直戳正中。
  周寒之往后一靠,指了指楚韬身边的季午,“韬子,你就打击我吧,我可不像你,这丫头到底怎么回事,你不知道,刚才我和函风遇上了,太彪悍了。”
  楚韬淡淡一瞥,目光带着寒意,“我家的,你可别打什么主意了,京都你祸害的还少。”
  周寒之一句话被噎住,看向周函风,“三弟,哥哥我刚才幻听了。”
  周函风冷光一扫,打击道,“你没听错,韬子的确承认了。”
  季午梦中一寒,动了动身体,靠近热源,又无知觉的睡了过去。
  楚韬朝周家俩兄弟瞪了眼,低头安抚的拍了拍,非常满意季午的乖巧,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周函风和周寒之面面相觑,心一惊,这般的楚韬可见真是动了心,还没见过他如此温柔的对待一个女人,不,还不算是女人,太小了,还是个没长开的丫头。
  周函风脸色有些认真,“韬子,你。”
  楚韬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笑了笑,点着头,“恩,就她了。”
  周寒之也坐正身体,探身看了看浑然不觉的季午,瞪大眼睛,“韬子,这丫头看着也太小了吧,而且脾气你吃得消。”
  楚韬淡淡一瞥,“小有小的好处,现在遇见正好,而且,你们路上的事,我也知道,这丫头今天受了点刺激,才会那般,平时看着温吞样,只要不惹她,脾气还好,不过,能算计到你们俩,也不容易了。”
  “你知道,”周寒之忽而出声,“这丫头可让我们绕着城转了一圈,她顺手一指,函风倒是听话,真相信了。”
☆、82第八十二章
  周函风摸了摸鼻子,转头看向别的地方,这也不能怪他,那丫头正儿八经的关照,是谁都相信,哪里知道这路越走越远。
  楚韬听着一笑,“我就喜欢这丫头正儿八经撒谎的小摸样。”
  周家俩兄弟无语的看了看天花板,得,瞧着楚韬的样子,看来是动真格的了。
  周寒之认真起来,“韬子,你想清楚了。”
  楚韬嘴角翘起,“早就想清楚了,有时候看着一个人长大也是种乐趣。”
  “还有谁知道,”周函风一问。
  楚韬摇着头,“就你们俩。”
  周函风和周寒之对看一眼,目光中带着不可思议,就这样一个丫头怎么就能入了楚韬的眼,心中衡量,各有心思。
  楚韬摆了摆手,“好了,私事就这样,函风既然过来,你的那些人什么时候到,我这边也好安排下去。”
  “后天就到,我和二哥先过来,”周函风淡淡说道,看了眼楚韬,也没再询问下去,自己兄弟自己清楚,有些事一旦决定,不容更改。
  周寒之点了点下巴,目光不时的瞄向季午。
  楚韬冷眼看了过去,“周二,这丫头是我的,你赶快把你那点小心思掐了。”
  周寒之一笑,“知道了知道了,你的心头肉,我敢吗。”
  楚韬见周寒之这般,也没再继续下去,目光淡了淡,“知道就好,别让我打电话给你家老头子。”
  “别,我正躲着他呢,你可别通风报信啊,”周寒之连忙说道,差点跳脚。
  楚韬淡淡一笑,“恩,这要看你表现了。”
  “行了,韬子,你的事我不管了,这丫头你看着好就行,周楚那小子过几天也该来了,”周寒之连忙妥协,这楚家五少一般人还真不敢惹,这丫头真好命。
  “周楚,”楚韬看了过去。
  “恩,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你在海县的,不过,被我糊弄走了,你知道,这小子想做的事,总能做到,你等着吧,”周寒之瞄了瞄季午,继续说道,“这丫头你可藏着紧一点,我和函风知道,不会乱说,那小子知道了,估计全家都知道。”
  楚韬叹了口气,“我知道了。”
  楚韬看了眼周函风,“明天安排人带你转转,周二没什么事,帮我看看城市规划吧,我这里用的人少,明年该重新调整海县区域,你来这一趟,正好。”
  周寒之眼睛一瞪,“我是来休假的,不是来做苦力的。”
