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落到自己手上,但楚韬到底没争过他,不是吗,所以,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蒋文斌嘴角含着笑意,就等着这项目决定下来。
  楚韬看着会议室内的诸位交头接耳,目光透着平静,不动声色的扫视着每个人的表情,王敏辉低头沉思,没发表意见,新提拔上来的副县长,一副不关自己的神情,只是偶尔看向楚韬这个方向,其他的人,或多或少讨论着。
  蒋文斌知道这项目上马是肯定的,毕竟是造福海县的,所以楚韬也没立场来否定,眼睛含着笑意,“楚记,举手表决吧。”
  楚韬淡淡一笑,放下茶杯,“好。”
  会议室气氛一下子沉重起来,等待着,慢慢的,一个一个开始举手,人数超过一半,蒋文斌看了楚韬一眼,了然一笑,到这里,就算楚韬不赞同,也无碍了,刚想说话,会议室传来一阵敲门声。
  蒋文斌总结的话没说出,当然脸色不怎么好,“不知道开会吗,季主任去看看。”
  季小鹏连忙站起,把手中的笔记放好,“我去看看。”
  季小鹏打开门,就见门外站着办公室小吴,低声问道,“怎么回事,小吴,里面开会呢。”
  小吴急忙凑到季小鹏耳边嘀咕几句,然后把手中的文件递了过去,“上面下达的,季主任,你看看吧,我只能现在送过来。”
  季小鹏一看,当下一阵冷汗,看了眼小吴,声音恢复平静,“好了,下次别这样,小吴,这事别乱说。”
  小吴当然知道,不过这份文件关系重大,并且和现在会议息息相关,顶着头皮也得通知到,小吴心中忐忑,这事一出,蒋记该不好过了,诈骗案,还涉及市委某些内部人员,而且还和海县有关,特别这件事还是蒋记牵的头,小吴不用想,就知道县委内又该波涛汹涌了,点着头,神色带着讨好,“知道,季主任,那我先回去了。”
  季小鹏表面平静,其实心中早就翻滚起来,嗯了一声,就转身往会议室走去,神色隐晦不明,重新关上门,看着蒋文斌等待解释的神情,想了想,就走到楚韬身边,俯身嘀咕了几句,又把手中的文件递了过去,余光看着楚韬脸色如常,季小鹏心一窒,暗中想到,难不成这事楚韬早就知道,这样的话,这个项目从头到尾袖手旁观就说的过去了,季小鹏越想越心惊,连忙退到角落里,平静坐下。
  “怎么回事,季主任,”蒋文斌看着季小鹏竟然直接找楚韬说,语气有些不好,直接开口问道。
  “蒋记,这事让楚记说吧,”季小鹏余光看着楚韬,平静回道。
  蒋文斌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老神在在的看向楚韬,“楚记,说说吧。”
  楚韬玩味一笑,看来王敏天已经出手了,随即不在意的把手中的文件往蒋文斌面前轻轻一推,“看来今天会议没必要进行下去了,蒋记看看吧。”
  蒋文斌疑惑的拿起,越看脸色越难看,握着茶杯的手紧了紧,第一个念头就是楚韬搞的鬼,刷的盯着楚韬,有些失控,“楚韬。”
  “啊,看来知道的比较及时,幸好没犯错啊,”楚韬笑着说道。
  蒋文斌看着楚韬的笑脸,发现这位不光是看不透,还深藏不露,蒋文斌心中出现深深的忌惮,回头一想,身上冒着冷汗,幸好幸好,要不然等着他的,不敢想象啊。
  王敏天早就不耐烦坐着了,看着楚韬和蒋文斌打着哑谜,有些想知道,咳嗽一声,“蒋记楚记,到底什么事,会议还没结束呢。”
