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夏这辈子也会毁了。”
  “我当然知道,但是到了那步,谁还管这些,绝境总使人疯狂,我们季家是光脚的,谢家就不同了,”季午笑眯眯的假设。
  周楚听明白了,季夏那女人肯定在打谢钦主意,而她这两个妹子倒是姐妹情深,如果季夏真如此做了,那么等着季夏的将是毁灭,这种人对大家庭来说比比皆是,但最怕的就是季午刚才说的,如果一个女人狠心到自己都不顾,那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周楚衡量着得失,往后一靠,“说吧,什么忙,你知道,谢钦对季夏势在必得,而季夏对谢钦也势在必得。”
  “这些不用在意,只要你帮忙,就能很快了结,”季午肯定的说道。
  “说说,”周楚眯起眼睛,语气低沉。
  “谢钦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季夏对他没感情,而季夏最大的依仗,不就是谢钦对她的感情吗,这是他们所在乎的,我只要你帮我个小忙,就皆大欢喜,”季午细细说起她打算好的计划,双眼眯起,二姐,虽然让你摔一跤,但多少会让你清醒一些,也让你看看,男人的真心不是说出来的,而二姐你所想要的,不过是建立在别人喜欢你的基础上,男人一旦失去兴趣,你什么都得不到。
  周楚听着季午慢慢说起,不自觉的周边冒起冷气,这个季家小伍太狠了,为了让季夏断掉念头,竟然用上这一招,而且附带着算计了谢钦,周楚可以想象,如果自己真帮了这个忙,谢钦的确对季夏起不了兴趣,谢钦要的女人哪个不是纯情少女,而且,季夏也能知道,她在谢钦眼里其实什么也算不上,到头来,一场空。
  周楚皱起眉头,想到什么后,说道,“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电话号码的,我就答应。”
  “帮完忙,我会告诉你的,我等着你消息,”季午说道。
  周楚忽而一笑,季冬季午,这季家的女人果然个个不一般,反正谢钦要什么女人没有,不过一个季夏而已,周楚对拆散这对倒是有些兴致了,“好,你等着消息吧,到时候,有结果,怎么联系你。”
  季午表情凝固,摸了摸鼻子,看了眼手中的电话,说道,“就这个号码,这是我五哥电话,到时候你说一声找我就行。”
  周楚挂上电话,单手摸了摸下巴,好久没遇见让他感兴趣的事了,所以,谢钦兄弟,你还是准备着找下一个目标吧。
  而楼下正大光明听着电话的楚韬,从开始就冷着个脸,怎么也没想到季午这丫头会找周楚帮忙,不过听到这丫头的计划,楚韬越发觉得自己眼光好,该狠的时候狠,下手果断,就算是她的亲姐,这丫头也能一巴掌打上去,虽然最后季夏会吃点苦,或者是无处诉苦,但最起码会让季夏沉稳些,为你好,才会对你狠,这大概是季午这丫头的品性吧。
  楚韬挂上电话,目光透着愉悦,想起季午最后的话,我五哥,嘴角不自觉的翘起,脸上的阴沉消散少许,满意的点着头,自己家的果然好,怎么看怎么好,但是,想起周楚,楚韬眯起眼睛,好久没见这小子了,该找个时间好好聊聊。
  而周楚刚站起身,周身一寒,摸了摸手臂,连忙穿起外套,直接出门,答应季午的事,周楚肯定会办,但这事,不适合他出头,只有林麒,那小子太熟悉这一套了。