  “不干,”楚韬眯眼看了过去。
  周寒之一听,想起什么后,笑着说道,“没说不干,兄弟的事,不就是我的事,只要你别惦记着给我家老头子通风报信,没什么不能帮忙的。”
  楚韬满意的点着头,“待会让阳天带你们过去,住处早就安排好了,海县是小地方,肯定不会太满意的,不过,将就将就吧。”
  楚韬和周家兄弟就投资事项交谈一会,又闲聊几句,看着天色,才起身送。
  楚韬看着融入夜色的汽车,转身,关上门,走到沙发这边,看着还睡的香甜的季午,露出淡淡笑意,点了点季午的小鼻梁,伸手轻松抱起,直接往楼上走去。
  推开自己的卧室门,直接把季午放在床上,俯身看着季午熟睡的模样,伸手帮季午把外套脱了下来,鞋子脱了下来,拉起被子,体贴的盖好,坐到床边,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楚韬视线紧盯着呼吸平稳的小嘴,情不自禁的俯身,慢慢靠近,瞄准那粉嫩的嘴唇,目光闪过一丝光,直接凑了上前,舌尖轻碰,细微的触觉让楚韬身体紧绷,慢慢舔舐着嘴角,不够,味道甜美,欲罢不能,呼吸沉重,反复品尝着,真想把这丫头整个人给吞了下去。
  半响后,恋恋不舍的拉开一些距离,目光灼热,深叹一口气,伸手在季午微微红肿的嘴唇上摩挲一番,收回手后,站起,看了几眼,才转身关上房门,走进房。
  楚韬走到桌前,拨通一个电话,半响,那边传来声音。
  “小五。”
  “老爷子。”
  楚老听着楚韬的声音,开朗的笑起,“听王家老头说起你,干的不错。”
  “老爷子,我也只是做我能做的。”
  “没自满就好,小五,你做事我放心,但是,有时候你看的太清。”
  “老爷子,我心中有数,放心吧。”
  “恩,家里几个,我最放心的就是你,你想要的,从来就没失手过,有时候,我还希望你别太过用心,除了工作,还有其他事值得你注意。”
  “工作我会安排好,其他的我也会安排好的。”
  “哟,听你这话,有情况啊,小五,老实告诉爷爷。”
  楚韬淡淡一笑,“恩,遇上一个想要的了。”
  “什么样的丫头。”
  “你会喜欢的,老爷子。”
  “好,我还怕你一辈子找不到呢,你这小子什么事都闷在心里,你爸妈那边我就不说了,以后你自己告诉他们吧,等回来,把那丫头带来给爷爷看看,我相信你的眼光。”
  “恩,等她考上京都,就带给你看看。”
  “小五,怎么听着好像还小的样子,你。”
  楚韬嘴角勾起,“是小,几年时间,我等的了。”
  “你心里有数就好,看中了就下手,别让人给拐跑了,有空回来看看。”
  “好的,忙过这段时间,我会回京都一趟的。”
  “好,工作上的事,有事就找你四哥,他靠你最近,老王家的几个你也放心,小五,别累着自己。”
  “知道了,老爷子,你也是。”
  楚韬慢慢挂上电话,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往后一靠,闭起双眼,手指不自觉的摸上嘴唇,回味着刚才的瞬间。
  对楚韬来说,父母同意不同意都无关紧要,只要老爷子同意,在楚家,老爷子是楚韬最为关心的,所以,既然周家兄弟能知道的事,还是提前和老爷子说一声,反正自己已经认定。
  楚韬想起不远处自己床上的季午,手紧了紧,这丫头真就这般放心自己,而这份信任,让楚韬只能苦笑一声。
  殊不知,刚关上的房门,安静的房间里,床上人影动了动,刷的翻开被子,呼吸沉重,然后慢慢坐起。
  季午不知所措的摸着自己的嘴角,两眼有些无神,这是吓的,伸手揉了揉头发,抱着双膝直愣愣的盯着某处。
  怎么可能呢,怎么是这样,季午一时接受不能,其实在楼下,季午半梦半醒,只听身边有些说话声,但疲惫的瞬间,让季午懒的起身,继续睡了过去,但在楚韬抱起季午的瞬间,季午真是清醒过来,眯眼看了一下,有些窘迫,大气不敢出,只能继续装睡。