  蒋文斌有些不稳,听了王敏天的话,又看着盯着自己的眼睛,叹了口气,无法,把手中的文件递了过去,声音有些无力,“大家看看吧,哎,幸好发现的早,咱们海县没什么经济损失,现在什么人都有啊。”
  会议桌上爆开,个个交头接耳,虽然声音不大,但看着蒋文斌的一举一动,就知道有什么变故了,眼巴巴的看向王敏天手中的那份文件。
  王敏天看着内容,心中畅快了些,刚才看蒋文斌那几个得瑟的模样心有憋屈,而现在,情况反转,对楚韬深深的看了眼,带着佩服。
  “大家都看看吧,”王敏天轻松的把手中的文件往旁边一扔,然后转头对蒋文斌说道,“蒋记,楚记,这事,怎么解决,调查组快下来了,总要有个章程吧。”
  蒋文斌目光黯然,心情一直平复不下来,看着会议室里气氛越来越沉重,低头,咬着牙,终于说道,“这是我的错,我的责任。”
  楚韬眉头一挑,发现蒋文斌其实还是有些魄力的,除了时不时和自己作对,该他的责任倒是分的很清楚,想了想,迂回说道,“现在谁的责任还不知道,这项目可是市里牵的线搭的桥,现在下决断,太早了。”
  蒋文斌感激的看了眼楚韬,不管怎么样,就算楚韬早知道,自己也太急进,才会认人不清,立马检讨,“该承担的责任我会承担的。”
  会议在这突如其来的文件中落下帷幕,楚韬这边的人带着轻松或了然,而蒋文斌那边神色不安,下面还有调查组呢,每个人心情沉重的出了会议室。
  蒋文斌看着围着自己探听的人,头疼的摆了摆手,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解释,就回办公室。
  第一件事就是打了个电话给市委记秘,不过接电话的显然不是蒋文斌要通话的人,但却得到一个消息。
  蒋文斌六神无主的看着挂掉的电话,这项目竟然牵连到市委一把手身上,蒋文斌瞬间苍老了许多,不安的在办公室里来回走着。
  蒋文斌只能保持冷静,这事其实可大可小,主要责任不在蒋文斌,但却是他大力支持的,虽然没有损失,但却是错误的决定,现在他身后的那位因为这接受调查,就算平安出来,等着的,不是动个位置,就是一辈子无法往前。
  楚韬回到办公室,往沙发上一坐,和王敏辉还有其他那些闻风而来的人闲聊了几句,打发走后,漫不经心的等待着。
  半响,就见门敲响,推门进来的是自己的秘小刘。
  “楚记,蒋记来了,”小刘有些疑惑,县委里的人都知道,蒋文斌和楚韬关系一直水火不容,所以对蒋记的出现有些不明。
  楚韬好像意料之中,点头,“恩,顺便泡杯茶进来。”
  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蒋文斌只能找上楚韬,只有楚韬能在这件事里说的上话,因为,这件事楚韬肯定早就知道,或者还参与其中,看着趋势,蒋文斌明白,楚韬的代字去掉也不远了,或许没几天,上面就会有消息下来,而他自己该如何应对调查组,蒋文斌只能靠楚韬,希望楚韬能不计前嫌接受自己的妥协了。
  两人在办公室谈了小半天,在下班前,蒋文斌神色轻松的走出楚韬办公室,而看到这一幕的人,心中都有些想法,看来,海县里的格局又会变动了。
  楚韬站在窗边,目光透着深邃,嘴角带起一丝笑意,海县的发展开始步入轨迹了,心中暗想,这只是开始而已。
  海县内部的确开始变动,没几天,楚韬正式任海县县委记,副县长提拔为县长,常委会因为缺少一位,最后提议办公室主任季小鹏进入,而蒋文斌还是原职位,这一变动,明眼的人都能看的出,大方向已经掌握在楚韬手中。
  这下,底下的人有些看不懂,有些却看懂了,而原来的墙头草,则在不知不觉中两边都讨不到好。