  季午看着挂掉的电话,目光染上一丝茫然,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因为自己的重生,大姐改变了,二姐也改变了,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那么重生的意义何在。
  季午面色沉重,虽然手段有些不入流,如果季夏和谢钦有真感情的话,这些手段是不够看的,如果不是,那么就让季夏早点醒悟过来。
☆、71第七十一章
  走到窗边,季午目光并无焦距,前生没多在意亲人,这生也许偿还吧,能做的,自己会去做,但每个人的人生不是她能够操控的,有些时候要学会放手。
  季夏这次后,季午不会再去做些什么,如果经历过这些,季夏还一如既往,那或许是季夏想追寻的人生,她自己都无悔,别人如何去阻挡,那时候,季午也无法强硬去改变什么。
  想起什么后,季午一笑,果然闲人不好做,太闲了,反而想着找点事做做,开始操心这操心那的,前生忙忙碌碌的猝死,重生回来后,缩在家里一步不出,就想着安稳度日。
  季午怔了怔,有道是物极必反吧,季午嘴角勾起一丝嘲讽,不过,再变,自己的本性还是如初,通过两年时间,季午不再执着,再来一次,不会再迷失自己,这就好。
  楚韬轻轻推开门,就见这丫头呆立在窗前,目光闪过一丝无奈,对别人下手是一回事,对亲姐下手又是另外一回事,楚韬心微微触动,慢慢走到季午身后,叹了口气,单手环上季午的肩膀,把季午整个人转了个方向,面向自己。
  季午不察,一惊,刷的抬头,看着来人是楚韬,额头黑线,“五哥。”
  楚韬含笑看着面前的季午,伸手刮了刮这丫头的小鼻梁,温和的说道,“想什么,这么专注,我来了也不知道。”
  季午无语的扒拉开肩膀上的手,目光阴了阴,这人对自己倒是越来越亲昵了,往窗台上一靠,“五哥,你下次打个招呼行不。”
  “行,有什么你解决不了的,说给五哥听听,”楚韬试探的问道。
  季午摆着手,“我能有什么事,除了学习就是学习,对了,以后可能会有朋友打这个电话,到时候就麻烦你帮我接听一下了。”
  朋友,楚韬目光淡了淡,想起周楚那小子,冷光一闪,但脸上没显现出来,语气越发温和,“我不是说过吗,这里,你就当家一般,放心,我会帮你接听的,是什么朋友。”
  季午瞬间抬头,倒不是吃惊,而是以为这人不会问这些的,笑了一声,“普通朋友而已。”
  楚韬含笑安抚着季午,嘴边勾起,普通朋友,周楚这小子打过来,自己正好和他好好谈谈。
  季午点着头,心中一松,有些事,不太方便让小叔知道,而自己家里也没装电话,这里是最好的选择,再说楚韬也没兴趣关心这些事,随即说道,“谢了,五哥,你今天找我来,不是说那件事有结果了吗,说说。”
  楚韬推了推眼镜,一笑,顺其自然的拉着季午的手就往沙发那边走去,边走边说,“那件事还真给你猜到了。”
  季午一惊,跟着楚韬边走边说,“不会吧。”
  “坐着谈吧,”楚韬坐下后,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季午坐下,目光盯着楚韬,很想知道,毕竟那件诈骗案2001年才会出现,是什么原因导致提前,或者是存在。
  楚韬瞄了眼身边坐下的季午,眯起眼睛,脸色正了正,声音平静,“小伍,上次你提醒后,我让人去调查了一下,那次你看到的海外投资公司在国外根本不存在,而且,这家投资公司的确和牵线的市委内部人员有着金钱交易,而他们的目标显而易见是海县,为什么选择海县,我觉得,第一,可能是地方偏远,不吸引人注意,第二,海县县委班子刚换届,乘虚而入。现在,既然我已经知道,当然不会让他们如愿了,不过,还不到揭穿的时机,这帮子人,我留着有用,找你过来,我就想知道,你上次说的具体手法和操作过程,详细再说一遍吧。”