  谁能想到,她会碰上这样的事,楚韬竟然吻了自己,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这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季午当然明白,被人占足便宜,才从震惊中回神。
  季午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原来这样,原来如此,亏的经过35年人生,季午真心想再活一次,怎么就没看出楚韬的心思,自己怎么就没往那方面想,或许是心里年龄的限制,季午总觉得男女之情对于自己太过遥远,现在这般,该如何继续。
☆、83第八十三章
  季午哀悼一声,利索的翻身下床,急忙走到门边,搭上门把手,忽而想起什么,停下脚步,转身走到床边,一屁股坐了下来。 .〗
  双手捂住脸,真是没脸见人了,什么时候自己的情商这么低,看别人,一眼就能看穿,到了自己身上,怎么就没想过呢。
  季午细数着楚韬的不正常的地方,上手捏自己,揉脑袋,时不时的亲近,看自己的眼神,关心中总带着其他意味,为自己下厨房,林林总总。
  季午越想越头疼,特别是今天晚上,好像开始关心自己的将来,京都,季午身体紧绷起来,果然,这人一开始就睁眼说瞎话吧,季午目光闪着寒意,想起什么后,直接用手背擦了擦嘴唇,刷的站起。
  走了一步,季午的脚步停了下来,现在出去能说什么,偷偷跑走,又算什么,季午脸色阴了下来,什么时候自己被人玩于鼓掌之间了,大概只有楚韬。
  季午手握成拳,敛起那抹讽意,退身回到床边,环顾了眼房间的环境,重新躺回床上,睁眼看着天花板,不知道想些什么。
  季冬坐在列车上,看着对面不自然坐着的人,翻了个白眼,转头看向车外。
  “真是巧啊,”周楚抬了抬下巴,看着对面的季冬,主动打了个招呼,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
  半响,没见季冬吭一声,往后一靠,皱了皱眉头,“怎么,这么不想见到我。”
  季冬哼了一声,看着这阴魂不散的家伙,出口说道,“是不想。”
  简单一句,让周楚吊着半空中,想了想,看了眼季冬,低声,“你不想知道,我去哪里。”
  “那是你的事,”季冬看也没看,真没什么心情和这人交代,淡淡回道。
  “我是去海县,”周楚轻轻一句,就不相信人没好奇心,这季冬真是能忍。
  季冬终于正眼相待,上下打量了一番,疑惑的问道,“找我二姐。”
  周楚扑哧一声,假装咳嗽掩饰一番,“你怎么想起来的。 .〗”
  “海县,你也就认识我二姐,”季冬直言不讳。
  周楚用手指点了点季冬,“不还有你吗。”
  季冬眨巴两下眼睛,继续无视,转头看向窗外,耳边飘来一句,“你家的小伍可真不一般啊。”
  季冬顿时炸毛,两眼瞪着周楚,“不是让你离季午远点,我早就看出来,你打什么主意。”
  周楚眉头一挑,季家的女人都是难缠,摆着手,“你真没听季午提起。”
  季冬不明所以,目光上下打量着周楚,“倒底什么事。”
  “哎,看来你们姐妹也没那么情深,不是什么事都能说的。”
  “别挑拨了,小妹是有心事,可她不说,我也不问,每个人总有自己的秘密,”季冬嗤笑一声,根本不接周楚的问题。
  周楚正眼看向季冬,没季夏漂亮,可是五官明亮,特别是那股子特立独行的味道,细细品味,倒是与时下女孩子不一样,嘴角翘起,“你有空问问季午吧,你这妹子在你们家算的上最厉害的,认识的人,也不一般呢。”
  季冬怀疑的看了看,只是把问题藏在心底,刨根问底,特别是对周楚,季冬还没到那份上,低头翻看起,没再理会周楚。
  早上,楚韬从房出来,来到自己卧室房门前,脚步停了下来,犹豫了一番,轻轻的敲了敲房门,半响没动静,直接推门而进。