  季小鹏也从这一系列的变化中回过味来,虽然是天上掉下的馅饼砸到他,但通过这段时间的锻炼,虽然心有欢喜,却表现的很平静,倒让其他人高看一眼。
  
☆、75第七十五章
  现在,整个海县其实已经控制在楚韬手中,因为蒋文斌通过调查组的审查后,也倒向楚韬这边,两人平日里还是各管各的,但是,却不像以前般争锋相对。
  而季小鹏通过这次变动,已然把楚韬放到一个与众不同的高度,不这样,还表达不出内心的佩服。
  这天周五,季小鹏听了楚韬秘小吴的招呼,安排了一次饭局,而来的人,季小鹏眼睛闪瞎了,上次调查组的人赫然在座,每个人,季小鹏只有点头的份,看着饭局中,蒋文斌和楚韬握手笑言的情形,季小鹏深深发现,一山更比一山高啊。
  饭局结束后,季小鹏受宠若惊的坐在楚韬车里,内心忐忑不安。
  “季主任,这段时间你辛苦了,不过,过年前,你还得打起精神,有个投资项目马上就来海县考察了,你要做好这份工作啊,”楚韬平静的说道,看着季小鹏慢慢成长起来,给季小鹏的担子也重了些,希望季小鹏能在以后走远一些。
  “不辛苦,楚记,这是我分内的,”季小鹏含蓄的说道。
  楚韬满意的点着头,车子停在季小鹏楼下,看着下车准备关上车门的季小鹏,楚韬突然一句,“季午那丫头最近忙什么,还是家里有事。”
  季小鹏的关门的手一僵,目瞪口呆,有些怀疑刚才听到的话,“季午。”
  楚韬从上次接到周楚的电话,本想借机和季午见面的,但是手上事情太多,无法,就让阳天走了一趟,把季夏和谢钦的结果转告给季午,哪知道,这丫头小没良心的,知道自己忙,走不开,只是关照阳天多注意自己,就想不到主动来看看他,上个星期周末,楚韬有些控制不住,从省城回来后,顺路和阳天去了一趟学校,就想一解相思,却扑了个空,心有不满。
  楚韬觉得现在已经不满足这丫头把他当成可有可无的存在,所以,才会和季小鹏说这番话,反正早晚季午的家人亲人都得知道,自己也不介意提前贴上标签。
  “恩,听说她很忙,”楚韬别有意味的说道。
  季小鹏眨巴两下眼睛,怎么也不会想到季午和英明神武的楚记有什么联系,而且言语中怎么这么熟悉,季小鹏现在揍季午的心都有了,这丫头,根本就没提起过吧。
  “这个,好像是期末考试,这丫头的确比较忙,也没来我这里,那个,楚记和小伍,”季小鹏很想问,你们是什么关系,但老脸拉不下来,也不敢随意出口。
  前面的阳天现在趴在方向盘上,肩膀抖着,想起他那时的惊吓,对比季小鹏,瞬间圆满了,现在五少才透出点口风,这季小鹏就稳不住了,阳天发现自己的心还是蛮强大的,最起码知道五少对季午下手,也只是震惊了半天而已。
  楚韬深深的看了眼季小鹏,笑着说道,“只是遇到过几次,那丫头我看着不错,季主任,你有个好侄女。”
  季小鹏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说,只是点头,“哪里哪里,那丫头没麻烦楚记吧。”
  “不麻烦,我倒是很欢迎的,就是这丫头好像比较忙啊,好了,我还有些事,先走了,”楚韬隐晦不明的说完后,对季小鹏随意摆了摆手。
  阳天连忙坐直,看着季小鹏无意识的关上车门,发动,没几步远,阳天余光看着呆在原地挥手的季小鹏,嘿嘿一笑。
  “阳天,”楚韬语气透着平静,“笑够了就看着前面的路。”
  阳天自觉的闭嘴,低头说道,“是,五哥。”
  “记得明天晚上多买点菜,特别是季午喜欢吃的,”楚韬淡淡吩咐道。
  “好,五哥,”阳天答应完,想起什么后,“那我明天什么时候去接季午。”
