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冬,哭笑不得,合着自己过来,就是把钱送给这丫头的,“解释解释,季冬,你们两姐妹打的好主意,一里一外联合起来,就是让我白帮忙的吧,谢钦和季夏的事,你可别说你不知道。”
  季冬手紧了紧,想起季午说的话,认真的看向周楚,“你也是为了你兄弟吧,别说的大义凌然,要不然,小伍一说,你怎么就答应了。”
  周楚一噎,季午有小舅罩着,自己无法,可季冬,竟然也能让自己无话可说,“你。”
  季冬双手抱在胸前,淡淡一瞥,“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这事已经过去了,你难道不怕谢钦知道是你这兄弟拖后腿吗。”
  周楚深吸一口气,抬手指了指气死人不偿命的季冬,以前看着不说话,原来说起话来,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原来你们两姐妹打的这个主意,拖我下水吧。”
  季冬不满周楚说的季午身上,皱了皱眉头,“我可警告你,别打小伍的主意,上次在家里,我就看出来了。”
  周楚瞪着眼睛,后悔自己单枪匹马来见季冬了,“季午,我可看不上,你们季家的女人怎么一个个净想有的没的。”
  “没有最好,谢谢你帮我把钱拿回来,你那电话号码真不值这个价格,如果没事我就先走了,你空着,我还很忙呢,”季冬趁着周楚一个不备,直接往学校大门走去。
  周楚手紧了紧,看着面前空无一人,盯着季冬飞奔的身影半响,哼了一声,转身走到车里,脸色有些阴沉,不一会,就发动车子,呼啸而去。
  这时,不远处的拐角里冒出个人影,季夏目光透着冷静,看了眼季冬远去的身影,又看了眼开远的车子,神色阴晴不定,转身走入人流中。
  季夏和谢钦分手后,有段时间非常萎靡,但冷静下来后,开始思考着其中的缘由,所以的疑点,都指向那张照片,而季夏非常肯定,自己是被人陷害的,不是谢钦熟悉的,就是自己熟悉的。
  季夏聪明的脑袋终于恢复正常,想着那天的前因后果,也发现周楚和那个林麒的不对劲,但不敢下定论,毕竟是谢钦的兄弟和朋友,动机不成立。
  虽然经过这些日子的考虑,季夏也明白,谢钦不是自己能够把握的住的,以前的想法太天真,但刚才的那一幕,让季夏知道,自己到现在这个地步,竟然是季午季冬和周楚合谋的结果,季夏心有些愤怒,明白是一回事,被人算计是另外一回事。
  周楚,季夏不敢质问,但季冬和季午,季夏无法明白她们何至于此,自己可是她们的亲姐啊,她不就是现实点,不就是想攀上谢家吗,季冬和季午做的可真好,在自己背后捅了一刀,够狠,让自己的筹谋全部枉然。
  季夏刚才听到的时候就想跑出去问问季冬,可是还是忍住了,手指掐入手心,毫不在乎,这点疼痛比不上心里,回到学校,整个人从开始的萎靡变成沉默。
  随着时间转移,寒假来临,在京都的季冬怎么也没找到季夏,最后只能独自回家。
  而季午稳稳当当的通过考试,收拾一番,也飞奔回家,刚进大院,行李包还没放下,就看到迎面而来的季夏,有些愕然,“二姐,你回来了,今年怎么这么早。”
☆、78第七十八章
  季夏面无表情,目光扫视了眼,哼了一声,直接拖着季午就往后屋里走去,而刘巧凤闻声出来,看着两姐妹的后背,自言自语的说道,“哎,小伍回来了,这么久没见,这两姐妹一回来就勾肩搭背的,真是,不过,怎么就季夏一个人先回来了。”
  季午看着季夏碰的关上门,一言不发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抬头笑了笑,“二姐,季冬呢,没一起回来吗。”
  季夏淡淡一瞥,“别笑了,你一笑我心里就发寒。”
  季午听着季夏阴阳怪气的话,心一突,目光透着探究,“二姐,我先把行李放我房间去,回头再聊吧。”
  季午刚想拎着包转身往外走,就被季夏一拖,季午的身形顿时没控制住,脚下不稳,差点摔了一跤。
  “二姐,”季午稳住身体,看着拖着自己行李包的季夏,转头站立。