  季午顶着两个黑眼圈趴在窗台,看着县委大院的绿化带,听到身后门开,继而传来的脚步声,这才慢慢转身看了过去,有气无力的抬头,声音沙哑,“早。”
  楚韬急忙走上前,伸手就往季午额头探了探,一阵热意传来,脸色不怎么好看,“怎么发热了,昨天还好好的。”
  季午哼了一声,避开楚韬那关切的眼神,心忽上忽下,说不难堪,那是不可能的,从没送出去的初吻,就被这家伙给占有了,还在自己假装睡着的期间,季午如何能睡好,如何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可看着楚韬那眼神,季午有些纠结了,很想和楚韬把话谈谈清楚,可好像又开不了口。
  楚韬看到季午脸色苍白,配上黑眼圈,还有半边没消散的红肿,怎么看怎么让人不安,想也没想,直接上手抱起季午,往房间外走去。
  季午压根没料到,还在酝酿着怎么和楚韬说明白,就身体一轻,被抱着往外走去,季午头一晕,赶紧抓住楚韬的手臂,抬头看向楚韬,低声说道,“我没事,放我下来。”
  楚韬淡淡一瞥,嘴角冷笑一声,“是没事,整个人都烧糊涂了,是不是在窗边站了一宿,衣服都冰冷的,有什么事,就不能说出来,你这丫头压根没长大,以后别跟我说,你不小了。”
  季午张了张嘴巴,目光闪了闪,避开楚韬冷飕飕的目光,“我就是换了个地方睡不着。”
  “嗯,在学校,你也睡的挺好的,我这床哪里不对了,别说了,闭眼休息一会,你那两个眼睛看着吓人,”楚韬脸色阴沉,瞪了眼怀里的季午,快速走下楼,对厨房里的阳天喊道,“开车去。”
  阳天一看,心一突,昨晚还好好的,除了那脸,今天怎么就成病危了,连忙丢下碗筷,速度往外走去。
  车子一路飚去,季午越来越昏沉下来,眼睛无力的闭上,心中最后想到,自己果然还是太在乎这人了,这么久的相处,好像真有些习惯了,不然,在得知这人心中所想,怎么就会想了一晚,左右为难,这不是她能做出来的事啊。
  楚韬看着怀里昏睡过去的季午,心揪着,这丫头心思重,昨天以为没什么事,怎么就一晚,就这般模样,楚韬一直淡定平稳的心出现裂痕,“阳天,快点。”
  车子停在医院大门,阳天急忙跳下车,帮着开了后车门,看着里面不动的五少,不明的说道,“到了,五哥。”
  楚韬脸色沉重,瞄了眼阳天,慢慢说道,“你抱着她进去。”
  阳天一个哆嗦,连忙摇头。
  楚韬淡淡一瞥,语气加重了些,“快点,这丫头温度又上升了。”
  阳天微颤颤的伸手,有些不明白,但还是听从命令,接过昏睡着的季午,稳稳的抱住,“五哥。”
  楚韬手紧了紧,目光盯着阳天环着的手臂,冷光一扫,“你先进去,我待会就来。”
  阳天好像知道了什么,点着头,转身就往医院走去,心中哀悼,五少,这可是你让抱的,于自己无关啊。
  楚韬目送阳天进入医院,直接下车,为了季午,这是没办法的,这么个小县城,如果自己冒然抱着季午进去,不到明天,就沸沸扬扬了,自己可以一走了之,季午生在这里长在这里,不能不考虑周全。
  季午朦胧的睁开双眼,不可控制的咳嗽起来,有着短暂的失忆,慢慢,恢复过来,只才想起,无力的看着天花板,不同一般的白,感觉到手上的触感,慢慢转头看了过去,瞳孔缩了缩。
  “别动,”楚韬握着季午吊点滴的手臂,看着渐渐醒来的季午,眼睛闪过一丝欣喜,“感觉好些没。”
  季午张了张嘴,又咳嗽几声,看着楚韬轻抚着自己的胸口,心中一酸,眼睛泛起潮湿,转头看向别的方向,这个人,季午有些无法面对。
  楚韬看着平息下来的季午,松了口气,握着冰冷的小手,慢慢揉搓着,低声说道,“还好送来的及时,虚惊一场,现在体温还有些高,先别说话,喝点水。”
  楚韬不舍的松开手,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温水,走到床边,半坐,单手扶起季午的上身,把水杯递到季午嘴边。