  季午心神不宁,果不其然,目光带着怔然,虽然上次自己觉得有些不妥,但到底没肯定,而楚韬,竟然这么短时间就调查清楚,手段可见不一般,低头沉思,“既然五哥想听,那我就再说一遍吧。”
  季午细细道来,详细的把那个案件前因后果,复述一遍,边说边思考着,看来海县和C市不久将来又有变动了,留着有用,可不是说说的,楚韬这人,利益最大化,肯定有番考量,借助这场骗局顺势而为,因为涉及C市市委内部人员,那就不光光是海县,连带这C市官场也会有些波动,不过,季午没问什么,毕竟这些于自己无关,只要楚韬记得自己的好,那么对小叔的印象也会加深一些,其他的,季午现在不需要。
  楚韬仔细听着,上次并不以为然,只是了解了大概,而这次,他需要熟悉这些人的操作过程,才能加以利用。
  根据楚韬查到的信息来看,蒋文斌到现在还浑然不觉,倒是把这项投资当成首要任务想去完成,楚韬嘴角勾起,那么就不要怪他了,提前知道这些,主动权就掌握在楚韬手上。
  这次,蒋文斌后面的那位,怎么也得动一动,今晚来的及的话,就动身去省城一趟,该和王敏天好好谈谈,一是,送给王敏天一个人情,让C市被王敏天全权掌控,二是,楚韬自己,身上的代字也该去掉了,三是,让蒋文斌以后安分一些,海县明年开年的高速发展不需要阻碍声音。所以这次的伪投资项目,对楚韬来说是个机会,一举数得。
  季午说完后,瞄了眼身边的楚韬,头皮发麻,这笑容,就不知道是哪位该倒霉了,哎,官场如战场,一个不慎,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被算计的一干二净,特别是站在楚韬对立面的,就是不知道,这次会发生什么震动了。
  晚饭,季午受宠若惊的看着楚韬亲自下厨,有些坐立难安,不过,比起阳天那比较有艺术性的饭菜,季午宁可面对楚韬的殷勤,最起码,虽然头疼一些,但胃不难受。
  阳天摆好碗筷后,看着五少和季午落座,非常知趣的坐在离季午和五少比较远的地方,埋头啃着大米饭,目光不时的瞄两下。
  从五少亲自下厨,到现在亲自夹菜,阳天真心觉得以前的眼睛瞎了,这么明显怎么就没看出来,不过看到季午毫无知觉的样子,阳天嘴角有些抽搐,目光带着怜悯的看向五少,路很长,五少,你得慢慢走了。
  季午吃完这顿有些纠结的晚餐,该做的事做了,该谈的话也谈了,拍拍屁股,就起身告辞。
  楚韬看着阳天收拾好,转身拿起外套,平静的吩咐阳天去开车,然后走到季午身边低声说道,“我送你回学校。”
  季午连忙摆手,“五哥,就这点路,有阳天呢,你早点休息吧。”
  楚韬目光平静,自然的牵着季午的手,往外走去,解释道,“我和阳天待会要去趟省城,所以我正好顺路送你。”
  季午不动声色的扒拉着被握紧的手,但楚韬牵的非常有技巧,所以季午压根没办法,心中一顿,想起什么后,笑着说道,“五哥,太麻烦你了,要不我自己回去也行的。”
  楚韬瞥了眼,随手关上门,看着阳天把车子停在门前,低头,凑到季午耳边说道,“丫头,我是你五哥,这里就当家一样,以后别再说麻烦这种话了,嗯。”
  季午被楚韬理所当然的样子怔了怔,随即,无语的说道,“好,下次不会了。”