  季夏哼了哼,把季午的行李包抢了过来,往旁边一扔,双手插着腰间,语气不善,“季午,你真好啊,真不愧是我的亲妹妹,还有季冬也是,你们俩真敢做,算计到我头上来了。”
  季午这下明白了,无奈的扯了扯嘴角,正想说话,就被季夏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偏了脑袋,整个房间一阵静谧。
  季午眼睛闪过一丝了然,侧着脑袋,手慢慢摸了摸隐隐刺痛的半边脸颊,目光暗淡,半响,转头看向季夏,淡淡说道,“二姐可真够狠的,用了吃奶的劲吧。”
  季夏目光躲闪了一下,随即理直气壮的盯着季午,质问道,“我这一巴掌还是轻的,季午,你和季冬都干了什么啊,和别人一起算计我,怎么,现在说不出话了,理亏了,我倒是小看你了,离京都这么远,你的手可够长的,这两年你为家里忙着忙那的,我以为你变好了,现在看来,你和以前没什么区别,更加让人看不透了,怎么,看着我找到好的,你眼红了,嫉妒了,你就这么看不得我好,季冬也是,现在什么都听你的,你给了她什么好处啊,让她跟着你算计我。”
  季午浅浅一笑,目光盯着季夏,看着越说越离谱,越说越激动的季夏,上手就回了季夏一个耳光,看着被自己打偏的季夏,哼了一声,笑着说道,“二姐,你太激动了,该冷静冷静,你打我,是我活该,是我上赶着送到你面前的,可你不该说季冬,季冬为了你的事,都急上火了,你以为你打的主意,别人不知道,二姐,你该醒醒了。”
  季夏气的浑身发颤,转头盯着季午,目光愤恨,不过,和季午的眼神一碰,季夏楞在当场,虽然季午笑着说话,可目光中的寒意,就像戳到心窝里的刀子一般。
  季午嘴角笑起,看着沉默当场的季夏,“二姐可真是厉害,回来一句话也没说,就动手,季冬是不是也被打过了。”
  季夏偏头避开季午的目光,低声说道,“季冬听你的,我不找你,找季冬有什么用。”
  “原来二姐也有聪明的时候,那你怎么就不想想,谢家是你能掌控的,我不是看不上二姐,我就是纳闷,你明知道谢家权高势重,就凭你那小手段,你真能得到你想要的,而且谢钦此人是什么样的,你知道吗,这么久的交往,你了解多少,他口口声声的说爱你喜欢你,你知不知道,在你之前,他有过多少,你知不知道,谢家早就帮谢钦物色了结婚对象,如果他真爱你,我和季冬那点算计在他眼里根本不算什么,二姐,你以为有了孩子就能嫁入谢家,你知道又有多少人和你打的同样的主意,其实我欣慰的事是,二姐没喜欢上他,要不然,你现在早就被谢钦玩完了,”季午目光越加淡然,语气越加平静。
  季午轻抚额头,自嘲一笑,“二姐,谢钦不值得,你应该能遇到更好的,能遇到自己真正动心的男人,到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
  季午说完,看也没看季夏,转身拎起行李袋就往外走去,到了门边,声音传来,“二姐,你好好想想吧,你是我们家最聪明的,可别用错地方了,我和季冬是你的亲妹子,不为你好,值得我们俩惹上周楚吗,京都离我太远,我帮不了你什么,但不能看着你一直错下去,你或许不知道,季冬知道你和谢钦谈恋爱,天天担心着,就怕你做什么事,你是我们的二姐,该你护着季冬的,别忘了,你比季冬大,在京都,你去看过季冬几次,关心过季冬几声,二姐,有些东西不是你的,你求不来,是你的,总是你的,有些事靠别人是靠不住的,只能靠自己,凭着二姐的聪明,就算不用那些手段,你也可以得到你想要的,因为我一直相信二姐的。”
  季夏看着季午一阵风的走出去,无意识的摸了摸被季午打的那半边脸颊,眼泪掉了下来,半响,沉默的耸立着,等听到门外的声响,想起什么后,急忙走出房间。
  季夏走过厅堂,碰的打开季午的屋子,空无一人,行李袋放在屋子中间,季夏眉头一皱,连忙跑到院子里,看着刘巧凤问道,“妈,小伍呢,是不是去木屋那边了。”
  刘巧凤刚才看着季午捂着脸出门,现在又看到季夏捂着脸,好奇的问道,“你们两个怎么了,牙疼吗。”
  “妈,小伍呢,”季夏急急的问道。
  “小伍,她跟我说有东西落在学校,回县里一趟,晚上会住季春那边,明天和季春一起回来,怎么了,”刘巧凤有些觉得不太对。