  季午眉心一阵跳动,现在知道这人想法,被他这么一托,耳朵红了起来,幸好在发热阶段,倒是没看出来,低头直接就着楚韬的手,喝了几口,嗓子才好了一些,摇头后,嗓音沙哑,“谢谢。”
  作者有话要说:这几天达娃有事外出,一天两更拜托给存稿箱君了,祈祷准时准点。
  亲们的评论只能等达娃回来再一一回复,虎抱一个。
☆、84第八十四章
  楚韬重新让季午调整了一下姿势,头部垫高一些,看着半躺着的季午,楚韬眼睛含着笑意,温柔的看着,手不自觉的摸了摸这丫头的额头,然后顺着脸,滑到脸庞,捏了捏,低声说道,“你啊,真会吓人。”
  季午哆嗦了一下,头皮发麻,目光平静的看了眼楚韬,问道,“现在什么时候了,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楚韬一听,目光带着寒意,“下午,等好了再出院。”
  “我,那个,家里人还不知道,”季午在这人目光中,压力很大,知道,这人从来不是温和的,只是看他是否愿意表露出来而已,控制情绪对于他来说,太过容易了。
  楚韬哼了一声,重新坐到季午床边,伸手捂着挂着水的手,低声说道,“我跟你小叔说过了,家里有他帮你说一声,你就放心吧。”
  季午急忙探头,想坐起身来,好吧,这次惨了,以前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和这位没啥,这才多久啊,真恨不得时光倒流。
  楚韬单手把季午重新推了回去,目光一瞪,“好好休息,这事你就别想了,你小叔那有我呢。”
  季午心一突,有你才不放心呐,你上次打的主意,别以为别人不知道,现在季午终于转过弯了,合着那次这人也是故意的吧,要不然,怎么会问道小叔面前呢。
  “五哥,”季午声音加重,“你跟我小叔怎么说的。”
  楚韬了然一笑,安抚着病床上的季午,“只是和他说了一声,我找你有事,过几天再回去。”
  季午无语盯着楚韬,这话一出,小叔那指不定想些什么呢,故意的,这人太会算计了。
  季午无力的躺在床上,事已至此,自己一个伤病员,想什么都没用,季午一阵头疼,眉头皱了皱。
  楚韬观察细微,伸手就帮着季午揉了揉脑袋两边,俯身说道,“昨晚你是怎么回事,小伍,有些事就算你不说,我也能知道的。”
  季午心一顿,哼哼的抬头看了眼,心中一半感动一半讽刺,敛起眼眸,“没什么事,就是睡不着而已。”
  楚韬手一顿,轻抚了季午脸上的细发,顺到耳边,“没关系,你不说,我也不问,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吧,不过,以后我不希望再有这样的事发生,丫头,懂没。”
  季午随意点着头,听到门打开声音,看了过去。
  阳天探着脑袋,慢慢蹭进来,手上拎着食盒,“季午,你醒了。”
  不过下面的话,阳天噎住吞进肚子里,目光闪了闪,直接把手中的食盒递到楚韬手中,低声说道,“五哥,周家两兄弟找你呢,后面还跟着一个比较年轻的,叫周楚。”
  季午目光透着怀疑,盯着楚韬看了看,刚才如果自己没幻听,真听到周楚两个字了。
  楚韬了然的点了点头,“让他们在家里等着吧,再过半个小时,我回去,你在这里看着这丫头。”
  阳天一听,点着头,和季午摆了摆手,连忙退出,就怕五少翻旧账,不就抱了一下吗,还不是自己主动的,这目光快变成刀子了。
  季午眨巴眼睛,盯着楚韬,“周楚和你什么关系。”
  楚韬低头把汤盛出,看着菜式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是让食堂特意做的,就阳天那厨艺,还真不敢让季午现在喝。
  楚韬看了过去,伸手在季午额头上弹了一记,“你倒是耳尖,先喝点汤,我待会再告诉你。”
  季午顺从的一口一口,半饱后,摇着头。
  楚韬看了眼,就着季午的碗,直接喝完。
  季午耳朵不自觉红了起来,目光盯着那小碗,想起昨晚那亲吻,季午抿了抿嘴,目光投向别处。