  楚韬似笑非笑,“不用你去接,她会来的。”
  楚韬想着上次扑空,怎么也得让这丫头主动一次,想起刚才季小鹏的模样,淡淡一笑,目光笃定。
  季午上次从阳天那里知道季夏事情解决,继而接到季冬的电话,这才安心下来,埋头学习,离寒假越近,天气越冷,季午除了宿舍教室,就不怎么出门,偶尔回趟家里,帮爸妈做做事,也不怎么去季春小叔那边了。
  周六中午,季午没回家,边啃着方便面边翻阅手中的,宿舍里就剩下她一个人,听到楼下管理员在嚷着自己的名字,季午动了动身,慢慢走到阳台往下看,一眼,就瞄到楼下的季小鹏,心中满是疑惑,对楼下挥了挥手,回到宿舍拿起钥匙关上门,就往楼下走去。
  “小叔,”季午喘着气,跑的有些急。
  季小鹏上下打量着季午,脸色不怎么好看,昨夜那楚记一番话,让季小鹏怎么也睡不着,看着季午的,有些严肃,“上去换身衣服,小叔有话跟你说。”
  季午第一次见季小鹏如此慎重,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一笑,“小叔,没必要吧,有事你就说。”
  季小鹏看着季午的模样,一身厚实的运动服,外面套着个长棉袄,怎么看,怎么土,心中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就算是楚韬关心季午,也不可能是自己想的那样,季午可是才17岁啊,楚韬整整大这丫头十岁,而且,就这丫头的模样,季小鹏觉得自己想的有些远了,不可能的。
  “走吧,找个地方,小叔有事问你,”季小鹏妥协,转身就往外走去。
  季午随手把披着的头发扎起,双手往棉袄口袋一抄,快步跟上季小鹏。
  在校园的操场上,季午随着季小鹏转了两个圈了,就没见小叔开口说话,直接问道,“小叔,有事你就说吧。”
  季小鹏站立,掏出口袋里的烟盒,点燃一根,呼了一口,这才问道,“你老实告诉小叔,你怎么和楚记认识的。”
  季午一个不察,抬头看向季小鹏,心中暗想,怪不得了,小叔半天就为这个吧,不过,自己和楚韬接触,还真没人知道啊。
  “小叔,你听谁说的,”季午试探的说道。
  季小鹏哼了一声,“谁说的,人都问到我这里了,小伍,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季午脸黑漆漆,合着是楚韬说的,这位到底想什么啊,皱了皱眉头,安抚着季小鹏,“小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做了什么事呢,哎,就接触过几次,不熟的。”
  季小鹏哪里肯相信,楚韬昨天问的那么详细,而且言语中透着对季午的熟悉,“小伍,小叔就是想了解一下。”
  季午一笑,点着头,“是是,我其实跟他真不熟,在王叔家见过一次。”
  季午一半真话一半假话,就怕季小鹏多想。
  “那他怎么就记得你,还和我提起你了,小伍,虽然你年龄小,但思想成熟,有些人不是咱想的,知道吗,虽然楚记还没结婚,但这么大年纪,肯定是有的,你以后能不接触就不接触,知道吗,”季小鹏殷切嘱咐,伸手拍了拍季午的肩膀。
  季午眨巴两下眼睛,怎么就觉得这话挺耳熟的,这不就是,自己和季冬对季夏说的吗,合着自己也轮到一回了,其实季午这么多年过来,对感情早就看透,要不然也不会重生一回来就定了那样的平淡目标,总觉得对另外一半只要求忠诚就行,感情这事,季午不会再憧憬,能组成家庭过下去最好,不行,自己也能单身过完这辈子,就算楚韬对季午有着不同一般的宠溺,季午也没往那方面考虑,从没想过楚韬对自己有那种心思。