  季夏一听,松了口气,“没事,我就问问,那我回房了,妈。”
  “别啊,我问你,季冬什么时候回来,”刘巧凤问道。
  季夏转身一顿,想起自己没和季冬说一声,就自己跑回来找季午算账,叹了口气,低声说道,“妈,季冬学校有些事,过两天就会回来了,我没等她。”
  这次刘巧凤没再叫住季夏,心中有些嘀咕,估计这姐妹俩肯定有什么小矛盾,要不然,不可能一个先回来,一个后回来的,那就等季冬回来再问吧。
  季夏神色茫然的走回房间,呆呆的坐在床边,季夏也知道,季午和季冬如果不是为自己,何必如此,从暑假开始,这两个丫头就神色不对,找自己谈了好几次,季夏如何不清楚,但是,因为知道,才对季午和季冬联手算计她有些耿耿于怀,因为那次,她早就说的很清楚,让这两个丫头别管,这事放谁身上都不痛快。
  季夏低头沉思,刚才季午最后的话,让她无法平静,谢钦的真心果然不堪一击,如果按照季午的说法,谢钦真爱自己,凭着他那般眼力,怎么就会想不到看不透,只是顺其自然和自己分手,这些都表明了,谢钦不想用心而已,季夏叹了口气,目光沉重几分,双手握拳,怎么也忘不掉谢钦最后分开的眼神,带着不屑和冷淡。
  有些东西不是你的,你求不来,是你的,总是你的,有些事别人是靠不住的,只能靠自己,季夏心中不时的转着季午刚才的话,双眼渐渐坚定起来,双手握拳,随即想到季午走出门的神情,季夏双肩又垮了下来,带着焦虑和不安,刚才的那巴掌太重了吧,季夏双手捂住脸,不知道想些什么。
  季午从中巴车上下来,无视别人投向自己的眼神,指指点点的动作,单手捂住半边脸,暗想,这手劲可真大,整个嘴边都肿起来了,自己那巴掌和季夏一比,真没可比性,明天还不知道能不能消掉,现在也不能去小叔家,这样子,活像被蹂躏的少女。
  季午无奈的抬头看着天空,只见天色阴沉下来,季午裹紧身上的衣服,淡定的往车站外走去。
  沿着大路,季午慢慢的晃荡,冷风一吹,自嘲一笑,其实这样的结果,早就料到了,如果季夏知道缘由,不见得会感激,反而会暗恨自己吧,人不是一时就能改变的,如果是前生,季午也不会去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如果是前生,季午也觉得季夏这般没什么大不了,因为那时候的她,也如季夏这般利用能利用的一切,可是重来一次,季午知道,那样的人生真没有意义,有些东西到头来都是成空。
  季午只是没预料到,季夏这么快就知道,真正面对季夏的质问,季午还是有些心凉,管太多也不是好事,不是吗,但季午不后悔,只能先让自己和季夏双方冷静一下,如果在家里一直面对季夏,季午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毕竟那巴掌可真是响亮。
☆、79第七十九章
  没多久,季午感受到全身冰凉,伸手哈了哈气,双手往大衣的口袋一抄,脚步加快了少许,看着面前的道路,拐了个弯,低头,沿着河边大道往季小鹏家方向走去。
  经过最后一个岔路口,只听耳边传来急停的声音,季午茫然的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车头,腿软了一下,心一紧。
  “你怎么走路的,没长眼睛吗,”驾驶位车窗降了下来,一个中年人探出头,目光盯着季午,语气不善。
  季午只才发现自己走着走着,竟然偏到路中间,而这车明显是转弯过来,天色渐黑,路灯朦胧,只到近前才能看清楚,季午知道是自己的错,倒也没在意对方的语气,抱歉一笑,“不好意思,我这就让开。”
  中年人哼了一声,正想说些什么,就听车后座的人低声一句,怔了怔,脸色不怎么好的瞄了眼季午,“今天就算了,出门带个眼镜,像你这样,在京都撞死了也活该。”
  季午一听京都,心一紧,脸色一沉,一直忍着的火气冒了出来,双眼一眯,看着准备发动车子的中年人,季午直接走到车窗旁,从车窗里一把揪着这位大叔的衣领,声音冷静,“麻烦你再重复一遍刚才的话。”