  楚韬满意的点了点头,伸手就揉了揉季午的脑袋,打开后车门,让季午先坐了进去,自己走到另外一边,理所当然的坐到季午身边。
  车子发动,季午在这狭小而静谧的空间里,非常清晰的感受着身边楚韬的体温和呼吸,有些不自在,微转头,看向窗外。
  而楚韬放松的靠在后背上,单手搭在季午身后,借着路边昏暗的灯光,目光盯着季午这丫头的侧脸上,眼角带着笑意。
  如果说缘分,他和季午之间好像冥冥中自有定数般,要不然,他不会一来海县就注意上这个丫头,继而通过任家的事,直接让季午进入他的眼中,让他越发感兴趣,所以去慢慢了解,越陷越深。
  楚韬目光暗了暗,五哥这个称呼,只是暂时的,这丫头现在根本没开窍,原打算两年时间,现在看来要改变了。
  楚韬算着季午高考的时间,还有他离开海县时间,嘴角扬了扬,心中有了决断。
  季午身上一寒,不自觉的裹紧外套,而旁边的楚韬含笑的把手边的外套直接披到季午肩膀上,低声说道,“晚上有些冷,披上吧。”
  
☆、72第七十二章
  季午余光看了眼,脸色变了变,看了眼楚韬关切的目光,噎下想要拒绝的话,笑着说道,“谢了,五哥。”
  半响,车子停在学校拐角的地方,阳天停下车子,正视前方,但余光不时的朝后视镜看着,看到身后两人的互动,眼角不时的抽动两下。
  季午谢过楚韬和阳天后,走下车,随即把身上的外套拿了下来,递了过去,看着楚韬摇头拒绝,平静的说道,“五哥还要去省城,我马上就到宿舍了。”
  楚韬想了想,接了过来,嘴角含着笑意,“你这丫头终于学会关心人了,不容易啊。”
  季午语塞,嘴角勾起,“那是,你是我五哥,”随即转身,朝身后摆了摆手,就往前走去。
  楚韬看着季午慢慢消失在黑夜里,升上车窗,拿起刚才季午穿过的那件外套,直接披在自己的身上,鼻尖闻着季午残留着的气息,目光淡淡往前一瞥,“看够了,就去省城。”
  阳天被那目光一个激灵,连忙低头,又被抓包,连忙说道,“好的,五哥。”
  车开了出去,尾灯一个闪烁,消失在黑夜里。
  而此时的季午慢慢转过身,察觉到视线的消失,目光盯着道路的远处,喃喃出声,五哥。
  季午嘴角带上一抹若有若无的意味,楚韬表现出的那份与众不同的宠溺,季午能感觉到,季午也看的出不是所谓的虚情假意,而是真心真意,可正是如此,让季午感受到压力。
  季午轻抚额头,自嘲一笑,前生一个人往前行,孤单只影,当然知道真心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而今生,遇上楚韬,真真是缘分吧,如果是以前的自己,季午可能上赶着和楚韬交结一番,但现在的自己,这份真心的确有些沉重,季午敛起眼眸间的无奈,嘴角扯了个弧度,深吸一口气。
  既然楚韬对她抱有真心,季午也会真心以对,没有利益和利用的相处,季午终于放下心中警惕,如果以后各奔东西,那季午会铭记,这样才不会后悔吧。
  一直以来,季午没有仗着自己心里年龄大,而不愿叫出口,这声五哥,从现在开始,才是饱含真诚的,季午笑着转身,往宿舍方向走去,路很短,但心思很长。
  京都夜晚闪烁迷离,灯红酒绿,国色天香酒吧,更是人头攒动,光影相错。
  三楼VIP包厢内,季夏和谢钦举杯相饮,谢钦单手搂住季夏的腰身,低头轻语,而不察间,季夏目光闪烁,瞬间贴上谢钦的怀抱。
  季夏不明白谢钦为什么如此坐怀不乱,而等不及的季夏,只能铤而走险,反正谢钦喜欢自己,就算知道,也只会半推半就,这社会,有哪个男人真是君子啊。