  季午眉头一挑,扑哧一笑,“小叔,那样的给我,我也要不起,我心里有数,而且,他比我大这么多,人也看不上我这丫头片子,我长的也没二姐好看,小叔,你想多了吧。”
  季小鹏细细打量着季午的神情,看着眉宇间没有什么小女生的爱慕,松了口气,点着头,“没有就好,以后少接触吧,那样的人,小叔看着压力就大,别说你了,而且,到现在,小叔还不知道他的底细,那位档案上记的一看就知道是虚的,估计来头不小。”
  季午神色正了正,“恩,放心吧,小叔,只是正常交往,”虽然有时候看着不太正常,季午把这一句噎进肚子里,有些事,说多了,反而弄巧成拙,不如不知道。
  季午把季小鹏送到学校门口,又听着季小鹏唠叨几句,看着季小鹏远走的背影,这才叹了口气,单手摸了摸下巴,神色带着困惑,半响,从校门的大路上往县委大院方向走去,压根没留意自己身上的穿着,脚上套着的大棉拖。
☆、76第七十六章
  季午敲响门,哆嗦的双脚跳了跳,和季小鹏在冷风里吹了半小时,又走了这么远的路,整个人已经冻僵,低头看着脚上的大棉拖,止不住的后悔,怎么就没换身衣服的,空落落的棉衣冷风直往里面钻。
  厅里的楚韬眉一挑,暗道,这么早,刷的站起身,看了眼准备去开门的阳天,“我来吧。”
  阳天暗自点着头,该不会季午那丫头过来了,平常可没见这位大少爷这么主动,转身知趣的往厨房走去。
  楚韬打开大门,一眼,眉头皱了起来,伸手就把季午拉进屋子,碰的关上门,脸色阴沉下来,“怎么穿这么少就跑出来了。”
  季午看着面前的这位自来熟的样子,脑海里浮现刚才季小鹏说的话,瞄了眼主动拉起自己双手哈气的楚韬,用力的抽了抽,没抽出来,哆嗦的说道,“放手。”
  楚韬哼了一声,拎着季午就往沙发那边走去,路过厨房,对假装不在的阳天说道,“泡个姜茶送过来。”
  季午人小,也没啥力气,挣脱了一会,倒是气喘起来,“我自己走,五哥。”
  楚韬瞄了眼,眼神一暗,看着季午露出的粉嫩颈脖,心一紧,随即把季午往沙发上一扔,直接扒拉开季午那身旧棉袄,“这件衣服也太旧了,根本不保温。”
  季午有些欲哭无泪,自己好歹是个女人,你这么大咧咧的就动手扒衣服,太直接了吧,怪不得小叔那么担忧,是个人,都以为这位对自己有些意思的。
  楚韬脱下外套,直接一把裹住季午,动作干净利索却带着温柔,期间,伸手在季午冻僵的小脸上捏了捏,语气有些低沉,“还说你自己不小,就这记性,怎么看怎么不懂事,外面这么冷,你里面就穿了套运动服。”
  季午也后悔着呢,早知道这位这样,说什么也得穿好衣服过来,本来是想和这位好好沟通沟通,别有事没事事,让小叔跳脚,现在反而被说了一通。
  季午刚想反驳,就见楚韬接过阳天递上的姜茶,放到自己嘴边,眼神示意着,季午抿了抿嘴,目光盯着楚韬,半响,投降的张开嘴,顺着楚韬的手,喝了几口,身体暖和起来。
  楚韬看着抢过手中杯子的季午,挑了挑眉头,抬手把季午前面落下的头发顺到耳边,神色才松了松,“这么急着过来,有事。”
  季午一听,放下手中的杯子,抬头平静的看着楚韬,摆开长谈的架势,“你怎么找我小叔去了。”
  楚韬看了眼旁边探头探脑的阳天,一个眼神过去,看着阳天消失在楼梯口,这才回道,“不是好久没见到你了,想问问你的情况,怎么,你小叔说些什么了。”
  季午脸变了变,果然吧,没事到了小叔嘴里也变成天大的事了,淡淡瞥了眼楚韬,“我小叔以为我和你怎么了,五哥,我小叔受不了惊吓的。”