  老王何时遇到过这般情况,在京都,作为三少的司机,哪个不是讨好几分,余光看了眼后座上不动的人影,连忙扒拉着衣服上的手,语气有些狠意,“小姑娘,你可看着点,这是什么牌照,不是什么人,你都能惹的,耽误了事,你就等着吧。”
  后座的两个人,一直沉默,一个微笑,但是都没出声,而是看着这一事态的发展,心中暗想,这小城作风倒是彪悍,就这么一姑娘也敢直接上手揍人,有些意思。
  季午没注意后面,目光紧紧盯着面前威胁自己的中年人,被季夏那巴掌扇的一肚子气没地撒,这位倒是送上门了,目光闪过一丝讽刺。
  季午直接单手揪着中年人的头发,身体堵着车门,上手就一拳,正中司机眼睛。
  老王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蒙了,怎么也想不到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境地,而且又不是在京都,看着理直气壮站在车门外的季午,就想开门而出。
  “行了,老王,”后面那位沉默的某人终于发话,止住中年人的动作。
  老王回头看了眼三少,心一紧,低声说道,“三少,这丫头先动的手。”
  周函风一听,哼了一声,有些不满,而旁边的周寒之倒是扑哧一笑,“三弟,这地方看着太彪悍了,你那投资项目得考虑考虑啊。”
  周函风嘴角抿了抿,看了眼自己家二哥,脸色阴沉下来,直接降下车窗,看着外面找茬的季午,抬了抬下巴,冷声道,“多少钱。”
  季午转头看向后方,眼睛眯起,是个人物,英俊冷酷男,余光看着愤愤不平的司机,嘴角勾起,“你能做主。”
  “恩,”周函风点着头,以为老王撞了这丫头,而这丫头找茬,所以直截了当的开条件,毕竟不是京都。
  季午摸了摸下巴,走到后面车窗边,“让前面的这位给我道个歉就行,有些东西,钱是买不来的。”
  “三少,我没撞到这丫头,是这丫头自己站到路中间的,而且还是她先动手,我这眼睛现在还疼着呢,”老王一听,不干了,连忙说道。
  周函风冷光一扫,对季午抬了抬下巴,“既然不是我们的错,就让开吧。”
  季午火气还没发完呢,哪那么容易就这么算了,“你说你没错就行了,路是你家开的吗。”
  这话一出,旁边的周寒之凑到周函风耳边低声说道,“三弟,这话还真有点意思,二哥可是管这块的,这么说,这路还真是我们家开的。”
  季午没听到,看着面前冷峻男沉默不言,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没话说了吧,没话说就对了,路不是你家开的,就算我走到路中间也与你无关吧,而且你转弯过来,没响喇叭,你说这是不是你的错,看到我在路中间,还撞上来,是不是你的错,我说道歉让开,前面那位司机竟然说撞死我也活该,是不是错,我就让他道个歉,他还威胁我,是不是错,我就打了一拳,我的手也疼着呢,是不是错,好吧,我不想跟你们计较了,他还把你搬出来,怎么,不就道个歉吗,还是京都来的就金贵一些,今天是我机灵,没出事,下次指不定是另外人横躺在你车前了。”
  周寒之目光闪了闪,饶有趣味的盯着,这丫头配上那块青紫的脸,怎么看怎么有趣,而且义正言辞的模样,真让人由内而外的愉悦着,单手拍了拍周函风的肩膀,“三弟,的确是你的错,让老王给人道个歉吧。”
  季午听着声音,这才看了过去,怔了怔,这是怎么个温文尔雅如花似玉的美青年,冲自己嫣然一笑的模样,季午心一跳,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连忙转头盯着自己面前的冷峻男,还是这位看着不胃疼,“看吧,真理总是站在正义的一方,你哥哥也这么说,我要求不算高吧。”
  周函风倒是正眼相待了,还没人看自己二哥立马就清醒的,目光打量了一下这个丫头,对前面老王说道,“在外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还用我教你。”
  老王笑意僵在脸上,张了张嘴巴,不善的瞄了眼季午,快速说道,“对不起。”
  季午双手抱在胸前,大方的点着头,心情终于好了些,“这不就行了,慢走各位。”