  季夏拿起酒瓶,帮两人倒满,趁着谢钦转头瞬间,顺着酒杯把手中的东西放入其中,嘴角翘起。
  过了今晚,谢钦是跑不掉了,而进谢家大门也是早晚的,季夏早有打算,一次不行,两次三次,时间不等人啊,过完年学校就该安排实习单位了,现在和谢钦有了关系,留着京都那是笃定的,要不然,自己会被直接分配到家乡去。
  季夏眼睛透着坚定,主动依偎在谢钦怀里,把杯子递到谢钦手中,调笑说道,“我不怎么会喝酒的,这次,可是看在你的面子,干一杯吧。”
  谢钦搂住季夏的手臂紧了紧,目光柔和而专情,低声说,“我是你男朋友,你不给我面子,还想给谁面子。”
  季夏微微轻打谢钦的肩膀,嗔了一眼,“你这家伙就会拿我开玩笑,干一杯吧。”
  正在这时,包厢门打开,周楚带着林麒走了进来,后面跟着恭敬的酒吧老板。
  谢钦眉头一挑,放下酒杯,抱着季夏站起身,“哟,周少来了。”
  周楚目光平静的朝季夏看了眼,看的季夏手心冒出冷汗。
  季夏对谢钦倒是有些把握,但对周楚,每次一见,不由来的有些紧张,点头微微打了个招呼。
  周楚身后的林麒诡异一笑,走到周楚身边,目光扫了茶几上的两杯酒,刚才在隔壁早就看的一清二楚,对接下来的事,非常期待,看了眼周楚,“哥,介绍介绍啊,这不会就是你那铁哥们吧。”
  谢钦看着周楚身边的年轻男子,朝周楚疑惑的看了眼。
  周楚走到谢钦身边,介绍道,“这就是我提起过的林麒,我表弟,林麒,这是我兄弟,谢钦,旁边的是谢钦的女朋友,季夏。”
  林麒吊儿郎当的走了过去,抓住谢钦的手,握了一下,压根没看季夏,而是转身往沙发上一坐,“难得遇到表哥的兄弟,老板,拿酒,好酒。”
  站在包厢门口的老板,顿时直立,连忙点头,“好的,林少,马上安排,那个,需不需要,”目光有些犹豫的盯着季夏看了眼,又投向林麒他们。
  周楚摇着头,“听林麒的,下去吧,我们几个兄弟聚聚,不需要女人。”
  老板知趣的退出包厢,体贴的把门关上,而包厢里一阵静谧。
  林麒嘴角一歪,朝着周楚使了个眼色,就对谢钦说道,“你是我哥的兄弟,那肯定比我大,我就叫谢哥吧。”
  “谢三就行了,林少,”谢钦委婉的说道,林家周家楚家都是权力在握的家族,而且三家关系非常亲近,面对林麒,虽然是兄弟的表弟,但还是需要谨慎。
  “别林少了,林麒就行,弯弯绕绕的我不喜欢,我就叫你谢三吧,不会是你上面还有两个兄弟,”林麒随意摆了摆手。
  谢钦看着林麒的脾气,也放心下来,点着头,“是的,还有两个亲哥哥,”然后松开季夏的腰身,低声嘱咐道,“先坐一边,我和他们先聊会。”
  季夏安分的往旁边一坐,不过,目光来回打量着包厢里的三个人。
  林麒和谢钦说了一会话,等老板叫酒过来,不经意间,换了刚才的酒杯,看了眼周楚,两人交换了个眼色。
  三人边聊边喝酒,不一会,季夏也加入,周楚和林麒有目的的配合着,谢钦和季夏越喝越多,到最后直接昏睡过去。
  林麒和周楚看着时间,满意的点着头,一个携着谢钦回家,一个带着季夏走上酒吧楼上的房部。
  而房早就布置妥当,林麒带着季夏推门而进,就见房间里有两个女人,两个年轻的女人。
  而房内的短发干练的女人看着林麒走进来,迎了上来,关上门后,说道,“林少,布置妥当了,这是我找来的,你看看吧。”