  楚韬一笑,整个人显得更加温润,上手点了点季午的额头,“你啊,我能和你小叔说什么,他想多了,就为这事,这么着急过来,衣服也没穿好,嗯。”
  季午拍开额头上的指头,“哎,我知道是一回事,别人看又是另外一回事,你老别动手动脚的,如果我小叔看到,指不定以为我们有什么。”
  “以为就以为,你本来就入了我的眼,要不然,你以为我对谁都这样,季午,我记得这事,我早就说过了,你也别多想,”楚韬直截了当,有些不满季午字里句里划清界限,往后一靠,漫不经心的说道。
  季午眉心跳了跳,这话太有歧义了,转头想了想,也跟着楚韬往后一靠,问道,“咱俩不是忘年交吗,我了解,所以我也没乱想,但架不住别人会乱想的。”
  此话一出,楚韬真想揍这丫头的屁股,他表现的这么明显,怎么就扭转不了这丫头的初次印象呢,楚韬眼神淡了淡,转头看着和自己哥俩好的丫头,一阵头疼。
  “恩,有外人,我肯定会注意的,现在就咱俩,不是吗,”楚韬嘴角勾起,淡淡一笑,但目光闪过一丝无奈。
  季午点着头,了然的看了眼楚韬,就说嘛,人这条件,找什么样的找不到,小叔太过担心了,就自己这样,做个朋友也算是到顶了,这还是缘分才让自己和楚韬相遇的,随即一笑,“恩,不过,五哥,你可别再我小叔面前提我了,他那人会多想,咱俩这么正常的交往他都会想歪,如果看到我们这般,还不受惊吓。”
  “好,下次我会注意的,”楚韬温和的答应下来,不过心中却想,埋下怀疑的种子,总有一天会发芽,到时候,就算自己不说,季小鹏有眼睛,总能看出点什么的。
  楚韬看着季午恢复热气,站起身,“丫头,你先坐一会,我找阳天有点事,晚上留着吃晚饭,到时让阳天开车送你回去,你这样出门我不放心。”
  季午张了张嘴巴,觉得来一趟不能那么太实际,随即点头同意,笑着说道,“那五哥,我就打扰了,不过,晚饭可别让阳天做,如果你有事,我帮忙吧,反正我没啥事。”
  楚韬心中微微触动,脸色不显,俯身看着季午,“真的。”
  “做个饭那不是小意思吗,你忙,就我来吧,”季午白吃白喝了好几次,脸皮虽然厚,但也懂得礼尚往来,而且对楚韬从警惕到接受,再到现在自然而然的相处,季午对楚韬放松心态,心中当然有着真诚。
  “那行,尝尝你的手艺,我待会让阳天买些你喜欢吃的,”楚韬眼角带着笑意,感受到季午一次比一次的随意,心中暗暗高兴,“那我先去房一趟,衣服别脱了啊。”
  季午点头,摆着手,往后一靠,看着楚韬挺拔的身影消失在楼梯转弯。
  摸了摸鼻子,摇着头,暗道,这样的男人不知道会娶什么样的女人,按照季午自己分析,楚韬的家世必定不简单,而他们的婚姻只是现实的妥协,但季午觉得,楚韬不会,他的心太强大了,他有能力得到他想要的,或许某天,自己就得称呼别人一声五嫂了。
  不一会,阳天下楼就出了门,而楚韬跟着下楼,陪着季午闲聊着,等阳天大包小包的回来,天色也有些暗,季午把楚韬的外套一脱,就想奔进厨房。
  “穿着,”楚韬目光盯着季午。
  季午无法,看着宽大的外套碍手碍脚,随口说道,“弄脏了别怪我啊。”
  楚韬靠在厨房门边,看着季午小人般的在厨房忙来忙去,阵阵香味飘出,而阳天早就知趣的消失,就怕看到不该看的,被五少又惦记着。
  楚韬目光透着温情,视线落在季午低头间的脖颈间,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这一秒,希望多停留些时间,身心有种归属感。