  “等一下,县委大院怎么走,”周函风连忙问道,小城虽小,但路太难走了,天色渐黑,更不好找,转悠了半天还没找准地方。
  季午转身一顿,慢慢回头看了看,伸手指了指方向,随后说道,“谢就不用了,刚才我也揍了那个大叔一拳,慢点开,这城里路灯不行,指不定哪里又冒出一个人来。”
  车里三人看着转身就走了的季午,目光多少带着其他意味。
  “老王,你给我开车几年了,”周函风低声一句。
  老王立刻明白过来,连忙说道,“三少,下次不会了,我也是找路没找着,急的,所以刚才没控制住。”
  旁边的周寒之看了眼头上冒汗的老王,淡淡一笑,“好了,函风也就一问,开车吧,这小城有点意思,怪不得楚韬这家伙呆得住。”
  “是有点意思,要不然,你怎么把周楚那小子糊弄走,跟我来这里,”周函风淡淡说道。
  “我那不是好久没见楚韬了,正好出来走走,老头子天天盯着我,安排相亲,而且周楚有的是办法跟过来,等着就是,”周寒之满不在乎的说道,“不过,你别说,这小城感觉还真不同,刚才那丫头说话一套一套的,京都都没见过这么满口歪理,还说的理直气壮的丫头了。”
  周函风哼了一声,“看上了。”
  “看上了也不能下手,可别祸害好姑娘,”周寒之淡淡一瞥。
  “没看出来,你祸害的够多了,”周函风嗤笑一声,看着自己二哥那如花似玉的模样,京都的女人个个如狼似虎的盯着呢。
  “哎,天生如此,我也不想的,不过,刚才那丫头倒是没眼力,怎么就盯着你看了,”周寒之遗憾的说道。
  “老王,你真不想干了,”周函风看着把车开成S形的老王,淡淡一句。
  “好了,你越说老王越紧张,让他好好看路,别又碰上一个,不知道楚韬知道我来了,什么表情,”周寒之笑着说道。
  周函风没搭茬,转头看着窗外,心中想着下一段的计划安排。
  季午边走,边扭了扭自己的小胳膊,把刚才的事抛之脑后,笑了起来,心情一松,脸色的疼痛也不那么在意了,果然人不能忍着,会忍出毛病的,必要是也得发泄发泄。
  季午走到小叔家小区大门,突然停下脚步,看着面前掉头转向自己这边的车子,特别的眼熟,只见车头灯一闪,借着灯光,季午看清里面的人,连忙捂着脸,转了个方向,就想从侧面穿过。
  “季午,”开车的阳天高声叫到,连忙把车停了下来。
  而后座的楚韬慢慢抬头看了过去,降下车窗,眼睛眯起来,前面的不是季午是哪个,目光灼灼。
  季午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深呼一口气,慢慢转身蹭到车边,侧头打了个招呼,“五哥,阳天,好巧啊。”
  “是巧,送季主任回来的,真没想到碰上你,”阳天解释道,不过听到身后咳嗽一声,收敛起脸上的笑容,声音也戛然而止,低头摆弄起屁股下的坐垫。
  季午一看,只能把目光投向楚韬,笑了笑,“五哥,刚下班呐。”
  “恩,今天开会晚了点,顺路送你小叔回来,”楚韬淡淡说道,目光盯着季午用手捂着的地方,伸手指了指,“那里怎么回事。”
  季午摇头,“没事,真没事。”
  楚韬单手对着季午招了招手,语气平静,但不容拒绝,“过来,我看看。”
  季午连忙摆着手,“不用了,既然刚下班,早点回去休息吧,我就先走了。”
  季午侧身就想往小叔家走,不过,看着直接下车拦着自己的人影,季午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抬头,“五哥。”
  “嗯,还知道叫五哥,这么长时间就没见你来家里,比我还忙吧,这脸怎么回事,”楚韬声音冷了下来,一直等着这丫头上门,可就是没见人影,经常去找,对季午影响也不好,忍着到现在,可是这丫头一见自己还想跑。
  季午怔了怔,嘴角自嘲一笑,放下手,不在意的说道,“没什么,被人扇了一巴掌而已,刚考完试,本想过几天再去看你的,今天倒是巧了。”
  楚韬心一沉,目光盯着那块青紫,直接拎着季午就往车子塞,跟着坐上来,对前面阳台说道,“先去医院。”
  季午一个不察,就被绑架上了车,现在一听,连忙阻止,“别,没多大事,五哥,让我下车吧,我去小叔家找点药酒擦擦就行了。”