  林麒把晕过去的季夏往床上一扔,嘴角勾起一抹狡诈的笑容,转身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长发女人,眯起眼,上下打量一番,点着头,对身边的人说道,“不错,看着是个清爽的,用完了,让她远着点,别让我在京都看见。”
  “是,林少,都安排好了,这个女人是从外地带来的,保证以后没人查到,”那位干练的女人毕恭毕敬的回道。
  “恩,快些,弄好,就撤,照片拍好,给我两三张就行,其他销毁干净,知道吗,”林麒记得周楚吩咐的,虽然搞不懂为什么不用男人,而且还如此谨慎,让林麒觉得这其中必定有原因,反正先完成任务,到时候再打听。
  隔天早上,季夏在房中醒来,尖叫出声,虽然外套不见,但内衣都在,可是这种情况,让季夏无法不往坏的地方想,连忙跳起身,查找了一番房间,也没见谢钦人影,顿时有些不对劲,手抖抖索索的把外套穿好,发现自己没怎么样,也只是少穿了几件衣服,心中不安才慢慢消散,连忙推门而出。
  周楚和林麒两人一碰头后,看着事态往计划中的方向发展,两人合计一番后,继续下面的计划。
  等两人谈完后,林麒憋不住的问出口,“哥,你不会是看上那个季夏了吧,那么二的姑娘,你还真有眼光,和你兄弟抢女人,你就不怕被雷劈啊。”
  
☆、73第七十三章
  周楚眉头一挑,瞪了眼林麒,“瞎说什么,这事有原因,等结束后再和你说,你可给我安稳点,别节外生枝,对季夏那个女人按计划来,不然不好交代。”
  “嘴上不承认,哼,让我找个女人做戏,你还说不是,舍不得让别人碰吧,”林麒自以为是的说道。
  周楚脸色黑漆漆,上手就敲了林麒一个额头,“那是别人关照的,就季夏那个女人,我怎么可能看的上,没个眼力。”
  林麒摆着手,哀怨的看了眼,“行了,知道了,不过,等结束,你得告诉我,要不然,我就告诉姨妈,说你找女人了。”
  周楚骑虎难下,叹了口气,“知道了,早知道,不会找你帮忙了。”
  周楚心中念叨着季午,怎么整出这一出,速战速决吧,等不及看谢钦另结新欢了,也等不及知道谁把他的电话给透露出去。
  季夏提心吊胆的过了几天,看着谢钦如常约会自己,也就把事情放到一边,上次没得逞,准备再找机会下手。
  但是,任何事都不是按照预想的步伐走的,季夏没等来机会,反而等来了分手,还有摔在脸上的几张照片。
  谢钦怎么也不会想到是周楚设的局,也不会想到季夏竟然瞒着自己这么大的事,如果季夏只是心机深沉些,谢钦不怎么在意,毕竟有挑战性,但是,现在季夏一边和他亲亲我我,一边和别人女人在一起,没看错,是女人,两个女人在一起,这让没有准备的谢钦无法忍受和接受,只能分手,结束这段感情。
  现在的季夏对谢钦来说就像鸡肋,尝着有些味道,却没多少滋味。
  季夏也没想到那次的不安终于来了,瞪大眼睛看着照片上翻滚的两个人,想解释,却无从下口,毕竟照片上的的确是自己,不过和她在一起的女人,季夏真不认识,让季夏当着别人面去哀求谢钦是不可能的,毕竟季夏自尊心太强了。
  季夏回去后,想找个时间和谢钦解释解释,想的是好,但是,过个几天找到谢钦的时候,谢钦身边已然有另外一位俏佳人在旁了,听着谢钦满不在乎的介绍,季夏有些明了,又有些怔然。
  回到学校的季夏萎靡不振,耳边还听着谢芸说的风凉话,时不时的提起谢钦现在的女友。 .〗
  说季夏对谢钦没一点感情是不可能的,只是不让自己太过在意,因为目的明确,而现在,季夏嘲讽一笑,就因为几张看不出对象的照片,谢钦那一往情深的模样早就不复存在,季夏恨,目光透着不同以往的深沉。