  一个人伸手,另外一个人配合着拿东西,两人之间有种温馨弥漫,让出现的阳天闪瞎了眼,深深的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
  这顿晚饭吃的阳天难以下咽,不是说菜式不好,不是说味道不好,而是每夹一次菜,那五少的目光就冷一分,而且季午那丫头还时不时的探头和自己闲聊,那五少的眼神快化成实质性的刀光了,滋味不是一般的难捱,冰火两重天啊。
  “小伍,马上就考试了,学习上怎么样,有不懂的也可以问我的,”楚韬看了眼和阳天说话的季午,出口问道。
  季午笑了笑,“应该没问题,虽然有两年没去学校,但我多少也自学了些,跟的上学校的进度的。”
  “那就好,快过年了,时间真快,我来海县也一年了吧,”楚韬神色有些悠远。
  季午一怔,“恩,去年年底看到你的,那时候你是提前来海县的吧。”
  “恩,提前这趟来,没来错,”楚韬话中有话,目光盯着季午。
  “那后来回去过年没,”季午随口问道。
  楚韬露出一丝嘲意,目光深沉,语气低沉,“人在哪里家就在哪里吧,后来没回去,家里也不缺我一个。”
  季午楞住,看着突然间伤感起来的楚韬,不知道如何安慰,或者是如何继续话题,“那今年。”
  “今年也在这里过,到时候估计阳天也不在,大概就我一个人吧,”楚韬不经意间扫了眼阳天,看着埋头啃饭的小子,满意的暗自点了个头。
  季午知道这或许是楚韬家里的事,“五哥,你。”
  “好了,没什么的,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楚韬淡淡一笑,分外柔和。
  季午现在才发现,这位有时候什么事都放在心里,和自己一般模样,看着温润毫无脾气,其实这都是表面现象,也只有这样的人,才会让自己承认有些地方真是无法比拟的,心甘情愿叫一声五哥吧。
☆、77第七十七章
  晚饭后,楚韬叮嘱了季午几句,看着脱下自己外套的季午,拿起早就准备好的递给季午,“你那件太旧了,不保暖,这是阳天带回来的,穿着吧。 .〗”
  季午低头看着面前的一件衣服,格子呢大衣,摇着头,一脸拒绝,“不用了。”
  “你那件阳天顺手给扔了,你这样怎么回去,听话,嗯,”楚韬目光盯着季午,不容拒绝。
  季午叹了口气,“行了,我穿还不行吗,多少钱。”
  楚韬脸色暗了下来,“跟我不要分那么清楚,我早就和你说过,季午。”
  季午看着忽然强势的男人,手紧了紧,眉头皱起,拒绝的目光看到楚韬的眼神,不知觉的柔了下来,“好了,我不提,谢了,五哥。”
  “恩,早点回去休息吧,有空可以多来看看我,我等着,”楚韬暗示的说道,就怕这小没良心的家伙一回去就吧自己给忘了。
  季午随手摆了摆,“有空再说,马上要考试了。”
  楚韬看着载着季午的车子远去,目光留着夜空里,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刚离开,楚韬就开始思念了,感觉到自己对季午的在乎越来越深,楚韬自嘲一笑,这世界上也有什么是他无法掌握的。
  京都,周楚坐在酒吧监控室里,眯眼看着,忽而视线盯着某处,抬头示意一下,整个画面停了下来,凑上前去,转身吩咐道,“把这小子带过来。”
  旁边的保安部长低头称是,连忙带着两人出去。
  周楚晃动着手中的红酒杯,心中沉思,这次怎么也要和小叔一起去趟海县,第一,当然是看看小舅的现状,第二,当然是看看季午和小舅之间的关系,不过,在这之前,周楚又看了眼定格的画面,季冬,季冬怎么又出现在自己酒吧里,而且和自己酒吧人员比较熟悉,给那小子的东西,如果没看错的话,应该是钱吧。