  “阳天,回家,”楚韬直接吩咐,低头看着季午,“你这脸到底怎么弄成这样的,今天不说清楚,别想回去了,我有的是时间。“
☆、80第八十章
  季午的脸顿时垮了下来,看着车子拐弯走上熟悉的路,叹了口气。
  楚韬目光不明,伸手抬起季午的脸,昏暗的车内,楚韬俯身靠近,手指轻轻的摩挲着肿起的脸颊,目光越发暗了下来,低声问道,“谁打的。”
  季午瞪大眼睛,虽然以前也有亲昵,可这番动作,让季午心忽而停顿一秒,脸上有些燥热,双手连忙推了推楚韬的肩膀,尴尬的说道,“那个,靠太近了。”
  楚韬嘴角勾起一丝意味,又往前凑了凑,鼻尖相近,四眼相对,呼吸交缠,“这才近呢,小伍。”
  季午脸色一变,不敢多余动作,就怕一动,两人碰上,眼睛眨巴两下,呼吸也轻了很多。
  楚韬含着笑,眯眼看着,得逞的在季午脸上细细划过,看着僵硬着的季午,忽而一句,“是你爸妈打的,还是你那个二姐。”
  季午眼睛左右回避,一听这话,呆愣当场,没想到楚韬反应如此之快,苦笑一声,目光看向眼前楚韬,无奈的说道,“好像真没你不知道的事。”
  楚韬往后拉开一些距离,目光抚过季午的脸,心中泛起一丝疼痛,语气微冷,“的确如此,老实交代不就好了,你那二姐看着就是不安分的,你还凑上去,看来你二姐受的教训还不够,得多吃点苦头。”
  季午听着越来越阴沉的话音,连忙扒拉开脸上的手,正坐起来,“五哥,我二姐的事我心里有数,她自己的路自己走,只要她不后悔,所以。”
  季午了解楚韬的手段,而刚才的话音,季午心一惊,家里的事,自家人解决,就怕楚韬会有什么想法,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楚韬。
  楚韬了然,低声一笑,伸手推了推眼镜,揉了揉季午的脑袋,“放心,我没那空去找你二姐麻烦。”
  说完,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的确不需要自己出手,有人会让季夏多吃点苦头,温和的看了眼季午。
  楚韬心中暗想,敢找自己家的麻烦,就别怕付出代价,自己家孩子自己家疼,季午说到底也是为季夏考虑,既然季夏不领情,那就让她消失在国内,楚韬不想让季午太过在意其他人,即使是亲人,透点风声给谢家,该让季夏为她所做的负责,至于安排季夏到哪里,那就是谢家的事了。
  季午松了口气,她相信如果楚韬答应的事,必会遵守,眼睛亮了亮,语气轻松,“五哥,现在太晚了,我就不去你家了,送我回小叔家吧。”
  楚韬淡淡一瞥,“先去我那里,你这样子让你小叔看到,他会怎么想。”
  季午怔了怔,伸手摸了摸嘴边,僵硬的扯了一个笑容,“也是,那就麻烦五哥了。”
  “不麻烦,也别跟我客气,我是你五哥,这是应该的,”楚韬说的冠冕堂皇,如兄长般亲切和蔼。
  前面的阳天差点把车子开到路边刚修建好的人行道上,余光瞄了瞄身后的两位,暗道,五少哟,你这坑挖的太深了,当心哪天把自己给埋了,如果季午这丫头一直转不过弯来,真心把你老当成兄长,到时又该跳脚了吧,阳天心中有些幸灾乐祸。
  楚韬敏锐的察觉到前面的视线,漫不经心的朝阳天看了眼,目光中含着警告,随即低头看向季午。
  车子顺着道路开了会,转弯进了县委大院,不一会,停了下来,阳天连忙跳下车,帮着打开车门。
  三人慢慢走进家门,季午因为来过好几次,倒也熟门熟路的往客厅走去,懒洋洋的往沙发上一坐,伸手锤了锤腿,又伸了个懒腰,摸了摸肚子。
  先是从学校回家,和季夏吵了一架,然后又跑来县城,溜达了一圈,还和别人干了一架,再遇到楚韬,看着没多少时间,但季午却有些身心疲惫,懒散的不想再动一动。
  楚韬脱下外套,往柜子上一挂,看了眼窝在沙发上的季午,抬头对阳天吩咐道,“先去厨房拿些吃的过来,再把药箱拿来,我知道,你常备着的。”
  “五哥,真没你不知道的事了吧,”阳天借用季午的一句话,笑着说道。
  楚韬淡淡一瞥,“有些事想想就行,别说出来,嗯。”
  阳天摸了摸鼻子,点头,知趣的连忙消失。