  “谢芸,我好歹也和谢钦谈过,你呢,你只是谢钦追我的一个可有可无的棋子而已,”季夏反击。
  谢芸脸色变了变,“那总比你好,现在他不要你了,怎么,滋味好受不好受啊。”
  “没了我,你以为谢钦还会找你,你是不是还想着,借着谢钦接触周楚,谢芸,你现在没资格嘲笑我,那时候,你可是借着我才能见周楚一面的,没了我,你以后也别想了,”季夏狠厉的瞪了眼谢芸,转身就走。
  而谢芸听问季夏被甩,立马跑来踩一脚,但因为季夏的话,楞在当场,的确,没有季夏,谢钦压根不会找她,也不会让她再接触周楚那些人,谢芸低下眼眸,开始的兴奋和幸灾乐祸全部消散。
  周楚和林麒看着一幕幕预料之中的事件上演,相视而笑,看着劳燕分飞的一对,心中倒是对谢钦有些歉意,不过,看到谢钦立刻转换目标后,那种歉意不翼而飞,说来说去,谢钦本身就是个花心的人,而季夏那个女人也彻底死了心,除了精神不济,也恢复正常的生活。
  周楚放松的坐是沙发上,对林麒抬了抬下巴,“去厨房拿罐啤酒。”
  林麒一直等着周楚告知原因,颠颠地跑去厨房,等来到厅的时候,就见周楚正在打电话。
  周楚接过啤酒,眼神一瞥,林麒按捺下好奇心,坐到周楚身边,侧耳等待着。
  周楚见电话过了四声,才有人接起,有礼的说道,“我有事找季午,你是季午的五哥吧。”
  县委大院,楚韬在房和阳天正在交谈中,就听电话响起,单手对阳天打了个手势,接起电话,听了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嘴角勾起一丝玩味,低声,“恩,我是季午的五哥,你有事跟我说也一样。”
  周楚楞了几秒,看了眼林麒,伸手掏了掏耳朵,眼睛透着疑惑,随后轻声问道,“季午不在。”
  “小伍在学校呢,有事和我说,他和我提起过你,”楚韬往椅子后一靠,也没挑明自己的身份,直接接着话茬往下说,似笑非笑。
  周楚真心觉得这声音耳熟,可一时想不起来,捂着话筒,对身边的林麒说道,“你听这话筒里的声音,是不是有些熟悉啊,林麒。”
  林麒离得比较远,眨巴两下眼睛,嗤笑一声,“哥,你发梦呢吧,跟谁打电话,快说完,我还想听你说说谢钦那件事呢,到底是谁要把那两人给拆了。”
  周楚皱了皱眉,果然问也是白问,转身拿开手,继续说道,“那个,你转告季午一句,她让我帮的忙我已经做完了,而且结果非常顺利,你让她别忘了,她答应我的事。”
  “恩,话我会转告的,不过,小楚,以后你少联系季午,”楚韬嘴角一勾,低声说道。
  周楚真蒙了,呆愣愣的转头看向林麒,伸手指了指话筒,“林麒,刚才是小舅的声音吧,我没听错吧。”
  林麒刚想嗤一声,就听到话筒里传来一句,“让小麒接电话,我有事和他说。”
  林麒火烧屁股,刷的站起,手抖了抖,低头看向呆愣的周楚,急急说道,“真是小舅,哥,这到底怎么回事。”
  周楚怎么也想不通,不过,季午的五哥,五,那不就是楚家五少吗,难道真是小舅,连忙凑到话筒边问道,“小舅,是你吗。”
  “现在才听出来,你能耐了啊,”楚韬不紧不慢的说道,一阵冷风。
  周楚心一紧,身体一寒,季午,小舅,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怎么就凑到一起的,不抱希望的说道,“小舅,你是季午的五哥,不会吧。”
  “恩,你有疑问,”楚韬淡淡一句。