  周楚摸了摸下巴,想起前段时间季冬时不时的出现在酒吧范围,必然有其原因,正想着,监控室的门响了几声后,慢慢打开。 .〗
  保安部长直接把手中拎着画面中的小邓往周楚面前一扔,走到周楚身边低声说道,“是后厨房的小邓。”
  周楚抬脚走到小邓面前,俯身,一瞬不瞬的盯着,让瘫在地上的小邓心中忐忑,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什么。
  “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周楚捏起小邓的下巴,转向监控画面。
  小邓眯起眼睛,看到画面上的两个人,心一惊,连忙低头,“周少,是我的错,饶过我吧。”
  周楚慢慢转身坐了下来,好整以暇的问道,“什么错。”
  小邓哪里敢隐瞒,一字不落的交代清楚,还把季冬给他的钱微颤的递到周楚手中,“这钱就是那丫头给的,我就鬼迷心窍了,周少,饶了我吧。”
  周楚没有动怒,反而笑起声来,一直想的问题现在终于明白,自己家里的电话压根不是小舅透露给季午的,反而是季冬这丫头探听到的,季家的几个,果然都是能人啊,竟然能找到后厨房里的小邓,周楚现在终于想起,以前经常让厨房送饭去自己的住处,好像就是这个小邓跑腿的。
  周楚没空和这么个小人物计较得失,摆了摆手,对保安部长说道,“别让我再见他了。”
  看着被拖出去的小邓,周楚忽而一笑,看着手中的几张钱,招来旁边站立的人,手点了点画面中的季冬,“把她近况调查清楚,明天送到我那里。”
  周楚说完,起身,慢慢晃悠出门。
  季冬趁着寒假来临之际,多打了几份工,想多攒点钱,给家里的爸妈和小妹买些东西,这天周日,辗转了几个场地,天色已黑,季冬结到工钱就转身回学校,毕竟马上要期末考试了,不光是工作,学业也得放在心上。
  下了公车,穿过马路,快到校门口的时候,就见前面停着一辆车,刚想经过的时候,车门打开,季冬不经意瞄了眼,当场停下脚步,心一惊。
  周楚顺手关上车门,一步一步的走到季冬面前,看着神色不宁的季冬,低声说道,“真巧啊,季冬。”
  季冬抬头,脸色变了变,不知道这人怎么会找到自己这里,季夏的事,听季午说起过,就是这人给解决掉的,季冬往后一退,面无表情,点了个头,就想擦肩而过。
  周楚可是跟着调查资料上的时间,才逮到这丫头的,抬脚就拦住季冬的路,“怎么,看到了,也不打个招呼,还在一个桌子上吃过饭的。”
  季冬眉头皱了皱,抬头看着周楚,欲言又止,想了想,直言,“真巧。”
  周楚看着说完,又想跑掉的季冬,额头青筋冒起,伸手就拉住季冬的手臂,单手掏出口袋里的证据,直接放到季冬面前,“这个你总是认识的。”
  季冬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位兴师问罪的模样呢,原来是为了这一茬,目光盯着周楚手中的钱,想起这可是自己昨天给出去的尾款吧,为了那个电话号码,收买酒吧的那位小子,先付一半,事成后再付一半,当时自己肉疼了半天,季冬看了眼周楚,抬手就把钱抢了过来,“认识,是我的。”
  周楚看着手中空落落,又看了眼熟练的把钱揣兜里的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