  楚韬慢慢走到季午身边,灯光下,季午脸上特别刺眼,楚韬刚平复下来的心又揪起来,看来得让季夏消失个几年,在外多受些苦,才会明白一些事,有些人,生在福中不知福,没有对比,怎么会转过弯,而且季午这丫头也下不了狠手整治季夏,还不如自己动手。
  季午明显感受到楚韬身上散发的寒意,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大概和自己脱不了关系,比较有眼色的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坐吧。”
  楚韬满意一笑,推了推眼镜,走到季午身边,坐下,语气有些无奈,“真是自找的,人打你,你就不知道躲着。”
  季午预料不差,这位肯定又在心里埋汰自己了,叹了口气,“到底是我二姐,打一下也无所谓,我也还了一巴掌给她的。”
  楚韬哼了一声,“你就嘴硬吧,心里肯定不舒服,要不然,怎么跑出来的。”
  季午浅浅一笑,摆着手,“我怕跟我二姐处一块,忍不住火气,刚才一个没控制,还和别人吵了一架。”
  楚韬淡淡一瞄,往后一靠,“说说,遇见什么事了。”
  季午摸着下巴,大致说了一下刚才的情形,现在想起来,觉得自己当时火气太盛,平时,自己可没这么虎过。
  楚韬一听,脸色正了正,重复一句,“从京都来的,而且车里坐着两个人。”
  季午点头称是,眼睛忽而一亮,“两个人很特别,不是一般人。”
  楚韬瞄了眼,心中有些想法,随口问道,“怎么特别了。”
  “一个冷着脸,像欠他多少钱,一个优雅得体,比较温和,”季午回想着说道。
  楚韬心中了然,目光闪过一丝趣味,“跟我比呢。”
  季午不明所以,“我又和他们不熟,哪里知道,不过,还是五哥看起来好亲近吧,你知道我的,一般人我也不会多来往。”
  楚韬嘴角忽而笑开,伸手揉了揉季午的脑袋,“这话我爱听。”
  阳天从厨房出来,端着现做的蛋羹,就见这一幕,连忙转身当没看见,发现沙发那边两人之间气氛太闪瞎眼了,不轻不重的咳嗽一声,慢慢走了过来。
  楚韬顺着声音看了过去,接过阳天手中的碗,看向季午,“吃点东西吧,家里没什么现成的,将就吃点。”
  季午正眼看了过去,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顺溜的接过,“麻烦你了,五哥,我还真饿了。”
  楚韬低头看着季午毫不掩饰的吃法,嘴角带着笑意,“慢点。”
  “恩,”季午点头,埋头先把肚子填饱,半响,这才缓过劲来。
  楚韬看了眼早就在旁的阳天,直接把碗筷递了过去,顺手接过药箱,翻找出药酒,抬头看了眼季午,“坐过来点。”
  季午顺从的蹭了过去,一动不动的看着在自己脸上擦药水的楚韬,心中泛起一阵疑惑,这亲兄妹也没这么好吧。
  楚韬上看看,下看看,满意的点了点头,才收拾好药箱,递给站在一旁的阳天,然后低头看着安稳坐在身边的季午,心松了松,随口说道,“小伍,还有一年多就该高考了,有什么想法。”
  季午不知道怎么说起这事,放松的往后一靠,淡淡说道,“还没想好,大概会考个师范吧,跟大姐一般,轻松自在。”
☆、81第八十一章
  楚韬点着头,不经意说道,“这个专业也不错,京都大学也有教育学专业,应该很适合,努力努力应该可以的。”
  季午一口气没上来,就凭自己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去考京都大学,做梦可能快些,前生没做到,今生更加不可能了,连忙说道,“五哥太高看我了吧,本省师范大学对我来说已经是很困难了,京都,我是不敢想,我有自知之明,也想靠家近一些。”
  楚韬淡淡一笑,“也是,你这丫头看着就是会想家的人,不过,还有一年多,努力努力,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季午怔了怔,怎么这位话里话外的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