  “没有,真没有,就是比较纳闷,那个林麒在我身边,我让他接电话,”周楚赶紧把手中的烫手山芋扔了出去,独自坐到一边,把头埋在双手间,暗道,看来自己的号码是小舅给季午的,这就说的通了,周楚烦躁的挠着头发,眉头皱起,合着他被季午那丫头给白利用了。
  而林麒毕恭毕敬的接着电话,不时的低声称是,然后才挂断。
  半响,林麒深吸一口气,整个人往沙发上一瘫,哀悼一声,“哥啊,被你害惨了,你怎么就不告诉我是小舅呢,现在我的苦日子又来了,小舅要让老爷子给我安排工作了,我还没玩够呢。”
  “我早知道也不会这样了,”周楚瞥了眼,哼了一声,看着难兄难弟,精神有些振作起来。
  “小舅让你别找季午了,而且让你看着点季夏那女人,别让她再出什么幺蛾子,”林麒抬头苦哈哈的说道,“哥,那个季午到底是谁啊,让小舅这般维护。”
  周楚往后一靠,轻抚额头,叹了口气,把事情交代一边,然后看着林麒说道,“幸好你没玩其他手段,如果这事没办好,估计小舅该找我们俩麻烦了。”
  “恩,我也正后怕着呢,差点给季夏那个女人找了个男人,哥,你不会说吧,”林麒摸着头上的虚汗说道。
  周楚摆了摆手,“好了,小舅没说什么,代表我们没做错,以后注意点季夏和谢钦,别让他们死灰复燃吧,不过,这个季家的小伍倒是有手段,一声不吭,自己出头,早说认识小舅,我和你也不至于如此吧。”
  林麒想起刚才楚韬的警告,贼贼一笑,抬了抬下巴,“哥,你说,刚才小舅那语气,是不是带着醋味,你说。”
  周楚瞪了一眼,“说什么说,那季家小伍小着呢,才18左右,小舅大她十岁,而且季午我见过,长的最多清秀,小舅不会这么没眼光的,可能是其他关系吧,你这话在我这里提提可以,可别让其他人听到,当心小舅,恩。”
  林麒最怕就是楚韬,想起以前的手段,脖子一缩,点着头,“我这不是觉得不对劲吗,知道了,哥,我不会乱说的。”
  周楚放松往后一靠,手指弹了弹,想起什么后,问道,“林麒,我忘了问小舅现在在哪里了,你问了没有。”
  林麒也懒懒的靠着,摆着手,“没,小舅说,他这段时间不在京都,让我好自为之。”
  周楚沉思,想了想,“季午,看来,小舅肯定在海县。”
  林麒看着周楚盯着自己,连忙摇头,“别让我陪你去那什么海县河县的,我可不会自己送上门,我躲着小舅还来不及呢。”
  周楚嘴角一勾,目光不明的盯着林麒,忽而一笑,“知道了,我又没说现在去。”
  周楚打着主意,上次可是听小叔周函风说起一件事,过年前要去海县考察一趟,看来,自己小叔早就知道小舅在哪里了,他们两个可是发小,只是没告诉自己,周楚嘴角含着笑意,目光闪了闪。
☆、74第七十四章
  周一,县委会议室,季小鹏坐在最角落里,目光投在侃侃而谈的蒋文斌身上,满腹疑问,不时的低头记着笔记。
  海县中心商业区的投资项目和投资方详谈顺利,而这次的会议,就是蒋文斌为了定下合作召开的表决会议,季小鹏无法理解,为什么楚韬对这项投资不闻不问,任由蒋文斌一手牵头,这不是把手中的权力直接送到蒋文斌手上吗。
  季小鹏低头记着笔记,不经意间余光看向楚韬,看着无动于衷不紧不慢喝茶的楚韬,季小鹏深感无力。
  蒋文斌一通长篇发表完毕,慢条斯理的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目光扫视会议桌一圈,最后停在楚韬身上,心中有些得意,到头来,这份业绩还不是自己争取到了,虽然是靠着身后的那位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