  楚韬余光瞄了瞄,扑捉到那抹红色,嘴角微微翘起,把食盒重新整理好,放在床头,倒了些热水在洗脸盆里,烫了烫上午给季午擦拭的毛巾,双手拎干,走到季午身边,直接擦拭着季午的脸,动作温柔而细腻。
  季午很想跳起来,这是一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如果不知道,或许心安理得,现在知道了,又不敢直言,季午只能干瞪着眼,任由楚韬一点一点的占自己便宜。
  做完收工,楚韬看了看时间,低声吩咐道,“我先回去一趟,你好好待着,别想着出院,周楚那小子是我外甥,别想太多,晚上我再过来。”
  楚韬揉了揉季午的脑袋,起身走到门边,回头看了眼,推门而出。
  季午楞在当场,外甥,这多微妙的词啊,看着走进来的阳天,离自己远远的,就明白了然,以前没注意的细节,现在一一重现,季午叹了口气,对阳天说道,“我先睡会,你随意吧。”
  阳天被特别关照,点头,松了口气,就怕这丫头问东问西,沉默的盯着。
  季午闭眼养神,心中却不平静,周楚和谢钦,那是遥不可及的,而周楚和楚韬,估计是更加遥不可及,季午摇着头,对楚韬没有感动是不可能,但对于蒙在鼓里的自己来说,楚韬的行为让季午接受不了,而且再加上身后的东西,季午更加觉得不可能,年龄对季午来说,倒是次要的,如果是楚韬,其实还是自己吃嫩草,但外在的那些,季午不可能不考虑到。
  等再次醒来,房间空无一人,季午看着可以活动的双手,用力的撑起自己的肩膀,半靠着床头,整个房间就一张病床,但不算空旷,看向窗外,已经黑了下来,季午松了口气,其实现在最怕面对的就是楚韬,单手轻抚额头,目光定在一出。
  这么长时间思考下来,季午决定远离,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人有多少的心,就有多大的舞台,而重生一次的自己,心有多小,就已经决定了自己会不会继续和楚韬这般下去了,其实结果早就注定。
  季午轻松一笑,听到声响后看了过去,笑容僵在脸上,眼睛眨巴两下,“周楚。”
  周楚关上门,一步一步的走进,眯眼看着还有些病容的季午,上下打量着,这丫头何德何能让小舅这般护着,这般照料。
  周楚刚到海县,就和二叔小叔一起去了县委大院,扑了个空,而老爷子调给小舅的阳天,支支吾吾,周楚跟着阳天,顺藤摸瓜才找到医院,就看到小舅如此这般对待季午,看着小舅走后,周楚留了下来,等着阳天终于出来,才找着机会,和季午当面谈谈。
  季午看了眼周楚,心中有些数,沉默着低头。
  周楚嗤笑一声,“真没想到,原以为季家也就季夏厉害点,哪里知道,你季午才是最能干的,白利用我一把不算,竟然还搭上我小舅,可能你还不知道,我小舅是谁吧,不过凭着你聪明劲,也该猜的出来,毕竟我能出现在这里,想想就该知道了。”
  季午抬头看了眼,叹了口气,“周楚,谢钦的事,我还真得感谢你,而你说的小舅,我想,该是楚韬吧。”
  “果然聪明,季冬那丫头还护着你,你这样的,还需要别人操心,真是笑话,谢钦的事,过去就算了,毕竟我也不希望我兄弟和你二姐有来往,也算是我愿意出手的原因,不过,”周楚低头看着季午淡然的模样,双手抱在胸前,“真没想到,你竟然和我小舅熟悉上了,我还真是看低了你。”
  季午轻抚额头,淡淡一瞥,果不其然,这下面才是这小子想说的吧。
  周楚嘴角勾起一丝嘲讽,“别以为我小舅护着你,你就无所顾忌,有些事,也就一时一时的,季夏那下场,你也该明白,别想太多,对你不好。”
  季午轻点着头,“我知道,周楚。”
  “聪明人一点就透,看你对季夏的算计,我就知道你是个明白人,怎么现在也跟着做不清醒的事呢,楚家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